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80 桃花太多真的不好

080 桃花太多真的不好!

不过这些年肖艳这个小婶还真算是没本事的,都十年过去了,还只是一个小学的老师,而且这个老师不知道过了今年还能不能继续当了。

到了明年,国家教育制度的改编,这当老师可是要有文凭了。肖艳只是个小学都没有毕业的人,当初进去还是靠着亲戚的一些关系,这制度一改,她可是再也待不了学校了。

“爸…您怎么可以…”肖艳哽咽的声音,带着丝沙哑,恐怕还真是要哭起来了。

李丽琴听到时建的话也是不开心的,哪有那么直接说人家的短处的,这些年虽然说老大家的生活比小儿子家的要好,但是她可是总把留在自个儿身边的才是宝,当然媳妇也照样的疼小的了。

“老头子,你说什么话呢,小艳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学校的老师,而且还天天伺候在我们的跟前,你这样说,让小儿子的面子往哪搁。”

时子瑗在门外听着可真不是感觉,在这个奶奶的心里,恐怕时爸这个大儿子做什么都不能将小儿子给比下去吧。

时建这个爷爷这些年夹在这两边其实也是不好受的,没有听到里面时建爷爷的回答,恐怕也是想着小儿子这家子至少也是在身边的,李丽琴这个奶奶倒是抓住了痛脚。

想到这,她觉得她是时候该进去了,至少也得给时建这个爷爷解围啊。

所以,她敲了那所谓的铁门栅栏,而里面似乎有一瞬间的凝滞。

“爷爷、奶奶,在家吗?”

她的声线很甜美,似乎经过了专业训练一般,但说实话,她却是装的,因为她要装得逼真,要让肖艳小婶无语。

最先反应的当然是时建这个爷爷,时子瑗在门口听着那一深一浅颇有节奏的脚步声就知道了。

‘嘎吱’一声,那铁门栅栏被打开了。

入目的便是时建那噙满笑容的脸庞,那充满欣喜的慈爱目光中她看到了这个爷爷对她的思念。

“爷爷…”甜甜的叫唤。

时建看着眼前这个犹如‘女大十八变’的孙女,漂亮的脸蛋挂着甜甜的笑容,心中哀叹:还是这个孙女好,笑的时候像朵花似的,叫他的时候总是带着甜甜的声音,叫得他心坎都舒暖了,头脑也清醒了。

“欸~我的瑗瑗丫头,”接着看到时子瑗手里提了那么多的东西,假意呵斥道:“下次来可不许带东西,你看看,我孙女的小手都被嘞红了。”

时子瑗‘扑哧’一笑,这个家也只有这个爷爷才是真心实意的对待他们一家子,自己手里拎了那么多的东西,恐怕他又在怪时爸浪费钱了吧。

“下次你爸来,我得好好给他说说,这来一趟就带那么多的东西,这得花多少钱啊。”

时建心里也当然清楚这是时爸的心意,也是他的孝心,但是他毕竟是从革命那一代走过来的,对于钱这个思想,他是觉得能少花就少花,用不着的压根就不花,而且这些年时爸往这个家里拿的东西实在是很多,不管是吃的用的,一一俱全,而时妈也不在意这些钱,也乐意用这些堵了小婶这嘴。

说着的当头,时子瑗和时建已经进了屋了,而李丽琴这个奶奶和肖艳小婶却是不在了,估计是到哪个房间继续商量着什么了吧。

时子瑗帮着时建将东西放进了一个专门放置七七八八东西的房间,紧接着到大厅环视了下四周,总感觉好像有些什么东西不一样。

她这正在思忖着有什么不对劲,脑袋突然一个灵光,她终于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原来是这大厅里的一尊玉佛不见了,那尊玉佛不是老爸专门给爷爷作为镇宅的吗,这些年都是放在这大厅的,前回来这还看见了呢,怎么突然就不在了?

时建这个时候已经是在厨房了,时子瑗听得他在里面喊:“瑗瑗,中午想吃什么,爷爷给你做。”

时子瑗哪敢让时建爷爷劳手,忙放下心里的疑惑,走进了厨房。

厨房内没有一点烧火的痕迹,看来她的到来还真是不受欢迎,这奶奶和婶婶压根就没有打算做饭给她吃,不过她也不在意,她又不是专门来吃的。

“爷爷,您先到客厅里面坐着吧,瑗瑗最近学了好几手菜,给您尝尝鲜。”

说着,她就将围裙系在了腰间,准备做饭。

时建笑眯眯的看着时子瑗,也就任她去了,走出了厨房。

过了一会,时子瑗不意外的看见了肖艳小婶,她想都不用想时建爷爷是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在这厨房煮饭菜的,见她一脸的不屑和不耐,倒还真像是来找茬的。

“婶婶好。”

礼貌总是要做滴!

肖艳‘恩’的一声,却没了下文。

时子瑗也不理那么多,反正肖艳小婶帮忙不帮忙她都随便可以弄完,这些日子她做的饭菜不少,隔三差五的给陆羽这么做一次,倒也还算是熟练的。

肖艳小婶似乎也并不打算和她说话,两眼盯了会锅里,然后倒自发自觉的去烧火了,恐怕是刚才时建爷爷说了些什么吧。

要说现在为什么这个家里还烧柴呢?这当然是因为李丽琴这个奶奶,觉得煤实在是太贵了,她这孙子不用带了,也就有事没事的往山上跑——拾柴,这家里有柴她可是不许开煤灶的。

想来,这些年其实肖艳小婶可还算是被李丽琴奶奶给压着了。

时子瑗切好了菜,倒油…

肖小婶似乎是终于找到了她可以发泄的缺口:“诶诶诶…瑗瑗,你到底会不会煮菜啊,油是可以倒那么多的吗?你知道现在的猪肉价格有多贵吗?”

时子瑗愕然,看着锅里只不过半小勺汤勺的油,要炒那么一大盘的菜,这也算是多油了?

“婶婶,瑗瑗刚才买了猪肉过来,现在的猪肉瘦的要七块钱,半肥的要五块钱。”

得,时子瑗这样避重就轻的回答,肖小婶这泄气可是打在了棉花上,看不出任何不一样,因为都反弹回来了。

接下来的时间肖小婶倒是没说话了,不过看她神色,恐怕还是在算计着什么吧。

‘兵来火挡,水来土掩’,随便她来什么算计,她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时子瑗很快就做好了四菜一汤,小叔叔中午不会回来吃饭,不过那个堂弟时子锦也是不知所踪,不知道是疯哪里去了。

“来,瑗瑗,你多吃点,你看看你上个大学都瘦成什么样子了。”时建让时子瑗多吃肉,看着时子瑗明显消瘦的脸不由抱怨。

时子瑗也不拒绝,夹起了一块猪肉绕过伤口就吃,然后还夹给了时姜和李丽琴几块肉。

肖艳笑眯眯的,点头道:“瑗瑗还真是瘦了,要是听婶婶的不去读那劳什子大学,还花钱,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没用。”

时子瑗差点把吃在嘴里的肉给吐出来,花钱?她花了她的钱吗?哼。

“你操哪门子的心,瑗瑗的学习成绩好,考到了全国那么好的大学去,即使是老大一家没钱,我也是要砸锅卖铁...

都让瑗瑗读下去,女孩子有了好的文凭才有好的将来。”

时建放下筷子,对着肖艳就是一阵痛骂。

肖艳这都还没有答话,时建就继续道:“瑗瑗成绩那么好,从小到大都没给我这时家丢脸过,你看看小锦,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调皮这我就不追究了,难道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在前几天他和别人家的儿子打架,还把人打进医院了?”越说这声音就越大。

这会时子瑗清楚了,原来是堂弟时子锦是和人打架,然后肖小婶瞒着时爷爷解决这事,但是现在堂弟时子锦在哪?莫不是一起进医院了吧?看肖小婶没什么伤心的样子,这倒是不太可能。

“还自己是老师,连自己的儿子都教育不好,三天两头的打架,打了架你还瞒着,恐怕是小锦脸上也挂彩了吧,不然你怎么会把他送到亲家去。”时建抿了抿唇,呼吸沉重,似乎是气得不轻。

时子瑗忙上前安慰,“爷爷,弟弟可能也是知道错了,您可别气坏了身子,那不值的。”那确实不值,以为那个堂弟实在是烂得可以。

肖艳似乎是在时子瑗面前撇不开面子,当即放下筷子就走了,还顺道给了时子瑗一记厉眼,时子瑗知道,恐怕这帐,肖小婶又得记她身上去了,她这可真是‘躺着也中枪’,明明就是肖小婶自己起的头,想要说‘女儿养多好,也终是别人家’的吧,想想那时候她去报名的几天,还上她门去和时爸说女孩子读太多书没用,还真是在她身上煞费苦心了。

一顿饭下来,时子瑗只吃了个半饱,没办法因为肖小婶一离席,李丽琴那奶奶就若有似无的盯着她,仿佛她才是罪魁祸首,加上嘴唇痛,还真是吃不了多少。

为了告别这冷气压,吃完饭,她和时建爷爷聊了会天就走了,走之前还让时建到她家去,说是聊天比较自在。时建也清楚她指的是什么,直说好,过个几天就去。

回到陈芸那的时候,不意外的看见陈芸正和陆羽两个人聊天聊得正欢,她在院子门口的时候就听见笑声了。

陈芸看见时子瑗进来,忙招呼着,“来,来,来,瑗瑗,羽儿正在说他军队里面的事情呢,奶奶还从来不知道军队里羽儿那么调皮。”

时子瑗眼神隐过一抹思虑,被陆羽一览无疑,忙抓过时子瑗的手,感觉到时子瑗手心的冰冷,稍稍蹙眉,“早知道把你那暖手的给带回来了,你看你这手冰的。”说着就用他的双手戳着她那冰冷的手。

时子瑗本来在冬天手就是冰的,在北京的时候还冻手来着,这一回家连冻手都不冻了,所以就更加冰冷了,加上刚才听到陈芸说到军队,她的脑袋中空白一片,只想到陆羽因为受伤而流的血,所以就不止身冷,心也跟着寒碜。

随着陆羽的手温不断戳着她的手背,心也渐渐的暖了起来,凝笑看向陆羽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有着担心、愧疚,罢了,罢了,既然选定了他,也就只好跟随着他了。

“哥哥,你和你的那些学校的同学有联系吗?”时子瑗歪头笑问道。

陆羽一是不明白时子瑗什么意思,不过嘴上还是说道:“有啊,都有的。”

“有没有单身的?”时子瑗继续问。

陆羽稍稍一停顿,这军校里都是雄性的,这能没有单身的么?

“恩恩~瑗瑗,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时子瑗随手拿起陆羽未喝完的茶抿了一口,便笑嘻嘻道:“哥哥,我有几个同学,说是要找个兵哥哥,想要瑗瑗介绍呢。”

‘厄——’

陆羽差点被时子瑗这话给呛到了,他家的丫头什么时候还做人家红娘了?

陈芸坐在一盘轻声磕着瓜子,半眯着眼看着他们两个的互动,心里和抹了蜜似地甜,这两个孩子可都是她从小看到大的,走到现在这样,没有争吵,只有互相理解,还真是不容易,这样的一对,古今都是找不出几个来。

“你呀,如果你那些同学要的话,我回了学校直接给你个电话本,直接通话,让他们各自找去。”他可不愿意自家的媳妇累了,那些个小子自个累去。

凌霄在晚上吃饭的时候才回来,看他红光满面,估计何小燕那朵花他是已经摘到了。

腊月二十四是赶集的日子,时子瑗觉得太久没有去集市上,大早上就拉着陆羽起来赶集了。

这个村子里的赶集是很早的,从早上六点开始集市上就很多人了,他们到集市上时已经是八点了,而且这个时候是快到春节,那个人潮涌动,拥挤程度真的无法想象。

时子瑗最终逛了半个小时确实是没法再去挤了,再挤下去,她敢保证她会成肉干。陆羽心疼她,又看她想要逛街,直接就打了个电话让沐云接着他们上县城了。县城的地界比较宽广,虽然临近春节也是多人的,但是还不算太拥挤。

时子瑗高高兴兴的去商场买了东西,再去超市逛了逛,终于走不了了,便拉着陆羽要去吃东西。

她这吃东西不要紧,可就是她怎么那么倒霉的碰上了夜阑风和姜之尧两个人,而且他们两个人似乎还好声好气的在一起吃粉,这是什么状况?

当时子瑗和陆羽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当然看到了他们两个。

自从那次他们两个向时子瑗表白后,时子瑗压根就没有再联系过他们,以前还算是有发个短信什么的,之后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夜阑风还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姜之尧还是温和笑容,这样的两个人走在一起有多怪异就多怪异。

陆羽的表情很正常,没有一笑容给他们,只是稍稍点了点头,然后拉着还在纠结的时子瑗就坐下了。

不管怎么说都是同学,时子瑗勉强的扯笑,“夜阑风,姜之尧,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好巧。”

不期然的感觉到一群乌鸦在头顶飞过,因为那两个压根看都不看她,都看向了陆羽。

陆羽抿了抿唇,刚毅不失俊俏的麦色脸庞上隐隐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镇定,似乎微微眨了下眼,纤长的睫毛下的眼瞳看不出什么情绪,“我们早就认识了,不必那么看着我吧。”

“是认识,时子瑗同学的哥哥。”夜阑风优雅的拿起他面前的一杯水,冷笑道。

时子瑗把他这表情看在眼里,唉,她现在怎么办?直接跑人?不好吧,明明就没有什么的。

姜之尧也温和的对着陆羽一笑,“恩,陆羽,时子瑗的哥哥,恐怕在一中里没人不知道。”

这会时子瑗听出来了,这夜阑风和姜之尧这是站在同一阵线,还强调了陆羽就是她哥哥,他们明明知道陆羽是她现在的男朋友了,他们这么说,不就是…感觉到陆羽投射到她身上的眼光,看来她是必须承认了。

“呵呵,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告诉你们也没有关系,哥哥其实早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说出来的同时松了口气,又紧接着紧绷了下神经,她这样会不会太欲盖弥彰了点?她可是没有和陆羽说过夜阑风和姜之尧向她表白的事情。...

不是她想隐瞒,而是觉得没有必要,因为她心里清楚的明白她的整个心都是挂在陆羽的身上,何必去想其他什么有的没的。

陆羽笑了,笑得很灿烂,接着他就将整个身子都靠在了背椅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对面的夜阑风和姜之尧两个人,似乎在想着他们会做怎么样的应对。

陆羽这个人精,其实他早就清楚了这两个人对时子瑗或多或少会有些好感,而且可能还上升为喜欢了,但是他就是不说,故意装作是不知道,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人可以在他的手里抢走他一手养大的丫头,而且也相信时子瑗是绝对不会多想的。

而夜阑风不同于姜之尧,他在时子瑗说出陆羽是她男朋友的时候,脸就不自觉的僵了一下,而那握着杯子的手也自然的紧了紧,可是他毕竟不同于一般人,心里也是有些准备的,所以接着他就无所谓的笑笑,然后不咸不淡道:“时子瑗,你可是还没有成年的。”

意思是:陆羽是拐带未成年少女。不过这话他一说完,就鄙视他自己了,他不应该这样说的,他在陆羽面前的定力还需要考究。

时子瑗一听,定力不足的‘扑哧’一笑,对着夜阑风道:“夜阑风,你没忘记你在初中高中的时候都是有一大群的女生再追你吧,那可都是未成年啊。”

夜阑风也太可爱了点,未成年…她未成年,要是两世的年龄加起来,她都可以做他妈了。

时子瑗这一说,陆羽和姜之尧也都笑了,这僵局倒是缓和了些,时子瑗稍稍紧绷的神经也舒缓了不少。说实话,夜阑风这个朋友还是很不错的,她不想因为做不成男女朋友就什么联系都没有,毕竟夜阑风帮了她不少,她早就当夜阑风是朋友了。

老板娘终于把菜都炒好了端上来,这可把时子瑗肚子里的饿虫给引起来了,忙拿着筷子就吃起饭来,完全就忘记了她的嘴唇还有伤口,这不,‘嘶嘶~’的痛呼声就从她的牙缝中发出来了。

“怎么啦?”夜阑风和姜之尧齐声道。

陆羽则是被时子瑗这副摸样给郁闷了,他就想提醒来着,她就什么都不顾吃了。

“瑗瑗,小心一点,还要哥哥喂你?”

陆羽的声音很温柔,带着丝阳光的味道,说着他就在他自己的碗里用汤勺舀了一口饭,在夜阑风和姜之尧的扫射之下,自然的喂到了时子瑗的嘴里。

而这个时候,夜阑风和姜之尧也终于看到了时子瑗上嘴唇那个伤口,隐隐约约,其实并不明确,所以一开始他们才没有发现。

这个时候他们发现了,却是眼神一黯,他们看得明确得很,那明明就是咬伤,不可能是时子瑗自己咬的,那就是陆羽咬的。

这样一分析,加上前次的事情,倒是更认定了陆羽这个人不会好好照顾时子瑗,对着陆羽就是一个冷眼,就连姜之尧那么温和的人都给陆羽记了一目光。

陆羽只当是他们在嫉妒,心里正美着,完全就没有感觉到他在无形中给这两个情敌一个更为想要抢走时子瑗的原因。

时子瑗被陆羽塞了口饭,看着这公众场合,还有夜阑风和姜之尧都在,她可没有办法这样在别人面前献恩爱。

“哥哥,没事,瑗瑗会小心的。”

说完,也照着陆羽的样子,拿起汤勺舀饭菜,轻轻的吃饭,吃了几口之后,她才觉得另外还有两道视线在看着她,微微一抬头,就对上了夜阑风那个黑得沉亮的眼球毫不掩饰的盯着她…蓦地一惊,捂住了嘴巴,急急解释道:“昨天被蚊子咬了。”

这个解释,可真没办法让人相信,这个大冬天的,哪来的蚊子,而且夜阑风和姜之尧早就在心里确定了时子瑗是被牙齿咬的伤口。她这一说,他们两个又是对着陆羽一个厉眼,眼里代表的情绪更是多了一种,仿佛在说:瑗瑗那么好的女孩,你竟然…

他们的厉眼照样遭到了陆羽的无视,人家陆羽正好好的给时子瑗夹菜,还边夹边说着:“不要吃太快了,吃饭不许说话,忘记了昨天的教训了?”

时子瑗在陆羽镇定的表情下终于放下了手,低着头,吃着饭菜。心里在鄙视她自己:早知道这样她就不出来逛街了,好死不死的碰到了他们两个。

陆羽和时子瑗这无懈可击的互动可把夜阑风和姜之尧急的,两个人的面色都微微发白。

过了一会,两个人突然对视,似乎是达成了什么协议。

接着时子瑗就悲剧了。

“时子瑗,你吃吃这个,这个香菇伴着一股葱香,真的很好吃,有助于皮肤光洁。”

这个是夜阑风说的话,他说就说了,但是他竟然还拿过了一双筷子,夹了一夹香菇到了时子瑗的碗中。

时子瑗还没有从惊讶的神情中转换过来,姜之尧的声音又起:

“时子瑗,我知道你一向来不喜欢吃香菜,这碗牛蔸汤里没有香菜,只放了一些姜之类的,我给你舀一碗,别顾着吃饭噎着了。”

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夜阑风和姜之尧想要玩什么花样?

凝着眼转头看向陆羽,厄,她家哥哥的神色很正常,没有一丝变换,也没有打算说什么,可就是这样,更让她郁结了。

一眨眼,她的眼前就多了几道菜,多了一碗汤,而那两个‘罪魁祸首’却还隐隐带着笑意看着她,完全一副‘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夹菜什么的很正常’的表情,这样子,她还真不好多说什么。

而陆羽到底在想什么呢?他就整一个完全不担心的模样,其实内心早就想要将他们两个给‘绳之于法’了,可偏偏呢,他在上大学之前是有托他们两个人照顾着他家的丫头,这照顾照顾的,就照顾出感情来了,也怪他实在是太自我自信了。不过,幸而他有自信的资本。

他现在神色不动,那是因为他不想让时子瑗为难,他心里清楚的知道时子瑗是把他们两个当做是好朋友,本来时子瑗就是比较不会想要去主动交朋友的人,身边就那么几个人成为了朋友,他当然不会就因为这么一点事情而阻拦她交朋友。

他的爱不是禁锢,而是给对方留有足够的空间。这样一来,他和她才能做到真正的相濡以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所以,他不是大方,也不是不吃醋,他这就是在给她足够的空间,也是相信她。

时子瑗夹着香菇吃着那是食不知味,但是面上还是保持着得体的笑容,那笑可真是要多勉强有多勉强。接着她还必须得在姜之尧的眼神下喝那么几口汤,表示她真的是把他当做朋友。

其实她现在只想要高呼一声:桃花太多真的不好。

紧接着她想要低鸣一句:你们两个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么?

夜阑风和姜之尧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向陆羽示威,可这威压根就没示到,但是看到时子瑗吃了他们夹的菜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至少他们和时子瑗的关系其实也是很好的。

时子瑗吃着吃着,看意思意思就差不多了,就想着还是赶紧回去比较妥当。但是转念一想,她和...

他们两个至少是朋友,这朋友一聚,连话都没有说两句,还真是不够意思,而且反而可能会造成她和他们两个见面都成僵局。

所以,她居于朋友的立场,擦完了唇角的油渍,便开口了。

“你们还没有说,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呢?你们难道都不回家吗?”

她记得他们两个的家可不是在a县,而且他们两个也不在同一个县城里。

姜之尧倒是没迟疑,即刻便道:“以前高一的同学有个聚会,说是高中同学一场,以后可能出去了就没有什么机会了,暑假的时候可能还要和高三的同学聚会,所以就定在了这两天,我们还正想要打电话给你的。”只是还没有商讨出该谁打,这就碰上了。

聚会?高一同学聚会?不是吧,她其实都不记得几个人了,不过这聚会到底谁起的头,竟然还可以叫到夜阑风这个人,夜阑风可是出了名的什么聚会都不屑参加的。

她想到这,不禁问:“是谁组织的?怎么连夜阑风也能叫到?”她还真想见见这个人,佩服佩服。

夜阑风挑了挑眉,指了指他身旁的姜之尧,“就是他啊。”

他话一落,时子瑗脑袋中的佩服就撇去了,还道是谁呢,原来是姜之尧。仔细一想,也是,在高一的班级里还真想不出谁有那么大的本事来。

其实姜之尧这聚会还真是信手拈来的,他和夜阑风根本就不是来聚什么会的,而是商讨着怎么去见时子瑗,可时子瑗一问,他可说不出口是来专门见她的,所以就有了聚会一说,他一说完,都觉得佩服他自己了,这理由,还真是恰当,而且时子瑗还推都不能推。

夜阑风则是更聪明和直接,搞得完全他是无辜的,他是看在姜之尧的面子上来参加的,还顺道可以名正言顺的看到时子瑗,何乐而不为呢。

时子瑗看了眼陆羽,见他一脸笑意,便道:“那打算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夜阑风只顾瞥眼看姜之尧,幸而姜之尧脑子转得也快,马上就说出了一个名称,好死不死的,竟然说的是‘皖金酒店’,让时子瑗可是惊了一番。

‘皖金酒店’早在三年前就一跃成为了a县的典型,里面的消费可真的是不便宜,就是一杯酒,也是至少得几十块,但是奈何‘皖金酒店’的一切设施齐全,玩的、吃的、乐的…一一不少,这里面也有时子瑗的一些功劳。

时子瑗也知道她的那些同学基本上家境都是不错的,甚至于都是富二代,但是她可没想到姜之尧他们竟然会选到‘皖金酒店’这个消费那么高的地方去。

“那个…会不会…消费太高了?”毕竟班级里还有些特优生的家境没有那么好,出得起那么多钱么?

在她的思想中,这同学聚会都是aa制的,大家的钱集在一起,付账的时候就拿着这钱去付账。

姜之尧一笑,说道:“既然要让别人赚钱,何不让你家赚呢。”

陆羽紧接着也道:“瑗瑗,既然有钱赚,可就没有推在门外的道理,要不然,这顿,干脆就你请得了。”

陆羽绝对是故意的,时子瑗如是想。

“那怎么能让时子瑗消费呢,这聚会既然是我组织的,也就由我来出钱就好了,大家玩个开心。”姜之尧果然是不经激的,其实他也没有打算让时子瑗请,所以也没有激和不激之说。

时子瑗觉得这样不太好,这‘皖金酒店’怎么说也是她老爸和干爸的,要是她同学去吃一场,还要付账,好像怎么也说不过去,但是她微微抬头看姜之尧的神色,恐怕即使是她说不用钱,他也是不会同意的吧。

自古就有男女吃饭,只要是那个男的有点本事,有些自尊,可都是不会让女的付账的。而姜之尧家境好,自尊也强,当然是不可能让她付账的。

“那…你们到时候打电话给我就行,我很快就能到的,现在我还有点事情,所以要先走了。”

终于差不多了,还是现在走了轻松自在,省得让她心里有些颤然,看着陆羽的眼神都有些讪然。

夜阑风和姜之尧倒也没有怎么组拦,时子瑗提着东西就拉着陆羽走出了门,她发誓,以后不进这里吃饭了,不管再好吃的东西,她都会吃得索然无味。

一出门,时子瑗就感觉这外面的空气是有多么的让人心情愉悦,连枯掉的树枝在摇曳也觉得是另外一番美景。

陆羽一把勾起了时子瑗的尾指,身躯向着时子瑗靠近,伸出一只手将时子瑗披在肩膀上的墨发系在耳际后方。

这一系列的动作甚是轻柔,就像是在抚摸着最为珍视的珍宝一般。

而时子瑗却是在心里打颤,微微斜眼看陆羽的表情,陆羽笑得越欢,她的心里就越慌。

不自觉的,她还是觉得主动承认得好。

“哥哥,其实…其实前一次回来的时候,夜阑风和姜之尧都说喜欢我。”

说完,她就撇开了头,不敢看陆羽的表情,至于为什么,她也不知道。

而陆羽只是动作稍稍一滞,嘴唇上弧的角度愈发的明显,他在笑,其实没有什么意思,他只是笑而已,他只是恶作剧的想看看他家的丫头紧张一下而已,所以,他只淡淡的说了一个字:“恩~”

这字可真是意味不明了,反正在时子瑗耳朵听来就是意味不明,只能按照她自己想的那般继续解释:“哥哥,其实你也知道的,我只当他们是朋友,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喜欢我呢,你可不能生气。”

说话的时候,时子瑗有些迟疑,她在迟疑,该不该把夜阑风那天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就吻了她的事情告诉陆羽,不过她这话说完,她就决定不说了,因为她感觉陆羽的醋坛子已经够酸了。

“恩,瑗瑗有人喜欢说明了瑗瑗有魅力啊,哥哥是不会生气的。”陆羽的话很淡,淡到像是喝白粥似地,尝不出味道,也看不出情绪。

时子瑗迟疑一番,心里再三斟酌,觉得陆羽可能真的生气了,但是他又说不生气,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哥哥,你真不生气?”

陆羽这会笑了,连眼睛里都在笑,他觉得逗得差不多了,不然他早晚得被她收拾,到时候受苦的就是他了。

“瑗瑗,你看着哥哥,哥哥真的是不生气。”他一手翻转过时子瑗的头,让她对视着他。

时子瑗黑溜溜的眼珠转啊转,看了再看,终于觉得陆羽是没有在说谎了,心里也就放下了心来,完全就没有觉得陆羽这应该要吃醋。

不过我们家的陆羽怎么可能就那么快放过了她,只听得他说道:“瑗瑗,哥哥是不生气,可不代表不吃醋啊,瑗瑗打算怎么补偿哥哥吃醋的问题?”

陆羽此刻的表情真的很欠揍,反正时子瑗就是这样想的。还说什么不生气,吃醋难道不是生气吗?

这事情她理亏在先,她也不会露出想要揍陆羽的表情,她还要笑脸盈盈,主动拉钩,轻声问语:“那哥哥想要怎么补偿?”

陆羽似是仔细的思忖了一会,接着...

摇头,“是瑗瑗要补偿,那当然要瑗瑗自己想啊,只要哥哥满意了,就好了。”

满意?请问下你满意的指数要超过多少?时子瑗半眯着眼思考。她可不认为陆羽这个腹黑的家伙就那么容易满意了,这明显就是给她下的套啊,而她还傻乎乎的就这样掉进去了。

“恩~那瑗瑗回去做哥哥喜欢吃的东西?”

虽然这个做法压根就不能让他满意,但是她只能说这个。

陆羽一委屈,一无辜,“难道瑗瑗忍心让哥哥痛着手臂去做菜?如果瑗瑗忍心,那晚上就哥哥做吧。”

见过耍赖的,但是没有见过这么耍赖的,而且这耍赖还让某人没有任何反对的余地,还不忍反对,这就是高超的说话技巧。

时子瑗心一软,哭笑不得,可还是继续笑脸盈盈,“哥哥,那你到底要瑗瑗怎么样你才觉得满意呢?”

陆羽流转流转眼球,一把抱过时子瑗的身躯,微微低头,靠在她的耳边说了几个字。

时子瑗的表情是:先惊,后挠头,再思忖。

接着便是恍然大悟,腹黑到无极至就是如她这个哥哥这般吧。

陆羽竟然说:他要以男朋友的身份出现在她那聚会席上。

这表明什么?这表明了他想要从阴暗的、还未见光的男朋友,走向光明、光亮、光…好多光,总之,他想要正名了。

但是…他难道不怕老爸?

时子瑗只关心这一点:只要老爸不把陆羽给扫出门外就行,至于陆羽想要光明正大的正名,她压根就没有意见,反正明眼人都看得出她和陆羽的关系。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票票:jdxk888、30年、 神笔猪猪侠 、13881133830 、861189055、凌波微步cy、phoebehuang——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