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2 喜得无价宝

052 喜得无价宝

而被讨论着的时子瑗,却忙赶着出校去办一件事。

明天就是可以探望陆羽的时期了,她必须今天就将这件事做完,而且她还得先去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便是一家图书馆,这个图书馆很奇怪,前世的时子瑗压根就没有听说过,而沐云给她的资料是肯定不会错的。

这家图书馆奇怪的地方就是:借不着书,但是里面你能说出的书都有,甚至是孤本;你可以买,但是图书馆的老板还得看对象,如果她/他同意了,那么就可以买去,如果不同意,那你不管花多少的钱都是买不到的。

而时子瑗,就是来找那孤本。

那图书馆地处偏僻,时子瑗独自一人竟然找了两个小时才找到。

此刻的她,早已经是大汗淋漓,背脊上布满了汗液,额际上点点汗滴,长长的头发早就被她扎起。

时子瑗大概看了看这间所谓的图书馆,却发现这图书馆很是陈旧,独立的一间大约才六十平方的屋子,房子上是用的瓦片装饰的,瓦片上还有干燥的青苔,黑得简直看不清白的颜色的墙壁,走到门口的时候,还发现这门竟然是掉漆的木门,而那锁也是古代才用的锁。

她的脑中不由闪过一个画面:这怎么看都像是古代的那种破落的房子,这那么有价值的孤本真的会在这里?

虽然她的心里疑虑重重,但是既然来了,她就没打算还没出手就走了,这不符合她的性格。

时子瑗第一脚踏入房子的时候,随即而来的就是胸口猛地沉闷,发霉的气味冲刺着她的鼻孔,忍不住的蹙了下眉。

她刚才在门外已然有了准备,却发现其实这里面比她想象的要更加~让人窒息。

屋檐上只独独挂着一掌比蜡烛稍亮的一掌灯,屋内摆满了书,虽然气息很让人沉闷,但是她却没有看到书架上有一丝的灰尘。

“小姑娘,你怎么会来这里?”

时子瑗的右耳边突然传入一声沙哑、暗沉的声调,让时子瑗不由一顿,心也一紧,竟然有些恐慌,胸口那股闷气似乎越发的浓重了。

她努力抑制住想要往外走的冲动,转过身,看到的竟然是笑得很是慈祥的老奶奶,雪白的发丝和满脸的皱纹都证实着在她眼前的老奶奶年级肯定超过了八十岁。

只是,难道这里买书的是这个老奶奶?

“老奶奶,瑗瑗是来买书的,是瑗瑗自己来的。”

时子瑗的语气很缓,因为她在照顾着这位白发的老奶奶,怕她听不到。

那老奶奶也慈祥一笑,沧桑的眼里露出了笑意,问道:“那你是要买什么书?”

时子瑗的细心她看在了眼里,所以她的态度缓和了不少。

时子瑗一怔,不是说…虽然心里疑惑,但嘴上还是说出了自己想要的书籍:“老奶奶,我想买一本清代《爱春齋试帖诗草》的孤本。”

她要去见的人非同小可,但是这人就喜爱研究古代的‘诗词歌赋’,据闻,他不仅一次在很多人的面前说过他想要这本《爱春齋试帖诗草》的孤本,要是自己买到了,那么自己的事情就应该解决了。

“喔~你这小小年纪怎么知道我这里有?而且还指明这本珍贵的孤本。”老奶奶的表情霎时变得严肃了起来,眉宇间早已经蓄起了一抹深思,看着时子瑗的双眼越发的锐利了起来。

时子瑗哪想那么多,但是她的心里隐隐有些发麻,她还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所以她说话越发的小心起来,缓声解释道:“老奶奶,我是从别人那里听说你这有这本书,而我需要用这本书去拜访一个人。”

她不是不想说谎,但是看着那老奶奶锐利的眼,她就怎么也说不出谎来,一张嘴便是事实。

“你不用继续说了,你说的那个人我知道,我不会卖的,你走吧。”老奶奶挥了挥手,让时子瑗出去。

时子瑗哪那么容易就走人,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这,这站的地方脚还没有热呢,就被人给赶了。

“老奶奶,我真的很需要那本书,你就卖给我吧。”时子瑗猛地抓住了一旁的桌角,就是不肯走,双眼中含着坚定的光芒。

哪知她这般耍赖压根对这老奶奶没用,只见那老奶奶从桌子的那一边出来,拉起时子瑗那只抓着的手就往外推,而且力气竟然还比时子瑗的要大。

“出去,我说了不卖就是不卖。”语气很坚定,那双乌黑的眸子深不见底,但是让时子瑗看着很是渗人,呆呆的,就被老奶奶抓住了手腕往外拉扯。

时子瑗惊醒过来想要做反抗的时候,手腕上却突然失去了力道,在她惊愕之余,那个老奶奶却使力拉起了她的手在她们的面前,沉声问道:“你手上的‘凤血镯’哪里来的?”

时子瑗浑身有些打颤,看着老奶奶直直的盯着她手上的镯子不放,想要挣脱却也挣脱不开,一时之间,竟慌张了起来,用另外一只手挡住了那只陆羽送给她的镯子,嘴中说道:“老奶奶,这镯子是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您放手,我不要孤本了。”

这镯子对她来说可比孤本珍贵多了,她可不愿意在这里被这个奇怪的老奶奶给损坏了,拿不到孤本最多想其他的办法。

老奶奶稍稍放轻了力道,但时子瑗还是挣脱不开,只听得她说:“你告诉我这个镯子是从哪里来的,我就将那孤本送给你,分文不收。”

时子瑗一愣,抬头正好对上了老奶奶那双期待的眼,本来想要告知的口却突然止了。

这镯子陆羽说是他家的传家宝,是陆家世代相传的,很是贵重,这个老奶奶突然问起来历,要是引火上身,那她不是得不偿失。

看时子瑗不说,那老奶奶倒是开口了。

“这镯子明明就是陆家的传家之宝,你才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怎么可能会有陆家世代传给儿媳的‘凤血镯’?说,你这镯子从哪来的。”

时子瑗这会心都漏了一拍,这个老奶奶竟然知道?难道~她是陆家的人?

“老奶奶,您认识陆家的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认识,陆家的人我都认识,陆镇涛我也认识。”老奶奶似乎在回忆,眼底的光有些迷离。

时子瑗一听‘陆镇涛’三个字便是更加惊愕了,认识陆老爷子的人谁敢连名带姓的叫他,还不得尊称为‘陆老’,但是这奇怪的老奶奶却直呼,而且还很习惯性。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这‘凤血镯’的来路了吧,想必你也应该认识陆家的人了。”老奶奶突然转了话锋,语气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时子瑗心里思忖良久,看着这老奶奶也不像是个坏人,便道:“这个镯子是陆爷爷送给我的。”

“哈哈哈哈~这镯子竟然就送给你这么一个和陆家毫无血缘关系的丫头,说,还有什么?”老奶奶大笑起来,高仰着头。

时子瑗不想再隐瞒,继续道:“这个镯子是陆爷爷的孙子陆羽哥哥给我带上的,他还说,要拿下来就必须用他的血。”

“我相信了,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爱春齋试帖诗草》的孤本。”说完,竟转身就去拿了。

直到时子瑗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宿舍,手中拿着用黑袋子装好的孤本,也还是不相信自己就那么容易拿到了这本无价之宝。

记得老奶奶拿到她手中的时候说:有空带着陆羽一起过去看看她。

这句话在她的脑海中盘旋许久,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老奶奶和陆家的渊源肯定很深,不然怎么会对陆家那么隐秘的事情都知道?

她的呆愣终于在沈落的一声尖叫中惊醒了过来。

“哇~我们宿舍怎么有那么多的玫瑰花?”

时子瑗一看,可不是嘛,一只桶内都摆满了玫瑰花,一朵朵都娇艳欲滴,含苞待放,粗略计算,应该不下一百朵。

“哇~落落,这花肯定是送给你的,整个宿舍就你最漂亮了,来,快告诉我,你的魅力今天多迷倒了几位帅哥?”时子瑗放下手中的书,一把揽住了沈落的臂弯,调戏般的伸出手勾了勾她那秀气的下巴。

这个宿舍四个女生,其余的两个女生都是四川来的,两个人长相一般,不爱言语,经常就是拿着书苦读,估计考到这里的时候应该也是苦读的吧。

这花自然不可能是送给她的,那么肯定就是沈大美人的,这简直毋庸置疑。

沈落是竟然娇羞的微微低下了头,红着脸说道:“谁说是我的?我都不知道。”

时子瑗失笑,这妮子还嘴硬呢,明明就是在害羞。

“好啦,我们的美人,不用害羞啦,说说,到底是谁?”

沈落哪会知道,她当然是一个劲的摇头,好几个追她的男生呢,她哪知道啊。

“诶,你们都在,下面有个男生让我拿玫瑰花给落落。”很平静却带着一丝羡慕的声音。

时子瑗一听,就知道是那个在她对侧睡的遥遥。

“哇~落落,今天你可是得到了两个男生的玫瑰花了,真是魅力无穷,也不知道我们的落落中意哪一个呢?”

沈大美人不说话,一个劲的害羞。时子瑗也不打紧,拿起桌边她的瓶子正想要喝水,却没有想到遥遥竟然说道:“谁说这两个都是落落的,这桶里的可是瑗瑗的。”

时子瑗猛然一个‘激动’,喝到喉咙的水忍不住的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