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5 你全家都是小懒猪

065 你全家都是小懒猪

时子瑗越看眼睛就越迷茫,随着那人的背影越来越远,她的视线也随之移动,终于被言桓发现了不正常,“瑗瑗,你在看什么?”

时子瑗猛然转看言桓,那个背影真的好像那个人,那个让她一度想要讨厌却讨厌不起来的人。

“怎么啦?”言桓看时子瑗本清幽的眼睛突然变得迷茫和发愣,半眯着眼问道。

浑身一滞,本回想的思绪被打乱,那迷茫的眸子回复了清明,“没事,言大哥,如果我们合作的话,要做什么?”

言桓是想法很是鲜明可行,连她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重生回来的人都不由佩服。

“怎么,这会你倒是和我客气起来了,别人不知道你想法奇特,我还不知道么?”言桓眨了眨眼,神情闪过一丝调笑,黑色墨镜下的眼瞳一入钻石一般耀眼无比。

他和时子瑗认识都多少年了,从一开始的合作到现在时子瑗有了自己独立的产业,还有那从来就领先时尚界的独特眼光和想法,那时不时的商业点子,都证明着她的独特。

时子瑗只是那么随意一问,没料到言桓倒是似正经非正经的和她‘讨论’起来了,难不成这言桓眼巴巴的前来找她合作,是因为她有什么好的想法,能让他赚钱的法子?

“言大哥,你那么有把握的回来,应该找就想好了要做什么了吧。”

言桓耸了耸肩,轻轻的摇了摇头,声音清亮:“有你这个鬼点子多的丫头,我还担心什么。”

时子瑗不着痕迹的白了眼那一脸风轻云淡的言桓,他当她是什么了?还有…什么鬼点子,她的点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出来的。

“怎么,才上两个月的大学,把脑子都锈了?”言桓看时子瑗盯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伸出一只手宠溺的点了点她的头。

这动作,直把时子瑗寒碜得可以,“言大哥,你干嘛?”说着身躯稍稍拉开了和言桓的距离。

手中突然失空,言桓本挂着的淡笑蓦然停滞,下一秒却恢复了那股子慵懒的笑意,似乎以前那个慵懒、肆意的言桓又回归了,但墨镜下那一瞬间的苦涩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

手在下一刻摸到了车轴上,五指关节有些泛白,但是语调却比刚刚的清亮,带着丝磁性:“唉,看来还真是读大学把脑子读傻了。”

言桓这么一句似调笑的话,让时子瑗仿佛看到了当初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言桓还是一个高中生,全身上下都是一副慵懒,好似什么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都有一股让人觉得不真实的感觉,但是这样的感觉却让时子瑗心里更为放心。

“你才读傻了,清华大学虽然比不上你去那英国喝的洋墨水,但好歹也是我们中国首等学府,岂是可以让你这样批判的。”时子瑗微微抬头嘟着粉色的唇瓣,提高声音控诉。

“好好好…看你眼圈发黑,看来昨晚没有睡好吧,去市中心还要一个小时,你先睡会。”言桓看时子瑗硬撑的样子,不由心软,也难得的不和她贫了,让她先休息一会,反正时间长着。

时子瑗听到言桓的话,当然是马上就实行了,她可是昏昏欲睡得可以,要不然被言桓一个电话,她现在应该躺在舒服的被窝了。

当时子瑗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车子已经停了,她的身上多了一件外套,言桓不在车上,半眯着眼不甚清醒的看着周围的环境,看这热闹程度和建筑,她现在应该就是在市中心了。

稍稍舒展了下身子,正想要打开车门,另外一边的车门却先被打开了,言桓回来了。

言桓看到时子瑗应该是清醒了,便放下手中的袋子,道:“看来你昨晚确实是没睡好,喊了你几遍你都没醒,变成小懒猪了。”

其实他只是叫了一遍,然后看时子瑗完全没有要醒的样子,他的肚子又饿,所以就先去超市买了些东西回来。

“你才小懒猪,你全家都是小懒猪。”时子瑗下意识的就反驳,说完之后,才知道她自己说的是什么。

言桓听时子瑗那么脱口而出的一句话,难得的大笑,才喝到口里的水在咽下的时候不停‘咳咳’出声,直到那如白玉的脸庞显现出一丝晕红才停止。

罪魁祸首时子瑗见此也笑了,但还算是有良心的帮着言桓轻拍着后背,帮他缓气,嘴中却还念叨:“谁叫你说我是小懒猪的,这回遭报应了吧,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无意中看到车上的时间,“啊——现在都那么晚了,快点去找个酒店,我要回去了。”

现在已经快五点了,因为今天一整天的天色都不甚透白,所以她刚才才没有意识到时间。

言桓没有出声,从袋子里拿出一块面包,和着水吃了一口,时子瑗明显的看到他的眉宇间揪着,看来这个一向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肯定是不喜欢吃这面包的。

“言大哥,我看你也不喜欢吃这面包吧,我正好知道这附近我一家好吃的地方,等会我们去打包,到时候你带回酒店吃好了,不然我们先去找酒店,酒店里的饭菜肯定比这面包好吃多了。”

时子瑗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憋着一股笑,却不敢笑出来,但语气却带着丝调笑意味。难得这会言桓载在她的手里,看到言桓这么不斯文的一面,虽然他压根没斯文过。

言桓在时子瑗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放下了面包,在英国待了那么些年,他吃的这面包比包子还多,吃得要多厌有多厌,现下吃了一口,他实在是吃不下第二口了。

“没你这么当‘东道主’的吧,打包?酒店吃?亏你想得出来。”言桓那墨镜下的眼眸蓦然划过一抹诙谐,他的语气明明白白的表达了时子瑗不能就这样打发了他。

时子瑗本就不是个冷心的人,结果就是,陪着言桓找了到一家酒店之后,她还得带着言桓去吃饭,虽然那饭钱不是她付的,但是言桓那吃饭的速度,简直是让她抓狂了。

“言大哥,你能不能快点吃,现在都快七点了,我还要赶回去呢。”

此刻的言桓已经摘下了墨镜,时子瑗在他摘下墨镜的时候才发觉,原来言桓比她还困倦得多,那两眼圈明显能看出他的疲劳,恐怕都好久没有休息了,她此刻催促着言桓快些吃也是让言桓早些休息,看不然她看着一个美男这么一副面容在她的面前,她有一种负罪感。

言桓将实现从饭菜里抬头看了看时子瑗,嘴角一勾,放下筷子,手伸进裤兜里,拿出一信封,扔给了时子瑗。

“你看看,这张纸是凌霄让我托给你的,也不知道是什么那么重要,他还嘱咐我一定不能看。”

时子瑗奇怪的拿过信封,这凌霄想要干嘛?她和他几乎每隔三差五的就有联系,怎么还会拿信封给她,而且还是托言桓送的。

小心的拆开信封,发现里面还有一张银行卡,里面还有一张信纸,打开来看,时子瑗的眼神愈发的激动,最后红了眼眶。

信纸上是说,这里面的银行卡是这些年来凌霄赚的钱,足足有一百五十万,他知道她缺少钱,所以他把钱给她,让她任意支配,即使没了也没有关系。

这一百五十万虽然对现在的时子瑗来说不是很多,但是凌霄却就这样无条件的相信了她,而且还说是任意她支配,即使是赔了都没有关系,这就是让她感动的地方。

这些年凌霄一直帮着她打理那两座山,还有饭店,不说功劳,那就是苦劳也是多的,要不是有他的帮忙,她根本就不会有现在的成果,而凌霄呢,她一开始从那大汉的手里给救了下来,又将他带回了李沁的家,她不否认她是有利用之心的,这些年来想必凌霄也是知道的,只是他一直都默默的支持、帮助,从来没有说一句累的话…

“丫头,凌霄是写什么了,让你…”言桓还未说完,就看到那张银行卡从信封里掉了出来,‘吧嗒’一声,掉在了大理石桌上。

时子瑗压下感动得想要掉泪的情绪,拿起银行卡,伸到言桓的面前,道:“言大哥,这银行卡里面有一百五十万,是凌霄哥哥的,我知道你是做生意赚钱的行家,我把这钱交给你,算是他的一份投资,把赚的钱记在凌霄哥哥的户头里。”

此刻的她已经被凌霄那份无私的心充得满满的,凌霄现在也不小了,这一百五十万恐怕是他现在所有的财产,他还得娶媳妇,总不得一辈子为她白干活。

言桓听完,失笑一声,“丫头,你对谁都好,就对我那么狠,你现在拿给我一百五十万,打算让我变出多少来?还是你想用什么条件来交换。”

他是一个生意人,纵使他对时子瑗好,交情不错,合作也是愉快的,但是凌霄,他还没有那么大方。

时子瑗当然知道言桓不会那么容易就应承这件事情,她的心里自然也有了打算。

“言大哥,我希望这一百五十万变成一千五百万,我知道你是有办法的。”

言桓支着下巴慵懒的看着她,就是不说话,他就等着时子瑗继续说,时子瑗本来还想要兜一兜的,但是看到言桓那得意的样子,咬咬牙,道:“言大哥,我们一码归一码,这钱,你帮我赚,我可以让你赚比这一百五十万多一百倍的钱出来,前提是要先给我赚够一千五百万,然后我才能说出我的想法,当然,我还会拿出一份详细的计划。”

她现在急需要钱,等这一百五十万变成一千五百万,她就有钱了。她是有办法让这一百五十万变成一千五百万,但是…言桓能让这之间的时间变得更短,更快捷。

------题外话------

谢谢亲:紫月天明——投了1张月票,么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