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1 难道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021 难道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今天时子瑗只穿着一条七分的宽松休闲的裤子,而陆羽看到的正是在裤脚下的血。

听到陆羽着急的呼唤,时子瑗心里猛然一惊,略微低垂下头颅,真的是血?

不对,刚刚小腹里传出的酸痛,这明明就是…

“加油,加油,时子瑗,加油,还有一百米,还有一百米,现在你是在第三名,第四名的是五班的,你一定要加油~”同班同学在时子瑗的另外一边大声为她加油。

陆羽一直看着时子瑗似是抽搐的脸,还有额头上冒着异常的汗液,嘴唇还微微泛紫,他从来就没有见过时子瑗这般有毅力的跑步,炙热的阳光照射在时子瑗的右脸颊上和高挺的鼻尖上,组成了一到昏黄的倒影,似晨雾在晕黄的叶子上粘湿,看上去很特别。

“瑗瑗,不要跑了好不好?”

心里的急切却不能马上直接阻止时子瑗,心里还回响着刚刚时子瑗对他说的话:哥哥,素素为了三班竟然可以做到这样,我一定不能让素素失望,一定不能,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跑完。

如此坚定的话,在时子瑗的口中说出其实并不是很奇怪,但是时子瑗当时的神情却硬生生的刻在了陆羽的心里,所以,他不能强制的阻止时子瑗异常的坚决。

时子瑗一咬牙,心里只有一个念想,一定要跑完。

陆羽看着时子瑗那么坚持,只能在时子瑗的身旁一直陪跑着,就生怕时子瑗会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

一切变得好安静,安静,似乎从来就没有那么安静过。

终于过了线,时子瑗终究撑不下去,只看见一只白色的手在她的前面一拦,她就这么扑了上去,接着便是一片昏暗。

“瑗瑗,瑗瑗~”

陆羽看时子瑗已经昏了过去,马上抱起,心里突然有点怨恨自己,为什么就不强制让瑗瑗停下来,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肯定会恨死自己的。

而其余的众人看到一副发狂似的陆羽,皆为陆羽让出了一条道,陆羽马上就冲了出去,他要赶紧抱着瑗瑗去医院,好生生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昏了过去呢?

亏得时子瑗才不过六十几斤的重量,这陆羽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就将她抱起来狂跑着,似乎手上没有一丝的重量。

“瑗瑗,瑗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陆羽微微低着头着急的询问着似乎已经转为半迷糊的时子瑗,脚下的步子却比刚刚的更为快速了。

时子瑗只感觉小腹传来一阵一阵的抽痛,这明显的就是大姨妈来了,只是为什么会那么早来,自己现在才十一岁而已,前世明明就是十四岁的时候来的,不对,前世自己也是初一的时候来的,难道就因为自己改变了自己读书的年龄,才导致的连大姨妈都早到了吗?天呐,可不可以稍稍退后一些,现在压根就来得不是时候…

“哥哥,你要带瑗瑗去哪?”

即使是这么几个字,时子瑗也似乎用劲了全身的力量。

前世,要是来大姨妈第一天肯定会被折磨得不像人,而且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大姨妈的时候是来了十多天,不过这一世,她还是和前世一样吧?

“去医院,瑗瑗,不要怕,哥哥这就带你去医院。”陆羽呼着沉重的气息,深邃的眼眸越发的暗沉了下来,因为他感觉到手掌处的黏糊,肯定是血,想到刚刚在脚踝处看到的血迹,心猛的抽痛。

时子瑗顿时面色涨红,因为她感觉到两腿之间的热流还在持续,为什么?为什么这世她会弄得那么狼狈?

“哥哥,瑗瑗没事,不要去医院。”

去医院的话,她就丑大了,谁会因为来月经痛了就去医院,她一定不能那么傻。

“哥哥~”

久久还是感觉到浑身被震着,陆羽还没有放下她,她感觉到现在他们已经出了校门口了,幸好出校门口了,要不然,让同学们知道,她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瑗瑗,不要说话,我们现在就去医院,你都流血了,怎么会没事。”

陆羽以为时子瑗在逞强,当然不肯放弃自己要将时子瑗带去医院的决定,而且脚下的步子似乎还更快了些,因为他感觉到时子瑗的唇瓣已经在渐渐的泛白了,毫无血色,那紧闭着的双眼,这明显的就是在忍着痛楚,想来瑗瑗肯定是不想要她的爸妈担心,所以才不让他去医院的。

“哥哥,不是的,这是…”

时子瑗心里真的想哭,这叫她怎么说,她怎么说得出口,这这这…她还从没有那么想钻老鼠洞过。

“好了,瑗瑗,哥哥知道你肯定是怕叔叔、阿姨知道,你放心,哥哥不会让叔叔、阿姨知道的。”陆羽忙打断了时子瑗的话,还下了保证。

时子瑗被逼出了泪水,闭着的双眼隐隐流下了眼泪,顺着眼角处直流在了耳际、脖颈,直至衣裳内。

“哥哥,不能去,不要去~”

全身几乎无力的时子瑗紧紧的抓住了陆羽的衣袖,咬着牙关沙哑着声音道。

“不行,本来哥哥没有保护好你,你这样子,要我怎么能放心,你定得去。”

陆羽毫不犹豫的拒绝,时子瑗这样子的表现在他看来就是在撒娇,害怕去医院。

“啊~”

嘶叫声被陆羽硬生生的压低了下来。

原来时子瑗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一口闷咬住了陆羽的手背,因为太过用力,时子瑗还感觉到嘴里有着一股子的血腥味,而陆羽被这么一咬,随即也咬紧了牙口,却硬生生的承受了时子瑗突兀而来的齿咬。

待时子瑗终于放弃的时候,陆羽已经带着时子瑗进了医院,幸好这中医院离一中学校只是一隔街道之遥,所以陆羽才能隐忍着手背的痛抱着时子瑗一口气就冲到了这医院里。

妇科处。

陆羽一人浑身还微微颤抖着看着紧闭着的门口,时子瑗刚刚缴了费用,然后现在正在做检查。

他似乎没有意识到他的左手背上还隐隐流着血液,满个手背触目惊心。

“家属进来一下。”一道好听的女声从门缝里传来。

陆羽倏地站起身,推开门,走了进去。

时子瑗还在隔着一道帘布的那处躺着,只看得到时子瑗的头部。

看时子瑗的一个医生是女的,慈眉善目的样子,看见陆羽进来,不由一笑。

“你就是抱着刚刚那个女孩子进来的男生吧,先坐,她没事。”

陆羽踌躇了片刻,依照医生的指示坐下,两手支在了白色的桌面上。

“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说然这话是对着医生说的,但是那双黑眸却紧紧盯着时子瑗。

女医生看到陆羽这般紧张,蓦地看到他手背上的明显被牙齿咬的痕迹,关心道:“这位同学,你要不要先去包扎一下你的手,流了那么多的血?”

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那么能忍,那女孩子没事,这个男孩子的伤更严重了。

听到医生的话,陆羽才把在时子瑗身上的视线收回,转看医生,撇了眼自己的手背,轻笑,“医生,没事,我妹妹有没有怎么样?”

女医生看陆羽那么坚持,也就说道:“你妹妹只是~”对着这半大的男孩,女医生似乎有些说不出口,这要她怎么解释?解释了,这男孩也不一定懂。

“你妹妹没事,只要吃点药就好了,你妹妹刚刚是不是做了剧烈的运动?”想了想,还是婉转点说好了。

陆羽奇怪的点了点头,不过~

“医生,我妹妹刚刚不是流血了吗?怎么会没事?”

“这个~诶,你要相信我的,你妹妹真没事,只是这几天不能让她碰冷水,多给她补补,千万不能再做什么剧烈运动了。”女医生闪烁着双眼,虽然她是四十左右的人了,不过还是不好解释。

“那~”

陆羽还真的不依不饶,在女医生再次被提起心的时候,幸好时子瑗的呢喃救了她。

“恩~”

犹如刚刚睡醒的小猫在舒展着身子。

“瑗瑗,瑗瑗,你醒了。”

陆羽忙站起身,三步化作两步跑到了时子瑗的床沿。

时子瑗其实是清醒的,本来她想着直接让医生说没事了就好了,没想到这陆羽打算盘根问底,这简直让她不得不要清醒过来,因为那女医生都要挡不住陆羽这攻势了。

时子瑗眨了眨她那大大的眼睛,纤长的睫毛随着她眼睛的眨动而挥动着,灵动的眼珠稍稍无奈的转了转,看着陆羽眼底的一抹担忧、急切,心下一阵暖意,“哥哥,瑗瑗没事,我们回去吧。”

这事不得太过张扬,觉得还是要早点回去的好,不然,她的脸都要在这医院给丢光了。

陆羽将时子瑗上上下下的看了下,裤子已被换了,血迹也已经没有了,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道:“瑗瑗,你还得要多补补,昨天你不是说叔叔、阿姨都不在家吗,还是去哥哥租房那里吧,哥哥可以给你炖汤喝。”

今天是星期五,时子瑗前天乘着运动会偷偷跑回了家,林珍告诉了时子瑗说是要回乡下一趟,住个一两天,昨天去的话,今天肯定是回不来的。

“可是~哥哥,那里没有瑗瑗的衣服。”时子瑗为难。

虽然陆羽租的房子不会比她现在在家的房子差,甚至里面的设施也很好,而且陆羽也帮着她准备了一间房间,但是这几年来,自己可从来就没有去那住过,所以也没有衣服在那里。

陆羽深深的吁出一口气,“没关系,你先和哥哥回去,学校那也不用回去了,今晚哥哥去请假就好了。”

时子瑗想了想,咬了咬下唇瓣,“好吧,哥哥,那瑗瑗先去你那边再说,衣服看让飒飒给我拿出几套衣服出来就好了。”

“恩,我会去找萧飒的,我现在先送你回去。”陆羽点了点头,虽然心里疑惑为什么没事,但医生都说没事了,自己也应该要放心下来。

接着陆羽就去缴了费用,幸好他身上带的钱还算可以,而且时子瑗身上也带着钱,不然这一进医院的花费哪是随便两个孩子模样的人能出得起的。

送了时子瑗回到了租房处,时子瑗忙抓起陆羽的一支笔,拿出纸张写了字条,她可不能让陆羽直接传达了。

因为在宿舍里姜篱是年龄最大的一个,她在十三岁的时候就来了月经,在宿舍里也对着她们三个说了不少,所以多多少少是有些了解的。

时子瑗现在所担心的就是萧飒现在这个年龄不敢去买,而自己在刚刚的时候又不敢当着陆羽的面买,在宿舍也没有准备,所以她要的是萧飒帮她买,买了之后和衣服一起给陆羽带回来。

将纸条交给了陆羽,时子瑗浑身就无力了,跑到陆羽专门给她的房间,这个房间布置得和乡下的那间房间一样,只不过从窗外看去不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和树木了。

躺在**,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是被陆羽给叫醒的。

“瑗瑗,瑗瑗,起来吃饭了,饿了吧。”陆羽的声音和温柔,还压低了声调,生怕吵到了时子瑗。

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看到的是陆羽放大的脸庞,在炽光灯的照射下竟然连一丝的毛孔都看不到,这么一张完美无瑕的脸,让时子瑗的心情大好。

“哥哥,你回来啦。”

“恩,瑗瑗,现在感觉怎么样了?”陆羽轻轻的点了点头,微微靠近时子瑗的身子,将时子瑗的发丝稍稍理了理,一股充满着男性特有的气味刹时传入了时子瑗的鼻尖,时子瑗顿时抿住了呼吸,感觉心脏的某一处似乎在跳动不止,这难道就是心动的感觉?

时子瑗想着的时候,陆羽已经离开了时子瑗,看着时子瑗因睡觉而显现出的睡褶隐隐发笑,还是如小时候一般的可爱,那两只圆溜溜的眼珠还是一样灵动,还是令人向往。

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时子瑗猛然惊醒,蓦地睁大了眼瞳,躲闪着陆羽的视线,有些语无伦次道:“哥哥,你看着瑗瑗干嘛?那个飒飒的衣服有没有拿回来?瑗瑗想要洗澡了。”

陆羽轻笑出声,“呵呵~飒飒回给你了一张纸条,还有衣服拿回来了。”

说着,陆羽倒出门去拿了衣服回来,正看到时子瑗一脸的抽搐。

时子瑗这会真的想要把萧飒给灭了,这萧飒怎么回事?

她手上拿的正是萧飒给她的纸条,只见纸条上写着:瑗瑗,你羽哥哥在,什么事都好办,你直接叫你羽哥哥买就好了,我没空。

时子瑗当然知道这是萧飒给她的恶作剧,或者萧飒就是想要给陆羽一个出丑的机会,只是这萧飒也太过了,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来恶作剧呢?她难道要陆羽去到超市买?本来刚刚在医院已经稍稍掩饰住了,这下,恐怕真的掩饰不住了。

陆羽其实不是不知道这些,毕竟初二的生物课是有说什么男女特征的,但是陆羽没有往这方面想,因为他一直都认为是时子瑗因为从来没有跑过那么远的路,所以才会这样的,他哪会往这边想。

“瑗瑗,你怎么啦?”陆羽关心的问道,接着浑身一颤,“瑗瑗,你不会又怎么样了吧?要不要现在就去医院再看看?”

“没事,没事,哥哥。”时子瑗忙接口。

听时子瑗说没事,陆羽微微松了一口气,“那瑗瑗先吃饭再洗澡吧,不然这饭都冷了。”

“哥哥,瑗瑗想出去一下。”时子瑗迟疑片刻,要不让自己丢脸,只能是自己出去买了。

陆羽朝窗户看了看天色,再看了看时子瑗的脸色,坚定拒绝道:“现在天已经晚了,瑗瑗还是不要出去了,想要想买什么东西吗?那哥哥去买好了。”

时子瑗嘴角一抽,就是怕你去买,忙摇头,“不要了,哥哥,瑗瑗自己去买就好了。”

“不行,你看看你现在的脸色,不能出去,现在天都晚了。”陆羽沉下脸,再次拒绝。

“哥哥~”时子瑗一脸苦色,能不能不要那么固执?

看时子瑗的脸色,陆羽心想,应该是萧飒的那张纸条,倏地抢过了时子瑗手里的纸条,看到里面的内容,蹙了蹙眉,这个萧飒说的买什么东西?

“瑗瑗,这萧飒都说哥哥可以去买了,你说,什么东西?哥哥现在就去买。”

时子瑗喃喃嘴,蚊子般的声音,“卫生巾~”

她完全了解萧飒的意图和陆羽的坚持,她要是不说,可能这时间就会僵在这了,不管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正她是御姐,怕什么,只是她说话的声调,似乎太小了些。

“什么?”

果然,这声调,陆羽当然没有听到。

“就是~那个~卫生巾啦。”

后面的几个字,时子瑗一说完,就立刻舵鸟了,头埋得和胸口紧贴着,丢脸死了。

陆羽一滞,卫生巾?那不就是——

下一秒,他的脸涨红,比之上一次看时子瑗的背部更加的通红,犹如西红柿一般,他平生的第一、第二次脸红都败在了时子瑗的身上。

难怪瑗瑗都流了血医生说没事,难怪医生说话吞吞吐吐,难怪瑗瑗一定要用写纸条还不让自己看给萧飒,难怪瑗瑗自己要坚持出去买……自己真笨!

一个天才的头脑,竟然把自己说成是笨,只有陆羽一人了罢。

回想一下,老师说,室友说,这~那个来了,不能喝凉水,不可以吹冷风,而且最主要的还是要好好的调养,还有…还有…

“好,哥哥这就去买。”

犹如要上战场一般宣誓着,毫不犹豫的一句话。

“嘣——”

门被关上,时子瑗偷偷伸出头,眼眸不停的眨着,她~她~她刚刚没听错吧,这陆羽要为自己买卫生巾?人都出去了,应该是去买了吧…

而陆羽这厢,虽然心里打定了主意要去买,但是他没有问清楚哪里有卖,而且还没有问清楚是要哪种的?就这样涨红着脸出来,走到大街上,一脸的迷茫。

不由敲了敲脑袋,室友说什么来着,修长白皙的手紧贴着头部,额头因为刚刚的紧张而渗出了细密的汗液,双眸闭着,回想着当初室友无理的玩闹话,自己当初早知道就多听清楚一些了,不然自己就不会像今天一样那么笨,什么都不知道。

“啊——知道了,超市!超市什么都有,肯定会这个的。”

自言自语中,脚步也朝着超市的方向去了。

十分钟之后,陆羽来到了超市,却又恹气了,假装走到食品区,想到红糖泡开水可以止痛,买了红糖,接着悄悄移到生活用品区,这大晚上的幸好没什么人,正要过去,却突然看见了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吓得他只好赶紧跑到了卖洗衣粉的那边,正好对着卖卫生巾的对面。

由于他现在全身紧绷着,感觉浑身都被汗液所侵蚀着,衣服紧贴着皮肤,呼吸变得沉重,这样的感觉,怎么像是在做小偷呢。

“楚芯,来,你不是快要来月经了吗?要不要妈妈帮你买?”

声音从刚刚卖卫生巾那传来,是刚刚那个女人的声音。

廖楚芯?陆羽心里一惊,他不会那么衰吧。

“妈,不要买啦,这里的不好,我要叫姑姑到市里给我带。”

这声音,确实是;廖楚芯的声音,陆羽猛然环视了下四周,看来看去,自己只能先不动,等那廖楚芯走了再过去。

“好好好,就知道你这妮子什么都要用好的,明天妈妈就让你姑姑去市里带回来。”

接着陆羽就听到了她们走出卖卫生巾的过道,看到了两个身影走了出去,他忙跑到了对面,看都不看的就看到价钱高的就拿,拿了大约十多包,再跑到过道上看了看柜台上,没有人,又是一闪,几秒的瞬间已经到了柜台旁。

“快点帮我结账。”

声调急切,眼眸还不住的观望着四周,生怕这个时候就出现其他的人。

收银员是个差不多二十岁的女生,看到陆羽这样带着刚毅妖孽的脸庞,又看到陆羽拿上柜台的东西,倏地涨红了脸,却在心里又有些隐隐害怕,怕陆羽是个‘bt’。

‘滴滴’几声后,陆羽终于听到了收银员说道:“一共四十三元三毛。”

陆羽一顿,忙从口袋掏出五张十块钱的,扔下,抓起袋子就跑。

女收银员看着手里的钱,“还有…”钱要找,不过,陆羽已经不见人影了。

“喀嚓——”

门被打开的声音,此刻时子瑗已经坐在了座位上,喝着陆羽为她炖的排骨玉米汤,说实话,她真饿了。

“哥哥~你回来了。”

说着,紧接着就看到了陆羽手上拎着的袋子,眼眸瞬间睁大,那么多?

陆羽看时子瑗一脸的平静,似乎没有感到什么不妥,暗暗掩饰住自己内心刚刚的紧绷状态,平息了声息,“恩,这些~都是,哥哥帮你拿到房间里去吧。”

始终无法保持面色不变,陆羽如同老鼠见到猫一般,将袋子拎进了时子瑗的房间。

待他出来的时候,时子瑗已经为他舀好了汤,笑着对他道:“哥哥,你也饿了吧,先喝汤吧。”

“恩。”几不可闻的声音,陆羽缓缓的坐下,喝起了汤。

时子瑗其实不是说她不尴尬,但是她想着她作为一个三十大龄的人了,何必还会在意这么一件事情,但是对于陆羽能对她如此,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

“哥哥,你什么时候会煲汤了,而且还很好吃。”时子瑗试图转移话题,让这紧绷的状态转移。

陆羽终究微抬眸,幽深似海的黑眸一亮,“这是哥哥没事的时候学的。”

他当然不会让时子瑗知道,自己是专门请了饭店的厨师亲手教自己的,就是为了时子瑗那挑嘴的舌头。

“哇,哥哥真厉害,还会做菜,以后瑗瑗就可以天天来蹭吃的了。”时子瑗‘啾啾’的喝了一口汤,大大的眼珠转了转。

“恩,以后可以天天做给瑗瑗吃的。”陆羽又习惯性的摸着时子瑗的头发。

吃完饭,陆羽紧接着帮时子瑗泡了一杯热茶,加上了红糖,这会他说话结巴了。

“瑗瑗,听说这个…泡…红糖…可以…不会…那么痛,还有…哥哥这里有……巧克力,也可以止痛的。”

时子瑗凝着眼前的一杯红糖水,还有一片拆开的巧克力,嗓子眼一堵,心里蓦然的感动,前世、今生从来没有一个人待她如此,陆羽,真的是一个很贴心、很细心、很让人心动的男生,这一刻,她想自私了,她不想那什么年龄,什么纠结…

“哥哥,你是不是喜欢瑗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