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82 被抓正着

082 被抓正着?

腊月二十八终于到来,接下来的两天时子瑗也终于没有做什么丢脸的事情,不过她的神经倒是绷得紧紧的,担心着这天的到来,也不知道这结果是什么。

夜阑风和姜之尧在今天一大早就走了,说是要去准备接人。时子瑗想了想,也是,这同学也不全都是a县的,很多都是别的县城里的。

时子瑗一早起来就忐忑不安,在时爸、时妈走后就紧紧的抓住了陆羽的手不放,“哥哥,你今天真的要去?”

可不可以就算了啊,她想怯场了。

可是陆羽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呢,而且他可是做了很多准备,那万无一失的准备下,应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他反手抓住了时子瑗的两肩膀,轻轻的捏了捏,嘴角弧起一抹淡笑,带着安慰声调道:“瑗瑗,你放心,哥哥不会有事的,这件事情,早说晚说都是要说的。”

“可是…”她还未成年诶。

伸手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尖,带着一股沁香的温热气息喷洒在她那洁白如玉的脸颊上,又伸手mo了mo她的头颅,“瑗瑗,不要紧张,你看哥哥都不紧张。”

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在时子瑗听来甚是受用,‘噗嗤’一声轻轻低笑,仿佛郁积在心里的担忧和紧张都消散了不少,浑身也不那么紧绷了,深深吸了一口气,撅嘴低头道:“反正又不是我被扫地出门。”

闻言,陆羽只是手上的动作稍稍一滞,紧接着时子瑗就听得他那低低的笑声,传入耳际竟感觉有股慵懒得意的味道。

“要是哥哥再不说,恐怕哪天哥哥还真是你的哥哥了。”

前两天时妈就把这个情况告诉了他,他听言可真不知道是笑好还是哭了,他这是做了太全面了?导致了时爸只想着要他做儿子,而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他做女婿。

“啊…”时子瑗狐疑抬眸看向陆羽,声音拉得老长。

“啊什么,前两天让阿姨去套叔叔的口风,阿姨就给哥哥这么一个信息,所以,为了让哥哥不成为你的真哥哥,这事情可要抓紧了。”陆羽说着话时还认真的将时子瑗的乱发整理好。

时子瑗大惊,张大了嘴巴,睁大了眼瞳,好似完全是不可置信,忽地她伸出手在陆羽那宽厚的腰上一拧,嘟嘟嘴,“谁让你做那么好,我爸都不想要我这个女儿了。”

这可是明显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某人,也不想想他这是为了谁啊。

“好了,聚会的时间都快到了,哥哥帮你扎头发。”陆羽也不恼,直接转移话题。

时子瑗一听,忙拿起一旁的手机一看,都快晚上六点了,这聚会的时间是在晚上七点,从这里过去要半个小时左右的,便道:“哥哥,你随意扎就好了,反正大家都是同学。”

陆羽淡笑摇头,随意扎,恐怕只是不想要让她自己脖子受累吧。

“好,坐好了。”

接着陆羽就真的随便给时子瑗扎了个马尾,至于衣服,时子瑗想了想,随便就拖出了一件及膝的米白色风衣,再穿了个紧身牛仔裤,配上一双白色的半高跟靴,一个明媚不失灵动的装扮,倒也是过得去。

陆羽就随便多了,不过他还是合着时子瑗的穿着,难得的穿上了牛仔裤还有米白色的外套,俊挺的身躯倒还真如衣架子一般,将这平常的衣服穿出了不同的味道,连时子瑗都不由暗暗惊愕了一番,她可从来就可以见过陆羽穿过牛仔裤,一般不是休闲裤那就是军装裤。

陆羽被她看得脸上有些发热,不自在的撇开了头,他能说他这身装扮其实是为了不在那些比他小个三四岁的人身上感觉老么?这是绝对不能的,所以,他就是为了符合这聚会的气氛。

“哥哥,你穿牛仔裤真的好man噢~”一向不发花痴的某人,竟然嘴中不自觉的说出了这句话来。

陆羽嘴角一抽,接着眉宇间浮现一丝欣喜,毕竟被自己喜欢的人夸,心里当然是高兴的。

“你就不怕时间不够了,我们快走吧,沐叔叔在等着了。”

陆羽这表情、这想要赶紧转移话题的态度,让时子瑗心里油然生出了一种想法,那就是她家从来就不会害羞的哥哥,竟然在这个时候害羞了。

“哥哥,你是在害羞是不是?是不是?”一把抓住欲走的某人,眼里熠熠生辉,生怕错过了陆羽的一丝一毫的表情。

终于,陆羽确实在时子瑗说出这句话后眼睛有一闪而过的局促,那张俊脸上浮现了一丝红晕,嘴上却是不肯承认的,介于他的力量大于她的,他便一手揽过了她的身躯,然后半推半就的就将时子瑗给揽出了门。

而时子瑗怎肯放过那么好的一个机会,从来都是她在陆羽面前害羞,可没有想到陆羽也会有害羞的一天。

“哥哥,哥哥,你就说嘛,刚才你是不是在害羞,瑗瑗都看到咯。”说着还不停的晃动陆羽的衣领,有一种‘誓不罢休’的意味,她就是想要看到他承认害羞而已。

不过她这个想法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了,陆羽什么人,刚才他是在害羞来着,那是因为时子瑗从来就没有那么直接的夸他过,再加上他的穿着是有一些不符合他现在年龄和性格的,所以他还有些不好意思,对,就是不好意思。

他就一转头,正好对上了时子瑗那喋喋不休要他承认的红润嘴唇,突然觉得喉咙一阵干燥,吞了吞口水,抿着唇道:“瑗瑗,你看哥哥像是在害羞的样子,你再问下去,可就迟到咯。”

时子瑗一时没有看清楚他眼底那抹明显被她激起的不一样的情绪,还继续唠叨:“哥哥,您就别不承认了,瑗瑗都看到了。”

这语气,甚是一个小孩子迟到可口的糖的模样,但这也让陆羽的神经突然紧绷,对着那张红润饱满的嘴唇就压了下去,手上的动作也不停,直接就对上了时子瑗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也加紧了她和他紧贴着的身躯。

时子瑗这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子,或许她也小瞧了她自身的魅力,还提高了陆羽的自制力。

唇齿交加间,她先是呆滞,接着便是下意识的回应。

得到回应的陆羽眼眸一亮,不管不顾的继续加深了这个吻,直到忽然一阵风吹来,刺激到他的感官,意识到他们的所在地,他才放开了她。

此刻的时子瑗已经像是一淌水一般瘫软在了陆羽的身躯,哪还有刚才的兴奋模样,脸颊如霞云般红透,她早就忘记了刚才的她是要做什么事情,脑子里一片旖旎,舔了舔嘴唇,似乎还不满足。

她这模样看得陆羽又是一番喉咙干燥,忙撇开头,按压住自己的正常的反应,提醒着自己现在不是时候。

按压住了自身的qy,他便马上就半抱着时子瑗出了门,对着沐云那半暧昧的眼神,他的脸上正经得不能再正经了。

等到时子瑗反应过来时,已经在去‘皖金酒店’的半路上了,害羞的她,直接就假装昏死过去,当做是睡着了。

陆羽早就发现她醒了,不过他也不提醒,干脆就让时子瑗靠在他的大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到‘皖金酒店’的时候,就看见了姜之尧在酒店门口等着,似乎还在招呼着两个男生进去。

时子瑗在车停的时候‘刚好’就醒了来,还假装眯了眯眼睛,问着陆羽是不是到了。

陆羽憋住笑,直点头,然后就开了车门,让时子瑗出来。

姜之尧看见时子瑗来了,就忙上前,看到时子瑗和陆羽的衣着,不着痕迹的蹙眉,不过面上还是温和的笑着,“时子瑗,你终于来了,有好几个同学都问你怎么还不来呢,你来了现在就赶紧上去吧,在五层的a032那间包厢,阑风在里面呢。”

时子瑗一听,a032?vip包间,这姜之尧还真是大方了,这里面的消费没有个三千,可是出不来的。

看时子瑗不说话,姜之尧继续道:“时子瑗,你不会连你爸这酒店的地方都不懂得怎么走吧?”

这可是问道她的痛脚了,她不算是方向感差的人了,但是这‘皖金酒店’里经过改造,这道道路上都是像迷宫一样,她每次来都是靠着谢航辛在前面引路,要不然就是直接跟着陆羽来。

“我会带瑗瑗上去的,你应该还有同学要招呼吧?”陆羽一手拉住了时子瑗的手解围道。

时子瑗立刻就用感激的眼神看他,还是她家的哥哥好,不拆她的台,不像这个姜之尧,一问就问到自己的痛脚。

姜之尧这个悲催的娃子,就这样被时子瑗也记上了帐。

接着陆羽还不待姜之尧回答,就直接拉着时子瑗进了酒店,时子瑗因为‘记恨’着姜之尧,也没有打个招呼就走了。

在这个酒店工作的人,几乎都认得时子瑗和陆羽两人,他们在这个酒店开张什么的,暑假来玩什么的,都是自由的很,时爸和谢铭这个干爸也早就交代了手底下的人,所以他们见到他们两个就不停的打招呼,一些刚入的女职员直接就将眼睛定在了陆羽的身上,害得时子瑗吃了不少的飞醋,连手都不让陆羽拉了。

陆羽对此失笑不已,一方面对时子瑗的吃醋很受用,但是一方面他还是得安慰吃醋的她,半跑的就追上了时子瑗,忙拉住,“瑗瑗,走错了,你走着进去可就是b区了。”

时子瑗脚步一顿,环视了下四周,终于看到一个b字母的字眼,气哼哼的一咬牙,瞪向陆羽,但嘴上却不得不服气,放软了口气,“那我们现在要到哪个方向走?”

“还放不放开哥哥的手了?”陆羽反问。

时子瑗哼哼的,“你走前面,我跟在后面就行了。”

气死她了,她知道她家的哥哥有多么的迷人,有多么的让女人喜欢,但是看到别的女人看他,明明心里也清楚他对别人没有意思,但心里就是不舒服。

陆羽漾出一抹耀眼的笑容,在这橘黄色的灯光下显得越发的亮眼,稍稍叹气,“瑗瑗,哥哥总不能让她们把眼睛给挖了吧。”

时子瑗挣脱陆羽的怀抱,把脸对着另外一边,“哼,挖掉才好呢。”

这就是吃醋的女人啊,连着惨绝人道的思想也附和着。

陆羽看看时间,为了不破坏他这几年来一直计划的要‘见光’的大计,只得投降,从背后抱住了时子瑗的身躯,头伏在了时子瑗的肩膀,“好了,哥哥知道我们家的丫头正吃醋,下回,下一世哥哥肯定投个长相不好的家庭,然后哥哥就不会被别人偷觊,瑗瑗就不会吃醋了。”

时子瑗先是一愣,接着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终于破‘气’而笑了,“哥哥要是长相一般,那瑗瑗就不要了。”

陆羽这一听,心一顿,仔细琢磨时子瑗说的话,手中的力气不禁紧了些,嘴上是前所未有的霸道,“你永远是我的,是哥哥的,不管是这一世,还是下一世。”语气里有一些危险的气息。

时子瑗还未知味觉,还笑嘻嘻反手摸到了陆羽的脸庞上,“那可不一定,到时候孟婆汤一喝,什么都忘记了。”

“你…这是存心要气我…”

说完,下一秒,陆羽便将时子瑗的头反转,那唇紧压着她的,带着一丝攻略性。

他气急了,他……下意识的就想要紧紧的将她嵌入身体里,他知道,他早就沦陷了,所以他才会有那么大的占有欲,不仅想要这一世的幸福,还想要下一世,甚至下下一世……总之,他就是不会放开她,永远都不会。

“你们在干什么?”

这是熟悉的声音,不管是时子瑗,还是陆羽,都是很熟悉的声音,因为这个声音是…时爸的。

这声调里时子瑗听出了明显的不可置信,明显的恼怒,明显的震怒…

接着,时妈的声音也随之响了起来,带着惊讶,还有担忧,“瑗瑗,羽儿…”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票票:miangu投了1票、mickeyliu投了1票、jdxk888投了1票、13156227670投了1票、藕紫色投了1票、飞影贝贝投了1票

还有狐狸吖吖的钻钻啦

且看时爸到底反应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