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6 毕业酒席

046 毕业酒席

高考的成绩终于确定了下来,时子瑗以全县第二的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的商业管理专业。

时爸高兴之余却是要为时子瑗办毕业酒席,说是他想要炫耀,或者是想要证明自己有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儿也好,总之,他就是不顾时子瑗想要推托的意思,硬是要办。

时子瑗执拗不过爱女心切的老爸,只能坦然接受,此刻的她正被大多数的人行‘注目礼’。

毕业酒席在她劝说又劝说下,时爸才同意了在‘皖金’酒店里包厢,请一些关系要好的朋友,还有时子瑗的同学,就可以了。

时子瑗今天是被林珍特别打扮过的,一扎钻石般耀眼的发扎将她那袭长长的黑发高高挽起,露出她那如玉般的脸庞,脸颊上泛着微许的红晕,那微翘着的桃红色唇瓣更是为她增添了一股妩媚且俏皮。

一身及膝的紫色晚礼服将她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姿一一显现,肩上搭配着如沙幔般的短小外套,露出白玉的肌肤,莲藕般细嫩的脖颈下锁骨隐隐显现其线条流畅。

稍稍抬眸,那双绽放着足以令星辰失色的含笑黑眸,正隐隐有着氤氲的雾气,似有若无。

举手投间,如大家闺秀一般柔美且有致,而此刻的她——

心里正在懊恼本打算小办的毕业酒席,现在已经成了大家都来恭喜、祝贺,同学来握手,大人在寒暄着交杯喝酒…不由让她心闷,这哪是为她办毕业酒席,明明就是‘众乐乐,独她闷闷’。

萧飒在和谢航辛抬杆;蒙小小眯眼看着她的那些有貌的同学‘审视’;苏素素只顾着吃,她都要怀疑苏素素是不是三天没吃东西了…

再移眼眯看,意料之外,夜阑风怎么和姜之尧相谈甚欢?两个人如几年未见的老友一般,在频频说着话,似乎夜阑风说完姜之尧说,而姜之尧说完便夜阑风接口。

她这个‘主角’被这么晾在一边,超级郁闷的好不?要是这会陆羽在就好了,哪会变成这样。

而姜之尧和夜阑风的谈话内容却是她所诧异的,而她也不会听到罢。

“呵呵,夜阑风,你终究漏算了。”姜之尧轻抿了一口手里拿着的果汁,似笑非笑的说了句,眼镜下的眼眸里隐含着不易察觉的光芒。

夜阑风不经意扫了眼独自懊恼的时子瑗,俊冷的脸上划过一丝温柔,接着又迅速的敛下。

“不,我没漏算,只是你却已经出局了。”

两人的对话,似乎是无厘头,也完全就不符合他们现在还是一个即将升到高三学生的身份,如此深沉,如此刻意,似乎两人在互相抨击着。

“谁说我出局了,我是不可能出局的。”姜之尧不紧不慢的回着,但他捏着酒杯的三指却隐隐用力。

夜阑风稍稍靠近姜之尧的耳际,“你的背景注定你出局,不然,我们拭目以待。”不大不小的声音,正好让姜之尧一个人听见,而他在听到这句话后,浑身不由一滞,眼底变幻莫名,泛起了些许涟漪。

似乎过了那么三十秒,姜之尧却突然的轻笑,转头看着似乎是信心满满的人,“你别忘记了,你的背景——”稍稍迟疑,继续道:“其实,我们现在都是在同一线上,没有谁占了先机,占先机的人,不是我们。”

夜阑风是一种极致的冷俊,一种不怒而威;姜之尧则是一种安静淡然的洒脱,看上去无害,实则谁也看不进他的内心深处到底在想着什么。

两人剑拔穹张,谁也不占下风,谁也没有占上风。

而此刻的时子瑗完全不知道这两个还未成年的男生正在各自暗暗较量,还以为…

“丫头~就你一个人,看来你被人给抛弃了。”

时子瑗正懊恼着,却在她的身侧响起了一声慵懒的声调,还称之她为‘丫头’,除了言桓,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蓦地,转眼看去,乌黑的眸子闪着坚定的光,“言~大哥,以后不许叫我丫头,叫我瑗瑗。”

本来想着和以前一样喊‘言哥哥’,却突然卡在喉咙,出口的却是‘言大哥’,一字之差,却差了好多。

而她要强调,只是因为陆羽说过不许别人叫她‘丫头’,陆羽就是在防着言桓,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言桓听到她对自己的称呼,却猛然聚集了眼瞳里的神色,看着时子瑗的眼睛越发的深邃了起来,言大哥——她何曾这样叫过,难道…只是他的暗沉表情只是那么一瞬,接着已经走到了时子瑗的面前,似笑非笑道:“怎么?你家羽哥哥对你下禁口令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说,似乎这不像平常的自己。

而时子瑗却是更奇怪了,照说,她以前小,喊着言桓为‘言哥哥’就算是小孩撒娇,现在她都要上大学了,快成年了,再叫那个称呼,怎么想都不对劲。只是现在言桓竟然一口指出是不是陆羽指使,而且他的语气不必平常的无所谓的样子,甚至还带着一丝认真,这倒是让她看不透了。

“嘿嘿,言大哥,你怎么会来,你不是说没空,不来了么?”

言桓看着长得越发精致美丽的人儿,似乎蹙了下眉,这真的是自己当初碰到的那个可爱孩子…不得不说,她现在已经不是孩子了,而他也不是当初的高中生。

“好不容易你能敲诈我一回,要是不让你敲诈,恐怕就是我公司的损失了,那损失,可大可小,小的就应该够我懊悔无穷了。”

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着,时子瑗看着他半迷离的眼,一时之间,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这只金手,可是我们公司的宝。”见她不说话,言桓不由加上一句。

时子瑗突然笑起,“言大哥,都是你在照顾我,什么金手,现在公司上下金手很多了吧。”

可不是嘛,时子瑗早就建议了让言桓从各大校去招揽有设计实力的人,现在的她,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她这两年在包包公司里赚的钱已经砸了下去,已经成为了公司的股东,虽然只占百分之十,但也差不多了,而且大老板言桓应该还是看在自己和他合作许久的份上‘施舍’的,不然依言桓的性子,换了一个人,估计找就被他压榨了骨头都不剩了。这时,她又在感叹,其实言桓对她好像很…‘仁慈’。

“那些人,怎么能和丫~瑗瑗比。”言桓下意识的住了口,改了称呼。

时子瑗睁大眼睛眨了眨,看出言桓没有‘奉承’的模样,不由扯了扯嘴角,她就是时代潮流感比较强,加上这世有对这设计揣摩那么一些时日,不然她一个从没有任何设计包包经验的‘门外汉’,怎么可能会让言桓答应她要有分成。

“好了,那言大哥今天带了什么礼物,要是太小气了,我可是不收的。”

那么快转移话题,让言桓稍稍顿了顿,接着扬起一抹淡笑,大手掏进他那西装口袋,掏出来的是一个金黄色的四方盒子,这个盒子不大,很是精巧,在五彩灯光下有些闪眼。

“呃——”时子瑗不自觉的眯了下眼,眼光直直的盯着那盒子,仿佛要将盒子穿透一般,想要看到里面的到底是什么,因为她想,言桓应该是大方的一个人,那么小的一个盒子,装的是什么?

言桓将手中的酒杯放下,抬眼看了看时子瑗的表情,欲想要将盒子打开,却又停了手,接着塞到了时子瑗的手中。

“还是你自己看吧,看你那样子,再不给你,都想把我给吃了。”

时子瑗忙打开盒子,接着却稍稍蹙了蹙眉梢,怎么里面还有布,只能将盒盖拿下,接着将布条打开,布小又是布,终于待时子瑗要失去耐性之时,那里面的东西终于呈现在她的面前。

看到那东西,不由眉头一展,绽放出一抹耀眼的笑容。

晶莹剔透的一块白玉,雕刻的是她的生肖龙,那只龙正在飞舞扬姿,绽放光彩,体质很小,她一摸上去,却有一股冰凉的冷意,沁入她的手心,慢慢萦绕。

少许片刻,她脑中一闪,这言桓,明显是有意而为……

“言大哥,谢谢你了,这礼物我喜欢,这礼物的寓意我更喜欢。”

“这东西是我随意买的,你喜欢就好。”言桓回着。

时子瑗挑了挑眉,翻了个白眼,随意买,您大少爷的随意就是在几千块钱中的随意,一随意就拿出那么好的东西。

“恩,随意买,好歹我喜欢。”

他不急着想要‘讨赏’,她更不急,别以为她不知道他现在出现是为什么。

言桓被时子瑗翻了白眼,非但不生气,而且还很高兴的样子,因为他的嘴角扬得更高了。

这玉,他整整花了大半天,想了大半天,才特意买的,他一眼就看中了时子瑗肯定会喜欢。

一是因为时子瑗的生肖,二是因为时子瑗即将要的‘飞腾’,这两点,他都考虑到了。不可不说,他的心思,其实很缜密。

“这东西够那些‘金手’几个月的工资了,你不喜欢都不行。”

时子瑗淡淡的扫了眼那个在谈论着她手上的东西值的价格,冷哼道:“这东西恐怕不值言大哥请美女吃一次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