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5 为了瑗瑗做了又如何

025 为了瑗瑗,做了又如何?

想到这,时子瑗忍不住就哼哼着,眼帘下垂,略微不高兴道:“哼,哥哥就知道欺负瑗瑗。”

陆羽看着时子瑗羞愧的表情,嗤嗤笑了笑,一手揽住了时子瑗的身躯,再将另外一只手附在了时子瑗的背上,修长的两手交叉在时子瑗消瘦的背部,时子瑗整个身子都被他紧紧的抱住,只留下一丝她呼吸的气流。

似是轻轻的叹息,“哥哥怎么舍得欺负瑗瑗呢。”

说着,眼角微翘处竟忍不住的闪亮了起来,如星辰般的黑眸带着一丝揶揄。

被宽大温热的身躯抱住的时子瑗却又不自觉的浑身微颤,下意识的用她那双洁白微微泛着肉团的小手抵住了陆羽的胸膛口,头却低得更下了,头顶却正好抵在了陆羽线条流畅的下巴处。

这样的画面,着实看上去有些让人微愣,两人似是一对相爱多年的情侣,亦或者是老伴,但依面相来看,却定会推翻了这种想法。

“哥哥这会放心了吧,明显哥哥早就不在意了。”

过了片刻,时子瑗突然想到这杯‘强吻’的始末,原来自己着道了。

陆羽右手缓缓朝上,直至发顶处,接着轻轻的摩挲着,柔软、顺溜的触感使得心底一颤,眼里却带着抹幸福的笑意,薄薄的唇瓣稍稍微张着。

“瑗瑗又怎知哥哥不在意呢,哥哥确实是很在意,只不过,现在稍稍好了一些了。”

是啊,他昨晚吃醋的都要发疯了,自己和瑗瑗能过着像现在一样的日子不多了,中间的一大空隙他可不能让别人乘虚而入。

时子瑗将刚刚心里的悸动稍稍退却,吁出一口气,慢慢的将头从陆羽的胸膛里露出,眼帘上翘,微仰着头,噙着笑道:“哥哥,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似保证,似承诺,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陆羽似乎是吃了定心丸一般,她知道自己担心,她这就是为了让自己心安。

时子瑗在昨晚吃饭的时候就知道了陆羽心里肯定会有什么想法,只是昨晚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可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举动,所以她才早早的将陆羽拖到了这里。

也在刚刚好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时子瑗立刻将陆羽推至离自己半米处,收拾好了脸色,正经的走到了靠着窗户的白色靠背的椅子上,眨了眨眼睛,示意陆羽感觉坐到她的对面,她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现在的关系。

陆羽低低的笑了笑,如雕刻般的五官瞬间绽放开来,如同一潭静谧的水潭突然被一记突兀抛下的石头激起了层层涟漪。

接着便转走至时子瑗对面的椅子上,他知道她脸皮薄,而且这事情也还真不能现在就暴露在其他人的眼皮子底下,因为他不敢保证这事要是不依了她,恐怕自己会吃不知道多久的闭门羹。

进来的是凌霄,他只端着一托盘,托盘上正是陆羽刚刚说要的瘦肉粥伴着一丝清香味,里面加的料正是时子瑗喜欢的香菇。

“羽儿说,你们都没吃早餐,所以我就上两份粥先喝了,至于想要吃别的,就中午大家一起吃吧。”凌霄说着便将两大碗装着粥的盆子各自放置到了陆羽和时子瑗的面前。

如深潭般的双眸却紧紧的在时子瑗和陆羽两人的身上徘徊着,心想,刚刚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他错过的好戏了罢,看陆羽脸的春风得意,时子瑗微微的窘迫,这明显的。

时子瑗因为刚刚的事情没有注意到凌霄的语气似乎和平常有些不一样,而陆羽则是扫了眼凌霄,凌霄马上会意,还不待时子瑗说什么就赶紧出了门,看来自己刚刚肯定是打扰了某人的好事了。

时子瑗在陆羽笑着催促下乖乖的喝了粥,也不计较什么她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吃的猪肉,连喝粥的时候都低垂着头,心里想着,为什么刚刚自己会说出那么一句话,这好像不太符合自己的年龄吧。

吃完早餐,陆羽噙着笑意,快速的在时子瑗的耳边说了句:“我知道,但是我还是会担心。”

只不过,他担心的不是时子瑗,而是对时子瑗觊觎的人。

因为这样,时子瑗本褪去的涨红再次红了起来,乱打了一通陆羽的肩膀处,接着促狭的走下了楼。

陆羽不住的上扬着眉梢,心里温暖一片,待时子瑗快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时快速的追上。

饭店的门口渐渐的热闹了起来,时子瑗假装不理陆羽,自己只身就往饭店门口走去,她这个老板,想要亲临这地下层的工作了。

看着进进出出的人,心下一阵高兴,她结合了后世一些商人会用的技巧,这客源果然不一般,一堆一堆的人看着这边有免费的食物可以品尝,都欢拥着往这跑来。

“哇,以前这里地段的这个饭店我从来都不想踏入,这一个月没有出来,变化那么大,不仅连饭店的样子都变了,而且这菜好好吃,本来刚刚吃了好多零食吃不下了,现在我发现我又饿了耶,我要进去吃,而且还有打折…”

一个貌似学生模样的女生吃完试吃的菜不由大叫了起来,拉着她的同伴就往饭店内走去,好像她在不进去,会一辈子都后悔了一般。

被她这么一叫,那些本蠢蠢欲动的人马上就抢着摊位上的牙签试吃着,大多数人吃了亮起了眼,在下一刻,便走进了饭店,不过半个小时,饭店内一楼的座位已占满了一半,而这饭店外还源源不断的有人来试吃进入,摊位上的服务员已经应接不暇,脸上都带着柔和的微笑,额头上渗出了不少细密的汗液。

“哥哥,要是你把八个摊位里的东西都给瑗瑗一份,瑗瑗就原谅你咯。”时子瑗稍稍支着下巴,嘴角绽放的笑容似乎把一切都掩盖住了,但是陆羽却没有忽略掉时子瑗眼底闪过一丝不一样的光。

为了瑗瑗,做了又如何?

“好,哥哥这就帮你去拿。”坚定的声调,带着一丝揶揄,因为为时子瑗做任何一件事情,他都会很高兴,何况,刚刚他确实连蒙带骗的过瘾了一把,不过是八个摊位的东西,八十个他也会进去拿。

时子瑗似是质疑的看了眼陆羽,虽然陆羽不似言桓那般有着洁癖,但是他也不喜欢在人群里这样窜来窜去的吧,而且刚刚似乎有好几个人都上前来故意接近着陆羽,不过却被陆羽一一都不耐烦的面瘫脸给吓回去了…想到这,她是不是错了?

还未待时子瑗说什么,陆羽已经从时子瑗的身边移开,看着摊位四处涌动着的人,稍稍一思索,虽然蹙了下眉,却远远不及时子瑗重要,蓦地,他竟就这样无视着各处朝他看着的灼热视线,一个接着一个摊位,直至八个摊位都被他走完了,脸上虽然是面无表情,但是时子瑗却知道不管在哪里,陆羽的眼神都没有离开她的身上。

“瑗瑗,吃吧,都有。”陆羽将在摊位上弄到的东西用了一个精致的小小塑料托盘装着,噙着笑意走到了时子瑗的面前,像是欧洲人绅士般的风度将托盘送至时子瑗的下颚。

这回,轮到时子瑗傻眼了,这一堆的都是肉,要她怎么吃?...

下去?

看着时子瑗呆怔的表情,陆羽伸出另外一只手,优雅的插起一块小巧的瘦肉片,伸至时子瑗的嘴边,“吃吧,这个好吃,刚刚哥哥尝过了。”

时子瑗呆呆的张开嘴就吃了,因为陆羽又朝着她使着美男计了。

这时的阳光似乎更加灼热了一些,陆羽光洁的额头上满满的都是汗液,看着陆羽一双含着温柔、炙热的眼眸,时子瑗俏皮一笑,快速的靠近了陆羽些许,她的手上已经有了一块帕子,下一秒,帕子便贴近了陆羽的额际,轻轻的擦拭着。

“哥哥,我们上去吧,到时候我怕无端的多出了几个觊觎哥哥的人出来了。”

时子瑗上前一步拉住了陆羽的臂弯,顺便挡住了不少那些少女炙热的视线。

陆羽只嘴角轻扯出一抹淡笑,这丫头的气怕是早消了罢,而且好像似乎刚刚她轻抽的嘴角应该是和自己不舒服的一样吃醋了。

时子瑗一溜烟的拉着陆羽就上到了二楼刚刚所待的包厢,嘭的一声,门被关上。

陆羽一直都带着一抹淡笑,端着托盘的手稳稳当当的,一点也没有因为时子瑗刚刚急促的跑上楼而掉了些许菜肴,毕竟,这托盘里的菜,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弄到的。

时子瑗气呼呼的背过身不看他,她不是气陆羽,而是气自己,自己干嘛无端端的将这个妖孽男推到在那么多人的摊位上,想到那不下十双的炙热视线,心下就烦躁了起来,觊觎陆羽的人那么多,自己应该是要做些防护措施的。

“瑗瑗,快吃了吧,这可是哥哥用了好长的时间才集合到的噢…”

陆羽以为时子瑗想要躲过吃肉的事情,因为在他的眼里时子瑗一向对他挺放心的,刚刚那一闪而逝的吃醋应该没了,他却没有想过一个女人吃起醋来哪是那么容易就没了。

不过时子瑗吃醋的方式不同,她又不是真的一个小孩子,她拥有着的脑容量岂会让她变成那种因为吃醋对着某人撒娇耍泼的人,她要的是陆羽,而且这一世她有把握和自信。

这样一想,她就心安了,凭着自己的实力,还怕了别人不成,而且这个陆羽本来就是她的了,已经划入自己圈子的陆羽,必定逃不出。

要是陆羽知道时子瑗这么想,他肯定主动坦白,他是不会逃的,他进去还来不及呢。

她这么想着,陆羽却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了,快速的夹起一块肉,“吃吧,最近你都瘦了不少了,这可是哥哥辛苦拿来的,不准浪费。”

时子瑗思绪一停,听到陆羽的话嘴角猛然一抽,她瘦了不少?明明是胖了不少吧,毕竟,最近自己因为管不住自己的嘴,陆羽做的菜太好吃。

“以后瑗瑗胖了可不许后悔。”说完,张开嘴就将肉一口没入了舌尖,咀嚼吞入了喉咙。

“恩,不后悔。”陆羽点了点头,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是感觉他的瑗瑗太瘦了,毕竟刚刚摸着她的背,都是骨头,隐隐的,有些不舒服。

四目相对着,陆羽喂一次,时子瑗便吃下,反正她的长期饭票不用担心,即使这个长期饭票没了,自己绝对有自信过一个米虫似的日子。

“算了,这些不要了,不然等会该吃不下饭了。”

陆羽看着时子瑗不拒绝吃肉了,倒是担心起时子瑗的消化了。

这时候,时子瑗才发现这一托盘的肉已经被她吃了一半了。

中午凌霄因为太忙,没法顾及他们两个,他们自己单独吃了饭,果然如陆羽所料,时子瑗只吃了那么一点点的饭菜便不吃了。

下午和陆羽一起去逛了街,名义上的第一次约会,时子瑗竟然把陆羽套入了游乐园。

在前世的时候,时子瑗从来就没有去过什么游乐园,小的时候没钱,大了虽然交过一个男朋友却也没去成,也没有那么心境去了。而现在,她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谁敢说她太大了不能去游乐园。

一入游乐园,颠覆了时子瑗的想象,都是一些滑楼梯啊,跷跷板的,时子瑗顿时面色一窘,才惊觉,现在的游乐园完全就是为了小孩子设计的,一点新意都没有,要是她爬上去,指不定会不会被嗤笑,看着身旁的陆羽嘴角抽搐的表情,忍耐不住的扑哧笑出了声。

“瑗瑗,你确定要在这玩这些小孩子玩的东西?”陆羽微微颤抖的指着他面前所谓的游乐园,这些都是三五岁孩子玩的吧。

这游乐园的东西记得自己好像早就见过了,但是自己从来没去玩过,因为觉得这实在是太幼稚了。

“不要了,不要了。”时子瑗挥了挥手,要是这她都要玩,那不是会把自己给郁闷死。

接着就听到陆羽似是放松了一口气,长长的舒了口气。

“我看,瑗瑗,要不我们去爬山?”

不得不说,陆羽确实是新手上路,第一次约会,竟然想到爬山。

时子瑗掩下眼帘,接着眨了眨水汪汪的眸子,眉宇间蓄起一抹沉思,现在约会压根就没地方去,真是浪费了第一次约会的宝贵时候。

“算了,哥哥,我们还是回去吧。”

爬山,她还真不如回家睡觉,养足精神。

时子瑗这么一出声,陆羽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一个多么囧的一个主意,就瑗瑗懒惰的性子,绝对不会想要和他爬山的。

只是他们这番一行一走的,时间已经悄然过去,当只剩下落日的余晖,时子瑗也没有想到要去哪里,也一一否定了陆羽说的去处,害得陆羽心里后悔不已,早知道有约会这个机会他就应该要好好的先做一些功课,最后,他们不得不结束了这个他们今世第一次的约会。

‘食客来’饭店的生意因为时子瑗的点子变得尤其的好,甚至凌霄天天都要待在县城,因为饭店的人手不够,他要忙着招人,而且时子瑗又给了他不少的意见,像什么每日一菜的推广,或者是做一些可以挑起人的食欲的小菜…很多很多,让凌霄在忙碌不停的同时也心里被装得满满的,似乎这样忙碌的日子才是他所追求的。

此刻,时子瑗坐落在皖金酒店里的大厅中,噙着笑意看到的是一些最具时代性的一些七彩炫灯,还有从外运来的独特杯子,酒店里的格调由于是她的设计,显得很具现代化,虽然有一些不如自己当初的意愿,但是这只是因为条件的限制而已,不然,疼着她的两个爸爸怎么会不如她意呢。

今天正是皖金酒店的开张,因为时子瑗的设计建筑比原先的设定竟延迟了一个月,不过这效果却让时开民和谢铭都拍手叫好,这家酒店可是称得上a县仅独的一家了。

大厅内,几乎聚集了a县有头有脸的人,比如县长,又比如政府机关的书记等等。

五光十色的灯光下,众人肆意笑着,几乎每个人的手上都举着一个杯子,这杯子还是刚刚出现的,因为这个是时子瑗建议谢铭找人定制的,只此这皖金酒店,杯子上还刻着‘皖金’两字,金灿灿,一目了然。

一堆几个人的都在商讨着一些事情,?...

谢铭和时开民都喝了不少了酒,因为这是个开张仪式,来的人都来头不小,话说要在一个地方立足,得先要套好关系。

今日的时开民穿得很正式,至少在时子瑗看来,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他都没这么穿过;而林珍则穿着黄香特别为她定做的礼服,不失优雅大方,却也不似别的富太太那般暴露过多;时子瑗则还是平常的装扮,因为她实在是不想去化什么妆,话说现在的化妆品实在是让她汗颜,她可不敢让自己的皮肤冒险。

这就是所谓的比较上流的社会吧,至少是在县城里头的上流,时子瑗心头感叹。

前世老爸、老妈都处于下层阶级,过的日子都在操心着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会有现在的不愁这些东西的日子,而且她时子瑗还会保证,绝对不让这世的老爸、老妈再过上一世的苦日子。

“瑗瑗,吃些东西吧,一直看着不会头晕?”陆羽端着手上的点心就过来了,另外一只手附上了时子瑗的额头。

陆羽一直看着时子瑗呆呆的样子,心下一想,可能是因为这里的灯光原因,所以才关切的上来一问,要是因为这生病了就不好了。

时子瑗身躯一滞,失笑道:“不会的,哥哥,看着这小蛋糕确实有些饿了呢。”

说着,用小手轻轻的捏起了一块小面包塞入了嘴里。

今天一放学就被谢铭接到了这里,肚子里确实是空空的,不过刚刚因为心里太激动了,所以没感觉到而已,这回闻到这香味,肚子马上就‘咕噜噜’的响了起来。

“还真饿了,要不要哥哥去厨房弄点东西?”

陆羽放下附在时子瑗额头上的手,微微蹙了下眉,早知道他应该坚持让瑗瑗先吃一些东西的了。

“不要了,等会就有吃的了。”时子瑗再吃了块小面包,阻止道。

陆羽因为快要中考了变得忙碌了不少,虽然他不用为他的成绩操心,但是他必须得帮助他班里的同学,因为这是他办主任拉下脸面和他要求的,而且陆羽又是学校学生会的干部,这还得交接,所以这段时间时子瑗一般都不会要陆羽多做什么,自己也时不时的上去陪他,或者到学生会的教室去找他,这一个月来,竟然时子瑗在初三年段大大出名了一把,初三的人几乎都知道了陆羽有一个很亲密的妹妹,在一中的初一年段成绩和当年的陆羽有得一比,这简直是咋舌了一堆的人。

而此时的陆羽在眼角下隐隐泛着青黑,但眼睛里却带着温柔的笑容,身上的穿着一丝不苟,骨子里的贵气怎么挡也挡不住,就在刚刚他们进来的时候,还有不少的人问着他的身份来历。

“哇,我就说陆羽为什么要那么着急的过来,原来瑗瑗在这里。”萧飒惦着她的慢步,挥洒着她干净利落的短发,嗤嗤一笑。

时子瑗看到她扬了扬眉,却突然嘴角一抽,因为她看见谢航辛在她的背后想要抓住萧飒的头发。

谢航辛比萧飒只高那么一点,在正常情况下,谢航辛都是比萧飒的段数低那么一节,所以谢航辛时常只能在萧飒的背后做些小动作。

仔细凝看着萧飒,看着萧飒眼底闪过的精光,明显就是看到了谢航辛在她的背后,事实果然如时子瑗所料,当萧飒走到里她跟前两米的地方身子蓦然一顿,接着一脚向后使力一踩。

“啊——”谢航辛的尖叫声,幸好这酒店大厅的人都在谈论着,所以倒是没有怎么注意到他们这一角落的事情,不然,这谢航辛今天可就大条了。

萧飒两手交叉在胸前,睨着抓着一脚痛苦挣扎的谢航辛,淡淡的开口,“航子,你这是还没有学会隐晦呢,你就这么明显的站在我的背后我会不知道?这灯光总是有影子的。”

虽然是淡淡的口气,怎么在时子瑗听来却带着一丝调笑呢?视线看至萧飒,原来萧飒那股似笑非笑的神情明显就是不把这事情当一回事,而且看来谢航辛这个干哥哥应该是彻底的载到了她的手里了。

“航辛哥哥,你实在是不会选时机,要我选,我肯定选在黑暗的道路口,突然出现,然后吓飒飒,这招肯定行。”支着下颚,半开玩笑道。

没想到谢航辛竟然当真了,低垂着头竟然嘀咕道:“这样会不会有失我的作风?要是被其他的兄弟知道了会不会被笑?”

时子瑗没想到谢航辛还有这么搞笑的一面,立刻同时和萧飒两人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连一向对外不感冒的陆羽也忍不住的抽搐着嘴角,有没有那么神的一个家伙?这样也被瑗瑗忽悠。

“航子,你要是敢像瑗瑗说的那样吓我,我就去抓一条壁虎到你的课桌下,看你怎么办?到时候班里的女生肯定会笑掉大牙。”萧飒终于忍住了笑,似是警告外加威胁着谢航辛。

“航辛哥哥,你真是太可爱了,这么会那么可爱,瑗瑗以前都没发现呢。”时子瑗还是笑着,头早已装进了陆羽的胸膛口。

陆羽放下了托盘,理了理时子瑗因为大笑失去形象而凌乱的墨发,看向谢航辛的时候,眼里划过一丝笑意,他也没发现这谢航辛竟然有这一面,莫不是被这个萧飒给逼疯了的表现?

谢航辛一脸的恼羞看着他们三个,伸出一根手指头,“你们……你们…”却一直说不出来了。

自己怎么就那么容易着了自己这个妹妹的道了,如果说萧飒是武力加嘴力的攻击,那么自己的这个妹妹就只需动动嘴皮子便可以让自己一时失去了方寸,就这么被她绕着走。

“航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瑗瑗太聪明了,外加我这个毫无人性的兄弟,不用了。”萧飒促狭一笑,快速的从刚刚陆羽放下的托盘内拿起一块小面包,又紧接的塞入了谢航辛张开的嘴中。

“恭喜恭喜,恭喜时老板和谢老板大吉。”

突然,在这个时候酒店大厅的入口处进来了两个穿着正装的男子。

惹得大厅内的众人齐刷刷的看去,他们四人也看了过去,皆因这人的声音实在是太大声了。

陆羽却在看到那个领头人的刹那,眯起了眼,迸射出一股寒意。

------题外话------

天空之韵 投了1票

不乖咧小蕊 投了1票+1朵花花

陌雪缨 投了1票+1朵花花

小鱼仪 投了1票

ws794776 投了1票

老虎1166 投了1票

谢谢亲的支持哈!来,么么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