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78 唉现在的年轻人

078 唉,现在的年轻人...

她的奸笑惹来了时子瑗的疑惑眼神和陆羽的冰冷目测,感受到这样的眼神,她想着那个来人,又想到陆羽,‘嘿嘿’笑了笑,眼里有一簇复杂的感情。

接着她对着门外叫喊:“大嫂,您可以进来了。”

她这一声大嫂可把陆羽和时子瑗给惊的。

大嫂?那个女强人…

那个哥哥一直不愿意提起的母亲…

那个哥哥一年到头恐怕都见不到的人…

那个哥哥一直渴望的人…

怎么会,怎么会?

时子瑗的脑子忽地一片空白,眼神已经看向了陆羽。

而陆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欣喜却又瞬间一片冰冷寒意,如那冰窖里的冰块,寒冷无比。

这样的陆羽,让时子瑗心疼…揪心的疼,如用那密密麻麻的针刺在她的心里,那种一点一点的刺痛,不止痛,而且深刻。

‘哒哒哒’的脚步声从时子瑗的身后传来,一股压力也随之而来,但这股压力却是硬生生的压下去了不少。

陆羽的眼珠一转,看着来人,冷冰冰道:“谁让你来了?”

这句话包含了多少的感情,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他没叫来人‘妈’,没有任何的称呼,而只有似陌生人一般的口气,语调。可想而知,他和他的母亲有多么的不合,甚至见到连好言好语都不曾给一个。

时子瑗蓦然转过头,看向来人。

这个有名的商人,这个所谓的女强人…

她看上去真的不像是一个商人,因为她身上的文艺气质很重,一种油然而生的错觉,她觉得这个人其实就是一个艺术家。

一身得体的紫色连体紧身裙包裹着她那玲珑有致的身躯,如藕一般的脖颈,如玉一般的脸庞。

她的睫毛很长很密,睫毛覆盖下的眼睛很亮很黑,这一点,陆羽倒是承袭了她的。

这个时候的气氛在陆羽说那句话时,变得紧绷…

始作俑者陆海萱终于讪讪然介绍道:“瑗瑗,这是羽儿的妈妈,你叫她陆伯母。”

时子瑗扫了眼陆海萱,接着她淡笑道:“陆伯母好。”不管怎么说,她都是陆羽的母亲,血缘关系永远是割舍不去的。

陆海萱正要介绍时子瑗,但是胡婉(陆羽的母亲)却是抢先一步笑道,“你就是瑗瑗吧,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说着似乎是想要伸出手摸她的头,时子瑗往后一倾,她也没显尴尬,依旧笑脸盈盈。

“好了,瑗瑗,那我们先出去吧。”陆海萱站起身,拉起时子瑗说道。

时子瑗迟疑道:“这…”

她的眼睛看着陆羽,她想问陆羽,他可以让她出去么?

陆羽回看时子瑗,眼睛里的冰冷已经消散无疑,换上了温柔的笑容,道:“没事,和姑姑去买衣服,等会回来。”

这句话表达的是时子瑗可以和陆海萱出去,但是必须一会就回来,说明不能走远。

待陆海萱和时子瑗出去后,房间里剩下的只有陆羽和胡婉了。

他们虽然是母子,但是单独呆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很少,很少,甚至少到陆羽的脑海中已经是模糊的了。

陆羽在她们出去之后就撇过了头,不看胡婉,也不出声。

其实胡婉的内心也是很挣扎,她不知道该如何对看陆羽这个儿子,这个儿子和她的感情很淡,要不是有血缘关系,恐怕就是一陌生人。

每年四季她会给他寄衣服什么的,他会穿,但是只穿那么一两件;每年他生日她会给买礼物,他也会收,只是那礼物都被遗忘在角落里;每年她都想回来看他,但是他却淡淡说道‘如果忙,就不用了’,因为她一回来,就会尴尬…久而久之,这都多少年没见了。

“羽儿,那个女孩子真是不错。”

胡婉的话很轻,带着股让人信服的口气,也隐隐听得出她话里的小心翼翼。

听到她这句话,陆羽的脸色似乎缓和了些,但还依旧冷漠。

“羽儿,这些年是妈妈错了。”天知道她承认这错误需要有多大的勇气。

本来以为她和她这个儿子的感情不咸不淡的日子也算是好的,但是当她一听到陆羽生命垂危之时,她的心像是被一镰刀割了一般,在流血,也终于知晓,她这个母亲,做得很失败,失败到她都不能听到自己的儿子叫她一声‘妈’。

陆羽缓缓转过了头,看着一脸悔意的胡婉,突然就笑了,这笑比那冷漠还更让人看不透,“应该说是‘我错了’,错在我受伤让你花时间回来。”

多么冰冷的话,但是他却用那笑容把它说完,他心里的一道切口,除了他的丫头能够安慰,谁也安慰不了。

“羽儿,妈真的错了,你能原谅我吗?”胡婉的话带着一丝祈求,那紧抿的唇瓣隐隐颤抖,侧在身侧的两手紧紧握住,那白皙瘦小的手包裹的指节愈发的鲜明可见。

“呵呵,原谅…我原谅,你走吧。”陆羽大睁眼睛,似乎在隐忍着眼眶里那股湿润。

胡婉的笑有些萧瑟,浑身顿住,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那个笑容再次挂上,“羽儿,那你好好养伤,我去帮你买饭。”

“不用了,你回去罢,等会有人会给我买。”陆羽冷冰冰的打碎了她的梦。

“我…”胡婉不知道她该如何接口了。

陆羽却继续道:“这么些年,我也习惯了,我也活得很好的。”只是在梦里看到你们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们,就像现在,心里很复杂。

胡婉似乎是放弃了,但却嘴里道:“瑗瑗她也要上课的,你总不能让瑗瑗天天跟在你的床边不去上课吧,我照顾儿子是应当的,反正最近我很闲。”

这突然的强势口气,让陆羽微微一窒,一时间,没有接话。

“那你先好好的睡一觉,等会就可以吃饭了。”胡婉看陆羽没反驳她的话,心中一喜,忙站起身,捻好被角。

在陆羽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走出了门,‘哒哒哒’的脚步声似乎多了一股愉悦的味道。

而时子瑗这厢,却是担忧着,一脸恹恹的样子,压根没心思陪着陆海萱逛街,先前本来想要对陆海萱说的话,也没说了,似乎是忘记了。

陆海萱看着时子瑗一脸的心神不宁,叹了一口气,道:“瑗瑗,你这个样子,搞得我像是欠你几百万,你对得起我专门回来看你么。”

她这话说得理所当然,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明明她就是回来看陆羽的。

时子瑗朝她翻了个白眼,道:“姑姑,您说这话不是存心让哥哥难受,而且你口不对心,明明就不是来看我这个小人物的。”

“好了,好了,我承认我说不过你,但是你也别摆着一个脸了,羽儿那没事的。”陆海萱罢了罢手道。

时子瑗一怔,没事?这会没事?这母子那么多年的关系都那么僵,这两个人单独相处,而且刚才看陆羽的脸色一片冷漠,她还真担心着。

“姑姑,哥哥和陆伯母的关系不太正常,你不担心?”

陆海萱用白痴的眼神看了看时子瑗,道:“俗话说‘知子莫若父’,但是其实母亲也是一样的,羽儿手脚不便,也不会想要站起来打大嫂吧,大嫂怎么说也是他的妈妈,而且这些年大嫂其实也是有苦衷的。”

“可是…哥哥好像对陆伯母不感冒。”时子瑗回应一个白眼。

她和陆海萱虽然那么久没变,但是她对陆海萱这个人的感觉还是一样的,就是陆海萱比那时成熟了不少,性子还是一样的。

“你也是多担心了,你是以为大嫂的女强人是怎么来的,羽儿再怎么冷漠,她也有办法让他服了,这只是技巧问题。”陆海萱算是挺了解胡婉的。

“啊…”时子瑗惊讶。

她刚才就觉得胡婉给她的感觉不像是个女强人,这经陆海萱一说,她倒是心里有些谱了,这女强人肯定是有本事的,给人的感觉越是不像,这说明了她的功力就越高,可能就是那种‘你被她卖了,恐怕还在给你数钱’的那个。

“啊什么啊,你就快要解放了,可以回去上课了,现在你的任务就是赶紧给我买衣服,我已经一天没有洗澡了。”陆海萱‘优雅’的戳了戳时子瑗的额头。

解放?上课?

时子瑗还没时间多想,她已经被陆海萱拉着跑到喧闹的地方去了,那步调,简直是看见了什么稀奇的东西,抢着去买似的。

到了晚上六点的时候,时子瑗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个场面:陆羽面色沉沉的喝粥,而胡婉拿着一本书悠闲自在的看着。

谁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家哥哥就那么容易妥协了?

其实吧,陆羽本来是肚子饿了,这三四天没吃东西,医生好不容易说可以喝稀粥了,而这个无良的妈又故意把粥拿到他的床边,还故意说着这粥有多好吃,搞得他是越发的饿,所以,这才有了这画面,面色沉沉喝粥。

而陆海萱则是忙跑到胡婉那去,小声的不知道在问着什么,然后就笑了,咯咯的笑声在陆羽听来特别的刺耳,眼睛一瞪,“姑姑,你买东西都齐了吗?”

“齐了,齐了。”陆海萱挥挥手,无视他的脸色。

时子瑗抓过了陆羽手上的汤勺,喂着他喝粥,想要问为什么突然那么安静了,又不能问,憋得脸都红红的,在陆羽看来,却又是得煎熬一番。

晚上的时候陪床的时子瑗就被胡婉代替了,时子瑗则是和陆海萱到了一家五星级宾馆住了,而且陆海萱还依照陆羽给她吩咐的叫了一大堆好吃的饭菜,让时子瑗吃个大饱。

到房间里的时候,时子瑗才有空和陆海萱谈起了‘生意’。

“姑姑,我和你说个事情?”时子瑗也不拐弯抹角,直入主题。

陆海萱侧目一看,柔柔道:“恩…说吧。”

看陆海萱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时子瑗忙拉住陆海萱的手,道:“姑姑,我要和你合作。”

这话一说,陆海萱来了精神了,这些年时子瑗的一些行为她是知道的,本来她因为时子瑗至少也得大学毕业后才会找她,没想到现在就说了。

“合作什么?”

时子瑗是因为陆海萱至少得奇怪一番,问个理由什么的,没想到她倒是一开口就问‘合作什么’了,比她还直接,那她也就不扭捏了。

“姑姑,你现在涉及的范围都是艺术事业,你难道不想要做做其他的?”

陆海萱笑着回道:“其他的?我没什么兴趣。”

她赚的钱够多,而且很多,又轻松,又自在,她才不想要投入其他的行业。

不过,时子瑗说的,她是肯定会帮忙的,不管怎么说,即使没有陆羽这层关系,她也是对时子瑗有些了解的,只要时子瑗说的,那么那必定赚钱。

“那姑姑就给我公司当股东吧…”时子瑗撒娇道,这陆海萱可是有钱的主,她现在先借,以后会还的。

陆海萱‘扑哧’笑了出来,“你这丫头,肯定是钱了,说吧,你要多少,就凭你叫我一声姑姑我也给了。”

这世界果然是有钱人的世界,瞧瞧这说的‘你要多少,给了’,这是多么的霸气。

时子瑗其实也没想要陆海萱出什么钱,只是想要陆海萱出人而已。她初出咋来,压根就没人脉,陆海萱怎么说也是‘老江湖’了,这人脉还不是到手就来。

“姑姑,其实我要钱也要人,如果你不想入股那就当这钱是我借的,不过现在还不需要。至于人,我想要让姑姑介绍几个可用的人才,我这身边实在是没什么人可用。”

陆海萱也不惊讶,只问道:“那你是打算做什么?有什么计划书吗?”

时子瑗早就想好了做什么了,随口就道:“打算做化妆品这块,至于计划书,如果姑姑要看,我可以做出来。”

陆海萱伸手按了按太阳穴处,思忖片刻便道:“那好,你先把计划书给写好,我看看,至于要人,今年过年前是不可能的了,过年之后吧。”

时子瑗当然是知道为什么要过年后,这过年前大家都忙着,何况陆海萱经营着那么多的产业,给她找合适的人也是要时间的,她也预料到了这事情,也没有打算就要年前给她人。

“没事,姑姑只要在四月份的时候给我人就行了。”

接下来的日子,真的是如陆海萱所说的那样,时子瑗回校上课了,隔三差五的来一趟医院,胡婉做了陆羽全职‘保姆’,样样伺候周到,只是陆羽的脸还真是黑沉、冷漠,好似完全不把胡婉看在眼里,每次时子瑗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像陌生人一样的母子。

胡婉对时子瑗很热情,比对陆羽更加的热情,比如说:给时子瑗买了各种各样的娃娃,美名曰: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这不,时子瑗在她的热情下不得不接受;再如,吃饭的时候,总是挑着时子瑗喜欢吃的菜给她吃,从来不给陆羽夹一次…这样的行为,搞得时子瑗脑子一个头两个大,不是都说豪门的婆婆看媳妇几乎都不顺眼么,而且她的家世相差那么多,那肯定是更加的会给她难堪么,为什么她这个未来的婆婆对她是热情的不得了,生怕她有什么不满的样子,难道她看上去会是一个凶神恶煞的媳妇?把未来的婆婆都给震住了?这个原因,在她和陆羽成婚的那天,她终于知晓是为什么。

时间转眼就过了,陆羽一个月后出院了,时子瑗的学校也放假了,那奖学金的钱,也被宿舍的三只给收刮了。

这个时候到了最寒冷的时候,时子瑗很郁闷的冻手、冻脚了,想她前世可从来就不会冻手冻脚,也不会忍受这冻手冻脚带来的痒,痒得不能再痒了。

回家的时候陆羽是和她一起回的,胡婉终于被陆羽‘打发’了,总之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回a市。

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三了,既然回来了,陆羽也一同来了,肯定是得到一趟李沁家里的,毕竟已经年老的陈芸日子过得实在是冷清,而他们两个又是一年都见不着几回。

陆羽回到李沁的家里,属陈芸是最高兴的,拉着陆羽的手就是不放,熠熠生辉的眼透着光亮,凝着陆羽的脸不放,仿佛是要将他完完全全的印在心里。

“羽儿啊,你长大了,又长高了,真是想死奶奶我了。”

欣慰的话语包含着层层情谊,这陈芸可是把陆羽当做她亲孙子一般看待的。

“奶奶,我也想您。”陆羽抱住陈芸的身子,感受到陈芸的喜悦,心里也不由的高兴起来。

陈芸反手拍了拍他的背,略高声音道:“我们的羽儿长大咯…”那布满皱纹的脸笑得更欢,好似在夕阳西下时的山峰之巅那褪不下的壮丽。

时子瑗站在一旁笑着,接着帮着凌霄将东西给放好,等到出来的时候,陆羽和陈芸已经坐在桌子旁喝茶聊天,其乐融融。要是李沁还在,那现在就像是回到了几年前他们都在一起住的时候,那个时候是那么的美好。

时子瑗和凌霄刚坐下,就听得陈芸道:“那个时候,瑗瑗一大早就哭得稀里哗啦的,说是看见了蟑螂…”

时子瑗猛地一回想,陈芸说的这事情,不就是当初她搬离这个房间的时候,她一大早的起来收拾东西,不知道为什么陆羽亲了她,那还是她的初吻呢,记得那个时候她一委屈就哭了,然后故意说是蟑螂。

正当她回想的时候,突然一道灼热的视线,转眼看去,正看到陆羽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看来他也是想起来了,她还真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奶奶,您可不能再说瑗瑗的丑事了,您看,哥哥还在笑话我。”时子瑗上前拉住了陈芸的手,摇晃着撒娇。

陈芸被时子瑗这撒娇的话惹得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不说我们家的瑗瑗,”看了看陆羽,“羽儿,你也不准再笑了。”

陆羽自是赶紧俯首称是,“奶奶,就知道你疼这个丫头。”

他的承认却招来陈芸的‘鄙视’:“哼,你可比奶奶疼多了,瑗瑗她搬走奶奶只是哭了那么一回,你可是在那半个月的日子都没睡觉,奶奶说的是不是?”

时子瑗一听,眼珠自热而然的看向陆羽,思绪有些模糊,突然听得陆羽道:“是啊,奶奶,那时候没瑗瑗在同一个房间睡觉,总是睡不着。”

这…这…这…他就怎么承认了?她的脑袋里打了三个问号。

突然对上了陆羽的眼睛,带着一丝狡黠、一点邪笑,外加上一抹亮光,蓦然低下头,不由想到:陆羽为什么突然那么高兴?

陆羽接下来的一句话为她解惑了。

“所以奶奶,今天晚上我要和瑗瑗同一个房间,不然羽儿又睡不着了。”

这厮还真是‘小人’,原来这承认是打着这个主意。

凌霄‘咳咳’两声,提醒着陆羽,这个时候他和时子瑗都长大了,还能在同一个房间么?虽然他们以后十有*是在一起了,但是现在不还没公开么。

而时子瑗则被他这句话给雷得面色囧红,好似火红的云霞。

陈芸像是没主意到他们两个的异常似地,回道:“那肯定是啊,霄儿那肯定是住不下去的,瑗瑗我也不许她回她家去住,家里只有那么几个房间,你当然和瑗瑗一个房间,就以前的那间,奶奶都收拾好了。”

时子瑗急呼呼的反对,这一个月来,陆羽枪伤好了点,一抓住机会就把她给亲了、摸了、抱了,好几次还被陆羽给半糊涂的给绕进了厕所,简言之‘手动不了’,这要是和陆羽同一个房间,那晚上还不被他给磨死,磨了之后又不能…

“奶奶,我晚上要和您一起睡觉,才不要和哥哥一起。”

陈芸‘啧啧’两声,不咸不淡道:“奶奶房间可是有味道的,你们年轻人啊,闻不惯。”

说完,她还给陆羽和凌霄使眼色,而时子瑗因为顾着回想,错过了。

陆羽那个精人,立刻叫喊道:“咝咝~瑗瑗,哥哥的肩膀痛。”

时子瑗一听,哪还想什么,立刻就放开了陈芸的手,跑到陆羽的身旁,焦急道:“怎么啦,怎么啦?怎么又痛了,医生不是说没事了吗?”

所谓‘关心则乱’,陆羽的伤其实早就没事了,医生都下了不知道多少个保证了,但是现在只要陆羽一喊疼,时子瑗就会撇去一切事情,只关心陆羽了。

陆羽‘委屈’道:“医生不是说我一激动就会疼吗?刚才哥哥就是太激动了,因为瑗瑗不想和哥哥睡在同一个房间。”

那个医生确实是有说过这句话,而且时子瑗确实是听到了,但是么,这可不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时子瑗理解的却是字面上的意思。

时子瑗手足无措,不忍看陆羽的伤口痛,便一咬牙,“哥哥,晚上瑗瑗就和你同一个房间,你别把伤口给弄痛了。”

陆羽紧接着深呼吸,似乎终于面色好了些,“我就知道瑗瑗不会让哥哥痛的。”

凌霄在一旁看着直抽嘴,似乎在说:这样也行?

凝看了会时子瑗,心中为她哀悼:瑗瑗啊,你这是被你家腹黑的哥哥吃定了,那生龙活虎的样子,哪像是一激动就会伤口痛。

时子瑗无奈点头,没看见凌霄对视她的眼神中包含无限的同情,也没看见陈芸和陆羽两人眼神在互动着,眼里皆是得逞的笑意。

凌霄看了看天色,再看了下手机里的时间,五点了。

“瑗瑗,今天我们去煮饭菜,让羽儿和奶奶多说会话吧。”多预谋点事情。

时子瑗自然是应允的,“好,我们来煮菜。”

在他们走进厨房后,陈芸盯着陆羽的眼睛,调笑道:“怎么样?要谢谢奶奶了吧。还害奶奶毁坏自己的名声,奶奶的房间可香着,哪有什么不好的味道,也就是瑗瑗那个傻丫头才相信。”

“奶奶,瑗瑗可聪明呢。”陆羽难得对着陈芸‘打马虎眼’,嘴里是这么说,但是那表情谁都看得出他在偷笑。

陈芸丝毫对他这表情无感,继而板着脸道:“你可不能做出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出来。”

陆羽的脸唰的就红了,也不敢和陈芸对视了,微微低着头,睫毛阴影下的眼眸闪着讪笑,感觉到那道炙热的眼光没有消失,硬着头皮道:“奶奶,我不会对瑗瑗做什么事情的。”

“你也别解释,我和你爷爷从小看着呢,你这鬼精灵的,瑗瑗在你面前就得吃亏。”陈芸又道。

“奶奶,羽儿也没做什么事情啊,不然您问瑗瑗?”陆羽这会还真想进厨房去了。

陈芸‘哼哼’几声,“瑗瑗是女孩子,奶奶怎么问,奶奶这就告诉你,你可不许欺负我们家的瑗瑗。”

她这话一说,陆羽这是彻底夲了,一手抓着衣角卷啊卷,似乎是在思忖着什么,其实他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陈芸说的话。他难道就是那个那么不知分寸会欺负瑗瑗的人?

要是时子瑗知道他的想法,她铁定答:就是,要不然怎么那么小就把她给拐跑了。

“奶奶,你放心,瑗瑗从小就在我的心坎里,她现在还小,还没有成年,羽儿不会做出您担心的事情来的。”

陆羽说的口气很认真,很专注,很诚恳。

总之,他在时子瑗还未成年时,是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顶多了就是亲亲抱抱。

“恩,那我就放心了。”陈芸放过了他,点头称道。

而时子瑗这厢却是在给凌霄上思想课。

“凌大哥,你前一次说有喜欢的人了,是谁啊?这过年了不带回来看看?”

她是故意这么说的,凌霄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何小燕现在是还在读高中,可是过了年就上大学了啊,虽说她不一定就上大学,但是她人长得漂亮,要是被其他的人追走了,可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凌霄一滞,动作一顿,接着就继续洗菜,道:“你这丫头,还管起我的事情来了?羽儿一个人还不够你管的?”

这明显就是岔开话题,可是时子瑗怎么可能放过了他,切好了肉,放到锅里,便道:“凌大哥,前次我回来的时候可是听小燕姐说她有喜欢的人了,你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谁吗?”哼,看你给我装正经,看你不入套。

果然,凌霄立刻就放下了手中的菜,上前几步至时子瑗的身旁,焦急问道:“谁啊?小燕她都没和我说。”

时子瑗睁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故作悠闲的拔了拔五个手指头,又紧接着拔另外一只手,没作答。

可凌霄就急了,“你说啊,你不是说小燕她有喜欢的人了吗?”

“唉,大哥,我怎么会知道是谁,刚才瑗瑗还不问你么?”时子瑗稍稍一叹息,摇头。

凌霄一愣,回想刚才时子瑗说的话,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但又好像在哪里不太对劲。

时子瑗看他榆木脑袋的还没被她敲醒,心中一叹,只得又道:“凌大哥,小燕姐姐那么漂亮,在学校肯定很多的男生喜欢。”反正她要是男生,看到那双眼睛就喜欢了。

“也是,小燕那样子确实很多人会喜欢的。”凌霄的声音有些低落。

时子瑗真是被他气死了,明明就很喜欢,还故作大方,咬牙道:“大哥,你要是再不向小燕姐坦白,到时候可就被人给追去了,后悔都来不及。”

这是时子瑗气急败坏的语调,她这一气,可就忘记了人家凌霄比她大的事实,整一个御姐样,完全和她的脸成反对比。

凌霄被时子瑗这么一吼,然后意识到时子瑗说的是什么,面色一囧,撇开时子瑗那灼灼生火的眼,结巴道:“那个…要是…个…好男生,其实…小燕…也可以…”

“可以个屁,我都叫你去表白了,也知道你喜欢小燕姐。”时子瑗爆粗口,完全把她乖乖女的形象给毁了。

凌霄被点破了心事,也没多在意时子瑗的语气,只是那脸更红了,憋了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完全就不像在商场上‘口若悬河’的凌霄。

时子瑗见此,苦笑不已,她这是在干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但是她一想到这些年凌霄的付出,她就甘愿当一次‘太监’吧。

“凌霄大哥,凌霄哥哥,你到底是听没听清楚我说的话,你赶快去像小燕姐告白吧,先把她抓到手再说,要不然……我给小燕姐介绍我同学了。”

心里一急,顿时就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可是…我配不上小燕。”凌霄最终说出那么一句话出来。

在他的心中,何小燕那是女神般的存在,不仅心地善良,而且长得也好,对他更是关照甚多,像他这么一个外地人,而且书也读得不多,他怎么配得上呢。

凌霄会这样想,其实也不无道理,现在这个时代,嫁给外省人的实在是少得不能再少,即使是有,也大多是二婚的。不像在二十一世纪,嫁外省的人多,男女自由婚恋,父母压根就管不着。

时子瑗要吐血了,什么配不上?在爱情里是用配不配得上来表达的吗?

凌霄现在也算是一有钱的人了,旗下有那么多的饭店可以支配,房子也有了,女孩子要嫁的条件:有房有车,他哪一个没有了,真是笨蛋。

“凌大哥,什么配不上,谁和你说的?你现在算是县级的钻石王老五了,有钱有貌,估计不少的女孩子向你抛枝吧。”

凌霄被时子瑗这一说,脑袋中立马浮现从几年前开始…

“凌老板,这个是我的女儿,她刚来这县城,不懂得哪里好玩,您可以…”

“凌老板现在还没有成婚吧,我那小舅子的女儿今年正好毕业,要不…”

……

这样的话,断断续续的出现在他的脑袋里,在当时他还觉得奇怪,都冷冰冰的回绝了。现在这么一想,似乎那些人都是讨好自己…给自己介绍对象…

凌霄啊凌霄,枉你见过那么多的人,连这点都想不透。

这回,他倒真想透了,什么外地人?什么学历?都是浮云。

“瑗瑗,凌大哥谢谢你,你放心,小燕是跑不了的。”眼里的志在必成,完全就自信非凡了,那个在商场上的凌霄智商这会可是要用在爱情上的。

凌霄透彻了,时子瑗当然是高兴了,恢复了萝莉的面孔,笑嘻嘻道:“凌大哥,那你要趁早噢,可不能太晚了。”

“是是是,你这丫头说得对。”早知道我就应该学学陆羽。

他们做的菜很简单,只是四菜一汤,做得口味比较淡,一方面是照顾陈芸这个老人,另外一方面就是为了照顾陆羽这个‘伤患’。

许是大家聚在一起很开心,即使是家常便饭也吃得极尽欢愉,笑声在这一顿饭中从来就不曾断过。

吃完饭,被时子瑗开脑的凌霄就走了,估计是连夜就去找何小燕去了,那接下来的洗碗,当然是落在了时子瑗的头上,但是陆羽心疼,也就一起帮忙了。

时子瑗很少洗碗,在北京的时候几乎都是陆羽全权包办了,从买菜、做菜、洗碗,可所谓的‘二十四孝’男友了,她就成了‘五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姐了。

“瑗瑗,洗碗要这样洗就快了,而且还可以不弄脏衣服。”陆羽先让时子瑗不要放水,先将洗洁精粘到洗碗布上。

时子瑗跟着陆羽的指示做着,果然发现这样的方法很好,半玩弄半认真的洗着…

厄——什么情况?眼前突然多了一双手,而且还是笼着她身躯的一双手。

突然意识到这个陆羽的手,接着想到这是什么地方,“哥哥,这里是李奶奶家,放开手。”这个样子,让她怎么安心洗碗。

其实陆羽也没啥动作,也就搂住了她的身子,将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唇角勾勒着浅笑,是一种幸福的笑容。

听到时子瑗的话,他并不放手,而是伸手将时子瑗的手抓住,然后洗碗。

大手抓着小手,时子瑗感觉到很温暖,也没有再说什么,眼角上翘的笑着。

“哥哥,早知道你会动手洗碗,我就不必要沾水了,你看,油油的。”说着翻出手心伸到陆羽的面前看,撒娇的口气在陆羽听来却是一点都不觉得别扭,还很认真的点头。

陆羽没答话,时子瑗也没恼,继续说道:“哥哥,你知道凌大哥去干什么了吗?”

陆羽却抓着她的手伸到水龙头的地方,慢慢的洗干净,手掌里的薄茧触碰到时子瑗那只还未痊愈的疤痕,眼神一黯,手里的动作一顿,随即道:“以后…不会这样了。”

时子瑗感觉到陆羽一顿的手,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哥哥,反正在手上,又不是在脸上,管它那么多,你还没有回答我凌大哥去干嘛了呢?”

“哥哥怎么会不知道,肯定是你这个丫头对他说了什么,他肯定是去找何小燕了吧。”陆羽下巴一用力,敲在了时子瑗的肩膀上。

时子瑗一转头,“你…”

‘你’字才出声,她就顿觉一个温热的唇贴在了她的唇上,还有陆羽那放大的脸和一瞬间呆滞的眼神也印在了她的眼睛里。

陆羽压根就没想到时子瑗会突然转过头,而且还那么准的落在了他的唇上。佛曰:有福利就享!

他进一步的反吻住时子瑗的唇,如蜜一般香甜的味道刺激着他的感官,他的眼看着她的眼,似乎连她的眼睫毛有多少根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而时子瑗愣了,她刚才干什么了,她什么都没干,直接就把自己给送上去了,她这招谁惹谁了,哼,就是凌霄,等凌霄回来,她一定要讨回来。

她的走神可把陆羽给惹不满了,对着她的唇就是一咬,甚至还闻得到血腥气味,时子瑗一吃痛,把怨念的眼神扫向了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陆羽。

“瑗瑗,专心…”陆羽稍稍离开她的唇,压低声音道。

时子瑗正想要反对,却听得厨房门口陈芸的声音:

“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唉,现在的年轻人,我是老咯。”

------题外话------

群么么——

注:其实紫特别的懒,需要亲们鞭策……要是亲们想要多看一些,一定有空就给紫留言说——不够看,求万更,求多更……。接着紫就愧疚了,一愧疚就应该疯起来码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