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9 危险逼近今有

069 危险逼近(今有二更)

回到宿舍后,时子瑗将前前后后的事情想了下,她一开始有流言传出的时候就是在加入学校社团,紧接着就是沈凡送花,接着就是欧阳翎说要将会长和社长的位置传给她,那些照片都是在这之后,那就是说…

现在她假设两点:一就是喜欢沈凡或者欧阳翎的人;二就是想要坐上那个学生会会长或者说是社长的人。这两点如果成立,那这人做事也太狠毒了些,竟然想要将她赶出学校。

这个时候沈落刚好从外回来,看着时子瑗一脸沉思、严肃的样子,顿觉奇怪,便关心问道:“瑗瑗,怎么啦?是不是今天你去教务办公室李主任说了什么?”

时子瑗微微抬眸凝着沈落,思忖片刻,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番。

沈落听到时子瑗的话,顿时咬牙猛地站起了身,脸色不愉,“瑗瑗,做这件事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就是李主任也可恶,你的为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事情来,我和你相处的时间多,你的事情我最了解了,如果你是那样的人,那其他那些人更是看不下去。”

沈落气冲冲的,白皙的脸庞都气得泛红,本一个气质非凡的古典美人这会发起了火,倒也是一副柔美的画面。

时子瑗看着比她火气还大的沈落,心一暖,这个沈落虽然有时候有些娇娇脾性,但是却是个正义的主,而且还特打抱不平,这个朋友还真是不错。

“落落,你不相信就好了,我和你说我这是想要知道学生会里面的人,有谁是有机会坐上那学生会会长的资格,这件事我只问你,你可别告诉别人。”时子瑗拉下沈落气愤得舞动的手,正色的问道。

沈落看时子瑗没什么表情的样子,倒是恹恹的,敢情她现在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不对,不对,她又不是太监。

慢慢的坐下身,靠在被子上,揪着嘴思索,不一会,她便亮着眼睛道:“瑗瑗,还真有那么两个人。”

“是谁啊?”时子瑗眨了下眼。

沈落坐正身子,道:“一个你知道的,是那个苏彤,还有一个你不知道,一直是我表哥的对头,那个人不自量力,竟然在去年学生会选举的时候想要推翻欧阳学长,然后被欧阳学长压下去了,现在是学生会的财务部长,权利也是挺大的,名字叫做…康泰。”

“苏彤?康泰?”时子瑗轻轻唤出这两个名字。

“是啊,是啊,那个人啊,长得不怎么样,而且还花心,特别是稍稍漂亮一点的女生都想要去勾搭,加上他家也算是颇有财产,所以即使是花心,也是有很多女生愿意和他在一起的。”沈落面色阴沉,说完不由冷哼,那个癞蛤蟆,想当初还想要讨好她呢。

时子瑗正想要说什么,遥遥和欣欣同时进来了,而且遥遥还一副…那个…娇羞的脸,这…

还未待她们问什么愿意,欣欣就马上小跑到她们面前,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瑗瑗、落落,你们都在呢,你们知道吗,刚才有人向遥遥表白哦,而且还请我们一起吃饭了呢。”说完,还嬉笑着看着娇羞的某人。

时子瑗和沈落一听,齐声道:“噢…原来是我们家遥遥的桃花运来了。”暧昧十足的语气。

“你们…哼,我去洗手去了。”遥遥气闷的扫看着她们三个一眼,下一秒就转身到厕所里去了。

她们三人齐声大笑,没想到这个一向脸皮挺厚的遥遥,碰到了爱情也变得小女人起来了。

她们笑完,遥遥还躲在厕所没出来,但是时子瑗和沈落却是等不及要问了,欣欣朝着她们勾了勾手,小声道:“瑗瑗,其实吧,遥遥家的那位还是因为你才碰上的。”

时子瑗表情一顿,指着自己,疑惑道:“我?”

欣欣白了眼时子瑗,继续道:“是啊,你在前几天不是和遥遥说去跑个几千米么,然后遥遥碰到的那个…恩…你知道的。”

沈落大鄂,高仰着头,不可置信道:“不是吧…”接着转看时子瑗,“瑗瑗,你这一胡诌也能给遥遥诌出个白马?”

时子瑗哭笑不得,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她也确实是胡诌的。

“那可不是,据遥遥说,那个康泰对她一见钟情,就说是喜欢她呢,这两天送了许多的小玩意,今天终于对她表白了。”欣欣看上去像单纯的小女孩一般,似乎也在渴望这种一见钟情的爱情。

时子瑗却是紧抓住欣欣说的那个名,一把拉过欣欣的胳臂,蹙着眉问道:“欣欣,你刚才说喜欢遥遥的那个人叫唐泰?”

欣欣正在幻想,哪知道时子瑗这么别有用心的问,还一脸羡慕的回道:“是啊,就是康泰,而且还说是学生会财务部的部长呢,家里条件也好,遥遥真是幸福死了。”

事情就那么巧,这么巧她这两天出事了,这么巧唐泰对遥遥一见钟情,这么巧这个唐泰就是学生会的部长,最有可能是成为会长的那个人。

时子瑗意识到这个,沈落心思也算是细的,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别过脸去看时子瑗一脸沉思,便道:“瑗瑗…你看…”

时子瑗也不想沈落为难,便道:“这事情还没有根呢,但是据你刚才说的,我怕遥遥会受伤。”

这个时候欣欣终于感觉到气氛不一般了,看了看沈落,再看了看时子瑗,问道:“怎么啦?遥遥受伤?”接着一惊,“是那个康泰有问题?不会吧,看他长得还算可以,而且还权有钱,对遥遥好得不得了,怎么可能会让遥遥受伤害。”

时子瑗一侧头,一眼看到了遥遥**那些遥遥从来舍不得买,却又喜欢的东西,恐怕这些都是那个唐泰买的,若康泰真是那样的人,那自己那个胡诌就是太巧了,而且最主要的是伤害了遥遥,那她就真会愧疚于遥遥了。

沈落比较直,她还没等时子瑗反应过来,她就‘蹬蹬’鞋子,跑进了厕所,‘嘭’的打开了厕所门,把遥遥拉了出来。

“遥遥,你真是喜欢那个康泰?”沈落从来没那么正经的说话过,而且还很认真。

遥遥一脸不解的抬头,然后微红着脸道:“你们都听欣欣说了吧,那个人就是康泰,他…对我很好,我…”

“你不能喜欢他,你不知道他以前交过很多女朋友的。”沈落马上就将遥遥的念头掐死。

遥遥这会脸色不好看了,沉着脸,正色道:“落落,我知道沈学长和康泰去年产生了一些矛盾,而且我还知道他以前交了男朋友,但是他和我说,他以前的女朋友都不是他自己喜欢的,都是那些女生粘着她的,他是喜欢我的。”

时子瑗来都来不及阻止,她一听沈落的话,就知道会出事,沈落就是说话太直,她是不知道一个陷入爱情围城的女人是盲目的,看遥遥的样子,指不定是遥遥对那个康泰一见钟情,不能这样子下去,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宿舍就会失和了。

她一个箭步上前,拉过沈落,拉到宿舍外的小角落里,斟酌了下语气,“落落,我上午和你说的事情你千万不能在宿舍里说,至于遥遥的事情,我们现在静观其变,你也看得出来遥遥是陷进去了,我也知道你对遥遥这样说是为了她好,但是爱情是盲目的,现在遥遥正是盲目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能太冲动了。”

沈落一向来是比较平和的听时子瑗的话,现在经时子瑗一说,也意识到她刚才是太冲动了些,缓了缓气息道:“瑗瑗,我知道了,但是遥遥…那个康泰真不是个好人…”

她说着又要来气,声音还有愈发大的趋势,时子瑗忙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道:“沈大美人,你可不可以小声点,这都让大家都听见了,我相信你说的,但是我相信没用,遥遥不相信,”叹了口气,“说到这事情,恐怕还得怪我,要是那天我不这样一胡诌,恐怕遥遥就碰不到那个康泰了。”

沈落听时子瑗这样说,拉开时子瑗的手,“瑗瑗,其实这也不怪你,这样一来,反倒是那个康泰真像是你说的陷害你的那个人,现在遥遥这样,我们也不能和她说什么,我们先观察一段时间?”

时子瑗点了点头,现在事情只能先是这样子了,她现在心里祈祷着那个康泰最好不是玩遥遥的,要不然依照现在遥遥那喜欢康泰的程度,指不定出什么事情来。

但是时间证明,在爱情和友情这两个方面,总是有矛盾的,这边遥遥才答应和康泰交往两天就出问题了,原因是康泰想要请她们三人去吃饭,这本该是正常的事情,但是落落却不愿意去了,然后遥遥再说到康泰有几个兄弟会去,时子瑗也不愿意去了,时子瑗还劝着欣欣也不要去,这不,遥遥肯定不舒服,发火了。

“瑗瑗,你这是什么意思,虽然你的男朋友样样可能都比康泰好,但是前次你男朋友请客吃饭我们都去了,这次落落不去,你也不去,你现在竟还劝着欣欣也不要去,你们还当我是你们的好姐妹,好朋友?”

遥遥拉着脸,怒气冲冲的朝着时子瑗吼道。

时子瑗叹息一声,正想要解释她只是觉得不安全,她不去,落落不去,而且这康泰本来就不是个正人君子,据说还带着兄弟,依据她这两天的观察,这康泰的眉宇间总是蕴藏着一股戾气,虽然整个脸笑嘻嘻的,表面上很大方,但却是带着一种不知名的眼神看着她和落落,只可惜这两天遥遥沉浸在爱河中,连这么明显的事情都看不出来。

沈落不去那是因为她也如时子瑗一般看出了那康泰品行不正,仿佛总是对着她眨眼,想想她就觉得恶心,她还真不知道为什么遥遥会喜欢上这么一号人。

“遥遥,听我的,你把那个推了,我们四个自己去吃饭。”

欣欣倒是挺单纯的,她只是觉得那个康泰对遥遥挺好的,不明白时子瑗和沈落两人为什么对康泰的印象不好,不过这个时候,她很聪明的保持了沉默。

遥遥本就气得不行,那张特意化过妆的脸庞隐隐扭曲,这一听到沈落的话,又想到今天康泰对她的千叮嘱万嘱咐的要让她带上她们宿舍的三个,说是要请她们三个吃大餐,本来是一件好事,她也没有提前通知,以为她们三个肯定愿意去的,毕竟前次时子瑗男朋友请客她们三个立马就去了,她还想要给她们三个一个惊喜,让她们三个对她男朋友康泰改观,没想到三个人两个都不去,这会急得都想要哭了。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子…”说着说着声音都哽咽,这要她怎么向康泰交代,现在菜都点好了,这短信一次一次的发过来问她们什么时候去呢。

她一哭,她们三个顿时愣了,这遥遥从来都是嬉皮笑脸的,从没有见过她红眼睛,这下子倒是为难了。

时子瑗吁出一口气,看了看遥遥,看来即使这次的饭会是鸿门宴也得去了,除非她们三个不要遥遥当姐妹,以后形同陌路,别以为她想得太多,实在是陷入爱河的女人不仅是盲目的,而且还是疯狂的。

“遥遥,你别哭了,我不去是因为你男朋友请的地方台高档了,前次我家哥哥只是在小型的饭店请的,这次你说你男朋友要到那种大型的酒店,而且还是有名的‘红牡丹’酒店,我们怎么好意思。”

沈落正想说话,被时子瑗一个眼色给熄了下去,她这么说是缓情之计,她总不能直接说是那个康泰可能不怀好意吧,要是这样说,那就是把她们之间的感情推得更远。

时子瑗这一说,倒确实是让遥遥的脸色好看了些,“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没事啦,这不就证明了康泰对我好么,你们都是我的好姐妹,他请你们是应该的,何况,这饭,他请得起,不就是几千块钱么。”

沈落一听,立马变了脸色,遥遥一向来就是节简的,这才几天,她就说‘不就几千块钱么’,这改变也太大了。

而欣欣的脸色比沈落更加的难看,她和遥遥本来都是出生在差不多的家庭,家里都不怎么富裕,只能是勉强供她们读书,这一会听到吃一顿饭几千块,那心肝哟…碜得慌。

时子瑗是最镇定的,她不是不惊讶遥遥说到钱那口气的变化,但是作为她一个从小就不乏上酒店吃饭的人,而且家里时爸开的酒店是走到时尚潮流前端的,什么东西不知道,这里面的价格她也是知道的,几千块,还算是中等的了。

“你们去不去嘛…你们都是我好姐妹,你们都不去,我这面子往哪搁?”遥遥拉住沈落和时子瑗的手撒娇摇晃。

时子瑗抿了抿嘴唇,心下一思索,便道:“去…我们都去。”

“瑗瑗,你…”沈落惊讶的看着时子瑗,没想到时子瑗那么容易就答应了。

时子瑗拉住沈落的手,道:“落落,迟早都是要吃这顿饭的,不是今天,就会是明天的。”

意思是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若是那个康泰真有什么见不人的坏心思,迟早都是要显露的。

她这样说,她知道沈落那么聪明的人肯定会明白的,沈落虽然还迟疑,但是她相信时子瑗,只得点了点头。

遥遥见她们都答应了,终于恢复了笑容。

等到她们到那康泰预定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天色灰暗,月亮也躲着。

康泰果然是稍稍有钱的主,包了间包厢,她们一进去的时候,还没有人,遥遥做主将她们三人都带到位置上,便出去打电话了。

时子瑗等三人各有心思,倒是没说什么话,等遥遥打电话进来的时候却是进来了一大帮子的人,足足有八个人,加上他们那就是有十一个人了,座位也刚刚好。

时子瑗和沈落在他们进来的时候不由的蹙眉,心里也一惊,心里的不安的预感愈发的强;而欣欣则是像吓着了一般,低着头,身子好似微微颤抖着;遥遥是最正常,也是最不正常的一个,她现在是靠着那个康泰坐着的,轻声言语,倒是一改直爽的性子变成了温柔似水的人儿了。

“服务员,先来一箱酒,噢,不,两箱酒,然后这菜就按照先前预定的。”康泰浑重的声音响起,时子瑗听着,这怎么像四十岁的大叔的声音,但是她却没有忽视康泰说的是酒,而不是饮料,便道:“康学长,我们都不能喝酒,我们喝饮料就行了。”她们可都不是会喝酒的人。

康泰的视线落在了时子瑗的身上,半眯着眼道:“时学妹是不能喝,还是不敢喝,我的这些兄弟可都是喝酒的行家,你们也适当的喝一些,这才给面子。”

“康学长,我们都是学生,酒,我们却是不能喝的。”沈落板着脸,面无表情道。

岂料康泰突然提高了声音,道:“你们既然来了,就要给我这些兄弟面子,何况这里是酒店,没有饮料。”

这话一落,康泰带来的那些兄弟都连声附和,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子道:“是啊,是啊,你们这是不给我们兄弟面子,你们可以少喝点,但是却不能不喝。

------题外话------

谢谢亲的打赏:不乖咧小蕊——了24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