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8 哥哥帮你穿衣服

038 哥哥帮你穿衣服

时子瑗这样想,而陆羽又何尝不是在进退两难中,他知晓时子瑗是没穿衣服的,心里一直提醒着自己这样不行,但是被时子瑗这么紧紧的抓住了手,他又不能就此甩开,要是这黑灯瞎火的把她给摔着了,那就有得自己后悔了。

一时间,陆羽竟然都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去拿蜡烛不行,不去拿自己担心。

“轰~”

突然,闪电一个闪光,天际又是一阵雷响。

“啊~”时子瑗哪管那么多了,马上就把整个身子倒在了陆羽的怀里。

“哥哥,你还是先抱着瑗瑗去房间吧。”话语间,竟是娇羞和微许的惧怕,这个时候,时子瑗确实是羞愧得无地自容了,因为要是再不进房间的话,那她就血流成地了,因为她明显的感觉到两腿之间竟然有股热流在慢慢的流下,直至脚底。

她一靠陆羽的时候,陆羽就反射性的抱住了她,虽然刚刚只那么一瞬间的闪电,但他却清清楚楚的看遍了时子瑗浑身晕红的皮肤,那娇小、柔美的身躯~所以,任他多么的能忍耐,此刻也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时子瑗突然感觉到一个晕眩,接着便落入一个温暖,亦或应该是灼热的怀抱,整个身子被抱起,接着她不知道为什么陆羽竟那么的熟悉,正好就踢开了一扇门,闻着里面的气味,她知道,这个房间是陆羽的。

“瑗瑗,你的身子怎么那么冷?”陆羽在抱起时子瑗的刹那,就不住的蹙眉,因为时子瑗的浑身上下都透着冰冷,他很意外,在这情况下自己竟然还能如此平静的说出这一句话,但是他的心里却似乎好像心要砰出来一般,浑身紧绷着,除却抱着时子瑗进房间和开门关门的动作,其余的他压根不敢触碰,脑子里更是不敢多想一点其余的什么。

房间内,同样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所以他(她)们两人都没有看到各自的脸是多么的红润,简直脸上犹如涂满了血红的胭脂。

一步一步的陆羽像是在摸索着,确实,他现在是在摸索床的所在位置,因为这个时候,时子瑗需要温暖的床,如果是他来温暖她,那么必定他会把持不住,这间接就害了她。

时子瑗当然也意识到了陆羽的意图,娇声呢喃,“哥哥,瑗瑗要回自己的房间。”

如果她不是**着身子,如果她不是很悲催的知道现在她的下身布满了经血,如果~她没有感觉到陆羽浑身的紧绷和灼热,如果紧贴着她身躯,陆羽不可抑制的欲望她没有感觉到~这一系列的如果,但这一系列都不是如果,而是真真正正的存在。

陆羽的床铺是米白色的,床垫和被铺都是,简直是一尘不染,她这么要是躺了上去,那她就无地洞钻了,被一个男人看到她来了那个,要是让一个长辈来换床单这都不知道会想到哪里去,要是让陆羽换,那自己的面子往哪搁,要是自己换,这压根就是不可能。

“不行,这黑灯瞎火的一个人敢睡觉,何况你现在~”没穿衣服,后面的四个字他没说出来,但是他的欲望却增加了那么一分。

说完,时子瑗已经感觉到她紧贴在了一出柔软的地方,而她的上面,却是紧贴着陆羽的身躯。

不用想,时子瑗就知道她现在和陆羽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有多么的令人遐想,这一刻,她那两腿之间又是一股热流,让她忍不住的夹紧了双腿,却不料正好陆羽的一只脚本就夹在了她的两腿间,她这么一夹,明显的听到了陆羽抑制不住的粗矿呻吟之声。

“哥哥~”时子瑗的惊恐、惊吓呼叫在陆羽听来却是销魂的呻吟。

“瑗瑗!”

陆羽略高声调叫了声,声落的下一秒,时子瑗却突然感觉到锁骨处一阵湿热之色,脖颈处被一只略带粗粝的手紧紧的握住了,而另外一只手却在她的大腿根处摩挲着,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激起了她一阵战栗。

一时间,她的脑袋空空、浑身突然变得灼热,嘴唇间竟不由自主的呻吟,“恩~”

她的呻吟,更是激起了陆羽本压制不住的欲望,嘴唇间的动作略微下了重些,而他的唇也愈发的往下,再往下~正待他接触到那两团柔软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摩挲着时子瑗大腿根的手一股湿热,心猛的一惊,立刻就放下了时子瑗。

“瑗瑗,瑗瑗,哥哥该死,哥哥该死~”

脱口而出的便是道歉,他怎么能~怎么能~

“啪~”“啪~”…

他用他那只刚刚摸着时子瑗大腿的手直直的、毫不犹豫的往他那张俊美的脸上甩去,两颊对开,连续不止,似乎那脸根本就不是他的。

时子瑗本因为陆羽突然的起身,身上忍不住起了疙瘩,却在片刻之后听到了陆羽打着自己的脸的声音,心一急,顾不得许多,忙从**站起,两手往着声源处摸去,终于摸到了陆羽两只手不停的在挥洒着。

“哥哥,你干嘛~不许打了。”

说话的时候,时子瑗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心底处是多么的着急,还有就是眼眶内竟就在这么一瞬间,掉出了眼泪,源源不断。

陆羽却还是不肯停止,一直打,一直打,直到时子瑗的两只手摸在了他的两颊上,他的手才一顿,“瑗瑗,刚才哥哥肯定吓着你了,哥哥打自己也是应该是,要不然还是瑗瑗打哥哥~哥哥下一次肯定不会这样子了,不会的,原谅哥哥好不好,好不好?”先是着急,接着他的语气竟然变成了哀求,还有没有一丝掩饰的愧疚和后怕,他愧疚和后怕的是:幸好他没有一错到底,要是他一错到底了,那他就是死都不足来表明他对她的伤害。

时子瑗一顿,心就在这么一刻停了一般,陆羽就是因为刚刚的事情这样做,打着他自己,在她的记忆中,陆羽从来都是理智的,从来就没人敢扇他耳光,从来就不会诅咒自己,唯独在自己的面前,他似乎像是失去了理智,连思考的方向都是往她的身上思考,而他自己却一点也没有算在里面~心止不住的痛了起来,痛在了血液、神经,直至四肢百骸,她时子瑗何德何能能碰到这么一个人。

“哥哥,你痛不痛,肯定痛的是不是?瑗瑗没事,瑗瑗一点都不怪哥哥,哥哥只是控制不了了而已,而且哥哥不是没有继续下去么。瑗瑗知道哥哥不是故意的。”

时子瑗说着说着眼眶的泪水愈发的止不住,两只小手颤抖的摩挲着陆羽灼热且湿热的脸颊,不用一丝亮光,她刚刚听着陆羽打他自己的声音,就知道,他的脸肯定肿了,他对他自己毫不留情,对待自己却是像易碎的瓷娃娃,小心翼翼,一丝不苟,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碎了。

陆羽却一把抓住了时子瑗的手,用她的手继续来惩罚他自己,因为即使是时子瑗原谅、不怪他,他也还无法原谅自己。

“啪~”“啪~”…

拍打的声?...

音又渐渐的发出,陆羽却沙哑着声音说着:“瑗瑗,你就打吧,这次哥哥不对,哥哥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你打,你打,一直打~”

“不要~”

时子瑗说着‘不要’,但是她的力气又怎么能后抵得过他的呢,所以,每一次打一下,她的心就疼一下,血似乎就滴了那么一滴。

时子瑗想阻止,但陆羽却像发疯了一般,就是不停,突然,时子瑗娇哭出声,“哥哥,瑗瑗的手痛,心也痛~不要打了好不好,你一打,瑗瑗的心就一痛,难道哥哥要瑗瑗痛死吗?哥哥就那么狠心…”边说她就边吸着鼻子,没办法,她的力气不如陆羽,阻止不了,话也说不过陆羽,但是她知道陆羽如果知道她痛,肯定会放手。

果不其然,陆羽停止了手,千言万语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一只手揽住了时子瑗的背脊,倾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个时候,他的神经已经不是冲动,也没有欲望,而是怜惜。

“瑗瑗,你真的还小。”

似感叹,又似无奈,更似心疼。

为什么他会打自己?其实和去年野营的那一次有很大的关系,他没有忘记那时候时子瑗那种惊慌、惧怕的眼神,还有抗拒自己的动作,而这一次,他不止是把手伸进了去,而且还亲密的接触,这回,他便更怕了,身心都怕,他怕时子瑗不理他,怕时子瑗对着她露出那种惊慌、惧怕的眼神,更怕自己就这么伤害了她。

陆羽停手了,时子瑗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陆羽就这么一直打下去,明天肯定脸会肿了,而且还破相了,不过,这都不是她最关心的,她最关心的是:陆羽恐怕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都不会伤害自己了,宁愿伤害到他自己,也不让自己受一点点的委屈。

“哥哥,那~你刚刚手里拿着的那个呢?”

说完,时子瑗的脸就红了,红得简直能滴出血来了,不过幸好现在漆黑一片,没人看到。

陆羽的手紧接着一愣,刚刚手里的那片,好像掉在刚刚的地板上了,现在自己是要去拿过?想着,他的心里既纠结,又烦躁。

“瑗瑗,哥哥现在就去拿,你先坐下。”说着,时子瑗就被他轻轻的按下,坐在了床沿上。

这个时候,时子瑗也没有表示出她什么矜持不坐了,今晚她已经够丢脸的了,大不了明天再丢脸一次,沾到就沾到了。

看时子瑗乖乖的坐下了,陆羽继续道:“哥哥先出去,瑗瑗你坐着别动,哥哥把衣服和毛巾,还有那个一起拿进来。”

“好。”这个字,几不可闻,但陆羽却也听到了。

陆羽这才放开了时子瑗的手,靠着意识往门外走去,时子瑗则是紧紧的抓住了她手底下的铺垫,似乎要把它抓破一般,她其实还是有些害怕的,因为她就是怕黑,特别的怕。

记得前世,自己因为有一次加班加到了快凌晨一点了,却只能是一个人回住处,虽然路途很近,不过五分钟,但是她似乎就是在黑漆漆的夜晚看到了人们所传的‘白石老人’,她拔腿就跑,五分钟的路硬生生就挤成了两分钟,但是在这两分钟在她的意识里却比得上几个春秋过境,只要一黑,她就害怕,害怕那‘白石老人’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五分钟过后,终于听到了陆羽进来的脚步声,时子瑗伸出了一只手向前摸着,嘴里不住说着:“哥哥,哥哥,是你进来了吗?”

这声娇吟,让陆羽的脚步刹那间加快了,待时子瑗感觉到她面前一股温热气息时,他便已然走到了她的面前。

“瑗瑗,你自己可以穿吗?哥哥把东西都拿在你旁边。”

陆羽的气息和声源都在时子瑗的耳边,给了她莫大的勇气和安慰。

“好,瑗瑗自己会穿,哥哥你先背过~”

‘身’字还没出口,时子瑗突然意识到现在漆黑一片,显然什么都看不见,也就顿了声。

“哥哥已经转身了,不用怕。”

其实陆羽在放下衣服的下一秒便已经转身了,他现在不是看才能感觉,而且靠着气味他就能感觉到现在摆在他面前的画面是多么的令人产生遐想。

时子瑗的手一顿,接着便是无声的笑容摆在了脸上,拿起一旁的衣服,摸索着找到了内裤,再找到了面包,根据感官来先把内裤穿至膝盖处,接着再根据感官将面包的包装撕开,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得脸红了,接着贴上,要穿好内裤,那么她就必须站起身,起身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两腿在不住的战栗着,因为刚刚她过于紧张,所以腿自然而然的有些麻木,正要穿起,却突然脚下一滑~

“啊——”这次的尖叫和刚刚突然熄灯的尖叫不太一样,这一次,时子瑗感觉到了脚踝处一扭,而两只脚却向外伸去,所以,她现在的姿势是大张着腿,声调是抑制不住的痛吟。

人在发生意外的时候往往都是下意识的叫起,然后感官有没有事情,而时子瑗当然也不例外,在叫完之后,她就动了动她的两腿,却发现两腿不知是不是真的麻木了,还是真的动不了了,反正就是很痛,心里一个可怕的念头,她不会~

“呜呜~哥哥,我动不了了,我不会是把腿摔断,好痛。”

她不会就这么英勇就义,以后都要在轮椅上过了吧。

而此刻的陆羽早就转身了,他没想到就穿个衣服时子瑗都能摔倒,那声音,他听着都要停止心跳了。

“瑗瑗,瑗瑗。”现在的陆羽哪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把时子瑗从地上抱起,无意间竟碰到了时子瑗富有弹性的屁股,还有那还在膝盖上的内裤。

时子瑗被放下,又被放在了**,“瑗瑗,你先别动,这一次哥哥说什么都要点蜡烛了,看不到你怎么样了,哥哥不放心。”陆羽的声音很急切,夹带着一系列的担忧。

这个时候他不能去叫沐云,也不可能去叫,而这该死的电竟然还不恢复。

陆羽慌乱了,连出门的脚步都凌乱着,如果不是暗黑一片,还可以明显的看得出他眼底的慌张和不顾一切的神情。

时子瑗浑身发抖,动都不敢动,但是理智还是有的,用仅可以动的手摸索着**的被子,不然等会要是陆羽点了蜡烛进来,看到她浑身都**着,她就不用做人了。

时子瑗刚好用被子盖上了隐秘的地方,就看到门口有一道微亮的烛光在陆羽的走动中摇曳着,而此刻的陆羽却紧闭了眼睛,连蜡烛的烛泪一滴一滴的滴在他苍白的手腕上都不理,拿着蜡烛的手微微颤抖,晕黄的烛光隐射在他的脸庞,俊美的脸上泛着些许苍白,额际上满满的蓄着汗液,如时子瑗刚刚所料,他的脸颊微肿着,但还是不失其气质。

“瑗瑗,瑗瑗,哥哥走进来了,你看得到吗?”

咬了咬下唇瓣,陆羽的语气甚是着急。

看到这样子的陆羽,时子瑗感觉她身上的疼痛似乎减少了些,嘴唇轻轻一抿,氤氲的眼眸闪着感动。

“哥哥,你可以睁开眼睛。”

要不是为了她,陆羽不可能点着蜡烛还闭?...

着眼睛,他肯定是怕她会害羞,或者会害怕。

“不用,等会哥哥帮你穿上了衣服再睁开,你现在千万不要动,穿好了衣服,哥哥就带你去医院。”

陆羽不假思索就反对,一方面他确实是为了时子瑗,怕她害怕自己;另外一方面,他是个成年人了,面对自己喜欢、爱着的人不可能没有感觉。所以,在他看来,这样子其实是最好的了。

“哥哥,放心吧,瑗瑗该遮的都遮好了,只是瑗瑗的两只脚就是很痛。”时子瑗想要笑却又突然脚部一抽痛,‘嘶~’的一声。

听到时子瑗的话,陆羽顿了顿,心里也着急时子瑗的伤,便眯开了一丝缝隙,看到时子瑗用被子遮盖了,便松了口气,接着快步的走上前,将蜡烛放下。

“瑗瑗,你现在先别动。”走至时子瑗的面前,陆羽先安慰一声,看着时子瑗额际冒着冷汗,上牙关紧咬着下唇,知道她此刻肯定是很痛的,便伸出手轻轻的捏了下脚踝处。

“啊~痛,痛,哥哥。”时子瑗忍不住的出声,脸色愈发的苍白了,语调带着微微颤抖。

时子瑗的娇呼立刻让陆羽放开了那处,再往上捏,“这里呢?”

时子瑗摇了摇头。

“那这里呢?”

时子瑗再次摇了摇头。

……陆羽几乎将时子瑗膝盖以下的都捏透了,最终确定,时子瑗的脚踝受伤,小腿处那以前受伤的地方好像又再一次的受伤了,其余的地方淤青点点,幸好不是太严重。

“瑗瑗,只是两个地方受了比较重的伤,你现在可以穿衣服吗?脚踝处不要动就好了。”

时子瑗揪着好看的眉梢,良久,终于好像是比较不痛了,便道:“哥哥,可以,你转身。”

接着陆羽便按照时子瑗说的转身了,再嘱咐一句,“小心点,不要碰到脚踝。”

时子瑗靠着两手的支撑,起了身,看了眼陆羽的背部,湿漉漉的,粘湿了整个背部,看来他是被自己给吓坏了。

待时子瑗穿完了上身的睡衣,却发现她只要一动脚,就会痛,看来脚踝伤的实在是严重。

她看了看自己的大腿根,却发现简直遍布都洒了经血,陆羽哥哥为自己捏脚一句话不吭,看来是不想让自己难堪了,再试了几次,还是不行。

“哥哥,瑗瑗的脚抬不起来。”时子瑗说着都要哭了,这一个晚上,她做什么倒霉什么,连穿个衣服还摔,难道今天是她的倒霉日?

“是不是~”

陆羽一听,急了,马上转身,又想到时子瑗脚抬不起,肯定下身没穿,又转了过去。

“瑗瑗,刚才哥哥检查了一下,没事的,等会去医院包扎一下,几天就好了。”

时子瑗又试了试,还是不行,“哥哥,还是你闭上眼睛,然后帮瑗瑗穿好了。”

大不了就被摸了,就当成是被人按摩了,而且这个按摩的还是个帅哥。

陆羽想了想,看来只能这样了,正要转身,却又传来时子瑗急急的呼叫,“哥哥,等会。”便又停止了动作。

时子瑗阻止陆羽完,马上就拿起了一旁的毛巾,这满满的血,她看着都怕,而且还是经血,还是先擦掉再说。

三分钟后,时子瑗终于擦掉,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哥哥,好了,闭上眼睛转过来。”

陆羽早就闭上了眼睛,转过了身,时子瑗看陆羽按照了她说的闭上了眼,便开始指示着陆羽该怎么弄。

“哥哥,先声明,你不准想七想八。”

陆羽轻轻笑了声,“放心,不会的。”

他现在哪还有时间想七想八,只希望时子瑗没事就好了。

接下来,陆羽却发现,他完全就不能阻止他自己想七想八,因为他就是一碰到时子瑗的皮肤,时子瑗就会一阵战栗,而他的心也像是漏了一拍,一上一下的,终于在时子瑗的娇吟还有他粗矿的隐忍声中,完成了这个面对香艳场景,却只能摸索前进的‘超级挑战’。

“好了吗?瑗瑗…”陆羽的声音暗哑,又在压制着体内的欲望。

“好…好…了。”

时子瑗这会还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似乎她应该又笑又哭,连说话也变得结巴了起来。

陆羽睁开眼,看到已经穿好衣服的时子瑗,终于歇了一口气,唇角微微勾起。

“哥哥现在背你去医院,你的脚恐怕是伤到了脚根了,要及时处理。”

说着,他便想要一把拉住时子瑗起来,背在自己的身上,却被时子瑗给闪开了。

“哥哥,现在外面的雨很大,而且到处都没灯,外面也一片漆黑,医院肯定也没电,我们怎么去,去了恐怕都没人。”

时子瑗说得没错,不过医院应该是有人,只是现在的她压根就不想动,而且她现在穿着一身的睡衣,难道这样出去,然后淋一身的雨水?然后感冒、发烧…事实证明,她似乎有些想太多了。

“但是,你脚~”陆羽面上为难,他也知道外面的雨太打了,压根就不好出去,黑灯瞎火的外面可能连一个影子都没有了。

“瑗瑗可以撑一个晚上的,但是哥哥脸上的红肿,瑗瑗要为哥哥擦药。”时子瑗轻轻的摸着陆羽微肿的脸颊,眼眶又模糊了起来,说话的声调有些哽咽。

陆羽想要再说,却被时子瑗打断,“要是哥哥不擦药,瑗瑗绝对不去医院,即使去了,瑗瑗也不让治。”撇开脸,语气带着娇撒,凭什么每次都听他的,这次绝对不妥协。

看时子瑗那么的坚持,陆羽再看了看时子瑗的脚踝处,再这么僵持下去,对时子瑗和自己都是不利的,便妥协了。

“好,那瑗瑗先让哥哥包扎下你的脚,哥哥的脸没事~”

“嘭嘭嘭~”突然,好像大门口传来阵阵的敲门声,似乎很急切,一刻都不愿意停止。

“有人在吗?瑗瑗,羽儿,你们在吗?”

时子瑗和陆羽皆一顿,这声音,怎么是老妈(阿姨)的,现在怎么会来,而且好像还很急的样子。

“瑗瑗,羽儿~”又是急呼声。

------题外话------

不能断更…可以先过么?编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