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7 该死的大姨妈和断电

037 该死的大姨妈和断电

线条分明的脸带着丝怅然,随即又回复了浅笑,微微勾起的弧度似乎要上扬,但下一秒却有继续保持,“瑗瑗~你一哭,哥哥就没办法思考了呢,所以,以后千万不能再哭咯,不然就会哭花了脸,变成了小花猫。”

语气带着一丝揶揄,神情是如此的温柔,伸出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点了点时子瑗翘挺的鼻尖,动作轻舒且迟缓。

“小花猫就小花猫,反正哥哥是跑不掉要接手我这个小花猫了。”

触碰到陆羽微凉的指尖,时子瑗忍不住进一步的往他的怀里钻,仿佛在寻找着一丝温暖。

“呵呵~”轻笑出声,白皙的手已然换了地方,改为轻拢时子瑗的头,仿佛在保护着一件很珍贵的东西,时子瑗在他的心底何尝不珍贵,不止是珍贵,而且还是独一无二的。

时子瑗吸允着已经拥有男人味的陆羽身上的味道,不由轻勾唇角,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现在抱着她的男人很安全,带给她说不尽的安全感。

听说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还不如找一个能给自己安全感的人,而这两种,她都占据了,所以,她是幸福的。

“轰——”

突然,窗外传来一声震耳的雷声,时子瑗倏地紧紧抱住了陆羽,心突然跳得极快。

窗外,一阵雷声过后,便突然下着大滴大滴的雨水,如一根根线条般,从天落下,越来越快,越来越密…

本泛着微许亮光的天空,现在已然变成了暗沉,只听得‘稀里哗啦’的雨声滴落在地板上。

时子瑗其实不是很怕雷声的,但是此刻她只是想要紧紧的抱住她眼前的这个人。

忽然,一阵狂风吹入,吹散了厨房些许的厨具,还包括了挂在靠墙边上的砧板,‘嘭——’的一声,震响了整个厨房空间。

“啊——哥哥,衣服,衣服没收,在阳台那。”时子瑗突然惊醒,蓦地推开陆羽的身子,说完,立刻就转身,想要去收衣服。

“别去,哥哥去收。”陆羽一拉时子瑗的手,这丫头,什么时候那么着急了。

时子瑗忙摇头,“不用了,还是瑗瑗去收。”

她能说,因为她前两天来了大姨妈,然后一不小心就弄到了内裤,然后一不小心就多了好几条内裤,阳台上其他的衣服都被她收了,只剩下她那几条内裤而已。

看着时子瑗一脸的坚定,再挪头看了看窗外的雨势,越发的大了,而且风也越来越大了。

“先站着,哥哥先把这里的窗户关上。”

先稳住了时子瑗,接着陆羽就快步走到了窗户口边,一刷,将窗户给关上了,雨声也相对的变小了不少。

“好了,我们先去客厅。”说完,就拉着时子瑗去了客厅。

客厅外是一个阳台,时子瑗闪烁着眼睛朝着阳台上看去,狂风飘扬着她的小内内,嘴角泛出一丝囧笑,她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用比较烂的衣架,让那内裤直接落下得了,何必现在在纠结。

“哥哥,还是瑗瑗去,你先把我们的房间的窗户关了。”

时子瑗正了正身,在陆羽冷然的眼神在有些战兢的将话说完,说完之后,忙埋下了头颅,仿佛她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一般,接着乘陆羽还没行动,一把甩开了陆羽的手,脚下抬步,朝着那飘扬着的内裤跑去。

她的着行为,明显把陆羽给击了,这丫头,那么大的雨和风敢一个人甩开自己出去,看来是他教得还不够,这丫头还没有保护自己的意识。

待他抬眸看向阳台上时,如黑耀石般的黑眸却不由自主的划过了一丝笑意,原来~接着又一丝恼意、一丝愧意…

“瑗瑗,哥哥去,不就是内裤么?那内裤还是哥哥帮你买的,你现在来那个了,不能吹风。”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越过了时子瑗的脚步,早先一步踏进了阳台,很自然的收了三条粉红、米白、血红的内裤,因为狂风和暴雨,已将这三条内裤都淋湿了,滴滴答答的掉着水滴。

时子瑗本微许泛白的脸颊立刻通红了起来,先是因为陆羽说的话,再是因为陆羽竟然面不改色的帮着她收起了三条内裤,这得是多大的勇气。

陆羽从阳台进来的时候也顺便就将那道门给关住了,外面的狂风暴雨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你这丫头,自打你来这个开始,哥哥就帮你买了卫生巾和内裤了,你的事情哥哥怎么会不清楚,只是这两天太忙了,竟然忘记了今天是你来的时间了。”

话说得如此风轻云淡,脸不红、心不跳。

在时子瑗看来,陆羽这厮,这几年改变得越发的‘红脸皮’了,回想当年,这什么内裤和卫生巾,他一提到便就脸红,现在竟然还**裸的说着他买的卫生间和内裤,有没有那么让她讪然,让她无颜面对。

在时子瑗这番想着的时候,陆羽却已将内裤从衣架上收下,三条内裤就这么紧握在他的手心,看得时子瑗忙移开了眼,耳根子也变得红透,她实在是太丢脸了。

看到这样的时子瑗,陆羽低低笑着,“瑗瑗,这个先拿到卫生间里,明天太阳出来再洗过吧。”

他心知时子瑗对这事情面皮薄,也就不再多揶揄她,拿着三条内裤就往卫生间走去。

时子瑗只顾点着头,听到陆羽离去的脚步声,才渐渐抬头,如娇艳玫瑰似的脸庞也渐渐的散去,深呼吸一口,不由把眼光偷偷朝着卫生间那看去,看着陆羽的背影,她心里有些复杂,难道~是她太保守了?还是陆羽已经变得开放了?丫的,到底谁才是二十一世纪过来的人,想想就气愤,每次碰到这事,她就会不由自主的脸红,接着被陆羽低低笑着说两句就会更红,她现在都有些鄙视自己了。

待陆羽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时子瑗似乎嘴里念叨着什么,似乎脸色还是一脸的措气。

“瑗瑗,你肚子痛么?哥哥现在去烧热水,你先好好坐着,哥哥去做饭好了,幸好哥哥今天早回来了,要不然,你就一直碰冷水,还可能去吹冷风,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陆羽似恼似愧的说着,说得时子瑗终于将视线转在了他的身上,眨了眨眼,“好吧。”

在陆羽那想要把她吞灭的眼神中,她想了想,还是顺着他好。不过,她容易么?不容易,她也是不想要让陆羽分心而已,不然她何必在昨天、前天,自己忍着小腹的痛和背酸闷头就睡觉去了。

很快,陆羽就端着一杯泡着红糖的开水过来,时子瑗就捂着被子笑眯眯的喝了。

陆羽接着又去厨房,继续刚刚时子瑗未煮完的饭菜。

厨房里传来切菜的声音,时子瑗开了电视,又看不下去,便轻悄悄的走至厨房的门口。

入目的是陆羽忙碌却不失优雅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般,看得人赏心悦目。

系着围裙的陆羽仿佛变了装,那廉价的围裙穿在了他的身上却突然变得昂贵了起来。

陆羽那周身的气息满满的蓄着贵气,炒着菜的动作仿佛在看着一场‘美人起舞’。

这就是以后自己相伴一生的人,这个重生的机会,她真的要感谢上天,还给她安排了那么一个优秀的男子。

而陆羽这番,边炒着菜也边想着这会时子瑗该吃什么比较好,这丫头煮的都是他喜欢吃的,她喜欢吃的却一样都没有。

转身,却看到时子瑗眼波流转,似乎还夹带着丝迷离,手中捂着自己刚刚给的水杯。

四目相对间,时子瑗似乎永远都是先移开的那个,因为她实在是面皮太薄,不敢对视陆羽那炙热的眼睛太久,她怕下一秒她会做出她不敢想象到的事情。

“瑗瑗,哥哥下去买一条鱼上来煮汤,这锅里哥哥已经放好了。”

鱼类的东西吃着比较营养,而且她也喜欢,所以陆羽便想着出去买。

他们这栋房子的楼下不远处正好有一个菜市场,菜市场里面是没有那么早收摊的,只是现在倾盆大雨,还去买,时子瑗实在是舍不得陆羽就这么淋着雨出去。

“哥哥,不要了,瑗瑗和排骨汤就好了。”

“没事,哥哥马上就回来,你先看电视。”

陆羽紧接着就掠过了时子瑗,才一会,就关门出去了。

时子瑗只得走到大厅内,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对她来说不知道多古老的电视剧。

十分钟后,陆羽回来了,意料之中的浑身沾满了雨水,撑着伞等于没撑,因为外面的雨实在是太大了。

时子瑗蹙眉,放下手里的杯子,快步去卫生间拿着毛巾出来,“哥哥,你先擦擦,你看看身上,鱼瑗瑗可以明天没事去买的。”

想要语气嗔怪一些,又说不出口,出口便化成了关心。

陆羽却还未待时子瑗从卫生间出来已经进了厨房,又紧接着忙碌了起来,收拾鱼。

时子瑗眼底闪着感动,走进厨房,自己上阵为陆羽亲自擦拭。

由于浑身都蓄着雨水,陆羽健硕的上身隐约可见,坚实的背脊,富有弹性的前胸,时子瑗愈擦,脸就愈红,陆羽的资本实在是太多了,不管是身体还是脸蛋,又或者是家世,都足以让一大群的女人前呼后拥,想到这,手上的力气渐渐加重了些,神情紧皱。

“瑗瑗,你这是在谋杀亲夫。”陆羽低头看向时子瑗,有些不明,有些嬉笑。

时子瑗反应过来,微微抬眸,正好看到陆羽的眼眸中含着不明的笑意,脑子一转,他刚刚说什么,谋杀亲夫?

陆羽眼神示意时子瑗看他的脖颈处,时子瑗狐疑的撒眼看去,没想到自己所搓那处,竟然形成了一团红色的圆圈,异于其余地方的古铜色肌肤,面上一顿,接着转看陆羽的眼,讪讪笑了笑,“嘿嘿,哥哥,瑗瑗以为你这个黑点是泥沙,想要搓掉,没想到是一个黑痣。”

一说完,时子瑗脑子里就想扇自己一个耳光,什么泥沙,泥沙会跑到脖子那里,还是黑色的,这蹩脚的理由连自己都不相信,何况~

所以,她一说完,就低下了头,不敢看陆羽的神情。

她也就自然没有看到陆羽黑眸里闪过的狡黠,这丫头竟然没反对刚刚自己说的话。

“好啦,就饶了你谋杀亲夫的罪,先出去吧,哥哥的身体好着,这点雨水还不会怎么样。”

时子瑗似是停顿了一秒,接着乖乖的出了厨房门,压根没注意到陆羽又说了一次‘谋杀亲夫’。

陆羽的速度很快,在时子瑗喝完一杯水的时候,桌上就摆好了碗筷,连菜都端出来了,竟然有三菜两汤,真是着实的浪费。

时子瑗拾起筷子,看着桌上的丰富菜肴,不住的‘渣渣’口水,哥哥做的确实比她的好吃,她的能入口,但是他的却能让人把舌头给吃下去。

“先喝汤,这鱼汤哥哥尝了,不错。”陆羽舀了半碗的鱼汤在时子瑗的面前。

时子瑗快速的夹起一块肉,接着放下筷子,准备喝汤。

为什么要快速呢,原因是她要不快速的话,恐怕今天她就连用筷子的时间都没有了。

事实证明,她的感觉很对,因为陆羽紧接着就帮着她挑鱼刺,然后夹在了她的碗中,然后又去打了饭,这过程,时子瑗只拿着汤匙吃着,其余的不用她动手,因为她来月经的期间内,很多东西都是陆羽会禁止她吃的,比如说,桌上的青椒。

一顿饭下来,陆羽倒是没吃多少,时子瑗倒是吃得肚子撑着,最终撒娇耍赖的‘推却’了陆羽还欲要夹给她吃的鱼肉。

吃完,自然是陆羽收拾碗筷,然后又放好热水,拿好衣服,请着时子瑗进去洗澡,来月经的人很会想睡觉,这事情陆羽因为有时子瑗自然是知晓的,所以,他要让时子瑗在九点之前就去睡觉。

时子瑗打着哈欠进了卫生间,舒服的洗了澡,却发现她竟然忘记了拿最最最主要的面包,怎么办?叫陆羽去拿,这是时子瑗唯一的想法,但是她又撇不开那面子。

陆羽此刻正在房间里收拾着,过了二十分钟,时子瑗竟然还没有出来,心下感觉不对劲,便忙跑到了卫生间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瑗瑗,还没洗好吗?”

而时子瑗却是还在卫生间纠结,听到陆羽的声音,时子瑗一愣,接着便回答,“就好…了。”

还是没勇气说,她难道就这么先穿着出去?不行,她这是第三天,来的量很多,要是又粘在了内裤上,那她可是没有内裤了,她总不能穿陆羽的吧。

陆羽面上一瞬间的狐疑,眉宇间蹙了蹙,这丫头不会出什么状况了吧。

垂下眸思忖片刻,该死,刚刚竟然忘记了拿那个东西进去了,这丫头肯定是面子做祟,不敢和自己说。

抬脚便往时子瑗的房间走去,开门,很熟悉的打开一个柜子,看着里面两包,便仔细看了看,拿出一片夜用的,出了门。

时子瑗打死也想不到陆羽竟然对她房间那么熟悉,连最隐秘的卫生巾都知道在哪里。

其实陆羽也没有刻意,只是时子瑗实在是太懒,所以她的房间几乎都是他两个星期收拾一次,恐怕这房间里的东西比她还熟悉。

一到门口,果然时子瑗还在里面没动静,便敲门,“瑗瑗,哥哥拿了你要的东西了,你先把门打开,哥哥传给你。”

时子瑗在这一刻,面色红润,她是不淡定也只能淡定了,吸了吸鼻子。

“哥哥,那你背过身去,然后我再打开门。”

陆羽依照时子瑗说的背过了身,要是不按照这丫头的做,恐怕还得僵局一下,他不要紧,但是这丫头肯定光着身子在里面,要是冻坏了就不好了。

“瑗瑗,可以了。”

时子瑗终于将门打开,看着陆羽真的背过了身,嘴角一笑,慢慢的去拿陆羽手中的东西。

不料,突然眼前一阵黑暗,没了亮光。

“啊——”

时子瑗很怕黑,而且她在卫生间里面是光着脚的,所以她下意识的一叫,却突然把门一推,就这么把整个门都推开了,身子却往前倾,这会,她不是用脸红和尖叫来形容了,她一方面想要让灯亮,一方面又不想让灯亮,而且她现在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子了。

陆羽的耳力一向好,而且还听到了时子瑗那么大声的尖叫,接着还感受到门被推开的风,接着一真薰衣草香味。

蓦然转身,刚好软香入怀,时子瑗的整个身子被他紧紧的抱在了怀里,还感受到时子瑗身躯的颤抖,“瑗瑗,没事,没事,现在只是没电~”

‘而已’两个字他已经说不出来了,因为他实实在在的感觉到时子瑗光**的背脊,还有胸前两团的柔软,他本就穿着一件极薄的衬衣,这简直就是两具身体紧紧相贴,五官变得特别的敏感了起来。

现在他不敢动了,因为他该死的感觉到了自己突然浑身灼热了起来,怀里的软香身躯散发出的气味一阵一阵的扑鼻而来。

陆羽这番不敢动,而时子瑗先是为自己没被摔个底朝天而高兴,接着却突然心跳加速,她竟然**着身子被一个男人,或者是快变成男人的男孩抱着,这这这…她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时间,全世界都仿佛安静了下来,只余留着这番暧昧到不行、喷血到不行的场面。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滴滴答答,似乎变小了不少。

“瑗瑗,你先站好。”

陆羽的声音沙哑着,这显然是隐忍的声调,再这样下去,他今天恐怕不是洗冷水澡那么容易了。

良久,时子瑗才发声,“呃——好。”

接着时子瑗便摸索着,将两脚站好,放开了陆羽的两只臂弯,微微颤抖着,脚下传进的冰凉似乎像是刺骨一般,她很想再次抱着陆羽,但是她不敢,她完全了解男人的劣根性。

因为了解,所以她僵持着不动。

“瑗瑗,你现在没穿衣服,还光着脚,等会你肯定会感冒的。”

他不知道要用多大的勇气才把时子瑗紧紧拉住他的手给放开。

“可是~瑗瑗害怕~”

时子瑗简直要哭了,这该死的电什么时候才能到?她嘴害怕黑了,还到处都是漆黑一片的,紧咬着唇瓣,紧闭上眼,压根就不敢看。

“瑗瑗,别怕,别怕。”陆羽正要用另外一只手去抱时子瑗安慰,却突然想到时子瑗此刻还光着身子,又放下了手。

“可是~”

可是她那个好像止不住它不出来,好像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怎么办?怎么办?

“瑗瑗,你千万别想着其他的东西,你想着现在还有灯,然后你想着现在是在做梦,慢慢的放松。”陆羽只得说着话,让时子瑗放松下来。

但是此刻的时子瑗怎么放松得下,小腹的隐隐泛痛,脚底的凉意,还有心里的俱怕…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不能放松,何况还有源源不断的经血从她的两腿间一直一点一点的漏出来。所以,陆羽一撇开她的手,她又紧紧的抓住了,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瑗瑗,你别怕,等会电就会来了,你先放开哥哥,哥哥去找蜡烛,你总要把衣服先给穿上。”

陆羽长长的叹了口气,继续劝解。

时子瑗却突然抓得更紧了,心里却在想着,她这是要选择被看光,还是要被摸光?

看光是等着陆羽拿来蜡烛,摸光就是让陆羽抱着她去房间。

------题外话------

qazli 投了1票

uojmying 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