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5 高考

家有萝莉,少将不愁 045 高考 全本 吧

夜,皓月当空,繁星闪烁,铺满了整个天空。

斑驳树影下,笔直的站着一个人,似乎只除了呼吸声,其余的外来事物都成了空气。

片刻之后,树影下闯入了一个娇小的黑影,仔细看去,披肩的长发,如鹅蛋一般的脸庞,黑亮灵动的大眼睛,晕红的脸颊…

在她见到树下站着的一个人的时候,只是稍稍滞了下身子,随即微勾唇角,果然,她猜能没错,但是她一点都想不清楚他为什么要帮她。

“夜阑风。”

带着一丝清凉且温润的叫喊,声调正好不大不小,足够让现在站在她面前的人听到。

其实在时子瑗刚刚来时,夜阑风就知道了,只是有些诧异的是她知道是他,竟然好像没有一丝惊讶,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

转身,落在时子瑗黑亮的眼里,还是那张平常冷峻的脸庞,只是线条柔和了一些,她有些微微的诧异。

“时子瑗,你来了,就证明你相信了我的话。”

说这话时,夜阑风的嘴角似乎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他那张脸似乎已经不能用冷峻来表示,而是还带着一丝慵懒,沙哑低醇的声调带着让人信服的语气。

时子瑗莞尔一笑,在看到那纸条的时候,她其实没有完全信,虽然从字体上可以看出是夜阑风的字体,但是她似乎和夜阑风不是特别的熟,只是比一般同学要熟悉那么一点。但是此刻,她倒是完全相信了,因为夜阑风从来不多管闲事,可能这事情牵扯到了谢航辛,而谢航辛又是他唯一的好哥们吧。

“你说,事情的真相你知道?”

直入主题,她在和他说话的时候,不喜欢拐弯抹角,同样的,夜阑风也是最不喜欢拐弯抹角和别人说话,就像他刚刚说的那句话,真是直白得可以。

“知道姜篱和姜之尧的背景么?”

夜阑风看着她的眼睛,似乎马上就接口了。

时子瑗微微一怔,双眸里漾出一丝淡笑,点了点头,“知道。”

“恐怕你只是知道了他们家是做什么的吧。”

夜阑风的话很肯定,似乎对时子瑗很了解。

时子瑗敛下眼帘,接着抬眸,没有说话。她在等着夜阑风继续说,不知道怎么的,她觉得夜阑风不至于害她。

“既然陆羽在的时候,都没有把她弄走,那么现在他不在,你是没有办法的,无论是你家,还是你个人。”夜阑风如时子瑗所想,继续说道:“陆羽早就知道了姜篱对你有敌意,但是却没有动手,说明了他有顾忌,而我知道的是姜篱其实是因为我才动手的,所以…”

“难道你夜阑风要维护…”时子瑗眨了下眼,唇角勾起的弧度似乎有那么点讥讽的意味。

看到时子瑗这样的表情,夜阑风稍稍一叹,无所谓的笑了笑,“难道你就不能相信我?这姜篱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因为我和陆羽的背景不同,至于维护,你觉得我夜阑风那么肤浅?”说到后面,语气有些恼意,该死的,早知道他就不来提醒了,还被时子瑗倒打一耙,误会他。

时子瑗却捂着嘴‘呵呵’的笑了,没想到她这么一句话,就把夜阑风给弄得黑脸了,他的修为似乎有待改进。

被她一笑,夜阑风才知刚刚被时子瑗戏耍了一番,微微蹙眉,有些懊恼。

“夜阑风,你这人很奇怪诶,那么急着解释干嘛,我又没说你维护,我说的是难道…而已。”

难得看见他黑脸,时子瑗心里的郁闷之气被冲淡了一些。

她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衣领口好像冷飕飕一片,稍稍抬眸,正好看到夜阑风的双眸在瞪着她,而且还是冷冷的瞪着她。

“好了,看在你曾经和我是同桌的份上,还有…陆羽走之前和我说过要好好照顾你,这件事,你不要去插手了,我会解决。”

夜阑风似是没好气的说,实则是他自己在和自己在置气,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答应陆羽说要好好的解决时子瑗身边的困难,还交了谢航辛那个缠人的兄弟。不过这两点,他把它们归结为是时子瑗总算是做过他的同桌,而且谢航辛的大脑构造实在是简单,所以,他才有这个任务。

而时子瑗却被夜阑风这句话给惊愕了一番,同桌?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吧;陆羽的托付,不对啊,记得陆羽好像对夜阑风的印象没那么好。

其实时子瑗还不知道,在她小学的时候,陆羽其实就有何夜阑风打过不少的交道,只是两个人都不是爱言语的人,在大家一起的时候,都是谢航辛和萧飒两个人在叽叽喳喳的说着,所以他们两个几乎没交流。

在时子瑗发愣的时候,夜阑风看了看宿舍那头,留下一句:“一切事情都不要插手了,我会解决,只要三天而已,三天之后,我就会把具体事件告诉你。”

待时子瑗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见夜阑风一个潇洒的背影朝着宿舍的方向去。

三日后,学校传出了姜篱马上要转学的消息,并且在第四天的时候,时子瑗就看见姜篱已经不在班级了,在她的视线消失了。这样的结果,才让时子瑗感觉到夜阑风早就不是那个经常打架的打架王了,他已经善于利用一些权利来做事,只是难道他就没有一点顾忌姜篱背后的背景?

姜篱走之前一句话都没和时子瑗说上,倒是姜之尧在她走之后,在她的面前说了句:时子瑗,其实你真的很幸福,也很幸运。姜篱的走,是她自己造成的,这点,我知道,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对你怎么样。

其实姜之尧心底清楚着,这四年了,姜篱处处的为难着时子瑗,高二都才开学不久,她竟然想乘着陆羽不在这学校,就来扳倒时子瑗,或许姜篱永远都想不到,让她走的那个人,正是她追求了四年的夜阑风吧。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在这班级会活得更自在。

而一个星期后,时子瑗看见了在她座位上哭哭啼啼的蒙小小,蒙小小知道了原委之后本来都不敢再见到时子瑗的,应该是一时间受不了被姜篱给利用了,她也是一个无辜者,时子瑗自然不会和她计较什么,因为要不是蒙小小,估计她又没事的忽悠过去了,她的心一向来很‘宽广’。

这件事情就在姜篱的离开中,慢慢冲淡,时间很快过,一个月瞬间就过去了,而今天是农历八月初一,据说今天结婚好,小姑姑和第二任的小姑丈总算是要结婚了。

因为小姑姑已经怀孕,而且怀孕的女人脾气特别见长,又得了***支持,老爸和小叔叔、爷爷都没法,只得同意了让他们结婚,只是这婚,得简办,爷爷本是个好面子的人,女儿跑了三年了,回来竟然怀着孕,他哪有那么老脸,能让他们结婚已经是他最大的限度了,要打办特办,恕他有钱也不会这么做。

而小姑姑如愿以偿,心里还打着不明的算盘,只是她要是知道结果,恐怕即使是去打掉孩子也不会结婚吧。

“妈,您看,这是谦子的妈妈给买的,这银镯子还是留给您老人家的。”

时开慧当着大家的面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个镯子,看上去还不错,李丽琴倒是笑呵呵的接过了,嘴上还说,“这亲家母真是客气了,那么大方。”

时子瑗撇眼一看,估计那镯子最多就一百块,而她眼尖的看到了时开慧的手指上带着一个金戒子、脖子上的金项链、手腕上的玉镯,看样子,她这才出去一趟,倒是捞了不少的东西,只是那赵小姑夫家真那么有钱?

“妈,这都是小意思,谦子他舅还是b县的所长,年年的油水都很多,这个啊,您就收着。”

时开慧得意的摸着脖子上的金项链,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亮眼,或者说闪眼。

林珍只随意的扫了眼,耸了耸肩,那什么银镯子她完全就不看在眼里,但是看李丽琴和时开慧那似乎想要别人赞赏的眼神,“恩,是挺好看的。”

“妈…”

时开慧示意着让李丽琴多说两句,家里虽然答应了她结婚,但是似乎没一点动作,现在在家最有钱的大哥一点想要为她操办的意思都没有,这样子下去,她怎么才能风光的嫁出去,而且她还和即将要成为的婆婆说了,她大哥多么多么的有钱,肯定会给她大量的嫁妆,要是没有,那她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舒适的过下去。

李丽琴对于这件事其实心里是有些胆怯的,时建是勉强同意,压根没打算什么办,就是连亲戚朋友什么的都没有叫,她也不敢冒然的去叫,但是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女儿这样子,她只得是硬着头皮往上冲了。

“开民、开贤,你们的妹妹要结婚了,你们打算要怎么办?”

“我不是说过了,随便简略一些就好了,亲戚朋友该通知的也通知了,送嫁什么的也都准备好了。”时建的口气不是很好,但还是耐着性子说,毕竟是自己的女儿。

她们一听,心中一喜,李丽琴忙问道:“那嫁妆呢?准备好了么?”嫁妆才是最重要的,要是嫁妆少了,到了婆家也不招人喜欢。

“还要什么嫁妆,几匹布,然后拿着囍饼,还有压箱底的钱,就够了,我想赵…谦子家也不会在意那么多。”

时建站起身,蹙了蹙眉,心里想到今天见到的那未来亲家母,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被瞒着。

李丽琴和时开慧两人同时一恹,时开慧比较忍不住气,“爸,人家嫁女儿都是风光的嫁,我也是你的女儿,那不管怎么样…也得…”

说着说着就不敢说了,因为时建的眼神有些吓人,滞着眼瞪着她,深邃的眼硬生生的把时开慧要说出的话给恹下,堵在了嗓子眼。

“好了,老头子,开慧是你女儿,不是你仇人,你瞪那么吓人干嘛。”李丽琴上前一步挡住了时建的视线。

时建呼出一口浊气,移开眼,扫了眼大厅的众人,“开慧明天要出嫁,你们都来帮忙,送嫁。”

说完,似是气呼呼的走进了房间。

时开慧呆滞着神情,眼眶有些红,但是她一想到自己即将要嫁到有钱的人家去,她就高兴了,反正谦子对自己好,她就不信她会过得比以前不好。

第二天,赵谦的迎亲队来了,开着两辆车子,一辆是小车,一辆算是面包车,吃完了饭,到了凌晨的时候就出发了。

而时开民和林珍、时子瑗则是回了县城里,说是要下午去b县,时开贤和肖艳倒是淡笑着上了车,肖艳心里还纳闷的嘀咕:看时开慧人长得不怎么样,一个二婚,还能有那么好的家庭,真属不易。

待一行众人到达了赵谦的住处,时开慧惊呆了,这简直和大哥以前住的地方差不多的房子难道就是她未来要住的地方?肖艳先是一惊,接着心里平衡了,她就说嘛,一个二婚,还能有什么样的好去处;时开贤倒是微微皱了皱眉,没想到看似大方的赵谦竟然住在这样子的地方,还那么山沟里,果然大哥说的没错,赵谦这人表里不一。

“谦…谦子,这里…就是…你的家?”时开慧似乎站不稳了,扯着赵谦的衣角,手抓得老紧,指尖泛白。她的双唇微微颤抖,双眼是那么的不可置信还有痛苦。

赵谦假咳两声,点了点头,没说话。

“你不是说你的家有三层楼,一百二十平方,而且还唰得白透,和我大哥的房子有得一比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子?”时开慧质问道。

赵谦不以为然,笑了笑,两手附在时开慧的肩膀上,“慧,这里就是我们现在的家,至于我和你说的,是我们以后的家,以后我们的家就是像我说的那样,难道你不信我么?”

他的心里则是在想:那么笨的女人,要是我家那么好的条件,怎么会找你这个好吃懒做,不会赚钱的二婚,要不是看在你怀孕,而且还有个有钱的大哥份上,哪会娶你。

时开慧简直就想要当场暴走了,没想到,她竟然…那么有眼无珠,不止失身,还将彻底想要让她发疯了。

看着时开慧扭曲的脸,赵谦的神情愈发的温柔,他可不能在这关键时刻还掉链子,不然这半年来的努力可都白费了。

“慧,我会让你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的。”

时子瑗脚步虚浮,脑海里闪过以后美好的日子,再看着眼前这个爱自己如命的未婚夫,然后摸了摸肚子,终于下了决定,回去是不行的,要是回去肯定会被爸打死,然后还丢脸,况且肚子里的孩子难道是要自己打掉,她已经不年轻了,要找一个爱自己的人不容易。

“呵呵,谦子,我怎么可能不相信呢,我相信你,你以后会给我好日子过的,还有我们的儿子。”

她话刚落,她就见到一脸暗黑的未来婆婆赵婆婆出来了,好像似乎心情不太好,接着下意识的看了看后头,微微垂下眉,二哥、二嫂只拿了一点点东西,恐怕会被婆婆说了,希望大哥赶紧来,不然…

“开慧,你不是说你大哥很有钱吗?难道不想到我这里来?”赵大妈半头的发丝已经雪白,但是那恶狠的威严却是第一次在时开慧面前展露了出来。

时开慧浑身一颤,没有做声,她希望她以后的男人可以为了她说上几句话。

“妈,慧的大哥等会就来了,听说是去a县城里置办什么,慧,是不是?”赵谦确实是为时开慧说话了,但是他的话不离钱啊,置办?亏他说得出来。

但是此刻的时开慧却是不能反驳的,只得是忙点头,“是啊,是啊,妈,大哥就是去县城里了,等会就来了。”

她虽然不瞒这位即将成为婆婆的人说这话,但是还是很高兴自己未来的老公‘维护’着自己。

“妈,这位就是弟弟娶回来的媳妇,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她正想着,却突然又有一个年约二十的女子站在她的面前,而且听这语气似乎对她不满。

“馨儿,乱说话。”赵大妈‘呵斥’,接着又看着他们背后来的一群亲戚,招呼:“好了,先进去吧,大伙儿都累了吧,里面请。”

“哼,本来就是嘛,结个婚,还把我的房间给腾出来。”那名叫‘馨儿’的女子冷哼一声,转头便走。

时开慧顿时傻眼,脚下的步子越发的迟疑了起来。

而站在她后面从娘家来的一竿子亲戚却被这状况给惊到了,原以为这赵谦人大方,家庭应该是差不到哪去,哪知道…

时开贤此刻的脸色是很不好的,这赵谦一家子明摆着给自己的妹妹难堪,还住那么破的屋子,还不如自己家的猪圈。

“开贤,走啊。”肖艳扯了扯他的衣角,冷冷道。

这几天时开慧经常拿着她手上、脖子上、手腕上带着的东西到她面前显耀,这会招报应了吧。

待进去的时候,时开慧被赵大妈找了。

“开慧,你这家也太…好歹我们家为了娶你用了将近两万的礼金,还不包括你现在带的这些,你家就拿这些东西来,你说你家最疼的就是你了,我看你家就是最不疼你的,不然,你带来的这些嫁妆,通通凑起来还没有五千…”

赵大妈开始喋喋不休,不满之意慎重,口气一改先前对着时开慧那种温和,说话都是一口冲动,摆明着对时开慧拿回来的嫁妆不满。

时开慧心里也是不满的,照她自己看来,至少要嫁到个五万,而且嫁妆也要多,然后嫁妆的钱都装进自己的口袋,这会,她倒是什么都没有了,嫁妆的钱也被这个眼前的婆婆给藏起来了,而且现在还数落着自己,她这招谁惹谁了。

但是她可不敢现在就发作,面上还得陪上笑容,“妈,你这话说得也太早了些,您知道的,我大哥是最有钱的,等会他来,我作为他最亲的妹妹,还不是会…”

听她这么一说,赵大妈的脸色稍稍好了些,但还是继续说道:“我家的谦儿我最了解了,你一个女人家,在家干干农活,田里种种稻谷,生了孩子在家带孩子,谦儿的事情你不能多管,还有,你现在的新房以前是馨儿,也就是谦儿的妹妹的,过了三天,你就帮出来。”

时开慧越听越吃惊,接着黑脸,接着简直想要咬牙了,她一个新房才能住三天,她刚才已经看了,哪还有什么其他的房间,那她是要睡在哪。

正想要发飙的时候,她们却听见了好多辆车的声响,“嘟嘟——嘟嘟——”

时开慧心一喜,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大哥来了,马上就不顾什么就往门外冲,她就不信大哥会那么狠心对她。

而赵大妈则是转眼透过窗户也看到了好几辆比自己儿子开的车要好的小车,而且上面还铺着话,打着结,难道这大舅子是要送一辆车来当做嫁妆?那…想着,忙快步的往门外走去。

时开民开了五辆小车来,两辆是他的,两辆是公司的,还有一辆是林珍的,他确实是来充场面的,至少得让自己的妹妹有脸面一些,但是他却没想过要送什么车来当嫁妆。

在出门之前,林珍和时子瑗就对他说过了,不能送过多的东西,要是送多了,那么就会得罪自己的弟弟和弟媳,要想要大家公平,他就只能和时开贤送同样多的东西,以保证家庭和睦。

其实时开民也没有什么打算说送多少东西,因为这婚事他本就不满意,况且他就是有钱也是要留给自己的女儿和儿子的。妹妹自己有手有脚,又还有一个赵谦还算会赚钱,不会过得太差。

但是待他开着车子,越走路越难走的时候,他的脸色便越发的难看了,到现在下车,看到那么一破房子,连自己家的厕所都不如,此刻他的脸已经成黑色状,咬着牙,连脚步也抬不起来。

时子瑗也是咋舌的,她前世从来没来过,没想到这第二任的小姑丈竟然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小姑姑怎么会进去?看这房子,就知道了,这家庭状况恐怕比她刚刚重生的时候她家还要惨吧。转眼看老妈和老爸的脸色,老妈也吃了一惊,嘴巴微张;而老爸则黑着一张脸,和三国的张飞有得一比了。

“大哥,你终于来了。”这个时候,时开慧飞奔而出,眼里、脸上都是笑容,还特别的看了看他们身后的小车,笑容更加的灿烂了。

时开民敛下神情,面无表情道:“是啊,大哥怎么能不来,开慧,你现在变心了吗?还想要嫁?”

时开慧娇羞的低下头,“大哥,怎么能不嫁呢,谦子对我好,以后跟着他肯定会有好日子过的,虽然现在房子是这样子的,但是谦子答应了我,明年就做新房子的。”

经她一说,时开民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他也知道这事情是改不了的。

“哎呀,亲家大舅子,你来啦,来来来,里面请。”赵大妈看到时开民像是看到了财神一般,本想随意推开时开慧,但是一想到她怀着孕,也就轻轻的推开了时开慧,讨好的让时开民他们进去。

在这个山沟似的村子里,这家子倒是还算大方的请了这个村子的大部分人,但是时子瑗看到桌上的菜就挑起毛病来了,她现在的胃口都被养叼了,这糊了的饭、这焦了的菜、这咸得不要盐钱似的汤,还有那汤上漂浮着的肥肉…这一系列看上,本来她就坐车坐了好久,胃里闷闷的,这会,倒是马上就吐了起来,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吐光了。

“瑗瑗,来,喝水,你这丫头,吃什么吐什么,幸好羽儿想得细心,在车上妈带了吃的,走,我们去车上。”

时子瑗吐得肠子都要出来了,肚子空空如也,听到车上有东西吃,忙拉着林珍就跑,再这样下去,她这一天就只能饿肚子了。

他们才走到车子旁,就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说着。

“诶,你听那赵大姐说了没,听说这几辆车子有一辆肯定是给她现在刚刚嫁来的媳妇做嫁妆的,这赵大姐的运气还真好,儿子娶一个媳妇,不仅有了孙子,这娶来的媳妇也是有钱的人家,出手那么大方…”

“嗨,你听那赵大姐瞎扯,现在哪家会送车送嫁妆,看她那儿子长得倒是人模人样,从小到大我们看着,从小就喜欢偷鸡摸狗,现在长大不就是一个破司机,我家男人还是个载货的,好歹有自己的车,他呢,什么都没有,一年到头什么都没拿回来。”

另外一个声音嗤之以鼻,不屑、嘲讽。

时子瑗和林珍直直的站着,一动不动,听着她们说话。

“也不能这么说,要是这赵大姐家的儿子能骗得到这么一个有钱的人家,那也是种运气,你家那儿子没这运气吧。”说完,还嗤嗤笑着,能够想象到她的嘴脸是多么的讥讽。

……

一句比一句难听,待她们走后,时子瑗和林珍终于走了出来。

“妈,你说,要不要告诉爸爸。”时子瑗揪着眉梢,唇角似抿非抿,有些纠结。

林珍叹了口气,“你爸一心认为那赵谦还算会赚钱,没想到却把这头脑放在我们家了,何况你小姑姑现在怀孕,要是不嫁给那赵谦,恐怕这一生都没人家要了,就算妈来做这个坏人,瑗瑗,不能告诉你爸爸,你爸爸要知道,恐怕还不得惹出事情,而且还会被你奶奶和小姑姑埋怨。”

林珍其实也是纠结的,但是她不能心软,要是一心软,受苦的就是他们家,她宁愿自己自私一回,就假装没听到这话,也不愿意自己现在平静的家受破折,可能还会让自己的老公受苦。

时子瑗自是知道林珍心里的纠结,她也是不希望看到那样子的场面,让老爸上不得下不得,还得罪人,她宁愿就瞒着,只是她的愧疚其实比林珍要多,只是她没想到,小姑姑竟然还怀孕了,要是没怀孕,本来她还想要试试挽救,但是这个时候怀孕了,什么都晚了。

这个时候不像二十一世纪大家开放,去做人流的人遍布,未婚先孕的人满大街都可以找到好多,所以,她没法,也不可能说出小姑姑以后的悲剧人生。不要说她冷情、冷心,因为她前世面对的人情世故、悲剧人生很大部分都是由他们造成的,她不是个阔达到对着前世一直伤害自己家的亲人的亲人还能无缘无故、热情的帮助的人。

终于,一顿饭在时子瑗的狂吐和赵大妈对时开民的讨好中结束了。

时开民喝得一塌糊涂的样子,林珍皱着眉就在其他人的帮助下让他坐进了车子里,时子瑗则早就在车里坐着了,她看不惯那小姑夫拿着哄小孩子类似的东西在她面前诱惑,她又不是一个小孩子,她已经上高中了诶。

五辆车全都开走了,时开慧的天像是塌了一般,两只本来小小的眼珠睁得老大,看着车子远去的背影,心拔凉拔凉的。

赵大妈眼里喷着火气,原以为开了五辆车来,至少有那么一辆应该是送来当嫁妆的,不然她何必在酒席上一味的讨好,没想到这看上去貌似有钱的人,竟然只包了五百块,虽然这五百块比起其他人是多了好多了,但是…要她的火气怎么消下去。

赵谦也是面色黑得和黑炭有得一比的,本来以为是个大方的大舅子,没想到却…

在酒席上,他一直明着、暗着侧击这个大舅子的话,却什么都没捞到,还浪费了自己最宝贵的酒。

“开慧、谦儿,明天你们就把房子腾出来,馨儿不然就不好住了,她一个大姑娘家的,还要嫁人呢。”

赵大妈毫不犹豫的瞪着时开慧下达命令,这个家,她做主,气死她也。

“妈,那我们住哪?”赵谦问道。

他以前都是在大厅里一躺就行了,但是现在时开慧在,怎么住?

“还能住哪,家里也没剩余的钱去做房子,你们就先住你爸刚刚搭建的小房子,先住着再说。”赵大妈冷哼了一声,看着时开慧的眼神越发的狠厉起来,就是这个女人,还以为家里有钱呢,原来是装的。

时开慧这会已经没感觉了,她没想到,时开民竟然就包了五百,才五百,比二哥的多了两百,这让她怎么交代?婆婆说的小房子,什么鬼小房子,明明就是一个过道,还紧接着臭烘烘的厕所…

而时子瑗这番,林珍叹着气,看着一脸醉酒的时开民,“酒伤身还喝那么多,家里是没酒了吗?喝,喝,喝了一杯又一杯,是不是她家的酒比较好喝。”

虽然嘴里说出的话都是呵责,但是手上的动作就不乏温柔,拿着面巾纸慢慢的擦拭着时开民的脸颊。

突然,手被抓住,时开民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哪还有刚刚上车前的迷茫。

“阿珍,我没醉,才喝了几杯而已。”

时开民笑着,然后一把起身,拉着林珍的手说道。

林珍眨了眨眼,娇羞的拍了下他的头,却又没好气道:“没醉就好好的坐着。”

时子瑗坐在前座,看到时开民竟然一脸的清醒,心里稍稍一思忖,不由‘呵呵’笑了起来,她就说嘛,老爸这些年出去应酬都没有醉过两次,怎么这会去醉,估计是刚刚那小姑姑的婆婆和小姑丈实在是太‘热情’了。

“就好好坐着。”时开民立刻正了身,向着后边倾靠上去,闭上了眼。

他是没醉,他只是装醉的,因为桌面上那对母子一直对着他明示、暗示的说要嫁妆、什么嫁妆好像太少了,还有开慧生孩子需要钱什么的,他又不傻,干嘛还清明的说可以给,他又不能清楚的驳了他们说的话,只能是装醉咯。不过,他没说出来,一来不想让自己的老婆、女儿担心,另外,他觉得她已经做了够多了的,他还有女儿和儿子要养呢。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时子瑗已经决定要提前高考的时候,她的时间就已经被书本占据了很多了,再加上对着陆羽的思念,时间在她的眼里,慢又快,不过总算没什么大事发生了。

秋天来临,秋天逝;冬天到了,春天也不远了。

现在已经是五月份了,她提前交了要提前高考的资料,和时爸、时妈商讨的时候其实还是用了很多口舌的,但是最终他们还是同意的,这倒是让她欣慰了很多。

小姑姑终于生了,幸好生的是个儿子,不然,她的日子绝对比现在更难过。她现在的婆婆比以前的婆婆更加剽悍,据说在小姑姑怀着胎六个月的时候还得去田里干农活,恐怕这是小姑姑从始至终都没有想到的。但是她身无分文,家里的钱都是被婆婆紧紧抓牢,家里的小姑子更不是省油的灯,又住在山沟里,她逃也没那么快。

当然,这些消息,时子瑗他们是在李丽琴的嘴里听到的,至于是不是这样,估计也是八九不离十,只是李丽琴为了博取同情肯定添油加醋了一把,。

春天的风带着一丝温暖,划过时子瑗的脸颊、身上,撩起了她那长长的发丝。

此刻的她正在教室里坐着高三年段的模拟试卷,这套试卷对她来说不难,也不算是特别容易,只能说,她有百分之九十八的把握能够让手上一百五十分的试卷考出一百四十五来。

她要提前高考的事情只有谢航辛和家里人知道,就连萧飒、苏素素、蒙小小都是不知道的,因为她不想给她们压力,还有就是不想要大家都知道,因为那样子恐怕会被人说成是骄傲。

谁也不会想到自己是因为太想念陆羽太决定高考的,和陆羽的见面只能是两个月一次,她想要缩短;还有就是,她要走出去,因为她还不够强,或者说是还很弱,时间永远是宝贵的,而强起来正需要时间。

班主任正站在讲台上讲着他们即将要升到初三的事情,希望同学们好好的把握住时间,黑板上写着倒计时,是倒计上高三的时间。这一中的教学质量确实是很好的,不然,她记得前世高考的前一百天才有倒计时之说,哪可能现在才高二就开始倒计时了,这样设置,正好给大家压力,所谓‘压力就是动力’这句话其实是有道理的。

“现在,大家一定要好好的把握,要想考到好的大学,就必须从现在开始抓起,要是等到高三,那么你就比人家慢了一步,慢了一步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人家考清华大学,你只能考一个二流的大学…”

班主任又开始长篇大论,时子瑗敛下心神,继续做题,这会她很幸运的是她一个人坐,没同桌,要不然,她可瞒不过。

“学习呢,就是一点一点的积累的,像我们班的时子瑗同学,可是我们学校的榜样,次次考试都是年段第一名,虽然这次的月考和夜阑风并列第一,但还是第一,何况,时子瑗同学还打算要在两个月之后就参加高考,这…”

“什么,参加高考…”

“难怪时子瑗变得忙碌了起来,以前没见她忙,没想到她是在准备高考了。”

“高考,哇,时子瑗才十六岁诶,那她不是成了最小的考生了嘛。”

……

班主任的话还没说完,台下的学生齐刷刷的看向时子瑗,热烈的讨论了起来,有羡慕的,有眼红的,还有崇拜的…好多好多的眼神一一灼热的盯着时子瑗。

而此刻的时子瑗还奋笔疾书的在写着答卷,好似一点都不管她的事情,直至三十秒过后,她终于感觉到不对劲,微微抬头一看,好多炙热的眼…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才几分钟的答题她错过了什么?主角还是自己?

“时子瑗,你真的是打算今年高考?”夜阑风带着疑惑,带着微许的冷意问道。

他从来就不知道时子瑗打算提前高考,而且这一年他们的和平相处,他自认为他们应该是好朋友了,却没想到,他天天和她一起上课、自修,她要提前高考,竟然一声未吭,要不是好像刚刚班主任漏嘴,恐怕她走了,他都会不知道。

时子瑗听夜阑风这么说,而且看夜阑风那冰冷的脸不带一丝柔和,语气里还隐隐的有些责怪和一种不知名的情绪,还有他那双如幽谷般深邃的眼睛,好似一潭深水般,一眼望不到底…这样子对她说话的夜阑风,她真的好久没看到了,但是她可以确定你点,夜阑风生气了,而且好像很生气。

“夜阑风,我下课和你解释,总之,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时子瑗说的话有些急切,因为这事情确实有她不对的地方,而且这一年中,夜阑风渐渐的也成为她为数不多的异性好朋友,夜阑风本来就不爱说话,这班级里除了谢航辛,就属她和他说的话说了。

“好,我看你怎么解释。”夜阑风稍稍敛去了冰冷,但却带着一丝纠结和不安,因为此刻,他的心里隐隐猜到了一些原因。

时子瑗这个大爆料,在班级里算是大新闻了,但由于班主任在场,而且班主任还意识到了自己说漏了嘴,因为时子瑗早就和他说过,不要透露她要提前高考的事情,没想到,他只顾着要激励其他学生,倒是忘记了对时子瑗的承诺了,所以,他悬崖勒马的让大家停止了放在台面上的讨论。

下了课,大家都围上了时子瑗,但都被夜阑风那冷脸一一挡了回去,就连萧飒也不敢上前,时子瑗才有了解释的时间。

“这会可以说了。”夜阑风不冷不热的声调,双眸盯着时子瑗的眼睛不放。

时子瑗思忖了一会,随即道:“夜阑风,其实不是我想瞒着你们,只是我不想给你们压力…”

“说重点。”夜阑风毫不犹豫的打断。

时子瑗哑声,看着夜阑风的双眸里隐含着欲发的情绪,只得说道:“夜阑风,你在我心里是个好朋友,我只得隐瞒你是不对的,我提前高考的原因就是我需要变强,你不是说,我不够强吗?我强了起来,我就有能力保护我在乎的人,这就是我的原因。”

夜阑风眨了下眼,稍稍放缓了口气,“没有陆羽的理由吗?”

时子瑗的心里猛然一惊,看向夜阑风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慌乱,夜阑风知道了什么,难道他知道了她现在和陆羽的关系?

“不用那么惊讶的看着我,我就问你有没有陆羽的关系?”夜阑风表现得波澜不惊,一字一句的话语似乎是从齿缝中说出来的。

时子瑗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半响,她才道:“哥哥在北京,我想他了。”

她没直白的点明,但她说的是实话,她不知道为什么对上夜阑风那双明亮透彻、似乎要贯穿人内心的眼睛,她就觉得她犯罪了似的。

……

夜阑风变得沉默了,至少时子瑗这样感觉到了,因为他的话已经从一句变成了半句,说话也由两个字,变成了一个字。

蒙小小、萧飒、苏素素知道她高提前高考都来闹腾了一番,但也没夜阑风那么激烈,她们只是红着眼睛哭着说她没良心,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先说一声,还有就是‘敲诈’了她不少的钱,下了好几次馆子,不过至少她们还有分寸,不会把她‘压榨’到底。

两个月很快就过了,终于到了高考的时间。

时子瑗这高考简直是全体动员,不仅时爸、时妈激动得来校门口等着,谢航辛等人也组成了队伍在校外加油,就连陆羽也请了好几天的假回来了,说是她去年陪着他高考,今年他也必须陪着她一起高考,还有两个人是时子瑗没想到的,夜阑风和姜之尧竟然也来为她加油了。

顿时,她的‘鸭梨’无限大,她不紧张也被这庞大的队伍给搞得紧张了起来,竟然在考试期前一直想要上厕所,连上了三次。

幸好考卷考的都是她有接触过的类型,她心里的紧张感消失了不少,做题也顺了起来,竟然除了考化学的时候一个化学方程式不知道,其余的都做得十分的顺利,三天下来,她终于解放了。

解放的结果就是,她连续一躺,就睡了一天一夜,让时爸一急,送医院了,不过在她醒来之后,终于恢复了正常。

陆羽本来只是请了五天的假,本来还想着时子瑗高考之后还有半天可以一起单独出去,却没想到时子瑗睡得天昏地暗,连他走都没送。不过,他心情还是很好的,因为,再过不久,他就可以缩短距离、缩短时间看到时子瑗了。

高考成绩是要过二十天才有出来的,但是时子瑗一点都不担心,她在想的是她应该填什么专业,至于什么地方,肯定是在北京了,要不是北京,她还懒得提前高考呢。

“依我看,瑗瑗的估分照着几年看来肯定是能上清华大学的,至少也得是个一流的大学,瑗瑗,要不,你就填教师这类?”时开民手中拿着一本往年的高考志愿书,估摸着建议。

林珍立刻就反对了,“什么教师,我看女儿应该去读医科类的。”

“医科里都是血,我看瑗瑗不适合。”时爸也不妥协,他还是觉得教师好,吃公家饭,只是,他家里不缺钱了,他难道忘记了么?

“不行,我觉得医科好,这专业不错,以后工作也好找。”林珍才不妥协,没她妥协的份啊。

时子瑗看着为了她的志愿争论的父母,稍稍抚额,其实自己已经考虑过了,她也决定了,要强,肯定非钱,而钱就是商业,所以,她要学商业管理。

“爸爸、妈妈,我要填商业管理的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