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0 友情爱情同学情

020 友情?爱情?同学情?

时子瑗从陆羽的身上起来,轻笑着摇了摇头,“哥哥,我们还是过去吧,可能有重要的事情。”

她虽然是很想要睡觉,但是这可不是睡觉的地,何况听着那广播的尖叫声,她也睡不着。

“好吧,那我先送你回你班级的营地去。”陆羽摸着时子瑗的脸颊,点点头回道。

待时子瑗回到班级营地的时候,几张椅子上早就已经坐满了人,而蒙小小和苏素素两人也不见踪影,唯一认识的姜之尧被班级里的女生围着。

“哥哥,那你快点回去吧。”时子瑗放开陆羽的手,笑着和他再见。

陆羽呼出一口气,温柔的点了点头,“好,吃饭的时候不要跑,我会过来找你的。”

说完,就朝着他班级的营地走去。

“瑗瑗,瑗瑗,你说你跑哪里去了,我连整个学校都要翻遍了。”萧飒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了时子瑗的面前,看她一脸的热汗,想必为找时子瑗确实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时子瑗眨了眨她圆溜溜的眼睛,奇怪的问道:“飒飒,你找我干嘛?你不要去帮你班级的同学加油吗?”

三班和五班算是两相对的班级,所以时子瑗一般不会去五班找萧飒和谢航辛,要找也是在宿舍找萧飒,不过这萧飒倒是洒脱得很,完全就没有这类意思,即使时子瑗提醒过好几次了,但是萧飒这个大神经,还真是不知道收敛。

“还说呢,我都找你老半天了,听素素说你和陆羽去买水了,我去小卖部就是没有看到你们,找也找不到,然后我刚刚在广播里听到有人找陆羽,所以我猜陆羽肯定会先送你回来,所以我才赶过来的。”萧飒终于稍稍放慢了呼吸。

时子瑗不好意思的笑笑,递上手里抓着的绿茶,讨好道:“好啦,飒飒,算我不对,来,先喝水,看你满头大汗的。”

萧飒白了眼时子瑗,顺手接过了水,‘咕噜噜——’的喝了几口,将水还给时子瑗。

“飒飒,你这要是中暑了,到时候航辛哥哥可要骂我了。”时子瑗半认真半开玩笑道。

萧飒一听到时子瑗说谢航辛,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嘟着嘴,干净利落的短发随着微风的吹拂紧紧的贴在了充满了汗液的脸颊上,“瑗瑗,这航子还真是够可以的,找我过去说是去找你,没想到他一看到夜老大就上前黏糊去了,等下我看到他,肯定要揍他。”说着,还应时的手握拳头高举着。

“夜老大?”不速之音,时子瑗一听就知道是谁了,这明显就是姜篱的声音。

头侧目看去,姜篱一脸的揣测和不高兴朝离她们不过三米的地方,看来刚刚她们说的话都被她听到了。

萧飒看到时子瑗稍稍怪异的眼神,沉默一秒,蓦地转身,看到一身花花绿绿着穿的姜篱忍不住嗤笑,“扑哧——”

“哈哈哈哈~”

时子瑗假咳两声,用手动了动萧飒的手肘,不过萧飒正处‘发疯’之际,哪注意得到时子瑗的眼神和动作。

“瑗瑗,她就是你们班今天举牌子的那个吧,我今天早上看到的时候就想笑了,这回近距离一看,我更想笑了,哈哈哈~”

“飒飒,你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要和我去教室吗?”时子瑗立刻跑到萧飒的面前,挡住了萧飒的视线,眼睛不停的眨着,示意萧飒不要再说话。

萧飒一直都不知道时子瑗和姜篱的事情,时子瑗也从来没有和萧飒说过,加上姜篱一般情况下不在宿舍,所以萧飒其实并不认识姜篱。

萧飒看时子瑗对着她眨眼,蹙眉,不解的问道:“瑗瑗,你眼睛怎么了?还有,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和你去教室?”

时子瑗这会要被萧飒气死了,这大神经的萧飒,能不能不要那么…大神经?

“飒飒,我说有就有啦。”时子瑗一把拉过萧飒的手,拉着她就要往教室的方向去。

“诶诶诶——”萧飒一脸的不解,死站着就是不动身。

“站住!”姜篱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她们的背后传来。

时子瑗脚步一顿,看来是免不了了,只得转身笑眯眯的看着姜篱道:“篱篱,你怎么在这?你不是给夜老大加油了吗?”

姜篱的黏糊劲可不是那么容易甩掉的,夜老大到底是如何把她给甩开的,让她孤身一美女黯然回营?

姜篱一听到这个,心里就来气,刚刚被这个时子瑗的干哥哥霸占了夜阑风,说什么去厕所,害她在厕所门外的一个角落等了老半天都没有见出来,才知道自己肯定被耍了,所以才回来的,但是一回来就听到一个身材很好的女生,接着转过身来脸蛋又很好的女生竟然和时子瑗一样叫着夜阑风为夜老大,而且还被她数落了一番,让自己在时子瑗面前丢尽了脸面。

“瑗瑗,你这个同学似乎也认识阑风呢?”

笑得面容抽筋似地,却还扯出微笑,还摆了个自以为很好的poss。

萧飒一听,更是笑喷了,“哈哈哈哈~瑗瑗,她刚刚说什么阑风,不会说的是夜老大吧,好娘的叫法,夜老大肯定不喜欢。”

“你…”这会姜篱笑不出来了,咬着牙,插腰指着萧飒。

“飒飒,你会不会饿,要不然我们去吃点东西?”时子瑗面色有些讪然,这是在三班的营地,这萧飒要是在这么那个下去,难保这姜篱不会发起全班的攻势来对抗萧飒。

姜篱什么人,她从小就是一个敖娇的公主似地,哪容由别人取笑她,一个时子瑗她已经快要受不了了,再来一个时子瑗的朋友,她心里的郁结早已经控制不住了。

“哼,阑风是我的,什么夜老大,这统统不准叫。”

“瑗瑗,不行了,我竟然听到了这么一个好笑的笑话,再笑下去,我怕我的胃会抽筋,哈哈哈~”

萧飒是什么人,她的段力指数远远高于姜篱的,她是很神经大条,但是她也是从来就不认输的主,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和姜篱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永远都处在一个公主的地位,而她萧飒光明正大,姜篱,在她的眼里,不过只是个小小的青蛙公主而已。

时子瑗无奈的挠着头发,这萧飒明显就是不把这个姜篱放在眼里嘛,那么肆无忌惮。

“飒飒,你别笑啦。”时子瑗捂住了萧飒的嘴巴,让她停止笑声,没看到姜篱脸部都抽筋了吗?

“呜呜~好啦,瑗瑗,不笑了。”萧飒拿开时子瑗的手,也停止了笑声,不过看她那抽筋似的嘴,估计应该是强忍着不笑的。

时子瑗终于松了一口气,笑着看向姜篱,“篱篱,飒飒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你别在意。”

看萧飒没有再笑,姜篱深深呼了一口气,似乎缓缓的转换了气息,“瑗瑗,那你这位同学是…?”

她一定要稳住,不能再被无缘无故的刺激到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呵呵,篱篱…”时子瑗正想说下一次给你介绍。

“我叫萧?...

飒,你是什么篱篱,看样子还算可以。”萧飒支着她那光洁的下巴,思忖着说道。

姜篱听到萧飒的话,眨了眨她那浓妆的眼睛,那长长的睫毛上粘着的淡紫色因为汗液的浸湿盖在了她的眼角下,似是潇洒且无奈的摇着头,“萧飒?没听过。”

只可惜她这一招用在萧飒的身上压根没用,只见萧飒头一偏,高高仰起,“没听过不要紧,只是这夜老大和我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谁让夜老大以前是我好姐妹的同桌呢,唉。”

“什么?”姜篱蓦然大睁眼睛,大惊。

时子瑗心叹,唉,爱情总是令人盲目,这姜篱喜欢了夜阑风那么久,怎么就没有打听清楚自己和夜阑风的关系呢。

“什么什么的,这夜老大我熟悉得很,夜老大的历史恐怕没有是我不知道的,好了,瑗瑗,你和我一起到我班级里去吧。”萧飒脸一偏,拉着时子瑗就走。

待她们走了约三十秒,姜篱才彻底的反应了过来,不过她们已经走远了。

“飒飒,你干嘛要这么呛她,不要到时候她回过神来找你了。”时子瑗漫不经心的问道,显然她压根就不怕姜篱会不会找上萧飒,凭萧飒的实力,不至于被姜篱给怎么样了。

萧飒突然停止了脚步,两眼放大看着时子瑗,突兀的开口,正色道:“瑗瑗,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这个姜篱平常是怎么对你的。”

萧飒其实是知道姜篱和时子瑗两人的关系的,即使时子瑗不说,也还有蒙小小和苏素素两个人,怎么可能她会不知道。

时子瑗面色一滞,微微呆怔着,接着笑道:“好,我知道了,你刚刚是为我出气的是不是,其实我都不要紧啦,姜篱这人,我只要离她远一点就好了。”

她时子瑗哪有那么好欺负,只不过姜篱这行为她压根就不看在眼里的,现在萧飒这么对她,她心里还是很舒服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像萧飒一样的朋友。

“瑗瑗,我知道你不在乎,但是你这样,让我很担心诶,要不然,下个学期,我转你班级好了,省得我没事有事的为你操心。”

萧飒也相对了解时子瑗,一个懒,一个不愿麻烦,她自己心里虽然知道,但是从来都不告诉他们,就说完全都不放在心上。

时子瑗笑笑,突然脑袋一转,狐疑的问道:“飒飒,这事情是不是羽哥哥和航辛哥哥都知道了?”

为了证实时子瑗的猜测,萧飒重重的点了点头,她才不信那个关心时子瑗极致的陆羽不知道呢,只是她相信这陆羽从来都不会阻碍时子瑗发展的空间,除非有必要,不然他不会出手,因为他不仅疼爱着时子瑗,而且还尊重着她。

“原来这样,羽哥哥不插手就好了。”时子瑗轻勾嘴角,她能处理的事情,确实不需要其他人来插足,不过陆羽能够保持镇定,尊重她,她当然高兴。

时子瑗不会知道陆羽这样做,其实还有一些私心,就是他要防着被人挖墙脚。

“是啊,是啊,那陆羽老是对我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对你从来都没则,也难怪,谁让我们的瑗瑗那么可爱。”萧飒有些若有所思道。

而被她们谈论的陆羽正在被廖楚芯这个嘴巴污染耳朵。

“陆羽,你说你刚刚到哪里去了?我们一直找都找不到,所以我才到广播那去找你的…真不知道你怎么回事,一眨眼就不见人影了…”

嗲声嗲气的声调传在陆羽的耳朵内,只见陆羽的脸愈发的暗沉,眼眸也愈发的冰冷,犹如冬天地窖一般,但是在他身边喋喋不休的某人却还未知未觉。

“到底找我回来有什么事情?”语气里有着引而不发的怒气。

廖楚芯一怔,声音戛然而止,目光一瞬间的呆滞,只一瞬,又恢复了原样。

“陆羽,你是我们这次运动会的主要负责人,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呢,我找你回来当然是要你好好的在这里把守,你不要生气嘛。”

说着,竟然还一手附上了陆羽的肩膀,不过,她没有得逞。

“啊——”

陆羽一躲,廖楚芯的手一把没有注意力道大力的按在了坚硬的桌角上,而且在桌角上还有泥沙颗粒。

“难道没有人和你说过,不许碰我吗?”陆羽只冷冷的扫了眼面色痛苦的廖楚芯,沉下来的脸色明显的散发着他的冷意。

嗓音虽波澜不惊,但却让廖楚芯感觉到似乎一阵冷风从她的身上刮过,使得她暂时忘记了痛楚,似乎浑身打着寒碜。

“凭什么,我不就是喜欢你吗?我对你总总的示好,你都熟若无睹,我功课好,长得好,难道就不能喜欢你吗?连碰你一下,你都对我如此的冷淡。”廖楚芯僵着脸,却还是将话说完。

陆羽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但他如海幽深的黑眸却没有一丝的笑意,浑身散发出的一阵寒冷让廖楚芯觉得再灼热的太阳也抵不过他看着她的眼神,如此冰冷,还让她身上的汗液似乎从热汗转换成了冷汗,这一刻,她后悔刚刚说的话了。

“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对我抱有什么希望,更不许碰我。”

声音犹如腊月里的寒冬,深深的刺入廖楚芯的骨子里。

话音一落,陆羽转身便走。

“我不会放弃你的,一定不会!”嘶叫的声音,带着股坚定,却又有些寂寥,廖楚芯的眼瞳里含着深深的占有欲,捏紧的手掌早已泛出了血,她却浑然不觉。

运动会进行得很顺利,一转眼,就是最后一天了,最后一天的运动项目比较少,所以这开始比赛的时间是晚了些,不过,今天却是时子瑗最忙碌的一天。

上午是陆羽和萧飒、谢航辛三人的比赛,她这左跑右跑的上窜下窜的比谁都忙,搞得她一个头两个大了,下午还没开始她就叫了,原因是因为上午跑了太多,导致了下午她浑身没力,无精打采,看上去比谁都累,不过她跑不了,蒙小小和苏素素两人早就逮着她不放了。

“好了,女子初一年段跳高比赛开始…”

苏素素参加的是跳高比赛,所以时子瑗和蒙小小早就站在指定的位置帮着苏素素弄好了号码,为她加油。

“加油,加油,素素,这可是最后一次了,你一定要过,看见了那个五班的女生了没,你可不能忘记了班主任临走之前的交代。”时子瑗拿出手帕为苏素素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液,一边说着,这种鼓励的话其实她还是会说那么一两句的。

苏素素两眼大睁,看着那两米多高的竿子,深深呼出两口气,go!

过关!她得了第二名,第一名是被校运动员给拿去的,五班屈居第三名。

蒙小小参加的是铅球,瞧她一百二十斤的体重,不费什么力气就拿了第一名,把其他那些参加铅球比赛的女生都惊呆了。时子瑗知道,其实这铅球一项比赛,女生是最弱的,一般很少的女生会来参加这个比赛。

三人回到营地,时子瑗作为唯一一个没有参加比赛的人,忙让蒙小小和苏素素两人坐下,狗腿的端茶?...

倒水,再加扇风。

“素素,小小,你们两个人等一会还要进行接力赛,现在还有半个小时的准备,你们可都是我们三班的巾帼英雄,一定要加油。”时子瑗边倒水边说着。

苏素素大气的拍了拍的胸口,“放心吧,我们班必须有一个名次,超过五班,这下肯定不会辜负班主任对我们的期待。”

“是啊,瑗瑗,我和素素的实力你都看到了。”蒙小小也是相当的自信。

“你们可别放太轻松了,五班的实力其实也不弱,不然昨天我们班短跑的为什么都被五班给比了下去,所以,你们一定要注意了,而且,特别是素素,素素,你可别忘记了,你还有一千五百米的长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子瑗据以往她参加过的运动项目来劝导着两个自信超级高的人。

在她的记忆中,人在紧绷的情况下是一刻都不得放松,这运动会本来靠的是实力,但是运气并不可免,还有就是技巧,她相信苏素素和蒙小小两个人的实力,但是她们的技巧其实还是有待提高的。

“瑗瑗,你考虑过了,这短跑我是不在行,但是这长跑我在小学的时候就参加过了不少,这我还是有把握的。”苏素素拍了下时子瑗的肩膀,点着头道。

却被一个男声插入一句话,“我希望你们要好好的听时子瑗说的话,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三人抬眸一看,姜之尧?

“姜之尧,你怎么知道?瑗瑗可从来没有参加过运动项目,她可能是查过了一些资料,但是我们和素素可都是实战经验的。”蒙小小翘着她的睫毛问道。

实战经验?时子瑗猛然看向蒙小小,这四个字蒙小小从哪里听来的。

“我虽然现在没有参加运动项目,但是我以前参加过,我当然也清楚着一些事情,所以我觉得时子瑗说得对。”姜之尧完全没有在意蒙小小疑惑的眼神。

苏素素听姜之尧这么一说,倒是点了点头,她比较理智。

姜之尧看她们听进去了他的话,继续道:“我刚刚去看了下我们班和其他班的成绩,我们班和五班的分数差距只差三分,记住,我们班落后三分,幸好你们两个都拿了好分数,不然我们班和五班的差距还不止这么些。”

“什么?我们班竟然比五班差?”苏素素惊愕,她以为她今天和蒙小小两人都得了不少的分,应该将五班拉下了,没想到…

姜之尧沉色的点了点头,指尖轻轻的划过桌面,“是的,本来你们上午得了分是不少,但是五班有一个人竟然破了纪录,所以多加了七分,导致我们班的分数被落下。”

“是,之尧说的对,我们班落后了五班三分了。”班长林风微微沉着脸走了过来。

“啊——我还以为我们班现在已经赢过五班了。”蒙小小气闷道,有些闷闷不乐。

“班长。”苏素素叫道。

林风先是叹了口气,接着隐隐点了下头。

“苏素素,你是学习委员,班主任交代给我们的任务你都知道,所以,一定要加油。”

时子瑗晃了晃神,本来一直觉得林风做一个班长差不多勉强,现在她觉得做这个班长,其实林风真的很适合,他不仅人缘好,而且还努力的担当起一件事情,尤其在这次的运动会中,林风不仅自己亲自参与,而且还因为要报名参赛的人员操心了不少,特别的女生,三班的女生虽然很多是读书好,但是运动细胞不发达,当然,苏素素和蒙小小例外。

苏素素郑重的点了点头,她一定要为班级争光,不然就辜负了班主任的一番信任,班主任回来,他们班要给班主任这一份他们努力的礼物。

半个小时后,接力赛正式开始,初赛时,三班和五班没有碰到一起,但是决赛的时候,三班和五班碰在一起了。

“素素,你作为最后一个,一定要好好的接住前面的一棒,我们班能不能败退五班,就要靠你最后一棒了。”林风站在苏素素的身旁鼓励着。

“嘣——”

接力赛决赛正式开始。

“加油~”

“加油~”

“小小,小小,小小,加油!”

蒙小小是作为三班的第三棒,时子瑗在为她助跑着。

突然蒙小小一个刮到了脚跟,被五班的女生领先了一名。

操场上到处都是呐喊声,蒙小小似乎被拐到了脚了,只见她热汗直冒。

“小小,还有几米,加油!”时子瑗边跑边看着蒙小小的脚步,待她转看前方,五班的最后一棒已经被接上了。

“小小,小小~”苏素素着急的神色,看着蒙小小,再看着前面领先跑着的五班女生,心里一直回响着班主任说的话。

终于,蒙小小手里的棒传到了苏素素的手上,苏素素没管那么多,拔腿就跑,她一定不能让五班的人赢,一定不能。

“小小,小小,你没事吧~”时子瑗一把和班里的另外一个女生勉强的扶住了蒙小小的身子。

蒙小小呼吸沉重,满脸涨红,眼神看向苏素素,看着看着,突然眼瞳睁大——

“瑗瑗,瑗瑗,你快去让素素停下,她不能再跑了,再跑,她脚跟的韧带怕是要受伤了,快去。”

蒙小小浑身发抖,不知道是因为刚刚跑步而体力不支,还是因为苏素素的行为。

苏素素的跑步方式她看过,她不能让她跑下去了~

“快,快,快,这苏素素怎么回事?不拿分就不拿分了,干嘛那么拼命。”姜之尧也在叫唤着,他也看出了苏素素的跑步方式不对。

时子瑗猛然放下了蒙小小,两个人都那么紧张的叫唤着,肯定苏素素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向着终点跑去。

不过,她终究慢了一步,因为接力赛比的就是速度和时间,苏素素跑得了第一,眼里满满的的骄傲和兴奋,却在同时,她已经半扑倒,幸得三班的人险险接住。

“素素,素素,你怎么样?”时子瑗紧张的问道。

苏素素抬起头,笑道:“我没事~”

下一秒,她却笑不出来了,因为,她的脚似乎迈不动了,后脚跟一阵抽搐,面容也变得扭曲,一片痛楚。

这时,林风和姜之尧都上前了,将苏素素扶到了营地,但是苏素素那痛楚的脸却让他们赶紧到了不对劲,林风只得背着苏素素去医院。

由于苏素素受伤,蒙小小也被检查出了脚拐了,都不能跑,而另外两个女生本来就跑步不怎么好,而且上午跑了八百米和四百米,都跑不了了,所以一千五百米的长跑落在了时子瑗的头上。

“加油,加油~瑗瑗,加油~”

蒙小小坐在椅子上大声喊着,为时子瑗加油。

时子瑗突然觉得小腹一阵阵痛,手附在小腹上,咬着牙继续跑着,她不能让素素失望,素素为了班级能赢,竟然不顾脚会受伤,她作为三班的一员,自然也要为班级争光。

“瑗瑗,瑗瑗,你怎?...

么啦?要不然不要跑了好不好?”陆羽在时子瑗的身旁助跑着,看着时子瑗脸色隐忍着痛苦还紧紧的按着小腹,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

“瑗瑗,你怎么啦?你怎么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