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2 一生执念

062 一生执念

和前次进着房子的感觉一样,都带着刺激人鼻息的发霉味道,有一人感觉是有东西腐蚀着这屋内的感觉,气闷随之而来,时子瑗紧紧抓着陆羽的臂弯不放,甚至于还有越发用力的趋势。

不同于时子瑗的陆羽,他踏入的时候感觉和时子瑗差不多,但是他却是保持着镇定,似乎是一点波动的迹象都没有,正所谓‘喜怒不形于色’。

“你们是谁?”沧桑低沉的问句来自于他们的右边。

时子瑗猛然一顿,纵然她听过了这个声音,也知道这个声音是属于谁的,但她还是忍不住的心颤,拉着陆羽的手指骨节越发的分明。

接着就看到前次那个老奶奶从那出了来,在看到陆羽的时候她却增大了眼瞳,不满沧桑和迷离却又向往的眼神直直的射入陆羽的眼睛,似乎过了许久,她才将眼球转看时子瑗,“原来是你这个小姑娘。”显然,她已经认出了时子瑗。

时子瑗佯装镇定的点了点头,道:“老奶奶,您不是要我将哥哥带来吗?这就是我的哥哥。”

时子瑗现在摸不清出这个老奶奶的意图,总感觉她是神秘的,带着晦暗的色彩。

岂料老奶奶却突然一笑,那张本没多少肉的面皮皱起,接着道:“我知道…”沉拧一会,微微低头转身,“因为…他和那人真像…真像啊。”

“老奶奶,您说…像谁?”时子瑗这会倒是稍稍放下了心中的沉闷之气,睁着大大水汪汪的眼珠问着。

“陆允之…”老奶奶的嘴里吐出这三个字。

陆羽惊愕,眼瞳里泛着不可思议的光芒,“太爷爷…”

这可真是匪夷所思了,这老奶奶竟然知道他的太爷爷陆允之,难道这老奶奶和他家有什么关联?

“太爷爷?你是陆镇涛那小子的孙子?”老奶奶虽然说的是疑问句,但是她的语气已经表达了她的肯定猜测。

这会时子瑗和陆羽同时震惊,连陆爷爷(爷爷)都被这个老奶奶称为是‘那小子’,这老奶奶究竟多少岁数了?

老奶奶似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此时她已经站到了柜台一边,“唉,没想到这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碰到这小姑娘还真是缘分。”说着的当头,她的眼睛却犀利的看着时子瑗,带着股哀怨。

时子瑗刚触碰到这眼神,就被陆羽稍稍挡住,只见他皱着秀眉,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讶和不快,而这不快当然是因为那老奶奶犀利的眼神。

“老奶奶,您和陆家的渊源恐怕不浅,要不然您怎么还记得晚辈的太爷爷。”

话语不卑不亢,语气带着客气,又夹带一丝松动。

他心想:他作为陆家的嫡系子孙都只是偶尔听说他太爷爷的一些事情,但只限于一点点,这老奶奶虽然只说出了一个名字,但是他就是感觉这老奶奶比他还清楚他太爷爷的事情。

“你不该称我为奶奶,你应该叫我一声太奶奶。”老奶奶将视线转移,却突然提高了声调,换上了更为让人摸不着的眼神,那是一种极其严肃、沉寂。

陆羽眼神一沉,语气蓦地变得低沉,“晚辈的太奶奶早已不在人世,纵使老奶奶作为一个长辈,在外,我也只能唤一声老奶奶。”

这话,没有留一丝余地,毫不犹豫的反对。

时子瑗本来对老奶奶说的话惊讶,被陆羽这么一说,她心里的疑团倒是越发的多了。

“你…果然是允之的…也罢,我都将是个入土的人了,又何必…终究却是放不下,一生执念终是不得善终。”老奶奶悲戚哀叹,摇了摇头,一脸释然却又转为了悲伤。

时子瑗扯了扯陆羽的手臂,低声道:“哥哥,这个老奶奶好像…很可怜呢。”

陆羽反抓住时子瑗的手,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色,转而对着老奶奶道:“老奶奶,既然您已经知道了是执念,又何必再次入尘世。”

“你…好了,你们走吧。”老奶奶似是想要指责,却又停止,挥了挥手让他们出去。

陆羽一丝都不停留,拉着时子瑗就走出了房屋,顿时沉闷之气消失,新鲜的空气注入。

出了屋,时子瑗才觉得陆羽抓着她的手稍稍松弛,转头看去,却看到陆羽的脸色似乎有些沉郁,她认识他那么久,好像从来没见过他这般表情。

“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那个老奶奶…下次我们不来了。”

时子瑗以为陆羽是不愿意见到,她忙解释道,陆羽这样的表情,让她疼。

陆羽松了口气,脸色缓和了不少,“瑗瑗,其实那个老奶奶…按照辈分来说,我确实要换一声太奶奶,但却是太姨奶奶。”

时子瑗浑身一滞,太姨奶奶?这世界太疯狂,她随便认识一个人,陆羽竟然说他认识,而且还唤她太姨奶奶,但是为什么…

“哥哥,那为什么你…”

“为什么哥哥对她那么说话,瑗瑗是不是觉得哥哥太不近人情了…”陆羽温柔的拂过倾泻在时子瑗肩膀处的发丝,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问道。

时子瑗听陆羽这么一说,忙接口:“怎么会,哥哥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哥哥从来就不会不近人情,虽然对不认识的人总是板着脸,但是肯定不是不懂得人情世故。”

陆羽释然一笑,“还是瑗瑗懂哥哥,其实哥哥也不是故意针对,只是…哥哥虽然知道有那么一个太姨奶奶,但是却是我们陆家的禁话,小时候记得有次奶奶提过太姨奶奶这个人,却被一向来不对奶奶发火的爷爷刺骂不已,记得哥哥还为此一天被跪在了太奶奶的遗照面前不准吃喝,那时候奶奶就告诉我,千万不得再提太姨奶奶,这么久过去了,我都要忘记了。”

时子瑗对陆羽的说法简直呆了,还有那么一大缘故,但是为什么陆羽那么肯定那个老奶奶就是他的太姨奶奶呢?

“哥哥,那个老奶奶只是说了陆太爷爷的名字而已,你这么就知道她一定就是你的太姨奶奶呢?”

“因为她知道凤血镯,这个镯子只有陆家的嫡系儿媳知道,而那个老奶奶却知道,还一眼就认出,那么她就有可能是,刚才见到,还有她说的话,我就确定了,她就是我的太姨奶奶,因为我太爷爷把那凤血镯给过太姨奶奶看过。”陆羽解释道。

时子瑗此刻有个大胆的猜想,这个太姨奶奶莫非不是她所想的是陆羽太奶奶的妹妹,而是…

“哥哥,那个老奶奶是…陆太爷爷的…小老婆…”

她还真是不敢相信,这陆家史上还有小老婆出现。

“对,她就是太爷爷的…”陆羽似乎很难启齿。

时子瑗风中凌乱了,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古代三妻四妾的还算是可以理解,这陆太爷爷竟然有那么一个小老婆,而且照陆羽说来还是陆家都知道的,还有那个熟称是太姨奶奶的唤陆爷爷为‘那小子’,这关系,怎么说,也不应该会这样子啊。

“好啦,瑗瑗,你放心,我们陆家的男人都是从一而终的,虽然太爷爷是有太姨奶奶,但是…”陆羽解释解释,把他自己给饶进去了,难得的脸上一抹局促,“反正哥哥就喜欢瑗瑗一个。”

时子瑗本来沉寂在她自己的想法中,没想到陆羽来了这么一段,看到陆羽的神情,突然笑了,“嘿嘿,哥哥,这可不一定哦,你看,陆太爷爷都有小老婆诶。”

她不是不相信他,而且想要开些玩笑而已,让陆羽忘却刚才他沉郁的表情。

陆羽本就是人精似的,他当然不会错过时子瑗说话时那促狭的表情,便用力将时子瑗往他身躯一搂。

陆羽一米八多的高度,而时子瑗只是一米六多一些,还不超过一米六五,这么一搂,时子瑗的额头被撞到他的下巴。

“哥哥嘛,可早就被你这傻丫头给抓牢了。”陆羽低低的声音从时子瑗的头顶传入,似承诺,似解释,又似说着一个事实。

时子瑗反抱陆羽,低低嗤笑,“瑗瑗知道,因为瑗瑗要对哥哥负责。”

良久,陆羽才道:“知道便好。”

“陆家的男儿果然个个都是痴情的。”又是那个老奶奶的声音,喔,不,应该说是太姨奶奶的声音。

时子瑗忙放开陆羽,撇开些许的距离,朝声源望去,却见得老奶奶穿着一身绣着牡丹花色及膝旗袍出来,和刚才穿着灰色老人装有着天壤之别,整个人似乎容光焕发一般,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这…老奶奶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一个大美人,也是一个大家闺秀吧,要不然,她的言行举止,还有谈吐,再加上现在她的穿着,无一不体现着她的气质,一种从未被泯灭的气质。

她的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袋子,优雅的朝着她走了过来。

“我记得你的名字叫做瑗瑗,你带着…他…”

“陆羽哥哥。”时子瑗忙道,似乎刚才她都没有介绍。

“你带着羽儿来看我,我都没有准备礼物,这袋子里是我年轻的时候未曾穿过的旗袍,虽然可能跟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时代了,但是这旗袍的质量却是上乘的,而且我看了你的身材,这套旗袍却是适合的,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它还是完整无缺的,这就送给你了罢。”老奶奶似乎并不在乎刚才陆羽对她的态度,对着时子瑗慈祥的笑着。

时子瑗一时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这老奶奶可真是…

前次她送她孤本,这次却送了应该对这老奶奶来说比孤本要重要的东西,这么贵重的东西,她怎么能收。何况陆羽对这老奶奶心里有些埋怨的情感,她是肯定不能收了。

“老奶奶,这礼物瑗瑗却之不恭,前次您已经送了瑗瑗孤本,已经帮了瑗瑗很大的忙了。”

老奶奶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时子瑗挥推却,早就准备好了说辞:“你这丫头老奶奶喜欢得紧,前次那孤本老奶奶留作无用,给你能帮助得到那却是好的,但是这旗袍是老奶奶我真心想要送给你的东西,”顿了顿,“难道你要推拒一个已经半身入土的老人嘛?”

时子瑗被她越说越左右为难,这收吧,怕陆羽会和她置气,虽然这可能性很少;这不收吧,这老奶奶都这样说了,她作为一个晚辈,真是于心不忍。

“瑗瑗,既然老奶奶那么诚心,就收下吧。”陆羽不愿时子瑗两处为难,解围道。

时子瑗终于松了一口气,道谢:“那就谢谢老奶奶了。”

她前世今生都没有拥有过一件旗袍,她现在的衣服虽然多,也时尚,也都是名牌,价格不菲,但这旗袍…她还真想穿上那么一试,看看这效果。

“那你们就走吧,有空…再回来看看。”老奶奶似是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出了口。

时子瑗和陆羽待老奶奶走进屋,也不多做停留,现在的时间已经快到了中午了,也应该要去吃饭了。

时子瑗提着袋子,心中倒是有些不安,边走边看着陆羽,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瑗瑗,昨天看了那么久哥哥,这会还看,这路就不看了。”陆羽终于破功,嗤嗤笑着。

这丫头,肯定心里在想着是不是自己生气了,不然这十分钟都过去,还一直看着自己。

时子瑗马上将视线转移,看路,心里斟酌一番,“哥哥,你不会生气吧?”

“哥哥要生气就不会让你收下了,她毕竟是哥哥的太姨奶奶,前几代的事情我们都不清楚,只是刚才她唤爷爷为‘那小子’,总归来说,这事情似乎有什么误会。”陆羽一拍时子瑗的后脑,思索着说道,他要不要回去问问奶奶呢。

时子瑗一低头,接着抬头,道:“哥哥,你也注意到了,老奶奶称呼陆爷爷还真不像你说的陆爷爷不准在你家里提到她呢。”

又想到了什么,时子瑗又道:“还有,难道哥哥不奇怪为什么老奶奶会有一间那么神秘的书店,而且里面的书大多是珍宝,让瑗瑗奇怪的是:怎么那么多年,从来就没有人去偷或者抢呢,也没有见里面的治安有多好啊。”

“还有,还有…老奶奶那么多年就没有病过,如果说是你的太姨奶奶,那么她的其他亲人呢?”

“还有,她似乎对我不错,还送旗袍给我。”

……

时子瑗难得的变成了十万个为什么,陆羽只是一味的笑着,也不打断,直到时子瑗不说话了,他才道:“这个老奶奶你前次告诉哥哥了,哥哥就去调查过,这个书店原本是满清的一个格格拥有的,里面那么多珍贵的书籍应该是积累下来的;而且老奶奶她这些年就一个人,至于病么,不太清楚;还有,为什么送你旗袍,应该是看在你手上这凤血镯的份上。”

陆羽倒是一点不慌不忙的解释,他调查得还算清楚,本来是有些怀疑,现在都确定了。

时子瑗眨了眨眼,拿开袋子看里面的衣服,恩…竟然有两套?

“哥哥,里面好像有两套诶,而且…好像有一套是男装,好像是民国的中山装。”时子瑗边说着边将另外一只手拿到袋子里翻了翻。

陆羽也奇怪,将头伸进去一看,还果然是时子瑗说的那般,男女两套的,女的是旗袍,男的却是中山装。

“哥哥,这两套衣服不会是老奶奶本来打算是给陆太爷爷和她自己的吧。”

时子瑗心想,这也不是不可能的,难道这老奶奶是因为和陆太奶奶争宠?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这些剧情古代才有的诶。

陆羽似是困恼的挠了挠头,“这些都是新的,我们先拿回去好了,至于这衣服本来是谁的我们以后就会知道了。”

时子瑗憋着一股笑,“哥哥,瑗瑗发现,你家…好复杂,…”

这太爷爷有两个,不,或许不止两个老婆,而陆羽家却是军政家庭,也是商家大户,爷爷是政治出身,爸爸是军队里的,妈妈是商场的,她到底喜欢了一个怎么样的人,有着那么复杂的背景,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岂料陆羽捂住她还想要继续说下去的嘴,道:“瑗瑗,再怎么复杂到了哥哥这一代,也变得不那么复杂了。”

时子瑗一想,可不嘛,陆羽是他陆家的独苗了,是一脉单传,这人嘛,好像是越发的少了。这样说来,其实,她家里才复杂,兄弟姐妹众多,虽然她只有一个亲弟弟,但是堂姐弟、堂兄妹、表姐弟、表兄妹…真是太多了。

“好了,我们先去吃饭,待会哥哥送你回学校,哥哥想…回一趟家里。”陆羽道。

他是本放假的时间不多,这老奶奶的事情却是有些复杂的,他想着,还不如回去一趟,看在那个老奶奶对瑗瑗那么好的份上,他也想把这其中缘由给搞清楚。

时子瑗听陆羽一说,转念一想,清楚陆羽是想要干什么了,便道:“那好,哥哥,等会吃完了饭你送我到校门口就行了。”

时子瑗不知道的是:陆羽这次回去,了解到的事情却是对她有着莫大的帮助。

两人吃完了午饭,陆羽送了时子瑗回校,他便走了。

时子瑗提着袋子往宿舍走去,却碰到了沈凡。

“沈学长。”

沈凡停住脚步,看到时子瑗似乎是刚刚回来的样子,脑中一想,也就明白了。

“时学妹,你回来了。”

时子瑗淡笑点头,本想要走,然后突然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便问道:“学长,欧阳学长没事了吧?”

昨晚欧阳翎被陆羽这么一整,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有没有到她的宿舍找她不快。

沈凡似是一愣,停顿一会,道:“阿翎现在还没有醒。”

时子瑗‘哧——’的齿缝喷出些许气,忍住想要喷笑的冲动,她没想到,这个欧阳翎竟那么不堪一击,才喝了一杯酒,都睡了那么久了,还不曾醒来。

“想笑就笑吧,反正阿翎不在。”沈凡看时子瑗一脸‘便秘’的表情,心中当然知道时子瑗在想什么。

被沈凡这一说,时子瑗倒是不好意思了,摸了摸鼻尖,“昨晚…真是不好意思了。”

沈凡是没什么责怪的神情,他依旧温和:“也怪阿翎昨晚冲动,没有意识到他自己本身的状况。”

时子瑗假咳两声,既然没什么事情,她可要走了。

“那…”

“只是时学妹的男朋友陆羽还真是个…聪明的人,阿翎还从来没有那么受挫过。”沈凡见时子瑗要走,便继续说道。

时子瑗一听,聪明?在沈凡嘴里说了出来,到底是褒还是贬呢?如果是对于昨晚的事情,那应该说是腹黑、邪恶吧,果然,这个沈凡还终是个温雅的人。

“沈学长过赞了,哥哥只是…没有想太多,我也没有想到欧阳学长会…”

她家哥哥是没有想太多,是实在是太多,把什么都算进去了。

沈凡也不戳穿时子瑗的话,他一个局外人,多少还是有一些知道的,但是他很奇怪的是陆羽作为一个军校的学生,喝了那么一大杯子的烈酒,竟然还能开车回去,而且他那车…

“前次阿翎和我说,你认识周爷爷?”

沈凡转移话题太快,时子瑗差点跟不上‘节奏’,但反应还算是快的。

“应该说是碰巧认识,不熟。”

该死的,这个想太多欧阳翎把这事情都和沈凡说了,恐怕没有少说她的坏话了。

“但是你想要干什么?”沈凡这前不着调的话外人的不知道的,但是时子瑗肯定是知道的。

“没想要干什么,只是恰巧认识,然后恰巧有些事情以后可能周爷爷会帮得上忙而已。”她也不打算隐瞒了,既然沈凡这样问,必然是知道了些什么,或许比欧阳翎知道的要多。

沈凡思忖一会,便道:“我觉得你可以和阿翎合作,他可以帮助你许多。”

时子瑗奇怪的看了眼沈凡,道:“他没有诚意,而且太大牌。”

说完,时子瑗便抬步想走,却被沈凡伸手拉住,“时学妹,阿翎并不像表面看的那样风光,而且他对你的所作所为只是一些言语攻击,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而且经过昨晚,我相信,他肯定会不带有色眼镜看你了。”

时子瑗停步,暗忖:这沈凡是什么意图,她明明没什么值得他们可以巴结的地方,而且合作不合作,找她这个对象,太牵强了吧,何况——欧阳翎不是欧阳集团的少董么,何必死皮巴拉的要和她合作?

看时子瑗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沈凡再道:“如果你不相信阿翎,那…我和你合作。”

时子瑗嗤笑一声,对着他的眼睛,问道:“凭什么?”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支持:jfkhot——投了1张月票、老虎1166——投了1张月票、狐狸吖吖秀才——评价了本作品+1张月票、yaneryu——投了2张月票、神笔猪猪侠——投了1张月票、酒醉的探戈1230——投了1张月——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