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9 正名代价

059 正名代价

夜微凉,伴着微微拂动的轻风,风中带着丝丝柔和的香味、腥味…

沈落选的地方是在离清华大学不远的中型饭店的包厢,她只知道陆羽是一个大三的学生,一个学生应该是没有什么钱的,所以,她还算是不过分的。

她们三人刚刚坐下,时子瑗和陆羽两人紧接着就进来了。

两人在陆羽的硬性要求下都穿着情侣装,淡紫色的着装在光亮的灯光下洒下粼粼微波,两人十指相扣,像一对‘执子之手’契约下的金童玉女。

白皙微微泛着潮红的娇俏脸庞和刚毅不失柔和的妖孽面容紧紧想贴。

娇小的身躯微靠在宽厚的臂弯,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让人感到幸福涌动。

那么谐和的一副画面,其实内在的实质是——

时子瑗想要挣脱开陆羽的手,她虽然可以大胆,但是她不希望在大庭广众之下和陆羽表现得…那么的…肉麻,简直让她想要起鸡皮疙瘩,但是陆羽温热的气息和温暖的臂弯硬生生的将她的鸡皮疙瘩给压了下去。

陆羽的目的很简单,他这是要为自己正名呢,而且怀里抱着软香娇躯,他能坐怀不乱已经是极限了,但是他的表情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陆羽抬眸,看向包厢内呆滞的三人,稍稍放开了时子瑗的娇躯。

沈大美人见过的美男也不少了,眼前的陆羽却是让她呆滞的唯一一个。

沈凡是温雅的,欧阳翎的妖孽的,泛着丝阴柔;但是眼前的陆羽怎么说呢,长相是妖孽加冷俊的,笑容是魅惑加刚强的,这身材…那是令人抓狂的,不过这衣服,倒是不像他的风格啊。

她哪会知道,这衣服还是在他高中的时候买的,买了没穿几回,这都快三年了,他可是无时无刻都带在了身边,总想着机会让时子瑗和他一起穿上出去。本来时子瑗是打死也不想穿的,这衣服怎么穿都感觉很幼稚,但是无奈陆羽坚持,她在陆羽‘无声委屈’的抗议和柔情下不得不投降。

至于遥遥和欣欣,她们的表情比沈落可是更加惊愕了,睁着大大的眼睛连眨都忘记眨了。

时子瑗看着这场景,乘机就挣脱了陆羽温暖的怀抱,伸出手,在她们三个人的眼前摇晃,“落落?遥遥?欣欣?…”

饶是她已经觉得带着陆羽进来会造成‘静谧的气氛‘,但是至少沈落不应该会啊。

“哇~瑗瑗,你真是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有那么帅的男朋友不早早的带来我们看。”

沈落反应过度,直直的拍掉了时子瑗的手,话虽然是对着时子瑗说的,但是眼睛可是没离过陆羽的身上。

时子瑗看着自己的手,不由苦笑…这能怪她么?

当然,她们三个在看陆羽的同时,陆羽也稍稍的关注了下,只不过是几秒钟而已,在看到沈落的时候也只是随意一撇,虽然她很漂亮,但是怎么看都没有比他的瑗瑗漂亮、好看。

“就是嘛,难怪落落的表哥瑗瑗看都不多看一眼,原来…”遥遥面容有些扭曲,视线转移到了时子瑗的面前,为毛,为毛这么一个帅得没天理的男生是别人的男朋友。

时子瑗看着这场景,头痛抚额,转头白了眼还倚在门口的陆羽,她这男朋友带出来实在是…让她想要藏起来了,太招人了。

陆羽似是接收到时子瑗少许怨念的眼神,迈着步子走了过来,看了眼桌上,黑白分明的眼珠散出些许笑意,“你们就是瑗瑗的姐妹吧,平常真是多靠你们的照顾了,你们想要吃什么,尽管点。”

说完,他便拉着时子瑗坐在了其余两个空位上,优雅的举止再次让人看了离不开眼。

沈落不由叹出,“瑗瑗,你男朋友在哪读书的?你就不怕他被人给勾走了?”

有够直接,有够冲击的问题,沈大美人这说得什么话呢。

时子瑗真是为自家姐妹汗颜,沈大美人你能安静一会么?或者你能不要问那么犀利的问题么?

她还没有来得及‘敲打’沈大美人,人家陆羽就开口了。

“我只怕瑗瑗把我甩了,她根本都不用担心我会被勾走。”

甜言蜜语的话男人都会说,但是从陆羽的口中说出来,却让时子瑗感到她的心跳在加速,原来她在陆羽的面前也不过是个平常的女人,喜欢听他的甜言蜜语。

“就是,落落,你说什么话呢,我们的瑗瑗也是不差的,这追瑗瑗的人都排到了校门口去了。”

时子瑗看向说话的遥某人,如果她不说最后一句话,她还以为她的姐妹终于想起了她,但是最后一句话,这不是将她推入火坑么,她家的哥哥可是吃醋的始祖了。

时子瑗果然料想的不错,陆羽心中火烧,但他的表面却是给了时子瑗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那笑——意义深远。

“遥遥,你要吃什么?”时子瑗只得装作没看到,笑眯眯的递上了桌上摆着的菜单到遥遥的面前,希望遥某人能够不要再‘火上浇油’。

遥某人不愧是遥某人,她可是看到吃就移不开眼的娃子,所以…时子瑗这转移话题的方法还是有用的。

沈落正想要说话,时子瑗眼疾手快的递上的其余的一份菜单,‘恭恭敬敬’递上:“落落,您看看,想要吃什么。”

沈落这才熄下了想要说的话,得,她可以点完东西再说不迟。

“那个…瑗瑗的男朋友,请问一下,我可以随意点么?”遥某人小心翼翼的举起了一只手,‘小心翼翼’的问着陆羽,她实在是好多想吃的,但是又想起了陆羽还是学生的身份,所以才举手问付账的主人。

陆羽这会腻大方了,淡笑的一挥手,“这餐饭本来是为了感谢你们对瑗瑗的照顾,你们可以尽量点,吃不完可以打包。”

此时不抓住机会,何时抓,他家瑗瑗大学这几年最为亲密的就是她们三个了,要是将她们三个给‘收买’了,他也就稍稍可以放心下有情敌入侵了。

“耶,来,欣欣,你要吃什么,我们赶紧点,还可以打包呢。”遥某人完全没有自觉性,有吃就行,至于其他的,先放一边了。

时子瑗呆呆的不说话,咬着牙看了眼陆羽,再看了看正在兴奋讨论点菜的三个‘不良’舍友,她这个中间人,怎么就变成了局外人了呢?

“哥哥,你再笑,牙齿都掉了。”时子瑗乘大伙不注意,伸出两指就是对着陆羽的腰重重一掐,她怎么会不知道陆羽的意图,这厮肯定是打算将她宿舍的三只‘食’类给‘收买’,要不然硬是要来,还说可以吃不完打包。

时子瑗重重一掐,在陆羽的感官来说只是像饶痒痒似的,完全没效果,只见他的笑容更加的肆意了,唇角勾起的弧度越发的耀眼,那双如深潭一般幽深的双瞳泛着光亮,他的手也不歇着,宽大的手抓上了时子瑗不安分的小手。

时子瑗无法,只能让某人偷腥成功,但是她的双眼里迸出的火花明显带着一丝警告。

她后退一步,又被陆羽抓前一尺,两人还真是‘乐此不疲’,直到——

“瑗瑗,你也不用在我们三个面前来表现你们的恩爱吧~”

最后一个‘吧’字被沈落拖得极长,她们三个的眼神齐刷刷看着他们两个。

“就是,我们都没有男朋友,你就这样。”遥遥紧接着加上一句,但是她那眼底表达的意思可完全没有像她的语气一般泛着丝怨念,满满的都是想要有戏看的神情。

时子瑗哪知道她们三个那么快就点完菜了,原以为还要等很久呢。

“你们点了什么菜?”

不由的,她想要知道这回她们会那么容易放过有人被她们宰的机会,这其中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吧。

沈落坐直了身子,对着时子瑗道:“瑗瑗,你不用担心,我们只点了几种…”

“是,就是几种。”遥遥也加于强调。

时子瑗才不相信她们两个,她的眼神看向了唯一一个不会那么喜欢宰人的欣欣,欣欣终于开口:“就是几种点的不要,其余的都点了,点掉的几种不是你喜欢吃的,就是我们三个都不喜欢吃的。”

这话什么意思,这意思就是:她们该点的都点了,剩下的都是不该点的。

时子瑗一听,眼睛都直了,她这三个无良的舍友,竟然…

“那个…瑗瑗的男朋友,应该没有问题吧。”遥遥鸟都不鸟时子瑗,直接问付账的某羽。

陆羽是一直都保持着笑容,即使她们说全部都点了他也不会有所什么其他的表情,只是对于时子瑗三个舍友无限大的胃口稍稍那么惊讶了一下而已。所谓‘宠辱不惊’‘镇定自若’说的就是他现在。

“没问题,就是你们把全部都点了都没有问题。”

时子瑗气愤,声音由齿缝发出,“你们太…过分了…竟然点了那么多,还独独我喜欢的不点。”

沈落轻轻叹息一声,‘不屑’的撇了眼咬牙切齿的时子瑗,“瑗瑗,我们这可是给你们独处的机会,等会我们都吃完了,你们再一起去吃就好了。”

说得那个冠冕堂皇,连借口都找好了,不愧为她们305宿舍出来的。

“瑗瑗,点了就点了,她们也难得吃那么一回。”陆羽拉住想要站起来‘理论’的时子瑗。

时子瑗哪是在意那钱啊,她在意的是她怎么就交了三个无良的舍友,竟然点了那么多的菜,也不给她点一样喜欢的菜,要说……要说她玩了大半天了,她也饿了。

“哥哥,她们太过分了,点了也不给我点两种喜欢吃的,我都饿了。”

时子瑗扮起可怜兮兮的模样,但是显然她的功力不及陆羽,陆羽只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她就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似的了,头也低下了,话也不说了。

陆羽笑了,笑得那个洋洋得意、笑得那个花容失色,把那三个人也怔住了。

他说的是:回去哥哥给你吃。

时子瑗一个少女怀春的姑娘,这么露骨的话,这么有深意的话,她能不羞愧么。

“落落,你看你看,我们为了她好,她还给我们贫,要不是这次被你眼尖看到了她的男朋友,瑗瑗估计还不给我们看呢。”遥遥戏谑的笑着看向头越发低下的时子瑗。

她们宿舍四人,虽然沈落经常约会,但是都没有确认有男朋友,她和欣欣两人就更不用说了,长相平凡,学习只能说是勉强,这交男朋友倒还真需要等等,至于时子瑗,宿舍里最小的一个,却没有想到她早就有男朋友了,而且还那么的优秀,她这个作为大姐的人,还真是羡慕又嫉妒。

“就是,就是…”沈落忙应着。

时子瑗顿时反应过来,狠狠的捏了捏不安分的某人,朝着她们的方向一瞪眼,“遥遥、落落,等你交男朋友的时候,就不要怪我‘报饭’之仇了。”

时子瑗她不是说笑的,后来她们的男朋友还真没有像陆羽那么云淡风轻,被时子瑗整得那是…让她们心疼死了。

“瑗瑗,不公平,为什么欣欣没有?”沈落回瞪过去,她的思想果然不一般,没有想到以后自己的男朋友会怎么样,倒是想到没有被时子瑗点名的欣欣。

时子瑗翻了个白眼,嘴角一扯,“哼,这主意肯定是你们两个人的想法,欣欣那么一个安安静静的女生,怎么可能和你们同流合污。”

她这次可真的想错了,因为遥遥立马回道:“瑗瑗,你知道为什么你喜欢的菜都没有点么?”

时子瑗微仰头一想,她喜欢的菜…好像整个宿舍只有欣欣最清楚了,遥遥和落落两个家伙怎么可能知道。

“欣欣!”

大声叫唤,惹得本正襟危坐的欣欣打了一个激灵,忙解释:“瑗瑗,都是她们逼我的,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是有意的。

“瑗瑗,算了,你不是想要吃哥哥煮的菜么,晚上回去哥哥煮给你吃,你想吃什么就什么。”陆羽看着几近抓狂的时子瑗,没想到她宿舍里的姐妹个个都是人精。

时子瑗恹了,嘟着嘴,眼眸微颤,“我不管,反正我是记得了,你们以后就给我等着。”

接下来上的菜果真是没有一样时子瑗喜欢吃的,唯一一样‘红烧排骨’那是四个人都喜欢吃的,她才夹到那么一块,整个盘子就空了,气得她牙咬咬的,支着两只筷子,在她们三个身上来回瞪着,要是她的眼神是利剑,恐怕她们三个早就是万箭穿心,到处窟窿了。

“来,瑗瑗,吃这个吧。”陆羽夹起一块红烧排骨,放到时子瑗的碗里。

今晚他可真是收获不少呢,好久都没有看到他家的丫头咬牙的样子了,不过他家的丫头即使天天咬牙也很可爱。

若是时子瑗知道陆羽这么想,铁定会保持‘风度’,笑里藏刀,把这群不良的舍友给轰炸了。

她看到陆羽竟然从‘刀枪火影’中抢到了排骨,本恹恹的表情立刻精神咋起,一边夹起了排骨吃,一边还口齿不清的说着:“还是哥哥好,哥哥对瑗瑗总是最好的,不像她们…”说着就瞪了眼吃得正欢的三人,那寒冷、犀利的眼神,着实让三人打了个寒颤。

陆羽的表达方式很直接,直接就附上了她的额际,用唇的。

让她们三人呆滞了一番,回神过来的时候马上便是一阵吹嘘:“瑗瑗,你家哥哥对你可真是好,就是太肉麻了点,不知道你们的行为是少儿不宜的吗?哎呀呀,我们要长针眼了。”

说话的是遥遥,那语速那个快,那假装遮掩那个快。

时子瑗一愣,什么少儿不宜,什么长针眼,她看是她前世肯定是做了什么‘好事’,不然她怎么能搭上这么几个舍友,吃里扒外。

“遥遥,你说错了,不是什么长针眼,长针眼的画面我们怎么可能看到呢。那个瑗瑗她家的哥哥,你说是不是?”

这个是沈落,她说得更为让人抓狂,说得那个不动声色,又很富有想象力,最最最主要的是,她竟然还‘不耻下问’的问陆羽。

幸好陆羽那是泰山压顶都不见变色的,这些小儿科的事情他压根就不会脸红,只是嘴角那么一抽,接着又是不变的笑容,完全不带犹豫回道:“恩,确实是。”他怎么能让别人看到自家的丫头呢。

对于造成这样的对话,时子瑗真所谓‘有苦难言’,只得埋头苦吃,脑中对策颇多,下次要是沈大美人男朋友一定,肯定让沈大美人的‘盛宴’吃得比这次更加的

“你们可千万不能再说了,不然瑗瑗这顿饭吃得可真是胃疼了,到时候是我会心疼了。”陆羽终于良心发现,他可不能让自家的丫头被人说得抬不起头,虽然,这状况是不可能出现的。

“好好好,我们继续吃,不要再打扰他们恩爱了。”遥遥垂下眼帘,视线转看桌上的‘山珍海味’,还是吃东西比较好,难得吃到那么多一直想要吃的菜肴。

场面终于恢复了正常,时子瑗也能安静的扒饭吃了,陆羽只是偶尔吃一点菜,时子瑗的碗里倒是堆满了菜。

“那个…瑗瑗,我的表哥说要过来一下,他的一本书在我这里,他等会要用,我想,顺便可以让他过来接我们回去。”沈落难得的汕笑,如果忽略她眼底的一抹精光,还可以认为她是不好意思的笑容,但明显就不是这样子的。

陆羽的手一顿?表哥?九十九朵玫瑰?

在陆羽的心里,沈凡就是等于九十九朵玫瑰,还等于想要觊觎她家的丫头。

时子瑗哪敢让沈凡过来,不是因为她不想请沈凡吃饭,而是因为她身旁的那位,她可没有忘记沈凡那九十九朵玫瑰造成的后果,那可是——无法预计的。

“落落,等下哥哥会送你们回去的,那个沈学长不是很忙吗,你回去了可以还给他。”

最好不要出现在这里,特别是不要让她家那么会吃醋的男人看见,要不然…

沈落‘小心翼翼’道:“可是…他已经过来了,而且和欧阳学长一起过来了。”

这绝对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娃子,这次——沈落的意图可不止时子瑗一个人清楚了,在座的人都清楚了。

“你们?我们三个…?难道瑗瑗晚上不打算回宿舍了,要过你们两人世界?”遥遥的头从饭菜里钻了出来,那说出来的话可是抓到了重点了。

一泼未平又起一泼,时子瑗这会可是清楚了,可能这饭局早就被沈落这丫头给安排好了,不然怎么好死不死的沈凡和欧阳翎那么忙的人会过来,就为了一本书?打死她也不相信。

其实,时子瑗这想法是冤枉沈大美人了,沈大美人其实没有说什么,只是当她一回复短信的时候说和时子瑗的男朋友一起吃饭,那欧阳翎就马上说要过来了,沈凡是被他给拖过来的,美名其曰:看看时子瑗的男朋友是不是如苏彤说得那般比他沈大帅哥更胜一筹。不过,他显然是来找‘晦气’的,他的妖孽远远比不上陆羽,何况是其他的。

“瑗瑗,我也很想见见他们呢。”陆羽一把揽过时子瑗的小蛮腰,对着她的耳边吹着气。

他对沈凡和欧阳翎确实是有些了解的,虽然他身在军校,连校门口都难得出一回,但是他的情报网可是不断的,他可不容许有觊觎时子瑗的异性他不了解的,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还没有见过他们,这次,他可要好好的‘见见’。

时子瑗浑身一滞,对着陆羽就是软声解释:“哥哥,他们只是学长而已。”

虽然,她这话已经说过了不下十遍了,但是打翻了醋坛子的陆羽却是以此为借口得到了不少的‘福利’,他当然相信他们只是学长而已,但是他就是那么是腹黑,有‘福利’他可是不会放过滴。

------题外话------

谢谢亲耐滴支持:ryx0227投了2票、471868488投了1票、金恩雅投了1票、飞影贝贝投了1票、515633557投了1票、神笔猪猪侠投了2票、狐狸吖吖送了2朵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