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3 被设计成早恋

043 被设计成 早恋

陆羽回来了半个月又走了,去北京的军事大学去了,但这一次的分离却是必须的,因为他正在为了未来在奋斗。

而时子瑗则是打算给陆羽一个惊喜,所谓‘山不过来,我就过去’,她打算奋发读书,明年便提前高考。

幸好现在有手机可以通讯,陆羽去了半个月了,给她打了两次的电话,电话里总是关心这关心那的,总之,她觉得,即使现在陆羽已经不在身边随时照顾着她,但是她必须得学会独立自主。

回到学校的时候时子瑗突然发现班级竟然在她请假的一天掉了位置,坐在她前面的人换成了夜阑风,这倒是让她意外不少。初中三年,包括了高一一年,时子瑗几乎就没和他有什么接触,最多他们一起出现的时候便是贴红榜的时候,她排第一位,他紧跟着在她的后面,只是这上面差距的分数越发的少。

“时子瑗,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夜阑风突然转头,盯着时子瑗稍稍迷茫的眼光不咸不淡的冒出一句话。

时子瑗猛然一惊,将头从窗外移至声源,微微诧异,“我们有什么约定?”

好像没什么约定吧?她和他压根就没怎么搭上边,何况,夜阑风这个人,从三年级她就看不懂,到现在,她是更加看不懂了。

“你…”夜阑风似乎想要发作,但看到时子瑗的脸却硬生生的压制住了,缓了口气,“我不是和你说过,我们要再一起比试吗?你要记得,你的理科可和我的差不多喔~”

他一字一句的说着,时子瑗却仔细看着他,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刚刚夜阑风好像嘴角抽了抽,而且语气中还夹带着一丝将要爆发的隐忍。

“喔~这件事,我还以为你开玩笑的。”时子瑗恍然大悟,好像夜阑风是说过,但是自己好像没怎么在意,在她看来,这名次只是其次而已,何况,她都打算要提前高考了,计较那么多干嘛。

“我没开玩笑,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人吗?”夜阑风突然沉下了脸,一直以来,他都认为他和时子瑗的关系应该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了。

时子瑗看着他突然沉下的脸,感觉到一股冷风袭来,所谓的寒冬腊月,可能就是如此了吧。

“不是,夜阑风,我觉得这名次在其次,我个人是很佩服你的。”

她说了真话,她确实是挺佩服他的,她本来一直以为夜阑风是天才,其实夜阑风只是比别人聪明,脑袋灵光很多,相对于陆羽那天才型的,还是差一点点的,不然,他早就该超过她了。

“你佩服我?”夜阑风指着自己,不可置信的问道。

她才是他佩服的吧,从他认识她,就没有见她落下过年段第一的名次,和陆羽一样的都是变态型的,虽然陆羽是超级变态型的,但她怎么说也应该是为数不多的变态头脑,上课没什么听课,下课也没见她怎么多用功,考试一考出来却是惊人的。

“是啊,我都认识你六七年了,你也一直和我同一班,我考第一,而你从来不会落下第三去,而且自上高中以来,你的分数和我的分数越发的接近了,你一直都在进步,而我,却好像是止步不前。”时子瑗微仰着头思忖着说着。

听时子瑗那么一分析,夜阑风却不好反驳了,因为时子瑗不仅态度诚心,而且神情也颇为让人感觉很是诚恳。他向来听说过从时子瑗嘴里说出来的话都是真的,而且还特别让人信服,这一回,他倒还真的相信了。

自从这一次两个人那么多年来第一次比较正面的交流想法,时子瑗就发现其实夜阑风还算是勤奋的主,至少上课的时候不开小差,认真上课,下课马上就将老师的布置的作业做完,接着就空着手回宿舍,这还算是符合他的个人风格了。

蒙小小、苏素素都是读的文科,倒是中性风格的萧飒读了理科,但不和时子瑗同一班,和时子瑗同一班的还有谢航辛、姜之尧,还有总是看她不顺眼的姜篱。

所以时子瑗现在一起回家的人就变成了谢航辛了,谢航辛倒是很高兴,因为陆羽一走,他这哥哥的地位稳定多了,要是时子瑗知道他这么想,她肯定给他个大块钻,什么叫稳定多了,以前还不照样。

“瑗瑗,你要不要喝什么东西,我去买喝的。”谢航辛大汗淋漓的跑到时子瑗的面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液。

时子瑗微微抬眸,半眯着黑亮的眸子,这体育课应该就是男孩子的空间了,女生都坐在一起,而男生不是在打篮球就是在踢足球,想想还真不公平。

“航辛哥哥,你看看,满头大汗,也不知道擦擦,喏,面巾纸。”

说着,时子瑗从口袋里拿出面巾纸递上,谢航辛‘嘿嘿’笑着接受了,胡乱一擦,接着本来想要直接扔在地上,但却被时子瑗制止,“不要扔,这么大的操场你扔点,别人再扔点,都变垃圾车了,给我。”说完就从谢航辛的手里接过了面巾纸,看谢航辛不动,想起刚刚他走过来的目的,便继续道:“给我买瓶不冰的绿茶吧。”

听时子瑗这么一说,谢航辛忙兴高采烈的往小卖部那边跑。

“哟,大小姐的架势,谢航辛还真殷勤。”

不用看,时子瑗就知道是谁了,这个姜篱老是阴魂不散的,警告过后便歇段时间,这一段时间一过,又会来惹她。

一手支着下巴,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篮球场那边,看着那么多人争一个篮球,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便不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姜篱沉着脸声音冷冷的。

时子瑗竟然不理她,还笑,这简直就是给了她莫大的屈辱。

时子瑗再次听到某人的声音,深深的叹了口气,撇了眼一脸像便秘的姜篱,随即移开,“篱篱,我就搞不明白了,我和你至少也是几年的同学吧,你喜欢夜阑风就去追,每次针对着我干嘛?”

她已经名花有主了,夜阑风在她看来是个有前途的孩子,而且还聪明,喜欢他的人和害怕他的人应该是五五的比例了,姜篱都追了好几年了,都没效果,没想到姜篱竟然还肯选择读理科,她难道就不考虑后果?毕竟她的理科平常实在是太差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高一最后一次考试怎么考了那么好,还可以分到这尖子班来。

被时子瑗当面说中了心事,姜篱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深深的呼出几口气,“要不是你,夜阑风早就和我在一起了。”

时子瑗火了,什么叫要不是她,她什么都没有做,初中三年、高中一年她几乎就和夜阑风没说过几句话,就是拜姜篱所致,把罪名扣在她头上,她也太冤枉了吧。

时子瑗是个越生气就越平静的主,所以,她对着姜篱莞尔一笑,接着便起身走向篮球场,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夜阑风就是在那,打击一个人的方法不是正面,而是要拿那个人最喜爱、最珍惜的东西,而姜篱多年追求夜阑风未果,她正好可以…对于发展成这样,她也就是想邪恶那么一次而已,反正没陆羽的日子太无聊。

姜篱本来以为是时子瑗怕了,看着她的背影嗤嗤笑了笑,但当她看到时子瑗朝着篮球场那边,而且好像说了几句话后就在那和夜阑风他们一起打篮球了,她马上就不淡定了,面色由红转白再转青,两手抓着的衣角都要揉碎了。

“诶,姜篱,怎么是你在这里,瑗瑗呢?”兴高采烈买着水回来的谢航辛只看到姜篱一人,没看到时子瑗,不由蹙眉问道。

姜篱在男生面前表现得都是柔弱美人的样子,所以这会堪称‘阳光美男’的谢航辛跑过来,她立刻就换了脸色,脑子里突然有了想法,嘴角噙着一抹淡笑,“谢航辛,瑗瑗让我在这等着你过来,她说她在学生会的那处去等你,刚刚她被学生会的会长叫去了。”

时子瑗现在是学生会财政部的副部长,而姜篱则是文艺部的副部长,学生会现在的部长是陆羽很亲近的学弟,时子瑗也是认识的,所以姜篱这么说,谢航辛倒是相信了。

“谢谢你,姜篱,我现在就去找她。”

看着谢航辛远去的背影,姜篱优雅的拍了拍手,朝着篮球场走去。

时子瑗的球技虽然不是特别好,但好歹和其他男生打得还算适应,加上她又是一校园美女级别的,倒是惹来了很多观看的男生,个个都叫好,而一起打篮球的男生也适当的会让着她,所以,这都打了十多分钟了,她也觉得不会累,而且还有一种兴奋感,那种本来想要气姜篱的想法早就抛之脑外了。

姜篱看着这时子瑗开心的样子,还有夜阑风似乎有意无意的‘照顾’着的样子,心里的火气更加上升了一层。

看了两分钟,终于‘娇柔’出声,“瑗瑗…瑗瑗…”她可不会想要败坏自己的形象。

夜阑风是第一个听到的,挥了挥手让大家停下,走到时子瑗的面前,看着她额际流满了细密的汗液,想要伸出手,又想到了什么便停了下来,指着姜篱的方向,“时子瑗,那个姜篱好像在叫你。”

时子瑗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看向夜阑风指着的方向,恩?姜篱竟然朝着她这边跑来,还叫着自己,这没问题吧?

“瑗瑗,谢航辛说,让你去趟学生会那处去,他在那边等着你,你现在就过去吧,他好像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和你说呢。”姜篱大口大口的呼气,一手捂着胸口,一副唯美的样子,淑女风范甚浓。

时子瑗掩下眼球,她对于姜篱说的话有些怀疑,一句话都没说,杵在原地,看着姜篱。

“瑗瑗,我知道我和你以前的关系不太好,但是在五班里头就属你和我最熟悉了,我说谢航辛在学生会哪里确实是真的,不然你去看。”姜篱用她受伤的眼神却隐忍着委屈的样子说道。

时子瑗蹙了蹙眉,她和她熟悉没错,正是因为熟悉,她才知道她的为人。

还未待她说话,突然就有一个男声插上一句,“时子瑗,姜篱很善良不会说谎的,你还是去看看。”

时子瑗撇眼看去,这个叫不出名字的同班男生不会是喜欢姜篱的人吧,不过经他这么一说,她是必须得去一趟了,不然肯定会被人说成故意诬陷姜篱会说谎的人。

“好,那你们继续吧,我先去看看。”

“时子瑗,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夜阑风看时子瑗正要走,他不放心姜篱说的话,便问着时子瑗道。

时子瑗扯出一抹淡笑,不经意间看到姜篱将近要把她吃了的眼神,“不用了,那里我熟。”要是让夜阑风一起,恐怕要惊起波涛海浪了,何况,她还要看姜篱到底搞什么鬼。

学生会离操场需要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待时子瑗到的时候正看到谢航辛在里面的黑板上写着什么东西,最前面的课桌上放着两瓶水。

“瑗瑗,你怎么叫我来,你自己却那么慢过来了。”谢航辛看到时子瑗不由有些委屈,本来他买了饮料就可以继续去踢球了,没想到在这里等了快十分钟时子瑗才出去,看看手表,都快下课了。

时子瑗脚步一顿,果然,这姜篱没安好心,只是姜篱难道就这么点心机,就想让她白跑一趟?

“刚刚瑗瑗去别的地方看了下,忘记了。”

谢航辛娃子何其无辜,不过她也不会让谢航辛知道这些弯弯道道,不然依照谢航辛莽撞的性子,估计一唰风就跑到姜篱面前问个究竟了。

“你怎么突然想要到这里了,这里离操场很远的,我们走吧。”谢航辛果然不疑其他,拿起桌上的水瓶就往时子瑗手上塞了一个,自己也拧开另外一个瓶盖,喝了一口水。

时子瑗笑了笑没解释,这学生会的会议厅可不是谁都能来的,她是可以来,但是谢航辛不是学生会的,被人看到就不好了,所以,她一拉起谢航辛的手就要走出门去。

“诶,五班的时子瑗和五班的谢航辛,你们怎么在这里?”

时子瑗心里一惊,她就说姜篱不会那么容易罢休,正站在门口的是高中部的教务主任,见他脸色有些不好看,而且眼眸里好像有着少许的责怪之意,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老师,我们就是在这里看看,现在正要走呢。”谢航辛疑惑的看了眼教务主任回答。

说他粗神经还真粗神经,那么大的校园,谁会没事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

“老师,我是来拿东西的,让谢航辛陪我来的。”时子瑗的眼眸里隐现着真诚。

这个高中部的教导主任已经换了,原来的那个好像被他挤下去了,要是还是原来的那个,现在她压根就不用说那么多。

“看你们什么样子,这学生会的会议厅是你们可以随便进的吗?而且刚刚有人给我发短信,说是你们在这里约会,你们两个都是尖子生,竟然乘着上体育课的时候约会,好的不学,坏的学。”

教务主任盯着时子瑗和谢航辛拉着的手不放,他一向关注着五班和三班的尖子生,所以他是认识他们两个人,本来他在办公室里喝茶好好的,没有想到有人竟然给他发了短信,说有人乘着体育课来这学生会约会,他查了下,只有两个班上体育课,三班的已经出去课外活动了,那么只剩下五班了,却没有想到他看到的竟然是年段排名第一的时子瑗。

约会?谢航辛和时子瑗对视了一眼,然后感觉到教务主任盯着的地方是他们拉手的那处,马上放开。

这姜篱还真懂计策,先把谢航辛骗上来,再把她给哄上来,然后发短信给教务主任,时间算得真是精准。

现在这个教务主任压根就不知道她和谢航辛的关系,难道姜篱会不知道?不然怎么样也不应该选谢航辛这个人作为‘约会男主角’。

“老师,你误会了,瑗瑗是我妹妹。”谢航辛苦笑不得的解释。

人都有先入为主的观念,这个教务主任其实人不坏,只是思想太古板,又喜欢贪小便宜,喜爱收一些小礼物,他一听谢航辛这么一说,更火了。

“什么妹妹,一个姓谢,一个姓时,还有这关系的妹妹吗?我看你们就是想要辩解,现在就和我去办公室,我要问清楚了,要是不说清楚,就不要回去了,打电话给你们的家长来。”

大多数老师发现学生早恋都是这样处理,一来就是学生自己说清楚,说不清楚就找家长,连这个比较开明的一中也是必不可免的。

时子瑗偷偷给他翻了个白眼,她知道,她现在说越多,那就越难辨解,恐怕后果会更加的麻烦。

教务主任办公室。

教务主任一人坐着,时子瑗和谢航辛站着。教务主任正在看他们的资料,看着谢航辛的资料他蹙眉,看到时子瑗的资料还是蹙眉。

时子瑗资料上显示的是她从乡下小学转过来的,父亲、母亲职业上写的只是务农而已;而谢航辛的更简单,只写了个名,连父亲、母亲的姓名都不曾写。

其实他们准确的资料也只是在这一中的校长有的,其余的人都是没有的,不然怎么可能是那么简单的资料。

“你们就老实交代,我就给你们一个警告处分,要是不好好交代,那就叫你们的父母来,到时候恐怕是会一个记过处分了,给你们三分钟,自己想清楚。”

两个毫无背景的学生,虽然成绩好,但是在一中,没有一点背景确实是行不通的。

也怪他才来,什么都不知道,不然单单看陆羽的背景势力,在一中可是人人皆知的,恐怕还不把时子瑗给捧上天去了。

“老师,时子瑗真的是我妹妹,干妹妹,我爸妈认的。”谢航辛摸着后脑勺,再一次解释。

时子瑗看着教务主任一脸的不相信,甚至还拿着有色眼睛看着他们,便知道,要不他们就承认是约会,但这是不可能的;要不就是请家长,恐怕如今也只剩下这一条了。

所以,她罢了罢手,语气平淡,“老师,既然你不信,那就请家长吧,现在天已经晚了,下个星期一让他们来。”

教务主任没想到时子瑗这么不甩他,要是一般像她这么‘贫困’的学生早就俯首认输、求饶了,哪还敢那么理直气壮。

“你确定要请家长?”

“确定,我只求老师让我们先回去,下个星期一再过来。”时子瑗态度不卑不亢。

“瑗瑗,这请家长…”

谢航辛扯了扯时子瑗的衣角,面色有些苍白。他什么时候恐怕都改不了对谢铭的惧怕了,小学的时候只要是老师说请家长,他都是避免不了挨打的。

教务主任看到这个的谢航辛,心里忍不住的冷笑,一个男生都害怕请家长了,他就不信这个女生敢请,反正他们都是这里的学生,肯定跑不了,他就给他们这个机会,等着记过吧。

“那好,星期一要是见不着你们的家长,那我就通告你们早恋,记过一次。”

……

夕阳西下,直至最后一抹霞阳给沉寂,天色变得灰暗了起来。

而时子瑗这头,一个脑子两个大,原因是谢航辛这个怕爸爸的娃子一直扯着她的衣角不放。

“瑗瑗,你说怎么办啊?难道我真的叫我爸去,那我还不被打死。”

时子瑗站在家门口,不住的翻了翻白眼,“那你让干妈去好了。”

她都说了几百遍没事了,为什么他还是一副害怕的样子,平时的威风哪去了。

“不要,要不你等会到我家去吧,你和爸爸说,他肯定会理解的,不然我说不清楚。”谢航辛突然想出个好办法。

时子瑗真被他给郁闷了,连忙说好,打开家门,马上就关上,侧着门听门外的动静,终于听到谢航辛走了的声音,便松了口气,抬头…

第二任小姑丈?

时子瑗万万没想到她竟然看到了第二任小姑丈了,还有小姑姑也在,主要是还有叔叔、婶婶,爷爷奶奶,怎么都凑在一起了?看来这次小姑姑是回来摊牌的,算算,三年也过去了。

而时子瑗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同样疑惑的看着时子瑗的举动,特别是爱女如命的时爸。

“瑗瑗,你干嘛呢?是不是门外还有人?”时开民站起身,揪着眉头走到了时子瑗的面前。

时子瑗浑身一顿,接着才回道:“爸爸,没事,今天怎么爷爷奶奶、叔叔婶婶、还有小姑姑都来了?”

时爸没回答她,从时子瑗的背后将书包拿起,放置到桌上。

时子瑗和时建、李丽琴、时开贤、肖艳…一一打了招呼,当到了时开慧面前的时候,稍稍犹豫了下,才叫了声小姑姑。

“大哥,瑗瑗都那么大了,长成大姑娘了,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时开慧热络的拉着时子瑗的手,面上的笑容简直像是吃了蜜一般甜美。

“开慧,这就是你一直和我提的瑗瑗,原来真如你说的那样漂亮,似乎看着还更漂亮了。”

未来‘第二小姑丈’赵谦也含着笑夸赞着。

时子瑗对于那么热络的两人可没什么好感,这小姑姑她就不说了,这个未来小姑丈赵谦是一个司机,油嘴滑舌是天性,又偏偏老爱装大方,现在还没把小姑姑给娶回去倒是大方得很,小姑姑一嫁过去,那可就不是这样说了,才几年就勾搭上了熟称是‘小三’的人物,人特别不安分。

现在她得想想,要不要干脆阻止好了,但是她说的话恐怕没人会听,即使老爸会听,但是依小姑姑和奶奶的性子现在肯定被赵谦给安抚得舒舒服服的,看她们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了。

所以,她现在最好不要乱说话,不然恐怕会引火上升,因为爷爷和老爸是反对的。

“呵呵,比瑗瑗漂亮的女生很多呢。”

“开民,你妹妹呢,就是想要来给你的信,你毕竟是大哥。”李丽琴一手拿着林珍刚刚上桌的橙子吃着。

时爸叹了口气,依照他那么多年的经验,这个赵谦虽然表面上恭敬着,看上去也很大方,但是他总感觉不对劲。

“妈,这开慧现在已经是个离婚的人了,彬彬现在过的日子你不是不知道,我看,还是让开慧回去先看看,这事情——再商量。”

说完,朝着时建眨了眨眼。

最近几年,彬彬生活得特别的艰苦,人也变了很多,而彬彬的奶奶也不让他回来,先前一年,李丽琴还时常念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年李丽琴就不念叨了,连提都没提。这两年,时开民和林珍倒是每年去看那么一两次,每次去都是带着很多东西去,但每去一回,回来时子瑗都能听到时开民的叹息声。

“那个,赵谦是吧,你陪我去买一点酒回来,晚上就在这吃了。”时建看到时开民的示意,立刻就开口邀约着赵谦出去,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不宜让他听到。

赵谦也算还是挺识物,跟这儿时建就出了门。

“大哥,谦子都走了,你就说吧,那个彬彬不是还有他奶奶和爸爸吗?我回去干嘛?”

时开慧没好脸的回着,语气甚是不耐烦,自己现在找的这个赵谦可比那老实巴交的雷则兴好多了,而且职业也算是体面的,说话也识时务,现在大哥的生意听妈说是做大了,要是捞一个比较高的职位来,那就成了。

何况,自己再婚的话,恐怕大哥送的礼也是多的。她越想越开心,嘴角勾起的弧度都没有挂一瓶水上去了。

“你还当不当彬彬是你的骨肉了,他经常被欺负、还打架,你这做妈妈的没一点责任心?”

时开民站起身,指着时开慧就是一顿骂,他时家什么时候出现那么一个连骨肉亲情都可以割舍的人了。

李丽琴关心着自己的女儿,何况她也不喜欢雷则兴的性子,总认为是时开慧被他那一家子欺负了,所以,她站起身就是对着时开民说道:“开民,有你这样做大哥的,你妹妹在那家受的委屈你不是不知道,她那以前的婆婆都要打死她了,你要你妹妹回去,是要她被打死吗?”

时子瑗抽了抽嘴角,她其实很想为老爸拍手,然后再为奶奶拍手,只是她现在当然得保持镇定,不把火引到自己的身上,适当的时候再插上一句,至于什么时候适当,那就是感觉时爸被欺负就是适当的时候。

“妈,彬彬那么可爱只是有点调皮的孩子,你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吗?你以前还心疼他,现在就不心疼?前两个月我去了一趟,他被打得全身是伤,你们有谁关心过?”

时开民气息沉重,那幽幽的黑眸直直的盯着时开慧,这个狠心的妹妹,抛下小孩子就走,难道生下来就是为了让他受苦吗?

“我不关心…我不关心…那次我去,直接就把我摆在了门外,彬彬是他们的孙子,连我这个外婆也不能看,而且彬彬当时还对我说‘我怎么不去死’,这样的外孙,我还敢去看,还看得了?”李丽琴情绪激动,捂着胸口,面色扭曲,很是难看。

时子瑗皱了皱眉,她倒是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件事情,难怪一向疼爱外孙比疼爱她孙子还要重的奶奶,竟然连续两年对彬彬不闻不问。

一时间,似乎场面变得僵硬了起来,直至时子彻迷着眼睛从房间出来,问着林珍晚上吃什么。

“妈,彬彬会变成这个样子,最大的原因就是开慧一去不回,现在竟然回来了也没想过去看那他,一个孩子,那么小就没了妈妈,还经常被人打,你们觉得他能学好?”

时开民磨牙,脸色有些发青,侧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

时子瑗见此,马上就上前拍了拍他的后背,老妈已经去厨房了,恐怕得要忙活挺久了。

“爸爸,您先坐下,小姑姑这都回来了,彬彬的事情就应该交给小姑姑。”

不要她的老爸被气得吃不下饭,这彬彬的妈妈还心安理得的想要新婚。

时开民一听,蹙着眉看了眼自己的女儿,心里想了想,这事情他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的妹妹,自己气成这样,实在是不应该。

“是啊,大哥,这事情得交给开慧自己,她也长大了,这也算是她的家务事。”时开贤本来静坐着,这会倒是想要撇得一清二楚了。

时开慧的作风在这个时候算是惊世骇俗的,不仅离家出走,还带了个男人回来,准备新婚,把自己的孩子撇在一头,什么事情都不管不顾,这样子的人,确实很难让人接受,这时开贤即使是她的哥哥,也是看不惯,最主要的是丢不起这个面子。

肖艳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也应和着:“大哥,开慧既然知道回来了,也应该知道怎么处理,我们这做长辈的,也不好多管。”

是压根就不想管吧,时子瑗嗤笑一声。

但是她得谢谢这叔叔和婶婶这话,因为时爸的那股子亲情韵味还是挺浓的。

“爸爸,你看,叔叔和婶婶都这样说了,奶奶也这样,你一个人也管不过来。”

不是她偏心,实在是没办法,她不可能看着老爸一个劲的往前冲,不仅不讨好,还被人怨恨上,毕竟,小姑姑和奶奶对老爸的偏见可是实实在在的,虽然这些年她家富裕起来了,但是还不是照样被奶奶看不惯。

或许是时爸终于想开了,又或者是时爸还想将事情拖一拖,所以,他略过了这个话题,提起了另外一个话题。

“好,这事情我暂时不说,但是开慧想要再婚的事情,我看还是过些日子,先把这赵谦的人品给摸清楚了。”

时子瑗刚刚松下的心,又被提了起来,她还以为老爸已经知晓事情的根本因素了,原来还是饶在这个位置上,看来老爸对那个赵谦也是有不好的印象的,不然,小姑姑带了个男人回来,而且这个男人看上去还不错,作为想要让妹妹幸福的老爸怎么可能会不答应。

“我看这赵谦比以前的雷子好,人也大方,也懂得讨人欢心,工作也还算体面。”李丽琴评价。

时开民才不和她见识,便朝着时开贤夫妇的方向,“开贤,小艳,你们觉得我说的怎么样?”

时开贤正要说,却被肖艳抢先一步,“大哥,这赵谦确实是如妈所说的,挺好的。”最主要的是,他还送了一套高档的衣服给自己,这以前的妹夫可没这么大方。

“小艳,说什么呢,还是听大哥的。”时开贤立刻呵斥肖艳。

时子瑗嘴角微勾,带着一丝讥笑看了眼小婶婶和小叔叔,这个时候的小叔叔倒是强盛了好多,不然,小叔叔是不可能呵斥小婶婶,不附和就好了。

肖艳哼哼两声,想要再说,但看到时开贤朝她扫去眼神,恹恹的不敢再说。不过她心里想了想,好歹反正说了一句好话了,抵那衣服够了。

“你们还把我这个妈放在眼里吗?一个两个做哥哥的不恭喜妹妹就算了,还都反对着,难道你们就不希望开慧找过一个更好的人,偏要那个什么都不懂的雷子来给我添堵?”

李丽琴一听两个儿子都反对,一冒火,声量也提高了一倍。

这话说严重了,要是老爸和叔叔再反对,就搞得是要自己的亲生妹妹不幸福了,奶奶这招可所谓高,真高,一石二鸟。

“妈,你偏袒开慧也要看情况,开慧这才刚刚带回来,就说要结婚,要是结婚那么容易,那离婚也是很容易的。”

时开贤不像时开民的立场,他其实比时开民更有立场说话,不过,这话一说,可就把他自己给饶进去了。

时子瑗才这样想着,就听听‘呜呜~’的哭声,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小姑姑了。

“大哥,二哥,妹妹我是离过婚,你们都看不起我,我也认了,但是谦子真的是对我好的,我是必须要嫁给他的,不然这一生,我怕是遇不到这样的一个男人了,你们反对也好,不支持也罢,我只要妈支持、理解就好了。”

时开慧抹着眼角下,吸着鼻子,简直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形神俱现。

这样子的她,突然让时子瑗想到了她的小姨林珠,不知道两个人一比较演戏,谁更胜一筹呢?要说小姨可是被专门训练过的。

“我苦命的女儿啊~”李丽琴上前一把揽住了时开慧的身躯,听声调,好像也是快要哭起来的样子,可以看出,她真的是很疼她的这个小女儿。

“呜呜呜~”

“呜呜呜~”

一场家庭会议,现在已经成了她们两个泼洒眼泪的地方了。

“好了,妈,开慧,你们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

时开民脸上发黑,他一心为了自己的亲生妹妹好,没想到搞成这样一闹剧。

而他这句话一说,那哭声立马就停止了,像是水龙头一般收放自如。

“哎呀,我说大哥,你也别气,这开慧已经认定了那人,我们再说什么都是没用的。”肖艳倒是自在,嘴里还吃着橙子不咸不淡的说了句。

其实时子瑗真的很想提醒她一句:婶婶啊,你能不能别把我家当成是你家,而且你放垃圾的地方能在凌乱一点么?

“不行,这赵谦还是得观察一段时间,我看着不对劲。”时开民扫了眼肖艳,眼神不由暗了暗,这么多的垃圾,又要自家媳妇打扫了,早知道就出去说了。

时子瑗正想要劝说,却被小姑姑突然冒出的一句话,给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

“大哥,二哥,这赵谦我嫁定了,再等,我的肚子就大了起来,到时候会有更多的人笑话,你们不就是不想让别人笑话你们么?”

不得不说,这句话真的很雷,至少时子瑗还不经意的看到正端着菜出来的林珍竟然把盘子给碎了,还有肖艳也硬生生的在喉咙里卡着还未入肚的橙子,脸色涨红…

------题外话------

1月票1爱笑的凌儿

2月票1西湖寒雪

4评价票1金恩雅

8月票1清雅冰心

10月票1老虎1166

今天收获挺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