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4 陆羽你就当提前体验

014 陆羽 你就当提前体验

在时子瑗从卧室出来的时候,陆羽才松了口气,当时爸拍着他的肩膀,郑重的对他说‘好好对我女儿’的时候,他的心里更是一片喜悦。幸福来得如此之快,反倒忘记了他本性是多么的冷漠之人,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从不曾下落过。

第二天,陆家的人果然来了。

除却陆海萱还未赶过来,其实陆海萱是被这消息也惊讶得耽误了时间,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时子瑗第一次见到陆海俊,本来在她的想象中陆海俊作为一名军官,更甚至于是一高级军官,性子应该是严谨、肃穆的,但是见到了真人,还真是完全驳了她内心的想法。

陆海俊长得英俊不凡,眉宇间的气概迸射出一种不容人抗拒、却又让人感觉到很大的亲和力,身材伟岸,陆羽应该是遗传了他的基因。

胡婉如前次时子瑗见到的,对她热情依旧,似乎又更上层了一些。对时爸、时妈那是亲和有度,完全不似刚刚认识的,反倒会让旁人认为是他们早就熟知对方一般。

时子瑗内心给她评价:所谓的‘大家闺秀’,进退有度、端庄不失礼数;所谓的‘女强人’,话中皆有理,动中皆让人不可抗拒的想要接近。

一时间时家热闹非凡,连谢铭都惊动了,在百忙之中抽出了空隙,揽着妻子一同在时家。

陆羽拉着时子瑗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假装淡定的看着电视剧,其实两人没有一个人能看得进去,都在旁听着大人们的打算。

时妈在热情的招呼着,脸上的笑容从陆家人来开始就没有落下过,那是真心实意的笑容。因为在她的观察中,和这里来的陆家人数,都让她看得出来陆家人对自己的女儿是满意的,而且在交谈的过程中,没有丝毫感觉到陆家人对他们时家的小憩,或者说看不起,字字句句都表达了他们的诚意:给孩子先订婚。

时爸眉头松展,俊朗的脸上皆表示出了他对陆家人的赞赏,这陆家据他现在暂时的了解:旁系的亲戚不多,虽然陆羽的父母离异,但是他对这事情表示早就理解;陆家的人专情,虽然陆羽父母离异,但是在细节中仍然看得出他们两夫妇还颇有感情;陆家权势滔天,却也低调行事,虽然涉及政治领域,但是从来奉公执法…这零零碎碎的加起来,总之,他觉得这陆家真是好样的。

絮絮叨叨一番,终于说到了正事上:两孩子订婚。

陆老爷子微微昂首,头颅轻轻点头,盘踞在桌面上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声音并不大。他的眼神灼灼看着时爸,经过一番深思斟酌,“依照我看,这订婚虽然急,但是我陆家的孙媳妇要订婚不能含糊了,一定要大大的操办。”

他这句话同意是取悦了时爸,时爸眼一闪,兴奋之余拍打了下大腿,“老爷子,这句话我赞同,晚辈纵使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但是女儿订婚这事情,一生之一次,绝对不马虎。”

陆羽听着倒是抿了抿唇,一副意犹未尽,似乎在侧耳听着接下来时爸或者是陆老爷子要说的打算,在他的心里,他和时子瑗的订婚宴,定要办个让时子瑗终生都难忘的,到时候结婚,更是要更上一层楼。

时子瑗却是脸色稍霁,不敢苟同时爸和陆老爷子的想法,直接就侧目对着陆羽道:“哥哥,我们不就订婚一下嘛,不用像陆爷爷和老爸说的大办特办吧,你也知道老爸这个人,上次一个生日整个县的人都被请来了,这次我订婚,他不会想要摆个几天的流水席吧,那不亏大发了。”

陆羽听闻,嘴角不自觉的抽搐,眼里却隐隐泛着丝笑意,伸手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尖,温柔的话语从他那两片薄唇中逸出:“你这丫头,要是让叔叔听到你这话,肯定会说‘他生了个财迷女儿’。”

时子瑗及时摇头,紧了紧握住陆羽的手,笑嘻嘻道:“哥哥,瑗瑗好像从来就不否认是财迷噢。”

言外之意,不就是我一向来就是财迷。

“是是是,幸好你是财迷,要不然你怎么养哥哥呢。”既暧昧又情深的话,从陆羽的口中顺畅而出。

时子瑗撇撇嘴,不予制否。这几天和陆羽相处中得出:千万不要和陆羽抬杠‘养’这个字,因为陆羽的执着,还真是让人既无奈又只能接受。谁让她确实是把他的财产都握在了手里了呢,以后他的生活起居等等,都是和她分不开的。

这时又听得时妈说道:“这办大办小其实我们都不介意,就看孩子们的意思了,但是这订婚至少也得两家合起来吃上一顿,商讨商讨。”

时妈的心思缜密,她没忘记她这边还有一大堆的亲戚,特别是还有一些特比极品的亲戚。

这订婚,是好事。但是若因为这订婚,好事变成了某人口中的坏事,可就不好了,女孩子的名声是很重视的。这点,显然时爸是没有考虑到的。

胡婉何其聪明,听时妈这么一说,也忙附和,“亲家母,这事情还真是我们欠缺了考虑,我们大家应该一起合起来商讨一番,很多事情都需要一一准备,这么唐突而来,真是不好意思了。”

厄——亲家母这字眼,时子瑗明显扑捉到了。原来,她的父母和陆羽的父母已经算是亲家了啊,似乎…就那么一眨眼的事情呢。

“喔——瞧我这记性,都老了。亲家,你们可别介意,婉儿她是不太懂农村的习俗,但是我这老婆子可是懂的,看来这事情不能急,至少也得有段时间来准备,总不能让我这孙媳妇随随便便就办了这事。”

韩芝这一番话,将大家的心又拢在了一起。

陆海俊本来是打算来见见时爸一家人的,他其实不算是个尽责的父亲,当他接到陆羽的信息,说是要他回来组织这订婚宴的时候,是诧异的。他在这些年或多或少也知道了陆羽和时子瑗的一些事情,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那么耐不住,十年都等过来了,现在却急急的想要宣告自己的主动权。

遥想当年,他也曾是一个毛头小子,对着自己现在的前任妻子有些无限的占有欲,不是那种非要绑在自己身上的感觉,而是那种可以让自己光明正大的拥有的感觉。所以,依照他自己的经历来看,他其实是理解自己的儿子这一行为的。

“妈,这要怪也是怪羽儿,他这一突然行为,知道的他是因为想要急急的将媳妇娶进家门未果,想要先给媳妇挂个名号,以防被人偷窥;不知道的还以为羽儿突然抽风了。”

陆海俊这句话,直接将这气氛也活动了起来。

反正时子瑗是认识到了这个她未来的公公实在是…可爱得紧,看他现在这副模样,要才有才,要权有权,要貌有貌,现在也是一枝花。要早个二十年,这个未来的公公绝对是风靡众多少女的王子了。

陆羽顿时黑了下脸,被人当场指出他内心的心理活动,有些暗暗不爽,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如此了解自己,心中又起一股窃喜之意…因为…那个称为父亲的人,似乎并不是不在乎他,也并不是不了解他。

胡婉微微低头,似乎是若有所思,但是突然感觉到有股视线在她身上灼烧时,她又恢复了淡然,脸上蓄起了一抹淡笑,仿佛没有听到陆海俊刚才说的话,也没有感觉到她因为这句话想到了当初她和他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

时爸这些年虽然打交道甚多,但必不可免的他骨子里有些大老粗,一时间没有听出陆海俊的话中有话,神游了一会,集中精神,认真再三心中思考过后,才道:“订婚这事情,看来得从长计议,不得马虎。”

这句话,让陆羽心中一紧,时子瑗面色一囧,心里想着:莫非老爸以为她恨嫁了?

陆老爷子也跟着点了点头,赞同时爸说的:“这孩子也太急了些,那我们两家这两天选个时段一起吃顿饭,然后商讨这订婚事宜?”

韩芝面色有些饿絮然,推了推陆老爷子,面色温和道:“亲家,我这老头子就是一向下命令惯了,你们别介意。”

时妈笑着摇头,“亲家奶奶,不能这样说,你们都那么诚意的上门来了,我们也得拿出诚意啊,这么的吧,明天…明天我们一大家子一起来吃顿饭,然后再讨论,今天你们就住在这里了,可以吗?”

时子瑗讪讪然,要是陆家的人都住这里,她可能…也许…一定…会有些不自在的吧。

想到这,她握着陆羽的手紧抓着,面色囧红看着陆羽,希望可以得到陆羽的些许同情,但是却对上陆羽的挑眉,接着就听得陆羽道:“瑗瑗,你害羞咯。放心,我们家人都很好相处的,现在你就当提前体验。”

陆羽的话带着一分戏谑,三分考虑,六分认真…

时子瑗听到这话,瘪了瘪嘴,哼哼一声,几乎咬牙着说道:“哼,在我自己家我怕什么,我什么都不怕。”

真的不怕么?

是的,不怕。

只是心里有些紧张而已,特别的一下子对着那么多人,而且都是陆羽在乎的人。