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4 为她挽发

024 为她挽发

看着陆羽眼底的自信表情,林珍轻笑出声,“羽儿,看你的动作熟练程度都要和阿姨比了,怎么会不好吃,以后要是谁嫁给了你,肯定很幸福,你这是不仅上得厅堂,还下得厨房。”

嘴里说着也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双筷子,夹起一块炒蛋,紧接着入口,味道还真不错,酸中带鲜,独有的西红柿味道都渗入到了鸡蛋里面了。

“羽儿,真不错,比阿姨做的好吃。”

说完,又夹了一把,快速的吃进了嘴里。

陆羽看到林珍赞赏,又听到林珍说的话,顿时把当初学厨艺时的辛苦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阿姨,你吃着好就好,那口味…”

“口味就看着放吧,我觉得这口味还不错,你叔叔比较喜欢重口味的,但是这航子的爸妈也来了,你还是清淡一些好了。”林珍嘴里还‘渣渣’着吃着西红柿,回着陆羽道。

在林珍吃着西红柿炒蛋这菜的时候,陆羽便去处理了鱼,听到林珍这样说,他决定还是做清蒸鱼好,符合大家的口味,要是叔叔喜欢吃重口味的,那就下一次吧。

耳边还聆听着时子瑗在客厅里各种娇笑之声,还有撒娇的话语,顿时觉得其实这样的日子他真的很羡慕。

温馨的房子,家庭和睦,互相关心爱护,时时都有着欢乐的笑声,这都是他所追求的。

半个小时后,终于菜可以上桌了,陆羽褪下林珍给他的围裙,俊俏的脸上渗着细密的汗液,厨房内香飘四溢,雾气氤氲,洗了下头,用手肘一抹额头的汗液,“阿姨,你先端盘子,我等会就把汤端出去。”

林珍自然应允,擦了擦手上的水渍,端着盘子就出去了。

待陆羽最后一盘菜端出去,林珍已经摆好了碗筷可以吃饭了。

时子瑗坐在陆羽的身旁,看到那么多的菜,和以往林珍做的都不一样,而且菜色很是熟悉,惊叫起来,“妈妈,这些都是羽哥哥做的菜是不是?”

“是啊,就这丫头就是懒,你看看羽儿,还懂得要进厨房帮妈妈做菜,而且这菜做得比我做的好吃多了。”林珍对着众人回道,看着这桌上的七八种菜肴,真是色香味俱全,她早就一一尝过了,这水平,还真不是她能比的。

时开民朝桌面上的菜一看,可不是嘛,自己老婆做的菜自己都认得出的。

“羽儿,原来你会做菜。”

其实时开民从来都不怎么下厨房,做的菜也是差强人意,对于陆羽做出这一桌子的菜,真是诧异不已。

“叔叔,这些菜都是在暑假的时候去学的。”陆羽看着时开民谦虚的回道。

不卑不亢的态度再一次让谢铭惊讶,记得前几次见到陆羽,都没怎么见过他怎么说话,自己也曾让了去查过资料,却没有办法查到,这只能说明一点,他的身份不简单。

“爸爸,这些菜都很好吃的,瑗瑗都吃过的。”时子瑗夹起一块豆腐就往嘴里塞去,这豆腐的味道极鲜,吃过了好几次了。

“哇,陆羽,你太不够意思了,这些我怎么都没吃过?”谢航辛看时子瑗这么挑食的人都胃口大开急急忙忙的吃,他的手也忍不住的去夹,吃完,对着谢铭道:“爸,真的很好吃,比那些在一般饭店的要好吃很多呢。”说着筷子又伸到了盘子里了。

谢铭只是笑了笑,给自己的老婆夹了一块,自己也吃了一下,恩,果真很好吃,凝看了下陆羽,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咋就差别那么大呢,自己的儿子虽然学习进步多了,但是也比不过这陆羽自读书以来从来就是第一,从没拿过第二的成绩吧,而且自己的干女儿也是如此,自己的儿子和他们两个一比,实在是…

吃到一半,时开民拿起酒杯朝谢铭敬酒,“谢铭,这些年都亏你的扶持和帮助,让我在皖金矿里有一份股份,让我能赚到钱,这一杯,我先干为净。”

“哪里,哪里,开民,这成果还不是靠你们相信我,还有瑗瑗的建议,才能够有今天的成绩,就连政府都鼓励我们了。”

谢铭也站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能碰到一个不会耍心机的合伙人,也是他的一种福分,要不是有人相信着他,恐怕他就只能放弃了。

时子瑗本来在闷头吃着陆羽夹的菜,听到这对话,杏目一凝,政府鼓励?这可真算是好消息了,这中国开始鼓励个体实业的发展了,据前世的发展,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县城里突起了好多的下海经商潮,一开始人人都不相信,就只有不多的人下海经商,后来一般都会成为富商,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谢铭,这些日子上下打点都好了,过半个月,我们的皖金酒店就该开张了。”时开民夹了一口菜,似问似确定道。

这句话将微微呆愣的时子瑗这么一惊,皖金酒店?那个在后世拥有十多层的高楼酒店,里面设施齐全,兼备娱乐、休闲的酒店,这…这…这…可是天大的消息了,这样看来,自己的饭店还真不能看了。

谢铭沉思的点点头,这回他可是下了本了,把这几年的投资都拿下去了。

“开民,这一回,也只有你支持在我身边了,我们两个人合作,你那么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我们两家还说什么客套话,本来我就一路靠你扶持,而且瑗瑗还是你的干女儿,我相信,我们肯定会办好这个酒店的。”时开民喷洒着淡淡的酒香味,笑着说道。

谢铭的妻子黄香假咳两声,抿着笑意对着时开民道:“开民,或许我们还可以再进一步呢,这瑗瑗我可是喜欢得紧呢。”

再进一步?

这句不由让陆羽的眉宇间蓄起一道沉色,紧抿着的嘴唇泄露出他此刻的心情,再进一步,这都成干亲了,再进一步那不就是…下意识的看向时子瑗,时子瑗感受到陆羽灼热的视线,柔软的小手悄悄的在陆羽的手臂上捏了捏,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陆羽这才稍稍敏了气息,恢复了自然,但是内心的波涛汹涌情绪还如刚才。

一时间,只徒留下谢航辛吃饭的声音,他还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完全不懂,或者是压根没听到。

林珍突然略提高了声调,“来来来,航子,这菜多吃点,不要老是吃肉,羽儿,都没怎么看你吃多少,这瑗瑗她自己会夹,你别理她。”

“嗨,大嫂,我看这瑗瑗和航子的事情得看他们自己,现在孩子都还小呢。”时开民呆怔片刻,听到林珍的声音,便回着说道。

他的宝贝女儿,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他还真不是那么舍得把她嫁了,这谢铭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呢。

要是有谁知道时开民的想法,铁定暴走,这个女儿控的老丈人,怎么着,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看来陆羽的路是路漫漫其修远兮,还得继续‘修炼’,不过他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应该是足够了。

时子瑗微微抬眸,凝向谢铭和时开民,娇笑着开口道:“爸爸,干爸,你们是要开什么酒店吗?里面可不可以玩的?可以唱歌吗?”

她不能直接说什么ktv、按摩场所什么的,这得要侧面说才符合她现在的年龄。

“恩?瑗瑗想要在里面玩?”谢铭托着宽大的下巴思忖。

“是啊,里面如果可以游泳什么的就更好了。”时子瑗加紧回道,以一个小孩子的身份,只说着当下小孩子都会玩的东西。

谢铭想了一会,仔细凝看着时子瑗,他怎么就感觉他这个干女儿好像要暗示什么呢?但是看她一脸只说要玩的表情,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来。

“瑗瑗,你这酒店让它怎么给你游泳?要游泳我带你去啊。”谢航辛一边咬着骨头,一边对时子瑗说道。

时子瑗暗暗低垂下头,翻了个白眼,鬼要去什么游泳,记得前世自己去和别人一起游泳差一点就命丧河底了。

不过今世没有发生这事,她也不能这样回答,只呶呶嘴,稍稍装成不高兴,“我才不要去河里游泳。”

陆羽看时子瑗似是一脸沮丧的表情,轻笑着摸了摸时子瑗倾泄在脸颊边的墨发,轻柔如丝,缓缓开口,“要是瑗瑗想要游泳池,哥哥以后帮你建一个。”

要是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游泳池了吧,以前他似乎就在游泳池里游泳的。

“哇,哥哥知道游泳池,太好了,瑗瑗要,以后哥哥要建。”时子瑗蓦地抬起头,柔顺的发丝从陆羽的手中流散开来,如海底的辞藻一般。

能不要去河里游泳就好了,她就不信在游泳池里还会被溺水,所以听到陆羽说的有些激动。

谢铭终于差不多清楚了时子瑗说的什么了,“瑗瑗,以后干爸和你爸爸的酒店也会有的。”

听到谢铭这样说,时子瑗轻扬嘴角,眨了眨她的大眼睛,思绪飘飞,想象着以后可以在沐浴阳光下过着休闲舒适的生活,就忍不住的勾起了嘴角,这样的日子,正是自己前世所追求的。

“对了,酒店是要开在哪里?有多大?”时子瑗记忆中的皖金酒店好像就是在人行道的一边,高耸的建筑把其余边际的房子都比了下去,如同站在了最高峰处,俯视着整个目所能及的县城。

“人民路,十字路口处,离你们的学校挺远的。”时开民咪了一口酒。

要是近了才惨呢,一中相对来说虽然不偏不倚,但是耐不住哪里的都是一些什么饭店之类的,哪及得上一家酒店。

谢铭点了点头,朝时开民看去,“开民,我看,我们还是先开堂三层,上面的两层我想要作为其他的要处,你觉得怎么样?我刚刚想了下瑗瑗说的话,或许娱乐休闲的我们都可以来做一做,行的话我们就赚得更多,要是不行,我们其实也不亏。”

时子瑗心叹,这干爸果然是商人典范,自己就那么随口一说,就马上思考出了简略的方针出来,这首富之位还真的是来得有理。

“恩,那我们半个月后酒店先开张,我们分工,到时候逐渐稳定下来了,我们再进行仔细对客户的调查,到时候就会更加的清楚了解客户需要的是什么。”

时开民听了谢铭的话也点了点头,他和谢铭两人其实各有长处,谢铭注意大细节,而他处处注意小细节,像酒店的招工什么的都是由他来考究的,至于一些政府的打点,其实一般都是谢铭在打点的。

经时开民这么一说,时子瑗不由再看了看他,这老爸简直越发的厉害了,想事情似乎更加缜密了。

心下一斟酌,“爸爸,干爸,要是你们相信瑗瑗,瑗瑗可以帮你们另外还有两层楼做一个安排噢,就当你们给我个机会嘛。”

要是由自己来设计这两层楼,她相信,会更具有时代性,毕竟自己是在那个时代走回来的人。

“哟,瑗瑗,你还会安排我们的两层楼里面的东西?”谢铭突然来了兴致,他就知道,这个干女儿不简单。

时子瑗没有去理会谢铭的眼神,自顾自道:“干爸,你就同意了吧,要是不放心,到时候可以让别人的顶上,你们可以找别人啊,过几天我就给你们看看。”

要合作的是谢铭和时开民,谢铭本来对时子瑗的话很相信,而时开民本就是女儿控,时子瑗都这样说了,当然是应允的。

翌日,时子瑗一早就拖上了陆羽一起去了要开张的‘食客来’,这是经改过的名称,简洁大方,是时子瑗提供了几个名称,让凌霄选的。

黄底红字贴在了店门口很是耀眼,时子瑗高仰着头凝着自己的成果,完全现代化的装修,玻璃外罩着,门前还站着两个长相亮丽的二十出头的少女,员工皆是统一的白色服装。

一楼是大厅,摆放着如同色同款的桌椅,整齐洁净的环境,看上去一目了然,又很舒服,适合学生和农民工;二楼是包厢,分大中小三种类型,价格各异,适合清一色的上班族白领。

今天的活动时子瑗已经想好了,早就吩咐了凌霄一开头要怎么样才能吸引顾客,将顾客的眼光都投入到‘食客来’。

门外,是八个小摊位,每个小摊位上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来为大家介绍菜色和让大家试尝菜肴;接着发宣传单,试印了五百份的宣传单子,皆发出去;最后就是让大家进入,前十个人的吃餐可以打七折,前一百个人打八折…

今天是星期天,这饭店和皖金酒店的地址很是相似,这饭店是集中在人群多的地域之处,同样的是在十字路口繁华街段,所以人口众多。

“哥哥,你看,凌霄哥哥太牛了,竟然能把这个破旧的饭店弄成那么耀眼,这效果…”时子瑗门外观看着,感叹道。

陆羽心里是清楚的,这饭店明明就是这丫头自己搞的鬼,竟然在自己的面前瞒着,夸赞凌霄。

其实陆羽误会时子瑗的话了,时子瑗只是在这基础上惊讶而已,她没有想到自己图出来的效果那么好。

“好了,我们进去吧,待会肯定很多人了。”一把拉住时子瑗柔软的小手,脚步走起。

金黄色的阳光照耀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散发出一种静谧的景象,倒射在地面上的黑影连成一线。

一进去,就看到凌霄从里面走了出来,这几天凌霄都是在这里住着的,装修后的饭店已经在三楼给他留了一个房间。

“瑗瑗,羽儿,你们来啦。”

“凌霄哥哥,你真棒,能搞得那么好。”时子瑗毫不犹疑的夸赞,还顺手举起了大拇指。

凌霄摸了摸头,撩开眼帘,又摇了摇头,“你这丫头。”

“凌霄,要我们帮忙吗?”

陆羽比较实在,说实话,他连凌霄的醋都吃上了,因为时子瑗对着凌霄娇笑。

陆羽一米七的身高和凌霄一米七五的身高其实没有差很多,而且陆羽的身形本来就比较强壮,还有他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愣是把凌霄就这么比了下去,凌霄哪敢让他们帮忙。

“不用了,已经帮你们准备了一个小包厢,你们要吃什么,这里的周大厨都会做。”

看陆羽说话的表情,凌霄心里暗暗叫不好,这陆羽的心思他比谁都清楚,所以他在说话的同时,也略微离开了一些时子瑗身侧,以防被陆羽那种要杀人的表情扫射。

时子瑗倒是没有注意到这点,扬了扬眉,随即开口,“凌霄哥哥,那你可以给我们拿一个菜单吗?我们上二楼去。”

“早就准备好了,小梅,将菜单拿一份上二楼的最里间一处。”

凌霄一说完,就有一个员工将菜单拿到了时子瑗的手里,时子瑗撇了撇嘴,看来效率不错。

“哥哥,那我们上去吧,等吃完饭再下来。”

说完,便‘哒哒哒’的跑上了楼,陆羽无奈又好气的笑笑,这冲动的丫头,早上来得太急,竟然连吃饭都顾不上,现在肯定是饿了。

“凌霄,还是先来两份粥吧,以防这丫头就点油腻不行的东西。”

还有一句‘到时候可能又在叫着要减肥,他苦一点没关系,但是要是这丫头不吃饭可就会把他心疼死了’。

“知道,瑗瑗的性子我们早就知道了。”凌霄给了个放心的眼神,他敢保证,要是他敢上一盘肉上去,这陆羽可能会事后报仇。

陆羽拂开垂在额际的几缕发丝,扬眉一笑,点了点头,便跟上了时子瑗的脚步。

走到最里的一间包厢,包厢里才不过十平方米大小,里面摆着一张大理石似的圆桌,时子瑗环视了下四周,如雪一般的墙壁,粉刷的质量也还不错,看来这凌霄下了不少的功夫了,只可惜可能钱也用了不少吧。

陆羽一进房间的时候就看见时子瑗凝眸看着窗外,窗外下是熙熙嚷嚷的人群,还有各种高低各式的建筑,不是时子瑗喜欢的草绿色风景。

从她的眼眸里他看出了些许的失望,应该是失望窗外的景色不如乡下的房子。

两只手臂支在了窗户上,手掌托住了微尖的下巴,这时,翦翦微风轻轻拂过她的发髻,几缕头发便羞答答的搭在她滑嫩的额前。

两脚向前,陆羽用手轻轻托起她的下巴,抬首间,映入一双如惆怅复杂的双眼,时子瑗感受到炙热的视线,心中一阵悸动,慌忙将眼里的惆怅和复杂收回,换上了一明媚的笑容。

“哥哥。”

那样的掩饰让陆羽心里激起层层涟漪,明眸一沉,托着时子瑗下巴的手不由微微颤抖,眉头越发的拧紧,“瑗瑗,我不许你再出现这种眼神。”

语气明显的僵硬,因为陆羽感觉到时子瑗在瞒着他什么事情,心想,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呢。

其实时子瑗是看到那么多忙碌嬉笑的人,心里不由感叹,即使她拥有了别人一去不复返的童年,但是一颗童心却永远都不复再现,取而代之的便是一颗历经了多少年的社会残酷和现实,人也变得沧桑了不少,心里的感慨一触即发。

眼前的这个人,以后就会是自己的依靠,时子瑗看着一双担忧的黑眸,心下渐渐消散了那份惆怅,俏皮眨了下水汪汪的黑眸,“哥哥,没事呢,瑗瑗就在想着,我们认识五年了,我们还有好多个五年。”

陆羽不放心的凝着时子瑗的双眼,直到没有在里面看到一丝一毫的不快乐,他才肯把视线移开,将时子瑗拉开窗口边,顺手将窗帘拉上。

接着就按住了时子瑗的双肩,慢慢的移到了座位上,站在时子瑗的背后,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紫色的发带,很顺手的将时子瑗的发丝拢起,扎了一个马尾。

时子瑗的整个脸就这么露了出来,饱满的额,似柳叶的眉,纤长的睫羽,灵动的眼,微挺的鼻梁,如桃红色的唇瓣,还有那微尖的下巴…洁白嫩肤,似乎一点瑕疵都没有,两腮微红,如漾开的幽莲。

陆羽转看面对着时子瑗,看到时子瑗眼底的疑惑,挑了挑眉,“看你一副没精神的样子,扎个头发会比较有精神。”

其实时子瑗哪会没精神,就是陆羽想要转移她的注意力罢了。

而时子瑗心里疑惑的是,这陆羽什么时候有随身带着发带的习惯了,自己从来都不知道。

“哥哥,你怎么会有发带?”

“这个啊,前次你不是说没有发带么?所以我就给你买了一个,然后就带着,想说你什么时候需要的时候就给你扎上。”

陆羽从绑着的发带一直往下,顺至发梢,轻柔的动作却引起时子瑗身躯微微的战栗,这样的陆羽怎么看都好像有些不一样。如果说自己刚刚有些失常,那么现在的陆羽肯定在失常。

她是不会介意一些事情的发生啦,但是…现在不是场合吧。

“哥哥,你用的是什么颜色的发带?”蹩脚的问题,时子瑗说着话便微微垂下了眼帘,不敢再看陆羽的眼睛,因为陆羽的眼睛好像有一股魔力,像是要把她吸引到里面去一般,她怕再看下去,她就会陷入那种进退两难之地了。

透过眼球,陆羽轻微的注意到时子瑗突然泛红的小耳垂,不由嗤笑出声,“呵呵,紫色的啊,紫色很适合瑗瑗呢。”

紫色代表着神秘、热情、温和、浪漫以及端庄幽雅,紫色也代表胆识与勇气。

而陆羽,就是想要表达出时子瑗各种性格的结合体,时而忧郁,时而调皮,时而大胆,时而神秘…

陆羽的头愈发的靠近着时子瑗,时子瑗似乎还能感觉到陆羽说话时喷洒出的温热气息,带着阵阵薰衣草香味,好像和自己发丝的香味联合了一体,不自觉的眨了眨眼睛,“哥哥,你可不可以离瑗瑗远一些。”

时子瑗这是怕自己犯罪,她都有三十大龄的思想了,要是完全有意识的情况下犯罪直接‘强吻’了陆羽,这样算不算是老牛吃嫩草?

时子瑗说着却发现陆羽的手已经摸在了她的后背,轻轻摩挲着,一直到了脖颈处,带着温柔的抚摸,手掌上的粗粝在细腻的皮肤上激起了一阵战栗,忍不住微微抖着上下的唇瓣。

“瑗瑗,你说,要是你的干爸要你和你的…”

陆羽还没说完便被时子瑗打断,“这不可能。”

想也想得到,她连陆羽都是挣扎了好久才决定接受,何况那个谢航辛毛孩子。

是的,陆羽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昨天晚上黄香说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回响着,这时子瑗认了谢铭为干爸,深得谢铭夫妇的喜欢,把干女儿变成儿媳妇,他们是绝对有这个想发的,毕竟,他们两家的生意似乎都联系在了一起,他就想要把这念头给杀去。

“不可能?”陆羽莞尔一笑,好看的眉宇间蓄起一丝不相信。

时子瑗一急,推开陆羽些许,着急的解释道:“哥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昨天干妈只是随口一说的。”

陆羽露出无辜的表情,抿了抿嘴,“但是,叔叔、阿姨都好像很喜欢航子呢。”

“我爸妈也很喜欢哥哥啊,一向来不是夸着你好吗?”时子瑗柔软的手握住了陆羽的手臂,稍稍掐紧。

“唉,哥哥就是心里担心。”陆羽轻轻叹息着,两眼却闪过一丝精光,他很想看看这丫头怎么来解释,毕竟,昨晚上,他压根没有怎么睡觉。

时子瑗看着一个妖孽陆羽露出那么无辜委屈的表情,心下一软,是你要我老牛吃嫩草的,姐我就不客气了。

陆羽突然发现眼前的时子瑗渐渐变大,接着四唇相贴,不过一秒,便离开。

时子瑗假装很正经,假咳两声,不敢看陆羽投过来的炙热眼光。

“哥哥,你已经被我贴上印记了,这样你放心了吧。”

说着,时子瑗的耳根子变得通红,两颊也渐渐的泛红,灼热的气息像是要把她给烤熟了。

“瑗瑗,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陆羽其实心里很高兴,没想到他这么一装委屈,就会得到一个香甜的吻,但是这蜻蜓点水的怎么能够满足呢?

“我我…”时子瑗此刻异常憋屈,硬生生挤出两个字便说不下去了。

“瑗瑗,你占哥哥的便宜,哥哥可是会讨回来的噢。”

下一刻,时子瑗终于知道陆羽的话是什么意思了。整张脸瞬间就涨红了,耳根也泛着红晕。

下意识的摸着嘴唇,微微湿润,但这却是证明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她竟然再一次被…

陆羽则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嘴角上扬到最高处,泄露着他此刻愉悦的心情。

“瑗瑗,你那里从里到外可都是哥哥的印记,哥哥这里也同样是瑗瑗的,这就是叫做什么相濡以沫。”

陆羽说着点了点时子瑗微肿艳红的唇瓣,再点了点自己的唇,语调虽然暧昧,但眼里却藏着认真和执着。

时子瑗看着陆羽吃了糖还讨好的的表情,心里气不打一处,她怎么就这么经不住某人的诱惑呢?真丢二十一世纪的脸。

------题外话------

雪之边投了1票

小乖宝贝投了1票

殇无月投了1票

宫陌阡投了1票

非语墨陌投了1票

紫送一个大么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