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7

067

时子瑗听出沈落语气的不善,将手轻轻附在她的肩膀上,稍稍用力,似笑非笑道:“落落,我发现一个问题诶。”

沈落还后知后觉:“什么问题?”

“那问题就是,你这个人是一顿饭就可以收买的?”时子瑗低低笑着,那黑白分明的眼眸紧紧盯着沈落,这丫,竟然一顿饭就把她收买了,好歹自己对她不错。

沈落一惊,眼神有些闪躲,但是下一秒她又镇定了下来,快速的撇开时子瑗附在她肩膀上的手,嗤笑一声,睁着她那大大的眼睛,如柳叶般的细眉稍稍翘起,冷哼一声:“瑗瑗,我刚才是在说你和欧阳学长,你家哥哥对你那么好,你就应该离那个欧阳学长远点…”

她死都不敢说,她宿舍三个已经被陆羽给收买了,不止是一顿饭,而且陆羽还准备了礼物给她们,而礼物里写着一张纸条,就说着好好照顾他家的瑗瑗。这好好照顾最大的一点不就是看着瑗瑗么。

时子瑗看着沈落明显心虚却假装镇定的脸,心里不由纳闷,她家哥哥怎么才见一面就把她身边的人给收买了,而且还倒转过来说她,还真是奇了、怪了。

“这件事我就不多说了,但是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刚才和欧阳学长说了话?”

说到这,沈落的气愤了,一边点头,一边靠近时子瑗道:“估计全校都知道,你耳聋了么,刚才广播室就是在报导你和欧阳学长的‘新闻’。”进而点了点时子瑗的太阳穴处,“还真不知道你这妮子在想什么,刚才广播的声音那么大都没有听见。”

时子瑗一听,真的服了,她才那么走神一会,竟然广播室就播了她和欧阳翎说了那么几句话,这怎么看,都像是在故意而为的吧,只是,谁那么无聊。

“我还真的没有听到。”咬着牙,明显是心情不好,她本来心情就够郁闷的了,竟然还出那么一档无聊的事情,“还有,我和欧阳学长只是随便的说了几句话,没有什么事情,你想多了。而且你们和我才是好姐妹,千万记得不要多说什么。”何况现在也说不到了,陆羽都被关进那军队里了。

沈落不相信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终于觉得时子瑗说得话比较让人相信之后,才慢慢退去了怀疑的眼神,虽然她本一开始心里就不相信,谁会舍得放弃像陆羽一样的好男人,去选择那个欧阳翎啊。

“好了,看也看够了,我们该去吃饭了。”时子瑗反手拉住沈落的手,真不知道这个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女生怎么就有一双让人无语的眼。

正当这个时候,广播却传出了声音:“请大一年段商业管理系的时子瑗同学立刻到教务处,请大一…”足足三遍高声,让时子瑗听不到都不行。

“瑗瑗,教务处让你去?干什么?”沈落一副不明所以,挠了挠头。

时子瑗想也不想道:“落落,看来你得先去了,我先去一趟教务处。”

说完,时子瑗便转身就走,她不找人麻烦,麻烦这就找上门了,她想也不用想,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了。

所以,她走到教务处不意外的看到了欧阳翎,意外的是竟然还有沈凡。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时子瑗看到一脸色黑沉的李主任,便马上笑问道好:“李主任,您好。”

那名李主任没有说话,倒是微微低着头,看着一张时子瑗的履历表格,“时子瑗,大一商业系,是从高二跳考考上我们的学校,成绩优秀,年年都是年段第一名。”

时子瑗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也只能站着先摸清楚了情况再说。

“我说的对吗?”李主任终于抬头,提高了声调问时子瑗道。

时子瑗脑袋一个激灵,听说这个李主任可从来都是铁面无私的主,而且一般的事情可是找不上他的,难道李主任就因为她最近的一些流言而找她?

“李主任,我就是时子瑗。”

输人不输阵,好歹她是一重生过来的人士。虽然这个李主任是站在了教导的那一方,但她也不是那么好应付的,而且听着李主任的语气似乎是不怎么友善。

“李主任,我和时学妹只是比较熟悉一些而已,我有意让时子瑗接任下一届的学生会会长,这学校的流言我要付大半的责任,您何需找…”欧阳翎笔直站着,叙述着事实。

但还未待他说完,李主任便用力拍了下桌子,‘嘭——’

微微颤动着手指着时子瑗道:“要让她做学生会会长,等我这个主任退休了来。”

语气竟是比刚才的更为严厉了一分,那眼底满带着血丝,气愤至极的表情。

时子瑗一怔,惊愕不已,她做什么事情了,让李主任那么气愤,以至于连欧阳翎都骂上了。

这个时候的她看来是更要小心了,在没有摸出头绪的时候,恐怕不能多说话。

沈凡微微蹙眉,但他对李主任一向来是尊敬的,也就小心翼翼的问道:“李主任,难道是时学妹做了什么事情让您生气,您也知道你最近高血压,可千万不能上火。”

沈凡说话倒是有条有理,一边道出疑惑,一边还打着关心的旗号来让李主任消火。

事实证明,他的方法确实是有用的,因为李主任那血红的双眼已经在慢慢的消退,但是怒气倒还是不曾隐退,将视线转看沈凡,严肃道:“小凡,欧阳,你们两个都别插手,别以为你们喜欢着时子瑗就向着她说话。”

时子瑗一听,这不高兴了,什么意思?她无缘无故一进门就被骂了一通,这会还说什么欧阳翎和沈凡喜欢她,不要为她说话,她看这个李主任不是老眼昏花,提前进入老年化的年龄了吧。

“李主任,我不明白。”

是啊,她很不明白,特别的不明白,话说就是她范了杀人、放火的勾当也有一句辩护的权利吧,怎么到了这里她就连了解事情的权利都没有了。

李主任猛地将眼神转看时子瑗,眼神犀利的扫了眼,狠狠道:“我教书了二十年了,从来就没有碰到像你那么不自爱的学生,你才多少岁,说到底才只是一个未成年而已,但你已经读书数十年,难道不知道羞耻两个字什么写吗,真是不知羞耻。”越说越激动,越说这声音就愈发的大,连气息都变得不稳了起来。

时子瑗却是被他越说越糊涂了,她做什么了,能搭到羞耻上去。

“李主任,虽然我年纪尚小,但是我还是懂得什么叫做‘尊重’,您叫我上来,二话不说就骂了我一通,现在又对我说我不知羞耻,对于您这种做法,我感到很失望,对您…也很失望。”

这清华大学是一高等学府,这素质也定然是一等一的,这李主任向来也是公正公平的,怎么今天会对她说出这一番话出来。

沈凡和欧阳翎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这李主任说话的不善,而且还处处针对着时子瑗,好似时子瑗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

“李主任,我和时学妹相处过一段时日,?...

她的为人绝对不会像您说的一样,您肯定是误会了什么?我们把事情好好说清楚,也许就明白了。”沈凡上前一步对着李主任说道,说完,眼神担忧的看着时子瑗。

时子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镇定,若是其他的女生被一个备受尊敬的人说成是‘不知羞耻’恐怕已经在‘哀哀哭泣’了,但她没有,而且她越是碰到复杂的事情,她就越要保持平和。

欧阳翎自然也是站在时子瑗这一边的,也劝解道:“李主任,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您一定不能冤枉了时学妹。”

岂料李主任听到沈凡和欧阳翎的话似乎愈发的不高兴,眼疾手快的拉开了他办公桌上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不知名的东西,朝着地上一扔,栗色道:“你们自己看,看看,这是什么,这就是证据。”

三人齐齐看去,时子瑗一眼就看出了那是照片,有她和沐云的,有她和言桓的,还有她和陆羽的…究竟是谁如此心机,把她的私事弄得一清二楚,甚至到过哪里,在一起吃饭的照片都有,不可谓不让她吃惊。

“李主任,就凭这些照片,能说明什么?”时子瑗抬头挺胸,也不捡地板上的照片,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李主任气不打一处来,吞了一口唾沫,“这些还不能说明什么吗?你和不同的男人出去约会,甚至还夜不归宿。”

时子瑗笑得更欢了,“呵呵…呵呵…李主任,您未免太武断了些,他们是和我有关系,但我和他们出去都是光明正大,怎么说也不能搭上‘不知羞耻’四个字。”

“你…你…你…”李主任沉重的呼吸声遍布了整个办公室。

“李主任,这照片有一个男生是时学妹的男朋友,我们都见过了啊。”欧阳翎解释道。

时子瑗只盯着李主任不放,她就要看看,李主任是不是还会继续说什么,她行得正、坐得直,怕什么。

“可这些都是时子瑗的…”李主任颤抖着手指着地板上的照片。

时子瑗呼出一口浊气,道:“李主任,您是想说,他们都和我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么?”

“难道不是…”李主任接口。

时子瑗嗤笑:“李主任,我和他们是有关系,但是他们一个是我的叔叔,一个是我认的哥哥,还有一个是我的男朋友,这…难道也有问题么?”

------题外话------

月票:姗姗1314520——投了1张月票、慕诗ms2011——投了4张月票、yhrxgy——投了1张月票、xiang198822——投了3张月票、xx1020——投了1张月票、免宝宝——投了2张、cy7788——投了1张月票、gifeng——投了1张月票、lisa0151——投了1张月票

评价票:狐狸吖吖——投了1张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