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8 都想按倒

058 都想按倒

欧阳翎说的话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脸上的表情是时子瑗见到的前所未有的认真,至少她见过了他那么多次,这样的表情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

欧阳翎的背景时子瑗猜得清楚一二,再加上今天晚上在周恺齐的家里见到,而且还是亲戚,料想也不会差到哪去,而且还作为清华大学的会长,没有一点能力的人怎么可能坐上。

“怎么?难道我不够格?”

欧阳翎看着时子瑗带着探究的眼神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瞳直直撞入了她的眼底,如一汪幽深的潭,看不到底。

时子瑗不由回应一笑,看了看欧阳翎的浑身上下,迟疑道:“你…确定够格?”

虽然欧阳翎可能实力和能力都不错,但是她不需要有人在她旁边指手画脚,而且这个欧阳翎看上去就像是那类人。

欧阳翎面色一滞,许是没想到时子瑗竟然怀疑着他。想他堂堂欧阳集团的少董,就这样被怀疑了,而且这个人还称不上是一个女人的女生,那骨子里的自尊心突然就被提起来了。

“时学妹,够不够格不是用说的,而是用做的。”

能力证明一切,时间也证明一切。要不是怕时子瑗会缠着周爷爷两个老人,而且好像对经商是有些头脑的,他怎么会找上她。

夜晚的风忽然吹起,带着些许的冷意,夜空中的皓月和繁星洒落在他们的身上,宛若附上了一层白白的薄纱,朦胧而又清晰。

时子瑗迈出一步,指了指头上的天空道:“欧阳学长,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毕竟现在天色不早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早上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带手机,而且她和欧阳翎一起在外面,总是感觉不太舒服。

欧阳翎不动,看着时子瑗远去的背影,心里突然的有些烦闷了起来。

两人同时坐上了车,时子瑗发现这车和欧阳翎的人有得对比,都很骚包,黄色的、时下最流行的跑车,车内的装备也是先进的,一上去就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时学妹,不管你有什么意图,不要打在爷爷、奶奶的身上。”欧阳翎在发动车子前,手mo着车轴,不动神色的警告。

“我说欧阳学长,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我的意图,我有强迫俞奶奶和周爷爷做什么吗?”

时子瑗语气不是很好,这个欧阳翎怕是心里早就认定了她的意图了,竟然还出口警告她。

她虽然是来找周恺齐有事相求,她哪里会知道那么巧,而且还好死不死的碰到了他。

未待欧阳翎回答,时子瑗追加一句,“请你收起不必要的怀疑,要怀疑的话周爷爷早就怀疑了,他那么一个正气凛然的法官,怎么可能看不出我的意图。”

欧阳翎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恢复了使然,“那样最好,那你就更没有理由拒绝我想和你合作的计划了。”

时子瑗保持沉默,她在等着欧阳翎继续说下去,而欧阳翎也继续道:“你只是一个才来这大城市的小丫头,而我欧阳集团早已经在这根深蒂固了,虽然…我不觉得你能触到欧阳集团这块。”

时子瑗听闻睁大眼睛,眼里满载着复杂的光芒,接着露出一抹淡笑,嘴唇微启,不大不小的声音道:“欧阳学长,欧阳集团是你的么?”

是—你—的—么—

这四个字盘旋在这小小的车内,一瞬间气氛突然紧绷,只听得时子瑗平缓的呼吸声,不重不轻,丝毫没有因为她说的这句话感到不妥。

她说得一点都没有错,欧阳集团并非欧阳翎的,不是她看不起他,而是她看不起欧阳翎那态度,还有带着一丝戏谑眼高的语气。

良久,欧阳翎才出口,“果然伶牙俐齿,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欧阳翎何许人,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这样说话,且不说他是欧阳集团唯一的继承人,更甚是他的能力都摆在了上面,竟然还有人挑战他的极限。

“欧阳学长,开车吧,我可不想明天我和你有什么传闻出来。”时子瑗忽略他的话。

话落,欧阳翎启动车子,一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被他开成了半个小时,幸好时子瑗从小坐惯了小车,要不然还不得吐死。

时子瑗一下车,便迈开步子朝着校门口走去,连招呼都不打一声。欧阳翎心里有些挫败,他是越发的搞不懂她了。

时子瑗哪管得了他那么多,现在都八点半多了,回到宿舍就九点了,恐怕她的手机都被她家的陆羽打爆了。

回到宿舍,赶紧从包里拿出手机,不出意料的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一堆。

从早上八点就开始了,十二点,下午一点…直到刚才快九点,陆羽的电话有五十多通,短信数都数不清…

马上回拨过去,才嘟了一声,那边就接起了电话,陆羽着急的声音传来,“瑗瑗,瑗瑗,你现在在哪?”

听着这关心的话,时子瑗心不由一暖,有一处柔软的地方慢慢的塌陷。

“哥哥,现在我在宿舍,手机忘记带了,让你担心了。”

明显的听到电话那头松了一口气的气息,她继续道:“哥哥,瑗瑗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在那里还好吗?”

没有听到陆羽的回答,“哥哥,……我想你了…”

是的,她想他了,半个月过去了,她都没有见到他,虽然几乎隔三差五的打电话和发短信,但是远远不够。

陆羽本来是听着时子瑗糯糯的声调,还有那甜甜的语气,全天下来的血泪和疼痛都不由得到了缓解,听到时子瑗一说‘想他了’,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就出现在她的面前,抚摸着她的脸颊,亲吻她那如蔷薇花般的唇瓣…

时子瑗一说完,嗓子眼里就哽咽了起来,眼眶似乎模糊了起来,又马上用手擦拭掉,这才开始,她怎么能就这么没用…

“哥哥,现在太晚了,今天出去了一天,瑗瑗想要睡觉了,明天再打电话给你,晚安。”

她不敢再说下去,如果再说下去,她保不准会哭出声来。这些日子她吃得不好,睡得也不好,不仅要应对学业,还要发展她的商途,现在才开始,确实是比较累的。

陆羽比时子瑗更加了解她自己,怎么会不知道时子瑗的想法,他心疼,但是他却不能现在走到她的面前安慰她。

“瑗瑗,自己要多吃,要好好睡觉…还有,哥哥也想你,很想…”

时子瑗一把跳上了床,将头闷在了被子里,对着那头道:“恩~哥哥,我要睡了。”

挂掉电话,她强逼着自己闭上眼睛,心里直暗骂自己怎么那么没用。

而陆羽的这头,俊美如斯的脸带着满满的心疼,听到那头‘嘟嘟嘟’的声调,缓慢的按下了键,眼眸里衬着复杂的光。

“老五,没事吧。”

看着他神色有些茫然,他身旁的一个男生推了他一把,关心的问道。

“没事。”陆羽轻声回道。

“是弟妹吧,每次你都缠着捏着打电话,连照片都不给我们兄弟看看。”那个男生继续道,话语有些怨念。

说完,戳了戳鼻梁下方,似是叹了口气,又有些羡慕。

他这个宿舍里,谁不知道陆羽有个小女朋友,现在就读清华大学,而且还是青梅竹马,感情好得不得了。

陆羽听闻,深邃的眼瞳凝视着说话的那人,道:“老四,走,我们出去再跑个五千米,然后回来再睡觉。”

说完,不由分说的扯住了某人的手臂,虽然是轻轻一扯,但是那力道可把某人给禁锢得,一点力都使不出来。

“老五,我才刚刚洗澡…”还让不让人睡了。

“我说跑就跑,五千米太少了是吧,那就八千米。”陆羽语气加重。

“老五,你就占着你是班长就这样…”说着说着不敢说下去了,因为他怕,他怕陆羽的眼睛,还有手段,对别人狠,对他自己更狠,他敢保证,若是他再说,八千米就变成一万米了。

今晚,夜深露重,相思成冢,注定是不眠夜。

……

半个月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的过去了。

这半个月中,时子瑗让阿南买下了那两处的地方,现在正在按照时子瑗的想法在装修,相信不用一个月,这两处就可以开始营业了。营业执照让沐云去办好了,至于让沐云打听的那处市郊外的土地也打听好了,就等着那地方拍卖,她就可以让阿南前去拍下。

欧阳翎没有再找她,或许是那天她说的话太重了,而时子瑗这段日子也忙,几乎都忘记了有他那么一号人物。

至于陆羽——

时子瑗今天正是要见陆羽的。

只不过…

“瑗瑗,上车。”

正想着陆羽怎么还不来的时子瑗,突然她的眼前停了辆黑色光亮的奥迪tt,车窗口传来熟悉的声音。

“哥哥——”

时子瑗看到熟悉的面孔,马上打开了车门,坐了上去。

两人相视一笑,陆羽忍不住先偷了一个香,在时子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启动了车,飞奔而出,如脱缰的野马一般。

而在他们走后,校门口走出一个倩影。

“瑗瑗,想要到那里?”陆羽看着前方,问着脸庞微微泛红的时子瑗,心里甜蜜万分。

“哥哥,我们先去买照相机,然后去长城。”时子瑗欢快的回道,看着陆羽的脸庞移不开眼。

到了这北京都快两个月了,都没有好好的去玩一趟,正好这次陆羽可以放假三天,她可要好好的玩,其他的事情先安排在后面去。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侃侃的滴答正是时子瑗的铃声。

看了看手机屏幕,沈大美人,接起——

“瑗瑗,你现在是不是和你的男朋友在一起?我刚刚好像看到了哦,真的很好看诶,虽然只看到那么一眼…还记得我们宿舍说什么了吗,谁有男朋友要请客的,晚上就带回来…”

沈大美人的功力真高,时子瑗连一个字都还没有说,就这么连续的说了一大叠,时子瑗眼帘扑扇,听着那边沈大美人的‘炮轰’,待她终于有‘熄火’的源头,终于轮到她说一句话,“落落,你不是要去约会吗?”

沈大美人现在已经荣升了清华大学第二校花了,人气指数天天上升,约会频率越发的高,但就是没有听说过有那个男生是她的男朋友。

“约会去干嘛,反正我就等着你带着我们家的老四妹夫来,要是不带,你晚上回来就看着办吧。”沈落哪会不知道时子瑗的意图,约会是有,但是她可以推迟,而且要见到时子瑗的男朋友陆羽那可是难之又难,刚才她在校门口惊鸿一撇,更是肯定了心里一定要见到的决心。

时子瑗听着沈落有越发大声的趋势,不自觉的离开了陆羽身旁少许,靠着车窗道:“落落,下次吧。”

但是沈落哪会给她机会,见时子瑗这边不行,立刻转移目标,“把电话给我四妹夫,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和四妹夫说。”

时子瑗权衡利弊,终于将手机拿至陆羽的耳际,“哥哥,我们宿舍的沈大美人要和你说话。”

陆羽的嘴角始终挂着弧度,笑容越发的意味深长:

“你好,我是瑗瑗的男朋友…”…

“真的吗?~”…

“恩~我知道~”…

“那好,晚上我们会过去的,你选好地方,到时候我们请客…”…

时子瑗看着陆羽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也不知道沈落到底和他说了什么,挂了电话,想问却又问不出口。

“瑗瑗,晚上回去请你宿舍的姐妹一起吃饭。”

时子瑗看着陆羽意味深长的笑容,顿时心里有些发毛。

陆羽继续看着前方的路,想着刚才的对话:

陆羽:“你好,我是瑗瑗的男朋友…”

沈落:“我知道,我刚才看到你了,你真的很好看,难怪瑗瑗都看不上我的表哥了…”

陆羽:“真的吗?…”

沈落:“真的,真的,真得不能再真的,想我表哥可是大多数女生的梦中情人,英俊潇洒、一表人才…其实我看你更是器宇轩昂、风度翩翩(以下省略几千字的描述)…你知道吗,我表哥还送了玫瑰,九十九朵呢,瑗瑗看都不看一眼…”

陆羽:“恩~我知道~”

沈落:“你知道就好,你现在得赶紧到我们学校来正名,瑗瑗可是很吃香的,这些日子要不是我看着,她课桌下的情书可是装都装不下了…”停顿一会,“我看你就晚上过来,请我们宿舍姐妹吃一餐,到时候我们都可以帮你看着瑗瑗,一定不让她被别人给追跑了。”

陆羽:“那好,晚上我们会过去的,你选好地方,到时候我们请客…”

时子瑗哪里会知道,就这么一两分钟,她就被沈落给卖了,虽然卖的对象是陆羽,但沈落大美人的意图倒是明显的,那就是要陆羽请吃饭。

“哥哥,你真要去…?”时子瑗迟疑道。

她怎么会不了解她宿舍那三只女的,沈落她就不说了,对于吃,从来不知道拒绝;还有遥遥,本来看着还是挺胆小的,但是这些日子相处下来,那吃的方面可从来不含糊,早餐吃三个馒头不在话下;还有另外一个欣欣,长得倒是小小的,吃起东西来不挑食,有吃就行,但是贵在她吃的实在也是不少的。

车子缓缓停下,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陆羽对着时子瑗道:“瑗瑗,这次…哥哥是肯定得去的。”

他定是要把觊觎她家的丫头的人给消除了,还顺便可以拉拢拉拢‘情报专线’。

时子瑗笑了笑,并不反对,抬头看着眼前北京市有名的电子城,得,她今天先玩了再说。

买了照相机,两人到了长城门下。

万里长城乃千秋胜迹,多少人的血肉铸造而成这雄伟壮阔、蜿蜒曲折的瑰宝。

前世的时子瑗没有时间来游玩,也没有金钱来挥霍,这世的此刻她站在这里,感慨万分,这长城内的一幕幕故事场景犹如在眼前显现着,告诉着人们这里发生的事迹…孟姜女哭长城寻夫十年、通往西域要道玉门关…

“瑗瑗,来,照相…”陆羽温柔的笑着叫唤时子瑗,在时子瑗转头的刹那立刻按下了确定键。

时子瑗笑眸如花,水汪汪的眼睛在灼热的阳光下更显光彩,那张晕红的脸颊像是半红透的苹果,惹得陆羽一阵心神荡漾。

“哥哥,我们要走快点,不然走不完了。”时子瑗上前一把拉起陆羽温暖的手,如含苞待放的花儿一般,却又扯着陆羽的手不放,这照相也是她提的,这和陆羽不黏在一起她又觉得不舒服。

陆羽被时子瑗一碰,心里不住的打了个激灵,环视了下四周,对着那张自己思念依旧的唇瓣压下,另外一只手已经按住了时子瑗的后脑勺。

浅尝即止后,陆羽抿唇一笑:“瑗瑗,要不,我们回去?”这惑人的语调,这令人不住幻想的话语……

毫无意外的,时子瑗的脸红得像煮熟的鸭子一般,没想到这陆羽才一个月不见,就变得那么的…那么的…露骨,说出来的话那么的令人遐想,而她该死的也不知道怎么反对,明明她现在应该要好好的正正态度,但是在看到陆羽那双既魅惑又‘楚楚可怜’的眼,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陆羽是个血性方刚的少年,面对时子瑗这样一个从小是他护在手心、疼在心坎上的人儿,让他怎么保持君子风度,况且…这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都一个月不见,那都多少年在那了,他能不在一开始将时子瑗按倒,接着开吃已经是耐性够足了。

“恩?怎么不说话?”陆羽见时子瑗似乎很纠结。

时子瑗此刻想的是:为毛她现在才16岁,看着眼前标准的美男不能吃下口,为毛她不重生为一个成年人,为毛?

“哥哥,要不,我们回去,请她们吃饭,然后我就不回宿舍了。”

管她什么,她豁出去了,不过,她真豁得出去?

陆羽没想到时子瑗会这样说,现在才上午十一点而已,他刚才说要回去的话只是说说而已,虽然他吧…其实现在就想…

“瑗瑗,你确定要现在回去?虽然哥哥是肯定不会让你晚上回宿舍的。”

陆羽将手表摆在了时子瑗的面前,让她看清楚现在的时间,后面一句话说得更为暧昧,让时子瑗顿时惊醒,惊讶的捂住了嘴巴,她刚刚说什么了,她竟然说…难道她骨子里有那种想要把人吃干抹尽的野性?

“那…那…那…我们就先不回去了,晚上再回去,她们现在应该是出去了。”

说话吞吞吐吐,说完便脱开了陆羽的双臂,朝着前方跑去。

天呐,出现一个地洞吧,她想钻进去。

------题外话------

谢谢亲爱滴——狐狸吖吖—投了1张月票+363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