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3 关于避韵这件大事

003 关于避(韵)这件大事

事实证明,男人在关于**运动这件事情是很热衷的,而且精力比女人要强得多。

时子瑗再一次被吃干抹净醒来之时已经是在傍晚五点了。为保晚节,她是硬撑着从**起来,然后赶紧洗了个热水澡,穿着密封似的衣服,对着在厨房煮饭菜的陆羽一阵猛瞪。

吃饭之时,时爸又是一个电话来,陆羽再怎么样也得放人了,幸而那些对他有威胁性的异性在他旁敲侧击的话语中知得他们都走了,只留下了何小燕一人还在时子瑗的家里。

当他们两个到达时子瑗家里的时候,时爸很果断的将陆羽叫到了书房,并且不准时子瑗跟随。

时妈紧紧的盯着时子瑗,正想要说话,时子瑗却被何小燕给拉住了,拉到了她的房间里。

何小燕二话不说,将时子瑗从上至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然后正经道:“瑗瑗,你昨晚是和陆大哥…”

这么明显的话,让时子瑗不由娇红了脸,一向在何小燕面前很是强势的她此时变得犹如受惊的小兔,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何小燕在时子瑗一进门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了,现在的她可是在这a省有名的q大医学院念大二,时子瑗这状况她一看就看出来了。

“瑗瑗,你听我说,当时陆大哥有做保护措施么?”

果然是医学院待久了,要是以前,她怎么可能说得那么直接,这可让时子瑗狠狠的怔了,然后抬眸,摇头…

何小燕恨铁不成钢的大拍了下时子瑗,“我就知道,那你吃了事后药没有?”

时子瑗继续摇头,无辜说道:“我忘了…”

好歹她重生过一回,她竟然忘记了这件事情,避孕是件大事,她竟然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忘记了,而且最主要的是陆羽他不知道。

“忘了?你竟然给忘了,你知道你现在多少岁么?你…你…陆大哥怎么会…”何小燕指着时子瑗的太阳穴不放,牙咬咬的。

时子瑗这会知道事大了,若是这次她好死不死的一击就中,那她怎么办?不行,她得要现在去买避孕药,要不然还指不定现在就有个生命在她肚子里茁壮成长。

“小燕姐,你有没有避孕药?”

时子瑗傻了,真傻了。

何小燕一个才比她大一岁的女生怎么会有避孕药,即使她是在医学院上大学。

“你这笨蛋,我哪来的避孕药,让陆大哥去买啊。告诉你,你要是不在二十四小时内服用避孕药,那避孕药就没有用了。”

时子瑗被她这一吼,浑身打颤,眨巴着眼睛凝着何小燕,然后伸出手在扯她的衣角,“小燕姐,哥哥现在被爸爸叫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呢。你肯定有的嘛,而且可以开中药啊。”

时子瑗还抱着希望呢,她纵使脸皮有时候很厚,但是要她去买避孕药可真的拉不下脸。

何小燕鄙视的看了看她,深深的吸了吸气,“我现在身边哪来的中药?你自己解决去。”

撇了撇何小燕为难的脸色,时子瑗终于知道,必定得去药店买了,可是…总不能让她去买吧。

“小燕姐,那…现在怎么办?”

心虚的人脑子总是慢一拍的,即使时子瑗这个两世加起来已经是四十的女人,这思想恐怕被这十年扮萝莉给泯灭了。

“怎么办?就让你家哥哥去买呗,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敢当。”何小燕才不管呢,她心里气急了都,她把时子瑗当做是亲生妹妹一般对待,可没有想到她昨天还是漏算了一拍,哪知陆羽竟然已经是忍不住了。其实这忍不住她也能理解,试想,人生有几个十二年,陆羽整整等了十二年,已经很不容易了。

时子瑗吸吸鼻子,“小燕姐,现在哥哥被爸爸找去了,你可不可以帮一个忙,让哥哥脱身啊?”

何小燕点头,很大方的给了一个字,“说。”

时子瑗附耳在她耳际,接着何小燕便镇定的出去了。

不过一会,时爸便被何小燕给拉走了,陆羽终得解放。

时子瑗不敢当着时妈的面,只得拉着陆羽躲进了她的房间里商讨。

本来已经到口中的话,她要开口的时候竟然难以说出了,还是陆羽看着她纠结的样子,以为她担心刚才他被时爸找的事情,便出声安慰道:“瑗瑗,叔叔已经同意了我们了,他说,要让我好好照顾你,要不然他不会放过我的。你可以放心啦。”

时子瑗气闷的坐在床沿,用手使劲锤着床铺,没有作答。

陆羽这会觉得事情不对劲了,忙上前一把揽住了时子瑗,担忧问道:“瑗瑗,是不是还痛?”

时子瑗一听,脸唰的红了,还痛?痛什么痛,她…

一咬牙,顾不得娇羞了,“哥哥,我们那个的时候没有做防护措施,要是我怀孕了怎么办?你现在赶紧去药店买避孕药。”

陆羽一听,眼眸里闪过愧疚,他竟然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现下在他怀里的丫头应该是吓坏了吧,不然怎么浑身还在打颤。

“瑗瑗,是哥哥不好,哥哥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要是怀孕…那…就生下来。”

时子瑗被他这句话雷得,立马就哭了,边捶打陆羽的胸膛,边说着,“呜呜呜~烂哥哥,臭哥哥,你竟然想要瑗瑗怀孕,我不管,你现在赶紧去买药,我才不要怀孕…我…”

时子瑗一哭,陆羽哪敢造次,他心里也知道时子瑗现在才十八岁,但是他却恨不得现在就将她给绑住了,省得别人还惦记着。

“好好好…。别哭了,哥哥现在就去买,去买…”

用力的揽住了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子瑗,一阵心疼,懊恼着昨晚他太过鲁莽,竟然忘记做避孕措施,害得他一心捧在心尖的人如此担忧害怕。

听他这一说,时子瑗才停止了哭泣,吸着鼻子从陆羽的怀中脱出,呶呶嘴,“哥哥,那药要在二十四小时内服用才有用,你现在就去买。”

她现在头脑清楚着,可千万得避孕,这次太冲动了,要是一旦中奖,估计不仅陆羽的腿会被打断,就连她的也恐怕保不住了。

陆羽吃亏在前,当然得去,而且他也不忍让时子瑗担惊受怕,在安慰了时子瑗差不多后,他便起身去买药了。

说买药是简单,但是他一个大老爷们,而且还长成了一个那么引人注目的样貌,走在大街上都是回头率百分之两百的人,这会站在了医药柜台,辗转许久,还是不知道如何开口,这药店里的其他人早就用奇怪的眼光看他了。

终于在这药店的一个店员看不过去了,上前问道:“请问…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

这个店员是这个药店的老板娘,年约三十,在陆羽一进药店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但是陆羽却在那站了二十分钟了都没有说一句话,她大概给猜到了什么,便上前询问。

陆羽的脸难得的红晕了,闪躲着眼前这个带着探究眼神的女人,接着像是要赴战场一般,咧嘴道:“我…我要买药。”

“恩,买什么药?”

陆羽一撇头,说了声,“买事后药。”

要是让时子瑗看到现在陆羽的状况,她可真会拍一张照片起来以作留念。

幸好这老板娘二话不说的就从柜台里拿出了药,并且还嘱咐着如何用药,在陆羽即将崩溃边沿拿药就想逃之时,她还好心的提醒了一句,“总之,这药少用,对女人的身体不好。”

陆羽本急走的步子一顿,眼里划过复杂的神情,心里暗暗发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之后的日子里,时子瑗还真再也没有吃过这药。

时子瑗正在大厅里看电视剧,就看见陆羽脸色红通的走到她的面前,然后拉起了她跑到了房间,接着就忙着倒了一杯水进来。

终于一切准备妥当后,陆羽神色复杂的说道:“瑗瑗,这次是哥哥太冲动了,这药吃了对你的身体不好,以后哥哥肯定会做好措施的,在你没有毕业前,哥哥一定会小心的。”

然后陆羽便将这避孕药的用法说了一遍,虽然他买着药时恨不得赶紧逃脱,但是那药店老板娘说的话可是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里,对于时子瑗的身体,他可不敢怠慢,甚至宁愿是他自己身体受损也不愿让时子瑗受苦。

此刻的时子瑗还能说什么,她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按照陆羽说的,就把药给吞进了肚子里。

陆羽再她吃下后,忙心疼的将她揽在了怀里,“瑗瑗,以后哥哥不会再让你吃这药了。”

时子瑗却是脸上一喜,“哥哥,以后你可不能再冲动了,我还…总之,以后不能再对我上下其手,吃干抹净。”

她得维护自己的权益啊,昨晚和今天的教训可是深深的印在脑子里了,现在她还浑身酸痛呢,而且穿着高领的衣服刚才都被老妈怀疑了。

陆羽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还是刚刚脱离处男身份,对着时子瑗有一种执着的向往,时子瑗这句话简直就将他给打入地狱了,不过……幸好他早有准备。

低着头靠近了时子瑗的耳朵,低声道:“瑗瑗,你放心,哥哥刚才还买了一种东西,你喜欢什么味道的?”

这话,傻子都清楚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了,何况作为现在已经从少女转变为女人的时子瑗,她的心里可是太清楚了。

------题外话------

推荐友文:

香雪宠儿

《婚后霸宠:天价小妻》

订婚宴上——

未婚夫的抛弃、好友的背叛、继姐的嘲笑。

让她沦为豪门里一个笑话。

一场意外——

被下媚药的她,阴错阳差上了他的床,他像帝王般,强取豪夺,吞噬、淹没她的一切、践踏她娇嫩的身躯。

【诱婚篇】

暖暖:我哥哥病了,能借给我点钱么?

某人:没名没分不太好吧。

暖暖:我保证我会还……

某人:空口无凭,如何能信?

暖暖:那我给你写个借条……

某人:签了吧。

暖暖:可,这不是借条……

某人:不想做情妇也可以。

暖暖:?

某人:登记结婚去,结了婚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紫紫也看了点,开始便是喷血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