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7 如此巧合

家有萝莉,少将不愁 057 如此巧合 全本 吧

转眼时间就过去了半个月了,半个月来时子瑗一方面得应对学校内的课业,另外一方面还给阿南买了个手机便于联系,了解市场的大概,经过这半个月阿南的调查和她个人的印象,大部分需要阿南做的都已经是做完了。

“小姐,这就是我概括的内容,上面前排的是名称,后排的是需要改进的地方,您看看怎么样,还需要更正的地方么?”阿南虽然身穿着不便宜的高档服装,但是在时子瑗的面前还是相对有些局促。

这些日子以来,他对时子瑗的做法和想法越发的佩服,不仅让他做事效率提高,而且还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这城市几个繁华之地的市场了解得一清二楚,其手腕堪奇特。

而一身蓝色t恤、七分牛仔、穿着白色休闲鞋的时子瑗脸上保持着温和的笑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些日子阿南的成果。

“阿南叔叔,这些日子真是辛苦您了,您觉得我们最先开始从哪着入比较好?”

缓缓的从纸张里露出了脸庞,睁着大大的眼珠真诚的询问着眼前老实的阿南。

时子瑗这样问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她要看阿南对这行的敏感程度和市场的嗅觉程度,阿南只要稍稍将他调查的内容放在心里,那多少是有些底的,她要的人也必须是有心做事的人。

阿南被问,先是一愣,接着微微垂下眼帘,有些不安的挠了挠头皮,他摸不透时子瑗的想法,但嘴上还是脱口而出:“小姐,要我看来,其实有两处地方是可以着入的,一处便是价格不算高,地处虽然不是特别的繁华,但是那里的聚集的人数似乎越发的多,而且那里有好几栋厂房正打算大肆的招工,那便是好的,”说着顿了顿,抬起头看到时子瑗赞赏的眼神和鼓励他继续说下去的神色,心中一松,继续道:“还有一处,那便是那里繁华地段,人数本就多,那里几乎是白领阶层,但吃饭的地方也只有那么一两处,那家虽然只是小小的面馆,但是它旁边的店也是要盘出去,要是我们一起将它买下或者租下,再连通,这样就好了。”

阿南越说他的眼神就越是坚定,仿佛认定了这两处的地方就是好的地方;而时子瑗一路温和淡笑,听着阿南说的,心里越发的对这阿南评价增高。

时子瑗现在手上虽然是有资金,但是也是有局限性的,她首先得资金快速笼络在手,所以就得有最快的赚钱方式,而阿南说的两处赚钱都是快的,稍稍再动些脑筋,这钱还真是能够快速的聚集起来。

“阿南叔叔,你心中所想的正是我想要地方,那我们便从这入手,这里的两家我希望在厂房包围之地是餐厅加快餐,而那比较繁华的地方便是饭店,瑗瑗相信您,您可以放手去做,先将这两个地方给抓到手里,资金问题你尽管和我提,但也是有个限度的。”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她时子瑗就是这样的想法,而她这样做其实也是因为阿南确实有这么个能力,在乡下当个财会还真是浪费了,自己倒是捡到宝了。

“小姐…您相信我能做?”阿南面露喜色,但却又小心翼翼的问着。

时子瑗‘扑哧’一笑,“阿南叔叔,您都说了那么明白,而且这些日子的接触,我相信你是有那个能力的。”

阿南一顿,眼神大放异彩,接着便道:“既然小姐那么相信我,那么我就是拼了命也是要将小姐的事情办好的。”

时子瑗不轻不重的拍了下桌面,郑重回道:“恩,阿南叔叔,你就放手去吧。”

接着两人便一起吃了饭,阿南就往这两处的地去了,而时子瑗则是拿着一个袋子,朝着自己本来要在前一个星期要找的人地址走去。

她要找的人是一个退休的法官,名为周恺齐,虽然他退休了,但是他的威严还在,手上还抓着各色人士的大概,在这社会上,很多人都是要给他面子的,而她便是要拿着前些日子去弄的孤本去‘贿赂’他。

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了他的住所。

周恺齐是住在一个小区里,小区里面住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时子瑗磨了门卫大半个时辰,那个门卫才让她进去,顿时觉得她今天的穿着真是有待改善,不然也不会让门卫觉得她是来闹事的。

站在d栋13号楼前,她的问题又来了,据地址看这周恺齐是住在了三楼,那她要用什么名义去找呢。先前本来是想好了借口,但是此刻却是用不着的,因为时间似乎有些过了。

正当她冥思时,却被一个声音打破了。

“小姑娘,你终于来啦,奶奶我都等了好些时候了,还以为你把奶奶我忘记了呢。”

时子瑗眨巴着眼看着眼前的人,脑子回想,终于想到了眼前的老奶奶是在半个月前遇到的那位,只是她此刻手中拿着一只菜篮子,应该是要去买菜的。

“难道真的不记得了?”老奶奶一把抓住时子瑗的手,半眯着眼,似乎是仔细看了看。

时子瑗反应过来,便笑道:“老奶奶,原来是您,想起来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匿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想着要有借口,没想到就是现成的来了,因为这老奶奶就是在她需要上去的楼层里出来的。

听时子瑗这一说,老奶奶泄气了,按时子瑗的说法那时子瑗压根就不是来找她的,但随之又是一喜,幸好又碰到了,于是紧抓着时子瑗的手越发的用力,“小姑娘,这次碰到了可就是要让奶奶我一报当初你帮奶奶我找戒指的情了,奶奶我正好要去买菜,你和我一起去,晚上就在这一起吃了,然后奶奶让人送你回去。”

时子瑗一听,哪里肯,她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呢,现在都快五点了,她必须在九点之前赶回去。

“老奶奶,实不相瞒,我是来找一个人的,他就是住在这栋楼的上面,但是这个人我不熟,所以还想要让老奶奶开开门,让我上去呢。”

老奶奶一揪眉,看着时子瑗,问道:“小姑娘,这上面的人奶奶我熟,不知道你是要找…”

老奶奶也不是一般的人,这上面住着的都是有钱或者有权的人,时子瑗指明了要找上面的人,而且她看着时子瑗又喜欢,又想着还上一次的人情,便也是不能让时子瑗空手而回的。只是她纳闷时子瑗是个学生而已,怎么会要找这些人有事情。

时子瑗一听有戏,便毫不隐瞒道:“老奶奶,我这是要找一个退休的法官周恺齐法官,您认识吗?”

她这一说,老奶奶蓦地睁大了她那双深邃的眼瞳,奇怪的看了看时子瑗,眼底越发的意味不明起来。

其实时子瑗真的是踩到了狗屎运,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现在眼前的老奶奶就是周恺齐的结发妻子俞珊。

俞珊一拍手,“小姑娘,如果你要找他,那就是必须要到我家吃饭了,因为他我很熟,你要办的事情奶奶也可以帮你的。”

说完,不顾时子瑗诧异的眼神,硬是拖着时子瑗往外走去,而时子瑗不敢太过用力,只得嘴上着急:“老奶奶,您就先让我上去,吃饭的事情下一次好不好,现在都那么晚了,我怕周法官会出去。”

时子瑗本来觉得让俞珊开门让她上去已经是不好意思了,而俞珊却还是想要一帮到底的样子,她良心会不安的。

“小姑娘,要是你不和我一起去,那我就不让你上去了。”

俞珊这么一说,时子瑗暂时无法,只得是遵循俞珊的意思,和她一起去买菜。

买菜回来,俞珊却是轻车熟路的带着她上了三楼,而且还轻车熟路的打开了她正调查到的周恺齐房门……她在风中凌乱了…世界上那么巧的事情都被她给碰到了。

直到俞珊给她倒了一杯茶伸到她的面前,她才反应过来,“老奶奶,您不会就是周法官的妻子俞奶奶吧。”

心中早已有了定论,时子瑗还是没有办法那么快接受这个事实,她有调查到周恺齐有妻子,两个儿子是在外国,常年也难回那么一次,没想到她竟然碰到了她打死也想不到的俞珊。

“瑗瑗现在知道为什么奶奶要让你到家吃饭了吧。”俞珊带着慈祥的笑容,深邃的眼瞳越发的明亮。

在刚才的路上,俞珊就问了时子瑗的情况,知道了时子瑗的大概,唤时子瑗‘瑗瑗’也是亲昵的称呼。

时子瑗羞报的微微低头,她这是碰到了枪口上了,求人求到人家的家门口,看着俞珊兴味的笑容,心里有些发毛。

接着俞珊做饭,时子瑗便是‘屁颠屁颠’的跑去帮忙,原因是这周大法官要在吃饭的时候才有回来,她这人情是必须欠下了,虽然她有孤本做底,但终究是不足的。

终于在一个小时后,在俞珊‘孜孜不倦’的夸赞中时子瑗‘大手大脚’的帮忙把饭菜都做好了,足足有五种菜色,都是以清雅为主,对身体健康是有好处的。时子瑗自己开着饭店,对菜还是有些研究的,所以她帮忙都变成了主厨了,俞珊对她的印象更是加了那么几分。

正当时子瑗‘镇定’坐着想等会该怎么应对时,门咔嚓一声开了,听脚步声,应该是有两个人,抬眼看去,她更觉得老天这是在开她玩笑,她怎么会在这里见到欧阳翎呢。

“瑗瑗,我听你说你是清华大学的学生,我就把阿翎叫来一起吃饭了,阿翎是我的一个侄女的儿子,和奶奶甚是亲昵,你在这吃了饭,他便可以送你回去了。”

俞珊的话让时子瑗知道了为什么欧阳翎会出现在这的原因了,但是却让她陷入了两难境地了。

时子瑗惊讶,欧阳翎更是惊奇不已,本来他是有事情不打算来这的,奈何俞珊一个电话硬是要他来,他便推了所有的事情,刚好又在楼下碰到了周恺齐,这才是两个人一起上来的,没想到俞珊说的一个清华大学的学妹竟然是时子瑗,要他晚上送她回家的是时子瑗。

周恺齐算是个严肃的人,但却在俞珊的一记白眼中破功了,脸上也缓和了不少。

“你就是前次帮小珊找到戒指的小姑娘?”

时子瑗眼神一聚焦,看了眼俞珊,看来这个俞奶奶没有把她来的意图说出来,随即扬起一抹笑容,忙起身,“您就是周爷爷吧。”

别看时子瑗对于欧阳翎的出现惊奇不已,但是她是没有忘记她要做的事情的,而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称呼是重要的,她这一叫,周恺齐的脸色更是缓和了,还扯出了一丝笑意。

“老头子,人家瑗瑗好心的来看我,你板着脸干嘛?”俞珊沉脸,上前一把拉扯了下周恺齐,明显对于周恺齐这种态度不满。

周恺齐不自在的假咳两声,看了眼自家的老婆子,顿觉威信全无,露出温和的笑容,布满皱纹的脸上显得有些讪然,“那大家都吃饭吧,肚子都饿了。”

俞珊暂时无法,只得拉过欧阳翎,让欧阳翎坐在了时子瑗的旁边,对着时子瑗道:“瑗瑗,我这侄孙是欧阳翎,在清华大学还算是有名的,你刚刚进清华大学,恐怕还不知道,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尽管找他,据他说他还是那个劳什子的学生会会长来着…”

“奶奶,您就别介绍了,这时学妹阿翎认识,您就吃饭吧,您要吃什么,阿翎给您夹。”欧阳翎忙笑着打断了俞珊的话,又对着时子瑗说道:“学妹,没想到那么巧,奶奶说的人就是你。”眼底的兴味一闪而过,明显带着一丝警惕和戏谑。

看到这样的欧阳翎,时子瑗心中微叹,估计此刻她在欧阳翎的眼里已经变成了巴结俞珊的丫头了,毕竟求周恺齐办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她恰好又出现在了这里,连她自己都怀疑,何况欧阳翎那么敏感的人。

“欧阳学长,确实是很巧。”巧到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原来你们认识,噢噢~看来我这老太婆真的多此一举了,阿翎,那你更要好好照顾瑗瑗了。”俞珊仿佛更开心了,眼底的亮光越发的明显。

“奶奶,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

欧阳翎将‘好好照顾’这四字咬得极重,他暗忖着:奶奶何时对别人那么好,这时子瑗倒还真是有一套。

接下来的饭吃得时子瑗是那个食不知味,明明是好的菜和饭,却如芒针在刺,坐如针毡。

终于在一个小时后吃完了,想要开口却是犹豫了,她倒是宁愿让欧阳翎误会了她有巴结的意图,也不愿意让欧阳翎一透看底似的…

时子瑗心不在焉之时,俞珊却是拉着周恺齐进里屋了,留下了欧阳翎,让欧阳翎好好招待她。

“时学妹可真是巧,我这奶奶一向来不喜打扰,你却能讨得她的欢心。”欧阳翎全身靠在了沙发椅上,伸展着四肢,头弯向了时子瑗的方向,语气里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妖娆的眼睛却带着一丝探究。

他却是越发的看不透时子瑗了,明明只是个小山村出来的丫头,就算是再聪明,那他摆出了要她继任学生会的会长,聪明的人不应该是接受?

时子瑗也没必要再装‘乖巧’,白了眼‘**’的某人,“欧阳学长,俞奶奶我只是无意中碰到的,她喜欢我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你还是收起你的怀疑吧,一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她无所谓的说着,说实话,她对欧阳翎还是没什么好感,反而还有一丝反感。

欧阳翎不由一怔,他没想到时子瑗那么直接,他确实是怀疑时子瑗的用心,而且周恺齐和俞珊对他而言是亲人,当然对时子瑗有所疑惑。

“你…”欧阳翎正要对时子瑗说什么,却看见俞珊走了出来,便收起了话,笑眯眯的叫了声,“奶奶…”

俞珊应着,却走到了时子瑗的面前,拿出了一个银戒子,扣上了红绳,不由分说的将它带在了时子瑗的脖子上。

“瑗瑗,你我算是有缘,这银戒子是周爷爷送你的,你不要推却,有空和阿翎一起来看看奶奶就好。”

时子瑗本来是想要拒绝的,却被俞珊挡住,她看着俞珊的眼神,不由心中一暖,其实这个老奶奶也是个需要人关爱的人,也是希望能够一大家人一起过着和和美美的日子,儿孙满堂,但是她的儿子、儿媳、孙子却都是出门在外,一年也见不到几回。现下看到了自己,恐怕是把她当成了孙女了罢。

刚刚出了楼,时子瑗摸着脖子上的戒指思绪有些飘散,周恺齐是何人,恐怕在俞珊拿出了孤本就知道了她的意图了吧,也难怪自进了里屋就不再出来了。

欧阳翎是震惊的,因为当俞珊拿出了银戒指给时子瑗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他首先的猜想还不够,而且对于时子瑗拒绝了他当会长也有所领悟,或许,他真的是没有彻底的调查清楚时子瑗的背景。

其实他确实是没有调查清楚,因为陆羽早就将时子瑗不应该出现在她身上的事情给隐瞒了,一般的人是调查不出来的。

“时学妹,如果你的目的是需要周爷爷的帮忙,那还不如我们合作吧。”欧阳翎停住了脚,睨着时子瑗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