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83 惨烈的陆羽

083 惨烈的陆羽

不管陆羽这厮计划有多么的周详,总之,这次被抓包他是绝对的失策了,还大大的不妙。

在这眼皮子低下,他竟然忘记了此地是时爸的地盘,随时随地都有被发现的危险。

就差一步,就一步而已,到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把这几天的工作都白费了。

时爸火了,超级的火,那磨牙的声音‘吱吱’的响,嗓子眼里如火山喷发般冒着烟,那本微许红润的脸已经变得黑沉。

本来他是打算和时妈一起到时子瑗同学聚会的包厢看的,却没有想到这一场面,他最最最疼的女儿正在被一个男的抱着,而且这个男的还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一好男儿…

时妈那是手足无措啊,她也没有料想到会看到这画面,这公众场面,幸好这里没有别人经过,要是别人经过,还不得…她还真无法想象去了。

虽然她是赞成了时子瑗和陆羽在一起,但是时子瑗现在毕竟是个未成年的女孩子,要是提前让别人知道了,这流言蜚语背后指指点点,那时子瑗还要做人么,顿时觉得她这女婿也太急躁了些,又叹息刚才她没有完全拦下时爸的脚步,来不及通知这他们。

而一向镇定淡定的陆羽此刻也不淡定了,眼里闪过一丝局促,感觉到时爸那灼热的视线正在看着他和时子瑗的紧贴处,下意识想要抱得更紧,却感觉到时子瑗微许的不安,稍稍的松开,她才不那么紧绷,只是她那眼底的复杂表情看在他的眼里却是愧疚了。

陆羽十分清楚的了解时爸对时子瑗的感情,这个女儿可是比那个儿子还要疼在心坎里,不管是生活和学习,时爸都是尽最大的能力让时子瑗这个女儿过得更好,对她有放纵、有溺爱…总之,时爸真真的把时子瑗这个女儿看得比什么都重。

时子瑗心里是很不安的,一方面是对时爸,一方面是对陆羽,她知道陆羽为了今天要公开的事情做了很多的努力,也知道时爸对她的感情,她心底对时爸其实是要比对时妈要亲密的多,这或许是因为前世的愧疚才得以这样,但是现在……

“陆羽,你给我滚出来!”

这话,是从时爸的口里出来,声调是前所未有的高声,听得他们三人心头一愣。

时爸对陆羽那是真像是对待亲儿子一般了,他从来就没有那么严厉的唤过陆羽,从来都是一副慈爱的姿态,就如对时子瑗那般,反正都是心头肉啊。

陆羽心里的震惊其实是最多的,他和时爸的相处中他感觉得出时爸对他的慈爱,这时候时爸这一大声呼唤,这明显就不是生气那么简单了啊。

陆羽这才稍稍顿了下,时爸又是一呵斥:“还不给我出来。”

气哼哼的语气,黑沉的脸,那满头的黑发竖起,胸腔间的起伏更是不定。

时子瑗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张了张嘴,半响才道:“爸…”

这还才出一个字眼,就被时爸一瞪,眼里的复杂表情让时子瑗心里直发慌。

陆羽轻轻一叹息,轻拍了下时子瑗的肩膀处,给了个放心的眼神给时子瑗,接着就随着时爸出了去,脚步还是那般沉稳,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时子瑗也想跟出去,却被时妈拉住,只见时妈摇头,道:“瑗瑗,这次…”

她还真不知道说什么,说陆羽太急躁了么?刚才她还真是这么想的,但是转念她又想到了陆羽等了自己的女儿那么多年,照顾和爱护的细腻绝对是超过了他们做父母的,所以,她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妈妈,爸…会不会…”直接让保安把她家哥哥给打发了。

“傻孩子,你爸那就是面冷心热,你和羽儿也太…本来有百分之五十你爸不会生太大的气,这会,可百分之十都没有了,羽儿恐怕必定得受一些苦了。”

时妈对于同床共枕都快二十年的时爸很是了解,不过她心里知道时爸是最终不会怎么样对陆羽,但陆羽确定是要吃一苦头了。

“妈,你说…爸是要让哥哥去哪里啊?”时子瑗还是担心,总感觉心里就是一块疙瘩,或许她在场,老爸就应该会听她说一些话的。

其实时子瑗这会真想错了,要是她敢说话,那时爸肯定当初翻脸,直接就会把陆羽给轰出去。原因是什么?那肯定是陆羽这厮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就把他的女儿给拐跑了,而且在女儿心中的分量竟然超过了他这个老爸。尽管他很喜欢陆羽,但是陆羽毕竟不是亲生的,时子瑗才是亲生的。所以时子瑗要是说情,他那本来很火的心,铁定是更火的。

这会时妈不说话,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刚才陆羽和时爸消失的方向…

而时爸和陆羽这厢,却还是在这酒店,不过…

此刻的陆羽被关在了一间内厢,而他的对面站着的是十个魁梧的男子,个个看上去凶神恶煞的,肌肉发达。

而这十个男子,正是这家酒店一部分的打手。

‘皖金酒店’开得那么大,要是没有一些保护势力的话那肯定是会被其他的竞争对手给打垮的,谢铭早在开这酒店的第一年就招收了不少拥有实力的打手,这些年下来,可所谓是个个精英,还不乏有在部队出来的。

陆羽的脸上没有一丝害怕,反而是镇定,是一种即使泰山崩于顶都不变色的气势。

时爸正黑着脸坐在了一旁,坐着陆羽道:“陆羽,前面只给你两条路,一是马上离开瑗瑗,瑗瑗才那么小你就把她给迷晕了;第二,不然你就打败你面前的十个人,而且不能打到你的脸,要是打到了,你也必须离开瑗瑗。”

陆羽一听第二,嘴自觉的抽了抽,不能打到脸,这是个什么概念?

就连站在陆羽面前的十个打手也互相看了看,一时间不知做何反应,齐齐看向时爸。

时爸感受到他们的视线,假咳两声,“你们尽管打,打哪里都行,他要是躲不过,也得离开。”

天知道他要陆羽不能再脸上留下痕迹是因为他怕时子瑗这个女儿看见了会心疼,但是他心里这一口气要是不发,却又是忍不下。他这十年下来,竟然留了个‘白眼狼’在身边,把自己的女儿给‘赠送’了。

闻言,陆羽又是一抽嘴,直想着时爸对他其实还是留情的。

时爸要是知道他这么想,铁定会多加十个打手,他留情,他为什么要留情。

看众人还不动手,时爸一瞪眼,看了看两方人马,栗色道:“还愣着干嘛?”

这十个打手对陆羽也算是熟悉的,今天他们这么被时爸拉出来打人,而且还打的是时爸最得意如亲儿子一般的人,心里还真得思量思量。

陆羽看出他们的斟酌,嘴角噙起一抹淡笑,摊开手,“开始吧,不要留情。”

既然是时爸想要对他这么一惩罚,那最好就不许留情,一留情,恐怕时爸还更不是滋味。

十个打手闻言,想着既然人家都说不要留情,那就…开打吧,当做练手。

接着这内厢便传出了‘噼里啪啦’的搏斗声,那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打在人身上的声音。

内厢是战况可所谓是激烈,十个打手是经过特别训练的,那出手的狠劲,可完全就是把陆羽当做了敌人来看,一招一招朝着陆羽挥拳而去,毫不留情。

陆羽从小就练习体力,加上在部队训练过了一段时间,又上了那么几年的军校,那一拳一脚的都是游刃有余……

这大冬天的,这一拳一踢下来,陆羽和十个打手皆热汗淋漓,陆羽身上的外套早就被褪下了,贴身穿着的是一见白色的毛衣也在这战况中慢慢的褪下了…

现在对峙已经是赤膊对峙,这一拳一拳打在了人身上,可是真真实实的。

各种不同声调呼痛声陆续开始响起…

“啊—”

“啊——”

……

似乎一声比一声要惨烈,而陆羽虽然是实力相当,但双手难敌多手,中招的机会还是有的,但是他就硬撑着轻声‘闷哼’,连一声痛都没叫过,至于脸上,倒还没有挂彩。

时爸本来是很镇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场搏斗,这十个打手一般都是不用出手的,也不是他管辖的,但是这十个打手的实力他还是有些清楚的,这会看着陆羽一拳一拳的几乎躲过了,心里可甚不是滋味,还想着,他是不是应该再多叫个十个过来,这内厢也还能站人。

时子瑗和时妈这厢却是不由得担心了,因为她们一路问过来竟然没有人看见时爸和陆羽,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时爸把陆羽带到了一个密闭的地方,还指不定会怎么整呢。

“妈妈,爸爸不会是直接把哥哥推到窗户口塞下去了吧?”时子瑗颤颤的出声。

时妈狐疑看向自己的女儿,直接往她头上一拍,“你这个死丫头,你把你爸想成什么了?还窗户口塞下去。”

说完,连她都是哭笑不得的,她也知道时子瑗这会是心急找不到了,在胡言乱语。不过这胡言乱语的给得有个度吧。

时子瑗一甩头,嘟着嘴,吸了吸鼻子,“可是…都没有看到哥哥和爸爸往哪去了啊?这酒店就那么大,又没人看见出去,那只有是在窗户了。”

这死脑筋的某人啊,可真是会想象,还转不过弯来呢,直把时妈气得想要把她这个女儿给塞到窗户口去,眼不看为净!

------题外话------

谢谢亲的支持哈:leo丽——投了1张月票么么——么么——

亲们,千万别拍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