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7 定情信物

047 定情信物

楼道回廊,蜿蜒而转。

只听得两道一轻一浅的脚步声,往近看去,便见到是时子瑗和何小燕两人,前面的是时子瑗,后面的则是何小燕。

走至回廊尽头,便是一阳台,阳台上的靠檐处点点翠绿,几盆嫩绿色叫不出的花草独独而立,为这如雪的阳台增添了一丝色彩。

“小燕姐姐,这里没人回来的。”时子瑗高仰着头,看着暗蓝的天空中点点繁星。

何小燕忽从口袋掏出一封信封,交与时子瑗的手上,“瑗瑗,你看看,这封信是我在李爷爷给我的医书中看到的,我看了里面的内容,但是我还没和别人说过,你是第一个。”

时子瑗心一紧,眉梢紧蹙,低头,快速的擦开信封,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而里面的内容她只是稍稍一惊,便恢复了使然。

接着正色的对何小燕说道:“这件事切不可告诉李奶奶,其实这信封是李爷爷托我要保管好的,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完愿。本来我以为这信已经在烧李爷爷遗物的时候一起烧了,没想到却是在你那里。”

“但是…”何小燕面露不解,神色有些着急。

这里面的内容算是惊天的秘密了,李奶奶是有权知道的,她没有先拿给李奶奶,那是因为她不想让李奶奶一时受到刺激,而时子瑗又是她相信的人,所以她才第一个就让时子瑗知道的。

“没有但是,李爷爷生前交待,若是这心愿完成,李奶奶还在世,那便说与李奶奶,如果没有完成,就不能让李奶奶知道。我想,这应该是李爷爷不想让李奶奶再一次伤心了。”

时子瑗打断何小燕即将要说的话,她对李沁交待的事情完全就没忘记,照顾陈芸更是她的责任。

何小燕轻咬着下唇,似乎在做挣扎,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时子瑗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时子瑗看她犹豫不决的样子,继续道:“小燕姐姐,你放心,终有一天会让李奶奶知道的,我会让人帮忙去查。”

何小燕盯着时子瑗坚定的眼睛,过了许久,才道:“好,瑗瑗,你一向来是有注意的人,李爷爷既然能把这事情告诉你,肯定也是相信你能完成他的心愿,这个是一起在信封里的,你一起拿着。”

说着,她从口袋掏出一个金灿灿的金锁,一看就是小孩子的物品。

时子瑗高兴的接手,这东西应该就信中提及的唯一的物证了。

一事完结,时子瑗欢喜的同时,想到还有其他的人在包厢里等着她们,便想要拉着何小燕赶紧下去,却被何小燕用力一扯,嘴角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瑗瑗,别急,还有一件事情。”

时子瑗迷离的看着何小燕,示意她有话便说。

“有人说,要给你个惊喜,不知道你想不想去呢?”何小燕倒开始买关子了。

时子瑗面上一惊,接着嘴角高高挂起,两手附在了何小燕的双肩,“小燕姐姐,是不是哥哥?是不是哥哥?”虽然是问句,但是她的心里隐隐有了答案,只是想要再一步的确定。

何小燕‘扑哧’一笑,扯开时子瑗的手,眼眸含着不明的笑意,“怎么一猜就是陆羽大哥呢?莫不是你这妮子想他想得太紧了罢。”

时子瑗不屑的‘切’一声,得意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只和哥哥、凌霄哥哥熟悉,还说要给我惊喜,刚刚已经见到了凌霄哥哥,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咯。”

“好啦,不逗你了,陆羽大哥说,他今天在他租的房子那等你。”何小燕眨了眨眼。

时子瑗大喜,“真的?”

“千真万确,他还说他有东西要给你,”何小燕狐疑的看了看时子瑗满面笑容的脸,不由靠近轻声问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搞得神神秘秘的,还是从李爷爷家带上来的。”

时子瑗思忖,从李爷爷那带上来的,到底什么东西?

“不知道,到时候就知道了,谢谢小燕姐姐,我现在就去了,我送你下去。”

说着,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拉起了何小燕的手,天知道她现在有多么想见到陆羽,一个月了,只还前天通了一次电话而已,也没说今天他要回来,害她这两天压根就没有心思,一片烦躁。

到了包厢处,一把将何小燕扔给了凌霄,不顾众人惊讶的表情,拿起包包就走人了。

到了租房楼下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高空中悬挂的皓月扑洒在大地上,时子瑗娇小的身躯在地上留下淡淡的暗影。

时子瑗突然停了步子,头一抬,眼眸不由一暗,不对啊,怎么会没灯?

忙掏出手机,按下熟悉的号码,却在几秒钟后听得:对方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这是搞什么鬼?何小燕不可能会骗她,但是为什么上面会没有灯光,这不对劲啊。

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打定了主意,摸索着熟悉的楼道,慢慢前进。待到门口时,稍稍停顿,接着便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锁,略提高声音叫道:“哥哥,哥哥,你在么?哥…”

猝不及防,她被一股有力的手拉住,紧接的就是双唇被堵,嘴里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瑗瑗,别慌。”双唇被放开,听到熟悉的声音,心蓦然一松,突然想要说话,却又被堵住了唇瓣,先是呆怔,接着慢慢的回应。

唇齿交接,情到浓处,陆羽的两手紧紧的抱住了时子瑗的背脊,而时子瑗则是轻轻的踮起了脚尖,火热回应。

终于,陆羽放开了她,伸出手顺道开了灯。

一时之间,屋内光亮透谪,闪人的白炽灯直直的照进了时子瑗迷离的眼眸里,微红微肿的唇瓣证明着刚才的火热;娇红的脸颊顿时一阵灼热,从脸到心。

陆羽双眸含笑,唇角微勾,如雕刻般的脸上蓄着满满的柔情蜜意。

“瑗瑗,你终于来了。”

低沉的声调,带着微许激动。他已经等了两个小时了,她再不来,他都想要去找她了,不过,幸好,他克制住了。

听到他的话,时子瑗猛地惊醒,迷离的眸子也转为清明。

“哥哥,你怎么老是想要吓我?”嘟着嘴,有些不满。

陆羽不恼,反问道:“只有那么一次,而且也没有吓到,不是吗?”

时子瑗扫了眼还‘不知悔改’的某人,道:“一次?那次在阳台也吓到了。所以是两次。”

陆羽一顿,接着把手轻轻的附在时子瑗的头发,眼眸在时子瑗的身上上下回看,微微蹙眉,沉声道:“下次,不准穿这裙子。”带着霸道的语气,但却说得如此的有力。

时子瑗往自己的身上一看,不明,她看着还可以啊,该遮的都遮了。

“哥哥,这裙子很好看啊,她们都夸好看。”

陆羽面色一沉,“反正不准再穿,要穿,也是穿给我看。”

时子瑗突然恍然一笑,随即答应,“好,只穿给哥哥看。”

“也不许再穿别的裙子,你看,什么样子了,还是穿裤子好看。”

陆羽见时子瑗答应得那么爽快,违心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裙子穿着是好看,但是他舍不得别人看到。

这个男人吃醋中,时子瑗心中断定,因为她明明看到了陆羽眼中的那一抹惊艳,怎么可能说不好看。虽然对陆羽这个说法有看法,但还是应声道:“好,以后都不穿。”

她这一说,就看见陆羽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的笑容,接着嘴唇一抿,“我家的傻丫头穿什么都好看,但是哥哥就是不喜欢被别人看到。”占有欲极深的语气,仿佛在宣告。

时子瑗无法,只得转移话题。

“哥哥,听小燕姐姐说,你有东西要送给瑗瑗,是真的吗?”

“恩?她怎么会知道?”转移话题成功,陆羽疑惑道。

他是有东西要送给她,但是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何小燕这家伙鬼精着呢,只是不敢在他的面前造次而已。

“真的有,什么东西啊?”时子瑗忙问道。

虽然她收了不少的东西,但是她最想要收到的就是陆羽送的东西了,不仅合心意,也得她心。

陆羽轻笑,撇去刚刚的思绪,拉着时子瑗慢慢的走进了他的房间,接着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盒子…

时子瑗定眼一看,这盒子,好生熟悉…纠结是在哪见过呢?

“你肯定觉得熟悉吧,这盒子就是当初姑姑一直要给你的,你当初硬是不要,哥哥就给收起来了。”陆羽看出时子瑗心里想的是什么。

时子瑗点了点头,难道就是这东西?自己当初在想什么来着?

正当她杵着头思索之时,突觉手腕一凉,睇眼一看…

古董?手镯?

带着古式暗淡金黄色夹杂着黑色的镯子,上面还附着一只隐隐可见的凤凰,其大小适中,动了动手腕,竟然相配得宜。

“哥哥,这是…”

看上去就是特别的贵重,这绝对是古董啊。

要是她还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摘下来,但是现在,她得听陆羽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羽一把揽住时子瑗的身躯,温热的气息在时子瑗的耳边萦绕,“瑗瑗,这镯子可是陆家的传家之宝,现在送给了你,你就是陆家的人了,也就是我的人了。”

“还有,这镯子除非是以哥哥的血作为浸润,不然,是拿不下的。”

嗤嗤的低笑,不顾怀中的人微微呆滞的身躯,缓缓而出。

时子瑗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她被骗了,被一个镯子就套牢了。因为,她试图想要拿下来的时候,根本就没办法拿下来,刚刚明明那么容易就套上去的。

“哥哥,你想要一个镯子就收买我了?”反应过来的时候,时子瑗才发现自己竟然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这会换成是陆羽呆滞了一秒,他将时子瑗揽得更紧了,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的背脊线条上摩挲着,他的左脸贴着她的左脸,一热一冷,似乎这是为了糅合,又似为了融合。

他的双眸噙满了温柔,黑亮的瞳孔带着一丝促狭,轻轻叹息,“我的傻丫头,这个东西早就是你的了。”

这镯子早就在好几年前就是时子瑗的了,连陆海萱都不会知道,原来陆老爷子早就订下了时子瑗这个人,不管是他太草率、或者是他太注重时子瑗,但他已经肯定了时子瑗这个人。

而陆羽其实是在三年前才知道这个镯子的寓意,他今天将镯子给时子瑗带上,一是因为时子瑗已经要上大学,二是因为他不想再等她成年了,大学里豺狼似虎,一不小心被追走了就惨了,虽然这个几率几乎不可能。

“哥哥,这个东西就是那次姑姑要给瑗瑗的,但是那个时候陆爷爷怎么会知道你喜欢我?难不成哥哥那个时候就喜欢瑗瑗了?那时候瑗瑗才6—7岁诶。”

时子瑗说着说着就从陆羽的怀中钻了出来,神情愈发的惊愕和不可置信。

难道她早就被看上了,才一个小萝莉的时候就被陆羽这个小正太给绑牢了?

还有,还有…这陆老爷子也恁腹黑了吧,才那么小就想给他孙子拐带孙媳妇了,幸好自己当初拒绝了,要不然她要是没喜欢上陆羽,那就惨兮兮了。

陆羽脑海中略一思索,也觉得这事来得蹊跷,当初自己还那么小,而且还担心着会不会读完六年级就分开了,原来,他一直都被他那个爷爷摆了一道。不过,这道,幸好还是‘光明’的。

伸出手拂开倾泻在时子瑗脸颊上的黑发,手指轻轻的刮过她那微挺的鼻尖,眼神盯着那圆溜溜的眼珠,带着一丝灵动、一丝狡黠,不由弯起唇角,轻启唇瓣,“也许、应该是吧,哥哥并不否认。”

或许在那个时候,他便已经被深深的吸引住了,被她套牢了,只是那个时候的他,并不知道那种感觉就是想要携着她的手一起走向幸福的未来,他想的是:只要和她在一起,无时无刻的在一起,那就是莫大的幸福。

这回轮到时子瑗惊愕,陆羽竟然一点都不隐藏,从小就喜欢着自己,那个时候的她在想什么呢?她想的是:这小正太身份不一般,可以亲近,切不可太亲近。

而现在,她和他已经是一对恋人,他的付出其实远远超越于她的,他对她的好她深深的记在了心里。她不否认,她先前感激他的成分居多,但是在互相表明了心意之后,她的喜欢已然不少于他的。难道,这一世的重生,就是为了让自己遇上他,从而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的有滋味、有美好。

“哥哥,要是当初你碰到的不是瑗瑗,你还会…”

还没待时子瑗说完,陆羽的手指已经捂住了她即将要说的话,“丫头,没有别人,只有你,你是唯一的。”

其实时子瑗心底在想的是,如果她没有重生,那么她一辈子都不可能遇到他,她的前世,并没有他的存在。前世,他们只能是两条平行线。此生…无法预料。

“你,一直都是你,是你的聪明、懒惰、哭、笑…成全了我对你的关心、心疼,我才有机会接近、靠近。所以记住,你——是我的,我——亦是你的。”

是承诺,也是坦白。没有华丽的语言,也没有唯美的辞藻,直接、肯定、毫不质疑,这其实才是最为让人感动的,也是最让人心暖的。

时子瑗的双眼已经氤氲着淡淡的雾气,吸了吸鼻子,眨了眨微许湿润的眼睛,嘴角却带着真挚的笑容,“哥哥,其实…我没有那么好,但是…我愿意为了做得好一些。”

她不能否定,因为她自己都没有那么了解她本身,但是他却已经融入了她的身心。

前世,她缺少了很多的爱,也忽略了很多的爱;这世,她断然收获了很多,亲情、友情、爱情…

而陆羽,是亲人、恋人,也是挚友,三者皆是。

“真的吗?我的小懒猫,其实不需要,因为我舍不得。”点了点她的鼻子,唇角的弧度更加的翘起。他怎么舍得,他一丝一毫都舍不得她费心、费神,只要她的心里有他就好。

窗外的繁星不停的闪烁,明亮的月被薄云盖上了一层灰色,有些清冷。

时子瑗心中欢喜,脸上的笑容不止在嘴角,更在眼眸中。心被填得满满的,不可否认,女人都是喜欢男人的爱护,而她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个优秀的男人,她更加的感觉到幸福。

“哥哥,你放心,你舍不得,我也舍不得。以后的幸福将由我们一起打造,不是你一个人铸建,因为,只有共同的心,才有共同的幸福。”

她煽情了一把,但这煽情,她愿意,很愿意。

在她的意向里,男和女是平等的,而且她比别人多活了那么一世,自然不会比别人差,也不允许她自己比别人差。

“哥哥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哥哥现在把沐叔叔交给你,那车也先给你,你要努力的道路,我不干涉,但是我一定会从中帮忙。你,不许拒绝。”后面的五个字,带着肯定。

时子瑗一怔,大眼睛不停的眨了眨,这两年她发现了陆羽应该是知道自己做的事情,那么现在,她已经是肯定了。不过她已经决定不打算阻止他的帮忙,因为…她和他已经在一起了,瞒着事情对感情发展不好,而且还可能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所以,她莞尔一笑,高兴的接收,“当然好,有那么好的帮手,瑗瑗才不会拒绝,傻瓜才不要。”

------题外话------

没想到今天紫有大封,拍拍手…

推荐好友文:

作者:良辰一夜

书名:豪门权少霸宠妻(各种喷血,各种yy)

感谢榜:

1,ren82投了1张月票

2,juliawendy投了1张月票

3,金恩雅投了2张月票

4,111000453投了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