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3 都是短信惹得祸

053 都是短信惹得祸

时子瑗不淡定了,这前世今生都没有别人送过花给她,这突然收到那么一大束,总感觉心里疙瘩。

难道是她太容易搞定了,为什么陆羽都没有送过她花和情书?

转念她又反应了过来,这花到底怎么回事?她这几天就连班级里的男生都没有一个记得住的人,参加社团也是参加的那门庭冷落的‘文学社’,在这个学校,压根就没有人选有送她花的可能嘛。

“遥遥,这是谁送的?”

遥遥神秘的往她们的身躯靠了靠,小声道:“瑗瑗,这花就是落落的表哥沈凡送的。”

时子瑗顿时一阵冷汗直冒,可以肯定是有人在玩她了,因为依照沈凡对她的态度,完全没有追她的可能。

沈落倒是很高兴,反抱住时子瑗娇小的身躯,高兴道:“瑗瑗,我就知道,表哥一定会喜欢你的。”

时子瑗不住的推了推激动着的沈落,镇定道:“落落,你确定这花不是你表哥用来和我开玩笑的?而且…我也不喜欢你的表哥。”

差一点她就说出:姐已经名花有草的人了,而且这个草很优秀。

“嘿嘿,瑗瑗,送花的人还说后天文学社开会,沈凡大帅哥会来接你一起去。”遥遥唯恐天下不乱,这会她看来是很难说清楚了。

果然,沈落本来有些失望的神情顿时神采奕奕了起来,提高声调道:“瑗瑗,真有你的,你可知道那文学社已经没有几个人了,要想进去的人简直就是一百比一的概率,你偷偷的去了,还被录取了,你还说不喜欢我表哥,都行动了。”

纵使时子瑗有十张嘴她也说不清楚了,因为沈大美人和遥遥已经白了她一眼,沈大美人似乎在发短信,连那玫瑰花都没有再理一下;而遥遥则是拿过一本书,苦读中。

时子瑗看了看她们的样子,也就随了她们了,反正她都说过不喜欢了,而且她喜欢的人比沈凡要优秀千百倍。所以,她果断的将玫瑰花随意插在了阳台上,以供别人观赏。

百无聊赖的拿起了手机,点到了陆羽的那个位置,随即发了个短信:今天收到一大束的玫瑰花,仔细想想,哥哥,你从来没有给我写过情书和买过玫瑰花。

一发完,她就睡觉了,压根就忘记了这档事。

翌日,她早早的就起来了,今天是星期天,没有课上,她肯定得去军校看看陆羽。

沐云差不多八点就等在了校门口了,等时子瑗出去的时候,他都已经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了。

陆羽读的军校位置和清华大学的位置开车去的话大约是要一个小时左右,时子瑗一坐上车倒头就睡觉了,谁叫她昨晚做了一整晚的噩梦,一直都在梦到那个奇怪的图书馆。

她的眼圈下有淡淡的青黑色,一看上去就知道昨晚她没有睡好。

等她一觉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躺在了一张柔软的**,眨了眨眼睛,这是在哪里?她不是应该要去陆羽军校的路上吗?

正想着,就传来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瑗瑗,醒了没有,该起来吃饭了。”

是陆羽,奇怪,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她睡得那么死?从车里到这里什么都不知道。

陆羽一身家居穿着,身上还挂着一家居围裙,幸好这围裙是灰色的,倒是和他现在穿的衣服颜色差不多。

“哥哥,现在什么几点了?我怎么会在这里?”身子一动,才发现她的身上很是粘稠,看来这天气实在很热,陆羽在时子瑗睡觉的时候也不敢给时子瑗开冷气,怕她感冒。

随即看了看衣服,还好,还是自己早上穿的那套。

接着她入目的便是陆羽很是心疼的眼神,一把将时子瑗揽起,心疼道:“你这傻丫头,叫你多吃还不多吃,现在变得更瘦了。”

时子瑗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反驳道:“哥哥,瑗瑗明明就更胖了。”

不过她这话明显没什么说服力,由于这南北两地的习惯,时子瑗初来半个月压根就不习惯吃这里的饭菜,而且食堂的饭菜对她一点都起不上吸引力,所以,这半个月,她足足瘦了三公斤,陆羽要是看不出来才怪。

“好了,先起来吃饭,哥哥煮了你喜欢吃的菜。”陆羽知道时子瑗嘴硬,想着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时子瑗的肚子肯定是饿了,也就没有多反驳,他要利用时间让时子瑗胖起来,这么瘦,他看着心疼半死。

待时子瑗起来洗脸刷牙的时候,她就闻到了浓浓的香味了,萦绕在她的鼻尖,好像肚子里那只‘饿虫’被掉起。

等她看到桌子上摆放的那么多都是她喜欢吃的菜,不由胃口大开,毫无形象可言的大吃大喝,好像几天没吃东西一样。

而陆羽却是在一旁为时子瑗贴身服务,挑刺、夹菜的任务都被他包揽了。

终于吃饱喝足,时子瑗不由问道:“哥哥,你不是不能出校门吗?怎么可以出来了?”

要不是因为陆羽不能请假出校门,她也不用眼巴巴的去他的军校,虽然她心里是想去军校来着,想看看那些‘军哥哥’的真实面貌,但这也耐不住她的懒病啊。

陆羽听时子瑗这么一说,回想到昨晚他接收到时子瑗短信的内容,再加上今天一看时子瑗的模样,他就是再不能请假也必须请了。要不然他预定的媳妇可能就被那个不想活的小子给拐了。

“瑗瑗,你昨晚发短信说有人送了玫瑰花给你?”

陆羽的声音有些低沉,但是他看着时子瑗的双眼却隐隐泛着一种可以穿透人心的光芒,唇角还噙着笑意。

时子瑗忽地大惊,捂住了嘴巴,眨巴着眼看着陆羽,好像…她昨天是有那么一回事,她还说什么来着,她还说陆羽从来没有写情书和送玫瑰花给她。惨了惨了,这才半个月,她就触到了陆羽这颗手雷弹了…

“恩?”陆羽越发的倾近她,唇角的笑意愈发的深沉,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柔情蜜意,看得时子瑗一阵头脑发烫,脸不自觉的就红了起来,一片灼热。

“哥哥…昨天我有发这短信吗?”虽然心在打颤,但她的理智倒还是可以的。

但是她这理智在陆羽看来压根没有什么作用,因为陆羽已经从他的口袋拿出了手机,翻出了那条短信,显示在时子瑗的面前,时子瑗终究无法再辩驳。

“那玫瑰花呢?”

“被我拿到阳台上随意放着了。”时子瑗自觉回道。

她怎么感觉她这顿饭吃得像是‘鸿门宴’呢?

“喔~那你们的宿舍肯定溢室满香了?”陆羽还是笑着,而且笑得越发的灿烂,而时子瑗最怕的就是这个了,还未待陆羽‘逼迫’,她就马上‘投诚’了:“哥哥,我一回去就将那玫瑰花给送人,要不是因为昨昨天太晚了,今天又出来得急,我早就送人了。”

“那还想要情书吗?”陆羽似乎很满意时子瑗的回答,时子瑗在心慌之下竟然忽略了他眼中一闪而逝的精光,也忘记了陆羽腹黑的性子。

时子瑗现在哪敢要什么情书,她要是说要,恐怕她的耳朵又不得休息了,所以,她很诚恳的说:“不要了。”脸上还带着一种讨好的笑容,这厮,能不再扯昨晚的事情了么?

岂料陆羽竟然回道:“这会,不要都不行了,因为,昨晚哥哥已经写了洋洋洒洒的八大张,等会瑗瑗就拿回去吧。”

听不出情绪的话,时子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发誓,以后即使收了玫瑰或者情书再也不在陆羽面前唠叨了,因为现在陆羽的反应太不正常了。

八大张的情书?史上只他那么一人有那么多的话吧。

时子瑗正想说什么的时候,陆羽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神情很是认真,咧开嘴道:“瑗瑗,现在你的宿舍应该满满的都是玫瑰花了,因为在两个小时前,哥哥让沐叔叔去买了九百九十九朵红色的玫瑰花送你宿舍去。”

是的,他嫉妒了,他吃醋了,竟然才半个月而已,就有人惦记上了他的瑗瑗,那个人不是送玫瑰花么,那他就送比他多出几倍的来。其实连陆羽自己都不知道,其实他现在的做法真的很像青葱似的小伙子,醋味很浓。

听到陆羽说的话,时子瑗顿了,本来她已经够显眼了,被陆羽这么一闹,恐怕谁都知道她了,今天回去还不知道会被宿舍的人编排得怎么样呢。

“哥哥,其实…不要了。”

虽然玫瑰花好看,但是玫瑰花花钱啊,她舍不得。

“这下子情书和玫瑰花都有了,如果瑗瑗以后还想要的话,哥哥继续。”陆羽说完,轻轻吻了吻时子瑗的指尖。

时子瑗哪敢再次造次,绝杀技第一招:岔开话题。

“哥哥,昨天我去了一家图书馆,图书馆的那个老奶奶她好像认识你送给我的镯子,她还说这镯子唤作:凤血镯,她还认识陆爷爷?”

经时子瑗那么一说,陆羽倒是蹙起了眉头,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他家的传家宝只有自家人知道而已,怎么可能是昨天时子瑗去的那一家有人会知道他家的传家宝呢?他知道这个图书馆很奇怪,但是没想到还…

时子燕看着陆羽的表情严肃,伸出手腕中的镯子,想到昨天那个老奶奶的神情,明显她就是知道的。

“哥哥,那个老奶奶看到了这个镯子竟然就把一孤本送给了我,分文不收。”

“恩…瑗瑗,这事情哥哥也不清楚,待下次回去问问奶奶,问她知不知道。”陆羽思忖了半响没理出一个头绪来,便先压下时子瑗的想法,他还得让沐云去查探一下,看看到底在这图书馆藏了什么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可是…那老奶奶还说让我有空带你一起去。”时子瑗将话一盘托出,她想,要是陆羽去了,那事情应该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