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79 羽儿管管你家媳妇

079 羽儿,管管你家媳妇!

听着这话,时子瑗瞬间有一种被抓奸在床的感觉,只是她是无辜的,很无辜。

陆羽压根没有这自觉性,不过他看着时子瑗瞬间泛白又刹那变红的脸实在是不忍心,便靠近她的耳际,小声安慰道:“没事,李奶奶不是没说什么嘛。”

他那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时子瑗的耳际处,甚至脸颊边,那白皙娇嫩如樱桃般红润的脸庞变得越发的让人想要吃上一口,而陆羽也就那么做了,上前那么轻咬上去。时子瑗哪经得起他如此挑拨,本还有一些理智的她已经完全失陷,哪还搞得清楚哪和哪,刚才的羞愤早被抛在了脑后了。

但是此刻的陆羽却要崩溃了,时子瑗柔软有致的身躯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鼻息间还隐约闻到她身上的香味,他的眼里慢慢的变成了迷茫,呼吸也越发的沉重,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应该是要将时子瑗给唤醒,但是另外一个他却拉着不让他说话…

可就在这个时候,何小燕哭咽的叫声从门外传到了厨房。

“瑗瑗,瑗瑗…瑗…瑗…”

和小燕也没有料到会碰到这样的场景,叫着时子瑗的声音变得小而迟疑,大大的眼睛睁着看着眼前的一幕。

她这一叫,将陆羽和时子瑗两个人的神志都叫回来了,陆羽还是没有一点自知,面上无一丝被撞破的窘迫,倒是时子瑗使出了全身力气,将陆羽推开了少许,至少身躯是分散开来了。

“那个…小燕姐,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子。”时子瑗脸色泛红,急急解释,突然唇瓣传来丝丝痛意。

岂料人家何小燕压根就没问啥,几步上前将时子瑗拉走了,等时子瑗反应过来时,已经是在她和陆羽以前住的房间了,而且何小燕还顺便带上了门。

时子瑗仔细看了看何小燕,面色潮红,眼眶微红,嘴唇微肿…这个…不会是凌霄刚才的杰作吧?

“瑗瑗,刚才…刚才…”何晓燕低着头不敢看时子瑗的眼睛,声调也如蚊子的声音一般‘嗡嗡’的。

时子瑗怎么会没看透,看样子凌霄肯定是告白了,不过似乎是过于着急,何小燕都跑到她这边了,而且拉着她的力气似乎比平常要多上了一倍,现在说话也结巴,看来是惊吓得不轻啊。

“恩~刚才怎么啦?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不是说我明天去看你吗?”

时子瑗一脸正经,仿佛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让人看不出一点端倪。

何小燕把时子瑗当做是妹妹,但是时子瑗做的很多事情都像是个大人似地,所以她有什么困惑的一般都会找时子瑗来商讨,可她没想到她此刻出现的问题,可就是眼前这个看似无害的时子瑗给搞得鬼。

何小燕心里斟酌一番,抿了抿唇瓣,“刚才凌大哥去找我了。”

“噢~他刚才和我说要去找他喜欢的…”时子瑗说到这突然大惊,“小燕姐,凌大哥难道喜欢的是你?真的吗?”

时子瑗的眼眸含着惊讶,单纯不得了的眼神让何小燕看着有些潸然。

看着何小燕欲言又止的表情,其实时子瑗心里乐开花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何小燕也是喜欢凌霄的,只是埋藏在心里一直没被挖掘出来而已。

何小燕被时子瑗这样看着,头不自觉的越来越低,半响才道:“恩~凌大哥是这么说的。”

她也很烦恼的好不好,本来她一直都以为凌霄就像是一个大哥哥,照顾着她,帮助着她,可是他这一表白,好像她心里也不反感,反而好像还有一丝丝甜蜜…天呐,她怎么会这样。

时子瑗突然捂住了嘴巴,另外一只手将何小燕的下巴抬起,仔细朝着她的脸上看了又看,认真的问道:“小燕姐,凌大哥是不是…亲了你这里…”说着,她还将手抚摸到了何小燕的唇瓣上,“你的嘴好像有些肿诶。”

话说时子瑗同学,你还可以再无耻一些么?

何小燕被时子瑗一说,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身子往后一倾,快速的解释道:“那个…呜呜…是凌大哥突然吻了上来,我…一急,咬了一口他的唇,然后就跑来了。”

时子瑗终于忍不住‘扑哧’笑了,心中暗忖:凌大哥啊,您可真急,才那么一会,就把我们家的小燕姐搞得那是晕头转向,不过这效果还是有目共睹的。

“你笑…你再笑…你给我出出主意啊,这凌大哥干嘛突然这样子,以后我怎么见他啊,他不会被我一咬,就不理我了吧。”何小燕双手扯住时子瑗的手臂,一脸无措的问道。现在的时子瑗就是她的救命星啊。

时子瑗这个过来人终于正经了,问道:“小燕姐,那你喜欢凌大哥吗?”

“我…我不知道。”何小燕一顿,迷茫的摇头。

她只是个未成年少女,从来就不懂得什么叫喜欢,接触的人也少,但单单纯纯的,可比时子瑗这个萝莉加御姐的人纯洁多了。

“那你在见到凌大哥的时候会不会心跳加速?”时子瑗问。

何小燕抿抿唇,微微眨了眨眼,“恩~好像不会。”

时子瑗听到这个答案,眼眸里闪过失望,看来何小燕对凌霄还在半懵懂时期。

“那刚才凌大哥问你的时候,你会不会感觉他很恶心?”

时子瑗就是大灰狼,何小燕这个小红帽正在被一步一步的带进深渊,还懵懂无知。

“不会…即使刚才我咬了他,但是我也不是感到恶心,只是…”何小燕都要哭了,但还是仔细认真的回答时子瑗问的问题。

“只是什么?”

“只是太突然了…我一急就咬了。”

时子瑗瞬间像是个女神一般,高仰着头,笑道:“ok,小燕姐,你这就是喜欢凌大哥,不然你怎么会不感到恶心呢,而且你想想,其实凌大哥也是很好的一个人,特别是对你,你看看,他对我都没那么好。”

时子瑗这回确认了事情,心情无限好,还顺带抹黑了凌霄,不过她的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好歹人家凌霄对她可是天地可见,日月可证…不,不,不,说错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凌霄对她可是好得不能再好了,不过这好就像是对待妹妹一般。

何小燕看着时子瑗那笑脸,听到时子瑗的结论,脑中再一回想,好像…似乎…心里还在徘徊不定呢,眼里透着犹豫,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时子瑗看着何小燕还左右不定,蓦地一沉脸,将何小燕的脸正对着她的,咧开嘴问道:“小燕姐,你难道是因为凌大哥是外地人,所以不喜欢?”

何小燕心一愣,摇头。

“那小燕姐肯定是认为凌大哥太大了,年龄和你相差那么多,所以才不喜欢?”时子瑗继续问,塝正何小燕的头,就是要让她对视着她。

何小燕无处逃躲,但听到时子瑗这样说,却没任何表示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凝着。

时子瑗叹息一声,道:“小燕姐,俗话说‘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如果你就因为这样子不接受凌大哥的...

话,唉,那我就只能为凌大哥介绍一个人了,这李奶奶催凌大哥好几次了,凌大哥也不能老是单身啊,唉…”

时子瑗这是要把这一年的叹息都用光了,而且眼底的神情甚是为凌霄可惜的样子。

何小燕急了,“现在凌大哥也是还年轻啊,瑗瑗,你不是说三十岁结婚都是早的吗?凌大哥现在好像才二十六七啊。”

时子瑗晃悠晃悠的走到床边坐下,一手支着下巴,眼眸凝向何小燕的方向,“小燕姐,你不是不知道,现在李奶奶已经老了,她就是希望要抱孩子,李奶奶膝下无子,凌大哥就算是她的孙子了,凌大哥又是个孝顺的人…前次我回来李奶奶也说了让凌大哥要去相亲,说那个女的很好,很漂亮。幸好凌大哥说他有喜欢的人,而李奶奶也是开明的人,也就没多说什么了,但是李奶奶要求让凌大哥把那个女的带回来…”

时子瑗说着说着就看到何小燕似乎两头挣扎,有一头正由赢的趋势而且还是要趋势。

时子瑗再接再厉,继续道:“刚才凌大哥说要去找那个女的,他就去找了你,你这下知道了吧,就看你接受不接受了,要不然我明天就带着凌大哥相亲去。”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何小燕对凌霄又有感情,她就不信何小燕这妞还能跑哪去。

“那…”

何小燕正要答话,话还没说完,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就是凌霄那沉稳带着急切的声音:“瑗瑗,小燕是不是在里面,你开门,我有话对小燕说。”

何小燕立刻就迈步到时子瑗的身旁,眼眸受惊,看着时子瑗,似乎在问:怎么办?

时子瑗翻了翻眼,心中一个郁结,这个凌霄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个关键时刻,算了,算了,她都说到这份上了,这对老夫少妻肯定是成功的了,蓦然站起身,朝着门口道:“凌大哥,就来了。”

说着还没等何小燕反应,她就开了门,而凌霄在她面前扫了一眼,接着就将她给撇去了,走到了何小燕的身边,拉着何小燕就出了门,而何小燕呢,似乎挣扎了一下,接着就乖乖的跟着他走了。

时子瑗在心里脆骂:无良的夫妻,有事的时候就来找她,没事的时候就看也不看她一眼。

似是她的怨念太深,连一旁站着的陈芸也感受到了,还对着她说道:“瑗瑗,这事情你做得好,凌霄这孩子总算是懂得表达他的感情了,我这逼来逼去都没让他就范,你才一回来,就成功了。”

这世界凌乱了,虽然时子瑗知道陈芸的思想开明,但是咋就开明到这个程度了,刚才看见她和陆羽在那个,竟然没叫,还感叹…而现在又说这些话,这不表明了她时子瑗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么。

“奶奶,这下您就不用操心了,您就好吃好喝的,等到我们都有了孩子,然后你就可以逗着孩子玩了。”陆羽背靠着墙壁,伸手拍着陈芸的背脊。

陆羽的面上隐过一抹笑意,话虽然是对着陈芸说的,但是他斜睨着眼却是对着还在暗自气愤的时子瑗。

话毕,时子瑗的神经终于被抽回,唇角不自觉的抽搐,微微抬头便对上了陆羽那意味不明的笑容。

孩子?等到我们都有了孩子?

她才十六岁诶,孩子那也太远了吧。

想到这,她哼哼的回了瞪了眼过去,不期然的看到了陆羽眼里划过一丝惊愕,但不过一瞬又恢复了那让她想要咬牙的神情。

“恩~羽儿说的没错,只是不知道你们和霄儿两口子谁的比较早?”

说来,这事情她还得琢磨琢磨,陈芸暗自点点头。

时子瑗无语了,她还从来没有发现陈芸在对他们的时候那么活宝过,这话说得,实在是让她没办法继续呆在这里了,她敢肯定,要是再待下去,说不定,他们都能谈论上小孩子上学了。

兀自罢了罢手,“奶奶,瑗瑗去拿衣服洗澡了,您也累了吧,早点回房间睡觉吧。”

说完,对着陆羽翻了个白眼,也就进房间了。

等到她出门的时候,陈芸果真已经进房间了,而陆羽却是在卫生间里帮着她放热水。

虽然这房子没有修葺过,但是这房子里面的设施可是改良了不少,卫生间里早就几年前就装了热水器了,而且还全面装修了一番,方面得很。

陆羽帮着时子瑗试好了水温,看到时子瑗拿着睡衣进卫生间,紧接着他就从口袋里拿出了皮筋,顺势弯过时子瑗的头,便帮她扎着头发边说道:“这么晚了,明天再洗头,不然会感冒的。”

低哑不失温柔的声音在时子瑗的头顶上传来,陆羽的动作很轻,为时子瑗扎头发的时候从来就不曾弄痛过她,而且由于时子瑗不喜欢扎头发,他为她扎了那么几年,倒是轻车熟路了起来,一点都不感觉扭捏。

时子瑗头发扎好,过了三十秒还不见陆羽有想要出去的趋势,转过头,眨巴眨巴眼,“哥哥,我要洗澡了。”意思的:你该出去了。

陆羽点头,低声回了声‘恩’,便没了下音。

挠了挠头,时子瑗一把拉住陆羽的手,朝着门口去,“哥哥,你该出去了。”

要说陆羽此刻在想什么呢?他是在想刚才说的问题,他想的是他以后和时子瑗是生女孩好呢,还是生男孩好。

时子瑗要知道他的想法,保准一个拳头盖过去,这思想恁不单纯的哥哥,现在她未成年就想着要孩子了。

终于拉得陆羽出了卫生间,‘嘭’的一声,将卫生间的门关上,然后她就听得陆羽走路的脚步声,脑袋想了想,似乎有些奇怪,但想着也没有什么事情,也就快速的褪下衣服,泡澡了。

二十分钟后,时子瑗从卫生间里洗澡出来,就看到陆羽正在收拾着房间,最最最主要的是…为什么她的被子被拿到他那床去了?

脑子里闪过一个画面,她被陆羽吻得毫无力气,陆羽上下齐手,瞬间就把她给吃到肚子里面去了。

想到这,她立马开口,“哥哥,我要自己一个人睡,你干嘛把我的被子拿去?”

陆羽听到她的话动作一顿,过了几秒,才对视着时子瑗的眼睛,刚毅俊俏的脸上闪过一抹囧意,呶呶嘴,可怜兮兮道:“瑗瑗,刚才哥哥把碗都洗了,然后本来手不能动冷水,现在哥哥的手麻了,就是想要让你在等会睡觉的时候帮哥哥捏捏,疏通疏通筋骨,但是我又想到现在是冬天,很冷,总不能让你什么都不盖,就那么在冰冷的空气中为了按捏,我又不忍心,所以…才…”

这话说得特有技巧的,这左说右说都是为了她好,而且上看下看,也看不出他到底有什么不liang企图。

而时子瑗呢?在陆羽这么一说的情况下,顿觉不好意思了起来,觉得她是自己想歪了。本来那个碗是她要洗的,然后却因为何小燕让陆羽给洗了,这陆羽的手最好是不能动冷水,这手麻了,她给他按捏下也是应当的,而且陆羽还为了她才把她的被子拿到他的ch—uang上去…

“那…哥哥,你也去洗澡了吧,等会我再给你捏。”妥协的声音。

陆羽点了点头,兀自拿着睡衣出去了,时子瑗因为沉浸在她对不起陆羽的思想里,错过了陆羽那眼底的一抹精光,还有陆羽那摇晃得自在的手臂。

陆羽出了门,时子瑗就乖乖的躺在了她的被子下,然后又想到陆羽的伤口,便又换了个被子,钻到了陆羽的棉被里,为他暖床。

等到陆羽出来的时候,她的眼睛眼睛有些干涩,想要睡觉了,半眯着眼像是小猫冬眠一般睡得极其舒适,完全就忘记了她现在是在为陆羽暖被窝。

陆羽看着时子瑗睡着的姿态,如卷缩的蜗牛在他的棉被下,转念一想,就知道时子瑗这是想要干嘛,轻轻的关上门,悄悄迈步到了床前,就伸手将时子瑗的那棉被一起盖上了去,然后他也马上如泥鳅般的跐溜钻了进去。

虽然他的动作很轻,但是时子瑗还是感觉到了一股风,接着她便清醒了,而且下一秒,已经是特别的清醒了,因为陆羽已经将她的身躯紧紧的环抱在他的怀里。

“哥哥…你手…”

陆羽将头埋在了时子瑗的脖颈间,闻着熟悉的香味,喷洒着温热的气息,脖颈下他那嘴唇上翘的弧度越发的明显。

听到时子瑗的话,他手上的动作不变,头微微上扬,嘴唇就这么不经意的贴在了时子瑗的脸颊上,扯出一丝缝隙,慵懒恣意道:“恩…好冷。”

他嘴里说着冷,其实身上和心上都热的,他这就是在变相是在时子瑗身上索取‘怜悯’和温暖。

时子瑗感shou着比她身上还热的一副身躯,不由‘呵’了一口气,但又考虑到陆羽是不是就因为伤口才会感觉到冷,所以她又进一步的反手抱住了陆羽,“哥哥,瑗瑗给你暖好了被窝,等会就不冷了。”

要说时子瑗在陆羽这shou伤的事情上还真是内疚得不得了,她的心里总是记得陆羽不管不顾被子弹打了一枪,却硬是要见她一面才肯去治疗,而且为了不让她担心,硬生生的压下了痛楚没有在她的面前表露一丝半毫——这或许就是她为什么一直都包容的原因,因为这个现在和她拥抱互相索取温暖的人是她这一生可以托付的人,除了他,她想不到第二个人能对她那么好,那么的不顾一切。

陆羽听到时子瑗的话,心里更暖了一分,抱着时子瑗的手更紧了一分,头又紧接着埋在了时子瑗的脖颈间,吸允着让他可以安心的味道。

似乎过了许久,时子瑗本来大睁着的眼睛,已经是越发的支撑不了。陆羽感受到她的困倦,便伸手拍拍她的头,低哑着声音带着蛊惑般道:“睡吧。”

而时子瑗还真就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很快便睡了去。

陆羽不久便听得时子瑗酣甜的呼呼声,伸手按下关灯源,对着时子瑗的额头轻轻落下一个不带qy的吻,“晚安,傻丫头。”

屋外清冷的月透过橱窗斜照在了房间里,似乎也因为这房间里充满着温暖而减轻了冰冷。

翌日,时子瑗抿唇却感觉到一阵痛楚,“嘶~”的一声呼痛。

想要用手mo的时候,却感觉到手被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睁了几次眼,才看清是陆羽,脑袋回想了下昨晚的事情,会心一笑,又扯痛了唇瓣,‘嘶~’的一声又痛呼。

这个时候陆羽也醒了,使劲眨了下眼,终于看清了时子瑗的脸…还有上唇瓣上的一抹腥红,心蓦然一阵暗恼,都怪自己,昨天太用力了,没掌握好分寸,竟然让他家的丫头嘴唇上肿起来了。昨晚他没有注意看,要是看到了他就会找出药膏抹了,今天就不会这样了。

“哥哥~”时子瑗嘴不动,喉咙发出声音叫唤道。

陆羽连忙起身,然后捏好被角,不让风钻进去,对着时子瑗道:“瑗瑗,你先别张嘴,哥哥去拿东西给你擦。”

说完,陆羽便不顾身上只穿着睡衣就去翻找擦拭伤口的药瓶。

时子瑗不用想也知道陆羽要去找什么了,也想起了昨晚她是被陆羽给咬了嘴唇,今天才会一张口就痛,都怪昨天她多嘴了,要不然就不会忽略她嘴上被咬的嘴唇了。不过转念想想,其实还是值得的。

伸手轻轻的对上嘴唇摸去,上唇瓣的三分之一都好像肿了都,突然想到,她这个样子,等会怎么出去吃饭啊?

她睁大眼睛思忖的时候,陆羽已经伸头在她的上面了,只听得他温柔带着歉意道:“瑗瑗,都怪哥哥不好,现在哥哥就帮你抹这对伤肿很快消去的药,应该很快就消肿了。”

回应他的是时子瑗可怜兮兮的眼神,外加点头。

陆羽看着时子瑗这般,心里愈发的愧疚一分,手上却是小心、轻巧的为着时子瑗抹上药膏。

在这期间,时子瑗都支着牙口,努力不发出声音,似乎嘴唇经陆羽的药膏一抹,一种清凉的感觉,好像不是那么痛了。

陆羽思忖着时子瑗嘴唇上的肿恐怕是要明天才能消得下去了,但是总不能时子瑗这一天都不露脸吧,这外人会怎么想。想着想着,他就伸手使劲的拍打了下自己的头颅。

时子瑗见此,张口就问:“哥哥,你干嘛?”

接着又是‘嘶嘶~’的呼痛。

“瑗瑗,嘴唇上的肿要明天才能消,你今天要出这个门吗?”陆羽这会真是难以启齿了,要是时子瑗毕业了,成年了,他还可以对外宣布说时子瑗在和他谈恋爱,公开恋情。但是时子瑗现在还没有成年,要是这样出去,被人一谣传,那就会有很多嚼舌根的人说她的不是了。

陆羽想到的,时子瑗也当然想得到。

虽然她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吧,但是这里可还有她的亲人,而且乡下的八卦传得又特别的快,还不带重复的,可能明天她就会被传成是和人上床了也不一定,真是烦恼。

看时子瑗烦恼的样子,陆羽心一转,“瑗瑗,算了,要是你怕有人嚼舌根,要不然今天就回哥哥那里好了。”

他这话一落,时子瑗朝他白了一眼,要她去他家,这更让人想太多,而且也不可能去。

“哥哥,没事,要是有人问,就说被蚊子咬了。”是只大蚊子。

陆羽的额头冒黑线,敢情他成了蚊子了。罢了,罢了,也就当一回蚊子。

这个时候陈芸的声音也响起了:“你们几个可以起来吃饭了,我都煮好了,”接着就听到脚步声,‘叩叩叩’的声音传来,“瑗瑗,羽儿,起来吃早餐了,这都快八点了。”

时子瑗还觉得冷来着,一听陈芸说已经八点了,眼睛朝窗户看去,炙热的太阳光照射在了窗口上,看来,还真是不早了。

“哥哥,那就起床吧,李奶奶都那么早就做好了早餐了。”

陆羽也不反对,当着时子瑗的面就褪下了睡衣,没有一丝窘迫的换上了衣服。而时子瑗则被他这一行为给红透脸钻进了被窝,她哪知道陆羽那么直接就在她的面前换衣服了,她还以为陆羽至少也会去卫生间去换的。

陆羽穿...

完了衣服,看到时子瑗蒙着被子低低嗤笑,走到门口打开门,对着被子里的时子瑗道:“瑗瑗,可以起来了,哥哥就先出去了。”他也清楚时子瑗那个害羞样,也就没勉强她。

等到时子瑗穿完衣服到大厅的时候,陆羽和陈芸、凌霄都坐着了,只是凌霄低着头,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瑗瑗,赶紧去刷牙、洗脸,等会粥都要冷了。”陈芸转头看像时子瑗道。

时子瑗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唇,应了一声,忙往卫生间跑去了。

出来的时候,只有陈芸吃完了,而凌霄却还是低着头吃着,这时子瑗就奇怪了,干嘛凌霄要低着头啊?

“凌大哥,昨晚…你送小燕姐回去了?”时子瑗试探性的问道,颇有些八卦的眼神,她真很想知道昨晚凌霄拉着何小燕出去发生了什么事情。

凌霄动作一顿,低低的应道:“恩。”又继续喝粥。

时子瑗听到这个回答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恹恹的坐在椅子上,陆羽适当的给她打了碗粥放置到她的面前,还特地给她准备了小汤勺。

时子瑗将上嘴唇上翘不少,在凌霄嘴里没有得到有用的‘情报’,便又道:“凌大哥,你干嘛低着头啊,不会是小燕姐拒绝你了吧。”

陆羽被时子瑗这种八卦性给服了,刚才说话还说痛,现在还说那么多的话,“瑗瑗,仔细喝粥。”等会有事等会再说。

凌霄却突然的抬起了头,口齿不清道:“不是,小燕没拒绝。”

时子瑗本来在陆羽的态度下打算等会再问,正拿着小汤勺往嘴里喝粥,凌霄这一抬头,可把她给害惨了,她的小汤勺一偏手,碰到了上嘴唇的伤口处,‘嘶嘶~’痛呼声又起。

而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原因是:凌霄的下嘴唇上有一道伤口,很明显的是被人用牙齿咬的,还可以看出齿印。

“哈哈——呜呜——”

这时子瑗也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了…

陆羽则被时子瑗这一惊一乍的给晕头了,明明刚才他还提醒了要仔细喝粥,却还是不听。他心里虽然郁闷,但手上还是小心的把时子瑗手里的汤勺给取了下来,微微叹了口气,摇头。

却又听得凌霄疑惑又是口齿不清的话:“瑗—样,你的最—咋嘛回嘶?”(原话:瑗瑗,你的嘴怎么回事?)

时子瑗顿时停止了那不知是哭还是笑的声音,撅着上唇瓣,就道:“我这是被蚊子咬的,凌大哥的是怎么回事?”

时子瑗这会可兴奋了,这凌霄也被咬了,今天要出丑的话,这凌霄可就在她的面前了。这妮子,还真是幸灾乐祸的可以。

陆羽看着时子瑗眼底那抹狡黠的光芒,又是一阵叹息,手里却舀起了一小勺子粥,放到时子瑗的嘴边,“来,喝粥。”

时子瑗盯着凌霄的唇瓣不放,张口就喝了陆羽喂她的粥,顿时觉得她真幸福啊。现在她还有人喂,可是可怜的凌霄却没有。

“羽儿,管管你家的媳妇。”凌霄哼哼出声,他也看出了时子瑗那幸灾乐祸的眼神。

时子瑗被他这句话弄得一时忘记了把粥吞下,接着呛声直至她脸色泛红才将粥全数吞没。

陆羽则帮着时子瑗顺气,回答凌霄道:“恩恩,我家的媳妇我自己会管,你管好你家的,现在是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了吧。”

凌霄一罢手,将筷子一放,“好了,你们吃吧,我吃完了。”

站起身,看也不看时子瑗一眼,得,他找他自己的媳妇去。

凌霄走了,时子瑗才在陆羽的压力之下,喝了一碗粥,肚子还是空落落的,但是嘴唇太痛,她宁愿饿着。

吃完了早餐,时子瑗便得要去时建家了,这可是时爸的特别吩咐,说是时建想她这个孙女了,她也不好推,也是很久没有见到时建这个爷爷了。前回回来的时候没见着,是别人家做客去了,因为时间急,她也就没等。

陆羽帮时子瑗收拾东西,时子瑗也帮忙收拾着,陆羽突然停下了动作,脸上隐过一丝担忧,“瑗瑗,要不要哥哥陪着你一起去?”

时子瑗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哥哥,不用了,瑗瑗自己去。”

小的时候陆羽还偶尔的去一次那里,自陆羽上了县城读书,也就没有去过了,而她也不想让陆羽去,因为去了,必定得看那小婶婶的脸色。

小婶婶的脸色随着她家越发的富裕起来可是越发暗沉了、眼红了,每年回去的时候,总是在‘诉苦’,明着暗着说东说西,总之就一句话,说时爸发财是家里的祖宗冒青烟了,所以吧,这发财得有她和小叔叔的一份。

“那好,如果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陆羽迟疑了下点头道。

时子瑗恹恹的应了声,继续收拾要带给时建的东西。时爸对这礼物是很大方的,这什么补血啊,什么强身啊…好多好多,可真是个孝子。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时子瑗才从陈芸的家里出发,到时建那的时候才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那些东西,提着她手痛。

其实这个老家房子也是有改变的,六年前时爸给了时爷爷两万让时爷爷装修一番,但是小叔叔一挥手,直接就做了个两层的水泥楼层,也算是继时子瑗她家的房子的又一水泥房了。

肖艳这个小婶婶还不知足,硬生生的在三年前还做了个围墙,将房子给围了起来,大刀阔斧般的整修了下院子,水泥一铺,把院子里的果树都一一砍了。

这砍了不要紧,但是这水泥一铺,也不知道怎么的肖艳这个小婶婶爱干净起来了,说是不让养鸡、鸭什么的,为了这个事情,李丽琴这个奶奶可是和她吵过了多少回了,最后才在时建这个爷爷做主下做了个栅栏,把鸡鸭的关在一旁。

时子瑗正想着要敲门呢,里面就传出了肖艳和李丽琴的对话:

“妈,你看看瑗瑗,这越大就越不懂事了,昨天那个李婶子对我说她一来就到了李老那里,你和爸才是她的亲爷爷和亲奶奶,她怎么说也应该要先来这里啊。”

得,这就是肖艳小婶的话,又在挑拨离间了,这些年倒是百用不倦。

时子瑗停了手里的动作,再听听肖艳这小婶还想要说什么。

“小艳啊,怎么说瑗瑗是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而且不是听说昨天她回来的也晚吗?”

李丽琴这个奶奶总算说了句人话,时子瑗顿时觉得手痛舒缓了些。

可是李丽琴这个奶奶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她恼火了。

“其实啊,瑗瑗先到那也好,不是省了我们的饭菜了嘛。”李丽琴又道。

时子瑗不由咬牙,敢情她来这就是为了一顿饭菜,还说省了一顿饭菜。

紧接着肖艳这个小婶又说了:“妈,您怎么就那么不懂那个李老那个婆子的心思呢,你想啊,瑗瑗到她那里,肯定她都把那些好想东西都给拿走了,今天给我们家的可就是别人剩下来的了,瑗瑗这丫头学习上可能聪明,但是人情世故上还是欠...

缺的。”

李丽琴不说话了,似乎应该是在思考吧。

“妈,您怎么还不懂,前回我还看到了李老那有一包人参片,我去查了,那市场可是值上千块啊,我们家呢,连人参片的碎片都没有。”肖艳口齿嚼碎,似乎还在磕着瓜子。

时子瑗可真是服了这小婶婶了,那人参她可是知道的,但那人参可是人家凌霄大哥买的,关她什么事情了,而且竟然还诋毁李奶奶,亏她这话说得出口,真是无可救药了。

“等老大两口子来了,我问问这是怎么回事,还当不当我是亲妈了。”李丽琴气急败坏的声音。

肖艳做好人,上前安慰:“妈,您可别问,到时候老大俩口子可把我给怪上了。”

李丽琴冷哼一声,“怎么能不问,我辛辛苦苦的把他拉扯大,竟然还比不过一个外人。”

时子瑗终于忍不住了,李丽琴这个奶奶还真是偏心得可以,盲目得无可救药。也不想想是哪个儿子年年出钱买年货,是哪个儿媳妇年年都少不了给她买衣服、鞋子,又是哪个孙子、孙女从来都不要她的一分钱,每年还准备新年礼物给她…

不过,还没等到时子瑗出口、出手,里面就传来了时建浑重的声音:“肖艳,你自己没本事,还想离间你妈和你大哥、大嫂的关系。”

这话丝毫没有留一丝情面,看来时建把她们这对话都听在了耳里了。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支持哈:孔琳——评价了本作品、xxy198937——投了1张月票、1138165583——投了1张月票、神笔猪猪侠——投了1张月票、小落呆子88——投了1张月票……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