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1 被人惦记上了

051 被人惦记上了

今日天朗气清,杨柳枝随着微风吹拂摇曳着舞姿,水中的睡莲也轻快的左荡一番、右转一趟,仿佛在嬉戏着水里游着的鱼。

高挂着的太阳似乎也在微笑着看着地上和睦的一面,暖而不热的温度正好适宜。

今日是个重要的日子,至少对于沈落来说是的,对于时子瑗来说,也就这样了。

沈落这人,人长得文静,不动的时候如睡莲般寂静安详,一动就如猴子一般调皮灵活。这一静一动,倒真是让时子瑗有些汗颜。

大学里必须是要有社团的,而这社团里的活动也是必须的,这也是为什么沈落那么激动的原因,因为有活动,那么就代表有热闹,她最爱的就是凑热闹了。

而时子瑗这两天被念叨着,因为沈落一直问她要报什么社团好,哪个社团活动多,哪个社团比较多人…等等,让她真是一个头俩个大了,但这沈大美人磨人的功力和蒙小小有得一比,她不就范都难。

时子瑗的心里早就想好要报哪个社团了,前世的她可是文学社的副社长,一举就中,完全没有任何的疑问,但是她现在所读的大学不比前世的,而且她也没有那么多的北京时间,所以,她只是为了符合学校所规定的每个学生必须要参加一个社团的内容,只要进了那个社团就好了。

“诶诶诶,落落,你慢点,那么快,那社团没那么快结束。”时子瑗这思忖着,哪料走着的沈大美人突然拉起了她的手,在没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就那么拉着她的手想要狂跑中。

沈落落白了眼时子瑗,撅起嘴,眼眶氤氲着雾气,那纤长的睫羽眨了眨,似乎有些湿润,“瑗瑗~”

美人哭兮~

时子瑗脑海中闪现这四个字,接着闪现:吾不忍兮,唯有服兮。

“好好好,我知道你赶着要参加好几个社团。”

她举手投降了,幸好她这身子对于跑步这块还是勉强可以的,耐力也还算好,不然让沈落天天突然拉着跑,这哮喘病都可能会出现了。

“那就好,那我们快走吧,我要参加的表演社,我来啦。”

这姑娘,彻底发疯了。

到达指定地点的时候,时子瑗就看见十字过道上摆满了摊子,有写着什么‘表演社’、‘话剧社’、‘美术社’…好多好多,大概有二十多个,总之,对于现在来说确实是挺多了。

各个摊位上的人也很多,人潮涌动,简直像是菜市场一般。这个她知道,在刚刚入大学的人来说,这社团就简直像一块磁石一般,隐隐的吸引着人上前去,但是过了一年后,就会发现,其实这社团真的有够狗血,她只希望这清华大学的社团能够好些。

在她想着的时候,爱热闹的沈落已经不知方向去了,遂稍稍一叹息,还是自己慢慢找‘文学社’吧,只要进去了就好。

半个小时后,时子瑗挤过了人群,终于看到了一个招牌上写着的‘文学社’,只是为什么它会在角落,而且她看了一会,是有那么一两个人有去那摊位,但是没有几秒钟却又面色不好的走了,真是奇怪。

待她走近一看,却看见那正中坐着的人不是沈凡是谁,他也是文学社的?

“你好,学长,我是来报名文学社的,可以拿一份报名表给我么?”

单刀直入,似乎已经忘却前一次因为沈大美人的一句话,而苦笑不得的场景。

时子瑗微微倾下身子,微微吹拂的风正好让她那长长的黑发紧贴在了脸颊上、唇瓣上,灵动的眼睛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局促。

沈凡本脸上已经的微微的不耐烦了,因为他是被压来的,他压根就不想在这里坐镇,那个应该在这里坐镇的人却跑了。

其实沈凡的左边还坐着一个男生,那个男生长得还算是过得去,但因为在如谪仙般的沈凡面前,他就应该是会被彻底忽略的那个。

时子瑗倒是没有忽略那个男生,但是她觉得能做主的是沈凡这个人,所以沈凡旁边坐的那个人,就忽略不计了。

时子瑗的声音很轻柔,宛如听着一曲让人心旷神怡的曲子,这声音,让本微微垂着头的沈凡一顿,随即抬眸——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前次自己的表妹要介绍给自己的女生,叫什么来着…对,时子瑗。

她当时的反应完全就出乎他的意料,因为时子瑗当时什么反应都没有,很正常,就仿佛沈落没有说过那句话一般。

他给她的评价是:时子瑗这人不是在欲擒故纵,那就是自己的魅力下降了。

而接下来几天的事实证明,他的魅力没下降,那么就是时子瑗在欲擒故纵了。

而且现在时子瑗来参加这文学社团,恐怕就是因为自己吧。

他的想法若是让时子瑗知晓,时子瑗铁定爆粗口:什么叫欲擒故纵,你丫的有让我欲擒故纵的资本么?

“学妹,要报名的话,得先交一篇三千字的认识,而这个认识的内容,就要看你读什么专业了。”看他们两个不说话,沈凡旁边的那个男生终于出声。

好歹时子瑗还算是个美女,虽然不如那沈落的靓丽,但她有她的特点,而她的特点就是:第一眼看上去,你或许觉得她只是长得比较清秀而已,但是第二眼看上去,你就会想要看第三眼了。这就是所谓的‘耐看型’,越看越漂亮。

“是,三千字的认识,三千字你对于你读的专业的认识,这报名表可以给你,但是报得成不成功就看你能不能在两天内给我你对商业管理的认识,而这个认识能不能让我认同就是你进团的关键。”

沈凡的思绪被收回,很是客气的和时子瑗说道,面上倒还是温和的笑容,但是从眼睛里看却看不到任何的笑意。因为时子瑗现在在他的心里已经变成了一个颇有心计的女生了,而他恰好就讨厌这样的女生,所以,时子瑗这会是被他给讨厌上了。

他以为他这样说时子瑗应该就走人了,哪料时子瑗轻飘飘的接过了那张报名表,说道:“明天就可以给学长,那我是要怎么给你?”

时子瑗又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笨蛋,这沈凡的态度明显不对,虽然笑着,但好像还暗藏着一丝敌意,她不是很清楚这是什么回事,但是她不想理太多,她只是纯粹的想要加入这个社团而已,恐怕经前次沈落一说,在沈凡看来那次是自己的主意了吧。

“和报名表一起交过来就行,如果好,就当场录取。”

沈凡说得轻巧,他可是清楚得很,他这关过了,后面还有一个人的那关还得过呢。而且为什么这里门庭冷清,那是因为很多人都不敢过这三千字数的一关,即使是胆大的参加了,也几乎是石沉大海,不见底。

时子瑗点了点头,也就不再多说,就走了。

这三千字,她只需两个小时就出来了,所以,等到沈落兴高采烈的回来,她已经完成了。

第二天,时子瑗同一时间到了那里,这招收社团有三天的时间,而今天的第二天而已。

不意外的,看到了沈凡,还有一个——带着草帽、低着头、一手支着下巴、貌似在睡觉的男生,这形象虽然不太好,但睡姿还是优雅的。

看到时子瑗前来,沈凡稍稍诧异,但还是接过时子瑗手里给他的稿件,随意的看了眼报名表,接着就将眼神投入到了时子瑗写的对于商业管理的认识稿件上。

而时子瑗则是扫了眼沈凡,接着她的眼睛就在四处乱窜了,看着其他的同学在一个摊位又一个摊位上奔跑…

待沈凡从时子瑗交的稿件中抬起头的时候,他的眼神已经变了,因为,他实在没想到这个时子瑗对于商业管理的认识竟然俱俱面到,连细节都写到了,缺点和优点一一划分,这完全就不止三千字,这恐怕得有五千的字数了。

而他看到时子瑗竟然心思都跑到别处去了,却不由的蹙了蹙眉。其实本来他今天是不必要来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他却又来了。

“咳咳~”

时子瑗终于反应了过来,视线转向了沈凡,看他在看着自己,礼貌的回视一笑,开口道:“学长,我这~过关了么?”

不过关才怪,好歹她是重生人士。

沈凡似乎是沉吟了一会,待看到时子瑗还在看着他时,他竟然感觉到微许的不自在,语气却还是平淡的。

“时学妹,你这篇认识还可以,勉强过关了,后天就在f栋第五层楼的最角落一个房间来开会,到时候给你介绍文学社的成员。”

时子瑗一喜,便道:“后天一定到,”顿了顿,“那学长,我就先走了。”

说完,竟连看都不看一眼,转身就走了,脚步还有些快速,好像被人追着一般。

她一走,那个戴草帽、低着头的男生竟然低低的笑了,“呵呵,阿凡,还有女生不被你迷惑的,这真是奇事了。”

沈凡其实心里有些堵,被这个男生一说,竟然马上反驳了回去,“阿翎,这个学妹,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语气到了后面竟迟钝了起来,还夹带着一丝气闷。

“阿凡,要不我们来打个赌?”

那个戴草帽的人突然抬起了头,那张脸,竟然…是一张妖孽带着邪气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