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8 奶奶借点钱吧

028 奶奶,借点钱吧

夜沉,蔼蔼的黑云笼罩着半边的天空,皓月也被这黑云遮掩着,只留下点点星光,微照着地上正赶着回家的人们。

晕黄色或白炽色的灯光从家家户户中通过门缝或者窗户折射在外面,像是一颗闪亮着的五星球圆转。

a县一家规模最大的医院里,静谧如斯,只能偶尔听得到有人在悄声的快乐相谈之声,或者是医生、护士的走动之声。

医院里的消毒水味道慎重,甚至还微微伴随着一股潮湿的气味,医院空旷之地秋风拂过,传出‘沙沙’的声响。

医院内的内科诊处,挤着好几个人,大约四十年龄的主科女医生手拿着诊器微微蹙着眉梢,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解。

“没问题,只是有一些高血压,随便回家躺一会就好了。”

良久,她低沉着声音得出结论,抬头扫视了下陪同而来的几个人,便低头公式化的拿起笔,接着准备写自己所诊断出的问题。

“医生,我这x—iong口痛,很痛。”李丽琴mo着x—iong口处,神情甚是痛苦的说道。

女医生手一顿,思忖片刻,接着开过另外一个单子,少倾,‘撕拉’一声,将那张写的纸撕了下来,交付在桌子上,“喏,x—iong口痛,那先是照下x—iong腔,我这单子开好了,先去柜台那边交钱。”

一听到钱,李丽琴眉头紧皱,忙急着说道:“我x—iong口不痛了,我头晕。”还顺道在太阳穴处揉了揉。

女医生敛下眼帘,撇了眼坐在她面前的李丽琴,便道:“那就先办住院手续,一切的检查明天再检,交了钱后护士自会处理。”

站在李丽琴后面的时开慧蓦然瞪起了眼睛,略高声音道:“你这医生怎么回事,我妈都说她头晕了,怎么你不检查?”接着上前扶起李丽琴,关切道:“妈,怎么样?我看还是到另外一家医院看好了。”

“开慧,这医院是县城最好的医院。”时开民似乎心里有了思量,似乎这事情不对劲。

“这位大姐一会说是x—iong口痛,一会说是头晕,为了病人的健康着想,还是先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女医生冷冷的扫了眼时开慧道。

李丽琴一把抓住了时开慧,乘着大家都不注意,睁开眼朝时开慧眨了眨,接着又shenying了起来。

“哎呦~哎哟~老头子啊,我看就先住下了吧。”说话都似乎带着忙音。

“那好吧,爸,那就让妈先住下好了。”时开民稍稍沉声,微黑的脸犹如一股沉闷的气息,再把视线转看时开贤,“开贤,我们先去办理住院手续,这钱,大哥口袋先有带两百,不够再说。”

林珍扯了扯时开民,待时开民转头看她,便道:“开民,你等会去买些吃的东西,这都快八点了,我们大家都还没吃呢。”

时开民点了点头,本来工作就ting累了,还发生了这事情,青黑的眼眶明显可以看出他的疲惫。

林珍淡笑着上前,礼貌的问女医生道:“医生,那我妈可以吃东西吗?”

“最好先别吃,等会我会让护士打营养剂。”女医生扫了眼林珍,心想,这个看似媳妇的还不错,懂得来问这个。

半个小时后,林珍急急的先回了家里,看到时子瑗兄妹两和陆羽正在吃着,稍稍放下了心。

“妈妈,奶奶怎么样了?”时子瑗喝了一口鱼汤,看到是林珍,便问着。

林珍眼里撩起,嘴角轻笑,“没事,先住院观察。”

要有事才怪了,一向来身体好得很,还很硬朗的可以带两个孩子,会就这样有事?她的心里完全就不相信。

“噢,那就好。”时子瑗声调无波的回了去,她也不相信会出什么事情,前世在自己重生的那年奶奶还硬朗得很,还带着堂弟生的孩子,这回肯定不会出问题的。

“阿姨,您也还没吃吧,要不先吃一下?”陆羽笑着站起身道。

林珍的肚子也饿了,刚刚时开民买了东西回去吃,她倒是没吃多少,都被时开慧给吃了,所以这会当然是不客气的坐下吃了。

翌日,时子瑗介于自己是李丽琴的孙女,买了点苹果上去,站在李丽琴住的房子门口的时候,正巧听到了里面传来李丽琴和时开慧的对话声。

“妈,你打算什么时候出院?”时开慧剥着一个橘子问道。

李丽琴还很自在的舒展了下shen子,伸手拿过时开慧手里的橘子,边吃边回答,“你大哥要同意去到雷子那说为止。”

“大哥会去么?女儿我是不敢回去,这一回去还不被我那婆婆给打死。”时开慧顿了顿说了这句话。

只见李丽琴轻轻拍了拍时开慧的手,“放心吧,你大哥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只要我不出这医院,你大哥肯定就会答应了,等会他要是来了,我就和他说这个事情。”

“那就好,就好,我怕大哥前回被我婆婆打到了,就不想去了,至少彬彬还在那呢,而且雷子如果不是因为我婆婆肯定也不会把我赶出来的。”时开慧立刻笑起。

时子瑗提着苹果的手一滞,接着浑身颤抖,这就是奶奶和姑姑,永远都在算计着老爸,而且老爸竟然也不告诉她他被打伤的事情,这…突然,时子瑗的眼眶通红,眼眶里氤氲着迷蒙的雾气,这种奶奶和姑姑,她真是无法再接shou了,她…

“诶,小妹妹,你怎么不进去?”一个护士突然站在了时子瑗的身旁惊讶道。

时子瑗快速的收起自己的心情,硬是把眼泪逼回了眼眶里,勉强扯出一抹淡笑,看向声源处,“姐姐,我这就进去了。”

说完,她便踏进了屋里,没有意外的看到李丽琴和时开慧两人惊愕和紧张的眼光,接着朝护士一笑,点头,护士便走了。

关上门,收回视线,将视线转移到微微呆怔的奶奶和姑姑,脚步轻移,接着眯着眼开口道:“奶奶,你怎么样了?要紧吗?这里的医生怎么回事,我昨晚听妈妈说还没有检查,要不换一家医院好了。”

眼里划过一丝jing光,她不再奢想,因为要把一个人的良心拉回简直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既然这样,她又何必呢。

听到时子瑗似是关心的话,李丽琴和时开慧又是一愣,不过时开慧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瑗瑗,你怎么就买了点苹果,要买一些粥上来给你奶奶吃,你小时候不是说要好好的孝顺奶奶吗?”

一副可亲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是让时子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给点阳光你就开始灿烂了,看我怎么整你。

“哎呀,我真忘记了,奶奶你要吃什么?”假装大惊,接着苦恼。

看时子瑗那么好忽悠,时开慧心里忍不住的得意了起来,这丫头倒是好骗的主,不像她那个妈。

“瑗瑗,你奶奶想要吃下面的瘦肉粥,然后夹层饼,里面一定要有肉的噢,还有要买水上来,你奶奶渴了,知道吗?记住要买两份。”

哼,瘦肉粥,夹层饼,水…想得倒好,这边还有一堆的水果就是没有食物,还两份…唉,姑姑啊姑姑,你能再把我当幼稚一点么?

时子瑗面上却一副我任听从的样子,时开慧说一句,她就点头一下,让时开慧看得心里直说爽,这样子下去,自己可以每天就在这呆着了,还有吃的。

“姑姑,我也想下去买…可是…”时子瑗满脸的苦恼,微微叹气。

“可是什么,你爸爸赚了那么多的钱,何况姑姑还听说你一个星期的花费有三十块,你不会那么会用钱吧,还是你不想孝顺奶奶了?”

最后一句还稍稍提高了声调,得意洋洋的翘起了一边的嘴巴。

“姑姑,瑗瑗真没钱,要是有钱的话,瑗瑗刚刚都买苹果了,你不知道,爸爸最近压根没赚钱,听说还要到处借钱,连我吃的都省了,早餐都没得吃,这买苹果的钱还是我这省了一个月的零花钱买的。”

时子瑗抽了抽鼻息,眼眶微红,看着时开慧没接口,继续道:“姑姑,这回奶奶生病,你一定要多多照顾,爸爸妈妈都很忙,爸爸要借钱,妈妈也要去借钱,就是为了我们家现在住的房子,不然…不然…我们就没地方住了…”边说着边用小手擦着眼角下方。

“什么?”李丽琴听时子瑗这么一说,立刻神气了起来,一声大吼,着实把时开慧给吓了一跳。

“奶奶,请你帮帮爸爸妈妈吧,借一点钱好不好,以后瑗瑗会还您的,会孝顺您的。”

时子瑗一把上前拉住了李丽琴苍老的手,语调微颤。

“什么?叫我借钱,我哪有钱。”李丽琴似是被一把火浇醒了,这要是大儿子没钱,这住院还不是要自己掏钱,不然就是小儿子,小女儿…不行,不行…这怎么可以呢。

“开慧,我们现在就出院,现在就出院,这住院得花多少钱啊。”

说着,竟就站了起来了,神采奕奕,比时开慧都精神。

时子瑗眼里闪过嗤笑,这就是奶奶,这就是爸爸的妈,一说钱,马上就和自己翻脸了。

“妈,那我的事情…”时开慧迟疑,扫了眼时子瑗,没看出什么问题。

“你的事情以后再说,不回你婆婆家,就在家先住着,这住院下去要花很多钱的,妈没事了,何况要是等会阿珍跑过来,要向妈借钱,我这肯定不能借啊。”

李丽琴说着的当口手脚倒是很利落,几乎什么东西都收拾好了。

------题外话------

紫在码庶女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