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6 要真有事哥哥会解决

026 要真有事,哥哥会解决

一时间,大厅内寂静无声,只听得到似乎有人在冷哼的声调。

本刚刚站上高台的谢铭眼眸不由一沉,他怎么会来?双眼从他的身上收回,转移到了自己的姐夫黄瑾,也就是a县县长的身上,一汪疑惑却也带着微愤。

至于为什么带着微愤,在黄瑾的下句话中隐约能猜到一些倪端。

“原来是吴老板,不知您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

说着,人却已经走到了门口处,两手皆紧握住了那名叫做吴老板的人,脸上的表情柔和却倏地闪过一丝轻蔑。

时子瑗蓦地眼瞳里的光一聚,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连着县长也得亲自上前去?

而此刻的黄瑾却在心里暗暗想着来人的意图,要不是因为来人有背后的人撑腰,他怎会做到这般。

吴老板一脸笑看着这个县官做得最大的人,不屑的扫了眼,这小小的一个县城怎么能入得他的眼,手上的劲暗暗使力,面上却还一如既往的笑着,“黄县长倒是有心了,这谢老板开张大吉我还真得恭喜恭喜。”说完,径直放开了黄瑾的手。

这‘恭喜’两字却咬得极重,让大厅的众人不由心下疑惑,这a县何时出了这么一个连县长都不放在眼里的人了?

时开民心里是有些懂得这吴老板的,先前这吴老板硬是要和他们这一群人抢占这皖金山一块金土,却不料这a县县长是谢铭的姐夫,当然没被抢去,只是他并未善罢甘休,听说他们看种了这块地盘,却也上来争夺,这样的一个人,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了罢。

“哥哥~”时子瑗不由轻声呢喃叫唤道。

陆羽收回目光,将眼神转移至时子瑗处,看到她一脸的沉色和担忧,出声安慰道:“瑗瑗,没事的。”

不由心里想着,竟然还不死心,看来前一次他给的警告太小了。

突然,时子瑗却感觉到一道凌厉的视线直直扫视着她,不由眉梢一紧,待她抬眸望去,却浑然不见那道另自己略微心惊的视线,心下顿时觉得诡异,这两个人明显来者不善。

时子瑗的声音很轻很淡,只陆羽听到了,其余的人都被这诡异的气氛所迷,倒也不曾注意。

“吴老板,来者就是客,要不然一起喝一杯?”谢铭缓缓走至门口处,手里已然拿着两个杯子,杯内是一醇红的红酒,单单闻着那味道便让人心旷神怡,身心舒畅不少。

“哗啦——嘭——”

未料那吴老板却嗤笑着将他手中的移至他面前的酒杯使力一推,喷洒了一地,浓浓的酒香顿时漫开,引入众人的鼻尖。

“皖金?谢老板真会做生意,马上就将这金矿用到这地方来了,只是吴某劝告谢老板一句,不要被一时的得利而忘记了根本,这官与官之间,官与商之间…”

吴老板说着似是无意的扫了眼刚刚已经放开手的黄瑾,嘴角处微微起勾的一边却带着股威胁与警告。

大多众人被他这一推杯,一说话给惊愕住了,这吴老板明显的是来是示威的,敢向县长的小舅子这样大众之下示威,想必来头肯定不凡。

谢航辛从未看到过有人这样对待他一向尊崇的老爸,不由突然握紧了拳头,正想要一冲上去,却被萧飒拉住,低低的说了声,“航子,你要给你爸添什么乱子?”

这么一句正经的话,让谢航辛硬生生的止了步,眼里聚集的光圈似乎越发的增大,被萧飒拉住的手隐隐颤抖着,努力的压制住心里的愤怒。

当时子瑗转头看陆羽的时候,不经意看到这一幕,心中思忖,飒飒粗中带细的性子,恐怕在刚才她就注意到了航辛哥哥会忍不住,所以才得已及时拉住冲动的航辛哥哥。只是飒飒到底是什么身份?竟能做到这般沉稳淡定。

“达子,我们走。”

他们这一厢的小动作并未被别人注意,那一厢吴老板说完那句似警告威胁的话便转身走了。

时子瑗听到吴老板最后说的一句话,却猛地一惊,寻看去,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

达子?若她没记错的话,三年前她的房子便是被一名达子的人骚扰,三年来房子没出任何事情,但这事情她却一直记在了心底。如果这达子就是三年前的那人,那刚刚的视线莫非就是他的?眼眸不自觉一暗,若真的是,那这事情就太不简单了。

“瑗瑗,怎么啦?”陆羽伸出手抓住时子瑗的肩膀,光洁流线的锁骨已然清晰的对入他的眼瞳内,因为他刚刚便从这处看出了时子瑗稍稍一滞的身躯,不过只是一秒,但是他却发现了。

时子瑗笑着松了一口气,摇着头,“没事,只是刚刚觉得有一个好像见过。”

黑眸闪过一抹精光,随即轻扯嘴角上扬,“没事就好,这大人的事情瑗瑗莫要参与其中,要真有事,哥哥会解决的。”

一个个来阴的,现在的瑗瑗还没有办法抵抗,看来离自己离开的时间越发的近了,这时的他心里纠结不已,不知道自己现在无时无刻的呆在这边是否正确,但是心里有一股声音却在拉扯着他说‘这只是暂时的’。

时子瑗心里想着事情,并没有太过听进陆羽对她说的话里面暗藏的玄机。

而大厅内,因为不善来者已走,不过三十秒,众人便又恢复了刚才那么热闹的相谈之中,仿佛刚刚来的吴老板没有来过。

时开民、谢铭等也渐渐恢复了正常,吆喝着和一些人喝酒、吃点心什么的。

“航子,你实在是太冲动了。”萧飒放开了谢航辛的手,正色的说了这么一句,就落座在了时子瑗的身旁。

谢航辛在那名吴老板走后脸色还是不好,想要过谢铭那又突然想到刚刚萧飒说的话,顿时气垒,闷着气坐在了陆羽身旁的椅子上。

陆羽也坐下了,心里稍稍放下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但是心里却在刚才想好了对策。

“哥哥,瑗瑗想要喝饮料,要呦呦奶。”时子瑗扬起一抹淡笑,朝着刚刚坐下的陆羽撒娇道,仿佛刚刚的事情也对她没起什么影响。

陆羽无奈的笑着站起,又任命的朝着放饮料的地方前去。

时子瑗看着越发模糊的背影,稍稍掩下眼帘,心头思绪上飞,倾泻的墨发隐隐挡住了她的脸庞,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

时子瑗其实在这会有个想法,这个达子若是真的是三年前的那人,那么就只能说明一点,她家至少在三年前就被盯上了,连自己这么隐秘的行为都被盯上,心里似乎若有若无的抓住了一些思绪…

“喝吧。”温柔的声调,陆羽现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打开了呦呦奶的盖子,将灌水送到了她的嘴边。

“嗨,陆羽,你也太不够意思了,竟然就拿了一瓶,我们都没有。”萧飒见此不由嗤嗔,她怎么就没瑗瑗那么好的命,摊上一个不仅细心而且贴心的哥哥呢。

时子瑗突然换座位坐到了陆羽刚刚坐的位置上,伸出小脚,踢了踢还在沉闷不吭声的谢航辛,“哥哥,飒飒想要喝饮料,你去给飒飒拿吧。”

谢航辛奇怪的看了眼时子瑗,然后掠过她看向萧飒,猛地站起身,竟然就这么乖乖的去拿了。

这个时候的时子瑗已经舒畅的喝下了陆羽给的呦呦奶,刚刚吃了那么多的小面包确实有些干燥了。

萧飒怔怔的看着远去的谢航辛背影,似乎眼底还划过一抹复杂的光。

这酒店的开张在谢铭和时开民一一讲过话之后,众人碰了酒杯,共饮下杯中的酒,祝贺着,顿时一片哗然之声。接着就是大家移往别处去,在另外一厢已经准备好了吃食。

酒店不比饭店,而且这皖金酒店走的是中高档的路线,这里面的设计简洁大方,却又不失格调,带着些许英伦风格的样式让许多人都咋开了眼,皆因这种设计至今或许他们都没有看过。

一场盛大的开张仪式在时子瑗昏昏欲睡之后悄然而过。

翌日,时子瑗仍继续上学,睡觉,吃饭,上两个月她忙得够呛,这两个月她可以玩疯了,心里却藏着一个疑惑,而现在,她就是要把这疑惑给解了,不然她心里一直会忐忑不安,一直让她认为安定平静的生活却发现早就被盯上了,这样,她还怎么享受?

酒店刚刚开张,皖金这个名声就被远传至整个县城了,有些县城里的收入较高的人士都会在皖金酒店请客,一时间,时开民和谢铭又紧接着忙碌了起来,不过,这忙碌也只是一时的,因为酒店现在正是在稳定期间。

陆羽却突然回了一次c城,回来的时候面色不太好看,却似乎又像是隐隐解决了什么,让时子瑗心里的疑惑越发的深,心中的那根弦越发的绷紧了。

“哥哥,你怎么啦?”时子瑗摸着陆羽紧锁着的眉头,慢慢的抚平。

陆羽浑身一滞,一把抓住了时子瑗的手腕,用的力气比较大,让时子瑗不由蹙眉,看到时子瑗蹙眉,陆羽才发现是自己的力道太大,缓缓放开了时子瑗的手,却又猛然的环抱住了时子瑗的身子。

“瑗瑗,你为什么不问我的来历?”

这句话在他的心里辗转了千百回,终于在这一刻脱口问出。

时子瑗隐约的觉得陆羽今天有些不太一样,但脸上还是淡笑道:“哥哥想要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瑗瑗的,不是吗?”

她等着他自愿说出,虽然她曾不止一次想要张口问,都被自己给忍住了。

------题外话------

本来以为来不及想要请假的,但是紫还是冲回来拼命就码了三千字,好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