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4 真相

044 真相

东方的旭阳逐渐上升,西方那抹灰白的淡蓝渐渐消逝。(";)黑夜与白天的交替,灰朦的雾气被拨开,金色的耀光映入大地,稍许清冷的气息慢慢的被温暖代替。

一中的教务主任办公室外站立着一男一女,女的是时子瑗,男的自然是谢航辛。

今早,时子瑗和谢航辛才刚进教室就被教务主任在全班同学的惊愕眼神下拉到了这里罚站。

现在已经是八点过后了,时子瑗一脸的慵懒眯着眼睛,而谢航辛则是有些局促的看着时子瑗。

“瑗瑗,怎么还不来啊?你肚子饿不饿?”

时子瑗此刻早就是前胸贴后背了,早餐没吃,水都没喝一口,一大早被压到这里,她本来还以为教务主任怎么样都应该要在正式上课的时候来找他们,哪知道一大早的就到教室逮他们。

老爸和干爸经他们一说原委,马上就愿意来了,还说是要学校给他们一个交代,怎么会这个时候还没有来?

她正想着,突然从楼梯口传来不甚熟悉的声音。

“时老板、谢老板,我看都是那小李不对,两位老板的千金和少爷怎么可能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呢,现在我就找小李问个清楚。”

话音刚落,时子瑗就看见三个人朝着他们走来,分别是时开民、谢铭,还有一个竟然是一般见不着踪影的校长。

“瑗瑗,航儿,你们怎么站在这里?”时爸和谢铭同时上前问道,眉宇间透着一种冷冽,黑白分明的眸子蓄着的都是不高兴的神情。

他们是快步上前,那位校长早被他们给甩在了后头,还不停的擦拭着额头细密的汗液,这新来的小李怎么才几天就给他惹事了,还触碰到这a县几乎算是最有钱的人家,而且特别是还有陆少爷在做后备…

“爸爸、干爸,原来你们是去找校长了,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时子瑗恹恹嘴,捂了捂肚子,揉了揉小腿,站了快两个小时了,小腿泛酸。

时爸忙从口袋里掏出林珍早上硬塞给他的两个鸡蛋,拿到时子瑗的手里,“来,看样子都没吃吧,一个人一个先吃了再说。”

他一说完,谢铭也拿出了两瓶水,一人一瓶。

“咳咳~时子瑗同学和谢航辛同学,你们先去上课吧,这里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那个校长终于挪着步子走了过来,看到办公室没人,教务主任不在,侧在身侧的手不由抖了抖。

时子瑗一听,马上就撅起了嘴,凭什么‘打一个巴掌,给个甜枣’就打算了事了,她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

“爸爸,瑗瑗要转学。”

双眼氤氲着薄雾,委屈不已,浑身似乎在瑟瑟发抖着,语气坚定,嗓音沙哑。

时子瑗说着悄悄的碰了碰谢航辛,眼神示意他‘附和’她的话。

幸好谢航辛也是聪明的,马上便装成和她一样的表情,“爸爸,我也要转学,教务主任连辩解都不让我们辩解就说要给我们处分,今天一大早就让我们在这里站着,要是动了,就说是要开除我们。”

“这个小李,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哪有这样教育孩子的,一点都不知分寸。”

校长面红耳赤,呼吸加重,仿佛他被人背叛了一般,双手紧握,但他转看时开民和谢铭的时候已经是压下了他的愤怒,说话也小心翼翼了起来,“时老板和谢老板莫要生气,这小李肯定是不知内情,所以才误会了。”

要是这两个学生一转走,那就不是升学率的问题,而且这教育局拨款在这学校多少的问题了。

“误会?校长,这误会也能变成这样,要是真的,那我的孩子不被你们学校给大记,或者说罚站加开除,我觉得我这女儿和侄子说得没错,转学!这一中虽然说是教育质量好,但是我想,依照他们的成绩,想要收留他们的学校应该是很多了。”

难得时爸也打起了官腔,颇有老板范,虽然他是一个农村人,但是经过这些年身心素质、才识、社会阅历都提高了不止一个层次,这打的什么战,他的心里可是一清二楚的。

这话说得孰轻孰重,作为已经在位多年的校长可是得好好掂量,额际的汗液已经顺着脸颊往下流着,但是此刻的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擦拭。

“时老板,你消消气,我现在就找小李上来,让他说清楚。”

说完,他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走到角落的一旁拨号,时子只听得一句咆哮,接着便看见校长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时子瑗同学和谢航辛同学就先吃早餐,进去吃,肚子饿了吧。”说着,他就笼络着他们四人进去。

才没一会,时子瑗就看到教务主任大口大口的呼吸,脚步不稳的从门口进来,在看到他们四人端端正正的坐着,校长还在那泡茶,他就懵了。

“校…校…长,您那么急叫我。”

校长扫了眼教务主任,眼神里尽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蹙着的眉头简直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就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教务主任,让整个学校陷入危险的境地。

“把事情的经过给我说清楚,一字都不准漏,时子瑗和谢航辛同学确确实实是兄妹,干兄妹,你说的什么早恋压根就不成立,时老板和谢老板在听着呢。”

他说的这句话是想要告诉教务主任,不要再说什么早恋的话题,还点名了时开民和谢铭的身份不一般。

小李这会倒心里急起来的,明明他昨天看到的资料显示这两个人只是贫困家庭的孩子,怎么一眨眼,连校长都要称他们为‘老板’了,而且他还看到校长眼底那抹冷冽、欲发愤怒的神情,双腿不由一紧绷,嘴里也战战兢兢的说着原委,这个时候的他,哪还有昨天的气势。

待他一说完,时开民和谢铭,还有校长三人都紧蹙着眉,这么简单的事情还会被误会成早恋,明显就是有人陷害,这为人师表判断能力就那么差?

反正时子瑗是认定了这事情肯定是姜篱搞得鬼,但是现在没证据,要是被姜篱反咬一口,那么受伤的就是谢航辛了,来个没人对证,她倒是想要撇个清楚。

“老师,你可以给我们看看那号码是什么吗?”时子瑗刚刚喝了一口水,朝着教务主任看去,虽然是疑问的口气,但已经变成了肯定。

教务主任小李现在哪敢不依,时子瑗就是要了他的手机他也不敢多说一句什么,因为他完全的清楚了时子瑗铁定有不凡的来历,不然校长那么献殷勤,还冷冷的看着他,恐怕这次,他的饭碗都有问题了。

时子瑗拿过他的手机一看,竟然不是姜篱的号码,看来姜篱还有同伙,不过这号码好像…不可能的,这姜篱竟然那么狠心。

“校长啊,我这两个孩子就这么无缘无故的被人陷害,你这…”谢铭似是...

欲言又止,轻抿了一口茶。

校长立刻表示诚意,“谢老板,你放心,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再出现。”

他这个校长做得可真够了,不仅手下办事不利,还被人给若有似无的‘威胁’。

“瑗瑗、航儿,你们怎么说?”时开民财不鸟什么校长,他这个女儿控的只问他女儿而已,只要他女儿一发话,要转学就转学,还唠叨那么多,何况这件事情确实是女儿给受了委屈。

时子瑗此刻的心情有些沉重,轻叹了口气,刚才她说要转学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何况姜篱竟然这样做,她更是不会想要什么转学了。

“爸爸,干爸,我和航辛哥哥先去上课了。”

说完,时子瑗就扯了扯谢航辛的衣角,补了句,“爸爸、干爸,你们都回去吧,瑗瑗和航辛哥哥不会有事的。”

待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时子瑗和谢航辛早已经消失在他们的面前了。

时子瑗知道老爸和干爸其实都是很忙的,何况前天家里被小姑那么一闹,老爸的心情还没回转过来,要不是教务主任紧紧抓着不放,她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添乱,而且她这是要彻底的拔除,因为这姜篱竟敢来利用她的朋友。

回到教室的时候,正好的班主任的课,只是班主任什么话都没有说,示意让他们坐下来,便继续上课了。

时子瑗一进教室就扫看着姜篱的背影,真的‘我不犯人,人就犯我’了,这姜篱,一次一次的来挑衅她,她都可以忍受,皆因挑衅的只是她一个人而已,这次姜篱竟然动她身边的人,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时子瑗正杵着头,一眨不眨的盯着姜篱的时候,却发现桌上有一张纸条,揪着眉思忖片刻,伸手拿起纸条,打开。

‘对不起,希望你不要计较,我已经教训过她了’。

靠!时子瑗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了,这人肯定是姜之尧了,这个似乎是老好人的他,他怎么还好意思来和她说什么不要计较。

正想要撕开一张纸条,然后回复,却发现本子底下还有一个纸条,不由皱了皱眉,手蓦地的停止了动作,心里狐疑,难道这个还是姜之尧的?

想了想,还是拿起纸条一看:要想知道真相,切勿打草惊蛇,晚自习后操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