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4 意外来人

064 意外来人

正当时子瑗解决了三个无良的姐妹,打开手机却看到两个短信,一个是陆羽的,说是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让她别担心,他明天就会回来;还有一个却是陌生的号码,打开一看,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有一个电话进来了。

“丫头——”

时子瑗才按下接听键,就听得那边传来了清亮的声调,听这声音,有些耳熟,半狐疑问道:“请问…您是…”

“你这丫头,才换个号码就忘记我了。”那边传来怨念的声音。

时子瑗蓦然大惊,她没想到是言桓,言桓自从那次毕业酒席有出现见过,后来自到了这北京,忙里忙外,倒是足足有两个月没有联系了,她和他之间的合作她已经交代给了凌霄,所以她并未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现在言桓大老远的从不知名的外地打电话给她,她才觉得奇怪,莫不是…

“言大哥,是不是出事了?”

语气有些急切,她能想到的就是她和他的合作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要不然言桓干嘛无缘无故的打电话给她。

那边的言桓脸色蓦地一沉,心里想到时子瑗对他的生疏语气,不由一阵郁结,但语调却未变,“丫头,难道哥哥打个电话关心一下不行?”

时子瑗松了口气,这才注意到言桓的称呼,沉吟一会,便回道:“言大哥,说了不许叫‘丫头’了,我都长大了。”

似乎过了许久,言桓才道:“好…”顿了顿,接着又道:“瑗瑗,你现在应该不要上课吧。”

时子瑗皱了皱眉,纤长的睫羽闪了闪,“不要。”

虽然嘴中回着,但心中却在想,这言桓问这个,难道…

言桓的后一句话,便证实了她心中的想法。

“那好,我来接你,我现在在北京,没一个认识的人,只认识你…”言桓那边的声音似乎突然惊喜一番,连语气都变得轻快了许多。

时子瑗这会犯难了,打死她也不会相信言桓在这里会没熟人,但是…言桓算起来对她还是挺好的,每年过生日都不会忘礼物,毕业酒席没叫他,他也赏光了…

如果去见言桓,那她家的哥哥知道了势必会吃醋,那是绝对的;如果不去见,又不好。

久久没听到时子瑗的回答,那边言桓哀怨的声音又起:“瑗瑗,难道是陆羽在你的身边,所以…”

“不是,你现在在哪里?”

时子瑗一听,马上就开口了,她怕言桓发现她和陆羽之间的关系,她和陆羽现在还没有正式公开呢。

“我现在就在你学校的门口了,你出来吧。”言桓听到回答,便说出了自己的位置。

时子瑗点点头,又发觉她这是在通电话,便道:“恩,我这就出来,”接着想到她这一些日子的留言,便加上一句:“你别走进来。”她可不想又多出一个什么留言出来,虽然她不怕,但是奈何宿舍的三个不良姐妹应该都被她家哥哥收买了,还是小心为上。

她也不是要瞒着陆羽,而是她觉得亲口对他说,会更好,省得陆羽的醋坛子打得一片地。

时子瑗一出校门口,就听到小车鸣笛的声音,朝着那白色的小车走去,看到的正是有些生疏又熟悉的言桓。

言桓今天带着一副墨镜,将他眼睛里的表情都遮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言桓似乎是变了。

一身得体的白色休闲装,看上去还是有些散漫,但是却带着一丝的成熟…这两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丫头,你还是一样,永远穿着都像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女孩似地。”言桓勾了勾唇角,启嘴道。

时子瑗反应过来,紧接着打开了车门,坐了上去,看了看车外人来人往的学生,“言大哥,你要到哪?我们先走吧。”

言桓这次也不和时子瑗贫,倒是很快的开启了油门,‘吱——’的一声,车便开了。

“言大哥,这次你怎么有空到这里了?你不是说你要去英国一趟么?”时子瑗一时找不到话题,便只能从上次言桓告诉她的话中找话题。

“如果我说,我是来找你合作来的呢?”言桓看了眼时子瑗,语气不咸不淡,倒是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绪。

时子瑗伸手支起下巴,凝着言桓道:“言大哥,你不是说真的吧?”

要是言桓真的来这,那言桓无疑是最好的合作人了。

“真的。”言桓的回答没有让她失望。

“那好啊,那言大哥是想要做什么,我插进去一股就好了。”时子瑗一点都不推却,她可以和言桓合作,但却没有打算全都和他合作,她和他合作,那么资金问题就会得到缓解。

言桓似是自嘲的笑了笑,时子瑗却沉寂在她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发觉。

“瑗瑗,你当真是没有心的,你这话就是说,只想着我公司可以让你入股,接着你就撒手不管?”言桓怎么会不知道时子瑗的想法,他就是太知道了,也太了解时子瑗的作风,所以才直言不讳,直接捅出时子瑗的内心想法。

时子瑗一顿,随即讪讪一笑,“言大哥,你知道我现在还要上课,不可能什么都亲力亲为的。”

她能说出她只是不想和言桓牵扯太多,也是不想让陆羽吃醋太多么?

“得,你这丫头我还不知道,恐怕大多是因为陆羽吧。”言桓轻笑,抓着车轴的手不由加重,修长白皙的手泛着微许苍白,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说这句话带着一丝酸味,那是一种嫉妒。

“…”时子瑗一时间都不知该怎么回答了,这样的言桓她一点都看不透。

“有时候我真羡慕陆羽,他能一直陪着你走,你从来都在他的范围…”言桓似是自言自语,又似自述表达给时子瑗听。

时子瑗这听着是越发的糊涂了,只得道:“言大哥,那你说,你想要和我一起合作什么的?你知道我手头上的资金,你看着我能够和你旗鼓相当么?”

“丫头,你有想过我么?”言桓舍去时子瑗说的话,前不搭语的说出这一句话。

时子瑗一怔,浑身呆滞,脑子也变得缓慢了起来,这言桓…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言大哥,你…是发生是什么事情吗?”

言桓被时子瑗一问,明白过来他刚才说的话,轻扯了下嘴角,俊俏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没事,这次回来就是想要和你说,我打算在这北京打下一份天地。”

时子瑗心一松,脑子直骂自己是想多了,“原来言大哥想得和我一样,看来我们合作是必须的了。”

言桓却不说话了,他故意撇去他刚才说的话,只是不想让时子瑗尴尬,但这会听到时子瑗松了一口气的语气,心里却又是不平衡了。

他本来现在应该是坐在英国的咖啡馆,等着第三十五位来和他相亲的女人,但是他却逃脱了,一回到国,他首先想到的却是时子瑗那张算不上是最美,却是最让他忘不掉的梨涡似微笑,所以他到了这里,为了寻求一个理由,他找出了一个合作的借口。

想到这,他硬压着心中这股不明的思绪,镇定道:“瑗瑗,你想要吃什么?”

时子瑗不由苦笑,她才刚吃呢。

“言大哥,瑗瑗刚才吃了,你这是还没有吃饭?”

时子瑗仔细的看了看言桓浑身上下,她怎么就感觉到一股风尘仆仆的气味,难道言桓变得不那么洁癖了?

“既然你吃了,那就算了,先陪我去找一个住处吧,浑身不舒服,想要洗个澡。”言桓说得那是理所当然,还真把时子瑗当做是保姆了。

“言大哥,那你是想要找什么样的地方,这附近我还算是熟悉的。”时子瑗打算尽一番地主之宜,这言桓都来找她了,她总不能就这样把他给丢了吧。

言桓想了想,“差不多就行,最好是新房子,没有人住过的,而且里面还要有热水器,空调,最主要的是还要有阳台。”

时子瑗真的打开言桓的大脑看看,什么叫差不多,差不多还那么一大堆的要求,这也太过了吧,就是第一条件,新房子,也是不易找到的。

不过她转念一想,这言桓本身就是有洁癖的,恐怕这房子不是那么好找了罢。

“言大哥,要不…先到市中心找个酒店,高级一些的?”

她无法,只能这样建议了,要不然按照言桓的条件,恐怕晚上都找不到了。

言桓蹙眉,似乎是很不甘不愿,但看时子瑗小心翼翼的表情,还有眉宇间一股疲惫之色,“那好吧,只能先这样了。”

时子瑗知这是言桓的最低底线了,也就是言桓向来是有钱的主,要是出生在穷人家,那可就没那么好了。

“恩,那我们现在快去吧,时间不多了,晚上还得早些回宿舍。”回去看看她们的‘惨状’,也不知道遥遥那怎么样了。

时子瑗说完,将整个身子靠在了椅背上,稍稍舒展了下身子,睁大眼睛朝车外看去,却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这个背影来自她前世的脑海……那究竟是…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支持哈:859110207——投了1张月票、耿建红——投了5张月票、月漓y——打赏了100点+5张月票、puyan2000——投了1张月票、xxy198937——投了6张月票、15184318809童生投了1张

群么么,这里有几个亲都一次性投了那么多张票票呢…。

紫的话:这两天紫有些卡文,思绪不太灵光,加上一系列的事情,更得少了些,或许明天就会多一些了,真是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