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0 老妈的撮合给你们一个约会的机会

040 老妈的撮合 给你们一个约会的机会

皎洁的月色笼罩着他们,仿佛一团轻纱帷幔,又似一团云烟,想抓却又抓不住。

陆羽看着时子瑗呆怔的模样,启嘴浅笑,伸出手一把揽住了时子瑗的背脊,微微转头对着她的耳际摩挲,“瑗瑗,不许再不吃饭,不然哥哥肯定心里不安,到了部队也吃不下的,难道瑗瑗忍心哥哥两个月回来变成一瘦骨嶙峋的样子?”

湿热的气息萦绕在时子瑗的耳端,禁不住的抖了下身子,微微侧身,“哥哥,你不要来骗瑗瑗了,瑗瑗怎么样都是知道一点的,你要不吃或者吃不下,部队还真不适合哥哥,”接着婉转头颅,“要不哥哥就不要去了?”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她也只能是开开玩笑而已,当不得真。她也不会随便的这么胡闹,毕竟她不是真正的高中生,算起来,她都活了四十个年头了。

“傻丫头。”拍了拍她的头颅,顺着柔顺的墨发直直往下,直至发梢末端,接着把手附在了时子瑗的背脊上。

翌日,阳光普照,依旧那么热辣,等在校门口的众人不是拿着太阳伞就是带着帽子,帽子倒是千奇百怪。

今日的时子瑗可没有那么好的‘心境’爆晒在太阳底下,她此刻正在陆羽的小车里坐着,吹着冷气,舒服的眯着眼,早已调好了闹钟,只要闹钟一响,她便可以起来,然后看着陆羽从校门口出现。

眯着眯着,却睡着了,至于闹钟,早被沐云给关了,因为他听陆羽说时子瑗这几天都睡眠不足,晚上还经常做噩梦,也就想着让时子瑗多睡一会。

待时子瑗醒来的时候,却已是夕阳西下,银灰色的幕露降临,她已经被带至家里的**睡着了。

这一觉,她睡得极沉,仿佛把这几天来失去的睡眠时间都补回来了。

“羽儿,你这高考也完了,也该要去部队了,瑗瑗这孩子自六岁开始就没有怎么离开过你,阿姨和叔叔做长辈的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你带去部队的,但是阿姨专门在乡下拿了一些姜回来,在部队呢,我们也不知道那里会有多辛苦,有个感冒什么的,你就拿来煮姜汤喝…”

客厅的林珍正在一手拿着几大块的姜片,一边对着坐在椅子上的陆羽说着。

“阿珍,这羽儿都成年了,男子汉大丈夫在部队去受点苦也是应该的,而且你这姜给人家干嘛,在部队也有军医的。”时开民立刻起身拿过林珍手里的姜块,然后收起。

陆羽也忙起身阻止,温和的笑着,“阿姨,谢谢您的好意,但是部队里面不可以带私人物品的。”

林珍这会可不止拿陆羽当成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了,而是当做自己的未来女婿了,她觉得为了自己的女儿好,她才准备的。

正在这个时候,时子瑗的房间门‘咔嚓’一声,打开了,只见时子瑗揉搓着眼睛,呶呶嘴,似是叹息了一声,又似没有睡够。

“爸爸、妈妈、哥哥,你们在干嘛?我怎么在家里?”

初醒的时子瑗脸颊特别的娇嫩且泛着晕红,她一出声,声音也小得像蚊子叫一般,神情却很慵懒,一副小猫初醒的模样。

时开民看到时子瑗的模样扑哧一笑,随即道:“起来啦,起来就好,阿珍,准备吃饭了,我现在进去端菜。”

“菜端出来就可以了。”林珍挥了挥手,任时开民自己去弄。

陆羽慢慢的走到时子瑗的面前,摸了抹她的头,“终于睡醒了,你这一觉,把中午饭都给省了。”

时子瑗不由眨了眨她的大眼睛,有些迷晕的样子,然后挠了挠头,半响才反应了过来。

“哥哥,你…都考完啦?”

“就你这小妮子,等着也会睡着。”说着,点了点时子瑗的鼻子,一副宠溺的样子,眼眸里的温柔直达眼底深处。

时子瑗摇晃着头,没有回答,陆羽便拉着时子瑗的手到卫生间门口,“好了,进去刷牙洗脸,不然都成小花猫了。”

时子瑗本来是垂着脑袋的,陆羽这么一说,蓦地抬头,“哥哥才是小花猫,你全家…”突然意识到还有人在场,便没有说下去,踏进卫生间,门一关,洗漱去了。

等到她出来的时候,他们三人都坐好了,今天是星期三,时子彻还在上学,没有回来,故此只有他们四个人而已。

“来,瑗瑗,吃这个,这个可是爸爸专门下厨做的,不许不吃。”时爸马上就夹起了一块鸡肉到了时子瑗的碗中。

“你那个油腻腻的,瑗瑗,这排骨炖茶树菇多喝点汤。”林珍则拿起时子瑗的汤碗,舀了汤摆在了时子瑗的面前。

时爸翻了个白眼给林珍,接着继续将视线转到时子瑗的身上,再夹起一块鸡肉,“来,瑗瑗,别听你妈妈的,你这几天都瘦了,要多补一些,吃肉长肉。”

……

听着老爸、老妈你一句,我一句的,看着他们你一夹、我一夹的,时子瑗的脸上溢满了笑容,眼眶里却泛着氤氲的雾气,吸了吸鼻子,“都吃,瑗瑗好饿,都两顿没吃了。”

说完,立刻就夹起了一块鸡肉吃了一口,接着捧起汤碗喝汤,速度很快,因为她不想让眼角处干涩而掉眼泪,这情,记在心里比说什么感激的话都好。

看着时子瑗欢快接着吃,时开民和林珍、陆羽都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放心了。

“瑗瑗,明天你请假一天吧。”林珍突然开口道。

照说今天高考完,时子瑗明天就要去学校上课了,林珍这么一说,时子瑗皱着眉,不解的问道:“妈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林珍放下筷子,撇了眼陆羽的方向,“明天妈妈得要去买一些东西,你和羽儿一起陪我去。”

这话一说,时子瑗和陆羽皆一顿,老妈(阿姨)这话什么意思?什么时候她买东西要人陪了?而且还是他们两个。

“阿珍,你买什么东西要瑗瑗和羽儿都陪你去?”时开民也停了筷子,不解的问道。

林珍眨了眨眼,“反正就是要他们两个一起陪我去,瑗瑗去请假,请不到妈妈帮你请。”

一副‘我决定了的事情,我做主’的模样,林珍还顺势朝陆羽那看去,假咳了两声。

“那…好吧。”时子瑗迟疑应道。

而陆羽则笑着回答,“恩,好,阿姨肯定要买比较重的东西,然后又不能让不熟悉的人去。”

瞧,这未入门的女婿陆羽把借口都找好了。

时子瑗撇眼看着陆羽,怀疑,莫不是老妈和陆羽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就是,羽儿多懂事。”林珍点了点头,还使了个赞赏的眼色给陆羽。

时子瑗越看越可疑,这里面有猫腻。

直到第二天,时子瑗终于知道林珍要干嘛了,她没想到的是,林珍一早起来看见她便推着她进了房间,还神神秘秘的拿了一件……淑女裙,这真是咋舌了她,老妈这是要干嘛呢?

那件淑女裙紫色调,正中间系了个大大?...

的蝴蝶结,最让时子瑗惊讶的是这件裙子竟然还是吊带式的,外罩一件薄纱短衣,老妈什么时候买这衣服了,而且貌似还很时尚的衣服。

待时子瑗穿完,按照林珍的指示转了一圈,惹得林珍直呼好看。

“看来我的眼光不错,这质量也好。”

“妈妈,你怎么突然要瑗瑗穿裙子,你知道的,瑗瑗不喜欢穿裙子的。”时子瑗浑身感觉不对劲,她怎么就感觉这裙子就不应该穿在她身上呢。

“还有这头发,你也不绑一下,来,妈妈给你梳好。”

林珍没有回答时子瑗的问题,倒是把时子瑗推在了镜子旁,接着就梳头发了。

终于在林珍弄七弄八完之后,时子瑗终于逃出‘龙爪’,在被老妈这么郁闷下去,她怕她会爆走。

这个时辰时爸早就出门了,时子瑗被推出房间的时候,却看见陆羽似乎也穿了一套新衣服,而且还很不错,身体协调有度,直挺的背脊,伟岸的身躯…

还未待她惊愕完,刚刚关上门的林珍,眼前一亮,“羽儿,看吧,阿姨的眼光还真不错。”

时子瑗反应过来,陆羽身上的衣服看来也是老妈所赐,这老妈好端端的给他们买衣服,‘非奸即盗’,这成语用得有些不适合,应该说是,肯定有事。

时子瑗惊愕,那么陆羽看到时子瑗应该是惊艳了。

时子瑗很少,或者是几乎不穿裙子,这紫色的裙子穿在她的身上,身材尽显,简直就是凹凸有致,曼妙身姿。第一眼看上去可能是小家碧玉的感觉,但是第二眼看上去,那就是移不开眼了,他从来都不知道时子瑗穿裙子会那么漂亮,那么优雅,泛着高贵,又带着丝慵懒惑人…

“你们还杵着干嘛,我都煮好了早餐了,先吃早餐吧。”林珍先行一步向客厅走去。

陆羽一把拉过时子瑗的手腕处,对着时子瑗耀出一个温柔得溺死人的笑容,薄唇微张着,如乌檀木般的黑眸里含着丝幸福的味道。而时子瑗被陆羽这蛊惑的笑容给迷失了,呆呆的被陆羽拉着走进客厅。

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林珍正在摆碗筷,但是她的眼睛却是一直盯着陆羽和时子瑗两个人,似乎越看越起劲,唇角微勾的弧度越来越高,柳叶似的眉也弯弯翘起着。

看到这样的林珍,突然时子瑗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一句话形容:老妈今天莫不是抽风了?

“羽儿,你是打算拉着瑗瑗的手吃饭?”林珍突然提高了声调,眼眸已经盯上了时子瑗和陆羽两人手牵着手的**处。

两个人马上放开,陆羽难得的讪笑,“阿姨,您怎么煮了那么多?叔叔吃好了吗?”

转移话题似乎是陆羽的强项了,被他这么一问,林珍倒也没有继续盯着了。

“开民七点就出门了,不然你们能这么公然手牵着手?”林珍一斜眼,扫过了时子瑗的右手和陆羽的左手。

这句话说得时子瑗和陆羽皆红晕了脸,却又不能反驳。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们的关系,在我面前倒是没事。”林珍喝了一口粥,看着有些拘束的两个人,罢了罢手。

时子瑗在疑惑的神情中有些战兢的喝着粥,夹菜也只夹在她前面的那盘子的青菜,没弄清楚内幕前,她可不要多说话,只是这样子的老妈,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没有见过。

陆羽倒还是保持优雅的格调,不过他的心里也在疑惑,从昨晚到现在他都没弄清楚林珍到底是要干嘛。

二十分钟过后,三人终于吃完了早餐,陆羽正要动手收拾,却被林珍及时阻止,“诶诶,羽儿,你别动,别把你今天穿的衣服给弄脏了。”

陆羽笑笑,再次将碗筷叠起,“阿姨,没事的,不会弄到的。”

“不行,今天你们得听我的,我说干嘛就干嘛。”林珍沉下脸,略提高了声调。

时子瑗趁机拉了拉陆羽的袖子,只用她和陆羽才能听到的声音,“哥哥,我看,你还是别动得好,我们就坐着,恐怕今天老妈要我们做的事情不简单。”

接着陆羽就放下了手中的碗筷,“阿姨,那您收拾,要帮忙再叫我。”

林珍倒是点了点头,一副‘你识相’的样子,搞得陆羽一个头两个大。

待林珍进了厨房之后,他们只听得‘哗哗哗’的声音,接着林珍就出来了。

“你们两个,去门口那把鞋子穿好了,等会我们就出门。”林珍一指门口处,对着他们两个说道。

这个时候的时子瑗和陆羽只有认命听着的日子,便站起身,按照林珍的指示到门口,不意外的看到了新的鞋子。

等到他们穿完,林珍已经拎着一个包包站在了门口了,伸出手朝着他们一挥,“我们现在就出发,然后明天再回来。”

“明天?”时子瑗看着她的眼睛不确定的问道。

“恩,明天晚上回来,瑗瑗,妈妈都帮你请好假了。”林珍肯定回答。

“阿姨,我们这是要到哪里?”陆羽终于忍不住提问。

林珍一手挽着包包,另外一只手支着下巴,似是沉思了一会,“不是我们,而是你们。”

时子瑗眨了眨眼,指了指陆羽,再指了指自己,“就我们两个?”

“肯定是你们两个,不然我去干嘛。”林珍白了眼时子瑗。

“妈妈,我可以问下,那瑗瑗和哥哥到底要去干嘛么?”

“不干嘛,就是给你们一个约会的机会。”林珍微仰着下巴漫不经心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