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0 哥不好惹

060 哥不好惹

这时候,宿舍的姐妹情出来了,沈落一马当先为时子瑗辩解:“瑗瑗的哥哥,我可以保证,我表哥只是瑗瑗的学长,要是再进一步的话,就是同是文学社的成员而已。”

“就是,你千万不用担心,要是瑗瑗敢劈你的腿,那我们就连夜把她扔到大街上,让她在外面冻死。”遥遥接着沈落的口道。

时子瑗本听到沈落的话嘴角难得的噙起一丝笑意,然后听到遥遥的话,刚噙着的笑立刻持平,水汪汪的眼眸马上瞪向说话的遥遥,气息忽地沉重了起来,深吸了几口气,那倾垂在肩膀上的发丝也因为她的气息而缓缓飘动着。

靠,这就是姐妹,难道她们认为被扔到大街上她就会冻死?看来,她是太‘仁慈’了。

“看什么看,就是说你呢。”遥遥接收到时子瑗‘炙热’的视线,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

时子瑗自开学来,在学校的表现都称得上是乖乖女了,按时上课,按时下课,就是在拒绝沈凡的事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而且她对谁都挺笑眯眯的,对谁也不曾脸红过,一直可都是老好人的面貌出现。这遥遥么,自然是不知道时子瑗骨子里的腹黑因子了。

再听到遥遥的话,时子瑗的脸上已经挂满了笑容,那如玉的脸庞落下点点光辉,在耀眼的灯光下显得分外的分明,“遥遥,难得你那么挺我的哥哥,还那么有‘义气’的想要把我扔到大街上,你说,我是不是要谢谢你呢。”

遥遥被时子瑗那渗人的笑容看得心里有些慌,那微许闪躲的眼神证明着此刻她飘忽不定的情绪,但她的嘴上还是接应道:“谢就不用了,这餐饭就作为谢礼了。”

时子瑗面『色』不变,心里暗忖:敢情她就值那么一顿饭。?? 家有萝莉,少将不愁60

陆羽倒依旧保持不变的笑容,只是眼底闪过一丝精光,真是难得自家的丫头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了,她家的姐妹还真是有意思,只不过~

时子瑗不恼,将视线转移到欣欣的身上,道:“欣欣,你前次不是说想要一只手表吗,今天我可帮你买了,明天回去送给你,”再转看沈落,“落落,你不是一直想要我那款钢笔么,我今天去买了一支一模一样的,明天回去就送你,”最后才转到遥遥的身上,似是苦恼的说道:“遥遥,本来是给你买了一套防晒霜,看来你是不需要了,也罢,我也能用。”

这算什么?遥遥嘴角猛然抽搐。

这确实不算什么,时子瑗虽然每天都表现得无所作为的样子,但是她观察入微,她们三个需要什么,缺什么,『性』子怎么样,她可是『摸』得一清二楚,就像是萧飒、素素、小小、小燕…她们拿个不是被她整得服服帖帖,只是她比较心软而已。

也罢,这次,她就显『露』一些本『性』出来,让她们长长‘记『性』’,要知道,她其实不是那么好‘卖’的。

欣欣最‘单纯’,迫不及待的放下了筷子,眨巴着眼睛,“瑗瑗,真的吗?”

沈落永远是最‘活泼’的一个,只见她如风速一般,一把扯过时子瑗白皙娇嫩的手,“哇,瑗瑗,我最爱你了,我都找了好久没找到呢。”

遥遥见此情景,磨牙出声,两个无良的家伙,就这么小小的‘恩惠’,马上就阵地倒伐。

“都是真的,不过~你们得…”时子瑗半眯着双眼,意思十分明确。

沈落和欣欣响亮齐声道:“放心吧,到时候我们就把遥遥给扔大街上去。”

这回轮到时子瑗嘴角微抽,有没有那么戏剧化?这两个家伙反应实在是迅速。

这会,陆羽发话了。

“瑗瑗,你可都想着她们,那我呢?”

挑着眉看着得意的某人,深邃的眸子漾出一抹酸意,抓着时子瑗蛮腰的手轻轻一捏,表达着他的不满。

今天陪着她逛了一天,又是爬长城,又是逛街的,好像他就没看到一件是买给他的东西,即使是女生,他的醋坛也打翻了。?? 家有萝莉,少将不愁60

时子瑗被他这么一捏浑身一顿,酥酥麻麻的刺激袭向四肢,不由身子一软,整个人将近靠在了陆羽的身上。

陆羽这么一捏其实是有技巧的,他这么熟悉时子瑗,当然知道时子瑗浑身上下敏感的地方在哪里了。

而沈落见此情景,很自觉的走向了她先前的位置,只是那眼睛——你朝哪看呢?

“哥哥,你的我…当然准备了。”时子瑗自己都不知道,此刻她说出来的话有多么的想让陆羽扑倒。

当然,陆羽不可能在这将时子瑗扑倒的,时子瑗那害羞的劲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突然,他的唇在时子瑗的唇瓣上轻轻一吻。

他的唇还未来得及离开,时子瑗便清晰的听到本来紧闭的门‘咔嚓’一声,眼珠不由望去,她这一望,彻底的无地自容了,这欧阳翎和沈凡什么时候不来,偏偏——

陆羽这时离开了她的唇瓣,勾起一边的唇角,靠近她的耳际,“这只是一点点的利息。”

这句话,让时子瑗本无地自容的脸霎时『潮』红一片,也顾不得门口两个吃惊的脸了。

其实陆羽这么一做法,其实是有预谋的。他在刚才时子瑗和遥遥‘对智’之时,他就耳尖的听到了外面有人问他们这个包厢的号码,一个计划就这么在他的脑海中快速形成,这手段虽然有些不见光,但是为了媳『妇』不被钓跑,他也只得就那么做一回,虽然他还有其他的办法,但是这种办法不外乎是最直接、最犀利、最能表达的。

时子瑗要是知道陆羽竟然这样计划,她肯定不先和遥遥‘对智’,肯定乖乖坐好,肯定不说一句话,等着两大美男隆重登场,也不必搞得她现在那么的无地自容。

今天的欧阳翎照样是一身黑『色』劲装的贴身衣服,将他那完美无缺的身材显现出来,不过,当他在看见陆羽的那刹那,作为男人的他,也不由的稍稍嫉妒了一翻,一向来都是被人围绕的闪光点,似乎在陆羽的面前,他已经失效了。

而沈凡的装扮还是比较不那么『骚』包的,不大不小的着装虽然不是最时尚的,但却都是名牌,眼睛一看就看得出来。在看到陆羽的那瞬间,他心底立刻就想到了苏彤说的那句话‘难怪沈学长没有机会了’,而现在他也承认,在有那么一个人存在,他确实是没有机会的。从来不会认输的沈凡,竟然在见到陆羽的刹那就认输了。

无可厚非,在气质上,欧阳翎惨败,沈凡失『色』,陆羽获得全胜。

“表哥,欧阳学长,你们都来啦,一起过来吃吧,想必你们看到了,那个瑗瑗身边的就是她的男朋友。”沈落假装没有看到这种情况,本来以为至少可以比对比对,现在一看,简直没有比对『性』。

虽然她承认沈凡是个帅哥,是一个翩翩君子的、温柔的气质男,但是比对陆羽,差得可不是那么一两点;而欧阳翎确实是妖孽无疑,而且他那双眼睛也确实是很勾人,但他只是勾人而已,人家陆羽可是不止勾人,而且还有让人深陷进去的欲望。

沈凡和欧阳翎终于反应了过来,欧阳翎心里猛然出现一挫败感,他现在意识到,他不止在家世背景上比不上时子瑗的男朋友,就连他自己一向以为自傲的外形条件,也被挫败了。

欧阳翎其实在知道时子瑗有男朋友的时候就去调查了,但是奈何陆羽这情报网可是比他的精确、紧密多了,他手上拿到的情报只是无关紧要的,里面连什么都查不到,只查到他现在在军校。

陆羽的家世背景就不说了,那欧阳翎远远的比不上的;至于外形条件,也不想想,他一个当兵的佼佼者,身形绝对是一流的,面貌么,那是与生俱来,虽然他的皮肤不像欧阳翎那么白皙,但是他拥有的皮肤是比白皙要好的健康麦『色』肌肤。

时子瑗作为东家,稍稍推开陆羽的身躯,朝着他们往去,“沈学长,欧阳学长,你们还没有吃饭吧,坐下一起吃?”

她其实这是基于礼貌『性』子的,毕竟,她和他们不熟。

哪料就有人那么不识趣,而这个不识趣的人当然是欧阳翎的,他觉得,他既然来了,就一定得看看陆羽有什么优点,凭什么时子瑗对他不屑一顾的样子。瞧瞧,这就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

“阿凡,既然时学妹都说了,反正我也没有吃,我们何不认识认识时学妹的男朋友?”

话未落,他的人已经走到了陆羽的另外一边,朝着陆羽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时学妹的学长,欧阳翎。”

陆羽礼貌的伸出手,握住了向他靠近的那只手,两手一触,他立马就感觉到来自另外一方欧阳翎的力道,眉头都不皱一下,反击过去,只轻轻那么一用力,就发出了吱吱的骨头碰撞的声音,他的面上云淡风轻,保持笑容,“原来你就是欧阳翎,我是陆羽,瑗瑗的男朋友。”

欧阳翎本来还自诩他自己好歹学过跆拳道、散打一系列的,但是他此刻被陆羽这么一‘握’,完全就像毫无作用,简直是鸡蛋和石头相对比,顷刻便出了结果。看他那额际处青筋稍显,细密的汗『液』渗出,还有他自身才能感觉到的神经刺痛,简直是十指连心。

然而,陆羽很大方的就放开了他,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拉出一张椅子,“请坐。”

这样一来,他可是面子里子都有了,他啥都占上风。

欧阳翎的脸泛着丝青『色』,面上却还存着一丝笑意,但是他的眼里哪还看得到一丝的笑意,明显是痛楚,动作却是随着陆羽说的坐下了。

其实陆羽本来只是想要‘正名’而已,哪料到欧阳翎那么不识趣,还送上门来了。他虽然不在时子瑗的身旁一直待着,但是对于那‘九十九朵玫瑰’可是在意的紧,而据他观察调查,那‘九十九朵玫瑰’非这个欧阳翎不可,他这是在借故‘报仇’呢,只是这‘报仇’应该除了时子瑗等会应该想得到,其他的人都想不到吧。

这个时候,沈凡也在沈落的‘照顾’下坐到了另外一个位置。

只是,这一场‘对决’谁看得出呢?

“欧阳学长,沈学长,你们还要吃什么菜么?…”时子瑗说着说着就停下了,这满桌子的菜还没有吃完呢。

这个时候,欧阳翎才注意到桌面上的菜,这些菜,怎么着也得几百了吧,再看了眼陆羽,心里的郁结更是增加了一分。

虽然这几百对欧阳翎来说不多,但是他调查到的陆羽只是一个学生而已,虽然刚才他承认陆羽的家世背景比他好,但是现在看到这么一点表现心里想的又是一回事了。

“时学妹,已经那么多菜了,不用再点了,我们也吃不了那么多。”沈凡温和的笑着说道。

话落,那遥遥和欣欣可是都微微低着头,那吃菜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她们同时想着,她们的本『性』就在这么一位温雅的美男面前曝光了,心里那个悔啊。

时子瑗看到两女那么有自知的低头,心里那个爽,终于报了一饭之仇了,不过,还有一个沈大美人镇定自若的吃着菜,喝着汤,还得好好的想想,这沈大美人的脸皮相对比较厚。

欧阳翎食不知味的夹起一口菜,突然脑袋一个激灵,手一顿,那泛着微许茶『色』的眼瞳一闪,接着放下筷子,朝着时子瑗道:“时学妹,趁着我们难得一起吃饭,怎么能少得了酒呢。”

不是在军校么?军校不是治风严谨么?那肯定是不会喝酒,或者是不怎么会喝酒的,他就不同了,他自上大学以来,那可是经常『性』的参加酒会什么的,什么酒没喝过,他还真就没有醉过。

“阿翎,等会还要开车呢。”

沈凡好意提醒,自从他一开始进这包厢,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劲了,这会欧阳翎竟然说要喝酒,他当然得要阻止一下,毕竟,他们过两天还得进行考试呢。

“没事,不是还有你吗,你不要喝就行了,”欧阳翎说着视线锁住了陆羽,“那么陆羽,你要喝酒么?”

这是什么?这是明明显显的挑衅,他就那么认定了陆羽不会喝酒?

陆羽一改温和的笑容,瞳孔焦距在一起,轻拍了下桌面,“难得遇到欧阳学长那么热情的人,我自当是要陪同。”

要是不熟悉陆羽的人,肯定是认为陆羽在打脸充胖子,无可奈何下回应欧阳翎的‘挑衅’。

但是时子瑗和陆羽一起生活多少年了,她对陆羽没有十分清楚,也有八九分了,她一看这情况,为了她以后的日子能过好点,马上阻止道:“哥哥,那等会我们怎么回去?”

她表面上是阻止陆羽,实际上她可是在提醒欧阳翎,陆羽在军校是不会喝酒,但是平常在家里,特别是这几年,被自家的爷爷给教得什么‘男人要学会喝酒’理论,这一路练就下来,那可是称得上是衣酒沾身,喝出了道道了,这和他从小就开始锻炼身体是有很大的关系的,所以,如果现在欧阳翎撞上去,那可是必定倒着出去,而陆羽还在镇定自若可以继续喝。

欧阳翎哪会知道时子瑗的一番苦心,他那自尊心一起来,那可是连思考都被阻了,这种情况可是从来都不曾出现的,所以,他还没有等陆羽回答,他就说话了。

“时学妹,如果你的男朋友要喝的话就让他喝呗,如果不能回去了,让阿凡送。”

时子瑗正要说话,陆羽抱着她蛮腰的手一紧,对着欧阳翎问道:“不知道欧阳学长是喜欢喝烈酒还是啤酒?”

陆羽的神情一点都不慌张,反而还镇定自若,纤长睫羽下那如黑宝石一般的双眼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了然,带着浅浅的笑意。

“烈…酒吧。”欧阳翎这会倒是有些『迷』『惑』了。

陆羽转看时子瑗的方向,然后放开时子瑗的腰,站起身,温柔说道:“瑗瑗,那我先出去让服务员上酒,你先招呼一下。”

说完,他就优雅的走了出去,如果忽略他身上穿的衣服,还真是一个绅士。

待陆羽关上了门,沈落忙问道:“瑗瑗,你家哥哥会喝酒么?”

时子瑗思忖片刻,搓了搓衣角,她该怎么说呢?罢了,欧阳翎竟然辜负她的一片好心,她也就帮自家的哥哥一回,顺便治下这个老是喜欢自以为是的家伙。

“呃~应该是会喝的,在军校他可是从来没有喝过的。”

她说完一瞥眼,正好看到了欧阳翎嘴角那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那明显是得意的笑。心里为其哀叹:娃子,等会你可不要太冲了,得罪我家哥哥真的没啥好处。

“阿翎,你也注意些,毕竟他是时学妹的男朋友。”沈凡一听,不由皱起了好看的眉梢。

他没有听说过时子瑗的男朋友是军校的,那军校的制度他还是有些了解的,这喝酒是第一禁,如果他刚才知道陆羽是军校的,他肯定会阻止的,但是现在恐怕是来不及了。

“阿凡,没事,我会注意的。”欧阳翎那是自信满满。

时子瑗暗自摇头,学长啊,你确实要注意,注意我家腹黑如狐狸,邪恶如黄老鼠的哥哥。

“总之,点到为止。”沈凡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再次提醒道。

沈落也是不明情况的,她也认为陆羽会输给欧阳翎,便道:“表哥,如果等会瑗瑗的哥哥醉了,你可是要先送他回去。”

不管怎么说,瑗瑗是她的好姐妹,而且瑗瑗她家哥哥还请了那么一大桌子菜给她吃。

若是陆羽知道沈落这么想,他一定愿意多请几顿,不就是几百块钱么,他还是有的。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后,陆羽终于从外面回来了,手里提着五瓶酒,恩,一看就是白酒,而且很烈的那种。

时子瑗一看,不由眼瞳一瞪,陆羽刚刚坐下,便附在他的耳际道:“哥哥,你买那么多干嘛,而且还是白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陆羽轻笑,小声回道:“没事,哥哥肯定不会有事的,哥哥的身体好着呢。”

明明是很正常的话,时子瑗听来怎么就感觉不对劲呢,还没等她回过神,陆羽已经开启了酒盖了,定眼一看,靠,纯度竟然是72度的老白干,是最烈的一种,这这这…饭店有这酒么?

许是时子瑗的视线太过灼热,陆羽解释道:“这酒虽然是纯度最高的酒,但是这其实还好,我刚从这旁边的超市买的,那个售货员说的这种好。”

胡诌不带草稿的,连面『色』都不变,手上的动作已经倒了酒在两个杯子,在沈凡示意了他不甚酒力之后,便放下了酒瓶,举起杯子,朝着欧阳翎敬酒:“欧阳学长,我们难得一起吃饭,这杯酒,你说,要怎么喝?”

欧阳翎在陆羽拿出那老白干的时候其实有些不镇定了,他突然更加的看不懂陆羽的思想了。是这个陆羽藏得太深,还是真的不懂这老白干可是一喝下去百分之九十九都会醉的,就连他都不敢保证他能喝多少了。

“瑗瑗她家哥哥,你难道不知道这个酒有多烈?这个酒在家的时候我看过我姥爷喝,他就喝那么半杯,他就可以睡个一下午不起床了诶。”

剽悍如遥遥也不镇定了,这这这…五瓶?不是要拼命吧?

遥遥的这句话,正好让欧阳翎有稍下台的借口,但却又是死要面子,嘴上还是说:“陆羽,初次见面,我们就不用喝那么多了,我后天还要考试——”天知道他此刻有多么想要将自己的舌头割下来,他有多么的不想说这句话。

陆羽‘无辜’的眨了眨眼,环视了一周,接着蹙眉:“欧阳学长是说,这酒太烈了,想要换过比较不烈的?”顿了顿,继续道:“喔~那没事,我们这杯喝完,我已经让服务员先送一箱啤酒过来了,应该等会就到了,本来嘛,我就想,这烈酒虽然闻上去味道不错,但那啤酒也是不错的。”

陆羽这话明显就是自顾自的说,要是不知详情的人,肯定会说:瞧,人家考虑事情多周到,什么都考虑到了,而且还随你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