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7 这算不算是优待

007 这算不算是优待?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这个时候学校的门都要关了。时子瑗不在操场,也不在宿舍,一个女生能跑到哪里去?

夜阑风突然想到刚才让时子瑗去操场的那个女生,便问道:“你们这里有个白白净净的、身材矮小、穿着白衬衫和黑色的裤子、扎着个马尾的女生吗?就是那个女生让时子瑗去操场的。”

遥遥似是脑袋回转了下,随即摇头,“你这个范围太广了,压根就没有办法找,有没有更详细的?”

夜阑风只是随意的撇了眼那女生,怎么可能还更详细,心中暗暗懊恼他在那女生出现的时候就应该怀疑的,他拉着时子瑗走到的地方是比较偏僻的地方,几乎没有什么人走动,而且那么晚,那个女生竟然就那么巧碰到了时子瑗…现在想想,这一切都很奇怪。

“那…你先去和你宿舍的姐妹们到其他地方打听一下,我现在再去操场一趟,以防是我刚才漏掉了地方。”

现在他只希望时子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或者是到公共卫生间去上厕所了,他没有找到,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他将手里的东西往遥遥手里一塞,接着就跑着草操场去。

可想而知,他再次寻查一遍,却还是无果,宽广的操场上只有几对情侣在‘对月畅谈’。

一个小时后,女生宿舍的门就要关了,夜阑风和遥遥等三人站在了女生宿舍的门口,皆是一片暗色,时子瑗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打手机,却已经是关机状态。

“夜阑风,这可怎么办?瑗瑗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打电话给陆羽吧,看看陆羽有没有和瑗瑗通过电话。”

说话的是沈落,她那精致的脸庞上满满的担忧,清幽的眼也附上了暗色。

遥遥苦笑道:“我打了,但是他那边的手机关机,恐怕又是去接什么任务了。”

陆羽的状况她们是有一些了解的,时子瑗没有和陆羽天天煲电话粥的习惯,每次都是隔三差五的打个电话,发个短信,或者就是干脆陆羽直接就来了,而其他的时候,陆羽不是封闭式的训练,就是出任务去了。

这个时候,夜阑风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一看,却是言桓的电话号码。

“喂,夜阑风,你现在去瑗瑗的宿舍看看,为什么她的手机关机?”言桓的音调略高,带着丝急切。

夜阑风一顿,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随即道:“瑗瑗现在不知道哪去了,我们都找了她一个小时了。”

这话一落,另一端言桓那边的脸色蓦地变得更沉,脱口而出,“糟糕,瑗瑗肯定出事了,你赶紧出校门,我现在就去清华大学。”

话一说完,言桓那边的手机挂断了,而这边的夜阑风却被他这着急的口气给怔了下,似乎、好像、也许…真的出大事了,不然,那个总是慵懒笑着、云淡风轻似地的言桓竟然就这么挂断了手机,还说立刻要过来。

而站在夜阑风身旁的三个也自然听到了言桓的话,沈落开口道:“夜阑风,是瑗瑗出事了,我们一起出去找。”

“不用,你们先回宿舍,如果瑗瑗有打你们的电话,一定通知我,至于老师那边,还要靠你们掩护瑗瑗。”夜阑风反驳道。

时子瑗一人不在还好,要是整个宿舍的人都不在,老师还不立刻严查了。

沈落想想也是,便道:“那我打电话给我表哥,让他也来,多一个人好办事。”

说完,也不顾夜阑风会不会反对,就去打电话了。

夜阑风看了下时间,“你们都回宿舍吧,沈落,要是你那表哥有空就让他过来,没空就算了。”

夜阑风自觉的将沈凡给撇到外人的一角,压根就没有打算要沈凡来。

沈落看了眼夜阑风,狠狠道:“哼,好歹瑗瑗和表哥是朋友一场,他敢没空,我就不认他这个表哥了。”

这意思是,我家表哥对于瑗瑗这件事情,没空也得有空。

夜阑风听得无话,忙罢了罢手,走了。

站在校门口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一辆急速奔行的黑色小车停在了他的面前,而这小车里的人自然是言桓无疑。

夜阑风快速的上车,小车停在了学校侧边,言桓忙问道:“瑗瑗是什么时候不在的?”

夜阑风将今天的状况和言桓大致说了下,“就是这样的,到我去她们宿舍楼下的时候,她们都说没有回去,没有一人看到瑗瑗。”

夜阑风没有发觉,他在别人面前‘瑗瑗’两个字用得太顺溜了。

“今天……”言桓也大致和夜阑风说了下今天的状况,而他那么晚会打电话给时子瑗就是因为怕有人趁着时子瑗一个人的时候动手,却未想到他还是晚了一步。

两人了解了状况后,立刻各自打电话给自己的手下,让他们去查探。

言桓当然听到了夜阑风打电话的时候说的话,不禁道:“原来夜老大的手下都已经扩展到这里了。”

夜阑风轻笑,冷冷道:“难道就允许你言大少在这培养势力,还不允许我来打打闹闹?”

这话说开了,那就是言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但是他不是百姓。

两个人对各自的身份心知肚明,要说对手的话,其实还称不上。

言桓听到夜阑风说他‘打打闹闹’,不由咋舌,如果说…天天抢占别人的领地,不时来个群架,也是打打闹闹的话,那确实是‘打打闹闹’。

“总之,幸好我们不是对手。”言桓‘大度’道。

可是如果不是有一个时子瑗在中间插足,或许…他们应该早就是对手了;或许…言桓也不会来这北京来扩展势力。

言桓知晓,夜阑风这个人,不仅脑袋聪明,而且善战。这a省的‘夜枭帮’恐怕在夜阑风的带领下变得更加强大,或者,不止强大。因为‘夜枭帮’现在的夜阑风老爸早就名不其实,掌控权力的人早就变成了是夜阑风,才一个十九岁的少年。

这个时候,夜阑风的电话响了,他以为是有消息了,却不想是他宿舍的同学。

“阑风,你现在在哪里啊?我刚才在c区回来的时候好像看见了你那一直心心念着的时学姐。”电话那头道。

夜阑风一听,眼瞳聚紧,喝道:“你说哪个c区?具体的位置告诉我。”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喝了不少的酒,但是被夜阑风这一吼,似乎清醒了不少,“是东城郊区的那个c区啊,我还奇怪了,时学姐好像是被人抬着的,就在一个‘华源小区’里,你说时学姐是不是…”

那头的话还没说完,夜阑风就挂断了电话,直接对言桓道:“东城郊区,c区,‘华源小区’。”

言桓在他还没说完的时候,就发动了车子,‘唰’的一声,黑色小车便消失在了这昏暗的街道上,仿佛是夜的咆哮一般。

再说时子瑗这头,人已经是昏迷不醒,被重重的扔在了一个房间的**。

时子瑗眯着眼睛手下意识的摸着后脑勺,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眼睛蓦地大睁,看到房间内完全陌生的摆设,心不由紧了又紧。

她记得,她还没进操场,就突然像是脑袋被掏空了般,接着就晕了过去,而现在她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在她思索的时候,房间门口却传来两个粗矿的男声:

“这个小妞不错啊,比那‘兰香园’的女人更加的好看,也不知道老大会不会就这样赏给我们?”甲男猥琐道。

乙男哼哼的‘切’了一声,道:“这么白白嫩嫩的小女生怎么能比得上‘兰香园’的女人,‘兰香园’里的女人个个都**无比,而且那床—上功夫还是一等一的好。”

甲男的声音又起,“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现在要那青涩的小女生才更有味,一想到…我这老—二就兴奋了。”

突然这个时候却传来一记冷冰冰的声音:“滚…”

接着就传来‘窸窸窣窣’走路的声音,然后寂静了下来,没声音了。

时子瑗没有听到实质性的内容,心里一阵失落。现在她什么都没有,连身上的手机都不知道哪去了,她现在应该是被绑架了,但是这绑架的条件似乎是不错的,还住着这貌似五星级的房间,躺着的床也是舒软的,这算不算是优待?

突然一想到她刚才莫不是这那甲乙两个猥琐男抗进来的吧?随即一阵恶心。

一转念又想到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估计夜阑风已经发现了她不见了,那夜阑风是不是来找她了?

恐怕来找她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似乎这一切都是一个套,那短信,明明显显就是一个开始。而现在,她被抓来,也不知道是要她怎么样的?

‘咔嚓——’

房门突然被打开,时子瑗抬眼一看,一个冷冰冰的中年人,双眸紧缩,沉声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

她不是傻傻的要眼前这个人放了她,而且也不会想到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害怕求饶,因为她现在必须保持冷静、镇定,不能先失了气势。

那中年人似乎是一怔,接着双眸微动,冷然道:“你这反应,还真是出乎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