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77 一山比一山高

077 一山比 一山高

他那黑深的眼瞳紧紧的盯着时子瑗,不让她有任何隐藏的机会,他害怕,和任务相比他更害怕时子瑗这样子,好像在心里隐藏着事情,但是却又不肯对他说。

本来他一开始也是认为她还一如往常,似乎只是害怕和恐惧,但是他在这一瞬间突然想到了那昏迷三天的梦,而梦里的她离他很远,刚才她那么一翻手,他措手不及了。

时子瑗抿着嘴唇,那长而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好看的眉梢紧紧的揪着,斜眼看着陆羽那泛着血丝的地方,突然,她反手抱住了陆羽,颤抖着声音道:

“哥哥,我害怕,害怕你就这么的不醒来了,你睡了那么久,我从来就没有见到那么毫无生机的你,这些日子,我日夜祈祷着你不能受伤,但是你满身是血的样子真的把我吓坏了,怕你就这么把我给丢下了…”

“哥哥,…瑗瑗宁愿你就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人,生在平常人的家庭,你现在这样子,让我的心特别的没有安全感,要是哪一天…”

她的话没说完,陆羽便吃力的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不会有那一天的,不会,不会的。”

另外一只打着点滴的手慢慢的轻拍她的后脑勺,安稳她的情绪。

他是知道她害怕,但是他不知道她会这么想,会想到他以后出任务的时候是不是比这次更危险,受的伤更重,这个傻丫头,就算是为了她,他也再不让自己受伤了,他还需要变强,不喜欢她的害怕,而且这个害怕还是因为他的。

时子瑗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一些,呼吸也不那么急促了,眼眶湿润,闪着朦雾,氤氲的眼珠看上去更为清澈一些。

“瑗瑗,哥哥向你保证,肯定不会让自己再shou伤,不会有那么一天的,你放心。”

陆羽这话,像是对时子瑗说,又像是对他自己的保证。

“哥哥…”

时子瑗似是听到了,但又是在喃喃自语,眼神有些空洞。

她其实就是想要那么任性一回,她心里清楚、明白陆羽这受伤是避免不了的,也是无法避免的,她早就清楚…只是现在事情真的发生了,她一时受不了,总是要找到一个发泄源头的,而这一刻,正好发作而已。

“瑗瑗…咝咝…”陆羽忽地吃痛。

时子瑗忙脱开陆羽的手臂,蹙眉扫了眼陆羽,见他满头是汗,恐怕是刚才应痛而弄成这样子的,二话不说的将门给打开了,这回陆羽没有阻拦,倒是扯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待时子瑗终于将陆羽给放置到**去已经是半个小时的事情了,也不知道是陆羽在她的身上揩油,还是真的每次不小心摩擦,搞得时子瑗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

接下来是时子瑗想到她三天没有洗澡,急急忙忙的拿着衣服就进卫生间洗澡去了,陆羽这个血性方刚的美男,若隐若现的看着卫生间那曼妙身姿,简直是要折磨死他了,竟连痛楚也减轻了不少,这也算是时子瑗功德圆满了。

而这个时候,却来了个他想不到的人,他的姑姑陆海萱。

三年未见,陆海萱成熟了不少,看着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还有那盘起来的头发,加上那黑亮的高跟鞋,挎着小包,还真有一股职业女强人的风范。

陆羽见她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又不说话,还暧昧的看着卫生间的方向,翻了翻白眼,道:“姑姑,你怎么回来了?”

他的话毫不客气,没留一丝的情面,其实他清楚的了解这个姑姑到底是来干什么来着,一方面心里感到温暖,而另一方面却是警惕。

警惕什么呢?当然就是警惕着她会说一些有的没的。

陆海萱是被陆镇涛给招回来的,陆镇涛一说陆羽受伤了,而且很严重,她就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了,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换,这说明了陆羽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可是显而易见的。

陆羽这个侄子,从小就缺少父母的爱,虽然爷爷奶奶对他都很关心爱护,她这个做姑姑的也是爱护着他,但是总归是比不上父母亲的。

她一回来,紧接着就发现了陆镇涛说的那个严重,说什么很难撑下去了,那现在她看到陆羽那微微脸红的样子,再看到卫生间那道影子,便是放下了心,松了一口气,这会当然是悠闲自在起来了,也不着急回去了。

“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看你的样子也没事了,而且还有佳人陪伴,真是让人羡慕啊。”

她说话的声音还ting小,时子瑗在卫生间肯定是听不到的。

陆羽是谁,他是能够把人给整死,但是都抓不到他错处的人,陆海萱这一说,他冷不伶仃的回了句:“那是,总好比姑姑现在孤家寡人,还被奶奶催着要相亲好吧。”

陆海萱唰的脸就绿了,满带威胁性的瞪了眼陆羽,要不是因为陆家的规矩多,她早就带个外国的男朋友回来了,还轮得到她这个小她那么多的侄子来说事。

她也不是一根葱,那转绿的脸马上就转为了正常,半眯着眼,故意抬高声调对着卫生间就一喊,“哎呀,那可怜的瑗瑗,这么小就被套了,她还不懂得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美好,这次我回来,一定得帮她仔细的挑选几个合适的人选,让她挑挑,或许可以认识更加合适的人呢。”

一转头看到陆羽那晦暗不明的眼神,加上一句,“你说是不是啊,羽儿。”

陆羽比陆海萱想象的淡定多了,但是他那眼神却是让陆海萱心里有些碜得慌,但一想到还有时子瑗在这,又紧接着挺直了腰杆,换上了得意的笑容,因为她知道,只要是有时子瑗的地方,陆羽是绝对不可能发什么脾气的。

“姑姑,前回回家的时候我看见奶奶手上拿着一大堆的照片,照片上那个成功的男人真多,恐怕里面就能出现一个姑姑满意的,要不姑姑现在就让奶奶安排?”

一山比一山高,陆海萱这会是稍稍一咬牙,她这比自己侄子多活了那么多年的人,竟然还被一个晚辈说得无话可对,真是让她气恼不已。

“你…”

‘咔嚓’…

卫生间的房门被打开,时子瑗从里面出来,身上穿着的是平常穿的衣服,头发湿湿的,围着一条毛巾,蓦然看到一身黑的陆海萱,先是大睁着眼睛,不可置信,接着惊喜叫道:“姑姑,您怎么回来了?”

而陆海萱则是笑脸盈盈,看着她眼前这个清纯不是魅力的时子瑗,仿佛在一眨眼间就变得那么大了,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才是一个才一米多一点的,‘女大十八变’这五个字用在她的身上真的是不为过。

娇嫩如凝脂的瓜子脸,银光闪闪的眼眸透着清幽,但是又带着一丝灵动,为她添加了不少神秘的色彩,身姿匀称,凹凸有致…真真是一个妙美人。

“你这丫头,还记得我呢。”

时子瑗三步化成两步的上前,微许温热的手拉上了陆海萱的手,“姑姑,瑗瑗怎么会不记得呢,瑗瑗现在用的东西?...

都还是姑姑送的呢。”

陆海萱一蹙眉,嘟着嘴,敲了敲时子瑗的头,道:“敢情你这丫头记得我是因为我给你的那些东西,你这没良心的丫头。”

时子瑗看陆海萱的动作,还有她那说话的口气,还带撒娇,天啊,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怎么还像是个未成熟的人,就像当初她见到她时,她才不过二十左右的女生。

“姑姑,这您可冤枉我了,我可是很想要打个电话,发个短信的,但是您在老远的地方,这花费什么的多贵,又想着你总是忙,所以才没嘛。”撒娇这事她比陆海萱可是上道多了,毕竟她是两世加起来的功底。

陆海萱可是不干了,她争不过陆羽,现在又不能争过时子瑗,那以后一起生活…可想而知,这日子是有多么的难过了。

陆羽看时子瑗一出来就‘冷落’了他,这气就发到了陆海萱身上了,便道:“也不知道是谁整天整夜的赚钱,连续三年不回家,也不带个男朋友回来,让奶奶操心。”

时子瑗听到陆羽的话,心里豁然一喜,这次陆羽shou伤总算是有个好处了,那就是陆海萱就这么容易的回来了,这次回来,她可不能让她那么容易就走了,何况她还答应了陆奶奶要陆海萱留下来,这都快过年了,这一起过年总是好的。

而陆海萱听着陆羽的话,她就mingan的感觉到了一股酸味啊,脑子一闪,顿时就知道了这酸味从哪来了,眼神一眯,对着时子瑗道:“瑗瑗,我这次为了回来看羽儿,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你可要陪我去买衣服,我都一天没洗澡了。”

叫他刚才呛她,她就是要把瑗瑗给带走,让他念想…把刚才的那一‘仇’给扳回来。

还没等时子瑗发话说好,她正有此意,这陆羽却开口了,“瑗瑗是来照顾我的,你现在把她拉出去,谁来照顾我?”

冷冰冰的话,冷冰冰的眼神,还有沉黑的脸,这一切,都是他对着陆海萱的。

“那羽儿可以放心了,姑姑这带了一个人回来,她会来照看你的。”陆海萱奸笑ing…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支持哈:pass2008——投了1张月票、pearlxz——投了1张月票、fengjiayao——投了1张月票、mickeyliu——投了1张月票、早出晚归——投了1张月票

么么——群么么

另:这几天紫在朋友家,只能更新这些了,明天回自家,就多更些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