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9 言桓归来修了一点

029 言桓归来

时子瑗侧身靠着床铺,心里不由冷笑,清幽的眸子泛着丝寒光,唇角微勾,这就是‘如人饮水,人暖自知’,若自己还真是十一岁不到事情的小屁孩,何能看得出这番。

窗外的暖色的阳光直照着淡青色的玻璃上,隐射着这一幕不堪的画面。

“奶奶,您不帮忙吗?那爸爸、妈妈怎么办?”时子瑗敛下眼底的嘲讽和不屑,假意委屈说着。

再加一把火,让它点得更亮一些,把这事情解决得更快一些,不然,她心里很不痛快,很不舒服。

“慧,快,我们快走。”李丽琴看时开慧还是一脸的犹豫,又听到时子瑗这番话,转头看向时子瑗,再看了看手里拎着的苹果,眸光暗淡,“喏,这苹果你自己吃,我不要了。”

说着,就将苹果推送到了时子瑗的手里,满手是茧触碰到时子瑗微冰的手微微一顿,接着反手过去拉起时开慧,拉扯两下,没动,便道:“开慧,快走。”

“奶奶,你等会再走,妈妈就来了。”时子瑗‘着急’道。

李丽琴一个用力,终于扯动了时开慧,踱着快步。

“不用了,我现在就回去了。”

语气冷淡无波,仿佛一件不要很厌倦的东西摆在了李丽琴的面前。

“诶,老太太,你怎么可以先起来了,我不是说要挂瓶吗?不能走。”刚刚在门外和时子瑗说话的护士看她们正要走,奇怪的看了眼。

“不挂了,不挂了,我要回家了,我一点事情都没有。”李丽琴说话语速很快,带着点口音。

时子瑗拉住了她,瞪大了她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奶奶,你真的没事了吗?”

李丽琴扫了眼时子瑗,似是很不高兴,“你这孩子先等在这,到时候你妈来了叫她办好手续,我没事了,我要回去了。”

说着,竟像一只飞快跑的兔子,竟然手里拎着东西拉着一个人都跑得飞快,仿佛后面被什么追了一般。

“这…”护士看着眼前的境况不解着。

“护士姐姐,我奶奶说没事就没事了,你要不是带我去结账。”时子瑗挑了挑上翘的眉梢,嘴角不住的**,要奶奶拿钱,简直就是要她的命嘛,跑得那么快也情有可原。

正好这个时候林珍从另外一个地方走了上来,手上还拿着早餐,时子瑗将早上听的告诉她,她和时子瑗只冲冲结了帐,也就回家了。

时建和时开贤本来是在时子瑗家的客房住着,听到李丽琴没事了,也就赶紧赶回家,至于时开慧那事,还真没有说出什么对策来。

不过后半个月,时爸回了一次村子里,时开慧终究如时子瑗前一世那样,丢下了彬彬就跑了,至于回来的日期,时子瑗想,应该就在三年后吧。

时间就像是七弦琴音上的音符,轻快雀跃的跳动,缓缓而逝。

一转眼,现在已过了两年快三年了,陆羽还在一中的高中部读高三,考试第一的他早就在高中部闻名了。

高三才刚刚开学,似乎就已经走入了紧张的对付高考的状态了,陪着时子瑗的时间越发的少了,不过,他一有时间便会来陪时子瑗一起吃饭,时子瑗看出了陆羽眼底的疲倦,隐隐心疼,便让陆羽要多多休息,切勿为了陪她而缺少睡眠,这样一来,两人相聚在一起的时间一般只在周末,偶尔在周五的时候陆羽会出现在她班级的教室门口叫唤她。

现在的时子瑗一方面希望时间赶快过,另一方面又希望时间可以慢点过,因为她和陆羽这么一起上学的时间确实不多了,最多一年,不然没有。

‘食客来’早已经开了分店了,在这整个A市中已经占据了十家分店,时子瑗只掌管着财政和处理大事的内务,偶尔会去‘前线’视察一番。她的眼光不错,凌霄在这两年因为接触的人多了,对这做生意的行情越来越上道了,成熟稳重的气质在他的身上渐渐的显现出来。

乡下的山上现在种着铁杉和桂树,时子瑗只让李沁和周爷爷管着,他们对于这山上的东西很是了解,何况这铁杉和桂树其实也不需要多大的照料,其实是时子瑗怕李沁他们太累了,都这么老了,还天天爬山上去万一出个什么事情真不好担待,而且这铁杉和桂树现在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这两年卖出去的铁杉也算是挺赚的,桂树么,得养个八载十年的,到时候可以卖的好价钱,而且易生存,有时子瑗的预知能力,她压根不担心。

至于房子,时子瑗想到这个心里就高兴,现在她名下的房子总共有十一套了,A市里有三套,A县的六套,还有其他两套是让凌霄出差去北京和上海买的,她这样一直买下去,到经济危机之前卖掉一部分,这样卖一套,她就可以吃好久了。

“时子瑗,外面有人找你哦…”

蒙小小都和时子瑗做了三年的同桌了,一起考上了一中的高中部还在同一个班级,时子瑗这番呆想着,她这么阴阳怪气的来一句,倒是把时子瑗给惊醒了。

蒙小小经过苏素素和时子瑗的改造,婴儿肥的下巴倒是没了,但是她那身肥胖的身材还是不减当年,只是身高稍稍高了些。

而时子瑗则保持着娇小的身材,由于这两年她调度营养,现在的身材已经渐趋向前凸后翘发展,加上她那娇俏的面容,一抿嘴而笑,一眨眼而俏皮的眼神,着实坐上了初中部的两大校花之一,当然,原因当然和她的成绩分不开,陆羽的成绩是一个骄傲,她的成绩也从来没被破过第一的宝座。

听到蒙小小的话和看到她怪怪的表情,时子瑗明眸微动,心里思忖,这到底是谁找她,自己熟悉的人蒙小小都认识,不可能那么古怪的看着自己。

“小小,外头到底是谁找我?”

蒙小小立刻起劲了,抬出两手,边比边说,“瑗瑗,那人看上去简直就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最主要的是他那迷人的双眼,简直比古天乐的还要好看,他还对我笑了…”说着说着就犯起了花痴。

这一九九五年,神雕侠侣的古天乐版开播了挺长时间了,最近竟然在学校掀起一场粉丝‘运动会’,蒙小小就特别迷里面的古天乐拍演的杨过。

时子瑗根据蒙小小的描述,真的是想不起这么一号人,帅哥?还笑…她认识的一打帅哥小还会笑的恐怕只有两个,一个就是谢航辛,一个就是姜之尧,但是这两个蒙小小都认识,不可能这样说。

“还有,还有…”

蒙小小就要继续犯花痴,时子瑗比了个停的手势,略提高声调,“小小,你告诉那人在哪就好了,我去找。”

这样让她发花痴下去,还不得等多久才能反应过来呢。

“在门卫室。”蒙小小看着时子瑗那抹似笑非笑的眼神,蓦地赶紧回道,她就是怕这种眼神,直慑她心。

时子瑗无声的叹息,交到这花痴加八卦的朋友,还真需要很大的勇气。

教室外,碧空白云,带着暖意的阳光照射在大地上,微微盈盈吹过,泛着点凉意。

时子瑗缓步朝着校门口走去,一心思索着到底是谁会来找她,待她看到那抹俊挺英姿的人在门卫室里头谈笑风生,穿着一身前卫的米黄色衣裳,蓦然,她想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不会是——

“言桓?”

时子瑗半疑半叫唤道,眼底闪过一抹惊喜,没想到这言桓终于知道回来了,这都六年了吧。

穿着米黄色衣裳的人听到这稚嫩带着娇气的嗓音,谈笑声诧然而止,快速的转过身,倏地睁大了眼球。

时子瑗娇小的身姿,浅笑的嘴角,扬起的眉梢,两颊微微泛着红晕,快要一米六的身材,一袭淡蓝色的着装,将她的身形完完全全的显现出来,她的灵动,她的娇俏…

“丫头,怎么不叫哥哥了。”

听到言桓温润的声调叫喊,时子瑗也仔细的打量着站在她前面的言桓,这蒙小小的描述还真是贴切,只是蒙小小应该还漏了一点,这言桓是越发的成熟稳重,如雕刻的五官在他的脸上完全显现,那调笑的眼睛,从来都带着伾伾的笑容,还是那个言桓,又似乎不太像了。

“别丫头,丫头的,我都长大了,也长高了。”时子瑗上前两步,撅着嘴反对他的叫法,这叫法要是被陆羽知道,那可是不得了的。

言桓似是轻轻叹了口气,她听得并不是很真确,看他只笑不出声,便道:“言哥哥,我还以为你带在洋墨水和温柔乡里都不肯回来了。”

一别五年,这声‘言哥哥’还是如此,带着浅浅的疏离又带着似乎是亲近,言桓不自觉的暗了暗眸子,嘴角挂的笑容有些勉强。

“丫头,我习惯这样叫了。”言桓没有回答时子瑗的话,淡笑着说道。

时子瑗脸上的表情一瞬间的呆滞,接着又是一笑,“言哥哥,你这回来不是要亲自还催我要图的吧。”

“是啊,还是亲自来请你这位小妹妹赏脸一起吃饭的。”言桓上前摸了下时子瑗的头发,轻扯唇角。

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心微微一滞,六年未见,这丫头的头发倒是长长了,人也越发的标致了,和小时候印象组合在一起,似乎有些模糊不清了。

时子瑗不由得一躲,似乎感觉不太对劲,便道:“有吃的当然好啊,可以上‘食客来’噢。”

有钱赚就给自家赚,多好,而且她怎么就感觉这言桓怪怪的。

“瑗瑗,还是哥哥一起去吧,人多热闹。”时子瑗的背后蓦然响起一道温柔的声调,但却让时子瑗感觉到一股阴沉的风朝她这个方向吹来,顿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