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2 瑗瑗哥哥把自己送给你

002 瑗瑗,哥哥把自己送给你

酥酥麻麻的感觉立刻袭入时子瑗的周身,四肢百骸也渐渐失了力气,仿佛她突然间就置身于『迷』茫的窒息的空气中,心里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就像是终于找到了安全的港湾中,不必再担心、彷徨。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时子瑗突然感觉到胸口处突然有异样的触感,她便立刻就浑身一颤,嘴里溢出一声似娇非娇的呼声,“恩~”

陆羽的手一顿,快速的将手从时子瑗的衣领内伸出来,然后推开时子瑗微许,黑熠熠的眸子盯着时子瑗那长如玉脸庞上的娇且羞的表情,低低笑着,“瑗瑗,你真漂亮。”

时子瑗娇羞‘哼’了一声,接着就放开了陆羽的手臂,不敢看陆羽的眼神,问道:“哥哥,你吃了吗?”

陆羽边摇头边说,“没有呢,是不是瑗瑗给哥哥做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刚才哥哥就闻到了香味了。”?? 家有萝莉,少将不愁2

说着,陆羽便捡起刚才掉落在地的玫瑰花,又道:“瑗瑗,喜不喜欢?”

时子瑗哪会不喜欢,任何一个女孩子都喜欢玫瑰花吧,她也不例外。

稍稍抬眸,笑着从陆羽的手里接过了玫瑰花,“喜欢,很喜欢。”

“那哥哥可以吃东西了吧。”陆羽一把抱起时子瑗,往着厨房走去。

时子瑗一怔,身躯一僵,接着才松缓了身躯,绕过了玫瑰花,将她整个身子都靠在了陆羽的身上,喃喃道:“今天做了好多你喜欢吃的菜哦,有红烧茄子、焖豆腐…瑗瑗整整做了两个小时呢。”

说话的口气甚像一个急于等待夸赞的孩子,而事实上陆羽也大大的赞赏了她,“哥哥就知道瑗瑗对哥哥最好了。”说完,他转头就狠狠的亲吻了时子瑗光洁饱满的额头,留下了一片『惑』人的湿热水渍,惹得时子瑗又是一阵脸红。

“哥哥,你放瑗瑗下来。”时子瑗晃动了下身躯,陆羽已经为了赶回来够累的了,那眉宇间的疲惫,她看得出来。

陆羽也没有反驳,轻轻的将时子瑗从手上放了下来,然后捏了捏她那小巧的鼻尖,用宠溺的口吻道:“好啦,你先把这花给『插』起来,手上抱着累。”

时子瑗一手抓着玫瑰,一手搓了搓鼻口,被陆羽弄得有些痒意,嘟嘟嘴,便转身走向了大厅,找了个瓶子将花给『插』了起来。要说这玫瑰花,好像陆羽好久都没有送过了,除了在那次陆羽吃醋然后买了九百九十九朵。

陆羽的肚子还真是饿了,一路上赶着回来,他只在路上随意吃了几个包子,而且体力消耗大,这会饿得是前胸贴后背了。

他熟悉的打开锅盖,锅盖下是一片令人神凝的香味,定眼一看,全都是他喜欢的味道。

想想这两年,时子瑗为了他而学做的菜,每次一回来,她总是要犒赏他,一桌子的菜『色』,每次他都吃得不剩一点,为了不辜负她对他的心意。

待时子瑗从大厅到厨房的时候,陆羽已经从橱柜里拿出了筷子,就这样往着锅里夹菜,吃的时候总是带着笑意,仿佛吃的是山珍海味一般的美味佳肴。

“哥哥,还是端出去吃吧,这里没有椅子。”

陆羽转身看着时子瑗,只呐呐出声,“我饿。”

说话的表情甚是可怜兮兮,仿佛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一般,说完又忙着往嘴里塞饭菜。

时子瑗看他的样子,看来他真的是太饿了,要不然他还从来没有那么饿急在厨房里就吃起来了,『露』出淡淡一笑,“哥哥,那出去吧,瑗瑗把菜都端了出去。”

陆羽很听话的就出了厨房,还顺便端上了一盘菜。

时子瑗随即便把锅里的菜一一端出,然后便坐在了陆羽的对面,笑眯眯的看着陆羽吃。?? 家有萝莉,少将不愁2

恩…看美男吃饭,还真是赏心悦目。

陆羽吃饭的速度很快,时子瑗也紧接的帮他夹菜舀汤,桌子上的菜立刻就见底,直至陆羽放下碗筷,缓缓吐出一口气,阻止时子瑗手上的动作,“不用,洗碗筷就哥哥来了,你也累了。”

时子瑗本半蹲着的身子和手上收碗的动作听了这句话便是一顿,然后又继续手上的动作,道:“哥哥,瑗瑗帮你放了洗澡水,你先去洗澡吧,这碗,明天再洗,瑗瑗就拿到水池里泡着。”

两人对峙了一会,陆羽终于抵不过时子瑗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让他不忍反对。

“好,那哥哥先去洗澡了,等会哥哥会帮你放好水的。”

接着两人便一个去洗澡,一个收拾碗筷。

不得不说的是时子瑗现在变得体贴了好多,也变得细心了许多,陆羽喜欢的水温也调好了,衣服也找好了,陆羽只需要直接进卫生间,然后就可以洗澡了。

陆羽洗完澡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从卫生间里出来,他已经是精神抖擞,神清气爽,面上的一丝疲倦已经消失殆尽,看得时子瑗是一番吹嘘,直叹陆羽的恢复能力太快了。

其实陆羽在回来的时候就在飞机上睡了,然后这会吃饱、洗净了身子,这精神立刻就回来了。

这会时子瑗倒是有些恹恹的了,坐在了沙发上就差点上眼皮和下眼皮结合了,幸而陆羽马上就查觉,忙推着她去洗澡。

时子瑗喳喳嘴,回道:“哥哥,瑗瑗今天已经洗了。”

听闻,陆羽便不再催促,迟疑了一会,说道:“瑗瑗,想不想知道哥哥给你准备了什么?”

时子瑗抓着陆羽的手,将他的手紧靠在她的脸庞上,半眯着『迷』离的眼看着他,“什么?”

陆羽见此,喉咙深处忍不住吞咽,浑身一紧,看着时子瑗那娇润的水唇,不由分说的就压了下去,吻上。

待尝了差不多这里面的甜美之后,他才放过了她,道:“瑗瑗最想要的是什么呢?”

时子瑗被陆羽这么热情的吻吻得『迷』『迷』糊糊,听到陆羽的话,她强睁开她那水润的明眸,看到陆羽眼里那自信满满的神情,不由问道:“哥哥,什么…”

陆羽按住了她的嘴里,轻轻点头,“你看了就知道了。”

说着,他已经站起身,绕过了桌子走到了他带回来的包旁边,然后从里面拿出一本——相册。

走到时子瑗的面前,一手拉起了时子瑗,一手翻开了相册。

相册内都是一个人,那就是时子瑗。

这相册里的照片从时子瑗十岁的时候就开始有了,直至她最近的照片,每一张照片都抓得那么精确,甚至于每一张照片时子瑗都感觉不像她,质疑的『摸』了『摸』脸颊,喃喃问道:“哥哥,这…是我吗?”

实在是照片里的她太让人惊艳、讶异,而且每一个表情都是她无意之中流『露』的表情。?? 家有萝莉,少将不愁2

陆羽定眼看她,认真道:“瑗瑗,在我的心中,你比这照片里的更漂亮,更让我惊心。”

此时此刻的时子瑗真的找不到任何的语言来形容了,她只能紧紧的抱住了相册,像是她最为珍贵的珍宝,“哥哥,瑗瑗会好好保存的。”一定保存到她老的时候,都还完整无缺。

这本相册真正的意义在于:它记录了她的每一个瞬间,就像记录着她的每一个时期的变化,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这才是让她感动的地方,感动到她很想要哭,却也很想笑。

陆羽看着时子瑗脸上的笑容,只觉得他做得一切都值得,就算是为了这个笑容。

“哥哥,你生日的时候瑗瑗肯定会给你准备你喜欢的礼物的,你一定会喜欢的。”时子瑗道。

在陆羽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因为是在冬天,所以时子瑗亲手给陆羽编织了手套和围巾,再加上她精心挑选的钱包。

时子瑗说完,还未等陆羽说什么,她便欢欢喜喜的抱着相册进了她先前的房间。

陆羽见状,突然就嫉妒那本相册了来,要不然,她的怀抱是属于他的。

他紧接着追了上去,看到在房间的时子瑗正小心翼翼的在看着那些照片,然后又紧接着将那相册装入了抽屉,脸上的笑容隐隐泛光。

陆羽便顺手将房门关上,然后走近时子瑗,在她的身后抱住了她,靠近她的耳际低语,“瑗瑗,哥哥其实还有礼物要送,你要不要呢?”

魅『惑』至极的声调,再加上他身上独有的男『性』气息,还有和她同样的薰衣草香味,时子瑗一时『迷』惘了,点着头,没有说话,脑子里想着陆羽还有什么礼物送给她。

没有听到回答,陆羽的声音又起,“要不要嘛?”

这声音真他妈的诱人——

时子瑗心里如是想。

“恩,什么东西?”

陆羽停顿了一会,再次靠近时子瑗的耳垂,“瑗瑗,哥哥把自己送给你。”

这句话让时子瑗脑子立马精神了起来,那『迷』蒙之气马上消失,半眯着享受的神情已经换上了大睁眼的惊讶。

她早就知道她和陆羽迟早会提前发生‘xing’行为,她也不排斥在这个时候发生,只是…陆羽这么一突然,她一时惊呆了。

“瑗瑗是不要…”委屈至极的声音带着丝可怜兮兮的意味,而且这声音还是从陆羽的嘴中溢出的。

时子瑗马上回道:“不是~”

她这一话音刚落,随之而来的便是陆羽狂热的反应,他的唇吻上了她的耳垂,并且那温热的舌正在轻轻旋动着。

时子瑗浑身禁不住一颤,接着便听得陆羽伴随着撩人声调的话,“瑗瑗,可以么?”

他说话的时候他手上的动作不动,但是他身体其他的地方却是不能止住的,因为时子瑗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她身后陆羽渐渐沉重的喘息声,鬼使神差的她竟然点头了。

得到回应的陆羽更是一阵亢奋,接着时子瑗一阵晕眩,转眼,她已经整个身子都平躺在了柔软的**,她触碰的地方,深深陷出了一道沉痕。

紧接着陆羽便伏在了她的身上,那道沉痕随之下陷。

陆羽似乎并不急,他的手轻轻的拂开贴在时子瑗脸颊上的长发,轻轻的拢开,时子瑗那长而墨黑的发如一团有致的辞藻洒落在了这张偌大的粉红『色』**。

她的呼吸似乎渐渐加紧,而他的,也是如此。

时子瑗盯着陆羽的眼睛,突然觉得心一阵柔软,暖意袭身,这才发觉,她和陆羽的身躯已经是紧紧相贴了。

一个缝隙,刺眼的光亮让时子瑗眯了眼,娇红了脸,嘴巴咧开,“哥哥,把灯关了好不好?”

这似羞非羞的语调,让陆羽更是浑身火热,看着娇羞的人儿,喘息声愈发沉重。

忽地,时子瑗感觉到身上的火热褪去,很快,又是火热袭身。

光亮的房间突然变得暗黑,暧昧的气息愈发的浓厚。

“瑗瑗,这样…可以了。”

说着,他的唇竟然准确无误的找到了那张让人沉溺的唇瓣,身下的人先是一颤,紧接着便生涩的回应…

他的唇越发的炙热,渐渐的往上,袭过鼻尖,额头,发丝…

然后,缓缓的往下,脖颈、锁骨…

他的手上也没有停止,越发的快速…

身下的人儿身躯不住的颤抖,嘴里不断的溢出呻『吟』…

很快,她和他,已经是赤『裸』相对…

虽然她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她,但是彼此都能很敏感的感觉到彼此的呼吸正在慢慢的融合中,一点一滴的…

她的柔软身躯,他的坚硬臂弯、胸膛,紧合相贴。

他的欲望愈发的强烈,她深深的感觉得到,却突然怯怕了起来,嘴中喃道:“哥哥…哥哥…”

声音里是如此的不安,因为她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火热气息,似乎要将她彻底的吞没一般。

箭在弦上,怎能不发!

这句话就是在形容此刻的陆羽。

天知道他忍得有多难受,他恨不得现在马上就可以拥有到她,但是他不能,因为他不能让她害怕,所以,他的动作愈发的轻柔,而时子瑗的身躯也渐渐的缓和了紧绷的状态。

他的吻陆续的吻在她的全身各处,安稳着她的情绪…

“瑗瑗,放松…”

说着,他便寸寸攻进…

时子瑗嘴中的呻『吟』被他足数的没入他的口中…

终于,攻到最深…

而她却突然哭喊的拍打着他,直喊:“痛…”

她的意识还是很清晰的,她清楚的知道从少女进入到女人这一阶段这痛的必要的,但是她从来就不知道会这么痛,痛到她想要现在就晕过去。

陆羽其实也是忍得太痛了,额头上布满了热汗,虽然他在先前做足了功课,但是还是不可避免的会痛…

“瑗瑗,很快就不痛了。”

似乎是他的话真起了作用,时子瑗慢慢的就不呼喊痛了,他的身子渐渐的律动了起来…

房内,暧昧升级,魅『惑』撩人…

夜,很诱人。

……

翌日,时子瑗终于在肚子反抗的时候醒来,眨巴眨巴的眼看到了她身旁的一张熟悉的脸。

想要大叫,但却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两腿间的痛楚犹如被卡车碾过一般,酸痛非常…

马上她便羞红了一张脸,顿时无措了起来。

她前世今生加起来正在四十年的处女生涯昨天就这样断送了。

记得昨晚,陆羽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次又一次,而她也一次又一次的随着他攀上了高『潮』,然后她昏死过去了…

她突然觉得——

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事情,而这个时候,陆羽好像有了转醒的迹象,她立马就闭上了眼睛,装作没醒。

她的眼睛刚闭上,陆羽的眼睛就睁了开来,嘴角微微勾起,神情里无一不表示了他的满足感,其实在时子瑗醒来时,他就感觉到了。

昨晚,他尽情的在她身上表达着他的爱意,似乎要不够般,一次一次不顾她的求饶,拥有了他。从来就不知道原来两人在一起,可以那么亲密的紧紧相接。

早上的男人欲望都很高昂,陆羽是个正常的男人,软香在怀,哪能坐怀不『乱』呢。

思及此,他的欲望在时子瑗的体内愈发的感觉得到。

这个时候的时子瑗哪能没有感觉到,再也不能装下去,睁开眼就是对着陆羽一推,推开少许,恼羞道:“你…你…不可以…再…”

这话说得多结巴,她甚至说不流利了。

其实陆羽即使是有欲望,他也不会再无度索求了,因为昨晚他索求了一晚,他怕她承受不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倒是想要逗一逗。

“再什么?”

时子瑗红着的脸简直和猴子的屁股有得一比了,直接道:“你出来,你不许再来了。”

说着的同时,她的下身立刻就移动,但是她一移,他也一移,那紧贴处竟是那么的和谐。

时子瑗再也忍不住,蓦地起身,两腿间一股热流溢出,她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一时无措,脸庞更是红上一分,竟是将要哭了起来。

陆羽看见她如此,便知道这玩笑只能开到这里了,便忙起身,一手揽过时子瑗的身躯,往**躺去,叹息一声,“放心吧,你再睡会,哥哥去准备热水。”

时子瑗挣脱不过,感受着他炙烫的肌肤,没来由的就是一阵紧缩。

“瑗瑗,哥哥一定会负责的。”

陆羽这话说完,忽地从**起来,赤『裸』着身子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在时子瑗的面前晃过,惹得时子瑗又是一真羞愧,忙把头埋入了被子里面。

陆羽出门便到了卫生间,很快时子瑗就听到了卫生间传来的水声,渐渐的又疲惫的睡了过去。

陆羽其实压根就不想那么快从被窝里起来,但是他怕再不起的话,怕是控制不住了,不能伤了她,那他就只有起来了。

洗了个冷水澡,终于将体内的欲望压制,再回到房间时,就看到了时子瑗那酣甜的睡容,他的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他发誓:生生世世他只想要和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待时子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到中午了,她是在香溢的饭菜中醒来的。

『摸』了『摸』身旁,一片冰冷,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真的火热兼修。

两腿间似乎有一阵清凉的感觉,而且浑身好像都不会…

感觉到此,她突然发觉,她不会是…

这个时候,陆羽打开了房门,正好对上了时子瑗那不可思议的眼神。

莞尔一笑,走近前去,柔声道:“老婆,可以起来吃饭咯。”

老婆——

噗嗤——

时子瑗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撇开了眼,道:“谁是你老婆?”

这娇羞的口气明显没有一丝说服力,陆羽欺身上前,靠近她的鼻息,朝着那额头就是一吻,“当然是…你,老婆。”

说得那个霸道,简直像是吃了蜜一般,而他的心里正好感觉是吃了蜜一般的甜。

“你…”时子瑗不知做何应答了。

陆羽又道:“要不然还是由老公来代劳,帮老婆穿衣服。”

他可是很乐意代劳的,顺便吃吃豆腐。

时子瑗何曾见过这样子的陆羽,似乎这一晚上变了好多,他变得真的好肉麻…这么肉麻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她…她…她…

“不要,你出去,我很快就起来了。”

陆羽也没有打算要帮着她穿衣服的,因为他怕忍不住啊,所以,再时子瑗再三坚持要自己穿时,他没有再反对,反正迟早他有那个机会,这个时候,他要担心的是她的肚子,肯定是饿得不行了吧。

等到陆羽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时子瑗才颤颤的从被窝里出来,不意外的看到了全身密密麻麻的吻痕,甚至…连脖子上都被种了几个。

二十分钟后,时子瑗穿着一件高领的秋衣,下着一件长裤,把自己严严实实的包住了。

她走路的样子很是痛苦,两腿间不住的传来的酸痛,都提醒着昨晚陆羽和她的战况有多么的激烈,后果就是她走一步都是颤抖的。

陆羽见她这般,忙上前一把就抱起了时子瑗到了卫生间,然后盯着她洗漱,又抱着她出来。

时子瑗看着桌上的饭菜,食欲大增,在陆羽放下她的同时,她已经瞄准了桌上的红烧排骨,夹起一块就吃。

陆羽边给她夹菜,边提醒她慢慢吃,不着急。

此时的时子瑗吃饱为主,连本来她和陆羽面对面的一丝尴尬都没了,仿佛又是亲密无间了。

陆羽伸出手轻轻的擦拭着时子瑗的嘴角,他那嘴角勾起的弧度就没有压下过,他那如墨玉的眼珠也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过,仿佛是看不够一般,紧盯着她。

“瑗瑗,慢慢来,没人和你抢。”

时子瑗嘟着嘴看了他一眼,继续吃,不过动作慢了不少。

终于吃饱喝足,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她昨晚一个晚上没有回去,那老爸、老妈怎么会没有打电话给她?

“哥哥,我要赶紧回去了。”

这就是做贼心虚啊,时子瑗现在就是这个状况。

说着,她就站起身,想要往门口走去。

陆羽一个使力就将她拉了回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闻着她身上独有的幽香,低低道:“老婆,你要叫老公,在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叫老公好不好?好不好?”

时子瑗躲开陆羽那紧追着她的眼神,虽然她和他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是要她这么叫,她还真的不习惯,感觉怪怪的。

在她思忖的瞬间,陆羽的声音又起,“好不好嘛?”

这声音要多纯情就多纯情,要多撩人就多撩人,何况,陆羽竟然还加上了那不安分的双手在她的身上‘流连忘返’。

时子瑗终于抵不住他的一步步紧追,轻声唤了句,“老公。”

陆羽摇头,“没听到。”

时子瑗安奈住『性』子,又是一声,“老公。”

陆羽继续摇头,“没听到。”

时子瑗心一火,蓦地对上了陆羽的眼睛,两手抓住了陆羽的手,“老公,老公,老公,老公…”一连不下十句可以震响这大厅内的声音。

陆羽终于笑声起,那俊脸上满满止不住的笑意,正经回道:“诶,老婆,老公在。”

时子瑗头一歪,撅嘴,“老公,现在我要回去了,可以不?”

这个乖的话带着银铃一般的娇笑惹得陆羽是一阵心神『荡』漾,心猿意马…总之,他动作很快的吻住了那张嘴,一阵深吻后,时子瑗整个身躯已经软塌在他的身上,“老婆,今天你可以不用回去了,我打了电话给叔叔、阿姨,就说我们今天要一起出去约会。”

时子瑗换了换气,心里暗骂自己那么没用,每次都被陆羽吻得头脑发昏。

这一听陆羽的话,怎么感觉,怎么怪异,老爸会那么放心就让她待在这里?

其实她这感觉还真的对的,时爸再怎么同意了他们在一起,但是肯定也不包括在她刚刚十八岁的时候就失身了。

这里面的功劳最大的莫过于时妈了,早上陆羽就打了个电话给时妈,倒是没有说昨晚他和时子瑗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说昨晚时子瑗太累在这睡着了,然后今天他打算带她出去玩,希望得到同意。

时妈什么态度?那当然是赞成的啊。陆羽这个未来准女婿这两年过得那是憋啊,自己的老公几乎就不让他和自己的女儿单独待在一起,所以这亲吻啊,拥抱啊,都成了浮云了。

要是时妈知道她这满意得不得了的准女婿那么快就将自己的女儿拐带**吃干抹净了,还真不知道做何想法呢?

“哥哥…”对上陆羽的眼神,时子瑗忽地改了称呼,“老公,你确定是爸爸同意的?”

陆羽镇定的点头,即使这次冒着极大的危险,他也不能让自己的老婆回去。

原因为何?那是因为他在时妈的口中得知了,那觊觎着自己老婆的异『性』竟然住在了老婆的家里,这怎么得了。所以,他肯定不能让自己的老婆现在就回去,至少今天不能回去。

“爸爸真的同意了?”时子瑗再次问道。

陆羽正想要点头,而这个时候,时子瑗的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时子瑗一听铃声,这铃声是她专门为老爸设置的,说明…这个电话是老爸打来的。

不顾两腿间的酸痛,她稍稍起身,就抓过了手机,看到来电,然后忙接起,“爸爸…”

时爸的声音立刻就响了起来,“瑗瑗,你昨晚上怎么没有回来?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夜不归宿?你现在马上就给我回来,像什么样子,这家里还有你的同学、朋友呢,你不要回来招呼着…”

时爸噼里啪啦的一堆话,直把时子瑗给怔得,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而时爸的话,却正好反驳了刚才陆羽说的话。

按掉结束通话键,时子瑗的眼神就直直的盯着那还一派镇定的陆羽,想着陆羽一定得要给她一个解释。

陆羽淡笑解释:“老婆,难不成你现在真的要这样回去?对着你那么多的朋友和同学?”

事实证明,陆羽这话抓住了时子瑗的痛脚了。

此刻的时子瑗走路颤抖不说,而且还特立独行的穿着高领的衣服,大家都是成年人,任谁看都大概猜想得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子瑗要跳脚了,两手搓着小腿,面『露』焦急,“哥哥,爸爸叫我回去啦,而且现在就回去,要是不回去,爸爸肯定会骂你了。”

是啊,老爸肯定把这‘夜不归宿’的罪名盖到陆羽的身上,肯定说是陆羽不让她回去的。

时爸真的好冤枉,他哪会这么想啊。

他让时子瑗赶紧回去是因为着了那么些个人的话了。

就如,夜阑风话里话外都表示:时子瑗竟然抛弃了他们这些朋友,一晚上都不见人影,亏得他们大老远的回来给她庆祝生日…

再如,沈落大美人的话:这个死丫头,见『色』忘友。心里暗忖一句:给她准备的整人游戏竟然没有用到。

这些,这些,还有那些…总之,时爸为了平息‘众怒’,便打了电话给时子瑗,让她赶紧回家。

陆羽才不管那么多呢,他心里清楚着呢,他可是宁愿得罪时爸,也不愿意让其他异『性』看到现在他老婆的样子,便一手揽住了时子瑗的身躯,紧紧按在了怀中。

“老婆,如果你吃饱了,那我们再来做一些消化的运动吧。”

这话说得是多么的令人遐想,事实上时子瑗也遐想了,因为陆羽这话刚落,她的脸唰的就红了,红个彻底;而她的脑中,浮现的都是昨晚的画面,那娇羞的呼叫,那沉重的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