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1 一枝梨花压海棠

061 一枝梨花压海棠

陆羽话落,他的笑容越发的深,那双如星辰般耀眼的眼瞳越发的明亮。

欧阳翎此刻是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脸色有些阴沉,似乎正打算下定决心,却刚好门被打开,而近来的却是两个端着一箱啤酒的服务员。

待她们走后,欧阳翎才发话:“陆羽,这杯酒我们就先干了,然后再喝啤酒。”折中的方法,既可以让他不那么丢面子,还可以表达出他的‘大度’。

时子瑗抚抚额,默不作声的夹了块青菜,她怎么感觉这青菜变得好吃了起来。

陆羽听闻,便先一饮而尽,仿佛把烈性的白酒只是白开水一般,动作一气呵成,喝完,意犹未尽。

“欧阳学长,这酒,还真对味。”

时子瑗白了眼那么利落喝了一杯白酒的陆羽,心软给她夹了块青菜,伺候他吃下。

欧阳翎吞咽了下口水,他哪会料到陆羽竟如此的‘干脆’,一杯白酒就这样完了。

“瑗瑗,你家哥哥不会喝酒?”沈大美人睁着大大的眼睛,问着时子瑗,那表情,明显的不信,不会喝酒的人喝了一杯子的白酒竟连红脸都不会,而且还能那么流利的说话。

时子瑗讪讪的笑了笑,另外一只手偷偷的捏上了陆羽的腰部,使劲一拧,陆羽反呕‘额’了一声,她才道:“他就是逞强。”

沈落似是略微相信了一些,接着视线转看欧阳翎,“欧阳学长,你是真的要一口喝完你杯子的白酒么?你不经常喝那么烈的酒的。”

沈落和欧阳翎算是比较熟悉的,两家有那么一些来往,加上沈凡是欧阳翎的好兄弟,他自是比较清楚的,只是她这话,明显不是在揭欧阳翎的短么?

欧阳翎被沈落这么一说,一闭眼,猛然将杯子中的酒罐下,只不过,那动作明显就是要‘赴死’的感觉,终于喝完,他的呛声也紧接着不断,“咳咳——”,本微微苍白的脸刹那间变得通红,他那骨节分明的手已经捂上了嘴鼻。

沈凡快速起身到他的身旁,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阿翎,你怎么样?不要喝了,你真的不习惯喝烈酒。”又转至陆羽的眼前,“陆羽,这酒还真是烈,阿翎他不能多喝,我看,就算了吧。”

陆羽其实也不是特别会喝着烈酒,奈何他体质好,失态是不可能的。这会沈凡这样说,他心里还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时子瑗也觉得够了,这欧阳翎平常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这会被她家的哥哥随便一出手就丢了脸面,还指不定以后会不会给她使梆子,虽然她并不在意。

“哥哥,算了,我也不许你喝那么多,欧阳学长他还要考试呢。”

沈落三人是完全呆滞了,这场面~可都是拜时子瑗她家哥哥弄的。

陆羽看了眼欧阳翎方向,轻笑说道:“你们不说,也不能喝了,欧阳学长似乎已经睡过去了。”

众人齐刷刷的朝着欧阳翎脸上看去,可不是嘛,欧阳翎直直的躺在了沈凡的肩膀,呃——睡着了,嘴角似乎还泛着可疑的晶莹。

结果就是欧阳翎被沈凡抬着出了门,沈落三人也随着他们走了。

过了很久之后,时子瑗才知道陆羽压根就不怕喝醉,原因呢,那是因为他在喝酒的时候,顺便将解酒药先吃了,至于酒的度数嘛,其实他的嘴里含着一片薄荷糖。

时子瑗看着还能镇定自若开车的陆羽,着实有些不相信,问道:“哥哥,要不让沐叔叔开车好了?”为了她得来不易的重生,她还是小心吧,虽然陆羽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喝过酒的样子。

陆羽自从上车之后,他的唇角的弧度那是越抬越高,眼睛里满满都是戏谑之色,听到时子瑗的话,他看着路标将车停在了路旁,身躯缓缓的靠近时子瑗,“瑗瑗,哥哥可没有喝醉。”

时子瑗的感官变得很敏感了起来,她闻到了陆羽身上淡淡的酒香味,但是她并不觉得难闻,反而闻上去很舒服,就像是——

还未待她想完,她的脑海就一片空白了,因为陆羽的唇已经附上了她的唇,鼻对着鼻。

他的唇瓣很滑很润,带着丝酒气泛着丝冰凉,和以前的吻完全有差别,以前他的唇瓣都是温热的,至少在时子瑗感觉来说就是这样的。

“瑗瑗,不许分神~”唇齿交接间陆羽呼出的话语,带着情欲,又有些迷茫。

下一刻,时子瑗就感觉到陆羽的手禁锢到了她的后脑勺,增强了这个吻,浑身如被电波击中一般流过,酥酥麻麻的感觉,不禁意识过来,主动揽住他的脖颈,加深了这个吻。

良久,四唇终于放开,时子瑗感觉到她的嘴里似乎都有了酒气,这明显是陆羽灌注给她的气息。

待她完全意识过来时,陆羽却倒在了她的肩膀。

这…这…这还说没醉?时子瑗咬牙。

接着她只得是打电话给沐云,让沐云过来接人,要不然陆羽这么个庞大的人物,她怎么也是提不回去的,何况,她虽然会开车,但是没有驾照。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陆羽终于被沐云扛到了房间,接着便留下时子瑗一人走了。

时子瑗打来一盆热水,手里拿着毛巾,仔细的擦拭陆羽那张精致的脸庞,她的眼底是满满的心疼,还有——温柔。

那烈性的白酒,虽然陆羽开始喝了没事,但是这酒后劲之强,所以才导致了他会昏睡过去,这一切,除了为了她,还能有什么理由呢。

蓦然,陆羽的眼睛睁开了,眼里一片清明,那上翘的睫羽荧荧泛光,一汪如碧湖的眼睛印着时子瑗那张惊讶的脸。

“哥哥…你…没事?”时子瑗惊愕道。

陆羽眨了眨眼球,他本来是晕睡了过去,但是不过几分钟就醒了,在沐云还没有去接他们的时候就醒了,至于为什么他现在才‘醒’,那是因为他贪恋时子瑗的温柔和关心,还有照顾。

“现在没事了,饿了么?”

手附上了时子瑗的头发,将它仔细的理在了耳际,眼前的人儿,他怎么看都看不够。

时子瑗心一暖,陆羽竟然在一醒来还关心着她饿不饿,眼眶不由泛红,霎时眼前雾气朦胧,强忍着掉眼泪的冲动,吸了吸鼻子,“哥哥,瑗瑗不饿。”

陆羽伸手抹了抹时子瑗的眼角,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起身了,手扣上了她的手。

“傻丫头~”说话的时候要多温柔有多温柔,眼里满满的是宠溺。

他能不知道时子瑗吃饭的时候没有怎么吃吗?而且这快一个月没见,又瘦了不少,他着实舍不得,心里藏着满满的心疼。

“哥哥,你头不晕了?”时子瑗的手摸上了陆羽饱满的额头。

陆羽轻轻摇了摇头,伸手将时子瑗的手拿下,“不晕了,哥哥去煮宵夜给你吃,饿坏了吧。”

这回时子瑗可真是想哭了,前世今生从来没有一个人那么的关心她,时时刻刻都在担心着她。

“好了,你要先洗澡吗?哥哥先去放热水,你先坐坐,很快就煮好了。”陆羽说完,便将时子瑗按在了**,然后自行出了房门,留下一脸感动的时子瑗,而他也不由的勾起了唇角,满满的幸福滋味。

陆羽做事的效率很快,他给时子瑗煮了一碗牛肉面,里面的牛肉只多不少,一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增。

时子瑗从浴室出来,穿着薄薄的夏季睡衣,就联想到了这么一幅画面:一个居家好男人为了自己的妻子做的一碗香喷喷的牛肉面,好男人的面容上噙着幸福的笑容。

突然想到,她和陆羽,真的不止是青梅竹马那般,仿佛有他的日子,他们的关系,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老夫老妻’,这四个字从她的脑海中闪现出来,原来,她的港湾,她的背椅,她的幸福…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了,这或许就是上天的好生之德让她的重生遇到了那么一个让自己可以交付身心的人。

“瑗瑗,还呆着干嘛呢,哥哥已经煮了你喜欢吃的牛肉面,现在已经太晚了,不能吃太多。”陆羽已经走到了时子瑗的面前,拉着她的手走到了桌旁。

时子瑗惊醒过来,俏皮一笑,主动吻上了陆羽的唇,不过只是轻轻一点,接着便快速的坐在了椅子上,拿起筷子和汤勺。

陆羽低低的笑了,拉出另外一张椅子,静静的看着在吃着牛肉面的时子瑗。

吃了几口,时子瑗才意识到陆羽好像只煮了一碗,他…也没有怎么吃东西。

“哥哥,你只煮了这些吗?”

陆羽稍稍一顿,点了点头,“晚上不能吃太多。”

时子瑗知道陆羽误会了,解释道:“哥哥,你也没有吃多少,你要吃一些吗?”

“瑗瑗吃了就好,哥哥不饿。”陆羽支起下巴看着时子瑗。

时子瑗嘟起嘴笑了,然后用汤勺捞起一块牛肉,拿到陆羽的面前,“哥哥,来,吃吧。”

陆羽也不扭捏,张口就将牛肉吃进了嘴中,这肉…似乎比以往吃的都要好吃。

“哥哥,再吃一口面。”

“哥哥,来,牛肉…”

……

室内,这稚嫩不失清甜的少女声音源源不断,而那被喂着的少年,眼底的笑容越发的柔和。

一碗牛肉面,两个人一起吃,这或许就是甜蜜的感觉。

时子瑗评断:还不错,挺好的。

陆羽暗忖:看来他每次就煮一碗好了,要不然就不会有人喂了。

吃完之后,照旧是陆羽拿着碗去洗了。时子瑗看着忙碌的陆羽,心中思索,她家的男人不仅上得了厅堂,还下得了厨房,真不错。

陆羽从厨房出来,看到时子瑗出神的样子,“瑗瑗,先起来走几步,过半个小时就可以去睡觉了。”

时子瑗一看墙壁上的时钟,可不是嘛,现在都快晚上十一点了,难怪她觉得眼睛有些干涩了。搓了搓眼睛,迷眼看着站着的陆羽,“恩~哥哥。”

看着时子瑗如小猫在撒娇的样子,陆羽突然觉得口干,介于多次的经验,他当然知道这是情欲在发作,忙去旁边倒了一杯冷水,灌了一杯,才将口干压了下去。

待她转身的时候,却发现时子瑗已经啪在了沙发上,似乎是睡着了。

时子瑗今天确实是累了,爬了长城,逛了街,还几度紧张、激动,身心都有些匮乏,但此刻她并非是睡着了,而且眯眼。

陆羽无法,想要抱着时子瑗进房间睡觉吧,但是又考虑到现在时子瑗才刚刚吃饱,要是现在就睡,对胃不好。

‘献上’他自己的身子,坐上了时子瑗旁边的位置,将时子瑗的头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双手环住了她的身躯。

“瑗瑗,醒醒,不能现在就睡,哥哥陪你说话。”

时子瑗眨了几次眼睛,终于睁开,闻着陆羽身上的味道,半眯着眼笑了,伸出手附上了陆羽的眼睛,“哥哥,我有没有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好像琉璃瓦,又亮又清,又好像是天上闪烁的星星,仿佛一眼望不到底。”

陆羽扑扇着睫毛,如雕刻般完美的脸庞蓦地一松,用手摸上了时子瑗如墨般的发丝,摇了摇头,“没有。”他此刻还真不知道时子瑗是不是晕头说胡话了。

时子瑗若是知道陆羽说她说胡话,那绝对马上跳脚,她好不容易描述一下她家的哥哥,竟然被人想成是说胡话,她有么,她没有,她家哥哥就是那么的养眼。

听到回答,时子瑗‘呵呵’两声,继续道:“《洛神赋》里面的一句话真的很适合哥哥诶。”

陆羽顿了顿,“恩~什么话?”他还真想知道时子瑗会用什么话来形容他。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时子瑗娓娓道出,就如本是蓄在嘴边的话,说得极为顺畅。

陆羽一愣,这…这是形容他的么?

“瑗瑗,你确定这个是用来形容哥哥的么?”

‘哥哥’两字咬得有些重,原因无他,时子瑗说的这句,明明就是形容女人的话,用在他的身上实在是…不敢苟同,心里也暗暗思量,他在她的心中那么柔弱?竟然用女子的语句来形容他。

“玉树临风赛潘安…”时子瑗缓缓吐出这几个字,接着似乎又不够,“一树梨花压海棠…”

陆羽听到前一句还算镇定,听到后一句不由笑了,后面这一句是预指他:老牛吃嫩草?他是老牛?她是嫩草?

其实时子瑗的‘一树梨花压海棠’不是指像陆羽想的那样,而是指她才是老牛,而陆羽才是嫩草。仔细算了算,她的岁数可是比陆羽的岁数要大那么一倍了,她都活了四十年了,两世加起来。

似乎过了许久,陆羽才想到一个词:“胡言乱语…”

他虽然比时子瑗大四岁,但是总算不得是老牛吃嫩草,只能算是她是他一手‘养大’的。

时子瑗其实说完了‘一树梨花压海棠’算是彻底清醒了,浑身打了个激灵,问道:“哥哥,你不是还在洗碗了,你要先去洗澡了吧。”

陆羽这会是彻底服了,他家丫头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她自己说了什么?

“瑗瑗,不许现在就睡,刚吃完,先消化消化,待会再睡。”

既然她装傻或者是真的不知道,那就算了,看在她那么累的份上,他不打算刨根问底,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时子瑗心中一喜,不由松了口气,幸好陆羽没问下去,不然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哥哥,明天我们去那个老奶奶那里好不好?”

那个送她孤本的老奶奶悬疑一直在她的心中打转着,究竟那个老奶奶和陆羽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那么轻易的就将孤本送给她呢?

陆羽看着时子瑗期待的眼神,点了点头,“好。”

其实在时子瑗当初说的时候,他有叫沐云去查过,但是却没有有价值的资料,他的心里也同样有个疑团。

翌日,天色有些阴沉,好似天空被一片乌云所盖,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陆羽的车只能停靠在大路的旁边,但是那间有那奇怪老奶奶的书店却是需要穿过各种大小巷子,幸好时子瑗来过那么一次,路线还模模糊糊的知道,省去了哪些问路的时间,他们不过走了二十几分钟就到了所谓的古董似的‘书店’。

“哥哥,就是这里了,里面有灯,那个老奶奶在。”时子瑗面容有些泛红,应该是由于走了那么多小路的缘故。

陆羽倒是脸不红气不喘,连呼吸都很平和,要不是时子瑗爱面子,他都舍不得时子瑗走路,早就背着她进来了。

时子瑗脑中想到前次来的时候,里面的阴暗和那奇怪的老奶奶,心里顿时有些发粟,但是又耐不住性子。

“走吧。”陆羽却二话不说拉起了时子瑗进了那昏暗的书店。

时子瑗比这么一拉,看着陆羽的面孔,心突然就不慌了,有陆羽陪着,即使是刀山火海,她也不会有事,因为她家哥哥一定会护她周全。

------题外话------

感谢亲爱滴支持:kx3605——投了1张月票、狐狸吖吖——投了1张月票+1钻、神笔猪猪侠——投了2张月票、15375339831——投了1张月票、cdt123456——投了2张月票、102512童生投了1张月票

群么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