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4 先报备个人恋爱史

家有萝莉,少将不愁 054 先报备个人恋爱史

日落西方,夜幕降临…即使陆羽和时子瑗不想那么快分开也是无法的。

时子瑗还未到宿舍大楼的门口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虽然她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也没想到过事情已经超乎了她的想象。

摸着口袋里陆羽给她那么几大张洋洋洒洒的俗称为“情书”的东西,突然有了一丝即使风雨就在眼前也无俱的勇气…嘴角微微勾起弧线,清亮的眸子闪过肆意且自信的笑意,或许这样一来,隐藏在背后的那个人应该快出现了。

怀着这样的情绪,撇开周围那些个不堪入耳的话语和那有意无意的指点,想着陆羽那吃醋的举动,她才不相信陆羽会不知道自己会碰到这样的境况,他这样是相信自己,更是在宣告着她是他的所有权,虽然这方法有些霸道,但她喜欢,很喜欢…今入宿舍的时候,无意外的接受到了宿舍里三个人的‘连环式攻击’。

沁入鼻扉的玫瑰香味和入目满室的--红,额,是黄色玫瑰,让时子瑗莞尔一笑,原来不是红玫瑰,他这是还顾及到自己需要找借口?

一身粉红色连衣裙的沈落看到时子瑗一进来就马上开口:“瑗瑗,你老实招来,这些你怎么解释?”

看着沈落眼底一闪而逝的-幸灾乐祸-,还有那既暧昧又八卦的语气,时子瑗还真怀疑她这是看到了蒙小小在她的眼前幌荡,想她这一世的重生,咋就碰到了这么一杆子的‘八卦损友’,不过幸好她们八卦还不算有失她交朋友的原则,这也算是她这一世的福气了。

想到这,她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既然大家认定,那她一个重生过来经历过那么开放的年代,这点小事还真不算啥。一把上前就勾住了沈落美人那如藕莲一般纤细白皙的脖颈外加轻轻的点了点她那外露的锁骨,另外一只手支起了下巴,思忖一秒,巧笑一挑眉:“想必我们家的沈美人看了不少这样的场面,何况这些玫瑰花是黄色的,不是红色的,应该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我们的沈美人要,那小的就双手奉上,一朵不留…”

其实这话时子瑗只是随便那么一说,想要岔开话题。但她在紧接着看到了沈落的那张精致的脸庞挂上了似有若无的红晕,便又再添上一句:“看来沈大美人早就有咯!”语气夹带着促狭,加上她眨巴着灵动的眸子,更是为她说的话增添了一丝可信度。

待其余两个人的眼光慢慢地转移了视线,可知这句话还真的有用,至少…那炙热视线已经不再是她,她已经变成了配角。

沈落没想到被时子瑗反将了一军,本来嘛,她还打算让时子瑗在她的‘十大邢罚’之下将那名对自己表哥有威胁的的给揪出来,为了表哥的人生大事她豁出去了,但她没想到时子瑗就那么简单的将矛头转移了,一张如玉的脸鳖得通红,一时间哑口了。一场本该是时子瑗的‘拷问会’就被时子瑗一两句话就解决了,还外加上了沈落大美人那一场称得上是惊心动魄的初恋史中结束了,虽然沈落大美人初恋的结终是因为沈落大美人实在是太‘挑剔’分手了,但那据闻中那一次用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花表白事件至今都还让沈大美人记忆犹新。

第二天,时子瑗本想着去拜访那重要人物,奈何才一下课就被‘拦截’了,这拦截她的竟还真的是那不平凡甚至众人迷惘的沈凡。

时子瑗早在心中有些底,但能让沈凡不禁屈樽的人她还真是感兴趣了,她才这么几天就被人这么掂记上,这究竟是好是坏,背后的人究竟搞什么明堂,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只是希望那个人不要触到自己的底线就好,必竟其实在有些枯燥的日子,增加一些调料也未免不好。

不顾那沈落暧昧不明的眨眼,还有在她无所谓答应一起走的时候那沈凡一闪而逝的不解目光,迈着不大不小的步伐,和沈凡并肩而行朝着那所谓的去开会的地方而去。

阳光铺照,洒落在时子瑗和沈凡两人的脸庞、肩膀、手…

若撇去两人不同的心思,那还真算得上是一对‘金童玉女’的情侣了。

文学社也是记者团,能进入的一般都是有文采之人,加上这社团里的‘上级’那不成文规定,这几年在社团的人数是越发的少,可以称得上是全校最少人数的社团了,要不是因为学校需要这社团,而且这社团虽然人数少但办事效率和质量都是一等一的好,这社团应该早就解除了,哪还有存在之说。

据时子瑗的了解,这大学社团存在必须是得二十个人以上,而且还不包括那‘上级’。

一路上沈凡都很有礼貌很温和的笑着和时子瑗介绍着文学社里面的情况,只说了人数少,但没说是少到了什么成度。

时子瑗无意的好几次看着沈凡的眼睛,他的眼睛很透,很明亮,虽然嘴角挂着温和的笑容但在他的眼睛里她却不曾看到一丝笑意,这样的一个人要她相信他对她有好感,简直就和火星撞地球的机率一般,那是微乎极微,这也正好坐实了她心里的猜测,果真有人那么无聊,在耍她。只不过,这谁耍谁还真不能那么确定。

待进入了文学社的会议室的时候,时子瑗还是惊鄂了一番,因为沈凡说社团成员都到齐了,就只剩下那社长兼团长一人了。

而时子瑗入目的只七人而已,只两个女的,其中一个她还认识,正是开学时对陆羽大胆献殷勤却不得而终的学姐;五个男的就认识那天对她态度很好的男生…这还真是人少,少得好可怕…

在她刚进去的时候,他们七人只稍看了下时子瑗,齐惊了闪,但都保持着沉默,一声不吭。心里不由暗忖:这社长到底何许人,不然为什么她明明看到了他们都想要说话的嘴确又硬生生的咽下了呢?“学妹,你找个位置坐,等会阿翎就过来了,”沈凡依旧温柔的笑着,看到时子瑗蓦地撩开了眼盖,随想到刚才自己说的,又加上一句,“阿翎就是社长,名叫欧阳翎。”

时子瑗笑着点了点头,便寻了一处既不脱离群众又能有一个好视野的位置坐下,言行举止不管是哪一方面都看上去落落大方。

沈凡则是坐在了上席,接着便微低着头手上翻阅着他刚才手上拿着的纸张。

沈凡的话很准,因为他们才坐下了两分钟,时子瑗了听到了门被大力打开发出的‘吱-’声,接着沉重的脚步声踏入。

好像是约定好了一般,这不大的空间竟然连呼吸都突然静止,而眼瞳皆睨向了门口处。

来人一身黑色紧致的衣着,将他那连模特都会嫉妒的身材完全显现,胸膛因呼吸而让那肌肉上下起伏。

往上看,他的脸微瘦,肤色呈白,细腻如脂,五官恰到好处,简直让女人都为之惊叹嫉妒,因为实在是太妖娆。

再看他的眼睛,有些茶色夹杂着,但再一看却又没了,眼睛里隐约有着笑意却又抓不住…

不用说,他就是欧阳翎!

纵使时子瑗听沈落说过文学社的社长很好看,很帅,她也算是见了不少的各种各样的帅哥美男,但是这个欧阳翎还真是有资本让人闪眼,虽然她只是闪了那么一眼,心里拿他和陆羽稍一比对,还是觉得自家的帅、顺眼。在大伙闪眼时,人家妖孽男欧阳翎已经走上了上席,优雅的坐在了沈凡身旁的椅子上,似乎在看到时子瑗挑了挑眉,却又很快的恢复使然,微微上翘着的弧度依旧。

“大家好,我是欧阳翎,今年我们文学社增加了两名成员,我身边的这位,沈凡,想必大家都很熟悉,他的工作能力我认可,上任为副社长;还有一位,大一的学妹时子瑗…”停顿那么半秒,继续道:“想必大家也熟悉了。”

欧阳翎的声音很好听,夹杂着一丝让人沉醉的蛊惑,让人心神向往。

当然,这里面向往的人不包括时子瑗和沈凡,时子瑗是只对陆羽发痴,而沈凡对欧阳翎的认识可所谓‘相当的熟悉’。

时子瑗甚至还在欧阳翎话落的后一秒就紧接的蹙眉,好看的眉稍拧成了一团,这欧阳翎极有可能是沈凡的背后操控者。虽然她不能百分之百肯定,但是这个欧阳翎有百分之九十的嫌疑,还有百分之十是因为她觉得男生那么无聊她有些不相信罢了。

原以为时子瑗至少也得红那么一下脸的欧阳翎却只看到时子瑗蹙眉,心里不由得有些纳闷…恍了恍神,想到这两天自己做的事情,不对啊…

“阿翎,你不是还有事吗?怎么不说了?”难得的沈凡脸庞上的表情没有那依旧的温和,甚至还微冷的扫看了眼他身边的欧阳翎。

不巧,他的表情恰好被时子瑗所抓住,心中又增疑惑。

被沈凡一打扰,欧阳翎瞬间回复,妖娆的眼挑笑翻起,道:“那么,根据文学社规定,新来的社员首先报备个人恋爱史,”复看了看沈凡,再看了看时子瑗,“亦或者最近两位的…”

------题外话------

这一章是紫用手机码了三个小时,然后由好友良辰一夜代发的,可以想象紫有多苦逼。啦啦啦,亲爱的们,要支持和理解紫哟,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