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70 危险时刻

070 危险时刻(二更)

这一句比一句逼紧的话使得这包厢内的气氛似乎紧张了起来,遥遥终于发现了有些不对劲,拖着康泰的手臂,不解道:“泰,怎么啦?瑗瑗她们是真的不会喝酒,就要饮料吧,如果这酒店没有,那就去外面超市去买吧。”

似是康泰觉得遥遥说的话有些道理,松缓了下气息,便对着刚才说话的那个满脸青春痘的男子说道:“鹰子,竟然她们不能喝酒,看在我的面子,你去外面买两瓶果汁,然后拿到服务台那去,让服务员倒到杯子里。”

时子瑗紧盯着康泰的表情,这康泰果然是不安好心,哪有一开口就要人喝酒的,竟连喝果汁还都让服务员倒到杯子里在端进来,再看了看遥遥,还一眼眶的温柔,真是没点戒心。

那名叫鹰子的人听到康泰的话稍稍一顿,接着便什么话都不说就出去了。

看那鹰子出去,康泰又道:“你们都是遥遥的姐妹,而且还都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女生,这沈学妹我就不说了,再去年的时候已经是名满清华了,只是没想到这个时学妹那是更胜一筹,连我们学校的欧阳翎和沈凡都刮目相看。”

时子瑗往他身上一扫,这个康泰三句不离她们两个,这‘鸿门宴’看来是专门给她们设的。

“康学长还是如去年那般‘风肚翩翩’,是愈发的财大气粗了。”

沈落是谁,虽然她是一娇弱女子,但是她的嘴上功夫还是可以的,何况她现在碰到的是康泰这个花心男,更是要损上一损。

“噢…没想到一向在校传闻是古典美人的沈学妹竟那么关注我,真是受宠若惊。”康泰面色不变,似乎没有听出沈落那是话中有话。

时子瑗朝着康泰的肚子撇了撇,果然是‘风肚翩翩’,这才二十岁呢,就开始有点‘啤酒肚’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遥遥就喜欢上这么一个人。

沈落撇撇嘴,回道:“康学长真是客气了,谁不知…”

时子瑗一听,她知道沈落即将要说什么话,忙打断她的话,“落落,你要去厕所吧,我想去一下厕所。”

说着她就要将沈落给拖起来了,这沈落说话不看场合,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们现在是‘我为鱼肉’的情况,这康泰竟摇了这么几个压根不像是清华大学的学生做兄弟,这饭,吃得不安。

“诶诶诶…瑗瑗…”沈落还傻呆呆的不想起身,时子瑗一个用力将她拉起,“就当是陪我去吧,我一个人怕。”

时子瑗心里急得要死,这沈落才一个没成年的女生,经历的少,完全不知道现在她们的情况,还乱说话。她现在倒是要感谢这酒店里的设施还没有在这包厢内设卫生间,要不然真是连出都不能出这房门了。

“诶,时学妹,你知道这里的厕所吗?让小赵陪你去找。”康泰使了个眼色给靠在门口坐的男子,指了指他对着时子瑗道。

时子瑗深知这康泰表面上说是她们不熟,实际上恐怕是怕她们会跑吧,她们现在是不可能两个人跑掉,要跑也是要拉上遥遥和欣欣的,也就出口答应了,“那好,那就麻烦了。”

走到了女生厕所的时候,沈落还是在愤愤不平,“瑗瑗,你怎么就不让我说了,那个康泰本来就是个花心男,交了不知道多少个女朋友了,你说那遥遥…”

时子瑗一把捂住她的嘴,无奈道:“我的沈大美人,您就歇歇,你也知道遥遥喜欢那个康泰,你这么当着遥遥的面说,你这不是在打遥遥的嘴巴吗,到时候我们的姐妹情分就变了。”

沈落一听时子瑗这一说,重重的叹了口气,“你说那遥遥,要谁不好,偏偏要看上那个花心男,”顿了顿,继续道:“还有那康泰带来的兄弟,个个长得跟麻子脸似的,看上去就让人恶心的慌,等会我是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了。”

“好了,好了,我叫你出来不是听你唠叨他们的,我是让你想想办法,去通知欧阳学长和沈学长过来,你看那康泰带了那么多人,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时子瑗打断她的话,说出她心中担心的事情。

沈落奇怪的看了眼时子瑗,虽然她一开始也感觉有不好的预感,但是她来了之后却是放下了警惕,因为她认为这那么多人的地方康泰不可能做什么事情出来的。

“瑗瑗,那康泰纵使多大胆,也不可能对我们做什么事情吧。”

时子瑗微微低下头,又抬头,这沈落的警惕性太低了,这会恐怕就只有靠她自己了。

“不管,你先打电话让他们来,到时候如果康泰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就说是让他们接我们回去的,如果出了事情…”

沈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到时子瑗眼底的沉重和严肃,心底猛然提起一股担忧的情绪,忙从口袋里掏出电话,手有些发抖按着键,先是沈凡的,但是在‘嘟’声过后都没有接通,再是欧阳翎的,却还同样是没有接通。

“瑗瑗,他们都没有接通电话,怎么办?要不我们报警?”沈落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脸色也有些泛白。

时子瑗蹙了蹙眉,咬着下巴,怎么那么巧,沈凡和欧阳翎的电话都没人接通,“不行,不能报警,现在他们又没做什么。”

报警,那就是打草惊蛇,而且现在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又不能证明他们犯了什么罪,哪是报警能解决的事情了。

一说完,时子瑗掏出手机,下意识的先打了下陆羽的手机号,没通,又下意识的发了短信,说明了她现在的情况,刚发出去,沈落就哭笑不得的打断了时子瑗,“瑗瑗,你家哥哥不是在军队吗?你发给他有用么?”那意思很明显,他在军队是出不来的,打了也没有用。

时子瑗拍打了下脑袋瓜,真的木脑袋,不过她一危险一开始想到的就是陆羽了,想了想,沐云不在这北京,回a市了,阿南离这太远,而且还没车,那只有言桓了。

但她才刚打了电话,外头就传来了催促的声音:“那个时学妹,沈学妹,你们好了吗?”

沈落一听,心打了个激灵,拉着时子瑗的衣角,“瑗瑗,怎么办?”

时子瑗一使眼,“落落,你先出去,我马上就来。”

沈落看到时子瑗镇定的脸色,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而时子瑗却依旧没有打通言桓的电话,那一边没有接听。她想到前两天的事情,言桓气冲冲的就走了,害她现在还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她怎么得罪言桓了,但是言桓又马上要了她的卡号,已经打了两千万到她的账户了。想要继续打,却又听得外面催促的声音,看来沈落已经挡不住了,只得马上先发个短信给言桓。

回到包厢的时候,那个叫做鹰子的人已经回来了,桌上也摆好了菜,满桌子的菜,要多丰盛就有多丰盛,要不是这有那么多‘豺狼’,她倒是可以好好吃一顿。

她才刚坐下,就被康泰给点名了,“时学妹,你来晚了,要罚一杯酒。”

沈落在刚才经时子瑗一分析,现在已经保持安静了,虽然是端坐在那里,但是却还是有些不安的,这会康泰让时子瑗喝酒,她却还是出头了,“康学长,瑗瑗她是喝不得酒的,她会过敏,不是有饮料吗?”

时子瑗挥了挥手,朝着康泰道:“学长,我这可不算是迟到,外面四个人可是早到了的,你和其他的学长才是晚到,应该你们罚酒的。”

要她喝酒,凭什么,她可是早到的那一伙。

康泰一怔,倒是没有想到时子瑗会这般伶牙俐齿,不过他转眼又笑了,朝着他带来的六个兄弟道:“时学妹说得倒是对的,那我们兄弟,大家先行干一杯。”

正待他们要喝下,时子瑗却出声道:“慢…”接着转看康泰,淡笑,“康学长,您喝酒多时,应该是知道规矩的,这晚来嘛,一般都要自行罚酒三杯,您和其他的学长都是会喝酒的,三杯也是小意思。”

这会时子瑗刚落话,倒是那个鹰子接口:“时学妹说得没错,三杯就三杯,难不成这三杯还能把我们灌醉了。”

“这个学长倒是个爽快人,学妹我佩服,但是各位学长作为男生,而等着你们的却是女生,这三杯可是要双倍咯。”时子瑗一勾唇角,半眯着眼,她这是打准了这些自大无脑、却又好面子的家伙不会拒绝。

这一杯变三杯,现在是三杯双倍,那自然也就是六杯,这六杯入腹,看这杯子的大小,也快两瓶了。

康泰本一开始想借故让时子瑗喝酒,却没有想到被摆了一道,他还正想要说什么可以挽救到三杯的情况,却不曾那个鹰子竟一口应承:“好,六杯,就六杯。”

时子瑗一听,笑得更欢了,“那学长们开始吧。”

接着便是那些七个人包括康泰被推着喝酒,这六杯一灌,倒是让他们的脸红了不少了。

“时学妹这会满意了?”康泰抿着唇,却丝毫不见醉意,但看着时子瑗的眼神却是更深了一分。

时子瑗摇了摇头,‘奉承’道:“我只想说的是:学长们的酒量真的很好,如果是我们,肯定一杯就醉了。”

遥遥这会给着康泰夹菜,听到时子瑗的赞赏,便加上一句:“泰的酒量确实很好的,这六杯下去,连停顿都没有。”

欣欣好似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她就低着头,只顾着吃饭、吃菜,由于有沈落和时子瑗两大美女在,倒是没有人去‘打扰’她。

沈落却是什么都不吃的,只随意的夹了块在她面前的肉到碗里,头虽然也微微低着,却又观察着局势状况。

至于时子瑗么,她是越紧张她的表情就越镇定,脸上那是巧笑嫣然,那是无害,倒是成为这一桌面上的亮点了。

这个时候,刚才服务员拿着装在杯子的果汁进来,很快放下后,出了包厢。时子瑗趁这个时候拿出手机,却发现没有一点信号,也没有短信,什么都没有,心不由紧了一分,这康泰到底要搞什么鬼,还是早有安排,竟然连着手机的信号都想到了。

“竟然果汁都上来了,来,大家干一杯,算是有缘认识了。”康泰做了主,拿起了酒杯。

沈落看了看时子瑗,“瑗瑗…”

时子瑗虽然不想喝这些果汁,但是如果不喝的话那是不行的,这康泰看来就是因为她和沈落两个人才请的‘鸿门宴’,要做什么手脚也肯定是她们之中的一个,或者两个都有。

“唉,落落,我都忘记你不能和这果汁了,刚才一时没注意,你别喝了,我正好口渴得紧,这果汁我喝了。”说着她就将沈落的杯子拿到了手里。

沈落自是知道时子瑗为什么这样做,她讪讪一笑,“你也就知道笑话我,这果汁我却是真不能喝的。”

“落落,你…”遥遥当然知道沈落哪会不能喝果汁,她还没有说完,时子瑗就马上打断了,“遥遥,这落落你又不是不知道…”

遥遥一甩头,她只认为是沈落不领她这男朋友康泰的情,想起沈落说的,想要发作,却又不能在现在发作,只得淡淡说道:“我知道。”

但是康泰岂能那么容易就放过,“沈学妹不能和果汁,那便喝酒吧。”

这步步紧逼,沈落想要甩手却是不敢那么直接,只得看着时子瑗,看时子瑗怎么办,她一个‘无知’少女,她怎么就不想想时子瑗比她还小,她却还跟着时子瑗的思想。

“康学长,我们四个都是不能喝酒的,这酒…也免了吧。”时子瑗给了沈落一个安慰的眼神。

康泰一抿唇,那浓眉一锁,“这不行,这果汁不喝,这酒也不喝,这样的话,遥遥就该说我没有招待好你们了。”

遥遥恹恹的看向时子瑗,里面的怨念愈发的深,时子瑗被这怨念的眼神看得是左右为难,‘无知’的少女何其多,她怎么就碰上了呢,要是这搁在了二十一世纪,十六七岁的女生早就应该知道现在情况不好了。

承受着八双直盯着的眼睛,时子瑗一咬牙,“我代落落和果汁就好了,刚才我也说了啊。”

心里叹息:姐妹们,我这是为了你们豁出去了。

“那也可以,那我们喝一杯酒,那时学妹就喝两杯果汁吧。”康泰竟那么容易放行了,那些个他其他的兄弟也没有说什么。

接着就是时子瑗两杯果汁入腹了,撑得肚子不舒服,其实她才是不喜欢喝果汁的那个,从小她家哥哥就只给她喝矿泉水,要不然就是白开水,这果汁的几乎是不喝的。

“时学妹果然说话算话,那便吃菜,这些菜可都是这里顶级的厨师做的,一般情况下的吃不到的。”康泰积极开口劝着时子瑗吃菜。

时子瑗环视一周,问道:“康学长怎么知道这菜是顶级厨师做的,我看就这样啊,没什么。”

这会遥遥端庄的放下了筷子,轻声解释道:“瑗瑗,这酒店其实就是泰的,他是这里的少东。”

“噢…原来这么豪华的酒店竟然是康学长家的,服务真的是周到。”时子瑗大惊赞赏,心里嚼碎,敢情她们这是入了虎口了,跑到人家的地盘上来了。

“瑗瑗,我想回去了。”沈落现在身心都不舒服,她看着时子瑗好像额头冒汗了,她便是觉得是不是时子瑗也在紧张。

时子瑗确实是紧张的,但是这会更让她难受的是:似乎她现在的意志有些不受控制,连眼前的菜都看得有些模糊,她现在是靠着意志力支撑。

康泰哪那么容易就这样让她们回去,“沈学妹,都没有见你吃几口,这要是让会长和副会长知道了,这就不好了,他们会怪我没有招呼好你们的。”

他这话一落,时子瑗却在用牙咬着手,沈落见此,马上就站起身走到了时子瑗的身旁,“瑗瑗…瑗瑗…你这么啦?你干嘛咬手指头,你血都出来了…”

时子瑗似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继续咬着手,那血已经不是血丝,而是血液了,‘滴答’一声,血掉在了桌面上。

沈落大口呼着气,面目怒气的朝着康泰大声喝道:“康泰,你是不是在果汁里放了什么东西,为什么瑗瑗突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欣欣和遥遥见此,也马上就站起了身,走到时子瑗的身旁,想帮着沈落将时子瑗咬着的手拿下来,而这个时候时子瑗却清醒了些,沉沉的呼了一口气,扯出一抹微笑,“我没事,你们都回座位上吧。”

她那神情要多面前有多勉强,但时子瑗却知道她已经支撑不久了,突然她拿起了酒杯,往地上一扔,‘啪——’的一声,镇响了整个包厢。

------题外话------

谢谢亲的支持哈:荣荣ron28——1张月票

另:亲们想要谁出来一下英雄救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