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7 一女三男

家有萝莉,少将不愁 047 一女三男

言桓一个劲的假咳,看着时子瑗的眼睛先是凝神,接着忽而一笑,挑了挑好看的眉梢,眉宇间已经蓄起了一道戏谑之意,只听得他调笑一番:“难不成瑗瑗是不喜欢,而是喜欢去吃饭,那…我带你去‘食客来’吃一顿,保准你胃口大开。”

时子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就是那次敲了他一顿么?有必要每次她一提吃的,就说是要去那里,她才不信他会不知道那‘食客来’是她名下的。

“听说那‘食客来’的菜肴可层出不穷,荤素皆是精品,难道瑗瑗不想要去再尝一次,我倒是想着那天吃的美味佳肴,真是比那些个酒店里的好吃多了。”

见时子瑗不答,言桓靠她的方向前倾,时子瑗不禁往后倾去,却看见言桓绕过她的身子,伸出一只手拿起了他刚刚放下的酒杯,接着轻抿一口,忽闭上眼似是享受着美酒一般自在潇洒。要不是时子瑗看出他喝的只是果汁,还真会以为他喝的就是美酒。

“言大哥,如果你想吃,那便去吃,反正我也甚是喜欢得紧,特别的最近新出的‘焖烧红鱼’,好吃得不得了。”时子瑗微微抿着唇瓣,轻扯道。

这言桓是越长大越狡猾,要不机警点,恐怕被他买了都还会给他数钱。

言桓正想出声,却突然感觉到背脊两道炙热的视线带着冷冽的光芒,心略略一思索,不着痕迹的朝后一扫,先是一怔,再来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瑗瑗,你的同学个个都是龙中龙~”

一语双关,却是道出了事实,能在一中读书的子弟哪有几个是没背景的。

哪料就他这么轻轻一扫,那两道灼热的视线已经消失,忽听得有两道不轻不重的脚步声朝着他们这方向前来,果真不一般,言桓轻轻一笑,证实了自己心里所想。

“夜阑风、姜之尧,我的同班同学。”时子瑗眼波一漾,含笑出口介绍。

她心里自是知道夜阑风和姜之尧岂能是泛泛之辈,能被言桓这个大少爷说成是‘龙中龙’,想必他一眼就看出了。

她介绍的时候没有发现夜阑风和姜之尧同时微微蹙了下眉,不过一闪便已经消失。夜阑风还是冷冷的表情,而姜之尧却是唇角挂着弧度,似笑非笑。

“夜阑风、姜之尧…”言桓重复时子瑗说的名字,接着眼底一闪,心里却似乎有了计较。

“时子瑗,这位…是…”姜之尧脱口而出,却不知道该这么称呼,接着暗暗‘懊恼’,也不知道这‘懊恼’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时子瑗看着两个各具特点的美男,忍住想要将他们三个‘进献舞台’供大家一堵风采的冲动,先示意着让他们都先在一旁的小圆桌下的椅子上坐下,安坐好之后,她才慢慢的镇定了下来,稍稍观察。

言桓慵懒,夜阑风冷俊,姜之尧…温雅…突然脑袋里闪过陆羽的面容,扯嘴一笑,自己选的,貌似都有这些,看来自己的眼光不错,将几大美男的优点都聚集了。

似乎过了许久,时子瑗才发现他们三个好像已经在各自比对着,言桓的两眼慵懒肆意的对着夜阑风冷冽与姜之尧的温和的四眼,她能想象,他们似乎已经在‘刀光剑影’中噼里啪啦作响了。

“这位是我从小就认识的言桓,我叫他言大哥。”作为主人,应该要懂得如何避免客人起不必要的冲突,虽然其实好像还没有起冲突,但她必须得防范于未然。

“我是夜阑风。”

“我是姜之尧。”

他们两个很正常的介绍自己。

言桓撩起眼盖,似是不经意道:“听闻A省的夜老大有个…”看了眼时子瑗那双聚精会神的眸子,却又停了口。

夜阑风眉稍一皱,他早就打听到时子瑗早认识这么一号人物,只不过资料不全,而这个言桓却一语就想说出他的来历,真是不简单。

“我还听说姜老爷子欲把掌门之位传给…”

言桓说及重点又是停了口,拾起酒杯轻啜一口,又紧接着一口,但他的眼睛却没有忽略姜之尧那一闪而过的惊愕。

时子瑗敛下心神,这言桓明明就猜出了夜阑风和姜之尧的背景,却不道破,还欲现出一种似有若无的警告…对,就是警告,那么他的警告是给谁的?夜阑风?亦或者姜之尧?反正绝对不是自己。

这番想着,转头一看,却发现言桓正在看着她,心下疑惑,看她干嘛,她没干什么事情啊。

“瑗瑗的身边有这么两个‘要好’的‘异性’同学还真是她的福气,这几年还多亏了这两位的照拂,改天请你们出去一起吃饭。”

言桓在‘要好’和‘异性’两个词中咬得甚紧,像是故意要说明什么。

时子瑗倒没多注意着两个词,令她不解的是言桓说的话,什么叫多亏了他们的照拂,请他们出去吃饭,这关她什么事情。

包厢被五光闪烁,色彩斑斓,映照着这坐着的四个人,各自心中想得都各不相同,却都神情有些奇怪。

“言大哥,你要请就请,还什么照拂,哪门子的照拂了。”时子瑗白了眼言桓,把她当做靶子,让人来宰。

“不用。”夜阑风冷冷的说出了两个字,看来他得回去再好好调查一番,他以前调查的肯定不对。

姜之尧则是莞尔一笑,“大家都是好朋友,就像时子瑗同学说的什么照拂,其实只能说是互相帮助罢了。”

“那算了,反正什么时候都是有机会的,”说着朝时子瑗看去,问道:“是不是?瑗瑗。”

称呼代表着人与人的亲疏程度,很明显,似乎是言桓占了上风,他们两个只能是占下风。

时子瑗轻轻叹息,点了点头,“是。”

她能说什么,她能说不是么,他们三个顶多了就是比较熟悉的朋友,他们各自私底下的事情,她能管得了?

“瑗瑗,你猜我带谁来了?”凌霄突然上前,朝着时子瑗说道。

时子瑗心中一喜,终于有人来救她了,不然我肯定会窒息了,这三个人气场过大,不宜深入。

“谁啊?凌霄哥哥。”

“你这个丫头,连毕业酒席都不叫我来,难道是看不起我了?”

接着她便听到一个骄躁之声,带着一丝嗔怪,还略带一丝娇怒。

时子瑗抬眸一看,原来是何小燕,半年未见,她倒是变得大胆了起来,说话的声调也变大胆了,还是娃娃脸、大眼睛,还有那道疤隐隐可见,但却不是胆小了,而是落落大方的显现。

忙站起身,扑上前去,扯着何小燕的衣领,“真的是你,半年不见,你变得更加漂亮了。”

何小燕扫了眼激动的时子瑗,“哼,还知道半年不就见了,也不知道来看看我。”

“那不是因为这些太忙了,而且我回去看李奶奶的时候都没有看见你。”时子瑗说到‘李奶奶’声音突然变小。

李奶奶指的就是陈芸,李沁去世了一年,她的日子过得似乎是索然无味,要不是凌霄在乡下陪着,她都怀疑她看到的是否是当年那个精神抖擞的老人了,因为陈芸现在一头半黑的头发已然变成了全白,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瞳也因为李沁的过世而变得沧桑,那双眸子里总是若有若无的含着哀伤,让时子瑗每每看到,都会心酸不已,眼眶湿润。

“还说了,过年回来的时候见了,你也不和我说你提前高考了一年,这会毕业酒席一办,恐怕就走了,我们认识了那么久,难道你连一面都不肯见到我?”

何小燕心知时子瑗的想法,忙转移话题。

时子瑗讪讪的笑了笑,道:“你这不是来了么?想要吃什么,我请。”

她这一出声,何小燕狠狠的抓了下时子瑗的小蛮腰,冷哼一声,“就知道吃,哪天不要在我面前可怜兮兮的说你又长胖了。”

“是啊,是啊,也不知道是谁小小的年纪就怕长胖。”凌霄不由接口,揭时子瑗的底。

时子瑗顿时满脸涨红,这里还有其他的人呢,他们两个怎么可以揭她老底。现在的她,都感觉到至少有五道视线在她的身上了。

“哈哈,你这丫头也会想要减肥。”言桓大笑出声,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说的话。

时子瑗转头怒瞪,接着气息渐深,“想减肥怎么着,现在流行骨感美,走出去的回头率才高…”

越说越得意,越说越起劲,越说她就感觉她的做法越对,她这么做还不是因为她是循着时尚潮流而走的。

“好啦,好啦,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了,你这话我从小就开始听,还说。”何小燕捂住了时子瑗的嘴,阻止了她还想继续‘长篇大论’的冲动。

时子瑗突然止声,却听得包厢内轰然大笑入耳,顿觉失言,钻进了何小燕的耳际。

“看你就是来揭我老底的,现在好了吧,明天肯定会听到传闻,说我时子瑗一心减肥,连饭都吃不饱。”

此话一出,靠近她们较近的人又是一阵大笑。

何小燕却转头,对着时子瑗的耳边,小声道:“瑗瑗,我这次来是有东西要给你看,等会我就要回去了,你先找个地方让我和你单独说。”

------题外话------

感谢榜:

1宫陌阡投了1张月票

2448268981投了1张月票

3leo丽送了2朵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