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6

066

落日余辉,西边的太阳和山峰连接成一线,只遗留下淡淡的灰色光线。

此刻,时子瑗和沐云两人正在清华大学的门口处,微风轻轻撩起了她那披肩的墨发,如柳叶一般的眉毛微微紧皱,带着丝担忧。

因为此刻沐云带着陆羽的话而来,而陆羽却连见都来不及和她见上一面就回了军校。

“瑗瑗,少爷让我告诉你别担心,他现在只是暂时的,过些日子陆老爷气消了就没事了。”沐云看着时子瑗担忧的眼眸,心下轻轻的叹息一声,嘴上却在安慰着时子瑗。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陆老爷发火了,而且这回发火的对象还是被他疼在心坎的陆少爷。

时子瑗听沐云这么说,心里的担心又上了一层,心里的疑云也是越发的多了起来。陆羽这次回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就问下那个姨奶奶…对了,陆羽说过,他小时候因为这件事情被罚过,那这次…

“沐叔叔,哥哥是不是被陆爷爷罚了?不然哥哥不会不打一个电话给我的。”

陆羽从来就没有这样过,一个电话,甚至一个短信都没有,一声不吭就说回了军校,她的心里能不担心么?

沐云心里也是不好过的,他也算是看着陆羽长大的一个长辈了,这回陆羽被罚,而且还是挺严重的罚,要不是自己机灵,这个时候时子瑗还指不定没苍蝇头似的乱撞,幸好他来阻止来得及。

原来,今天已经是陆羽回去的第三天了,时子瑗自从在陆羽回去的那天有过联系,剩下的两天都是毫无音讯,陆羽没联系她,她也联系不到陆羽,终于是忍不住心里的担忧,想要回a省一看,却在上车的当口让沐云给拦了下来,这才了解到陆羽的现状。

沐云正想要说安慰的话,把情况说得轻一些,但是时子瑗马上就看了出来,“沐叔叔,你千万不要骗我,哥哥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即使是陆爷爷惩罚也有个限度吧。”

良久,沐云才娓娓道来。

沐云是和陆羽一起回去的,回去之后,陆羽就马上找了陆镇涛,两人单独说了话,只过了半个小时,沐云听到了陆镇涛的怒吼和陆羽那坚决的话语,两人吵了起来,待沐云见到陆羽的时候已经是陆羽被陆镇涛的守卫‘退役军人’给压下了,说是让陆羽马上回军校,直到过年才可以再出来。

幸得当时韩芝被沐云请了出来,才得以让陆羽有空隙让沐云给时子瑗传话,而陆镇涛却将沐云扣压了两天,直到今天他才匆匆的赶到了北京,给时子瑗传话。

时子瑗听到此,真是后悔死了,早知道会这样,当时就不应该让陆羽回去,这一来,她见到陆羽的机会就变少了,但是世界上还真是没有后悔要可吃。

“沐叔叔,你还没有说哥哥到底是去做什么了?依照陆爷爷的性子怎么可能就让哥哥回了军校那么简单?”时子瑗压根就不放心,这会陆老爷子恐怕是真的生气了。

沐云不知是苦笑还是失笑,“就知道你聪明,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少爷也没有让我瞒着,这回陆老爷是让少爷去军队了,去参加军队里最为残酷的训练,里面的一切通讯设备都被扣除,少爷也没有办法和你联系,但是少爷说你不用担心他,他很快会出来的。”

时子瑗听沐云这么一说,心被掉了起来,去军队?竟然是去了军队。她还犹记得那次陆羽去军队的两个月,眼角下那抹伤疤,至今为止还未曾消除…想到这,那如平波荡漾一丝涟漪的眼瞳里划过一阵心疼。到底陆爷爷有多生气,才会让哥哥去那里?

“沐叔叔,元旦那些天,您能安排我去见见陆爷爷么?”

她从来就没有见过那个熟称在外人面前铁血、严肃的陆老爷子,这次的事情她要负一大半的责任,要是她不去找那本孤本,要是她不带着陆羽去那书店,要是她阻止陆羽回去…那么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了。

沐云一怔,随即眼眸里闪过一丝了然,便道:“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我想老爷应该是愿意见你的。”

沐云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心里早就肯定了陆镇涛会见时子瑗这个事实。

从很久以前他就知道,陆镇涛对时子瑗是不同的,因为时子瑗对于陆羽来说是在乎的人,而陆镇涛有多宠爱陆羽他都看在心里,至于时子瑗,据这些年的态度来看,恐怕早就是陆镇涛内心公认的孙媳妇的,只是这个孙媳妇陆镇涛还需要考验,要不然时子瑗想要大展宏图一番,也不会只是在表面上做做功夫帮忙,实际上是打着试探的心思在观察时子瑗。

“那好,哥哥的事情就靠沐叔叔您了。还有一件事情,阿南叔叔那里应该是快要装修完了,但是阿南叔叔毕竟还没有经验,我想要让沐叔叔前去帮忙招几个人,至于招人的条件我会一一列出来,还有钱,不够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想办法的。”

时子瑗听沐云答应了,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要不是现在她正处多事之秋,她还真想现在就赶紧去见那个陆爷爷,也好对陆羽现在的状况彻底了解一番,不然像现在沐云模糊的说一次,完全不清楚里面的细节,她还是不放心的。

沐云看时子瑗本沉重的脸色有了缓和,便知道时子瑗应该是了解个大概了,而且陆老爷再怎么生气也是不会拿陆少爷的身体开玩笑。

“瑗瑗,这事情一不用担心,我一有空就会去的,而且现在少爷不在,那我就听你的了,等会我就去那里看看。”

时子瑗点了点头,接着喝沐云再交代了一些事情便告别了沐云,心里还是想着不知道言桓什么时候给她变出一千五百万出来。

自从前天让言桓答应了那个条件,言桓对她保证在一个月内就让这一百五十万变成一千五百万,这两天倒是没有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言桓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赚这些钱。

“时子瑗…”

背后突然传来不知是何情绪的声调,但是时子瑗听得清清楚楚是那个妖孽欧阳翎的声音。

说起这个欧阳翎,这两天倒是抽风得可以,自他考试考完,她和他碰到,那必定会遭到他的白眼,为什么呢,还不就是因为陆羽将他灌倒的原因。

据闻,欧阳翎在睡了将近二十四个小时,终于在和他同个宿舍的其他三个舍友的炮轰下醒来,而醒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时子瑗,你骗我。

自此,时子瑗这个名字火了,前所未有的火,几乎全校的女生看到她都是一副怨念的模样,好似她做了什么大恶不赦的事情一般。

幸好时子瑗沉寂在思念陆羽当中,把那些怨念的眼神都化为乌有,依然镇定自若的上课下课,还包括写计划,倒是把时间用得很全。

这会听到欧阳翎的叫唤,时子瑗顿了顿脚步,头稍稍向后斜眼看去,看到欧阳翎那张精致完美的脸上似乎有那么一丝丝气愤,撇了撇嘴,道:“学长,您这是…”

欧阳翎看时子瑗风轻云淡的样子,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这两天他都被烦死了?...

,女生在他身上的眼光不似以前那样花痴,但是比那花痴更为严重的同情,想想他何时被这么耍过,这口气在他的心里憋着,现在都成了一团了。

“学长,你有事么?”时子瑗看欧阳翎一脸不郁的样子,想着这个大好青年不会被她家哥哥这么一‘糊弄’,就一阵不懈了吧。

“时子瑗,收起你那眼神,我他妈的讨厌你现在那风轻云淡,我承认以前是我小看了你,误会了你,还有这几天对你造成的不必要麻烦而道歉。”欧阳翎越说好像已经越平和了,那微许茶色的眼瞳里诚意十足。

他不是一个拿得起放不下的人,对时子瑗,他是有些捉摸不透的,也是有些愤然的,但是这些的后面,在这两天他想清楚后便放下了,本来他早就想要和时子瑗当面说清楚,但总归是碍不下面子,这次他说出来也是花了不少的力气,承认错误的勇气也就在这一瞬间爆满了。

时子瑗听完欧阳翎的话,倒是对他改观了一些,这欧阳翎认真起来还真算是一个男子汉,敢于承认错误,还敢于挑战,他本就出身在一个娇生惯养的家庭,有这般能力和气度还是不错的。至于前几天晚上被她家哥哥这么整一通,其实早就消除了她心中对欧阳翎的怨气了,毕竟这个欧阳翎虽然自恋一些,对她倒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学长,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何况…这几天学长也不是特别好过吧。”时子瑗整个身子面对欧阳翎,脑子里突然想到沈落描述的这几天欧阳翎的状况。

欧阳翎挑了挑眉,他没想到时子瑗就这么快、这么干脆的原谅了他当初对她的质疑,以致他忽略了时子瑗后一句调笑他的话。

时子瑗看欧阳翎直直的站着不说话,好似恢复了当初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的自信,不由心中疑惑,但却想到她和欧阳翎并不是很熟,而且好像这人来人往落在他们身上的视线越发的多了起来,便道:“欧阳学长,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先回去了,落落她们还在等我一起吃饭呢。”

看时子瑗要走,欧阳翎马上出口阻止:“慢着,我还有话和你说。”

时子瑗浑身一懈,微仰着头看着欧阳翎,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前几天我到周爷爷家,周奶奶说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去看她?”欧阳翎似乎是迟疑了一下,他心里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想要说什么,但是当他看到时子瑗似是对他避如蛇蝎一般,心里却是一种怪异的不舒服,脱口而出就说出了这句话。

时子瑗奇怪的看了眼欧阳翎,觉得欧阳翎这前后的态度太奇怪了,他不是很反对她去见周凯齐么?怎么这会倒是问她什么时候去看他们了?

“最近没空,你知道的。”

欧阳翎听到时子瑗的回答,心里稍稍失落,但嘴上还是说道:“要是哪天你有空,你想去了,你就告诉我,我和你一起去。”

时子瑗忙不迭怡的点头,她现在都感觉到有好多双目光要把她给‘凌迟处死’了,她现在再不走,恐怕学校又会传出什么新版本的流言了。

“好,学长,要是我去的话就告诉你,现在我想回去了,再见。”

说完,忙迈开脚向着宿舍半走半跑,直到落在她背后的视线慢慢的消失殆尽,才得以松口气。

不由得出一个结论:这人啊,太出名也不好。

回到宿舍的时候,沈落神神秘秘的拉着她走到宿舍的一角落,对着她就是一阵‘炮轰’,简直连停顿都没有。

“瑗瑗,你可不能做对不起你家哥哥的事情啊,刚才你怎么和欧阳学长走那么近,你看看你家哥哥为了你…”

时子瑗终于受不了了,她做什么对不起她家哥哥的事情了,她这才和欧阳翎说几句话,这沈落怎么那么快就知道了,好似就在她进宿舍的后一秒就知道了一般,难道是她刚刚被跟踪了?

“落落,你跟踪我?”

沈落白了眼时子瑗,道:“还用我跟踪,现在可能全校都知道你刚才和欧阳学长‘相谈甚欢’的事情了,我这是报答你家哥哥请我们吃饭的情谊这才提醒你,你家哥哥可比欧阳学长帅多了,可不能…”

时子瑗越听越不对劲,这沈落怎么说全小都知道她刚才和欧阳翎说话的事情了。

“等等…等等…落落,你刚才说全校都知道我刚才和欧阳学长说话?”

“那不是嘛,你本来和欧阳学长就有一大堆的流言了,这会倒又增加了一条。”沈落撇过身,语气不善道。

她可是陆羽一国的,她明显的看出陆羽对时子瑗的那份心,而且陆羽还千交代完交代的要把时子瑗给帮忙看住了,她当然是要实行她说的话,不能让时子瑗‘出轨’。

时子瑗要知道她的想法,保准一巴掌拍死她,什么叫做‘出轨’,姐这不就是说了几句话么?至于想成这个样子,真是对这想法无语了。

------题外话------

月票:冰雪夜灵——投了1票、myplm——投了1票、咯咯咯79——投了3票、nanxingqian——投了10票(额,好多票啊)、yaneryu——投了2票

评价票:407192245 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