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71 这一仇报得真爽

071 这一仇,报得真爽!

“瑗瑗…”沈落、欣欣、遥遥皆惊叫道。

时子瑗却紧接着又用牙齿咬住了手,似乎是不会痛一般,那血立刻吣入嘴中,血腥味立刻传遍了满腔口,使得她的神志又稍清醒了些。

康泰等人看时子瑗如此,马上启笑戏谑而出:“哟,我们的时学妹,不胜酒力也就罢了,竟连喝果汁也像是醉酒了一般。”

此刻的沈落哪还记得时子瑗嘱咐的要小心、谨言,一个尖叫回口:“康泰,你到底在果汁里面加了什么,为什么瑗瑗会这样?”

“泰,你…”遥遥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往后倾一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康泰。

而得到的回应却是康泰那张笑得即将扭曲的嘴脸,“呵呵呵…”

“康泰,你到底做了什么?”遥遥上前一步抓住了康泰的手臂摇晃着问道。

康泰一个甩手就把她给推开,冷哼一声,“就凭你,我还看不上,你的姐妹倒是个个美人,也不枉这几天来我事事讨你欢心。”

时子瑗听得康泰的话,弯身捡起了一块玻璃片,左手抓紧,刺入手心,不顾因为她的力道而渗出的血液,仰着头对着康泰道:“康学长,你不要忘了,我们四个可都是清华大学的学生,我们出来可是有人知道的,要是我们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康学长可是脱不开的。”

现在的她已经感觉到浑身的力量在慢慢的流失,似乎自体内有一股热气直直的往上冲,这康泰下药了,而且可能是……

“哈哈哈哈,大哥,这马子真正,有个性,我喜欢。”那名叫鹰子的竟然连装也不装了,站起身,拉开椅子,迈步走到了时子瑗的跟前。

正待他想要拉过时子瑗时,沈落一个机灵踩了他的脚,他立刻便痛苦一声呢喃,‘噢~’

“瑗瑗,遥遥,欣欣,我们快走,现在就走…”沈落佯装镇定的拉起时子瑗的手,侧目对着遥遥和欣欣道。

欣欣早就吓得不敢说话了,她本就是胆小的,这会碰到这事情,她是一句话都不敢吭,而且还隐隐听到哭泣的声音,听到沈落的声音,倒是快速的跑到了沈落的身后;而遥遥双目大睁,受了极大的刺激,仿佛是没有听到沈落说的话,一动不动。

“**的…我他妈一巴掌扇死你。”那鹰子反应过来,却甩手给了沈落一个巴掌,‘嘭’的一声,听得出力道极大。

时子瑗手一拉,将沈落拉至身后,她现在不能慌,睨向康泰:“康学长,落落是沈学长的表妹,难道你就不怕沈学长吗?而且我刚才已经打了电话给他们,他们很快就来了,如果你们现在走的话,我们可以不报警。”

说着的时候,时子瑗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她从来没有听过自己那么急速的心跳,她很紧张,一紧张,她的手心就愈发的疼一分,意志也回转一分,但却很快就晕眩。

“我好怕呀…”康泰轻轻的笑着,嘴里说着怕,但是那表情却是肆虐的讥笑,“哼,沈凡、欧阳翎,恐怕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躺在哪个医院呢。”

心蓦然一惊,刚才没人接电话果然不是巧合,这康泰是早就做好了准备,那言桓那…是怎么回事,难道也……想到这,时子瑗的心更紧一分,这康泰到底谁给他的权利?

“瑗瑗…”沈落颤音呼出。

而陆羽的手机这厢,却并不是如时子瑗想的那般,陆羽的手机被落在了陆老爷子的手中,时子瑗的电话是没接上,但是她发给陆羽的短信却是被陆老爷子看到了。

陆老爷子什么人,这时子瑗早就是他内定的孙媳妇了,这时子瑗突然出了那么一档子事情,他人远在千里之外,想要让别人代手却也是不放心,而且还担心时子瑗若真出了什么事情那陆羽恐怕会怪他,所以,他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军队里,马上就让陆羽出去,而且还让陆羽随便带几个好手去。

此刻陆羽正将车速开到了最大,车上坐着的几个都是军队的好手,顺便还带着枪支几个,这可明显的在‘官官相护’,若不然怎么可能出动枪支、士兵。

坐在他车上的人看着陆羽的脸色一路阴沉,眼眸通红,那是一种想要杀人的表情。

“陆羽,你冷静些,这车速要慢点,这路况不好走。”

说话的是陆羽军队的班长,他先前就认识陆羽,而且还是陆羽他爸手下带出来的,三十多岁的样子,他对陆羽很是照顾,这会听到上级指令,他便马上就挑出了几个好手,随着陆羽出动。

“班长…相信我。”陆羽回了他五个字,车速还是没有减慢。

从军队到时子瑗所在地按照平常的速度是最少得两个小时,而按照陆羽这车速,一个小时都不用。

“班长,位置已经定好,‘红牡丹’酒店位于清华大学的西侧,是康家旗下的酒店,这康家现在当家的是康文,他不仅做这明面上的生意,而且还暗地里和a区的黄老大勾结卖毒品,现北京市警察局一直未能早到证据。还有…”车上的高科技技术员快速的说出他查到的情况。

国家级的技术员就是不一般,才不过二十分钟,就把一切的来龙去脉给了解个透,而且对于康泰的为人查得更为紧密,花心、好色,又喜酗酒…

陆羽开着车听着查到的情况,脸色越发的阴霾,但却是越发的镇定。

陆羽吁出一口气,道:“班长,我希望把查到的那些关于康家贩毒的证据都呈交给警察局,让康家在北京市消失。”

那班长一听,只是稍稍惊愕了一下,这陆家的男儿做事都延续了雷风厉行的手段,这才一个不过二十出头的陆羽现在就显露出来了,脸上不由多了一分敬佩。

“报告班长,电话还是打不通,但是那电话的位置还没有移动,人应该还在那里。”又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这话刚落,车轮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整个车身一晃,班长立刻警觉不好,这军队里的车虽然马力强,但是这车却是用过许久不曾退换,便喝道:“陆羽,我命令你减少时速。”

“还要十五分,这车若没了,让陆军长赔。”

陆羽车速不变,马上回口。他这个时候是有点怨念陆老爷子的,若不是陆老爷子把他绑到军队里,也不至于路程那么远。

那班长可真的哭笑不得,一时间,倒是没说什么了。

时子瑗这厢却是危险得不能再危险了,康泰带来的那几个男子已经渐渐的靠近她们四个,把她们四个围在了一个小圈子里。

“你们…你们…不要过来。”时子瑗快速的抓起地上一个锋利的玻璃杯碎片,往脖颈上伸去,“我要是死在了这里,你们肯定会抵命。”

“瑗瑗,你…不要…”遥遥上前拉住时子瑗的手,哽咽着道:“瑗瑗,我错了,我不应该让你们来,你们要是不来,就不会这样了…”

遥遥虽然说一向来比较大胆,但是面对着比她们多出一倍人数的男子,她还是怕的,她此刻心里后悔得紧,那眼泪哗啦啦的流满了脸面上。

“呵呵…时学妹,你一个非本市的人,一个小丫头,死了就死了,那便随便找块地埋了,我敢保证,警察连你的一个衣服片都找不着。”康泰面露**笑,不顾时子瑗正流着血的脖颈,迈步上前。

时子瑗打算来个一拼,把头往前一撞…但是她这计谋却是失败的,因为这康泰带来的都是不要命的混混,这些人压根就不是他什么兄弟,而是他从一条乱街上雇来的人,打架那是常有的事情,这时子瑗往前一撞,康泰是闪过了,但是站在他身旁的男子却是一把抓住了时子瑗的长发,那力道,像是要把时子瑗的头皮给扯下来。

而正在此时,门‘嘭’的一声被打开,快速的进来了六七个举着军队枪支的男子,最后进来的是陆羽。

此刻的陆羽像是一个王子一般从天而降,时子瑗在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终于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

康泰等人哪看过这种阵势,陆羽他是有些熟悉的,而他们手中用的军用枪支他也是认识的,陆羽等人也穿的是一件黑色t恤,一件休闲裤,一时间,康泰似乎好像见到了黑帮降临,而陆羽就是黑帮的老大。

陆羽见到时子瑗晕了过去,还没等时子瑗落地,他已经抱住了,那嗜血的眼眸看得本来大惊的沈落三个人变成了惊恐。

康泰佯装镇定,道:“你们是哪个道上的,我和a区的黄二少可是好朋友。”颤抖的声调证明着他此刻的害怕,他没有真正的入黑道,他见到陆羽等人就以为是黑道上的。

沈落哭着又笑了,“瑗瑗哥哥,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瑗瑗就…快,瑗瑗的手还在流血…”

陆羽听闻,翻开时子瑗的手一看,那本细腻如酯、白嫩如藕的手掌心已经触目惊心,那血还在源源不断的流出,那玻璃杯碎片被血覆盖,已经深深的嵌入了肉中…这该是有多疼,陆羽的心深深揪起,突然猛然回目,“班长,这些人,全部送警察局,一个也不能放过,至于惩罚,瑗瑗醒了之后再做决定。”

说完,竟抱着时子瑗就跨步出了门,而酒店外也传来了警鸣声。

待陆羽到酒店门口时,见到了一脸紧张的言桓,而言桓的身后,跟着的正是这片管辖区的局长,还有大约二十个警察。

言桓本是在市中心和他从英国调回来的精英团队商讨要事,这手机他是一律不回带进会议室的,所以时子瑗的电话他没有接到,半个小时之后他才看到了时子瑗的短信,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却还是晚了一步,在看到陆羽抱着时子瑗的刹那就知道他又晚了一步。

“陆羽,瑗瑗怎么样了?”

陆羽扫了他一眼,秀眉微蹙,这个言桓怎么在这里?

“你现在先进去处理里面的事情,我先送瑗瑗去医院。”虽然他对言桓现在在北京市不舒服,但现在不是吃醋的时机,他当然不会顾着吃醋。

说完,他已经上了车,这个时候,那些警察才知道那两辆特别显眼的警车竟然是陆羽开来的,不由对陆羽的身份多加猜疑。

“言少,现在怎么办?”吴局长不由擦了擦额头,这言少身份不一般,一个电话他就得从温柔乡里钻出来,现在那人变成了这个样子,而且还被人抢先一步,貌似这情况不太正常。

言桓看着远去的军车,朝着他身后的警察一挥手,二十几个警察一拥而入,里面的人早就在听到警鸣声的时候一慌而乱了,这会警察介入,个个都顾着逃窜,一时间,本灯红酒绿的酒店竟然除了脚步声,再无别的声音了。

少顷,陆羽带的一队人出来了,康泰等人被紧紧的抵住了脑袋,动也不敢动,待他看到吴局长时,便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吴局长,快…他们竟然入室行凶。”这康泰什么本事不大,这抢先告状的本事倒是学会了。

那一队警察看到这出来的人拿着军用枪支,一时间全部的枪口都对准了他们。

“吴局长,如果你敢动他们,你那位置也不用做了,还有,现在就带着他们回去,谁保也不能放出来,要不然,你后果自负。”言桓低低嗤笑一声,那双如墨的眼眸如利剑一般扫过那被抓起来的人,似乎要把这些人都记在脑海中,而事实他也是有这个打算。

紧接着出来的就是沈落等三人,言桓看到她们,一想时子瑗以前对他说的话,看来这些都是和时子瑗同一个宿舍的,而且关系很好,便上前问道:“你们没事吧,瑗瑗现在已经送医院了,你们可能要到警察局做个笔录,然后再送你们回去。”

他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表情,语气也淡淡的,这个时候他连装也忘记装了,不然他平常都是一副慵懒笑着的样子。

遥遥这会倒没有怎么看言桓的样子,也顾不得发什么花痴,刚才经过那事情,她此刻的心里只有时子瑗的安危。

“你是…”

言桓被她一问,竟不知如何回答,思忖了会,才道:“我是瑗瑗的朋友。”

“那你现在快去看瑗瑗吧,瑗瑗她不止手上受伤了,而且脖子上也受伤了,还有…那个康泰不知道给瑗瑗的果汁里下了什么药。”沈落微微颤抖着身子让言桓赶紧去看时子瑗,因为她认为,言桓不是她们学校的,而且看上去比时子瑗大许多,又说是朋友,恐怕是和时子瑗同乡的人。

言桓浑身一怔,什么?手上?脖子?还下药…

“慢着…”这慢着是对正要押着康泰走的警察。

那些警察也是会看眼色的,这局长都对言桓毕恭毕敬的,那他们肯定是不能做出什么得罪他的事情,这言桓一说‘慢着’,他们就停下来了。

言桓跨步走到那些人面前,冷冷问道:“你们还下了药?什么药?”

“没…没…”那鹰子正想否认,但看到言桓那双几近会吃人的眼瞳,“是那个‘迷津液’…”

言桓蓦地睁大了眼睛,‘迷津液’这东西是国家禁止的药物,这药有一种让人亢奋的成分,还有就是会让人产生幻觉,想到此处,他抬脚对着鹰子就是一踢,踢的力道无法计算,这一脚却让鹰子如断了腿一般,试图想要站起,却因疼痛直直的倒在了地上,动了动,就‘挺尸’了。

陆羽这厢,带着时子瑗到了最近的医院,医生也检查出了时子瑗喝的果汁有问题,但却因为时子瑗胃里因为从小就没有怎么喝着果汁,竟然产生了抗拒的结果,所以,那果汁让时子瑗的胃里翻转,这影响却是好的,因为只要时子瑗洗胃,那就可以把那果汁全都洗去。

洗胃洗完,最让医生头疼的是时子瑗手掌心的玻璃,本来时子瑗现在已经很虚弱,还经过了洗胃,这要是给她打麻药针对时子瑗却是不好的,但是不打,那就是会让时子瑗硬生生的承受那痛,十指连心,这时子瑗现在可不止是五指受伤,掌心也受伤,这哪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正当医生左右为难之际,陆羽皱着一张脸,看着时子瑗愈发苍白的脸和那还在流血的手心,“医生,不用打麻药,马上取出玻璃。”

“可是…”医生迟疑,这在手心中取玻璃,这可是如割腕的痛,而且还不止割一次,这大大小小的玻璃却是满满的一手,真是想不到这小女孩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取…”陆羽再次出声,音拉得很长,却是坚定不已,有他陪着,要痛也和她一起。

医生看陆羽坚持,也就没有再建议要打麻药了,因为那麻药对身体不好。

医生这就开始给时子瑗夹手心里的玻璃,时子瑗一开始还可以忍住,但是才拿掉两个小玻璃,她便忍不住的叫痛了,那咬着的牙关,竟似要将牙齿咬断一般,陆羽看她忍着如此,马上便伸出手,拿到时子瑗的嘴边,“瑗瑗,张开嘴,咬…”她痛,他跟着。

等到医生把时子瑗的玻璃片都取出来,已经是三个小时的事情了,医生在这当头,被陆羽骂个半死,一直说着医生是个庸医,让他家的瑗瑗那么痛。

医生已经满头大汗,陆羽也是满头大汗,时子瑗那张已经苍白的脸愈发的苍白,如一张白纸一般,毫无生息,若不是还有那虚弱得不能再虚弱的气息,还真以为是个死人。

接下来的日子,时子瑗是过得惬意无比,而且陆羽照料有方,整天什么猪脚汤的层出不穷,足足把时子瑗的体重增加了十斤。

这些日子以来,沈落、遥遥、欣欣都来看了她,遥遥是忏悔不已,直说是她害的时子瑗。

沈凡和欧阳翎也来看了她,那天他们其实是被康泰找了一群混混给拌住了,打了一架,虽然没什么受伤,但是那手机什么的都报废了,所以沈落打电话给他们都不通。

还有一个,就是言桓好似消失了一般,从来就没有出现在病房里,时子瑗打他的电话也是关机的,有一次言桓发了个短信,说是回英国了,过些时候才会回来,其实时子瑗不知道,言桓是不敢见她,这回英国是一个借口而已。

至于康泰那伙人,时子瑗只让陆羽放了康泰,还很‘好心’的让他回了学校,就像是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般。陆羽看时子瑗一脸坏心的样子倒是什么都没有问,因为他知道,他家的丫头是不会放过康泰这种人的,也罢,就让她玩玩,如果到时候不行,他再出手。

半个月后,陆羽已经回军队了,时子瑗出院的时候也没能来接,皆因陆老爷子一句话,‘这媳妇都照顾好了,我下的命令还没有完成呢’,本来陆羽是打算和陆老爷子理论一番,却被时子瑗给阻拦了,因为她有更好的办法,虽然这时间长了一点。

康泰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被放出来,因为他一开始进去的时候,他的家人,甚至他的爷爷都出动了,都还未能将他保出来,他在里面这些日子,他是永远都忘不了,他被关在了那些和亡命之徒同一个牢房,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被打,旧伤添上新伤,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了。

他在学校的学生会财务部部长已经被撤职,家里的家人对他也变得冷淡,本来还挺壮的一个年轻人,现在犹如五十岁的老头子一般瘦骨嶙峋。

此刻的时子瑗已经被众星捧月的‘抬’到了宿舍,享受着友情灌溉,还拥有着三个‘丫头’伺候。

“瑗瑗,那个康泰回来了。”沈落揪着眉,呶呶嘴不高兴。

时子瑗嘴里吃着葡萄,优雅的吐出里面的籽,低低笑道:“落落,这康泰还是我让放的。”

“什么?你还放,那个人渣。”遥遥怒睁圆目。

遥遥这次的教训可真深了,本来她是沉醉于康泰那‘柔情蜜意’中,但是经过这事情,她却发觉其实钱不是最重要的,爱情也不是最重要的,她身边的友情才是最重要的。现在的她,可是恨不得把康泰的伪面君子给拆了,把他大卸八块。

时子瑗突然大笑起来,浑身颤抖不已,别以为她是痛楚加剧,她这是激动的,她现在很想看到康泰被打击的样子,那种‘人人喊打’的日子,那种接受别人异样眼光的样子。

沈落、遥遥、欣欣被时子瑗突然的笑声也怔住了,这笑声,听得她们寒碜得慌。

待时子瑗反应过来,便马上附耳告诉了她们的计划,只见她说完后,她们三个红着脸,还有那股子想要一试的兴奋…

沈落一拍腿,“行,瑗瑗,真有你的,就这么办。”

时子瑗眨巴着眼看着沈落,暗忖:这沈大美人的接受能力太强了吧,她还以为还要再做做思想工作呢。

“没想到瑗瑗还有这等计划,真他妈的爽。”遥遥忍不住爆粗口。

欣欣比较‘善良’:“我们还要不要在校门口挂‘大海报’。”

时子瑗大惊,没想到她宿舍的姐妹都是强人,非一般的强人。

翌日,清华大学爆出一条丑闻。

这丑闻一开始源于学校的电脑室,据说,这电脑室里的电脑屏幕的画面变得统一,而那屏幕上却是两个男子,是两个脱光衣服的男子,一个被压,一个在上,其中一个是熟悉的面孔,正是那个学生会前任财务部部长,而另外一个上面的却是个肥胖的男子,看不清面目。这样的画面,让女生红了脸惊恐尖叫,让男生看了唾口大骂‘下贱’。

这丑闻继续于各个老师的办公桌,还有各个学校董事的家中,据说,女老师都被吓傻了,男老师则称‘教导无方’,董事们都要求让康泰退学。

这丑闻再次高调时,却是在校门口,这清华大学的百年清誉就此没了,这在清华大大来来往往的人都‘注目’,直说这是‘败坏门风’和‘教坏小孩’。

这丑闻在瞬间传遍了整个高校界,校长都快被气得两眼翻白,立刻开会解决这事。

而商业管理系大一的305宿舍里却是笑意连连,里面的四个正是这丑闻的始作俑者。

“哈哈哈…瑗瑗,实在是太他妈爽了,那康泰简直现在就是‘人人喊打’了,男生不敢接近他,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那人渣的目标,不然就是完全鄙视;女生则是‘注目’他,加上鄙视他。”

说话的这个自然是遥遥了,要说这个计划,遥遥是一马当先,这校门口的‘大海报’就是她冒着‘半夜孤魂出没’的危险贴上去的,这董事们家里的照片也是她自行去塞的。

时子瑗轻笑的侧目看着遥遥,她本以为遥遥怎么样也会对康泰下不了手,没想到反而…

沈落兴奋的拍打着遥遥的手臂,“瑗瑗,这就是你说的‘腐女’么,这康泰转眼变成了‘同志’、‘断背’。”

时子瑗抚额,她就和沈落解释了一遍,这沈落就把那‘腐女’两字扎根了,她莫不就是‘腐女’的创始人?其实要不是这康泰太花心,没过两个星期换一个女朋友,她这个‘男男’计划还真不能那么容易就成功了,而且这个康泰还是下面的那个。

“你们说,这样子会不会不好啊。”欣欣一脸‘无辜’道。

要不是她也是这件事情的热衷参与者,她们三个还真会以为欣欣是多么的‘单纯’。

“好…”

“很好…”

“非常好…”

时子瑗、沈落、遥遥相继出声。

要说这个照片的来源,那是来源于监狱,时子瑗只是找人给这么一改下背景图片,然后再找人模糊下这画面,其实这照片的真实内容是:康泰在监狱被人打个半死,被脱光了衣服打,所以么,就造成了这副样子。康泰先是身被伤了,现在是心被伤了,身心皆伤,真是‘难为’了时子瑗了。

这一仇,报得真爽,她们这是面子、里子都回来了。这学校即使不开除康泰,这康泰也无脸在学校呆了。

正当她们笑得欢,却听得窗外一阵叫骂:“时子瑗、沈落,你两个娘们给我下来,你们这两个狠毒的女人…”

时子瑗仔细侧耳一听,原来是‘丑闻‘受’主角’康泰是耶。

“哇,这康泰还有脸来这里,看来打击还不够吗?”欣欣一脸兴奋的透过窗户看着楼下被人指指点点的康泰。

时子瑗思忖片刻,一个计划在心中形成,勾了勾手指,让遥遥附耳过去,只见得她嘴巴张了开、开了张,而遥遥的眼神却是愈发的兴奋。

“好了,交给我吧,我这就下去。”遥遥说完,竟急匆匆的穿了鞋就走。

时子瑗再朝沈落勾了勾,又是一番嘱咐,接着沈落也兴冲冲的走了。

“欣欣,我们下去吧,看戏去。”时子瑗一把拉过欣欣的手,那表情,那得瑟样,看得欣欣心里直为那个康泰祈祷:希望你这个人渣多留一会,戏看长一点。

她们下去的时候,康泰的身边已经围满了人,而围圈里面传出了熟悉的声音:“泰…你说你爱我,没想到你爱的是男人,即使你做下面的你也愿意…本来我打算就是被我宿舍的姐妹阻扰,我也要跟随你,原谅你那天晚上的事情。”

这语气如歌如诉,带着丝哽咽,嗓音故意压低不少。时子瑗不由评价:遥遥这天分,太高了,这‘痴情’程度,实在是高。

接着传出人渣康泰的声音:“遥遥,这照片是假的,我怎么可能爱上男人,我是真的爱你的。”

要不是知道他为人,还真以为他是‘浪子回头’了。

遥遥吸了吸鼻子,眨巴着眼睛抬眸,那眼眶中含着眼泪,“那……那……那为什么里面照片上的是你?现在人人都传,你……”说一半留一半,这留的一半可是人人都晓得是什么了。

“这…这照片上的人虽然是我,但是……”人渣康泰辩解,还没等他辩解完呢,这围着的人就打哄了。

“这康泰还真是不要脸,以前还看上去人模狗样的,现在连禽兽都不如了。”

“我认识的那学姐真的吓了眼,竟然喜欢上了这么一个断背。”

“诶诶诶…这可是康泰自己承认的,原来那照片是真的,这康泰真的是被压的那个…”

时子瑗猛然听到‘被压的’三个字,‘扑哧——’笑了,这流言真可怕,可怕之极,这流言可把她前几次的流言都盖了。

“瑗瑗,遥遥说的话都是你刚才对遥遥说的?”欣欣眼睛闪着光看着时子瑗。

时子瑗‘呵呵’笑了笑,自觉的点了点头,“这话里的意思是我说的,但是遥遥的润色可是更让人信服。”

康泰听着别人对他的‘评价’,他心里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本来还想着要讨回一个公道,要证明自己的清白,这会倒是彻底的把他的清白给毁了。

遥遥微微低头,低着头下的眼睛里却是满满的笑意,她眼眶里的眼泪其实是笑得渗出的。

“泰…既然我们无缘,我也只好放弃,希望你找个‘如意郎君’,我去找过我的有缘人。”

说完,遥遥就伤心的‘跑’了,她怕她再不跑就露馅了。

“哈哈哈哈……如意郎君……这康泰要找如意郎君。”人群中大笑出声。

康泰的脸是白了黑,黑了青,赤橙黄绿青蓝紫都变了个遍,他这追不是,不追不是,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一时间忘记了他先前的本意了。

“让让……让让……”不远处竟传来好几声不同的声音。

时子瑗侧目看去,心里邪恶一笑,这更好的戏要上演了。

“欣欣,走,我们上楼去。”以防被殃及池鱼。

欣欣唯时子瑗说的话是从,跟着时子瑗就上了楼,她心里清楚,跟着时子瑗就有好戏看。

她们才到宿舍一会,沈落也回来了。

“瑗瑗,以后这事要让遥遥去,你看,搞得我满头大汗的。”

时子瑗半眯着眼,凝着沈落,“落落,你的意思是下一次你扮演那渣男的‘痴情女朋友’?”

这几次的计策,让沈落深刻的认识到了时子瑗那邪恶劲,这会时子瑗‘和颜悦色’,她心里一个激灵,忙后退一步,“别…别…我还是跑腿吧。”

“你们还说什么呢,这好戏都开始了。”遥遥朝着她们招手。

时子瑗等三人立马过去,看着楼下的‘戏剧’。

康泰此刻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跑,但是他已经跑不了了。

本来围着他的人群已经消散殆尽,皆因沈落上楼时说的一句话:不想被踩、被压、被打者,赶紧回宿舍,到窗户口。

朝着康泰跑去的是康泰的前女友,前前女友,前前前女友……大概有那么二十个,时子瑗看着环肥燕瘦各色的‘美女’,心里真为康泰捏一把冷汗,大哥哇,你交女朋友还真没有准则,什么样的都吃得下。

“康泰,你这个没良心的,还说我的胸不够大,那压你的那个男人胸大吗?”

“砰砰——”落在人渣身上的肉搏声。

“康泰,你这个乌龟王八蛋,还说是最喜欢我的肌肉,原来你把我的肌肉当成男人的。”

“砰砰——”又是肉搏声。

“康泰,你这个被压的,你好歹积积德,你这个样子还想和我抢男人…”

……

每次愤骂过后都是肉搏声,还有那人渣康泰的‘痛叫声’。

而305宿舍的四个,却是津津乐道的讨论着康泰所谓的以前那么多女友。

“哇,这个女的胸好大,都有36d了。”平胸遥遥愤恨,那双眼睛瞪着直让人感觉她要把那个女生身上的胸器给摘下来,给她安上。

沈落则是皱着眉,摇着头,感叹道:“这人渣要多渣有多渣,连那样的小孩也不放过。”

时子瑗正纳闷沈落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往下仔细一看,丫的,那个不过五六岁的小女孩应该是路过的吧,这落落怎么回事。

“唉,二十多个,啧啧啧啧…那一张张嘴,亏那个人渣亲得下去。”‘单纯’欣欣蹙眉,那一脸的嫌弃。

时子瑗耸了耸肩,心中评断:这康泰倒是个会玩的主,什么样的都玩得下去,这大好青年都废咯。

“诶诶诶…瑗瑗,你怎么不说一句。”遥遥转头,疑惑着问时子瑗。

时子瑗摇头,不咸不淡道:“这人渣的意思么,已经是很明显的代表了,这人渣是一个时尚词语,主要用来描述那些品行败坏,道德低下的人。你们说的,可都是在这两个字中了。”

欣欣挠挠头,侧目凝着时子瑗,接着点头,“瑗瑗,其实你才是最精的人,这人渣康泰现在被这么一闹,恐怕是再也不敢跑到我们宿舍楼下闹了。”

时子瑗笑眯眯的伸出食指摇了摇,“no,no,no,…这件事情是那个人渣康泰自作虐、不可活,不能怪我,要怪,他就怪他自己,他对我们做的事情可比这严重多了,如果我们不反击,那到时候他恢复过来,就是我们再次被他耍弄。”

是啊,她时子瑗本不是圣母,她也不是个善良的人,她保护她在乎的人,人犯她一次可以,两次也可以,但是三次就是绝对不可以,别以为她是个好欺负的,其实她只是懒得理而已。

这个人渣康泰多次来传她流言,而且还想要让她成为一个‘援交女’,更甚至让她和其他三个姐妹陷入危险,如若不是她家哥哥及时出现,那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题外话------

这报得爽吧……反正我是爽的…

另:喜欢言桓的亲表拍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