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9 '告白'了

019 ‘告白’了!

朵朵白云在天空中缓缓飘荡,就像是此刻陆羽的心情,左一个挑拨心弦,右一个坐立不安。

时子瑗奇怪的看着一脸纠结的陆羽,如碟翼一般扑扇不止的睫羽,如深潭一般幽深的黑眸,似抿非抿的唇瓣,微风轻轻掠过他那短黑的发稍,棱角分明的脸庞,这样咋眼看去的瞬间,似乎其他人打闹哭笑的人群喧哗都被隔绝在外,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不再吵闹,这万千景色只剩下他一人而已…他是个刚毅和妖孽的并和体,心里有个地方似乎在慢慢的塌陷中…

好吧,她承认,她确实是在这样的安静如斯的情景中迷失了自己。

“哥哥…”

“瑗瑗~”陆羽转头一看,正好对上了时子瑗那双迷茫的眼瞳…

“我喜欢你~”不大不小的声音,似乎想让时子瑗听到,又不想让她听到。

却突然被一高昂的男声所打断:

“时子瑗,终于找到你了,班主任要你现在马上去她办公室。”

时子瑗心下一惊,她刚刚好像、似乎听到了陆羽说‘喜欢她’,这是真的吗?还是她听错了?

“哥哥,你刚刚说什么?”

时子瑗感觉她此刻的心‘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她不是个只有十二岁的女生,而是有三十大龄灵魂的御姐,但此刻她却很紧张,很紧张,感觉呼吸都要被停止。

而陆羽被那么一大声喊叫瞬间脑袋变得清明,看到时子瑗那双充满着灵气的黑眼珠,那如琉璃一般的明亮,突然在心里害怕了——

“时子瑗,你还在那干嘛?班主任叫你马上过去。”又是刚刚讨厌的男声。

“呵呵,瑗瑗,那你先去找你的班主任吧。”陆羽突然轻笑出声,催促着时子瑗。

时子瑗猛地蹙眉,刚刚明明陆羽说了喜欢她,而且他的唇形也是同样这样表达着他话里的意思,为什么他就是不肯再讲一遍呢?

“喔~好的,哥哥。”时子瑗迟疑的站起身,眼珠还在陆羽的身上转溜着。

陆羽也同时站起,看到时子瑗手上的袋子,眼眸不着痕迹的暗了下,接着伸出手拂开时子瑗被风吹在额际的青丝,理了理她的发梢,“好了,去吧。”

思忖片刻,继续道:“这个就交给哥哥保管,知道了吗?”

接着轻笑接过时子瑗手里装着一堆情书的袋子,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带一点拖拉。

时子瑗失笑,“哥哥,这本来就是你的啊,这些都是我们初一年级的女同学要瑗瑗转交的喔,不过转交费只有那么一颗不好吃的棒棒糖。”

什么?转交?

陆羽顿时浑身一滞,刚刚些许失落感不翼而飞,眼帘撩开,“好了,你也别问哥哥有没有女朋友了,在瑗瑗没嫁出去前,哥哥不会有女朋友的,”接着正色继续道:“以后不许代哥哥收什么情书,要是再有下一次,哥哥就不收了,这些,哥哥等会就会处理。”

幸好不是瑗瑗的情书,是帮着别人代交的,不过这件事也给予他一个警告,那就是要防止有人发现他的瑗瑗,并且特别不许有情书到瑗瑗的手中。

听到陆羽的这话,时子瑗发现似乎心被填得满满的,这个陆羽,似乎好像每时每刻都在影响着自己,而自己似乎也很喜欢被影响,难道……

“时子瑗,你怎么还不快点,班主任点名你一定要去。”又是那个讨厌的声音。

时子瑗抬眸一看,不由蹙眉,原来是这个该死的秦华,她刚刚就在想,谁有那么大的嗓门,原来是他,要是刚刚没有被他这么一大嗓门,自己就不会只是隐约听到陆羽说什么了。

“那好,瑗瑗,哥哥也回教室了,你先和你同学去吧,应该你班主任有要事找你,不然大中午的也不会找你。”陆羽的手放开了时子瑗,朝时子瑗挥着手道,接着就朝自己的教室方向那里去了。

时子瑗看着陆羽的背影深吸了口气,接着猛瞪了下秦华,这个秦华看来是要被小小修理了,害她心里纠结。

“班主任有说什么事情吗?什么时候不找偏偏现在找,现在是中午的时间呢。”说话的口气不由带着一股火药味,明明好像就可以听到平生第一次被告白了,而且告白的人还是一个超级有前途的正太,却无缘无故被打扰了,能不气吗?

秦华被时子瑗这么一声大吼,面色一囧,稍稍定了定神,接着才道:“班主任让我们班干部都去他办公室,说有事情要商量,只剩下你一个没去了,所以我才来找你啊。”

“那为什么要现在,要在中午,就不会在上课的时候说吗?”时子瑗现在是完全把气都撒到了秦华的身上了,谁让他好死不死的撞枪口了。

苦命的肌肉男兼大耳朵秦华就这样被当成炮灰了,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被一个小丫头,他可以一只手就捏起的小丫头的气势所吓倒了。

“去了就知道了嘛,我也不太清楚。”说话的声音都矮了一节,完全没有方才的气势,秦华在心底暗暗叫苦,谁说时子瑗是一只温顺得像猫的动物,他们是没有看到现在的她,简直就像一只,像一只咋了毛、伸着锐利爪子的猫。

时子瑗呶呶她樱桃小嘴,无奈的耸了耸肩,早知道就不当什么鬼屁的宣传委员了,大中午的还被叫去开会,她冤不冤呐。

“好啦,走吧。”

待他们走到办公室的时候,其余的班干部都被叫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了,时子瑗是最后一个来的。

“好啦,同学们都到齐了。”班主任环视了一周,看到人齐了,点了点头。

时子瑗一一望去,看到苏素素正在向她眨眼,回视一笑。

“老师,您是有要事要和我们商量吗?”班长林风是一个超级搞笑的人,班级人缘很好,也是一个温和的人,对着谁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不过做事的风格倒是让时子瑗还算挺喜欢的。

班主任重重的点了点头,沉声道:“本来这件事是老师要在晚上自习课的时候说的,但是因为老师今天必须回家乡一趟,而且要请假半个月,所以今天中午让你们来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时子瑗凝眸看去,看到班主任两眼眼圈发黑,且一脸的疲惫,应该是没休息好。

“恩,老师,您是要我们好好的管理好班级的秩序么?放心,有我…我们在,没问题。”姜篱大气的拍了拍胸口保证。

姜篱因为多才多艺被班里的同学推举成为了文艺委员,不过她这句话可是有越权的症状。

班主任斜眼看了下姜篱,沉吟片刻,才稍稍点了点头。

“是这样子的,我们学校本来应该是在一个月前就应该要通知开展运动会的,本来说是今年不开了,但是昨天我们各班主任开了个紧急会议,说这运动会不能废,下一个星期开展,这样一来,我们的时间就紧迫了起来,老师我又不得不请假,所以才让你们班干部都来开下会,讨论下该怎么办。”

“耶~运动会,我最喜欢了,老师,要报名的话,可以交给我。”秦华高兴叫了起来,他是体育委员,对这事,当然兴趣非凡。

“恩,报名的事情都是要让你去做的。”班主任点头赞赏,这秦华可是班级里为数不多的一个热爱运动的学生。

时子瑗突然有不好的预感,这…接下来班主任的一句话正好证实了她的预感是对的。

“时子瑗,你是班里的宣传委员,这黑板报一事,要你来出,三天内,一定要赶出来,团支书要监督。”

时子瑗立马恹了,这下她那懒惰的手看来是不得不提起来了,只是这团支书是谁?

“好的,老师,我会监督好时子瑗的。”温和的声音从门口的角落里传来,时子瑗一看,姜之尧?她怎么不知道他是团支书。

“还有,姜篱,你负责运动会入场仪式,你选个人选当举班排的人,”沉吟片刻,班主任继续道:“其实时子瑗还挺不错的。”

姜篱本来被点到名很高兴,却被班主任下一句话黑了脸,她一个文艺委员竟然还比不过一个黄毛丫头,蓦地,那‘发光’的眼直直的扫射到时子瑗的身上,若她的眼神是一把利剑,时子瑗恐怕早就被五马分尸了。

再次被点到名的时子瑗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忙开口拒绝,“老师,我没有好看的衣服,而且我还要忙着读书,我没空。”这拒绝的口气,完全就像是在拒绝一个天大的麻烦,素不知这举牌手可是几乎每一个女生都想当的,这能当上举牌手的女生可都是美女,而且出场亮相的几乎那是太多了。

时子瑗拒绝,班主任只蹙了下眉,也没有说什么,只对着姜篱道:“姜篱,那就你吧。”

姜篱心里气得发狂了,凭什么她就是只能拣一个二手的举牌手,但脸上却不得不笑着说道:“是的,老师,我会做好的。”

不过,谁也没理她,因为班主任接下来的话是对苏素素说的,苏素素是班级里的学习委员,这同学学习的事情自然是少不了她的。

“素素,你好好的监督同学学习,要是有学习的问题就找各个科任老师,他们都会帮你的。”

“好的,老师。”苏素素举止优雅得体,在外人面前她一般都是这样的形象。

“好了,事情都妥了,班长负责监督你们,校运动会我不要求一定要得奖,但是一定不能落在五班的后面,学习,也是一样的。”班主任说完最后一句话,终于让他们‘功成身退’了。

班主任太奸诈了,五班和三班一开始就在比赛,两班什么都要比,无论成绩,身体素质,当然,最重要的其实就是成绩,谁让一中是成绩至上的学校呢。

时子瑗被苏素素拽着胳臂走着,想来这几天她都要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真羡慕夜老大,当初选班干部的时候鸟都不鸟班主任,不管班主任怎么软硬兼施都没有影响到他,而她呢,就是被班主任的软硬兼施炮攻下投降的。

接下来,苦逼的日子就落在了时子瑗的身上了。

先是必须要出好黑板报,本来时子瑗对这黑板报没什么太大的压力,但是某个人一直给她施压,说什么其他班的有多好看,有多么的丰富多彩,而这个某个人就是姜篱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斯。

姜篱本来一开始是要巴结时子瑗的,但是自从时子瑗搬离了夜阑风前桌的位置就变得不值钱了,她才没有那么无聊去巴结一个过气的‘夜阑风前桌’,所以时子瑗现在在三班的日子就是被姜篱这个没事找事的人天天搅和,而时子瑗本来就懒散的性子,对姜篱的没事找事行为给予无视,这就更加让姜篱奥火了。

“哇,瑗瑗,你的字没想到在黑板上写得那么好看,连我都要嫉妒了。”苏素素两眼冒光的看着时子瑗在黑板上写的字,一脸的羡慕。

时子瑗从椅子上下来,仔细的看了看,确实还好,幸好自己从小就和李奶奶学了书法,到现在都还坚持不懈的练习,这还是第一次用上场呢。

蒙小小一脸粉灰的转过头,满头都是灰白的粉笔色,笑呵呵的问着苏素素道:“素素,你看我这个画得怎么样?很可爱吧。”

蒙小小会画画,自然就被时子瑗抓来画黑板上的插画了。

“恩,这小小的画工好像越来越好了呢。”苏素素在一旁点着头称赞。

“诶呀,小小,你画的真的好好看。”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姜篱也笑着称赞着小小。

时子瑗和苏素素两人对视了一眼,摇摇头,没有插话,只是这不安分的姜篱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让时子瑗脑根子安静呢。

只见姜篱缓缓的走了过去,虚摸着蒙小小画的画,边走边说着,“小小,你这画得真是栩栩如生,连我都不由得驻停下来视览一番…”

“啊——”姜篱突然被椅子碰到,大声尖叫道。

她被椅子碰到不要紧,要紧的是黑板上时子瑗刚刚描好的大字就这么被构成了一抹弧线,本完美无缺的黑板报,顿时就像是‘一坨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完全就被破坏了。

“瑗瑗,你看——”还是苏素素先看到这种惨状的,一手指着黑板惊叫。

时子瑗一看,敛下眼帘,这个姜篱就那么巧吗?故意的成分居多吧。

“瑗瑗,瑗瑗,我不是故意的,是这个椅子把我绊倒了,我…”在下一秒,姜篱就主动的跑到时子瑗面前‘认错’了,那表情‘人见犹怜’,谁会相信她是有意的。

时子瑗摇了摇头,浅笑,两颊的酒窝凹下,眼眸一闪,就这么点把戏,就想要自己恼羞成怒,这姜篱确实越发的过分了,针对她她可以无视,但是这黑板报今天傍晚就要检查了,现在是中午了,这可是班级荣誉,也可以这样来破坏。

“没事,篱篱,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

语气很温和,很和煦,没有一丝的责备,让姜篱身子倏地一滞,脸上的表情也紧接的一滞,她没想到,明明自己就是故意的,这时子瑗竟然还能忍得住。

“你知道就是好,我就怕你误会我是故意的。”

姜篱的脸勉强扯出一抹笑意,只是这笑明显带着一股子局促。

时子瑗继续笑着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即使你不是故意的,也是~有意的。”说这话时,时子瑗已经渐渐的靠近到姜篱的耳际,一字一句,不重不轻,但却能让姜篱听得清清楚楚。

姜篱的脸蓦地泛白,接着转青,她原以为时子瑗好欺负,没想到竟然被她警告了,顿时,呼吸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好了,你们都放心吧,篱篱只是不小心,那个小小,可能篱篱的脚碰伤了,你赶快带着她去医务室看看吧,你看,她的脸上都冒汗了。”时子瑗却紧接着离开了她的耳际,一脸担忧的对着蒙小小道。

蒙小小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这姜篱平时对她‘不错’也就赶紧走到了姜篱的身旁,“篱篱,我扶你去医务室看看吧,你是不是疼得厉害,你的嘴唇都没有血色了。”

姜篱被时子瑗的话一时打击,也就随着蒙小小的力道,缓慢的走至教室门外去。

时子瑗看着远去的背影,这个姜篱最好能安分一点,不要在这几天惹出什么事端了。

“瑗瑗,她都这么欺负你了,你还那么好心的放过她。”苏素素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一脸气愤的对着时子瑗说道。

姜篱每次针对时子瑗她都看得一清二楚,而且姜篱还不断的在夜阑风的耳边说着时子瑗的不是,一次两次她就算了,要不是现在班主任不在,她还真想要换个位置,省得不是被冻死就是被喷死,这姜篱她可真没话说了。但是时子瑗的反应却又让她想发火都发不起来,这当事人都没表情,她这着急着,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时子瑗颇有耐性的拿起黑板擦,边擦黑板边说道:“素素,我们何必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生气呢,我们只要过好自己行了。”

“真是被你气死了。”苏素素气冲冲的道。

时子瑗转看苏素素的方向,笑着摇了摇头,“素素,你的耐性确实不够,还比不上篱篱呢。”

苏素素看着时子瑗一副气定神凝,心里有气真的发不出来,又任命的帮着时子瑗一起擦黑板,“好吧,好吧,这世上啊,就你是好人,你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就好像是一个大人似地,这姜篱是小孩,你就每次都原凉那‘小孩’,总有一天,我会被你气死。”

擦着黑板的时子瑗动作一顿,面色一凝,难道她被苏素素看出什么不同了?随即又摇了摇头,不可能,她至多就是怀疑自己比较早熟而已。

她们这番继续忙着,却没有看到姜之尧正凝听着她们的对话,似乎在若有所思。

时子瑗终于在傍晚之前将黑板报弄好,其实她只是将笔画弄过了一遍而已,将柳体的字形改为了草书的字形,虽然有些凌乱,却不失大气。

七天的时间很快过,转眼就到了运动会的时间了,当号角响起,初中三个年段的队伍从初一一班开始到初三十五班,一共四十五个班级,全都在播音员响亮声中缓缓而出,形式严谨,规模算是挺大的,连一般情况下看不见的副校长也出来进行致辞。

姜篱今日难得大出风头一下,除了举牌手,其余的人都穿着学校统一的校服。

校运动会会开三天,这三天初中年段除却初三的要晚自习外,其余的都可以自由活动,这就是为什么有许多的人虽然不喜欢运动却喜欢开运动会的原因了。

当一声枪声打响,运动会正式开始。

刹那间,运动场上热火朝天,每一个比赛的场地上都挤满了人。运动场上的两边分别还摆着一些卖东西的摊贩,有甘蔗,水,零食,应有尽有。

时子瑗是个慵懒至极的人,能坐着,她当然不喜欢站着。今天她是唯几的一个在班级大营里镇守的人,和她一起镇守的还是姜之尧,苏素素,蒙小小,还有两个叫不出名的女生,六个人镇守大营,五个都是在写着一些可以为班级加油的话,可以在主席台上让播音员为他们导读,可以增加班级的士气,而时子瑗却是在无所事事眯着眼环视着她前世已经参加过不下五次的运动会。姜篱早就寸步不离的跟随着夜阑风到比赛场地为他加油了。

“瑗瑗,你说你一个宣传委员不为班级写一些东西上主席台,为班级增加一些士气,就在这坐着,你好意思么你。”苏素素一只笔敲打着小脑袋瓜子,一边用‘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着时子瑗说着。

时子瑗眯眼看去,稍稍舒展了下身子,前世她是读文科的,还是文学社团的副社长,运动会上从来就少不了她的宣词,但是这一世,她是来享受的,并不打算太过于累着了自己,何况前世她出社会并不是做了文科该做的一行,而去做了磨具设计一行,辛辛苦苦的五六年载,刚刚当上总经理,就被…

“素素,你们都在这里,还用我吗?”

意思是:我没用武之地啊。

姜之尧听到时子瑗的话,难得的插上一句,“苏素素,我看这时子瑗应该是懒散惯了吧,不然她怎么不像其他的女生那样为我们班去比赛的同学加油。”

时子瑗撇了撇嘴,去加油的女生又不差她一个,多得去了呢。最不爽的是陆羽也被他班的人拖着参加了运动项目,搞得都不能陪她干脆回去看看球球,反正校门没关。

“哇,姜之尧,没有想到你对瑗瑗那么了解。”苏素素奇怪的看了眼姜之尧,本来她开始听到这姜之尧竟然是姜篱表哥的时候一点都不相信,但事实就是,不过幸好姜之尧的为人比姜篱要好很多。

姜之尧面色一囧,低垂下头,一时无话。

时子瑗困倦的打了个哈欠,昨晚她想计划想太久了,所以晚睡了,到现在她都还想要睡觉。

过不久又是药草成熟的时期了,又得进一批其他的东西来种,这次凌霄给了个难题给她,说是不想再种太简单的植物,她想了一晚上了,都没有想出要种什么东西。

“诶,姜之尧,我怎么听说你没有参加运动项目?”蒙小小突然抬起头来,眨巴着她的大眼睛问道。

姜之尧抬眸一愣,半响,才笑着应道:“我们班的男生太多了,轮不上我。”

众人皆笑了笑,只是时子瑗突然发现,姜之尧的眼里似乎有不一样的东西,不过才一闪,就消失了,应该是自己看错了罢。

“素素,小小,你们参加了什么项目吗?”时子瑗突然想到这苏素素和蒙小小可都是运动分子,应该是参加了罢。

苏素素和蒙小小听到时子瑗的话,立刻猛瞪向她,齐声大喝道:“时子瑗,你这两天都耳朵聋了吗,我们都告诉你几次了,我们早就参加了。”

时子瑗闪了闪眼眸,在苏素素和蒙小小两人的身上来回巡看,回想了下这两天她干什么事情了,这两天她好像都在想着山上该种什么好,耳边一直都听着苏素素和蒙小小两人念叨,至于什么内容,她还真不记得了。

“果然,小小,这瑗瑗这两天都魂不守舍的,肯定发生了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苏素素一看时子瑗的眼神,就知道时子瑗肯定不记得了,遂和蒙小小对视一眼,肯定说道。

魂不守舍?时子瑗思忖,没有吧。

其实自从那天陆羽说过那句隐约是‘我喜欢你’的话,她就一直也在脑子里回想着他那天的口型,只是这两天因为品种的烦恼她倒是有些忘记了这事情了。

时子瑗这番想着,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向着‘危险’靠近,因为苏素素和蒙小小正伸出她们的爪子朝她靠近。

“哇~哇~哇~哈哈哈哈~”

时子瑗被她们两人挠着两腋下痒痒,又笑又哭的,表情变换万分。

“谁叫你不记得,谁让你忘记了,我们那么重要的事情都敢忘记。”

“就是,天天一个老大人的样子,其实还比我们更小呢。”

她们三个这番玩闹着,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你们怎么回事?我们都在忙着,不去加油,就知道玩。”

而这个不和谐的声音正是姜篱的声音,瞧她那样,犹如高傲的孔雀似地,一身花花绿绿的,不是时子瑗看不上,今天姜篱穿的衣服,还不如平常穿的,看得顺眼。

三人一看,正看到夜阑风一身运动装,身旁跟着两个同班的同学,而夜阑风满头大汗,看来应该是刚刚比赛结束。

“阑风,来,先喝一口水。”姜篱殷勤的拿起一个杯子,倒上水,递到了夜阑风的面前,那笑容,那一个勾人心弦;那声音,那一个温柔如水。

夜阑风沉吟片刻,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时子瑗的方向,蹙着眉,随意的拿起,喝了,接着面无表情的背站着众人,而姜篱也紧巴巴的站在了夜阑风的身旁。

“哼,搞得有多少了不起,穿得花枝招展的。”苏素素心直口快,待姜篱转身,她就忍不住说了出来。

时子瑗马上就碰了碰她的手肘,示意她,这人家的表哥还在呢,你也不要太‘放肆’了。

苏素素气恹恹的看了眼时子瑗,作了个闭嘴的手势,就往自己的座位上去坐了。

“瑗瑗,你看,那不是陆羽吗?他正朝着我们这走来呢。”蒙小小眯着眼看着道路上隐隐约约看到的影子。

时子瑗一听,狐疑的转头看去,轻笑,那不就是陆羽么。

三十秒后,陆羽已经站到了时子瑗的面前了。

“瑗瑗,渴了吗?要不要去买饮料。”陆羽惯性的伸出手为时子瑗理了理凌乱的发丝,温柔的问道,那黑眸中迸发出的宠溺眼神挡都挡不住。

时子瑗难得的掏出自己兜里的手帕,这么炎热的太阳,他这就这样过来了,为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液,“哥哥,那么热,你就过来了,你们班的营地在哪里?”

陆羽就这样随意的让时子瑗帮她擦拭着汗液,那么热的天他当然要防着时子瑗会不会被晒得中暑,不过他刚刚看了看,她的营地正在大榕树下,看她一脸惬意的样子应该没事。

**的阳光透过树荫,树荫打碎了的光线隐隐照在了陆羽那张晕红的脸庞上,显得更为妖孽。

轻巧的拉过时子瑗的手,陆羽转身,“还是去买些水喝,以防中暑。”

时子瑗自然应允,因为被陆羽早就习惯性的拉着手,她和陆羽的互动也没有让她觉得不妥。

不过,他们这般‘露骨’的互动倒是留下一摊子疑惑的眼神。

“素素,你说,要不是知道这陆羽是瑗瑗的哥哥,我肯定会认为他们是一对情侣,哪有那么好的兄妹。”蒙小小杵着下巴,一副八卦的眼神。

苏素素盯着时子瑗和陆羽的手,心里其实也疑惑,不过嘴上还是说道:“应该他们两兄妹的关系好,你看,这陆羽平时对瑗瑗那好的程度,简直就像是亲妹妹了。”

而姜之尧蓦然抬眸,听到了蒙小小和苏素素的对话,心想,真的是关系好的兄妹吗?好到两人都彼此之间似乎有一种别人永远都没有办法靠近的感情?

这个时候刚好萧飒和谢航辛跑了过来,同样是来找时子瑗的。

“素素,小小,看见瑗瑗了吗?”萧飒没有看到时子瑗,当然是问她挺熟悉的苏素素和蒙小小。

苏素素回视一个笑容,“飒飒,瑗瑗刚刚和陆羽好像去学校的小卖部的,他们说要买水喝,才刚刚过去呢。”

“谢谢。”萧飒抹去额际上的汗液,笑着道谢。

“飒飒,你们班是在哪里呢?”蒙小小浮着肉嘟嘟的脸问道。

萧飒指了个不远的地方,“瞧,就是那里,还是你这里比较凉爽,我那边都热死了。”

“看你满头大汗的,我就知道了。”苏素素接口回着。

谢航辛看到了夜阑风背站着,当然粘了上去。萧飒一人离去,朝着学校小卖部的地方行进。

“看吧,这谢航辛同样是瑗瑗的哥哥,但是对瑗瑗的细心,远远没有像陆羽那样,但是这谢航辛对瑗瑗还倒真的如一般兄妹那样。”蒙小小思忖着拿陆羽和谢航辛来做比较。

苏素素略一思索,“小小,你这么一说,倒还真的很有道理。”

而被她们两个讨论的陆羽和时子瑗早就已经到了小卖部买了饮料了,时子瑗手上拿的是‘绿茶’,而且还是没有一点冰冻的,而陆羽则是买了一瓶矿泉水,两人走着走着就到了一个可以坐着的石板凳旁,刚刚好可以坐下。

“哥哥,我要你那瓶矿泉水喝,这么热的天,你还不让我买冰冻了的。”时子瑗正要抢过陆羽手上的矿泉水,被陆羽快速的闪开了。

“瑗瑗,喝冰水不好,喝绿茶可以防暑,还可以解渴,本来想要让你就买没冰的矿泉水的,但是哥哥在你的要求下已经买了绿茶了。”陆羽严正厉词,句句是理。

时子瑗嘴一翘,只得拿起自己手里的绿茶,拧开,喝下。

这陆羽的规则性,她还真没有办法让陆羽向她低头,特别是,陆羽这么做,可都是为了她着想,她可不能做过多的反驳。

陆羽看时子瑗乖乖的喝了,当然也就不再进行教育。

“瑗瑗,你这头发,是不是该绑上,不然那么热的天,肯定很热的。”

陆羽挽起时子瑗贴在脖颈处的发丝,清凉的风吹入时子瑗的衣领内,很舒爽。

不过时子瑗只是在陆羽为她挽起头发的时候才适时的让自己舒服一番,她可是不会去扎头发的。

“瑗瑗,有没有皮筋?”在时子瑗就要在那么舒适的情况下睡着的时候,陆羽的声音从她的头顶响了起来。

半迷糊间,时子瑗嘟喃着,“在兜里呢。”她虽然不喜欢扎头发,但是在她的衣兜里是不会缺少皮筋的,因为那皮筋是蒙小小的。

陆羽看着半迷糊状态的时子瑗,眼神不住的温柔起来,眉宇间透露出一种很满足的笑容,修长白皙的手伸进时子瑗的衣兜里,摸索了片刻,终于摸到了一根皮筋。

半睡半醒中,时子瑗只感觉头上似乎被一双很小心翼翼的手摩挲着,很舒服,很舒服,她就这么睡了过去。

陆羽温柔的看着时子瑗的睡颜,将时子瑗整了一个舒适的睡姿,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她的眼圈下有些青黑,看来是这些天累到了,不然一向来就喜欢睡觉懒散的她,怎么可能容许她自己留下黑眼圈。

前几天的悸动似乎还存在自己的内心中,他不知道他的瑗瑗有没有听到,或者说是听到了一些,那次瑗瑗再一次问他说了什么的时候,他其实很想要说出来,但是,他终究没有说,因为他想着如果瑗瑗听到了,那么就当自己说过,如果没听到,他会选择一个更适当的时机说出来,毕竟,现在的瑗瑗,实在是太小了,他怕吓了她。

刚刚为她挽头发,他突然就想到班级里一个颇为文艺的同学在他耳边的念叨:绾青丝,挽情思,任风雨飘摇,人生不惧。

若真的是‘绾青丝便是挽情思’,那么任风雨飘摇,他的信念,他的守护,只为她;有她,人生何惧?

陆羽的手中摩挲着时子瑗黑亮长长的发丝,很柔很顺,还有一股子薰衣草的味道,这是她喜欢的味道,而这味道恰恰也是他喜欢入鼻的味道,总之,她喜欢的,他必定喜欢。

操场一处,运动健儿们正在热烈奋战,主席台上只还剩下了几个学生,那些老师早就下了台,应该是到哪边乘凉去了。

一个长相颇为亮丽的女生气愤的走上了主席台,掠过主席台上的话筒,大声道:“请初三九班的陆羽同学马上回到班级的营地,请初三九班的陆羽同学马上回到班级的营地,请初三九班的陆羽同学马上回到班级的营地…”

连续三遍大声呼唤,终于将迷糊睡着的时子瑗给吵醒了。

“哥哥,好像我们学校的广播在喊着你的名字呢。”

陆羽自然也是听到了的,黑眸一沉,看到时子瑗朝他投来的疑惑眼神,温和的笑了笑,“不是,瑗瑗继续睡吧。”

不过,陆羽这番话立刻遭到了刺耳的反驳。

“请初三九班的陆羽同学马上回到班级的营地,请初三九班的陆羽同学马上回到班级的营地,请初三九班的陆羽同学马上回到班级的营地…”

时子瑗舒展了下身子,眨了眨眼睛,“哥哥,真的是叫你的哦。”

陆羽好气的叹了口气,忍住不高兴的神色,脸上漾出一抹淡笑,轻声的问道:“瑗瑗,你还想要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