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6 不给别人染指的机会

056 不给别人染指的机会

时子瑗本来在会议室已经是文学社众人的关注对象了,这会坐在了文学社团聚餐的地点,她更是‘高调’了一把。

此刻的她坐在了两位美男的身旁,而两位美男正是沈凡和欧阳翎是也。

在这清华大学,只要是对沈凡和欧阳翎稍微了解一点的人都知道他们两个都是没有女朋友,但是一起出席的时候除却了那个沈凡的表妹沈落有这待遇作为一个女生能坐在他们的旁边,其余的人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了。况且现在时子瑗是被两大美男围绕,那就更是不可思议了,‘高调’也是必然的了。

“学妹,你说的男朋友应该是我认识吧,难怪沈学长会没有机会了。”苏彤睨眼看向时子瑗,嘴角勾起了一抹淡笑的弧度。

本来她一开始就想要说出来的,但是她没说,她就等着这么一个机会,只是她的目的可就是耐人寻味了。

听苏彤这么一提醒,时子瑗忽地的皱了皱眉头,难道那天苏彤见到了陆羽还没有忘记?

不得不说,女人在遇见对自己男人觊觎的其他女人总是很敏感,即使是一向在外人面前理智的时子瑗也是不例外的。

“原来是苏学姐,刚才学妹还想着学姐眼熟呢。”

时子瑗会与一个淡笑,心里虽然不喜,但还是仔细应对,她要把一系列有关陆羽的,特别的觊觎陆羽的女人都给消灭在摇篮中,省得壮大了就不好收拾了。

她自己现在都未曾发现,她对陆羽的占有欲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渐渐的显现了出来。

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对于陆羽来说,那肯定是乐意的,她的占有欲越深,那么就表明了她越是在乎他;对于时子瑗来说呢,其实她就是一种将陆羽划为了自己的范围,不想别人在有染指的机会了。

“哦~苏学姐,那天学妹不是和你介绍了么,他就是我的男朋友。”

时子瑗只关心苏彤说的前一句话,而其余的人却都关心着她的后一句话。

沈凡何许人也,那可是这清华大学数一数二的大帅哥,喜欢他的人都可以排到城门口了,不仅家世好,样貌好,连学习也是一等一的,而苏彤这么一说,明显就是在说时子瑗的那个男朋友把沈凡给比下去了。

在这坐着一起吃饭的人都知道,苏彤的眼界高得去了,这个学校除了沈凡和欧阳翎她还真看不上其他的男生了,这完全又是让其余的人对时子瑗的男朋友更加的感到好奇。

欧阳翎本只是做做样子的夹起了一夹菜,在苏彤说出了那句话后连送都没送到嘴边就放下了,微微拧着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而沈凡只是一瞬间的滞顿,随即又附上了温和的笑意,仿佛苏彤刚才说的话他没有听到似的。

“欧阳学长,沈学长,你们知道么,时学妹的男朋友和你们一比,简直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苏彤朝着欧阳翎看去,半眯着眼似乎想要看透什么。

时子瑗忍不住一笑,难得苏彤说一句‘公道话’,确实,陆羽在她的眼里那是比欧阳翎和沈凡好多了,且不说样貌,就是那种性子,她也觉得好之又好的。

沈凡和欧阳翎不知道,他们就做了那么一次试探,在时子瑗的心里早就是什么都不如了,虽然两个人的各式条件都很好,但是在她时子瑗的眼里啥都比不上她家的陆羽。

“……”

一时间,这场面凝滞了。

时子瑗本来是碍于第一次社团聚会她不好意思不来,比较这社团也是有学分的,即使和欧阳翎闹得不太好,也是出席了,但是现在这状况她也不想当什么‘炮灰’和别人无聊时的‘闲语’,蓦然站起身,“我先去个卫生间,你们先吃。”

说完,不顾别人什么反应,她就拿起了手机从这凝滞的包厢走了出去。

关上了门,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的时候,那双本一直凝着僵笑的眼已经变得轻快了起来,眼里一片清明,还泛着丝狡黠。

她本是处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这次看在欧阳翎和沈凡还算是有原因的份上暂且就算了,也不必要将局面闹得不愉快,毕竟中间还隔着一个沈落。

问了服务员去卫生间的路,踏着脚步朝着那方向去,却不料在卫生间看到了一个大约五十岁的老奶奶双膝跪地,似乎在地上摸索着什么。

“老奶奶,您是在找什么吗?我来帮您找,您先起来吧,地板上凉。”

时子瑗边说着边把跪在地上双手摸着地板的老奶奶给扶了起来,这天气虽然不冷,是凉爽的,但是现在是晚上,而且还是一个五十岁的老奶奶,这跪久了恐怕会出问题的。

那老奶奶一手紧紧的抓住了时子瑗的臂弯,一手抚着太阳穴处,似乎是一阵晕眩,微微眯了眯眼,恍神了几秒才抬头看向时子瑗,“小姑娘,你能帮我找么?”

语气有些急切,似乎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时子瑗忙回道:“老奶奶,您说是什么,我帮您找,这晚上地板上凉,您这样会感冒的。”

时子瑗的话语很柔很软,看到这个老奶奶,她不由的想起了还在乡下的陈芸,一样的看上去很是慈祥,因为她的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容,很是亲切。

“唉,其实也不是特别的贵重,但是对我这老太婆来说却是很珍贵的,是一枚银戒指,很老旧了,小小的,刚才我洗了手一挥,就发现掉了,人老了眼睛也不好使,找了半天了都没有找到。”老奶奶轻拍了时子瑗臂弯几下,眼神里透出的情感似乎是在回忆。

时子瑗却是理解的,这老奶奶银戒指指不定就是她的丈夫送给她的,那么珍贵。

“好,老奶奶,您先别动,我帮您找。”

话一说完,时子瑗看老奶奶站稳了之后,便蹲下了身子睁着大大的眼珠转了又转,照说就这么一挥也应该就这个范围了。

她从外开始找,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终于看见了一个银戒指,不由会心一笑,伸出白皙手一把拿起,接着就站起了身,走到老奶奶的身旁将戒指拿到了她手上,“老奶奶,戒指收好了,要不我帮您带上去?”

“小姑娘,难得你好心,要不奶奶我请你一起去吃饭,正好我和我老头子在这里一起吃饭,这里的菜我熟,你想要吃什么都行。”老奶奶看着时子瑗摸索着将戒指戴在了手上,但她一戴完便拉着时子瑗的手不放了。

时子瑗哪里肯,她这只是顺手帮忙而已,哪会想着要这老奶奶什么回报,嘴上忙拒绝:“老奶奶,我是和同学一起来的,他们还在等我呢,您是在哪里,要我扶您过去么?”

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满的诚意,手也捂上了老奶奶的手,温暖的手的握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就要往外走去。

“诶诶诶,小姑娘,你不是要上厕所吗,你去吧,我自己能回去,既然你的同学在这里,那…这个你拿着,可以到这个地方来找我。”

老奶奶也不勉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塞入了时子瑗的手中,语气缓和的说道。难得现在的年轻人还有那么好的心,她还真的遇上了一个好女孩了。

时子瑗仔细的看了看老奶奶,心中确定了她应该没什么事情后,便也是不再多说什么,放开她的手,“老奶奶,那您慢走。”

见老奶奶笑呵呵的走了,这才将手中老奶奶给她的纸张塞入了口袋,看也没有看一眼,转身进了厕所。

待她回到那个包厢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一进去去发现少了欧阳翎和苏彤,沈凡也只是在温和的笑着轻抿着酒杯,仿佛他手里拿着的酒是琼浆玉液,舍不得喝。

“时学妹,你才回来,阿翎没和你一起回来?”沈凡见到时子瑗,惊讶的问道。

时子瑗动作一顿,为什么她要和欧阳翎一起回来?

看时子瑗疑惑的样子,沈凡解释道:“你刚才去卫生间那么久,我们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又没有你的手机号码,阿翎担心你,便说是出去找你了,看来,他并没有找到你。”

“呃~刚才我只是说帮助一个老奶奶找东西,所以才耽误了一些时间,那沈学长打电话给欧阳学长吧,就说我已经回来了,真是不好意思。”时子瑗没想到自己就晚了那么一会,欧阳翎竟然会出去亲自找她,若不是沈凡亲口说,她还真是不信。

沈凡罢了罢手,依旧笑着,“没事,这里阿翎熟,等会应该就回来了,你还没有吃饱吧,刚才都没有见你怎么吃,你要是没吃饱,明天落落见到我这个表哥该要数落我的不是了。”难得的,沈凡也竟然会开玩笑。

时子瑗有些潸然的坐下,看着眼前大把大把的肉,但是都引不起她的食欲,为什么呢,因为昨天陆羽把她的胃给养了,今天看到这些虽然看上去让人很有食欲的菜但还是提不起她的食欲,心中还想着什么时候再吃到她家陆羽的做的菜,她是不是该考虑着让陆羽将他学的一系列菜把过程给写了,拿到自己要开的饭店里。

“时学妹,你在想什么呢,赶紧吃吧,这里的菜还真的不错。”沈凡看着微微呆怔着的时子瑗不自觉的动了动她的手肘,提醒着。

“好~好。”时子瑗盛情难却,拿起筷子夹起了离她最近的那一盘菜。

“时学妹的手机号码可以记下么?”沈凡拿出手机,问时子瑗道。

时子瑗二话不说的就拒绝了,“学长,我的手机号码是我以前的,等我换了再告诉你。”

说实话,其实她不是那么爱带手机在身上,她的手机号就是连沈落也是没有的,是专属给亲属的,当然,必须包括她家的陆羽。

------题外话------

紫终于可以上网了,但是今晚键盘罢工,只能三千,明天考虑买新的键盘了…。尽量多更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