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84 我带的是家属见光啦

084 我带的是家属(见光啦)

两人走着走着,时妈突然顿了脚步,拉住时子瑗,道:“瑗瑗,我知道你爸和羽儿去哪了,快,和妈走。”

时子瑗一听忙跟上了时妈的脚步,看着时妈那一闪而过紧张的表情,她心里是更紧张了。

再说陆羽这边,已经开打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了,那些打手已经被陆羽撂倒了一半,还有一半的打手也在喘息着,他们没有想到陆羽竟然会有那么好的身手,本来还想着稍稍留情,但是早就在陆羽将他们撂倒的时候就发狠的打了,故而陆羽也是身上好几处挂彩。

陆羽的气息却是愈发的沉重了,因为他的伤才刚好,本来是还要调养一个月左右的,但是奈何过年了,他便就回来了。时爸可是不知道他受伤的事情,他也不想让时爸知道,这一知道,肯定会担心,反正他都好了差不多了,也就没有说。

时爸两眼睁着眼前的惨况,他没有想到陆羽竟然能那么快就撂倒他这里的打手,不由暗自点了点头,又紧接着眉头一皱,随即道:“你们给我狠狠的打,你们平常的气势哪里去了?”

打手们一听,就连已经扑到在地的都起来了,这会,陆羽可真的又陷入了囧境了。

而时子瑗和时妈到的时候正好就听到了时爸这句话,时子瑗本来在门外听到‘砰砰’的响声已经是担心死了,这会竟然还听到时爸在下的命令,猛地就打开了门,道:“爸爸,不能再打了,哥哥受伤了。”

时爸朝着门外一撇,一时没有意识到时子瑗说的受伤是什么意思,估计就是身上打伤了罢,看自己的女儿那么心疼陆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又道:“继续打,还等什么。”

本来看打手们停顿,时子瑗终于稍松了口气,正要上前去看陆羽,却听得时爸这句话,忙三步化两步走到了时爸的身旁,摇晃着时爸的胳膊,“爸爸,哥哥前次受了枪伤,还没有好呢,不要再打了。”

时子瑗的声音哽咽着,水润的美眸氤氲着雾气,吸着鼻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正在‘奋斗’的陆羽。

时爸正想说什么,突然意识到时子瑗的话,枪伤?还没有好?

“快停,停下…”

叫得那个急切,连身体都站起来了。

打手们听到时爸的话立马就停下了,陆羽的呼吸也沉重了好多,眼睛里笑着,没有移开过时子瑗的身上。

这时时爸已经走到陆羽的身旁了,也不顾什么陆羽‘拐走’了他家的女儿了,忙问道:“你这个孩子,怎么就不说一声,枪伤在哪里?”说着他打量着陆羽全身上下。

时子瑗踱着步子走上前,看到陆羽腋下有些血丝渗出,心下又是一疼,那泪水是哗啦啦的流,控制不住。

“哥哥…哥哥…”

这叫声,直把陆羽给心疼的。

他知道,这回他是注定了,注定了栽在时子瑗这个小丫头的手里了。

但是此刻未来老丈还在呢,他可不能上前就抱住了她,只得先回答未来老丈,“叔叔,那枪伤已经好了差不多了。”

“谁说的,才好没有多久呢。”时子瑗立马反对。

时爸也是没有打量出大碍,挥了挥手让那些打手下去,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陆羽,再看了看时子瑗,叹息一声,走了。

时妈可是等着时爸走了之后才上前关心着,“羽儿,你什么时候中枪了,那你怎么不说一声呢,要是再有个好歹,可怎么得了。”

时妈不敢在时爸在的时候关心,因为要是那样,肯定会更让时爸心里不舒坦,为什么呢?时爸肯定会觉得他一个人孤立无援的,心里当然不舒服了。

“阿姨,都怪我,叔叔这教训是应该的,我也没事,都差不多好了,您别担心。但是叔叔好像还是…”陆羽这会倒是拉着时子瑗的手了。

他的话里表明了时爸虽然对他宽松了些,但是还没有彻底的消除芥蒂,看时爸的表情就知道了。要彻底消除,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啊。

时妈叹息着摇头,“没事就好,你叔叔也是…”不说大家都是知道的。

要说时妈在当时知道的时候也是心里不舒服的,但是经过了这些年,倒是彻底的消除了,陆羽这个女婿她一早就认定了。

“阿姨,没事,真的没事,您去安慰安慰叔叔吧。”陆羽扯起一抹笑容。

时妈此刻也不好多说什么了,也就走了,顺便还关上了门。

一时间,只剩下了陆羽和时子瑗两人了。

陆羽是再也忍不住的把时子瑗往身躯一揽,她的柔软,他的坚硬,紧紧相贴。

“瑗瑗,哥哥没事,真的没事,别哭了,等会就成小花猫了。”

他一手抹去她脸颊上不停流下的泪水,一手按着她的后脑勺,似乎是要将嵌入他的身躯一般。

其实他如果再打下去还真是会撑不下去的,因为腋下传来了隐隐的痛意是他想忽视都忽视不了的,幸好停了,要不然,他还真得上医院了。

时子瑗听陆羽竟然还有调戏的话语,忍不住的伸出双手拍打在陆羽的胸腔,嘴里念叨着:“笨哥哥,要是再伤了怎么办?笨哥哥…”

陆羽失笑,把她搂得更紧,“恩,哥哥笨,幸好丫头来了。”

时子瑗打了会看没有效果,也就停了手,眼泪也不流了,只是还吸着鼻子不说话。

整个房间寂静了下来,只听得他们的呼吸声。

突然,时子瑗口袋的手机响了…

皱着眉掏出来一看,是夜阑风…

挂掉,稍稍抬眸,却撞到了陆羽高仰着的下巴,身躯后倾,“哥哥,我们还要上去吗?要不先去医院检查一下?”

最终还是担心陆羽的伤,虽然看着陆羽像个没事人,只是身上有几个拳头印。

陆羽一笑,很确定的回道:“去…怎么不去了。”

好不容易这会时爸也知道了,什么顾虑都没有了,这还不赶紧的宣布他的主权,那他就是傻子了。

到了那指定的a032包厢时,里面的情况可是相当的热闹,人虽然只有二十多个,但是都在玩,不是在唱歌,那就是男生再喝酒,聊天…可所谓应有尽有。

时子瑗不是第一次进这种包厢了,而且这包厢还是她给时爸他们建议的,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的ktv酒店,里面什么都有,吃喝玩乐,样样都有。

时子瑗环视了一周,幸好这里面的女生她比较熟悉的只有萧飒,蒙小小、苏素素两个也不在。

姜之尧和夜阑风看到时子瑗带着陆羽上来,眉头不禁皱了皱,但还是上前道:“时子瑗,这可是同学的聚会,陆羽不是我们班的同学吧。”

姜之尧说这话的意图很明显,他其实就是不想看到陆羽在这里,他可是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把陆羽给分离开时子瑗,这陆羽来了,他不是白忙活了么?

厄——

时子瑗听闻,直接就扫向陆羽,接着便道:“姜之尧,我带的是家属,男朋友。”

这说得是那个顺口啊,直把这包厢内的一竿子家伙给愣的,连动作都忘记摆了。

最为激动的莫过于萧飒了,她本来是磕着瓜子走到时子瑗面前的,这会连瓜子都忘记磕了,直接就上前捏住了时子瑗的两肩膀,“瑗瑗,你和陆羽终于修成正果了啊,”接着又拍了拍陆羽的肩膀,“陆羽,你可是由‘媳妇熬到婆’了。”

陆羽本来笑着的脸听她这一说不禁抽着嘴角,‘媳妇熬到婆’?能来形容他么?

陆羽和时子瑗的关系,只要是熟悉的,谁能看不出来,大家都一目了然了。

可是这包厢内还有一竿子不知道的呢,那些人皆眨巴着眼,心里都在思忖:不是哥哥吗?怎么成男朋友了?

这会时子瑗很镇定的面对着大众的探究,陆羽可以为她做到这番,她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呢,虽然她现在才十六岁未成年,但是她已经是大学生了呢。

夜阑风和姜之尧两个人脸上的笑容没了,他们的打算泡汤了,还成全了陆羽那个公开他和时子瑗恋情的推动力,那心里那个悔啊,悔得肠子都青了,可是心里还是暗暗发誓不会放弃的,一定不放弃,要是就这样放弃了,那可就不是他们了。

接下来的场面可也算是热闹的,人人都上来问一句: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问题,可把时子瑗给难住了,她难道回是在初一就开始了,这话要传到时爸的耳朵里,可就惨了,恐怕就不止十个打手了,二十个都是要的。所以她就回:刚确定,刚确定。

陆羽自时子瑗大声的宣布他的她的男朋友,他那嘴角的弧度可就没有恹下过,保持的柔和度可是没有几个人看到过的。

这说明了他的心里是有多高兴,嘴都合不拢了。这十年来,他可是日日盼着这一天呢,终于见光了啊。

这聚会中最为安静的莫过于夜阑风和姜之尧了,他们心里还在悔着呢,闷闷不乐的在皱眉,直把其他人给纳闷的。

聚会之后,时子瑗等人回到家里,时爸面色沉沉的看着电视,可实际什么都没有看,心里还不舒坦着呢。

夜阑风和姜之尧很镇定的在时妈的照顾在各自回了房,接下来就是陆羽的‘忏悔期’了。

时子瑗和陆羽双双坐在了时爸的面前,时爸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嘴也堵着。

时妈终于出来救场,想着这时间也晚了,便想要把这事情推推,等日子一长,时爸的气也就消了差不多了。

“开民,要不先去洗澡,都那么晚了,明天你不是还要到公司吗?”

时爸一个哼哼,回道:“女儿都被拐跑了,没心思去,明天不去了。”

这气闷的口气,他说着说着越发的委屈了,自己辛辛苦苦养的女儿,竟然…早就被拐了。

他心里仔细想了想,突然想到时妈太镇定了,便看向时妈,狐疑道:“阿珍,你这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瑗瑗的事情啊?”

时妈一顿,她总不能说她其实在几年前就知道了吧,那她老公不是会连她都不理了。

陆羽看时妈面色复杂,忙道:“叔叔,其实阿姨也是在前几天知道的,我和瑗瑗其实是在瑗瑗上了大学才开始的。”

这句话,让时爸的心里稍稍舒适了些,至少他的女儿是在上大学的时候才交的男朋友,没有耽误学业。

这句话,也让时妈的心里宽慰了不少,至少她可是中间人,怎么着也是不会被自己的老公怨念了。

她坐了下来,坐在了时爸的身旁,“开民啊,就前几天你还不是说哪家的女儿嫁给了羽儿,那可就是幸运了,那现在…”

“现在是他拐走我女儿。”时妈还没有说完,时爸就激动起来了。

时子瑗低着头,卷着衣角,低低长吟,“没有拐走…”

她话一说,就被时爸一瞪,接着对陆羽道:“你给我说说,瑗瑗从小就把你当哥哥,你怎么能…”

陆羽本来听到时子瑗的话想笑,但是时机不对,面上当然还是一片诚恳,“叔叔,瑗瑗现在已经十六,过两天就是十七了,她还上大学了,她有自己的思想判断,我对瑗瑗,确实是男女之间的感情,而瑗瑗对我,也是一样的。”

这话,他可是琢磨了再说的,也是最直接的。要是今晚不说清楚,恐怕就不用睡觉了。

“十八才成年呢。”时爸怒声声的回了句。

陆羽听着时爸怒气冲冲的话也不移眸,直直的凝着时爸,眼底都是无比的诚恳、认真,“叔叔,您从小就了解羽儿,也了解瑗瑗,瑗瑗从小就聪明,我喜欢她,那是因为她值得,我会用我的一生去呵护着她,永远都让她开心快乐,不让她伤心。”

他这番话,是保证,是誓言,是对他和时子瑗之间的感情守护。

时爸听着他这话,心里的感触也多了起来,想当初他要和时妈结婚时,大家都是反对的,就他和时妈两个人坚持,这十多年过去了,还依旧忘不了当初他年轻时的热血,就是一股脑的为了爱情冲。

现在这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女儿身上,他是相信陆羽肯定会对自己的女儿好,但是他心里的芥蒂还是放不下。陆羽是外地人,不属于这个县城,而且家世不一般,自己的女儿如果以后跟了他会不会受委屈,再加上陆羽以后肯定是个军人,这军人他还是有些了解的,军人的天职是守护人民和国家,要是再有一次像这次一样受伤,受得更严重…他不敢想下去。

“羽儿,你这个人,叔叔我是绝无异议的,但是…叔叔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还要和瑗瑗在一起,叔叔也不管了,只好答应了。”

时爸退了,因为时爸也看出了时子瑗对陆羽其实是爱情加亲情,那眼底的担忧和关心都看得出来,但心里的顾忌还是有的…

陆羽镇定的点头,“叔叔,您问。”

时爸的问题:

“你的家人如果嫌弃瑗瑗呢?不接纳瑗瑗呢?”

“现在瑗瑗还小,什么都不懂,我希望你们现在少见面,等到瑗瑗成年了再说,做得到吗?”

“还有,如果你在军队你待就待个半载一年的,让瑗瑗独守着你吗?”

陆羽的回答:

“不会的,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姑姑都很喜欢瑗瑗,要是他们不接纳,那我就带着瑗瑗扎局住在这里了。”(但那是不可能的)

“可以少见面,但是不能少了联系。”

“不会的,到了登记结婚的之后,我肯定会让瑗瑗和我住在一起。”(住军区啊,军队里可以带家属的)

陆羽的回答,还是深得时爸的心的,想着现在人还小,时爸也就罢了罢手,算是没有反对了,但没有完全赞同,心里的疙瘩总还是有那么一点的。

时子瑗和陆羽的感情是说不清楚的,是青梅竹马,是两小无猜,是日久生情…

这里面的道道,时爸也是看得清楚的,他不能抹去陆羽对时子瑗从小到大的爱护和关心,这里面有多少的亲情、爱情他也是说不清楚的,就连时子瑗和陆羽自己都说不清楚究竟是哪一点的成分多一些。但有一点他们是肯定的,那就是:他们彼此不能没有对方。

------题外话------

紫写到陆羽正名可就把这一卷的完结了…

接下来的第二卷:那就是陆羽化身为狼的时代啦…

哈哈哈…。

亲们想看的神马神马的……接涌而至…不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