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6 别把我往外推

006 请别把我往别的女人身上推

看到这个似威胁性的短信,时子瑗两眼一凛,面色微沉,脑袋中收刮一番:欺人太甚?很快报仇?这似乎怎么也说不过去,她做事做人一向来都是会留一手的,怎么会…

一旁的言桓看时子瑗脸色不对劲,伸手就拿过了时子瑗的手机,定眼一看,神色也凝聚了起来,这明显就是一条威胁的短信。

时子瑗双眸一闪,突然想到什么,朝着言桓道:“言大哥,不行,我得马上去一趟‘雅丽’。”

这条短信不管是不是威胁,她都有必要防范。

可她还没从言桓的手里拿过手机,手机铃声就响了。

“喂,瑗瑗,你现在快点来,我们公司的各个门口都有人围堵,还有各专卖店都被人投诉,快点,检察院的人现在要来封锁我们的…”电话那边传来了急切的声音,还未说完就被挂断了。

时子瑗一听就听出了是离末的声音,离末一向来处事果断,大事、小事一向来她都放心他去做,但是为什么这次却…

时子瑗越想越心惊,没想到对手竟然那么快就找上来了,而且离末打电话给她报信,肯定也是在那个人的预料中。

言桓却按着时子瑗的手机回拨过去,传来的却是冰冷冷的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不行,言大哥,你现在就送我去‘雅丽’,真出大事了。”时子瑗已经坐不住了,听到离末这慌乱的声音。

言桓当然知道这事严重了,检察院的人竟然找上了门,而且还说要封厂,这得多大的事情才致使这样的结果。

“好了,瑗瑗,走,不要担心。”

时子瑗呼了一口气,接着跟随言桓走出了门。

不过半个小时,他们便来到了‘雅丽’集团的楼下,而‘雅丽’集团还真如刚才离末在电话上所说的被人围堵着,不仅有检察院的人在外守着,而且还有很多的顾客平民,看热闹的有之,闹事的有之…总之,一团混乱。

下了车后,时子瑗还未走到门口,就听得有人在呼唤:

“这天杀的公司,竟然卖假产品,我那可怜的女儿昨天就在闹自杀。”

“这个黑公司,早早关闭,早早倒闭,就这样坑害人命的公司,早该封查了。”

“我现在一想起我儿媳那满脸的红斑,像鬼一样,我就心疼…”

……诸如此类的声音层出不穷,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时子瑗却是越听越心惊,怎么会一下子把事情闹得那么大,还涉及到人命去了。

这里幸好没有人知道时子瑗就是这‘雅丽’的大老板,要不然恐怕都会被生吃了也不一定。

‘雅丽’集团是在1997年时子瑗独创的化妆品公司,这一年多以来,向来以诚实守信、顾客至上为准则,信誉在一年的时间里迅速扩张,现在在北京市中已经在这化妆品行业中占有巨大的分量,旗下的专卖店也在日益剧增中。

卖假产品?肯定是被人陷害的,但是现在‘雅丽’只能是先吞下肚子里去,解决此刻的状况才是好的。

“瑗瑗,有没有其他的门可以进入,你现在进去肯定不行。”言桓看着这里的人都像发疯似地,幸好有检察院的人在外堵着,要不然早就冲到了公司里面了。

时子瑗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了句‘跟我来’,便向了大门的侧面走去。

这栋三层建筑的高楼她是从别人的手里买来的,本来以前这里是服装厂,现在被她改成了化妆品厂。

这栋楼里还真是有个地方可以进去的,那里进去的地方只有她还有离末知道。

不过一会,时子瑗就从包里拿出一串钥匙,而立在她眼前的是一才一米左右的小门。

这小门时子瑗只进出过一次,这小门里面以前本来是用来员工的私下通道口,以前的老板好心让员工可以在这个小门进出,可以减少走路的时间,但是却造成了巨大的隐患,这个小门也导致了员工私底下将服装运出去私卖,到发现的时候却是厂也倒闭了。

时子瑗接手了厂,也接手了人,不过里面的人都被她大刀阔斧的改了一番,这小门本来是要封住的,可当时不知道怎么的她就直接让人多加了几把锁,锁住了,这锁,只有她一个人有。现在想想,还真是有用到的时候了。

时子瑗开锁,一进小门,才走了几步路到楼梯口,就被人发现的。

发现她的人是离末的助理小林,是个机灵的男生,二十四岁,是上海本科大学毕业的,当时一来的时候心高气熬,这一年多被离末调教,现在已经是沉稳有余了,做事也头头是道,已经有了独挡一面的气势,离末都还向她建议将他放逐到下层去当一分店的店长,说是练习人的需求,到时候一年半载的就可以回到这里来当个主管了。

这个小林是知道‘雅丽’集团知道时子瑗真实身份的少数人之一,他一见到时子瑗,本来面色担忧的脸立刻转为了欣喜,几步上前就走到了时子瑗的面前,“小老板,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离总可就扛不住了。”

虽然性子便得沉稳不少,但是在时子瑗的面前却还是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连说话都带着一丝调侃意味。

时子瑗听到他这个称呼不由失笑,这个小林还真的逗得可以。

不过她此刻还真没有心情和他逗,只面色微沉问道:“小林,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她现在是作为一个公司的老板在说话,小林当然不敢造次,忙回道:“现在离总正在陪着检察院的人在喝茶,商讨事宜。”

其实一开始知道时子瑗是这个公司的真正老板时,他压根就是嗤之以鼻,以为时子瑗就一富二代,但是这一年多相处以来,时子瑗的各种处事方法直把他给收服了。

时子瑗一愣,喝茶?不是来封厂的吗?

和言桓两人对视一下,皆看出各自的惊讶。

小林没有听到时子瑗说话,随即又道:“忘记了,时总,其实是离总让我在这里等你的,没想到你那么快就到了。”

时子瑗一听,二话不说就让小林带着她前去,言桓则是一起跟随着上去,毕竟这公司他可是有百分之五的股份的。

到达‘雅丽’会议室门口的时候,时子瑗特地静声凝听了下,但是没有听到有争执的声音。

开门进去,她便见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但是都面露担忧。

会议室里面的人看到时子瑗和言桓两人进来,皆齐齐看去。

各自随意寒暄了一番,时子瑗和言桓两人各自找了位置坐下了。

这里除却了离末,其余的都是检察院的人,而这些人,其实时子瑗在去年就打过了招呼了,而且还染了周凯齐的面子,得到了照拂,所以‘雅丽’才能发展那么快。

“时董事长,你说说,这件事情怎么解决?”检察院最高的执行官严检察长严肃的对着时子瑗问道。

时子瑗镇定神色,道:“严检察长,我希望您给我一点时间,我先了解一下情况。”

得到了允许后,时子瑗便开始询问离末这事情的始末。

原来这事情是从昨天开始的,在昨天便有一两个人来闹,但是没有闹出什么来,但是今天一大早却便成了这副模样,检察院的人昨天收到了举报信,由于时子瑗和检察院的关系还算是好的,所以今天来的目的是一探究竟,至于封厂那其实也是真的,因为这次事情非常严重,今天一早他们检察院的门口都被集齐了人,一一举报的都是‘雅丽’集团。

时子瑗仔细思量一番,现在封厂其实是最好的选择,损失的钱倒不是问题,主要是‘雅丽’这信誉招牌恐怕是扫地了。

不过幸好离末一开始就做出了措施,让那些可以收回化妆品都收回了来,但是这后果已经造成,这门口聚集的人大多都是受害者的亲属来讨公道的。

“严检察长,我想,那厂就封了吧,至于顾客的损失,我们‘雅丽’会一负到底。”

不够时子瑗这句话立马就招到了言桓的反驳,“厂不能封,要是封了,我们就着了敌人的道了,这明显就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的。”

封查是最好的方法,但是言桓从来都是一个不怕输的人,别人要和他鱼死网破,他便先和别人斗个你死我活,而且还是不漏痕迹的那种。

时子瑗睇眼过去,言桓给了个安心的眼神给她,她便没有再反驳,其实她也是不想要封厂的,这是一种最为妥善、损失最少,但却是会让公司至此信誉扫地的方法。

严检察官一听言桓的话,马上睨向言桓的方向,一开始他就觉得言桓不一般,但是不代表言桓可以阻止他的行为,便厉声道:“厂是一定要封的,要不然我们检察院都得受牵连。”

言桓反而低笑带着丝讽刺的意味道:“严检察长,这厂封不封其实检察院都脱不了关系,你又何必想着撇开呢。”

其实时子瑗和言桓都看得出检察院对于这事情是想要撇开关系的,但是奈何时子瑗有那么一层关系,等到时子瑗来决定要不要封查只是给一个面子而已,为了以后见面不尴尬。时子瑗心一向比较软,她打算封查也是考虑到了检察院的一些利益;而言桓不同,他的心向来都是靠着自己这方的,所以,他就是把这话给捅破了。

言桓这话一出,检察院来的人一一变了脸色,眼神皆扫视着言桓一人。

严检察长终于暴怒,“你是什么人,竟敢来指责我们的不是,本来这‘雅丽’就犯了事,我们查封是依法办事。”

说得那是冠冕堂皇,言桓面露笑意,转寰道:“严大检察长也不必恼怒,这件事情我们‘雅丽’会解决,而且还不会威胁到检察院的利益,但是前提就是不能查封‘雅丽’,而且你们检察院必须得压下这件事。如若不然,即使你们如愿的查封了,那么你们也不能安心的等着退休。”

时子瑗被言桓这话怔到不少,这些检察院的大多都是快要退休的年龄了,最早是在两年内,而最晚的也不过是五年而已,不过言桓这么说,难道他的手还能伸到检察院去?

严检察长也是个会看事的人,看言桓说得头头是道,而且字字珠玑,不得不说,他被划到痛脚了。谁不想要在退休之前不要碰到一些不好的事情来干扰,做个清洁廉明的好官。他,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你到底是谁?”

言桓揉揉太阳穴,懒懒道:“我是谁不要紧,但我是这家公司的股东,有些话我们在台面上不好说,但是希望各位检察官能够网开一面。”

时子瑗憋着笑意,言桓这话表面上是请求,实际上这还不是‘逼上梁山’计,这些检察院的人恐怕是迫不得已了。

但是这些检察官也不是吃素的,代表人物严大检察长再次问道:“如果贵公司不能拿出有利的证据,那么还是得查封。”他就不信了,这才一个毛头小子,还能把他怎么着。

毛头小子?

要是让言桓听到这称呼,可真不知道该笑还是怒了,他一个二十八岁的熟男了,还毛头小子,真是笑死人了。

他这话一说,场面顿时有些僵硬,时子瑗搓了搓鼻尖,开口道:“严检察长,我也不同意了,这封查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到时候恐怕我整个‘雅丽’都会赔光,我还希望检察长能给我们‘雅丽’一个解释。”当初钱拿了不少,利也赚了不少,现在竟然想要全身而退,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事情。

她时子瑗做事一向来谨慎有余,这检察院的交道她可是早就去打过了,不仅面子,连里子都顾到了,现在她公司一有难,这些人竟然就这么想要撇开了。

离末看了这场面,憋着笑意,刚才还面沉的脸现在变得通红,他总算是不用憋气了,这些检察院的人一个个的来讨伐‘雅丽’刚才还逼着自己要对这件事负责,现在一下子转变成了检察院要对‘雅丽’负责了,可真是大转变啊。

严检察长差点气得打岔,呼吸都变得沉重急促,正待要拍桌起身,突然言桓低声道:“严检察长,我姓言,语言的言。”

言?言?…

严检察长脑袋里直冒‘言’这个字,不会是…他这是踩在老虎的尾巴上了?

“我想,严检察长可以回去了吧,好好—处理这件事情,我希望将此事的影响压到最低。”言桓慵懒侧目。

混迹官场已久的严检察长被言桓这云淡风轻的态度给弄得热汗泠泠,刚才他还气势宏伟,现在就如过街老鼠,忙带领着一干子检察官‘跑’了,这查封之事,当然是做罢。

他们一走,时子瑗、言桓、离末的脸色随即也沉了下来。

虽然这检察院是走了,但是最麻烦的不是检察院,而且闹事的人,这闹事的人一天不给出个交代,那么就‘雅丽’就一天不能好好的运作。

“瑗瑗,我已经叫人去查了,这件事情根源就出在了化妆品上,每个来投诉的顾客都有买一种‘保湿露’,现在这款‘保湿露’我已经叫人去检测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出来。”离末正色道。

时子瑗回道:“那这款‘保湿露’销售量怎么样?一共流动出去多少?”

离末气闷的敲头,“这件事情还是我的疏忽,这款‘保湿露’发行量很高,因为首先顾客评价都是满意的标准,然后我就下发员工多生产,可哪知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我们的库存量还有将近三万瓶,本来打算向海外销售,也可以以此来打开海外,特别是香港、澳门的市场…可现在却发生这件事情。”

时子瑗越听眉头就皱得越紧,预谋这件事情的人肯定是知道她的身份的,那么就应该查得出她和陆家的关系,但是为什么还会那么肆无忌惮?

于是罢了罢手,道:“离大哥,这件事情不关你的事情,你是为了‘雅丽’着想,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离末是气闷非常,自做了这行以来,他还从来就没有那么憋屈过,而且还判断错误,他这一行为不知道给公司损失了多少钱呢。

“离大哥,你也别气恼了,我是完全相信你的,这件事情恐怕是冲着我来的,我上午还接收到一个短信,说明了预谋这件事情的人知道了我才是幕后的人。现在最要紧的是:‘雅丽’有内奸,先把这内奸给找出来。”时子瑗不由出声安慰,她对离末的为人是百分之百的放心。言桓略高声音道:“瑗瑗,不好,你那‘仙食居’恐怕也会招人阴谋,现在这里我先处理,你快去看看。”

这‘雅丽’别人都能查得出是时子瑗的,那‘仙食居’那边,肯定也是查得到的。

‘仙食居’就是在郊外的一家膳食馆,里面的膳食都是时子瑗一手在李沁的膳食谱上传出的,这‘仙食居’口碑极好,去吃的人大多是有钱或者有名望的人,开张的时候时子瑗请了周凯齐这个大头,可没想到周凯齐很给面子的就邀请了一大堆的有来往的人,所以这‘仙食居’一跃成名,财源广进。

现在的‘仙食居’其实还不是时子瑗的名下,还是沐云的名下,时子瑗还一时没有注意,经刚才她自己一琢磨,现在言桓又这么说,心又是一紧,若这幕后的人针对的是她,那么‘仙食居’恐怕也不能免灾了。

言桓留在这里的原因无非就是两种:一是这里的事情确实要有个人来处理,而言桓的能力毋庸置疑;二是‘仙食居’是在陆家的拥护下的,他去不好。

时子瑗一斟酌,道:“那言大哥这里就麻烦你了,我现在就过去。”

说完,她就赶紧走了。这公司里有专门给她配备的车,至于司机,当然也是有的。

为什么说麻烦言桓呢?那是因为言桓虽然在这‘雅丽’占了百分之五的股份,但是一般情况下的不管事的,只是挂名而已。但是她没有看到她这句话刚落,言桓的眼神蓦地一暗的表情。

到下午快五点的时候,时子瑗终于到了‘仙食居’门口,凝眸一看,这‘仙食居’运作正常,也就稍稍松了一口气,看来幕后的人还没有伸手到这里。沐云没有打电话给她,应该是没事。

因为时子瑗一向来都是幕后的老板,沐云也把这里处理得妥当,这‘仙食居’的人还真是没有一个知道她身份的,这儿的服务员看到时子瑗从小车里下来,忙热情的上前招呼:“这位小姐,请问您有预定座位,或者和谁有约吗?”

这个服务员面带笑容,行为举止不卑不亢,不错。

时子瑗摇头道:“我只需要一个包厢而已,小包厢就好。”

司机小张听到时子瑗的话一怔,但是很有眼色的没有说话。

司机小张是言桓给时子瑗介绍的,话少人稳,做事牢靠,嘴巴紧。总得来说,时子瑗其实还是很满意这个司机的。

进入包厢内,时子瑗便马上打了个电话给沐云,沐云不知道在不在这里,“请问,你们的老板在吗?”

那服务员或许没有料到她会和自己的老板有什么关系,明显一滞,但还是谦和有度的回道:“在,请问您是…”

时子瑗很轻松的一罢手,“我是沐叔叔的侄女,他现在在哪?”

服务员的眼睛眨了眨,把时子瑗从上到下凝看了一遍,侄女?

时子瑗看她这表情,抚额,“快带我去,或者让沐叔叔来吧。”

她在车上的时候就打了电话给沐云,但是沐云的电话无人接听。

“哦~沐总现在正在大包厢的‘子’字包厢里,他刚过去不久。”那服务员呐呐道,估计是被时子瑗这表情给傻的。

时子瑗一挥手,“那好吧,我自己过去好了。”

说完,也不理服务员了,带着司机小张就往大包厢的‘子’字房间走去。

这‘仙食居’一共三十六个包厢,分两层,第二层是大包厢,第一层就是小包厢和中包厢;大、中、小三种包厢又一一分为了‘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个房间,里面各有春秋,摆设一一体现的都是一个‘雅’字。

时子瑗一过去,看到沐云正在指挥着人在弄东边的那块竹墙,似乎是那竹墙弄坏了。

沐云在时子瑗一打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了,随即笑着上前,“瑗瑗,你回来了,怎么今天会到这里,不是要过几天吗?”

时子瑗一般是一月来一次的,或者是两月来一次,来一次她就要处理‘仙食居’的财务报表,还有观察这‘仙食居’的状况,但来的次数毕竟少,而且都是已客人的身份来的,所以这里的员工几乎都不认识。

这‘仙食居’还有一特点,那就是记录众多顾客的资料,只要你有来这吃,那么你会被这里的资料员记录在案,然后第二次来的时候,一般就一眼就能看出来人是谁,而上的膳食菜肴也是和来人的口味轻重符合的。

“沐叔叔,这里怎么了?”时子瑗疑惑道。

这竹子没有那么容易就破裂吧,才一两年而已。

她这一问,沐云摸了摸额际,也是一副郁闷的样子,“我也纳闷呢,前一个星期不是下了一场雨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那天后竟然这东边的竹子里渗出水来,还是在昨天阿玉发现的,今天我就来上来一查看呢。”

时子瑗一听,面色一沉,忙上前一看,这东边的竹子竟然有松动的状况,这要是半个月没有发现,那么如果有人站在这东墙靠住,那…

“沐叔叔,你有发现这是为什么吗?难道真的只是下了一场雨?这里都松动不少了。”

沐云上前仔细一看,思索了一会,抿嘴摇头,“估计不可能,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亲自督查的,没理由其他的地方都完好,就这里会这样,放心,我会让人去查的,这里的包厢先暂停使用。”

时子瑗叹气,“沐叔叔,先去你办公室一趟,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

到了沐云的办公室,时子瑗将‘雅丽’发生的情况说了一遍。

沐云大惊:“什么,你说‘雅丽’出事了?怎么会这样?”

“恩,沐叔叔,其实我来就是看看‘仙食居’有没有出事,可没想到似乎还真是出事了,恐怕这里的大、中、小各个包厢全都要测查一番,以防哪里还有松动的情况。”

时子瑗现下心里烦闷,但面上还是镇定处事。

沐云点头,“恩,我会的。”

时子瑗又道:“还有,沐叔叔,你应该马上要勘察一下阿南叔叔管理的饭店,我今天必须回校,明天得考试。”

“恩,你放心,这段时间我和阿南会集起十二分的精神,一定会小心处理。”沐云思索着回道。

“对了,沐叔叔,我看先前那打算做的超市楼房,先让工人暂停半个月,但是工资照发。另外,让专业人员去查看一下楼房个个标准有没有达标。”

她现在不能冒任何风险,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这超市楼房现在都建一半了,估计明年就可以开张了,而明年,这道路也修到这里了,相信这里那么多的房子也会租出去了,那么,人就多了。

话说到此,时子瑗只得要快点回去了,从这里回学校得两个小时,而现在,已经是六点了。

“沐叔叔,那您这段时间就麻烦一点,过几天我再过来。”

沐云阻拦,“瑗瑗,你来了不先吃顿饭说不过去吧,还有,你生日我都还来不及给你礼物,我现在马上打个电话让司机到我住处把礼物拿过来。”

时子瑗难得失笑,“沐叔叔,您也太客气了,还礼物什么啊,反正我过几天就过来了,我现在得赶紧回去,不然我宿舍的那几个可要把我剥皮了。”

因为她生日到a县城的只有沈落,而遥遥、欣欣都没能到,所以,她们早在一个星期前就说好了今天帮她再过一次的。

时子瑗都这样说了,沐云也不算是外人,也就由着她去了,不过他可就忙了,这里外都要他亲自督查他才放心。

时子瑗给言桓打了个电话,言桓告知,这‘保湿露’的产品里面含铅泵的量太高,而且还有一种有毒物质,这根源算是找出来了,但是内奸,还是未能找出来,不过表示,应该很快就会找出来了。

时子瑗到达宿舍时,才发觉言桓给她买的东西都被落在了他车上了,又只得到这附近的超市再买了。

到超市的时候,很意外的碰到了夜阑风,而且更让她意外的是夜阑风身边还站着一个不陌生的人——姜篱。

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状况?姜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时子瑗心里思量一番,还是躲开比较妥善,这姜篱一向和她八字不合。

可是人总是这样,你越想躲开,你就越躲不开。

就像现在,时子瑗刚踏一步,姜篱那尖声忽地响起,“时子瑗…”似乎是有一丝不确定。

时子瑗被她一叫,下意识的就一顿,可她这一顿,可是姜篱确定的主要原因了。

“时子瑗,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着的当头,姜篱已经走到了时子瑗的身旁了。

时子瑗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心中暗忖:大小姐,您老就不能当做没有看见我么?

不过,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时子瑗,你干嘛看见了我还躲我?”

这明显就是逼供的语气啊,姜大小姐。

而姜篱这么大嗓门的,那本来背对着时子瑗的夜阑风当然也发现了时子瑗了,当他转过头的那刹那,时子瑗似乎看见了他那冷漠的脸上闪过一丝紧张,但是一瞬间又不见了,顿觉应该是她看错了。

“呵呵,篱篱,刚才一时没有认出来。”

时子瑗语气多和善,多有礼貌,眼睛带笑,嘴角微勾。其实她心里憋屈死了,姜篱这么一叫,这超市的大多数视线都在这里了,她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啊。

姜篱一愣,没想到时子瑗还能对她那么好的口气,但随即又没好气道:“时子瑗,你别以为在这清华大学就是了不起的事情了,反正夜阑风我是要定了!”

多么彪悍的话语,直把人家夜阑风那冷漠的脸也逼黑了。

“姜篱,你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看在你是之尧妹妹的份上,我连一句话都不会搭理你。”

夜阑风一般不发火,但是他现在实在是火了,这冰冷、无情、无绪的话语直直的把姜篱给逼到角落里。

夜阑风是火啊,本来他在这买东西被别人一直盯着就十分不爽了,但是这个姜篱也不知道是在哪冒出来的,一出来就朝着他直嚷嚷,要不是看在姜之尧的面子上,他还真想要一拳挥过去,把姜篱给敲晕了。

还有就是姜篱这会竟然在时子瑗面前嚷嚷,还说他是她的,简直是异想天开。

夜阑风这一吼,把时子瑗给愣得,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

她向来就知道这姜篱mm对夜阑风那是穷追猛打的,像牛皮糖一样,本来以为再也没有机会看到姜篱mm了,可是现在好像很戏剧性的就出现在她的面前了,而且还把她这个路人甲一直当做是情敌来着。

而姜篱呢,本来在这看到夜阑风可直把她高兴得摸不着边了,而且现在她更加的靓丽了,这大波浪卷的发型,现在最为时尚的着装,再加上她现在还是一高校的校花,追捧她的人都可以成一个排了,可奈何她这么些年还是一直迷恋着夜阑风,谁也看不上。

其实她这次遇到夜阑风还真是一种‘猿粪’了,在今年大学开学的时候她好不容在姜之尧的嘴里得到消息说夜阑风现在在这清华大学,所以她在这蹲守了好几个月了,每次都见不到一面,但是越挫越勇,还是不肯放弃,今天终于一个‘狗屎运’见到了。可偏偏夜阑风一见她就拉着脸,一声不吭,可把她给气得跳脚,却刚好看到了时子瑗…

这场面算是僵了,可时子瑗没那么多的时间来僵…

“厄~姜篱,那个夜阑风是他自己的,不是谁的,他又不是物品,那个,我还有事情,我可以先走了吗?”

这姜篱和夜阑风的事情,她要插手只会让局面更糟,因为姜篱mm肯定不会放过每个能够给她没好脸的脸色。

夜阑风大哥,这事…您自己兜着吧。

时子瑗说的前几句话让夜阑风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但是时子瑗后几句那巴不得赶紧跑人的话却是让夜阑风的脸色更加黑沉了一分,给姜篱狠狠一个冷眼,直把姜篱给‘冻’得连脚底都发寒了。

“时子瑗,我和你一起走。”虽然这话还是冰冷的,但是在姜篱听来却是夹带着一丝柔和。

时子瑗一听,不由抚额,夜老大,夜老大,您可真是把我给推上悬崖了。

“呜呜呜~呜呜呜~”

这似哭非哭的‘呜咽’声从时子瑗眼前的姜篱mm的嘴里发了出来,这…这…她承认今天她出门没看黄历,今天不是黄道吉日,不宜出门。

姜篱一哭,夜阑风更恼,直接吼道:“要哭回去哭,时子瑗,我们走。”

说完,拉着时子瑗便走,时子瑗这都白来了一趟,啥东西都没买到,这可真是造孽啊。

姜篱mm是没有跟上来,但是时子瑗分明就能感觉到她的后背啊,不知道被戳了多少个洞了,那眼神要多灼热有多灼热。

夜阑风把时子瑗拉到了一个较为僻静的地方,放开了她。

开口第一句就是:“时子瑗,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可不可以不要把我往别的女人身上推?”

这话,这语气,怨念极深!

时子瑗被这话唬得一愣一愣的,她什么时候把夜阑风往别的女人身上推了,而且这夜阑风怎么还不死心?

夜阑风现在是清华大学大二的学生了,而姜之尧却意外的在北京大学里,谢航辛也是在北京大学,萧飒在人民大学,苏素素和蒙小小两个倒是没出a省,但是也考得不错,在a省的重点大学q大。

“那个…夜阑风,我没有把你往别的女人身上推啊,那个姜篱mm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一向来就和我不对盘,你和她站在一起,要是我在,她肯定得不舒服,何况我还真有事,所以才走的。”

经时子瑗这一解释,夜阑风那黑沉的脸总算是缓了下来,那冷漠的脸上还泛着一丝温柔,不过如果不仔细观察,压根就看不出来,因为这夜阑风还是一冷冰冰的脸。

于是夜阑风这会囧了,“恩~那你刚才是要买什么?”

时子瑗真想回他一句:您老人家终于知道我手上啥东西都没有了啊。

“就买一些吃的,今天遥遥和欣欣要给我再过一次生日呢,现在她们都应该在等着了。”

为了让自己好下台,夜阑风马上道:“你先回去吧,我现在去帮你买,等会到你宿舍的楼下叫你,就当刚才对你的误会道歉。”

所谓‘知错能改,就是好娃子’,夜阑风正是好娃子。

时子瑗一看时间,这都八点半了,刚才在路上遥遥就发了短信催促了,忙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到夜阑风的手上,“那麻烦你了,我怕她们等急了。”

夜阑风刚缓和的脸又被这两百块给黑了,“时子瑗,这你都还给我算,要送礼物你给我推,连买点东西也还拿钱给我,你这算…算什么。”

时子瑗哭笑不得,忙安抚道:“那好吧,那你给我买,钱给我总行了吧。”说着就将夜阑风手上的钱给拿了回来,两百块也是大钱啊。

夜阑风这才脸色好了些,正要走,却突然有个面生的女生跑了过来,对着时子瑗说道:“你是大三商业管理系的时子瑗同学吧?”

时子瑗一怔,有些奇怪,“恩,我是。那你是…?”

“哦,我是来传话的,你宿舍的那些姐妹让你去操场,她们在那里。”面生的女生道。

夜阑风扯了扯嘴角,“时子瑗,那你就去吧,到时候我到操场去找你。”说完,便走了。

时子瑗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被夜阑风这句话给扰了,也就只顾点头,等她反应过来想要谢谢那个女生的时候,那女生却已经不在了。

夜阑风是跑到了另外一个超市去买的东西,等到买完已经是二十分钟的事情了,打电话给时子瑗却没有接听,以为是在操场太吵了没听到,可当他把整个操场都找遍都没看到时子瑗的时候,心里可就不由担心起来了,忙到时子瑗的宿舍楼下。

遥遥一脸兴奋的下楼,因为宿管阿姨说是有个帅哥找她。

当她看到是夜阑风的时候,正想要开口,却听夜阑风问道:“你是和时子瑗同一个宿舍的吧,你不是和时子瑗说到操场过生日吗?怎么又回来了?”

遥遥一脸不解,“操场?我们什么时候说到操场过生日了?而且瑗瑗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诶。”

这话一说,夜阑风脸上的担忧化成了沉重。如果时子瑗现在不在宿舍,也不接电话,那么晚了,会是在哪?他不敢再想下去...

------题外话------

额...发现多了那么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