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3 讨好准丈母娘

023 讨好准丈母娘

只见刚刚说话的中年人摇了摇头,叹息着声音道:“那算了,我这就带了一百五,本来是想要买的。”

时子瑗注意到中年人虽然神情诚恳,但是黑眸里闪过的一抹精光却被她一丝不漏的看在了眼里,这艳红鹿子百合一株就算是一百八也是便宜的,哪能一百五就卖了。

仔细看了看卖花的老人,只见他一脸的沉思,似乎还在考虑着要不要把花给卖了,而且脸色着急,似乎心里在挣扎,看他复杂的眼神,下意识的让时子瑗想要帮他那么一把,开口便道:“老爷爷,这几株花我都买了,一共多少钱?”

那么稚嫩的声调,任谁也没有想到这看上去穿得平平凡凡的小女孩竟那么大的手笔,真是没想到。

这里总共有五株,按照一株花一百八,那么五株就是九百,时子瑗的身上只有随身带了三百,压根是不够的,不过,她可以回去拿,这五株花去转卖,可绝对不止这个价。

“你个小孩子,插什么嘴。”中年人似乎恼羞成怒了,不重不轻的推了时子瑗一把,时子瑗趔趄向力道的方位退了几步才稍稍站稳。

中年人的眼底划过狠厉,眼看着就可以省下一笔钱了,没想到不知从哪冒出这么一个小丫头给自己添乱。

时子瑗环视了下周围,这里的人很多,虽然眼前的这个中年人像是要把她吃掉一般的眼神看着她,但是她不是一个只十一岁的小女孩,这个卖花的老人明显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这些花肯定是他的心爱之物,一个人的神情难以看出他的本性,但是从刚刚老人那般纠结、痛惜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

“大叔,你没有打算买,而我却打算买了,这买与不买,插嘴不插嘴都是这个老爷爷说的算,卖和不卖都是这个老爷爷说的算。”

没有一点的畏惧神情,把在场的众人都惊愕了一番。

那位老人在看到时子瑗被推的那刻,立刻就上前了几步,关心的问道:“孩子,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看着老人蓄着关心、心疼的眼神,满皱纹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

“没事,爷爷。”

“你这个丫头,还敢还嘴了,老头,这几株的花我都买了,五株七百五。”中年人正要往口袋掏钱。

却被老人打断,“做生意要讲究诚信,这个孩子她说了要买,我就必须得买给她。”

其实他心里压根就没想要让时子瑗买,毕竟一个孩子要她出那么多的钱,应该是不可能的,他只是单纯的看不惯这个中年人的作为。

“还诚信,我说了要就要,没你那么多的废话。”中年人说着就从兜里掏出钱,时子瑗定眼一看,靠,只有五百,这简直就是想要抢劫吧。

时子瑗这才一想,那中年人就立刻想要拎起帮着绳子的绳索。

“放下,你要买也必须得要拿出七百五来,你这五百算怎么回事?”时子瑗气愤,这么一个身体力行的中年人竟然还想要欺负一个半身苟延的老人。

中年人不管她,拿起了东西正要走,时子瑗看说道理没用,便想着要大叫,却在背后听到了一急切的叫喊声。

“爸,你怎么样了,那花不能卖,那花可是你几年的心血,你何必为了儿子做那么多的牺牲。”

“晟子,你怎么来了,不要多说,这花在家摆着也没意思了,我说卖了就卖了。”老人一看来人,惊讶的叫了一声,接着换上了一副‘这事我已经决定了,谁劝都没有用’的神情。

“你不能拿走。”时子瑗没有管来人,一把上前就抓住了中年男子的衣角,再转身换道:“叔叔,爷爷的花要被抢走了,快来阻止。”

“你什么人?抢我爸的花——”

二话不说,立刻就上前,一把就抢回了花,那眼神里的坚定和那一米八的魁梧身材着实让中年男子吓了一跳,闪了闪眼,见情况不对,立刻逃跑。

一场闹剧在魁梧男子来的那瞬间安静了,如果不是那几株花在他的手上,时子瑗还会感觉压根就没人在她的身旁走过。

魁梧的男子看中年男子跑了,憨厚的笑着让众人散去,只独独留下了时子瑗一人。

“唉,晟子,你又何必呢。”老人见众人都跑光了,哀叹一声,坐到了三轮车子旁的一张椅子上。

魁梧男子将那些好几盆的花草统统都装到了三轮车上,转看向老人的时候,黑眸也跟着暗淡了下来,道:“爸,儿子再没用,也不能拿你这几十年的珍贵花草来救,我这大街小巷都找过了,幸好找到你了,不然,您这不是让儿子愧疚一辈子吗?”

“晟子,要是不这样,你那饭店如何支撑下去,我们一家四口可都要靠你了。”老人凝着一脸消沉的儿子,摇着头说道。

老人和魁梧男子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时子瑗也不知道怎么的,反正就一直站着没动,而那个老人口中的‘晟子’也没用赶她,在他们的对话中,时子瑗也听出了这其中的事情,原来这老人是为了他的儿子,他儿子有一家饭店,但是因为经营不善导致入不敷出,这日子都难过下去了,老人就打算卖了这些珍贵的花草来维持这饭店的生计……

这样看来,自己倒是可以帮一把,而且还可以进行自己一直想要开饭店的想法,看这对父子两人悲叹且沉闷的模样,又说着不想让饭店里的伙计失去生计,他们没什么,但是底下工作的人不能让他们累着了……等等,不像是坏人,现在也没有那么多的坏人。

“老爷爷,叔叔,你们那么晚了还不要回去吗?”时子瑗看他们没有说话了,出声提醒道。

老人和男子马上惊醒,看到时子瑗,微微惊讶,他们一直都没有发现还有人在。

“孩子,你要回家吗?还是我们送你回去吧,这大晚上的,怕是你一个人会有危险。”

老人稍稍仰头看了看天色,微微蹙了蹙眉,对着时子瑗说道。

时子瑗听老人这么一说,眼眸看向那名叫‘晟子’的男子,叫‘晟子’的男子还不容时子瑗拒绝,就已经拍胸保证了。

“我记得你,你不是刚刚帮着我爸抢着花的女孩子嘛,这大晚上的,还是由我们送你回去好了。”

他这说着,老人已经站起了身,点了点头,打算将三轮车开启。

三轮车上剩余三分之一的空间,足够让时子瑗上去坐着,看着他们两人诚恳、憨厚的样子,时子瑗心里稍稍挣扎了一下,就坐了上去,报出了地址。

一路上时子瑗了解到,这老人姓周,叫他周爷爷就行,魁梧男子名叫周晟,一家子本来也是在农村的,在前几年到了县城开了一家饭店,原先是赚了不少,但是自今年来一直都处亏损的状态,所以才陷入了窘境。

时子瑗还打听到了这饭店里的情况,周氏饭店,里面的员工十多个人,老板就周晟他一个。

这些说的不算,时子瑗和他们道了别,说下一个星期在去他们那去看看,她要好好观察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家饭店濒临倒闭。

时子瑗从来没有那么想要时间赶快过,因为她知道那个周氏饭店应该是撑不久了,虽然她和周晟说过了要将饭店多留一些时日,但是难保周晟会把那个饭店卖给别人,然后回乡过日子,这周氏饭店地处十字路口,热闹非凡,人口众多,这算是黄金地段了,即使是留下房子也是好的。

一个星期终于过去了,时子瑗本来就约好了凌霄来县城,这次凌霄来,她不仅要让山上有东西种,而且还要让凌霄买下这个周氏饭店。

时子瑗和凌霄两人品尝了周晟做的菜后,完全肯定了自己要开饭店的想法,要不是老爸一直要看着皖金矿,时子瑗其实早就有意让时开民开饭店了。

时子瑗不着痕迹的朝凌霄点了点头,一切事情在她来之前就已经和凌霄说过了,凌霄当然意会。

在时子瑗还未满成年,时子瑗所要做的事情,其实都要凌霄的身份来做,而凌霄也早就看透了时子瑗的做事方法和聪明程度,对时子瑗很佩服。

“周老板,听说你有意要卖这家饭店,我打算买下。”

凌霄正经的放下了筷子,才二十出头的男孩,他的神情却让人没法把他当做一个普通人来看,这不属于他这年龄的成熟和睿智的眼神一一显现在了周晟的眼里。

“周叔叔,这个是我的表哥,他一直都想要做关于这饭店的经营,上次你和我说要卖饭店,我和表哥一提,他就答应来看看,现在看来,表哥是打算买了。”

时子瑗看出了周晟眼里的愕然,这一个星期来有不少的人来看这饭店,但都只是看看而已,看他店里的生意不好,就都走了,要不然就是嫌价钱太高,或者是不想留下员工,所以这些日子他心里都在着急,连本来一百八十斤的体重看上去也消瘦了不少,这会听到这一上来,什么都没说就想买的人,当然会吃惊。

“这位…”

“周叔叔,表哥的名字叫凌霄,你叫他凌霄就好了。”时子瑗看周晟呆怔着不知如何称呼凌霄,便抢着作答道。

“凌霄,既然你说你要买下这个饭店,但是我有三点的要求:一,这里的员工都要留下来;二,我希望我也能留下来当厨师;三,这价格不能低于两万五。如果这三点你都能做到的话,我就同意。”

周晟虽然憨厚老实,但是这认真的神情一看,还真有些老板的样子,不过,时子瑗打心里认为,这周晟还真就不适合当老板,适合当厨师,因为这周晟的样貌魁梧,为人和善、老实,这完完全全就不是一个商人所该有的气息。

不像是凌霄,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处事方面都是雷风厉行,一向很贯彻赚钱的原理,这明明显显就应该是商人的性子,虽然现在还不是特别的拥有着商人的奸诈、狡猾,但是在这个时候已经够了,况且,这凌霄还知恩必报,虽然喜欢赚钱,爱钱,但是却不会忘记了本性。

凌霄看了眼时子瑗,想到路上时子瑗对他说的话,其实,他只是是办理人,她才是真正的厉害人物,什么都算好了。

“周老板,你说的我都同意,何况你做的菜真的很好吃,还有一点,我会分割百分之三的股份给你,希望你会更加的用心。”

周晟本以为价钱会被压低,没想到竟然还可以拥有什么股份,这股份他大概也懂那么一点,但是这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却回答得那么干脆利落,心里虽然有些打鼓,但还是不由问道:“凌霄,你说的都是真的?”

“恩,真的,其实来的路上瑗瑗就给我说了你这的基本条件,还有一点,我希望把这饭店的名称改了。”凌霄笑着点了点头。

时子瑗本来是不想改的,但是凌霄一说,周氏周氏,明显的就是说姓周人的饭店,不好,所以才打算要改。

周晟轻叹了一口气,无所谓的笑笑,既然员工都没事,他也不会守个名称来和自己过不去,自然是答应了。

接下来的工作,时子瑗都全权交给了凌霄,自己画了一份设计饭店的图形给了凌霄,让凌霄先装修饭店,员工一律休息,工资照发,虽然一开始员工有些不太肯定凌霄这个人,但是听周晟的一番解释,也就释然了。

凌霄按照时子瑗设计图找了专门装修的队伍,限时半个月,还去工商局改了名称,至于其他什么菜谱,时子瑗自然是让人拟定了一份,然后自己再看。

这些事情都还需要时间,时子瑗将饭店的一切事宜都交代好了,凌霄就按照她的交代做下去。

其实时子瑗这设计饭店的图是半斤八两的,前世学的模具设计,还兼了一些建筑设计,加上自己看过了那么多的饭店建筑,对这时代潮流还是有些知道的,自己操刀当然好,还可以省钱。

至于山上那里,时子瑗让周爷爷下了乡,周爷爷和李沁差不多,对山里都有一种固执的热爱,对于有那么大的地方可以施展,周爷爷高兴得不得了,在还没有确定要种什么的情况下,时子瑗让凌霄先种了可以过冬的药草下去,等周爷爷确定了土壤,适宜种那些花草瓜果时,明年在进行种植,这样也不会浪费土地利用。

学校的两个月一次月考还有几天就要开始了,时子瑗每次上课都专心着,晚自习就拿来做一些策划,这么多的事情,虽然有一个凌霄在,但是她作为一个过来人,对时代发展还是大有可作为的,一方面这饭店都快装修好了,都要开张了;另外一方面,她得要将当初答应要推出的包包给画出来,本来的三个月四幅,被她弄成了一年十幅,这言桓倒是放心着她弄,何况幸好小舅妈也有空了,表弟林旭给了外婆带。

“瑗瑗,你这次还有把握拿第一的名次么?”蒙小小闷闷的问道。

水眸一愣,时子瑗停下了手里正在写着的作业,现在是下课时间,她得利用下课的时间来完成作业。

这蒙小小闷闷的声音怎么感觉不对劲,遂问道:“小小,怎么啦?你是不是担心自己考不好?你放心啦,我看你作业都做得很好了,这次考试,你肯定会提高的。”

时子瑗认为,现在的孩子无非就是担心成绩的问题,这蒙小小进来的时候成绩不好,但是经过自己的指点,她的努力,要进步不是很难。

“切,你以为我担心我的成绩,我的成绩再差我老爸都会搞定,我是在担心你。”蒙小小好气的嘟嘴,白了眼时子瑗。

时子瑗诧异,白皙的小手指着自己,灵动的黑眸眨了又眨,问道:“小小,你这是担心我?”接着一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要说自己的拥有别人多了十几年上学读书,就是自己在这坐着认真上课,认真做作业,加上自己也不是那么笨,考的也不会差哪里去。

蒙小小睁大眼睛,颤抖着手指指着时子瑗,“瑗瑗,你不会忘记了你在两个星期前和姜之尧说的话了吧?”

时子瑗一回想,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但是这也不用担心吧。

“没有,怎么啦?”

“瑗瑗,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班的好几个女生都说你会输,毕竟姜之尧没有转校过来的时候也是保持年段第一的成绩,你这还不担心?”

蒙小小将微微肥胖的手握住了时子瑗的手腕,眼帘上翻,眼底划过担忧。

明眸微暗,这件事情她记得只是和姜之尧随口说的,这话是谁传出去的,难道…紧抿的唇瓣泄露出此刻她的心情,这姜篱还真是永远都不想安静。

“瑗瑗,你放心,我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你肯定会在考第一的。”

蒙小小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再加上一记我相信你的眼色,给时子瑗打气。

看着蒙小小那么相信的眼神,时子瑗无所谓的笑了笑,拍了拍蒙小小‘宽大’的肩膀,轻启唇瓣,“放心吧,小小,谁输谁赢,在我看来都差不多,不用担心。”

本来不想太计较,但是有人就那么想计较,看来自己不出手是不行的了。

考试的科目比小学多了不少,总共有七科,要考三天,初了小学部,初中部和高中部都进行月考。

考完试星期六了,试卷没有那么快发,但是时子瑗看着姜之尧自信满满,夜阑风无所谓的样子,这明显就是一个比对,自己的答题不敢说全对,特别的三科政史地,需要被的地方,恐怕会扣那么一点分数,不过只是那么一点而已,全部满分倒是没有,但考个九十九分还是有的。

两天过后,终于试卷改完。

这结果倒是在时子瑗的预料之内,班级里:她第一;夜阑风以高出姜之尧一分第二;姜之尧第三;苏素素第四;蒙小小倒是进步大大的,竟然考了班级的第二十五名,高兴得她直嘣脚,直说要请时子瑗吃饭;姜篱的成绩本来在班级第三十,这次一考,竟然也进步到了班级第十,看来这姜篱还是知道要学习的,没有因为夜阑风而忽略了学习。在年段:时子瑗当然是第一;夜阑风和五班的一个并列第二…虽然是第一和第二之差,但是时子瑗的分数却远远高过了夜阑风,高出了六十分之多。

“瑗瑗,你说,你想要吃什么,我都请。”蒙小小抱着时子瑗紧紧不放,她的成绩进步那么大,都是因为时子瑗。

时子瑗面色微囧,心叹:小小啊,你这么大体积的重量压在我的身上,这不是想要我停止呼吸么。

“小小,你先放手,到时候我被你掐死了,你就什么都不用请了。”

蒙小小反眼一看,看到时子瑗面色涨红,讪讪的笑了笑,摸了摸时子瑗的后背为她抚平气息,“瑗瑗,我这不是太激动了嘛。”

粉嫩粉嫩的两颊凸起,看上去甚是可爱自然。

时子瑗深深呼了一口气,撇了眼讨好的某人,“小小,你是太激动了,这成绩都是靠你自己努力得来的,不要什么请客啦。”

“要的,要的,反正我这请客也不需要我请,我和我妈妈说好了,这个星期天你和素素都到我家去吃饭。”蒙小小摇着时子瑗的臂弯,撒娇着。

星期天,自己貌似没空吧,饭店都要开张了诶。

但是看着蒙小小那么期待的表情,又不忍拒绝,婉转道:“小小,要不然,就下个星期吧,这个星期我有事情。”

蒙小小看时子瑗的样子貌似真的有事,支着下巴一副为难,半响才道:“瑗瑗,要不这个星期六晚上,你和素素就在我家住好了。”

蒙小小自认为想了一个好办法,但是却被时子瑗拒绝了,这个星期六老爸、老妈说要进行全家餐,连菜谱什么的都弄好了,而且还说有事情要公布,自己肯定不能缺席的。

“小小,这个周末我真的都有事情,要不下次我请你吃饭好了,这谁请不是请。”

听时子瑗这么一说,蒙小小立刻嘟起了如桃红色的嘴唇,“瑗瑗,你怎么能这样,又不是我教你的学习,是你和素素教我诶…”说着说着看到时子瑗一副委屈的眼神看着她,又似很不想的说道:“好嘛,好嘛,那就下个星期了,现在说好,不准后悔了。”

“我就知道小小最好了。”时子瑗大笑,这蒙小小这个室友还交得不赖。

“时子瑗,这次真被你说中了,我连夜阑风都没考过。”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失落的声调,时子瑗知道,这声音明显的就是姜之尧。

这个别扭却固执傲气的人恐怕是第一次被这么打击到,这么失落、悲戚的声音还是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

转头,正好看到姜之尧深邃的眼底划过一抹暗沉的神色,心里微叹,“姜之尧,其实你已经很厉害了。”

时子瑗发誓,她说的都是真心诚意的话,幸好这个时候的姜之尧也看出了她的真心,只见他似自嘲一笑,唇瓣轻抿,接着开口,“时子瑗,你的实力真的远远在我之上,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

是的,他真的很不愿意承认他就这么败了,不仅没有第二,而且还被狠狠的压在了下面,这种失落的感觉,他从来就没有体会过,本以为自己的实力强,却被时子瑗这丫头打得如此挫败,但是这成功者却没有来嘲笑他。

他也听说了班级里姜篱放出的话,只是,这一切,都得到了证明,证明了他的实力确实不及她。

“那你不是承认了嘛,虽然我是无所谓啦,但是…”时子瑗微微靠近姜之尧,无声道:“我希望你可以劝劝你表妹,不要再做那么蠢的事情,我不会做什么,但是不代表我心里不清楚。”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这个姜篱,要不是自己懒得和她计较,也不想浪费自己的精力,也好在她做的一些小动作没有彻底触犯她的界限,还有那么好一个表哥,她就暂且再给你一次机会,但是事不过三。

身躯一滞,姜之尧微微抬头,微尖的下巴碰到了摆放在课桌上的书,看着眼前一双清幽似看清一切事物的眼眸,心里没来由的想到了‘水汪汪’三个字,这三个字真的很适合时子瑗。

“我知道了。”

声音似是平淡无波,但是这语气却透着坚定,姜之尧知道,自己的表妹要是再干出什么来,恐怕这时子瑗就不会那么容易饶过了,他不是怕时子瑗,只是觉得这件事情,确实自己的表妹有错。

时子瑗轻扯嘴角,悠悠开口,“那就好。”

“哇,你们读书好的人,说话都那么深意,似乎还有别的噢…”

蒙小小明显八卦的眼在时子瑗和姜之尧两人之间转看着,似乎想要看出什么奸情出来。

时子瑗动了动蒙小小的手臂,略提高声调道:“小小,你别给我想七想八。”

这蒙小小的功力可不是盖的,虽然相信她不会对外说什么,但是不代表她不会无意识的说出来,这不是让自己纳闷么。

终于到了星期六,时子瑗挽着陆羽的手,后面跟着谢航辛,今天时子瑗就这么带着陆羽一起回去,这些日子自己忙着做其他的事情,倒是把陆羽给丢在了一边,而陆羽竟然没问原因,还全力支持,说什么最近他课业也忙,她当然不相信,一个连高中都读完的人,课业会忙才怪,肯定是不想造成自己的困扰才说的吧。

一回到家,时子瑗才发现,怎么那么多人,连谢航辛也不动声响的走在了他们的身后。

“哇,瑗瑗回来啦,还有羽儿,还有航儿,快进来。”林珍穿着一套家居服,明显的就是刚刚在厨房出来。

“阿姨好。”

陆羽这乖乖宝,立刻就笑着叫道,这可是自己未来的丈母娘。

时子瑗撅嘴,这个陆羽在自己的老爸、老妈面前话都说得那么甜,敢情这都是打着拐自己的目的来的,乘他不注意,小脚使劲踩了他一脚,还外加一记白眼。

陆羽只是笑,仿佛时子瑗那一脚只是小猫挠痒痒,根本就没感觉。

林珍待他们三个进屋,就关上了门,吩咐了几句,就走进了厨房。

房子是三室一厅带卫和厨房,一点都不拥挤。

时子瑗凝眼一看,原来这谢铭和干妈都在,遂赶紧上前,甜甜的叫了声,“干爸,干妈。”

时开民吃着干醋,“瑗瑗,有了干爸、干妈,连这个亲爸都不要啦?”眼底闪过促狭,这个女儿长得越来越像自己的老婆了,越发标致了。

“爸爸,哪会啊,你永远都是瑗瑗最亲的爸爸。”时子瑗忙扑了上去,这老爸吃这醋,还真是始料未及,不过这也是爱自己的表现。

陆羽则是在时子瑗上前去的时候,拐了一弯,随着林珍进了厨房。

话说这未来的老婆算是让自己安心了,但是这丈母娘、老丈人还是没有表态(敢情你丫的想要早婚),自己得把一切的工作做好了。

“阿姨,我来帮您吧。”

俊俏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说着,手也摸上了脸盆里的青菜。

不得不说,这陆羽确实是口手如一,心里这是打定了主意,要在未来丈母娘面前露一手。

其实除了身份,林珍对陆羽的印象好到爆,不仅对自己的女儿那般宠爱着,而且他的言行举止、外貌谈吐都是上等的,但是林珍还没有想到这陆羽早就开始打着她女儿的主意了。

“羽儿,还是你贴心,这瑗瑗一回来从来都不知道来帮忙做饭。”

林珍赞许着,她是没想到陆羽竟然还会进来帮自己,想来现在哪有就个现在像他才十四五岁年龄的男生那么懂事,而且陆羽还是一个身份不凡的人。

要是时子瑗知道林珍说这句话,肯定大喊冤屈,哪里是她不做饭,实在是她每次回到家不是已经做好了饭菜,就是林珍压根不让她进厨房。

听到林珍的话,陆羽勾起一抹淡笑,心想,我家媳妇其实不用做菜,我会做就好,当然,他嘴里肯定不能这样说。

“阿姨,瑗瑗这才刚刚好考完试,这学习也累了。”

明显贯彻‘媳妇是拿来疼的’这句话。

虽然陆羽这话解释得有些差强人意,但是林珍还是听着舒服,切着菜的动作停了下来。

思忖了几秒,问道:“羽儿,你最近有没有发现瑗瑗好像不太一样了?”

林珍这话只是女人的第六感,反正前次她从乡下回来就感觉自己的女儿不对劲了。

她这话一说,陆羽的动作一顿,心‘咯嘣’一跳,纤长的睫毛被压下,接着便恢复自然,“阿姨,我天天都和瑗瑗在一起,没出什么事情。”

林珍心里在思索,完全没有看到陆羽冷静淡笑的脸上隐含着微微的紧张感。

陆羽偷偷撩起眼帘乘着林珍不怎么注意的时候观察着,自己和瑗瑗的事情应该没人知道,瑗瑗可是早就警告了他,在上大学以前都不能让她爸妈知道的,这要是知道了还得了。

不过他完全是白费心紧张了,因为林珍只是感觉时子瑗身体上的不同,没有感觉他和时子瑗有什么关系,因为林珍一向来认为陆羽只把时子瑗当妹妹看待,哪会想到陆羽这丫的早就对准了时子瑗下手了。

时子瑗来月经的时候都是陆羽在照顾着,时子瑗也对这事情一清二楚,压根就没把她来月经的事情告诉过林珍,而且时子瑗还发现,自从来月经之后,好像她的身体开始发育了,这才是林珍奇怪的地方。

听到陆羽的话,林珍脑袋猛然一惊,她也是从少女转变的,终于意识到为什么不对劲了,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已经开始在发育期间了。

“没事,我只是问问。”

林珍的话,让陆羽稍稍松了口气,又紧接着恹了口气,他发现,他还得再等好几年才会变成正式的。

“阿姨,要我来炒菜吗?我会炒菜的,还会煮汤。”

心下决定,这讨好丈母娘必须从小事做起,争取印象分。

林珍一惊,睨向陆羽,惊讶道:“羽儿,你什么时候会煮菜了?”

“阿姨,在几个月前就会了,瑗瑗在我那可吃了不少了,你放心的让我做,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陆羽将洗好的菜放好,说着就走到了灶旁,将水倒入了锅里,洗锅,接着开火。

一气呵成的动作,让林珍都不由乍然,这陆羽还真会炒菜,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待看着陆羽动作熟练的将油倒入,将菜倒入,盐什么的都放着适宜,心里不由渐渐的放下心来,对陆羽的印象倒还真的如陆羽所料上层了一个高度。

“阿姨,你这鱼是要清蒸,还是打算来煮汤,我来收拾。”

陆羽看着微微呆怔着的林珍轻声问道。

林珍有些呆呆的,嘴里说道:“你看着吧,你看看你哪种拿手,就做哪种好了。”

陆羽在林珍说话的时候就将炒好的西红柿炒蛋给起锅了,装进盘子,道:“阿姨,您来尝尝,看看口味怎么样,刚刚一时情急,都忘记问下您和叔叔喜欢怎么样的口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