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9 殇心痛心疼

039 殇,心痛,心疼

现在都快十点了,而且下着雨,妈妈怎么会来这里?时子瑗的脑袋顿时一片迷茫,接着突然想到现在她的处境,要是被老妈看到这样子,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哥哥,快,快抱瑗瑗到客厅里,不能让妈妈知道我在这里。”

时子瑗的语气很急,带着些慌乱,这么大晚上睡觉的时间,她穿了个睡衣,在陆羽的房间,而且**还有血迹,这什么症状?这一看上去就是不正常的。

陆羽也同时子瑗那般紧绷神经,他可没有忘记林珍对他说的话,但是此刻他比时子瑗更冷静,因为时子瑗这么一说,他就马上抱起了时子瑗,加快了脚步到客厅里去。

敲门的声音还在继续,林珍的呼唤声愈发的高了,声音里的急切也愈发的明显。

“瑗瑗,羽儿,快开门…”

“哥哥,快去开门,妈妈肯定有很急的事情。”时子瑗被陆羽一放下,便催着陆羽赶紧开门去。

陆羽马上先跑进了下浴室,先用湿毛巾擦拭了下脸庞,可不能让林珍看出他脸上红肿的,接着便去开门。

入目的是林珍急切、慌乱的眼神,浑身都沾染了雨水,看来是冒着雨就过来了。

“阿姨,您怎…?”

还未待陆羽问完,林珍便抢着说道:“羽儿,还有瑗瑗呢,快,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医院?时子瑗的脑袋瞬间像是要炸开了一般,医院这两个字最刺激她的神经,她最怕听到的就是医院了。

“阿姨,您…知道啦?”陆羽扑扇着他那幽深的黑眸,说话都结巴了起来,他以为林珍知道时子瑗的脚受伤了。

他一向就是理智的,但是这会他倒糊涂了。

“我知道什么,你们的李爷爷现在在一院里,一直打电话给你们,你们都没接,两个人的手机拿来干嘛了?”

林珍说话说得有些冲,但这都是急的,事出突然,她一时间也变得慌乱起来。

“什么?李爷爷住院了!”

时子瑗和陆羽齐声惊道。

李沁的身体一直都很好的,健康营养的饭菜,而且还经常有去锻炼,都七十岁了,认识他快十年了,从来就没有见他生病过,连小感冒都不曾,这突然说在医院,确实让他们咋舌不已。

“瑗瑗,你还坐着干嘛,快,起来,李爷爷就一直在等着你和羽儿呢…”林珍说着说着竟然就红了眼眶,手机的屏光照射在了屋子里,见到时子瑗还在坐着。

陆羽忙上前,“阿姨,刚刚突然没电,瑗瑗吓了一跳,从**摔了下来,脚踝受伤了。”

“你这孩子…”

林珍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心里越发的急,呼吸也沉重了起来。

“羽儿,抱着瑗瑗下楼,幸好我开了车来。”

林珍也顾不得骂时子瑗‘怎么那么不小心了’,还有比时子瑗脚受伤更严重的事情。

“哥哥,快,抱瑗瑗下去,我要去看李爷爷。”时子瑗也催着陆羽,要是李沁没有大事,不可能在这风雨交加的夜晚,林珍冒着雨跑来,而且连她受伤了都来不及安慰一句。

时子瑗穿的睡衣也还算是保守的,也可以外穿,陆羽也就赶紧到时子瑗的房间拿了一件外套,让时子瑗穿上,接着就抱起了时子瑗往门外走去。

一院算是一个大医院了,在他们来的路上便有了电,到达医院的时候,医院里的灯光都亮了起来,时子瑗一进去就感觉到了暗沉的气息,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前世的她几乎就没有进过医院,即使是胃痛到不能忍受也只是到诊所去拿一些药而已,医院在她的脑子里代名词就是,要出大事了,病得很严重。

林珍很快就将时子瑗和陆羽带到了三楼,急诊处。

李沁在林珍离开的时候正在接受急诊治疗,但是由于没电,所以很多机械都不能用,李沁的嘴里一直念叨着要见到时子瑗和陆羽两个人。

他们三人刚刚到三楼的时候,正好在楼道上看到了正在抽烟的凌霄,似乎才那么一瞬间,凌霄的胡渣爆长,眼圈通红,给人一种很萧条的感觉。

“凌霄哥哥,李爷爷呢?李爷爷怎么样了?”时子瑗问道。

凌霄看到时子瑗一来,亮了下眼睛,接着又黯淡了下去,沙哑着声调,“瑗瑗,羽儿,你们…进去看看李爷爷,他一直都在等着你们。”

这话一说,时子瑗和陆羽的心似乎从来没那么沉重过,一种阴寒的气息似乎在他们的身上掠过,滞留在他们身上的那股子寒意让他们忍不住的颤抖。

“瑗瑗,羽儿,进去吧。”林珍长长的叹息。

踏进门,时子瑗见到了雪白的病床,**躺着的人似乎还噙着笑意,附在床沿上的是陈芸和何小燕,她们的眼眶都蓄满了眼泪,但是陈芸的嘴角却也勾起了一抹似翘非翘的弧度,仿佛在笑,又仿佛没有笑。

“羽儿,瑗瑗,你们过来。”

陈芸的语气很平静,平静到连一丝难过的感情都好像消失不见,但是她眉宇间的哀戚、伤痛却印在了他们的眼瞳里,如同天际中一闪而逝的流星,虽然短暂,却让人印象深刻。

“羽儿,瑗瑗来啦。”李沁的笑容似乎更加的灿烂了,左手欲要伸起,却又放下。

陆羽将时子瑗抱在离床位最近的椅子上,时子瑗拉住那只长满老茧的手,手很冰凉,她一直以为她的手是最冰冷的,为什么李爷爷的手会那么冰冷。

“李爷爷,你没事的对不对?你看,医生都给你打了针,肯定会没事的。”

时子瑗的眼泪刷的流下,就这么几句话,她的脸上却都溢满了眼泪。

语调听是轻松,却听得人心里一阵悲痛流过,刹那间,便是一阵酸涩。

为什么前世她没有认识李爷爷,为什么她不认识,要是认识的话,要是多多注意一下的话,那么这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亦或者,其实这一世发生在李爷爷身上的事情都被她干扰了。

刚才来的路上,林珍就沉痛的和他们说过,恐怕李沁的过不了这一晚了,听到的时候她不相信,现在看到的时候她也不想相信,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以那么快就离她而去?怎么可以?

“瑗瑗,李爷爷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了,早就是半个身子埋在土里的人了,生死早就在李爷爷的预料中。”

李沁的语气比陈芸的还要平静,仿佛他面对的不是人们恐惧的死亡,而是通往康间大道的路途。

“不会的,李爷爷还要看着瑗瑗上大学,您不是一定要看到瑗瑗上大学的吗?哥哥就要高考了,您肯定会看着他考到大学的,是不是?还有小彻,小彻都才上小学呢,你还要看着他上初中,然后上高中,然后…”

时子瑗吸着鼻子,掉着眼泪,声音里夹带着颤抖,嘴巴都不曾想要停下。

“瑗瑗,瑗瑗~”陆羽不忍看到时子瑗那么悲伤却还要装作?...

坚强,一把捂住了她要想要继续说的话。

“有羽儿在,我就放心了。”李沁似笑非笑的看了陆羽一眼道。

时子瑗挣扎开陆羽的手,略提高声调,却依旧沙哑,“才不是呢,哥哥还会欺负瑗瑗,李爷爷好起来了要帮瑗瑗骂哥哥。”

“呵呵,好,好。”李沁轻轻拍了拍时子瑗的手,淡笑回答。

“恩,李爷爷一定要好起来,不能偷懒。”时子瑗一抹脸上的眼泪,点着头坚定道。

“瑗瑗,靠近李爷爷一些,李爷爷有话和你说。”李沁勾了勾另外一只手示意。

时子瑗顿了一秒,便附耳在李沁的嘴边。

李沁嘴巴说着,时子瑗先是大睁了眼瞳,不着痕迹的看了眼陈芸的方向,接着却叫道:“爷爷,瑗瑗不要,瑗瑗不要…不要…”

李沁还是笑,继续说,时子瑗停止的叫唤,却哑口了,颤抖着上下的唇瓣,想要说,却又说不出,慢慢的起身,回复到刚刚的样子。

“瑗瑗,这三件事情你一定要帮李爷爷办好,不然…到了地下,爷爷都不会安心的。”李沁再次强调。

而时子瑗却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她的眼睛在眨,都还以为她成雕塑了。

“羽儿,你过来。”李沁和时子瑗说完,便又把视线转看陆羽。

陆羽虽然表面上很镇定的样子,其实他的心底早就激起了千层浪了,只是他可以在面上敛去他的情绪而已。

李沁对于陆羽来说很重要,在从十岁到现在十九岁之间,李沁完完全全的扮演着他的爷爷,爷爷该给孙子的爱都倾注在了他的身上,那是一种没有血缘却甚过于有血缘的感情,一种割舍不下的亲情。

“李爷爷,羽儿在。”

说着,他的人已经走在了另外一边,握住了李沁的另外一只手。陈芸和何小燕已然退后了几步,陈芸面无表情的坐在了另外一张床沿上,何小燕则是担心的看着陈芸。

“羽儿,记得你刚来我们家那几天,一直都不肯说话,那个时候,我和你李奶奶急得…”李沁半眯着眼笑着,顿了顿,继续道:“然后你看到了瑗瑗,先前爷爷不知道为什么你看到了瑗瑗就喜欢和她说话,还很照顾着她,只是你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多,也会笑了…你小时候笑起来很好看,我还和你李奶奶还私底下为这事情开心了好久…”呼了一口气,继续道:“后来李爷爷知道了,其实你对瑗瑗…咳咳~爷爷不多说,反正以后瑗瑗就交给你了,要是瑗瑗受了委屈,李爷爷会托梦给你的,在梦里骂你…咳咳…”

“李爷爷,你放心,羽儿肯定会好好照顾瑗瑗的。”陆羽轻轻的把手附在李沁的胸口,平平抚摸,缓和李沁的气息。

“咳咳~羽儿的话李爷爷相信,告诉你爷爷,叫他好好保重身子,不要那么快下来吵我清净,李爷爷的床底下有一个红漆的小箱子,把那个箱子给你爷爷…咳咳~”李沁的呼吸愈发的急促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呼气吸气。

“老婆子~老婆子~”

李沁的脸庞突然涨红,甩开时子瑗的手,朝着陈芸的方向伸出去。

陈芸快步上前,握住了李沁的手,一滴蓄久的眼泪,就这么掉在了李沁的手背,透明滚烫。

“老头子,我会好好保重自己的,你安心去吧,我一定能看到瑗瑗上大学的~”

陈芸扯出一抹笑容,沧桑的脸上布满了皱纹,深邃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李沁的眼睛,像是要把他印在心里头,印在脑子里,甚至印在血液的每一处。

“好…好…好……”

李沁笑着,笑着,笑着…然后就像是散了骨架一般,闭上了眼,垂下了手…

时子瑗今生前世都没有亲自看过一个人从生到死的那一刻,现在她看了,看得很仔细,心却也跟着漏了一拍,就像是缺了一角,因为那一角在乎的东西消逝了。

“李爷爷~”

“李老~”

“李爷爷~”

众人皆悲恸大哭起来…一时间,这房间的沉郁之气铺满了整个房间。

李沁生前就是很低调的人,但是他为村子里的贡献却是不少的,他的后事办得不是很风光,但却是时子瑗看到过最多人来祭拜的一次。

他的坟墓被葬在了时子瑗承包的山上,伴随着药草的香味。他的一生几乎都被药草包围着,一生都在奉献着。

听说陆羽的爷爷来过了,来的时候穿着一身寿衣,白色的,发白的头发,他站在李沁的坟前停顿了很久,很久,接着连饭都没吃,就带着本来李沁留给他的东西回去了。而这个时候,时子瑗在强颜欢笑着忙里忙外,其实什么都没忙,所以她没见到他。

李沁一走,陈芸就这么一个人,时子瑗本来想要接她直接在县城里住的,但是陈芸说什么都不肯去,说是要在这里陪伴着李沁,守护着家里,其实时子瑗知道,陈芸这是不想要活在没有记忆的地方,这个房子至少还留着李沁的气味。

办后事的时候,时子瑗才知道原来李沁早就准备好了一切,也安排好了一切,他的那些医书都给了何小燕,上山和时子瑗合作的股份都给了凌霄,至于时子瑗的,就是让时子瑗怎么也想不到的土地承包证,还有一份药膳书…

本来山中的东西是李沁负责的,但是现在李沁一走,凌霄就决定回到村子里了,一方面陪陈芸,另外一方面他要安排好山上种植的东西。

‘食客来’已经渐渐显现规模,虽然还可以继续扩大,但是时子瑗现在却想要停歇一下了,没人手,没信任的人,恐怕要扩大,得要到她上大学了。

在办完后事之后,陆羽的高考时间也到了,要不是因为高考,陆羽压根就不会想要说只留了一个晚上便回了县城。

时子瑗的脚是包扎好了,脚踝上了药,两天下来人倒是瘦了一大圈,本来就消瘦的身子,现在一看上去,简直一阵风就会把她给吹走了。

高考那天,风和日丽,气候宜人,温暖的风慢慢的吹拂着地面上的尘灰,发着嫩芽的枝柳,开着红色花瓣的太阳花…

时子瑗穿着t恤牛仔支着脚站在校门口,面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眼睛里却看不到一丝的笑意,灵动的眼瞳有些氤氲,微风袭身,飘起她那长长、柔顺的发丝,犹如一圈黑雾迷蒙且带着薰衣草香味,睫羽随着微风剪剪拂动…

她就这么直直的立在那里,和周围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仿佛置身于她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当中。

本来陆羽是不许她来的,但是她怎么可能不来呢,陆羽的爷爷不可能出现在这个,爸爸妈妈更不可能,陈芸也因为还在悲恸中不可能出现,作为他亲密的一个人,她怎么可能会落下他一个人独自面对高考。

“铛~铛~铛~”

考试时间到的铃声,传入了在校门口围着的人群中,一时之间,仿佛都寂静了下来,只听得众人浅浅的呼吸声,仿佛怕打扰了这一刻的时间。

“出来了,出来了~”

一个心急的家长大叫道。

“也不知道考得怎么样?希望考得好点。”又一个家长一脸期待的望着校园里,祈祷着。

“我的儿子肯定能考好。”一个家长自信满满的说着。

……还有很多,很多的声音,但是都带着激动的心情,盼着校园里面的莘莘学子能够一举而中,过了这高考的坎,要知道现在只要考上了大学,那么就表明了以后的工作都不用愁,虽然在一中里读书的学生大多都是家庭富裕的,但是谁会不想自己的儿女能为自己增光呢。

时子瑗扯出了抹弧度,因为她看到了出来的陆羽,不骄不躁,一脸平静,仿佛他刚刚考的试卷只是平常的一份而已,完全不关乎他的未来。其实这也是正常的,因为陆羽确实有那么资本,也有那么能力考上他要读的地方。

“瑗瑗,不是不让你来吗?”

正想着,陆羽却已经走在了时子瑗的面前了,看到支着一只脚的时子瑗站着,虽然笑着,却比哭还难看的脸色,顿时语气有些嗔怪,却又带着心疼。

“哥哥考试都没人来,那怎么行。”时子瑗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抹平了陆羽蹙着的眉头,“哥哥,皱眉不好看。”

陆羽轻轻的长叹,拂过时子瑗倾泻在肩膀上的墨发,“瑗瑗,不想笑就不要笑了,难道还要和哥哥生分?”

时子瑗一顿,眉目皆动,展颜一笑,眼眉翘起,唇角弯弯,“哥哥,我们走吧,沐叔叔在一旁等着呢,还要去吃饭,下午你还要考试。”

“恩~”有些几不可闻的叹息,扶起时子瑗的臂弯,朝着离这二十米处的小车走去。

时子瑗以笑来面对李沁的走,心里一直骂着自己为什么以前不多多注意,为什么不多回去看,为什么人的生命那么脆弱,这两天她几乎不敢睡觉,一睡觉就会有个声音在她的耳边叫骂,而一起来她便是泪流满面。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李沁没有走,那个懂她,爱她,疼她,顺她…的李沁没有走,但是…

陆羽也是伤痛的,但是他的伤痛是埋藏在了心底最深处,脑子里怎么也不会忘却那张有时嗔怒,有时大笑,有时像是老顽童似的脸,他的关心,他的挂意…深深刻在了脑海中。

下午是靠数学,这门课是陆羽最为拿手的,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压力。时子瑗还是支着脚在等着,仿佛一点都不会累,也不会厌倦,和周围因为热辣阳光而逐渐火气上身的众人截然不同,倒是形成了一道靓丽的景色。

夜晚,星星漫天,皓月破出了朦云,轻悄悄的铺洒在了大地上,房屋、山峰、道路…皆朦了一层白纱似的亮色。

因为是陆羽高考,林珍特地准备了陆羽喜欢吃的菜,照顾陆羽的样子简直就是在照顾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事事周到。

“来,羽儿,你多吃点,明天还要考试呢。”林珍说着又夹了一块猪脚肉在陆羽的碗中。

林珍是在今天下午回县城的,回来了之后就没有去上班了,就捣弄着吃的。

陆羽看了眼时子瑗,再转看林珍,“阿姨,谢谢,您自己多吃点,我会吃的。”

“恩恩~多吃,阿姨会吃的。”林珍点了点头,其实她也不怎么吃得下去。

“诶,瑗瑗,来,这块糖醋排骨肉多,你最喜欢吃了。”时开民也夹了块排骨在时子瑗的碗中。

时子瑗看了看,然后唇角勾了勾,“爸爸,您多吃点,瑗瑗想要减肥。”说着又将排骨夹到了时开民的碗中。

林珍和陆羽看到这样,皆摇了摇头,减肥,瘦得跟骆驼似的,还减。但是却也不能逼着时子瑗吃,因为这两天他们都把方法用尽了,都没有办法让时子瑗吃下去。

“姐姐,你就吃吧,小彻都不和你争了。”时子彻扭头,撇开眼,撅着嘴说道。

虽然他只是个九岁的小孩子,但是发生的事情他都是知道的,姐姐因为伤心过度,都两天不吃饭了,不然就吃一点点,这怎么能行呢。

时子瑗只得一笑,再次夹起排骨,一小口,一小口的入嘴,本来是色香味俱全的排骨,被她吃得像是要她吃什么不能入口的食物了。

陆羽呼了一口气,看向林珍和时开民,道:“叔叔、阿姨,我看我还是带着瑗瑗出去吃好了,她说她想要吃东街的那家饺子。”

“好…好…好,去吧。”林珍和时开民皆蹙着眉同意了。

时子瑗再这样下去,他们哪看得下去,可能过个几天都要去打营养针了。

陆羽得到了同意,马上就站起了身子,一把拉起了坐着压根就不动的时子瑗,接着就往门外走去。

虽然现在已经就要到夏季了,但是夜晚的天气也还是泛着微凉的气息,微风围绕在他们的周围久久不肯散去,时子瑗忍不住打喷嚏,用另外一只没被牵住的手搓了搓鼻子,顺便斜眼看了眼陆羽,精致俊美的脸庞散发了一股寒碜的冷意,证明他现在好像在发薄怒,连那黑直的短发都有秩序的竖起,仿佛站在了最顶峰,它就是统治者,命令着被统治者…

“哥哥,你停下,瑗瑗的脚痛了。”时子瑗‘嘶’了一声哀嚎,脚踝处一阵隐痛散发在各个神经。

陆羽突然停下,时子瑗因为惯性而踩到了他的鞋子上,接着急忙的拿开。

“哥哥,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吃那什么饺子,我要回去。”

时子瑗略提高了声调,想要甩开陆羽的手,却被紧紧的抓住了,怎么甩都甩不开,想要走,却又怎么拉都拉不动。

“回去干嘛,一回去你就洗了澡就睡觉,晚上还做噩梦,晚上还说梦话。”

陆羽第一次对时子瑗大吼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因为时子瑗不吃饭,铁定不吃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以前的时子瑗只要看到陆羽委屈的眼神,或者是蛊惑的眼睛就会吃下去,但是现在,时子瑗已经像是铁石心肠了,说不吃就不吃,硬塞也塞不进去。

“你怎么知道?”时子瑗抬起头,奇怪的看了眼陆羽,没有理会陆羽语气的不同。

陆羽一个用力,将时子瑗拉在了自己的面前,面对面,盯着时子瑗的眼睛不放。

“我怎么会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一点精神都没有,眼圈黑得吓人,下巴尖得可以和刀子相比了,你看看叔叔阿姨,这两天就为了你花了多少心思,连小彻都很乖的吃饭,难道你就不能好好的吃饭吗?…”

“哥哥,瑗瑗有吃啊,没吃不是早就饿死了。”

时子瑗仰着头眯眼笑了,笑不达意,笑没有到眼底深处,笑得陆羽想要把她的眼睛给蒙上。

“瑗瑗,不要这样子了好不好?你这样子让哥哥怎么放心在几天之后离开你去部队,难道你要哥哥天天提心吊胆吗?”

幽深的黑眸深处划过无奈,一想到过几天他就要离开,心里一阵一阵的抽痛止都止不了。

然而时子瑗却莞尔一笑,“哥哥,瑗瑗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啊,你好好训练就好了,瑗瑗保证每天上学?...

、吃饭,都不会少。”

“瑗瑗,你不要这样对哥哥说话,你这样子,让哥哥心里很不安,很心疼,”修长白皙的右手捂在心口处,“这里,很痛,很痛…”

陆羽的黑眸里闪过悲戚、愧疚、无奈、心疼…很多很多,还有其他的一些,时子瑗没有看出来,但是却让她的心猛然一怔,呆愣着,没有出声。

“哥哥知道,你在自责,你在自责没有好好关心李爷爷,但是哥哥比起你和李爷爷的关系来说更亲,更近,他走了,哥哥也伤心,也悲伤,但是李爷爷走的时候很安详,他是笑着去的,知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笑着,那是因为他希望我们活着的人天天都开心,不要因为他的离去而伤心,知道吗?”

时子瑗却突然哭了起来,眼泪唰唰唰的流个不停,整个身子扑倒在陆羽的胸膛上,沙哑这声调,吸着鼻子,“哥哥,都是瑗瑗的错,如果不是瑗瑗要让李爷爷去承包山地,那他就不会那么累,也不可能那么早就走了,瑗瑗竟然还让李爷爷担心,一年到头都没有几次去看他,以前他的身体很好的,瑗瑗从来就没有看过他生病,连发烧的事情都没有,他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悄无声息的没了呢?”

她哭着,陆羽安慰着拍打着时子瑗的背脊,很轻,很轻,这丫头,这三天来,自李爷爷走她就没掉过眼泪,一直强颜欢笑着,大家看着都心疼,这会哭出来,哭出来就好了,哭出来就能发泄掉心里的郁结之气,就不会傻傻的不吃饭,饿着自己…

“李爷爷还给瑗瑗准备了好多的东西,这些他在两年前就准备好了,他说,他希望他走后可以让我发展得更顺利,可以让我少受点苦…他那么为我着想,什么都安排好了,为什么就不来医院医治,为什么我就不早点发现,如果早点发现李爷爷有病的话,那我就可以让他去最好的医院去治疗,肯定不会那么早就没了…”

时子瑗的哭声越发的大了,那种压抑的沉闷一瞬间绽放开来,消散于繁星漫天的月空下。

“瑗瑗,生老病死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我们没有预知的能力,不可能知道以后会发生的任何事情,我们只能靠着我们的心去走,去看。”陆羽轻笑着,微微仰着头看着天际处那如雪花一般浮动的星星,那颗最亮的,应该就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了吧。

预知的能力?时子瑗突然睁大了眼睛,从陆羽的胸膛中倾了出来。

“哥哥,要是有预知的能力…”

时子瑗说到了嘴边的话,却又突然捂住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