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3 谁更无良

063 谁更无良

听到时子瑗的话和她那嗤笑的表情,沈凡一改温和的态度,稍稍强硬道:“凭我可以拿下你需要的那块地。”

时子瑗身子顿时一怔,黑白分明的眼眸变得有些晦暗不明,她以为沈凡只是说说而已,却没有想到沈凡应该是早有准备,要不然为什么直戳她的重心。

沈凡看时子瑗惊讶,便稍稍缓和了脸色,继续道:“我知道你想要拿下一块地,而那块地现在是没有人知道它的价值,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热衷于那里,也不知道你是否听到了一些消息,但是不管你怎么样,也终究是没有那么容易拿下的,如果我们合作,我可以让你拿到那块地。”

此刻本阴沉的天突然如云雾拨开一般,从缝隙中折射出些许光亮,白云也渐渐的露出在天际中。

“沈学长就那么有把握我拒绝了欧阳学长的合作,却不会再次拒绝你?”时子瑗脑中稍稍一思索,觉得这沈凡这是在半逼着,却又没有对她有任何的攻击性。

沈凡没想到时子瑗考虑事情那么敏锐,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一种试探,这是在试探他的能力?亦或是她觉得他不配和她合作?

“这我也却是不能完全确定的,但是时学妹怎么说来都是从外地来的,这有些事情时学妹尽管安排得很好,也把每一步想得很明确,但是…人总有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和阿翎虽然还未完全出学校,但是毕竟出去实践过,他有钱,我有权,多少对你有所帮助。”

沈凡说得很诚恳,解释得很到位,接着看到时子瑗怀疑的目光,继续道:“不要怀疑我有什么目的,有目的的话,那就是我和阿翎都从你身上看到了一种经商的才能,所以才会想要和你合作,要不然凭我们出社会也定是不错的,我们和你合作,只是为了更好的发展,于我们,于你,都是好的。”

时子瑗听完沈凡的话,顿觉得似乎是自己太小家子气了些,但转念一想,沈凡和欧阳翎恐怕也不止这个原因,若是和他们合作,她需要的资金也应该会够,在政府那边需要的一系列的证明都可以免去时间,但就是到时候决策事情可能会有阻碍;若是不和他们合作,那可能依照现在她这状况,会错过这个赚钱的时机。

“沈学长,你和欧阳学长恐怕也不单单是为了我那么点什么商业头脑吧,你考虑的应该是落落,而欧阳学长想的是周爷爷他们吧。其实你们都不用担心,我时子瑗这个人从来不会恩将仇报,知恩图报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沈凡听时子瑗这么说,就知道这事情应该是有谱了,但却还是摸不着时子瑗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便再接再厉:“时学妹,其实我和阿翎就是想要插手一份,我们的身份决定了我们不能公开的做事情,和你合作也算是下下策,但是我们愿意赌一把,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决策权都在你的手上,我们出钱出力,只是希望能从你的手里分一杯羹。”

时子瑗暗忖:这是拿她当打手呢!他们想得倒是好。

“沈学长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和欧阳学长做什么事情,还需要我站在你们的前面,我虽然没有您和欧阳学长的社会经历多,但也是知道一些人情世故的,这不是我该得的就不应该我得,这该是我的我就不会放弃。”

她这话一语双关,既表明了她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也表明了她可不是那么好欺负,拿她当靶子,没门!

沈凡再怎么笨也听得出时子瑗这是话中有话,何况他还是个聪明人,那智商自然不会只是一般般。

“时学妹…”

沈凡正想要解释,时子瑗伸起手臂阻止道:“沈学长,我昨晚休息时间不足,现在头晕得很,我得回宿舍了。”

说完,她便加快了脚步朝着宿舍走去。沈凡要是聪明的话,那就应该和欧阳翎一起去找她,拿出诚意,拿出一些可以让她信服的东西来,看在周爷爷他们和落落的份上,她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她有她的本钱,没有他们的帮助,或许时间会慢一些,但是总归来说,她靠自己也是可以达到预期的效果的。

回到宿舍的时候,正逢那无良的三姐妹都在吃着饭,宿舍里唯一一张可以移动的桌子被她们挤了出来,拿到了正中央,桌上摆着的都是残羹烂叶,一个个摸着吃得滚圆滚圆的肚子惬意着,这生活过得可真是潇洒。

“落落…遥遥…欣欣…”时子瑗分别走到她们三个的背后,一个一个的叫唤,声音很轻很柔,但是在她们三个听来却硬生生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直让人哆嗦。

沈落睁着她那无辜的大眼,两只白皙娇嫩的小手紧紧的挽住了她那白色及膝的裙角,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时子瑗那在她身上游移的小手,抬头一看,正对上了时子瑗那似笑非笑的脸庞,那笑,足以让人觉得这本温热的天变成了腊月里的雪,让她说话也变得结巴了起来:“瑗…瑗…,你…怎么…现在……就回来啦,哈哈…”说着的当头,还要适时的朝着时子瑗打哈哈。

“是…啊…”遥遥也被时子瑗的笑寒碜得可以,浑身僵直。

欣欣这个‘单纯’的娃倒是一本正经,问道:“瑗瑗,昨晚你和你哥哥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么?”

时子瑗的实现立马就朝着欣欣射去,谁说欣欣是单纯了,这明显装的,昨天还说什么二人世界,今天她一回来,就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能和她家哥哥发生什么事情么,完全不可能。这要搁着昨晚她们三个没那‘无良’的举动,她还适时的‘娇羞’,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

“欣欣,您看,您那红烧茄子吃得好么?需要不需要再给您加上一份‘乱足海鲜汤’,就不会咽着了。”

欣欣无辜的眨眨眼,“瑗瑗,什么是‘乱足海鲜汤’?”

时子瑗迈步走至欣欣的后边,看了看她们三人的神色,慢慢的解释道:“这‘乱足海鲜汤’啊,顾名思义那就是万只动物的脚煮成的汤,这个么,就是昨晚你们点的‘沙沙美足汤’,其实这汤啊,里面还有那什么小强、什么蜘蛛……”这越说,时子瑗的表情就越丰富,而她们三个的表情更是青白交错。

“落落,你昨天喝那汤还夸得好喝呢…”遥遥指着落落僵硬的说道。

“那欣欣还喝得最多呢。”落落忙指着一旁的欣欣道。

“啊——我…呕——”欣欣慌乱的起身,忙跑往厕所,那速度,简直是百米测试。

“嗯哼——我昨天问了那厨师,他还说啊,里面还有那‘营养丰富’蜈蚣啊,那什么…”时子瑗看‘效果斐然’,继续添油加醋。

沈大美人终于支撑不住,面青着朝着厕所奔跑,速度远超于欣欣,简直是被鬼追。

遥遥看着时子瑗那得意的表情,倒是怀疑了起来,便道:“瑗瑗,你这完全是无中生有,什么蜈蚣的脚,那蜈蚣明明就有毒,饭店里怎么可能会拿它做菜。”

时子瑗就知道遥遥没那么容易就范,没事,她早就想好了后招了。

“遥遥,不是我不提醒你,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浑身突然乏力,昨晚睡觉脖颈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撕咬着,还有那小腿处那直泛酸?”

本来遥遥还不感觉,被时子瑗这半正经一说,她还真感觉现在浑身无力,直想要躺床,昨晚她的小腿确实是直泛酸。

“还有,你昨晚肯定一直跑厕所吧,看你两眼发黑的样子,绝对是没睡好,这照理说你们吃了那么一大餐,肯定高高兴兴的睡觉了,那为什么你会睡得那么不踏实呢?”时子瑗将遥遥的浑身上下直看,还边摇着头。

遥遥出生的地方很信佛,也就是说很迷信,这一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那就是一大事,这遥遥就深受这么一影响,时子瑗这就抓住了她的心理了。

“瑗瑗,我这不会是病了吧…”遥遥紧张的拉住了时子瑗的手腕,急急的问道。

时子瑗强忍住想要爆笑的冲动,假咳两声,道:“遥遥,你听我说,其实你这些症状都是昨晚我做梦梦见的,那里面的一个白发老丝说,只要你不停的跑,一直跑,跑到五千米的终点处,你会遇见一个人,那个人和你以后的关系不一般,你要牢牢的抓住。”

时子瑗说完才发现,她胡诌的本领可真高,配上她表情,简直可以拿奥斯卡的奖杯了。

遥遥听完时子瑗的话,再联系她自己的本身状况,哪敢造次,忙撒开腿就跑了,门‘嘭——’的被关上。

时子瑗终于忍不住的捧腹大笑,听着厕所传来的两声紧接着的呕吐声,更是肆意的大笑,她还真没有想到她这三个姐妹那么容易就被忽悠了,这可真是报了昨晚被将的一军了,让她们‘长长记性’,让她们联合起来来‘欺负’她,她其实也是很‘无良’的。

------题外话------

感谢亲们滴支持:魅文夜——送了1朵鲜花、13160614203——投了1张月票、狐狸吖吖——送了1颗钻石+一张月票、神笔猪猪侠——投了1张月票、后悔已成结局——投了1张月票、清雅冰心——投了1张月票

群么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